找回密码
 {我也爱不离

【扫文札记活动】

【微信平台专属】我の摘抄录

【微信平台专属】夜宵铺

【2017爱不离冬日更文活动】

查看: 1235|回复: 7

[原创连载] 弄假成真[HE] BY:特拉法尔加K

[复制链接] |关注本帖

赤莲。

Rank: 1

积分
56
帖子
98
0 点
不离值
2
878 粒
3 颗
0 滴
在线时间
388 小时
发表于 2017-12-28 19:54:0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这是我的第一篇允在文。之前在贴吧发表过,现在慢慢整理搬过来。

水楼

赤莲。

Rank: 1

积分
56
帖子
98
0 点
不离值
2
878 粒
3 颗
0 滴
在线时间
388 小时
 楼主| 发表于 2017-12-28 19:59:5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晚樱 于 2017-12-29 21:11 编辑


        一场大雨过后,空气格外清新,路边的草地清香的气味被雨水冲刷而出,散布在空气中。水蓝色的天空上挂出一道浅浅的彩虹。在中从学校走出来,看见弥漫了几天的乌云终于散去,不自主的扬起嘴角,深深地吸了一口清新的空气。“谢谢你的礼物!”
        这是在中的第二十一个生日。但是并没有人会给他过生日。对于朋友,在中从不提起自己的生日。而对于家人···家人的话,在中的父母在很小的时候就过世了,此后他就和姨夫姨母一起居住,他们才不会记得在中的生日。在外人看来,他们对在中并不算好,所有的宠爱都给了他们的亲生儿子。但在中却总是微笑着回应:“如果不是他们的话,我哪可能活下来呢”。
        天气这么好,回家的脚步也轻快了起来。小学开始,在中就在外住宿了,并不天天回家,初中,高中,在大学更是如此。而今天之所以要回家,是因为他觉得有必要把顺利毕业的消息告诉姨夫姨母。虽然他们可能并不会在意。
        打开门,看到眼前的情景,在中脸上的笑容瞬间僵住。客厅的沙发上,表弟的红着眼睛坐在沙发的一角,脸上还带着一点伤。姨夫阴沉着脸抽着烟,面前烟灰缸已经装满,烟屑溢出到茶几上。而坐在旁边的姨母则一边擦着眼泪,一边轻声抽搐着。
        姨夫抬头看了一眼他,一言不发又把头低了下去,似乎是在中的出现让他更加心烦,他把手中的烟掐没,扔到茶几上,拿起手机便转身走进屋里去。看着父亲进屋后,表弟抓起一边的衣服,夺门而出。
        看着表弟离开,愣了几秒,在中才慢慢走向仍在啜泣的姨母。他轻轻地问道:       
        “家里,发生了什么事吗?”
        “诶”,姨母叹了口气。“还不是你弟弟又闯祸了!这次可是闯了大祸!”说罢眼泪又止不住地往下流。“他又去和别人喝酒飙车,结果撞了人!你说他撞谁不好,偏偏撞了个有钱人!不仅撞坏了人家的豪车,害人家受了伤,还和人家起了口角,还,还要动手打人····”
        “那怎么处理了呢?”在中对表弟闯祸并不觉得意外,不过没想到这次这么严重。
        “还能怎么办?人家气成那个样子,要我们一分不少赔车,还限制十天之内。我们哪有那么多钱呀,别说十天,我们一辈子也还不清呀!”
        “不能请他们宽限几天吗?”
        “人家不肯呀!我和你姨夫都在人家公司楼下都站了一整天了。诶,都怪你弟弟惹怒了人家!这可怎么办呀···这是把我们往死里逼呀!”姨妈说完后又开始大哭起来。
        在中本想说自己最近赚了些钱可以先拿去用,可是一眼瞄到了桌子上的账单,上面的天文数字把他吓了一跳。这么多个0,十日之内,再怎么竭尽全力,也顶多筹到百分之一吧。
        “您先别哭了,我们想想,总会有办法的,你们还没吃饭吧?要不我去给您弄点吃的?”
        “都这样了还吃什么饭呀。”姨母又抽出一张纸巾,边拭着眼泪,边向屋里走去。
        此时的客厅里只剩下在中一个人,刚才毕业和好天气带来的的喜悦已经消失殆尽。他将桌子上的烟灰和散落一地的纸巾收拾干净,目光再次落在那张账单上。
        “U-know。”
        看着印在账单下方的公司名字,他微微皱起眉头,向自己的房间内走去。


        U-know公司气派的大楼顶层,郑允浩合上手中的文件,走到明亮的窗前。窗外雨后初霁的美景并不能使他开心。相反,他眉头紧锁,手上还缠着纱布。
        原本这段时间工作就够忙了,那些记者又整天捕风捉影,像马蜂般赶都赶不走,前天又出了车祸,被几个喝得醉醺醺的小子弄坏了车子,真是诸事不顺!
        允浩走回办公桌前,坐进豪华的办公椅。打开电脑的一瞬间,原本紧缩的眉头拧得更紧了。黝黑的眼睛中射出怒气,他深深吸了一口气,拿起身边的电话。
        金秘书,你过来。”
        “靠!”金希澈真是快哭了。他也刚刚看到那篇报道,正想着怎么瞒过去,就听到董事长那阴沉得吓人的声音。他双手合十“千万别是这件事!千万别是这件事!”
保持着这样的姿势,默念了一道后,已经来到了办公室门口。他深吸一口气,整理好自己西装和表情,开门进去。
        “郑总,您找我?”
        然而金希澈努力撑出的微笑并没有什么用。郑允浩阴沉着脸,“知道我找你什么事吗?”
        “我猜是车的事吧?郑总你放心,十天之内弄不好有他们受的。”金希澈怀着最后的希望往下装。
        郑允浩微微向前倾身,把桌上的电脑转过去。“你还没看到吗?”
        “我···我···看到了”。看着面无表情的郑允浩,金希澈冷汗从耳边滑落。
        “这么久了,为什么还处理不完!”郑允浩声音虽然不大,却透着狠狠的味道。
        “郑总啊,您别生气,我在努力处理了,这不过,这的确有难度呀!”
        “所以,我还要天天花费时间对付这些东西?”郑允浩往后一靠,挑了挑浓密的眉毛。
        “郑总呀,说实话,不是我工作不力呀,是这事真的不好处理呀”。金希澈觉得与其继续受折磨,还不如冒死“直言进谏”。“您说我们就算好不容易封住了几家大媒体,那些小媒体还是不消停呀,这些消息还是不停的往外钻呀。况且有些你也知道···咱们也不能得罪人家呀,毕竟还要做生意是不是?”
        “金秘书,那你说怎么办?”郑允浩一动不动的盯着眼前的满头大汗的人。
        “郑总,恕我直言,我觉得唯一的办法,就是我们自己把那个位置填上。”
        郑允浩轻叹一口气,把椅子转过去,背对着办公桌望向窗外,“你先去工作吧。”
        “唔”,金希澈走出来,轻轻关好门,深吸一口气。擦擦头上的汗,总算又过了一劫。不过这事一天不解决,就一天不能脱离这样的日子,烦死了!但愿刚才说的话郑总能听进去吧!
        刚走几步,一个职员就迎了上来。“希澈哥!正找您呢!那个弄坏了郑总车的又打电话来了,请求宽限几天。”
        金希澈本来就够心烦的了,话还没说完就直接打断,“告诉他们,不用求了,一分也不能少,还有八天,一天也不宽限!”说罢就快步离开。

赤莲。

Rank: 1

积分
56
帖子
98
0 点
不离值
2
878 粒
3 颗
0 滴
在线时间
388 小时
 楼主| 发表于 2017-12-28 20:10:0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晚樱 于 2017-12-29 21:12 编辑


        金希澈走后,郑允浩又一次开始认真思考他说话。他当然知道这的确不是金希澈能解决的事,不然等了这么久还没结果他早把他炒了。
        郑允浩年纪轻轻便接手了这家公司,在商界大展才华。公司的业绩稳步上升,不论和谁合作竞争他总能把握先机,抓住对手的弱点,完全不像初入商场的年轻人,倒像征战多年的老狐狸。这自然引来竞争对手的忌惮。难以找到别的弱点,他们就抓住郑允浩没有伴侣这点大做文章。一方面怂恿各家媒体添油加醋的报道骚扰,影射各种绯闻抹黑他的形象。另一方面想办法往他身边安插自己的人,俊男美女不停的往他身边送,希望能在他的身上打开一个口。郑允浩心中自然明白,可是也没办法说破。每天一堆媒体堵在公司门口想要采访他,而每次的聚会其他公司又把物色的对象往他怀里送,更有些歌星演员主动投怀送抱。毕竟还是需要站稳脚跟的年轻人,郑允浩只能礼貌应对,每天不胜其扰。
        不想每天被烦扰,不想别人把眼线安插在身边,最好的办法的确如金希澈所说,是自己把那空填上。可是允浩认识的都是商场上的人和那些名流,哪一个不是揣着各种小心思,根本没有放心的人选既能挡箭又好控制,不必担心另添麻烦。
        窗外天色渐暗,站了许久的男人低下头,揉揉紧皱的眉心。

        此时,在中正坐在卧室的电脑前查阅着U-know公司的资料。“郑允浩,这么大的公司竟然由这么年轻的人掌管?看来在佑伤到的人就是他了吧?”

        早上,在中早早起来去厨房做饭。客厅里传来走动的声音,“看来他们起床了”在中正心想着,就听见姨夫的手机声响起。
        “什么?喂?”姨夫大喊着,随后就听“砰”的摔东西的声音和咒骂声。
        在中急忙走出去,只见双眼肿着的姨母显然收到了惊吓,脸色苍白得问瘫坐在沙发上的姨夫:“怎么了?”。
        “公司,公司知道了这件事,说我得罪了大公司老总,什么时候处理好再回去上班”。姨夫有气无力地说道。
        姨母愣了一秒,随即突然向下倒去。在中急忙冲上去,一把扶助姨母,姨夫也从沙发上弹起。
        “老婆?老婆!”呼唤几声,姨母才慢慢睁开臃肿的双眼。
        “诶!那个兔崽子!”姨夫恨恨地说了一句。
        在中看着憔悴的两人,慢慢扶起姨母。“姨夫姨母,你们今天休息一下吧,我去试试”。
        “诶,你去又有什么用呀,我们都给人家跪下了!”姨夫扶着姨母向屋内走去。“我还是想想能有什么办法筹钱吧。”
        客厅又只剩下在中一个人。他微微叹口气,走进厨房,把做了一半的饭菜收好,走出门去。

        按照网上的地址,在中找到了U-know的大楼。
        “果然是大公司呀。”他仰着头,脖子酸疼才能看到金光闪闪的楼顶。他深吸一口气,走上高高的台阶,可是在入口处就被拦了下来。
        “您的员工件呢?”两个保安将在中拦下。
        “您好,我不是这里的职工,我有很重要的事情想拜见一下郑允浩郑总。”
        “你有预约吗?”看着眼前人的穿着,想必不是什么大人物,况且今天上面也没交代过有谁要来见郑总,说不定又是哪家媒体来骚扰。
        “我没有。”在中局促地回答。
        “先生,那还请您离开,郑总可不是说见就能见的。”说着就赶着在中往外走。
        “拜托您帮帮忙,见一下就好!”在中的乞求毫无用处,两个保安一边一个轻松将他挟持到了外面。
        面对刺眼的阳光,在中沮丧地擦擦脸上的汗。正无奈时,一辆黑色的车开到了公司门口,漆黑的车身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在中望着停下的车,眯起眼睛。只见两个人从中走下来,一位抱着一摞文件先下来,然后快步走向车后,打开车门——
        一只脚从车中缓缓探出,慢慢着地,随后是一条修长的腿,包裹在笔直的西装裤中。一个高大的男人从车上走下来,整洁的西装衬出他完美的身形,只是还被雪白绷带包裹的手显得很不自然。
        在中一惊。这不就是昨天自己在网上看到的男人吗!容不得多想,他一个箭步冲上去。 在中虽然力气不算大,可是速度没的说。在保安反应过来之前,他已经跑到了男人面前。
        金希澈也是一惊,还以为又是死缠烂打的记者,刚要上手去拦,在中就冲到了两人中间。望着冲过来的人,郑允浩本能的闪开,在中急忙刹住脚站定。
        “郑先生您好,我有很重要的事请求您!”
        望着突然出现的人,郑允浩微微皱皱眉头。眼前的人比他矮一些,脸上布满细密的汗珠,却丝毫不影响那大大的眼睛,白皙的皮肤,血红的嘴唇的的夺目。“一个男人长成这个样子···还真是漂亮”郑允浩心里就冒出了这样的想法。
        金希澈也楞了一下,向来有人说他长得漂亮,不过相比眼前这人还真是自愧弗如。不过他很快清醒过来,拉住在中的手臂向旁边拽。“保安呢,快把他带走!”
        眼看保安又要把他拉走,在中下意识地抓住旁边的人。就这样,他抓住了郑允浩的未受伤手臂。“郑先生,求求您听我说完,我弟弟不小心给您添了麻烦···”
        郑允浩一向不喜欢肢体接触,他手臂一用力,再加上金希澈的拉扯,甩开了在中,他瞥了一眼挣扎的人儿,就快步走进了公司大楼。
        “郑先生!”在中又喊了一声,就被保安架着离开了公司大楼门口。保安放开他。“小兄弟呀,您可别给我们添麻烦了,您这样我们都会被开除的!”
        “抱歉”在中冷静下来,望着空空的大楼门口。

        电梯里,郑允浩眼前又浮现出刚才男子的样子。“他是那小子的哥哥?”
        “听他说得好像是。”金希澈回答,他本来也在想刚才的人。这才发现今天郑总竟然奇迹的没责怪他出了差错。
        电梯到了,郑允浩大步向办公室走去。留下金希澈慢步沉思,他脑海中冒出一个大胆的想法。“喂?”金希澈拿起电话,“给我好好查查那个撞了老总车的小子的家庭背景,是不是有个哥哥,对,我要他的详细资料。”

赤莲。

Rank: 1

积分
56
帖子
98
0 点
不离值
2
878 粒
3 颗
0 滴
在线时间
388 小时
 楼主| 发表于 2017-12-29 21:27:31 | 显示全部楼层

        U-know公司可以在竞争中取胜的重要原因之一就是办事效率。吃过午饭,调查报告就已经在金希澈桌上了。
        “金在中,二十一岁,电影学院刚刚毕业·····七岁时父母去世,从此被姨夫姨母收养,表弟是金在佑。在学校成绩优秀,样貌突出,但是为人异常低调·······不抽烟,不喝酒,没有任何不良记录····”
        飞速读完厚厚一打材料,金希澈再次陷入思索之中。“说不定可以试试?”

        晚上九点,结束了一天的工作,郑允浩打开手机,不由得叹一口气。又是一堆要应付的人。金希澈看了看老总的表情就知道是什么事。下午又和三家杂志社商谈关于郑允浩报道的问题,他现在也烦得很。
        “郑总,我送您回家吧?”
        郑允浩沉着脸点点头,拿起外套,向外走去。
        郑允浩手上的伤还没有好,这几天都没办法开车,由金希澈代理司机。金希澈从地下停车场把车开出来,一心想尽快把老总送回家自己好回家休息。
可车刚开出隧道口,突然闪出一个人出来,在明亮的车灯前成为一个漆黑的影子,张开双手,企图将车拦下。
        金希澈一惊,猛踩刹车,车子终于在那人前停下。原本坐在后座的郑允浩正在闭目养神,突然的刹车让他猛地向前一倾,未受伤的手用力地抵住前面的车座,抬起头,眼前一片亮。
        “您没事吧?”金希澈焦急的转向后座,郑允浩摇摇头。
        金希澈缓了口气,熄灭车灯走下车子,张口就骂“你**找死呀!”
        刚才拦车的人显然也被吓到了,他抬起头,却突然有点开心自己拦对了人。
        这一抬头,金希澈和车中倾着身子的郑允浩都看清了,这不正是早上那个人吗?微微的灯光照在他身上,光影错落,映出秀挺的鼻梁和衣领中若隐若现的精致锁骨。
        郑允浩又微微皱皱眉头。金希澈再一次感叹:这人真是漂亮。
        在中站起来,向前鞠了一躬。“对不起,吓到了您,我实在是没有办法。”
        “你还有完没完呀?”金希澈抱起双臂,恢复了常态,现在的重点是快点解决眼前的麻烦。
        “求求你们,我弟弟年轻不懂事···”
        “你想怎样?是想少赔点还是延后几天?”金希澈双手掐着腰,不耐烦地说。
        “嗯···”在中咬咬嘴唇,双手局促不安地握着。“抱歉,我们实在没办法在短时间内弄到这么多钱。”
        “那你想求我什么?”金希澈不屑地问。
        “可以···慢慢还吗?我们会努力的,只要有钱就立刻给您,拜托了。”
        “小子,你知不知道就你挡在这的几分钟又耽误了多少事,热了多少麻烦!”金希澈压制不住怒火了。“我们郑总累了一天正等着回家休息呢!”
        郑允浩在车里看着瘦弱的人点头哈腰的乞求着,竟也不觉得烦,像是在看一出有趣的戏。
        “拜托您了···”在中还在不住的乞求着。金希澈往车里望了望,虽然看不清郑允浩的表情,但是看姿势似乎还很悠闲?之前的想法又冒出来。他转向金在中,“今天郑总着急回去,这样吧,你明天来找我怎么样?我们再谈。”
        在中抬起头,“您不会骗我吧?”
        还挺机灵!金希澈拿出自己的名片,从西装口袋里抽出随身携带的钢笔签了几个字,递过去。“我可是大公司的秘书,自然不会骗你,明天拿着这个来就是了。”
        在中接过去,看了看上面秀气的签名,仔细地收好后,又深深鞠躬。“谢谢您,抱歉打扰了”。随后就退到一边。
        金希澈回到车中,开车离去。
        “解决了?”郑允浩看着车窗中渐渐消失的身影,重新向后靠回去。
        “先挡了一下。”
        到了别墅,停下车,金希澈并没有立即下车为郑允浩开门,而是转向后座。“郑总,您现在有时间吗?我有点事情想跟您说。”

        晚风吹得人有些凉,在中拿着名片,不由绽开一丝笑容,总算没白等。咕咕叫的肚子提醒他已经一整天没吃饭了。
        回到家中,姨夫姨母仍在想办法筹钱,在佑也在一旁整理计算账单,根本没人抬眼看走进来的在中。
        “那个,我……”在中将今天的成果告诉愁眉不展的三人。
        “这真是太好了!”姨母的眼中终瞬间有了神采。“在中呀···真是谢谢你!那,那明天就一起去吧!”
        在中答应下来,劝姨夫姨母早些休息,自己胡乱找了些东西填了填肚子,倒在床上就进入了梦乡。为了截住郑允浩,他在公司的停车场入口等了一整天,真是太累了。

        而此时,郑允浩正坐在奢华的浴缸中,回想刚刚金希澈的话。
        “郑总呀,您还记得我之前说的解决办法吧?”见郑允浩没打断他,金希澈就试着继续说下去,“之前我们没有人选,你看今天这个人怎么样?”说着将公文包中的文件递过去。
        郑允浩接过去,一边翻阅一边听金希澈总结:“没有任何情史,非常干净。和商界也没有什么瓜葛。为人低调,而且,我们有他的把柄,容易控制···如果解决了问题,你也不必每天心烦了”
        眼前又浮现出那个人略显单薄的身影,看上去应该不是惹是生非的主,况且资料已经查的这么详细,不然就一试吧。就算出了什么问题,也能轻易解决。
        郑允浩从浴缸中站起来,镜子中掠过男人英俊的身影,他拿起手机。
        “喂?你明天和他谈谈。”

赤莲。

Rank: 1

积分
56
帖子
98
0 点
不离值
2
878 粒
3 颗
0 滴
在线时间
388 小时
 楼主| 发表于 2018-1-3 14:30:04 | 显示全部楼层

在中和姨夫姨母一家人早早就来到了公司门口。有了金希澈的提前吩咐,他们顺利进入了大楼的来宾休息室。等了许久,终于有秘书请他们上楼。刚下了电梯,又来了一位貌美的女秘书。
        “金先生你们好,金先生请跟我来,其他几位请跟随那位小姐去那边的会客厅。”
        “我们为什么要分开呢?”在中疑惑不解。
        “是金秘书吩咐的,请您跟我来。”秘书小姐挂着标准的微笑,不做解释。
        在中回头望了一眼同样疑惑的姨母一家人,跟着秘书小姐向里面走去。
        “金先生您好,金秘书请您在这里等他一下。”秘书小姐说完后就走了出去。在中坐在沙发上,感叹“不亏是大公司,秘书的办公室都这么气派”。而在另一个房间,谈话已经开始。
        “您好,我是郑总的秘书,金希澈。”
        “您好你好,我们——”
        “我就直接说吧,”金希澈显然不想在这里浪费时间。“您的外甥昨天昨天来请求宽限,不过,似乎再怎么宽限,以你们目前的状况来看,也还不起。”
金希澈说到这里,顿了一下,盯着眼前人窘迫的面色。“不过,倒是有一个办法,如果你们同意的并且进行顺利的话,车的钱可以算了,一分也不需要赔。”希澈往后靠去,看着三人惊讶的眼神,知道自己已经达到了自己想要的效果。
        “不知金先生说的是什么办法?”姨母不相信竟会有这种好事。
        “郑总公务繁忙,需要人照顾,一直找不到合适的人选。不过昨天,他很中意你外甥。”

        另一间屋子里,金在中太过疲惫,又起得早,靠在舒适的沙发上,几乎要睡着。隐隐听到开门的声音让他瞬间清醒。金希澈带着一点点诡异的笑走了进来。
        “金先生”,在中急忙要站起来,却被金希澈拍了拍肩膀轻轻按下去。“不必。”
        “我就直说了,你也明白以你弟弟家现在的状况,恐怕宽限多久也还不上。不过就算不说车,让我们郑总受伤,你也应该知道有多严重吧?”
        在中丹唇轻启,似乎想要说些什么,但又什么都说,他垂下眼帘,咬了咬下嘴唇。
        “真是尤物呀,这样给我们郑总挡箭也不掉面子。”希澈心想,随即又开口:“现在有个方法,可以让你们一分钱也不用还。”
        “什么办法?”在中抬起眼,惊讶地看着面前的人。
        “你要帮我们个忙。”金希澈不肯一次把话说尽。
        “只要不是杀人放火,都可以!”在中显然没想那么多就脱口而出,他哪会想到大公司的老总会需要他帮什么忙呢。
        “不知你看没看过那些关于我们老总的报道?”
        在中点点头,那天晚上他几乎把网上涉及U-know这位年轻总裁的报告看了个遍。
        “那你应该知道那些报道有多讨厌,可我们郑总每天一边工作还要一边应付这些事。所以”金希澈向前倾去,直直的盯着在中的眼睛,“我们郑总需要一位乖巧的恋人。”
        在中的瞳孔瞬间睁大,他从没想到会是这样的请求。难以置信,在中不由自主地往后移着身子,和希澈拉开距离。
        “简而言之,我们郑总需要一位恋人配合他工作,他很中意你。如果你愿意的话,车的事就算了。你可以回去考虑一下,五天内给我答复。”说完,看了一眼还处在震惊之中的在中,金希澈拉开门,吩咐人送他们回去的。
        在中愣愣地走出来,看见姨母一家的表情,便知道他们也已经听过了同样的话。那天是金希澈安排人送他们回去的,不过从出了门一直到家,四个人一句话都没说。进到家中,在中用有些虚弱的声音说了句“姨夫姨母,我有些累先去休息了”就回到了自己的卧室,一整晚没出来,饭也没吃。
        在中回到屋里,一下倒在床上。今天的事着实让他震惊,这简直是···让他卖身呀。
        可如果不答应的话,姨母一家势必受灾。在中一向是个特别感恩的人,尽管外人看来姨母不过是将他养大而已,根本没有把他当做自己的孩子,可在中还是很珍惜唯一的亲人,虽然他从不曾像普通孩子一样和姨母撒撒娇,而是一直保持着敬重的距离。他无论如何不能看姨母一家走投无路。
        答应的话···听金希澈的话,似乎也只是装装样子?反正自己也没有恋人,而且以郑允浩的身份,说不定很快就会有人来代替自己,事情就结束了?
        在中想着想着,似乎也没那么糟,他开始动摇了。这样的想法让他渐渐放松了一些,沉入了么梦乡。
        此时,在另一个房间里,姨夫姨母也在谈论今天的事。
        “不管怎么说,我们都把他养了这么大,让他衣食无忧,去求求他让他帮帮忙总可以吧。”
        “在中一向听话,只是这次的要求···诶,不知他会不会答应呀。”姨母有些担忧。
        “有什么不答应的!能和郑总搭上关系是他的福气吧!你去劝劝他,怎么也要劝下来,不然我们家就没个活了。这种时候他理应帮忙,不然我们为什么把他养这么大!”
        其实当初两家关系并不算亲密。在中的母亲十分貌美,从小就是大家关注的焦点,这让在中的姨母十分嫉妒。姐姐去世后,她根本不想收养小在中,可是当时正急着用钱,为了可以继承姐姐的遗产应急,她才把在中带回了家。固然他们没有虐待过在中,但仅仅是养大而已,稍大一点就把在中送去寄宿学校,很少过问。可相比于自己一直在身边惹是生非的孩子在佑,在中却更加乖巧懂事。
        清晨,在中从房间走出来时,姨夫姨母早已在客厅等候了。在中也猜到了是什么事。“姨夫姨母好。”
        “在中呀,你过来。”姨母拉过在中的手,让他在身边坐下。
        “你说刚来家里的时候还是个小孩子,现在都长得这么大了!”姨母上下看了看在中,温柔的说。刚说完,眼中就开始溢出眼泪。“在中呀——”
        “在中,你说你弟弟怎么这么不懂事呀,你说我们家这可怎么活呀——”看着姨母越哭越凶,在中再也不忍心了。“姨母您别哭了,您照顾在中这么多年,我怎么能看你们受难坐视不管呢。这么多年的恩情我没什么其它可以报答的,您别担心,我···”在中迟疑了一下,姨母抬起头来,望着在中,等着他的下文。
        “我答应他们的要求就是了。”在中最终下定了决心。
        “真是太谢谢你了在中!”姨母紧紧地握着在中的手,眼中掩饰不住的喜悦,连一旁一言不发的姨夫也舒展了眉头。
        “没事,”在中硬挤出一个笑容。“您就别担心了,交给我吧。”说出最后几个字时,在中的声音微微地颤抖。说罢他走回卧室。关上门,他没有看见沙发上紧紧拥抱的二人正在为问题终于解决而喜悦,丝毫不在乎自己的外甥将会过怎样的生活。
        在中找出金希澈的名片,用颤抖的手一下一下按出了号码。没想到电话片刻就接通,一瞬间他竟不知道该说什么。
        “您好,请问您是哪位?”
        “我···您好,请问是金先生吗?我是金在中。”
        “哦~想清楚了吗?”
        “恩。”
        电话另一边的金希澈放下手中的文件,“你现在在哪里?我让人去接你。”

赤莲。

Rank: 1

积分
56
帖子
98
0 点
不离值
2
878 粒
3 颗
0 滴
在线时间
388 小时
 楼主| 发表于 2018-1-5 09:40:52 | 显示全部楼层

        金在中再一次来到了金希澈的办公室,心情却是与上次大有不同。他拘谨地坐在沙发边上,听金希澈为他介绍合作的规则。
        “简单来说,你需要随时配合郑总出席完各种活动、会谈、晚宴,注意!”金希澈加重了声音,“是——随——时——”
        “郑总需要你配合的事,说的话,要无条件执行。”
        “此外,你还需要配合郑总改变生活习惯,郑总的恋人自然就不是随便什么地方都能去,随便什么人都能见的了·······”
        等金希澈调理清晰地介绍完一条条规则后,他等了近一分钟让在中思考,然后问道“金先生,您想好了吗?”
        金在中抬起眼对上金希澈的目光,松开一直轻咬的嘴唇,点点头。“好的,我答应。”
        金希澈轻松地一笑。“好,我们也不必签什么合约了,你应该知道违背的后果。等郑总有了合适的人选时就结束。也就是我们可以随时终止合约,但是,你不行。”
        “大约要多久呢?”在中隐隐担心。
        “谁知道呢。”金希澈耸耸肩。

        在中拒绝了金希澈送他回去的要求,此时他只想自己静一静,慢慢走回去。几天前,自己还是个刚刚毕业,正要为未来打算的学生,突然之间生活就成了现在这个奇怪的样子。金希澈告诉他,几天后就有个重要的宴会需要他配合参加,所以希望他明天就住进来,尽快熟悉新的生活。同时,金希澈也告诉他,什么都不必带来,那里会为他准备好一切。没有为他准备的东西,就是他不需要的东西。
        其实,在中也没什么需要带的,除了钱包里父母的照片,没有什么令他执着的,他一直过着极为简单的生活,在他的生活中,只有实用品,几乎没有装饰品。
        不知不觉间就走到了寝室。推开门,俊秀还在收拾东西,看见在中进来,隐隐感觉他的表情有些不对。“在中?这几天都做什么了?”
        金在中有些僵硬地微微一笑“没做什么。”说罢拿起事先已经收拾好的东西,简单道了个别,就快速离开了。留下有些疑惑的俊秀,“在中哥好怪哦,难道是毕业伤感了?”
        等他回到家时,已经是晚上了。刚进门姨母就迎上来拉住他的手,“在中啊,你终于回来了!快看看,你姨夫做了一桌好吃的,就等你了。”
        在中又硬撑着微笑,放下手中的东西坐在桌边,虽说没有一点胃口,却还是把食物硬塞下去。吃过饭,在中说:“姨夫姨母,事情已经谈妥了——”
        “我们知道了,金秘书已经打过电话了,明天就要走了是不是,诶呀在中,能到郑总身边也真是有福气呀,你想想只要你做得好那好处还能少···”
        姨母说了一大堆,在中却有些恍惚,只是机械地微笑着,一句也没听进去。终于姨母停了下来,他礼貌的道了晚安,就回到卧室,在这个家里,在自己的床上睡最后一晚。
        “金在中,既然决定了就别再忧心忡忡,努力去做吧!”

        在中一向起得早,可今天却是被敲门声吵醒的。原来金希澈早早就来了。他立刻从床上爬起,迅速的洗漱,穿衣,出门。
        “金先生,车就停在外面,我们可以走了吗?”
        在中没想到竟然这么急,自己还什么都没准备!噢对,自己根本什么都不用准备,或者说,自己根本没什么可准备的。“恩”。他轻声答道,随后向身后的姨夫姨母一家深深鞠了一躬,道别后就走了出去。
        车子开了约两个小时,两边的房子渐渐变少,最终在一座别墅前停下来。
        在中望着豪华的三层别墅,原本就大大的眼睛睁得更大了。
        “金先生,到了。”金希澈的召唤把在中从惊讶中拉回来。在中走下车,小心翼翼地跟在希澈身后走进去。
        一开门,衣着整洁的男女仆人一字排开。“这位就是金在中先生,以后就要住在这里了”。
        在中刚要开口面前的人已经鞠躬下去“夫人好。”
        “叫我在中就好,请多多关照”,在中也赶紧鞠躬下去,此时头上已经出了一层薄薄的冷汗。想想刚才的介绍,先生?夫人?还真是奇怪。
        简单带在中参观了一下一楼的气派精致的客厅,餐厅,厨房等,金希澈就带他走上了楼。他在正中间的房间停了一下。“这是郑总的房间,没有他的准许绝对不许进入。”说罢看向金在中,正对上他大大的眼睛。“还真是漂亮。”金希澈心里又默默赞叹了一句。又往里走几步,打开一扇门,“这里就是你的房间了。”
        这间卧室足有自己原来的卧室三四倍大,一张King size的大床完全由他一个人独享,宽敞的浴室中一个大大的浴缸躺在地中间,旁边的架子上陈列着大大小小的精美的瓶子,里面是在中从未见过的洗浴用品。金希澈一样一样为他介绍房内昂贵的摆设物品,走到衣柜前,希澈一下拉开柜子门,长长的一排衣服整齐的挂在里面,从西装到运动服到睡衣一应俱全。旁边的柜子里一排排摆着内衣裤。金希澈随便拿出一件在在中身上一比,微微一笑,果然合身。
        “金先生你们怎么知道我穿什么型号的衣服呢?”看着衣服这么合身,在中很是惊讶。
        “这是我们的工作。”金在中当然不会知道,他的身高体重三围···几乎所有的身体特征在之前的调查报告中早已写得清清楚楚。
        黄昏时,金希澈已经离开了。在中一个人坐在自己房间的椅子上。这么大的房子,这么陌生的房间,他不敢乱走。
        金希澈告诉他,有任何事可以直接吩咐仆人,也可以直接给他打电话。因为郑总不喜欢家里太多仆人,所以房间都是在他不在时打扫。等他回来时大多数人都会撤走,如今既然他来了,就可以全部撤走,由他来照顾。所以一下午,在中都在学着如何帮郑总拿衣服,服侍他用餐,帮他打领带···
        最后,金希澈告诉他,为了尽快培养默契,这几天郑允浩都会回来和他一起用餐。

赤莲。

Rank: 1

积分
56
帖子
98
0 点
不离值
2
878 粒
3 颗
0 滴
在线时间
388 小时
 楼主| 发表于 2018-1-8 21:13:18 | 显示全部楼层

        庭院中传来车子的声音。在中一惊,紧张得手心直冒汗。毕竟这是他第一次要真正面对郑允浩。之前虽见过一面,可那人却是一句话也没讲。
        金在中急急忙忙地下楼,站在门口。片刻后门打开,郑允浩走进来,在中弯下身去道了一声“您好”,然后抬起眼帘望着眼前的人,再小心翼翼地慢慢直起身。只见眼前高大的男人正慢慢打量着他,面无表情。
        身后的金希澈对着他使了个眼色,在中立刻接过他手中的公文包放在一边,又回到允浩身后帮他脱下西装外套,在架子上挂好。再转过去,金希澈又递过来一个眼神。
        “晚饭已经准备好了,请问您现在用餐吗?”
        “恩”郑允浩依旧没什么表情,不肯多说一个字。
        “那郑总我先回去了。”金希澈道了别,对在中递去一个鼓励的眼神。
        看着唯一能帮自己的人离去,在中更加紧张了,头上又出了一层薄汗。他跟在郑允浩的的身后,走进了餐厅。
        郑允浩在平常的位置坐下,仆人早已摆好了晚餐从餐厅中消失。在中则局促地站在一边,金希澈没告诉他应该坐在哪里。
        允浩抬起头,看着眼前人局促地神情,忽然觉得很有趣。他的嘴角不经意地微微上扬,他指指身边的位置,示意在中,“到这来”。
        在中对上允浩深邃的眼睛,又立刻低下去。他走到允浩身边,轻轻拉开椅子做下去。小心的拿起桌上的精致的刀叉。在中没怎么用过刀叉,面前美味的食物并不好切,他笨拙地弄来弄去,极尽小心却仍然避免不了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
        眼前紧张而笨拙的人儿提起了允浩的兴致。埋在工作中一整天看到眼前这幅景象着实有趣。可他不做声,一边娴熟的切开食物送入嘴中,一边瞄着挣扎的的在中。白皙修长的手指有些费力的操控着银制的刀具,血红的下唇瓣被轻咬着,额头上已经蒙上一层细密的汗珠。郑允浩越看越觉得有趣,不由得想笑。
        金在中简直不敢抬头,这么久了他还一口都没吃。难道今晚就只能吃些盘子里的配菜了吗···
        允浩终于决定不再为难眼前可怜的人儿。他放下自己的餐具,一只手拿过在中手中的刀叉,一只手把在中的盘子移向自己,轻轻几下,就把盘中的食物切成小块,又把盘子推过去,把餐具放在一边。
        在中正胡乱切着,只觉得手中的餐具被人把住,他一边松开手,一边疑惑的抬起头,面前的男人却并不看他。直到食物又被推回去,在中才反应过来。“谢谢。”
        他终于叉起一小块,鲜红的嘴唇微微张开,送入口中。食物的味道一层一层在口中散开,实在是妙不可言,在中不由得睁大了眼睛,长长的睫毛微微上扬,露出欣喜的神情。
        郑允浩靠在椅子上,挂着一点若有似无的笑,一边慢慢地品着酒一边看着眼前人可爱的神态。
        五天的时间转瞬即逝,在中也在一点点适应着这样的生活。似乎也没有之前想象的那么可怕?每天早上起来仆人已经准备好了精致的早餐,他只需要陪着郑允浩一起吃就行。金希澈告诉他,这只是为了尽快培养默契,他都熟悉了之后就不必每天如此。早饭过后帮郑允浩拿来衣服和公文包,把他送出门,之后指导他的老师就会来教他各种规矩,比如舞会上见了女士如何问候,比如红酒一次应该倒多少,比如如何帮允浩打领带···到了晚上,郑总回来后这些人就大都离开了,只剩下两人在餐厅吃晚餐。郑允浩也仅仅在这时才会和他说上几句话,或是纠正一下他的用餐礼仪。不过不同于指导老师会在语言上指出并叮嘱他改正,郑允浩在这时向来一句话也不说,只是拿过他手中的东西示范给他看。晚餐后允浩或是去健身,或是在房间里继续处理公务在中都不知,也不必陪同,他只缩在自己的房间里对着电脑一点点搜寻信息。毕竟,他还要找工作呢。
        打开社交软件,在中看到俊秀的留言:“哥,工作找得怎么样啦?我可是搞定了哦,要不要一起?”
        俊秀是在中的大学室友,单纯可爱,做起事来却成熟可靠,还未毕业导演的微电影就在网上吸引了不少关注。
        在中想想,回复到:“太好了!祝贺你!我最近有些别的事要忙,还在找呢。”他对于自己的事只字未提,一方面他不知该怎么描述,一方面金希澈告诉他没有郑允浩的允许这件事不许向任何人泄露半点。
        沐浴过后的郑允浩躺在大床上,今天下午金希澈汇报完工作后告诉他:“郑总,看金先生这几天浏览的网页记录,他似乎在找工作。”
        “找工作?”郑允浩接过金希澈手中的材料,一连串电影公司的名称映入眼帘。沉思片刻,他抬起头,对金希澈交代了几句,又提示他“等事情过了再和他谈吧,现在最关键的不是这个。”
        “郑总您放心,金先生学得很快,肯定不会差错。”金希澈露出自信的笑容。

赤莲。

Rank: 1

积分
56
帖子
98
0 点
不离值
2
878 粒
3 颗
0 滴
在线时间
388 小时
 楼主|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今天的学习很早就结束了,金希澈嘱咐他:“金先生您好好休息一下,晚上的事情可能会很晚很累。”在中听他的话回到房间睡了一觉。也不知过了多久被一阵敲门声叫醒。
        “金先生,该起床准备了。”
        睡眼惺忪地打开门,指导老师和一个提着精美箱子的陌生的男人就走了进来。指导老师打开屋子里左边的柜子,一排华丽的衣服就出现在面前,他毫不犹豫地从中拿出一件黑白相配的,递给在中,“今晚需要您穿这件。”
        “哦,好的。”在中接过衣服,走进浴室,简单洗漱后换上了衣服。看着镜中的自己,果然和平时不一样。在中穿衣服一向只追求简单合体。这件衣服简直像为他量身定做的,舒适的布料温柔地包裹着他的身体,恰到好处的衬托出他笔直的双腿,腰部细而不弱的线条,既不过分,也不埋没。衣服介于正装与休闲装之间,既不那么拘谨有有一丝随意,这一切都是精心设计才达到的效果。
        在中走出来,两个男人打量了他一下,露出了有些赞叹的满意笑容。陌生的男子引导他走向镜子前坐下,打开箱子,是一排排各种各样的化妆品。男人帮他做好护肤的各个步骤后,开始动手上妆。
        本想从最基本的底妆开始,拿起刷子刚要选色号,望向男人的脸却顿住了。白皙的肌肤上几乎没有任何瑕疵。明媚的眸子上是微微翘起的长睫毛。软软的嘴唇自然就呈现美丽的红色。“这哪里还需要上妆呢!”
        想了想,化妆师放下了刷子,拿起眼线笔,“金先生,麻烦你配合一下,痛的话和我说。”说罢小心翼翼地将在中的眼皮微微抬起,划出一道细细的眼线。
        松开手后,在中睁大眼睛。这一笔不是让男人更漂亮了,而是换了一种风格。之前是纤尘不染的纯净,此时却染上了一点妩媚。化妆师实在不知道,除了妩媚,还能是什么词。
        在中看着镜子中有些陌生的自己,也有种奇怪的感觉,还从未见过这样的自己呀。
        化妆师画好了另一只眼睛,又为他上了一点唇膏保湿,就结束了自己的工作。那一箱精心准备的化妆品全没了用途。
        刚刚结束,金希澈就打来电话催促。在中赶快上了接他的车。
        车上只有他和司机,他看着窗外,心里开始复习这几天学过的礼节规矩。天色一点点暗下去。
        车似乎开了很久。当司机告诉他到了时,在中不由得心里一紧。车窗外一片灯红酒绿的景象,正对着的,是家无比豪华的夜总会。他从未来过这样的地方,记得俊秀还叮嘱过他千万别来这样的地方。
        正在这时,身边的车门打开了。金希澈彬彬有礼的伸出手,“金先生,请下车吧。”
        在中走下来,一眼就看见站在一旁的郑允浩,他今天也没有穿平时规规矩矩的正装,而是一件衬衫搭着一件稍稍随意却依旧有型的风衣。郑允浩也在不动声色地打量着在中。
        “郑总可以进去了。”金希澈提醒道。
        郑允浩向在中走去。金希澈退到一边,在在中旁边小声提醒一句:“别忘了之前教你的。”
        在中还没来得及回答一句,郑允浩已经站到了他身边,身体紧挨着在中,一只手揽上了在中的腰。腰间的异样让在中微微一颤,他低下头,努力适应着,不让自己乱抖,殊不知红色已经从耳根蔓延到脸颊。
        郑允浩也感受到了身边人的反应,他瞄了在中一眼,昏暗的灯光下虽然看不清他的脸色,但也看得出他的不适。郑允浩什么也没说,就这样揽着他向里面走去。
        进去后,果不其然是一片喧闹混乱。打扮妖治,衣着暴露的男男女女混在一起,或是在舞池中摇晃身体,或是在角落里缠绵。在中有些害怕,这时只觉腰间的手又紧了紧。
        郑允浩一进来,就有人笑盈盈地前来招呼,前面的人纷纷让开,他们被引向二楼的包间。这里的包间设计的十分奇特,特制的玻璃墙壁使得外面发生的事里面可以看得一清二楚,里面发生的事外面却不得而知。
        打开包厢的门,一张桌子上排满了酒,水果和香烟。一张沙发上坐着一位肥胖的中年男人,只见他左手揽着一个穿着超裙的艳丽女子,一手揽着一位妆容妖媚的男子。女人帮他拿着酒杯,男人则往他口中送水果。
        看见郑允浩进来,他笑着打个招呼“郑总,别来无恙呀。”随即目光落在一边的在中身上,他有些惊讶地看着在中腰间的手,随即哈哈大笑。
        “诶呦,我还以为郑总真是不食人间烟火呢,原来只是之前没看到喜欢的呀。”随即对坐在另一边沙发一角的男子招呼了一声“既然有人了你就出去吧。”男子恭敬的起身离开,到门口时有人塞给他一张钞票。
        郑允浩带着在中坐下,对面的男人探出身子,仔细打量着在中,在中被盯得不好意思,低下了头。男人不由得一笑。“能让郑总看上,果真是大美人。”
        郑允浩笑而不语。一旁的金希澈把文件递过来,允浩松开了在中腰间的手,与金希澈说几句话。正在这时,包厢的门打开了。一位健壮的男人挽着名娇小的男人走进来。刚踏进来,目光就落在了在中身上。好看的男子他见得多了,可这么漂亮的还真是第一次。不像其他人身上厚厚的胭脂气,这个人生得干净秀气。
        “这是哪来的小美人,以前怎么没见过。”说着就伸手想扳起在中的脸仔细看看。在中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突如其来竟不知该怎么做。
        手越来越近,眼看要触到在中的脸庞,一只有力的手却从旁边伸过来,握住了侵犯者。郑允浩倾回身子,靠在在中旁边,笑着看着面前的男人,“杨老板身边都那么多人了,就别和我抢了吧?”
        “哈哈,原来是郑总的人。本来还想尝尝,那就算了吧。真是稀奇,这小美人让郑总都开斋了?”
        允浩松开挡着男人的手,重新放到在中腰际,又向里紧了紧,弄得在中没办法正坐在沙发上,只得向允浩的方向侧着身。
        看着面前空空的酒杯,在中想起自己的职责。他从允浩怀中探出身去,拿起桌上的红酒和酒杯,心中默念着各种动作要领。倒好后,身体又回到原来的位置,把酒杯送到郑允浩胸前。
        “郑总。”在中轻轻唤了一声。
        郑允浩依旧和两个男人谈着生意,另一只手自然的结果酒杯,送到嘴边抿了一口。又递还给在中。在中听不懂他们在谈什么,他全部注意力都在手中的酒和身边人身上。什么时候该倒酒,什么时候该递过去。另外两人怀中的男女千娇百媚地侍奉着,在中有些害怕。“我该不会也要那样去做吧?”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我也爱不离

本版积分规则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