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我也爱不离

【春日扫文札记活动】

【2018爱不离春日更文活动】

查看: 628|回复: 3

[原创完结] 分居三日[第一人称/短/ooc]BY:东方方方__团邪

[复制链接] |关注本帖

赤莲。

Rank: 1

积分
103
帖子
105
1 点
不离值
17
2238 粒
10 颗
1 滴
在线时间
460 小时
发表于 2018-4-12 11:16: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东方方方_团邪 于 2018-4-26 11:10 编辑

一个小脑洞,极短,第一人称,严重ooc,练笔用,情节别当真......

字数:7475

请多多留言吧~
水楼:http://www.ibelieveyj.com/thread-5974-1-1.html

评分

参与人数 1不离值 +1 +20 收起 理由
Camellia + 1 + 20 开坑奖励

查看全部评分

赤莲。

Rank: 1

积分
103
帖子
105
1 点
不离值
17
2238 粒
10 颗
1 滴
在线时间
460 小时
 楼主| 发表于 2018-4-12 11:16:47 | 显示全部楼层
楔子
最近总是被金希澈说我被郑允浩宠坏了。
心里非常不服气。
当天晚上我趴在床上看书,刚看到主人公准备揭秘凶手的时候,屁股被冷不丁地被轻轻地拍了一下。
“别趴着看,对眼睛不好。”郑允浩一把抽过我手中的书,手指划过我的眉头:“闭上眼睛。”
我乖乖照做,让他的手指轻柔地按摩我的眼眶。
不知怎么,突然就想到这几天金希澈嫌弃的目光,我偏开头,抓住他的手腕,有些兴奋地说:“郑允浩!我们分居吧!”
“......”郑允浩身子一顿,他的手指在我太阳穴附近停住,声音中带着一丝疑惑:“怎么有这种决定?”
我心里因为这种新奇的想法而愈加激动,嘴上说个不停:“金希澈说你把我宠坏了,还说我可能离了你就活不了了,我想证明给他看!”
郑允浩面色平静地看了我很久,仿佛是想确定我是不是在开玩笑:“我应该庆幸你提的是分居而不是分手吗?”

我因为他说的话愣住了。
分手。
这两个字曾经是横亘于我们两个人之间一条无法跨越的鸿沟,是我们心底最厚的那块疤。
我在心里诅咒过自己。
我诅咒我自己会是他最亲近的人,诅咒我人生未来的幸福都只能由一个人给予,诅咒我自己除了郑允浩,谁都得不到。
后来这个诅咒灵验了。
我们成为恋人,经历了三次分手,09年到11年之间是我过得最痛苦的两年。
我在梦里对着上帝祈祷,我愿意重新过一次我当时最艰苦的生活换得他的转身。
我可以再次为了生存卖血,再次在暗无天日充满汗臭味的练习室不知疲倦地练舞,在窄小压抑的录音室听从录音师的指导扯着嗓子拼命地升高音域。
我原以为我会死在那两年。
还好我赌上了我所有的幸福。

“在我们再次在一起的时候,我就说过,”我直起身子搂紧他,在他耳边喃喃低语,“我不会再跟你分手的。”
那这次算什么呢?我一时兴起说出“我们分居吧!”这样的话,会有怎样的结果呢?
我不知道,但是我想确认。
我想确认我是不是已经离不开他了。
还是相比之下,他更离不开我。
手上的婚戒闪闪发光,当年他向我求婚的场景历历在目。
“我爱你。”
请你永远都不要怀疑这一点。
我抬起头看向他的眼睛。有时候我们之间默契得可怕。我看着他的眼睛里的冰山融化成海,暖阳升起,他轻咬我的唇,微微点头。

第一天 Iris.L
他一大早就出了门,即使有着昨天的约定,还是在半梦半醒之间给了我一个早安吻,轻声呢喃道:“我出门了。”
我点点头,伸手够到他的后颈,安抚地说道:“三天后见喔。”结果这好像刺激到他一般,搂着我一顿猛亲,最后被经纪人的消息催得急匆匆地出了门。
亲完就跑,我却睡不着了。
我揉着惺忪的双眼坐起,迷迷糊糊考虑这几天闲着没事出门放纵一把好了。
我几年前的生活是怎么样的?
去郊区的山脚下飙车。骑着重型机车不怕死地冲到最前面,把发动机的运作声当成人们的加油呐喊,轮胎擦地的噪声渗进我的血液,点燃我的胸腔,最后冲进终点时大声鬼叫着甩掉头盔。
彻夜和朋友在酒吧狂欢,把不同品牌的啤酒红酒混在一起喝得酩酊大醉,然后跑到山顶,仰躺在草丛上看着没有几颗星星的墨蓝色的天空。
金希澈说我复合了以后就不再是以往那样疯狂的样子了。从不在外过夜,两人的小窝也从来不让进人,和朋友去郊区的房子喝酒前总是被他叮嘱着先吃5分饱,一过10点开始短信电话不停,最后被朋友烦得挥挥手把我赶走了。
来回这么几次我也不太好意思,这两天摆脱了某人想着终于可以放肆玩一回了,便迫不及待地群发了消息。
“准备在家里举办派对(*^▽^*),快来吧~!”
确认发送后我小跑着去冰箱检查食材,拿出了一些烘焙模具,想着研发一下JHolic的新甜品,省的天天被吐槽就只会做草莓蛋糕。
“叮叮”几声,收到了回复。
“哥啊,我这两天准备新歌呢,回不去啊啊......”
“我在日本活动呢╥﹏╥”
“允浩哥最近出国了???”
有点烦。
不知道什么时候,我的朋友他都认识,知道每个人的联系方式,偶尔出去游玩不给他发消息,他都能在采访空挡跑到厕所来个连环夺命Call。
限制人生自由。记一笔。
他总说戒指绑不住我,要一直看得见我听得到我才安心,还多了些特殊的捆绑癖好,平时两人分开活动每天固定两通电话,有时我前一天晚上失眠,他还会调成我的时差第二天打电话叫起床。
得,这一笔算了吧。
我准备好早餐,一一回复后,习惯性地点开Youtube看一些有意思的视频,结果看到一个排行榜上他的《Drop》MV被推到了前几名的位置。
......从他出门到现在,他的名字就一直出现在我面前。
我翻了白眼,认命地点开mv。
即使已经刷了无数遍,最后还是在眼冒星星,三明治一口没吃的情况下看完。
宽肩,窄腰,长腿。
他最强大的性吸引力大概是能让所有的Gay看他一眼就软了腿吧。
从2011年开始,他就不怎么露肉了。我之前在演唱会上疯狂地露胸露肩的时候,他裹得严严实实地在拍mv。少有的几次是在Honey Funny Bunny的现场穿了白衬衫,我之前让他把衬衫打湿一点他还一脸不情愿地抱怨“你怎么这么希望把我的身体给别人看啊......”
我给他说粉丝会很开心,但是他还是觉得这样不好,不过后来他在演唱会上的流汗程度和我的提议相差不远。
刷完一遍后我无意地一瞥,看到下面的视频推荐有关于他这只MV的reaction radio。还是挺想听听别人对自家宝贝的评价的,我随手点开。
“OMG我看到了什么?!”
“我要去听这个人所有的歌了。”
“天哪真的太帅了!!”
有个男饭目瞪口呆地看完,我得意地笑了笑。心里油然而生一股自豪感。
结果看到视频底下的一条评论我就笑不出来了。
“Oh my!He’s so hot! F*ck me!My King!”
我愤愤地咬了一口三明治,快速地点进这个人的主页,看了他的几条动态,得出了结论。很明显,这是个Gay。
其实粉丝的多样性是让我很开心的一件事,如果有男饭的话,开心程度还能再提上一个等级。
但是你这么直白还是让我很不爽啊!你不知道他已经结婚了吗!!
......等下,他还真不知道。
啊烦躁。
不能公开只能偷偷摸摸地炫耀的感觉真是非常糟糕。

郑允浩总说我像个小孩子一样,情绪藏不住,都表现在脸上了。
那他大概是不知道我有多爱他。
他太优秀了,优秀到让我非常自卑。他待人待事的那一套,我永远都学不会。记歌词记动作的速度快到令人发指,而我因为记不住歌词出过很多糗事。他的男饭,也比我多。
我们在还不红的时候,曾经以开拓眼界,增长见识为由偷偷在深夜去过Gay Bar。大概在那时,他强大的性吸引力就已经彰显出来了。在我们进门的一瞬间,空气中的嘈杂声渐小,店里所有人的眼光都死死地黏在他身上,有胆大的还冲他暗示性地舔了舔唇。张扬,强势,帅气逼人,霸气侧漏。那个时候他还年少,装作沉稳的样子推开上来搭讪的人递来的酒,老练地与人搂腰调情,淡定地从门口出来。接着抓着我的手小跑到酒吧旁边的一条胡同,卸下老成的伪装,像个没见过世面的小毛孩一般举着一沓小纸片兴奋得脸发红:“你看我口袋里被塞了这么多电话号码诶!!”
我看着他激动的神情,心里有点难过,再过不久,他就要被全世界发现了,他可能就不只是我一个人的了。
那时我已经查明自己的心思,他却还不知道。
我很想在这条暗黑的小巷里,借着月色给予的勇气拉住他的衣领吻上他的唇,通过唇齿相接把我的不舍与渴望传达到他的心里。
然而我当时笑了笑什么都没说。
最后他还是把那些名片扔进了垃圾桶。
我在练习生生涯几乎撑不住的时候曾在心里大声控诉上帝,为什么我生在这样一个没有权势没有财富的家庭。在06年的时候憎恨我的亲生父母,甚至一度怀疑我的存在。
好像我的人生没有什么好运,暗黑得甚至没有一丝光亮。
直到这个人的出现。
他站在我面前,只是站在那里,我就能认命我所遭遇的一切,并真心感谢他的到来。坎坷的身世,不完美的童年,艰苦的出道岁月,因为这个人,我无比感激曾经受过的苦难。
还好我的神明没有放弃我。
他给了我救赎。

评论里还有人问他左眼睛下面画的是什么。
那是鸢尾花。
光明,自由。
他是我的光。我的自由。
我的救赎。

赤莲。

Rank: 1

积分
103
帖子
105
1 点
不离值
17
2238 粒
10 颗
1 滴
在线时间
460 小时
 楼主| 发表于 2018-4-12 22:58:2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东方方方_团邪 于 2018-4-12 23:05 编辑

第二天Love letter
昨天晚上睡得不太好。
应该说没有他睡旁边,我一直都睡不好。
我一直很怕热,在冬天的时候也喜欢光脚在家里跑。睡觉的时候他喜欢从后面抱住我,像个没有安全感的孩子抱住自己心爱的玩偶一样。他体温太高,汗津津的后背让我根本没办法入眠。在我和他提过这个问题以后,郑允浩噘着嘴一脸委屈:“人家情侣都是这样子睡的啊。”
“......”这个样子像是反过来了一样。
刚谈恋爱的时候,我看过很多日志,对里面记录的恋爱日常很羡慕。我对他说我喜欢被人从后面熊抱,他就一直保留着这个习惯。
可是我不喜欢睡觉的时候他从后面抱住我。我看不见他的脸,只有落在耳边极轻的呼吸,让我莫名觉得心里不安。所以我后来都是那样面对着他,也省的背后汗津津的,顺便还能接个吻。

昨天做了一些乱七八糟的梦,导致今天早上起晚了。
我说某人也真是的。谁说分居就不能打电话发短信的啊!!到现在一条短信也没有是想怎样啊!!他怎么那么爱钻牛角尖呢!!
烦。

下午的时候,阳光正好,我把被子拿出去晒了晒,回来的时候我查看手机,还是没有消息。
哇郑允浩你是真的很厉害啊!!

20岁出头的时候,我爱玩,喜欢耍小性子,特别能折腾。我虽然谈过恋爱但和他在一起还是会不知所措,为了确认这种缥缈虚无的感觉,我像个毛头小子一样试探他。
我不懂他为什么不过问我和我的那些朋友去哪里喝了酒,也从不过问我的那些爱好(除了禁止我再参加飙车这项危险的运动)。好像我们只是有着名义上的恋爱关系,但怎么都没让我感觉到他是真的爱我。
我喜欢看他吃醋,大概是只有这种时候,他阴沉危险的神情才能让我感觉我在他心里是有分量的。
郑允浩这个人,他把他的野心都写在了脸上,他有目标,有抱负。他强大到让我觉得这个人没有弱点,根本不需要感情。
他几乎从来没说过:“金在中,我需要你。”所以在他抱着我说他好累的时候,我的内心无比欢喜。我亲吻他的头发,一直重复着“有我在,没关系。”
我们之间的吵架一直都是以冷战开始,以一场酣畅淋漓的性爱结束。最后就变成了只要我一生气他就凑过来亲我,而他一变脸我就撒娇着叫哥哥过去吻他。
可是这也解决不了什么问题。
两年时间的充分冷静,我们彼此好像都变成了另外的两个人。我不再做那些让他疲于应对的小考验,他也开始适当地插手我的生活。
我们都不敢再吵架。
郑允浩曾说:“我不会给自己任何的机会再次失去你。”

我打开屏保,是郑允浩的一张侧脸。06年拍摄rising sun MV我偷偷用相机记录下来的。
说起相机,除了身为明星必要的衣服饰品,我换得次数最频繁的应该就是数码类产品了,这其中又以相机居首。我有摄影的爱好,经常在片场闲着没事就拍景拍人。拍他最多。
很奇怪,我拍其他成员都是一些鬼脸耍宝照,只有他的照片我拍的最正经。他的侧脸是我认为最帅气的。在没有互通心意之前,我像个变态一样以队员的名义收集他的照片,所有的写真我也有备份。那时候洗照片很贵,加上工资又低,每个月洗不了几张,所以每次去照相馆那里回来都是我最快乐的时候。眼睛亮亮的抱着小纸袋一路小跑回到公司,把那些照片与身体相贴沾染上自己的体温,偷偷摸摸地运回宿舍。之后爱不释手地一张张翻看完毕,再在相片背后写上自己摘抄来的句子。
I need him like I need the air to breathe.

我走去书房,在书架前伸了一个懒腰,哼着小曲打开一个暗格。里面有上千张照片,我打开的时候,有几张像是憋太久了一般从抽屉里蹦跶出来,落在我脚边。
我捡起来,翻到背后。
Love is blind.
不知道我是怎么有那种闲情逸致搜寻几千句话,再不厌其烦的写到背面。这也算是我那段痛苦时光的慰藉了。
这算是情书吗?算是吧。
......嗯?
好气啊郑允浩这个木头怎么都没有给我写过情书啊啊!!!搞得好像我是个痴汉一样!!明明是他先告白的好吗!
而且他怎么回事啊现在已经过了30个小时他怎么能还不联系我啊!
这个大木头!结过婚了就不需要浪漫了吗!!
我转身去摸手机,可是手里的照片太多太沉,我一个不注意,洋洋洒洒几千张照片就全都轻飘飘地落到地上了。
“......”这收拾完可能就要到明天去了。
我看着地上散落的照片,看到郑允浩或微笑或冷峻的脸,心里不知怎么涌上一阵委屈。
混蛋你怎么能不联系我!!我这是分居又不是分手!至于要这么逼真吗!
我一边骂出馊主意的金希澈,一边骂轻易就被撩拨的自己。我很爱他,那我怎么能随便说出那种话?
金在中你真的是太蠢了。那些考验的小游戏做过一次就还要再来第二次吗?
我抿紧双唇,转身去摸手机,思量颇久,给他发了一条短信。
【郑允浩先生,你的宝贝有东西要给你看♪(^∇^*)】
几秒以后没人回。
【你猜猜是什么~一定会令你超级震惊的喔~!(*^▽^*)】
还是没人回。
【允浩哥哥~⁄(⁄ ⁄•⁄ω⁄•⁄ ⁄)⁄】
毫无动静。
今天下午好像没有活动吧我记得。他的房子离我的不远啊,不然...去看看?
我看着地上厚厚的一叠情书,轻勾起嘴角。
那就给他个惊喜咯。
“咔。”
嗯?
听到异响我赶紧跑到门口,手上捧着的照片都来不及放下。
门口站了一个高大的男人,长风衣的衣角轻轻荡起,他站在那里,带着午阳的气息还有秋天枯叶的味道出现在我面前。我抱着一堆当事人的照片呆呆地看着他。看着他大步走来,看着他挑起眉毛两指夹住我怀里的照片,看着他勾起嘴角得意洋洋的样子,看着他把呆愣着的我抱在怀里,收紧臂弯。
“情书?”郑允浩的声音轻柔带笑。
“......”我突然有点害羞,把自己的脸埋进他的胸膛里。
他低笑了几声,胸腔微颤,我的脸有点麻又有点热。
他抬起我的下巴,盯着我的唇看了几眼,调笑道:“正在和我分居的,抱着一大堆写给我的情书的宝贝,我现在想亲你,可以吗?”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突然觉得可能这就是他向我表达他爱我的方式之一了。
我点头。
我把情书写在相片的背后。
他把情书写在甜甜的吻里。

赤莲。

Rank: 1

积分
103
帖子
105
1 点
不离值
17
2238 粒
10 颗
1 滴
在线时间
460 小时
 楼主| 发表于 昨天 11:09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天  My good fortune has sent you to me.
雨声滴滴答答地敲在窗台上,意识渐渐回笼,我缓缓睁开眼睛,迷迷糊糊摸到床边的手机,看时间还早,又安心地钻进郑允浩的怀里,他无意识地搂紧我,拍了拍我的背。
沉沉睡去。
再次醒来时身边空无一人,我迷茫地转头,轻喊了一声:“允浩?”
没人回应,我光脚下床,慢慢晃悠到房间外面。厨房的门紧闭,他修长挺拔的身影出现在我眼前。我轻手轻脚地打开门,正想吓他,谁知他反应极快地转身,光速看了一眼我的脚,大声斥道:“金在中去穿你的拖鞋!”
我对他吐吐舌头,悻悻地走了。

洗漱完的时候他还在笨拙地做海带汤,我走过去从背后搂住他的腰,把脸贴到他的背上,轻呼一口气。
“什么时候才忙?”
郑允浩听后好笑地回头:“你老公一直都很忙啊你不知道啊啊——”我被他咋呼的声音吓了一跳,错身看到他把食材的步骤搞错了。
“......”我叹口气,上前接过他手上的东西。
郑允浩尴尬地挠挠头,对着我“嘿嘿嘿”笑了两声。
“年底有什么计划吗?”我手上不停,快速熟练地把海带放进去,放上锅盖焖着。
他轻声说了什么我没听清,转身的时候看到他坐在沙发上看我买回来的财经杂志。
“今天下雨,想出去吗?”郑允浩问我。
“嗯。”
在玄关收拾好,刚准备出门的时候,金希澈邀请我视频通话。
我黑了脸,不太想理这个罪魁祸首。
“接吧。”郑允浩冲我使使眼色。
我调整好面部表情,一脸欣喜的点开。
“嗨~”欠揍的声音。
“嗨~”我笑眯眯地回道。
“咦?这是要准备出门了?”金希澈探身看了看。
“嗯。”
“去哪儿?”他随口一问。
郑允浩从一旁过来看向镜头:“你怎么管得这么宽?”
“哇金在中!!!我们说好了的!!”金希澈一个激灵从沙发上坐起,“你怎么不讲信用啊!!”
“喂,你又没有讲分居不能联系不能见面。”我白了金希澈一眼。
“...你!”金希澈不知道该怎么说,索性说了句“烦死了啊你们这两个人。”就关了通话。
就是啊,感情好好的分居哥什么劲啊,我就是依赖他怎么样,难道他不依赖我吗!
“喂!”我拉住郑允浩的衣领,让他身子前倾与我一般高。他认真地盯着我的眼睛。
“你多依赖我一点啊。”我漫不经心地说出这句话,然而心里对他的答案又很在意。
郑允浩笑了笑,不作回答,拉住我的手开门出去。
我们打了一把伞,戴好口罩和帽子,开车去汉江。
好像每次我们有时间出门的时候,天气,时间都是那么独特。
我们在深夜雪天出门,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接吻;偷偷摸摸地跑到一家全天候营业的咖啡厅从晚上坐到清晨;全副武装地在珠宝店快要关门时火速冲进去选情侣戒指,还用的是友人的卡,都不敢签自己的名字。
我一直在想什么时候我能拉着他的手大大方方地走在大街上,不顾旁人的目光在他的脸上落上一吻。我看向他的侧脸,趁着前方的红灯,拉下口罩亲了他的脸颊。
“?”他转头看我,我笑笑,戴上口罩不说话。
细雨如丝,我把窗户开一条缝,让雨滴落在我脸上。手蓦地被抓住,我看过去,郑允浩没有回头,看向前方,问:“你觉得我没有很依赖你吗?”
我不作声,继续听他说。
“在中,我从来都没有看轻你的意思。你很全能,太全能了,有的时候我觉得会很有压力。”
全能?
“怎么?要我夸你吗?”他笑了笑,“做饭好,唱歌也很棒,特别努力,有自己的品牌,又是人脉王,怎么来看都是我处在弱势啊。”
“......”沉默两秒,我突然懂他的意思了。
分开以后,少了强大的公司庇护,我们一度在娱乐圈混不下去,一味地陷在某个固定的区域只会让我们死得更快,于是我们开店做品牌,做专辑搞设计,唱歌剧拍电视剧,踏向我们以前从未涉及的领域。只有努力到这种程度,我才更有资格站在他身边,我才能在未来听到人们说“郑允浩的伴侣真的好强啊,完全不输呢”这种话。
我依赖他,依赖他给我的安全感,而他依赖我,大概也是如此了。
我永远都不会离开他,这是他能无畏地去放手一搏的前提。
他说不出好听的话,可能做了百分之百,但只说了百分之十,以前我看不透他,而现在他的处境,我只要稍稍换个角度,就能轻易读懂他的心。
我扶额,无奈地说:“我又做了一件蠢事。”
他摇头,笑了笑。
我因为自己这种幼稚的行为尴尬得红了脸。

下车的时候觉得冷得不行,我打开手机,才知道今天可能会有初雪,我俩穿的不多,都觉得这种天气不如在家,于是又开着车回去。
回到家里,我闲着没事去做甜点,他在客厅坐着看财经杂志。我把两颗草莓放在餐盘边缘当做装饰,端过去给他,接着回屋拿起平板看视频。
是《Drop》。
我是真的觉得自己骨子里是有被虐因子在的。酸酸地点开那一片求被上的评论,哀怨地看了一眼主人公,我撇撇嘴。可能是我目光太强烈了,他从书中抬头,一脸茫然地看向我:“怎么?”
啧,帅什么帅,大木头一个。
我摇摇头,继续往下翻。
看到一张P图。
是我们两个的。从他的MV里截出来的图,p到我之前为杂志拍的写真里,超级般配,不细看根本看不出来是p的。
我想点个赞。
想用大号点个赞。
但我还是克制住了自己的手,冷静地在心里给这个粉丝点了个赞。
我把这张图发到手机,看了许久。
过了一会他去倒水喝,我把这张图发给他,找到一个光线好的地方,站在那里冲他努努嘴。他点开手机,看了一会以后无奈地走上前,和我站成p图里一模一样的姿势。我把相机的定时摄像设置好。
咔。第一张。
咔。第二张。我抱住他的头吻他。
咔。第三张。
咔。第四张。他捧住我的脸,眉眼带笑。
窗外的小雨渐渐变得有分量,初雪从天空中晃晃悠悠落下来,一如我们相遇的那年。
“你是我所有的幸运。”我抱着他在他耳边喃喃自语。
他说不出漂亮的情话,只是把我搂得更紧了些。
下雪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我也爱不离

本版积分规则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