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我也爱不离

【春日扫文札记活动】

【2018爱不离春日更文活动】

查看: 516|回复: 1

[原创完结] Affairs[ABO/园丁x已婚前明星] BY:白丁

 关闭 [复制链接] |关注本帖

白衣。

积分
15
帖子
13
0 点
不离值
4
186 粒
3 颗
0 滴
在线时间
1 小时
发表于 2018-5-9 23:00: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白丁 于 2018-5-9 23:02 编辑


*第一人称,三视角
*两熊一兔,有彩蛋(但是没有3P)
*女装play有,女性称呼有,慎入
*脑洞来自美剧《绝望主妇》S01E01
字数:7307
留言请戳

评分

参与人数 1不离值 +1 +40 +1 收起 理由
Camellia + 1 + 40 + 1 完结奖励

查看全部评分

白衣。

积分
15
帖子
13
0 点
不离值
4
186 粒
3 颗
0 滴
在线时间
1 小时
 楼主| 发表于 2018-5-9 23:01:26 | 显示全部楼层
(A)

我认识道勋,是在我第一次获奖之后参加的酒会上。一个专辑的小奖。
很多年前的事了。
经纪人拽着我的袖子把我拉过去,立刻就有人热情地介绍说:“这是白鹤集团的白社长。”
一身黑色西装,英俊冷硬的脸,强烈的Alpha气息。
道勋没等我开口,就先朝我伸出了手:“白道勋。我是在中先生的忠实歌迷。”
道勋那时跟我一样也是新人,集团新上任的社长,很年轻,意气风发。我按照礼节很恭敬地问好,歌迷什么的,只当他是客套话。
那时他的秘书跟我的经纪人联系过好几次,我也跟他单独出去吃过饭,经纪人哥也劝我,跟着白道勋,以后的路会走得更顺。但我那时候正直又单纯,也是因为年轻气盛,觉得自己凭本事,有困难就去克服,不必靠那些潜规则也可以走下去。
他对我的拒绝很惋惜,但我们从那时起也就没联系了。
作为歌手在台上虽然光鲜亮丽,遵从自己的心意却很难。我一直都很喜欢摇滚,想唱摇滚,自己也在空闲时间偷偷写了曲子和歌词,但是由于公司对我的定位,那些凝结了我好多心血的稿子只能被锁在我的抽屉里。
我和道勋在一起,是在我23岁的时候。那时我因为跟公司的解约官司陷入了低谷期。许久未见的30岁的他突然有一天通过秘书联系上我,和我在以前吃过饭的餐厅见了面。
他说他可以帮我,他可以让我唱我想唱的歌。
“在中啊,你可不可以跟我在一起?我是真的喜欢你,一直都喜欢你……”
我答应了。
他本来就是我喜欢的类型,即便这喜欢的背后还带着交易的意味,对我来说也是最好的选择了。
我又不是什么清高圣人。
就从可以不靠抑制剂度过发情期这一点,他的话也完全具备诱惑力。
他说到做到。
因为和公司闹翻,在韩国被封杀,就去了日本发展,锁在抽屉里的歌也拿出来唱了。24岁在日本以摇滚歌手的身份二次出道,反响好的惊人。
我当时还对他感叹,白鹤集团在日本的势力居然也这么大啊。
他笑着说,是我自己足够出色。
后来的几年我的事业如鱼得水,很快就在日本人尽皆知。攀上顶峰的感觉现在回想起来有点不太真实,姑且用风光无限来形容吧。
摇滚梦想实现了之后,觉得也没什么想做的事了,想法渐渐转变,觉得轻松一些也不错。在迈进30岁的时候产生了隐退的想法,正好他也在那时向我求婚了,于是我和道勋顺理成章的结婚,然后隐退。
现在每天都过着在别人看来轻轻松松,非常滋润的居家生活。
有的事情,如果不在一起生活是真的没法发现。也不清楚到底是商人天性,是道勋随着年龄增长被世界弄得越来越庸俗了,还是我之前对他的了解还不够透彻,也许我在他眼里一直就是一座需要被征服的高山,让他苦苦攀登了12年。金在中,作为白道勋的Omega,对他来说,就是一块金光闪闪的勋章,价值在于戴在胸前向周遭展示的存在。
即使是那些我表示过讨厌的场合,他也坚定地要我出席。
“很重要的酒会,你不能不跟我去。”
“那个朴理事,三次了,总是趁机摸我的屁股。”
“在中啊,我和他们集团真的有很大的生意要谈……”
“到底我是你老婆还是生意是你老婆?”
“当然是你啊,听话,实在不行……你这次靠墙站着?”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越是得不到的才越有无穷的诱惑力。
而白道勋已经完完全全的得到金在中了,万事大吉。
他喜欢小孩,想要孩子,可我不同意。为什么?因为我就是那么小心眼,我受不了我的男人抛下我对别人百般温柔。
我不想要孩子的最大理由是,怀孕会变胖,变丑,这是我在这世上最讨厌的两件事。向他这样的Alpha,哪里体会得到我作为Omega的苦衷。
最近因为金融危机的影响经常加班,晚上回来,爬上床头一沾枕头就睡死在我旁边。
明白我的意思吗?别说什么夫妻精神层面和谐了,一个多月来我们连像样的性生活都没有。上次做爱还是我发情期的时候。
总之,我现在的生活可以用无趣来概括。
我虽然没多年轻,可也不过32岁,如果要说我觉得无趣是因为欲求不满,也没错。
如果不是欲求不满,我也不会和郑允浩发展成现在这种情况。

允浩是我们家的园丁,23岁的小年轻。道勋总觉得家里的草坪不整齐,所以叫人请了个园丁每周过来打理。
允浩第一次来院子里修剪草坪,就给了我一个惊喜。
早上我被割草机的声音弄醒了,旁边道勋的位置已经空了,看了看床头的表,八点,道勋刚上班离开不久。
我平时都是要睡到九点多的,要不是那烦人的割草机……气呼呼地掀了被子,光脚走到窗边向外望去,不夸张地说,我看到他被晒成小麦色的皮肤,隆起的手臂肌肉,穿着汗湿的背心在烈日下推着割草机的样子,腿都软了。
我一直在窗边撑着下巴看他料理了草坪,然后去修剪花坛里的乱枝,不久就感到肚子里咕咕叫。
忙着看他连早饭都没吃,围了围裙去厨房里煎鸡蛋。
我刚把煎好的鸡蛋乘到盘子里,门铃就响了。
打开门,他就站在门口,背心被他脱下来拿在手里,坚实的胸肌和腹肌,小麦色的皮肤上覆盖着一层细密的汗。他的Alpha信息素直冲进门……我被他的味道弄得浑身酥软,赶紧扶住了墙。
“早上好,在中先生,抱歉过来打扰,我想问您,我可不可以要点东西喝,这日头太毒了……”他说话的时候顺手把汗湿的头发撸到后面,脸上带着微笑看着我。
“啊,好的好的……”我愣愣地看了他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没关系的,你进来歇歇吧。”
“可以吗,不会麻烦您吗?”
“不会不会,道勋他早早上班去了,我现在一个人在家,反正也是闲得无聊。”
允浩边说谢谢边踏进我们家的房子,有些拘谨地在沙发上坐下,大概是不适应我们家里尽显奢侈的装潢吧。道勋喜欢买那种昂贵的复古家具,搞得家里的客厅看起来像欧式古堡,为了公平,卧室和饭厅的装修是按我的意思办的,所以我宁可待在卧室和饭桌旁,也不太愿意待在客厅。
我从冰箱里给允浩拿了一罐冰啤酒,他咕咚咕咚地很快喝光了,看来是真的渴了。
“你做这个感觉很辛苦啊,道勋给你多少工钱啊?”我好奇地问。
“白先生开的工钱比我以前工作的家庭都高,我妹妹身体不太好,能得到这份差事我可真是好运气了。”他回答道,喝掉易拉罐里最后一口啤酒。
我在他身边坐下了,他不自在地往一旁挪了挪。
“怎么了?”
“没……没什么……”他移开目光,局促地挠了挠鼻子,“我身上全是汗,不想蹭到您的衣服上……”
这时我注意到了他食指上的一道伤口。
“那是怎么弄的?”我问他。
他愣了一下才知道我在说什么,赶紧摆了摆手:“啊,您说这个啊……没什么,今天修剪花坛的时候不小心割到的,没什么事的……”
“你这样的年轻人就是什么都不当一回事,”我叹了口气,“你看看这伤口割得这么深,感染了怎么办?”
我站起身。
“我去拿东西给你处理一下。”
“不……不用了……”他立刻站起来,可我已经走很远了,很快就拿着要用的东西回来了。
抬起他的手凑近,握着他的手指,用棉签沾了酒精给他细细涂在伤口周围消毒,又帮他贴上创可贴。他的手非常好看,修长,强壮,手背上凸起的筋脉显得极富力量,虽然是在帮他处理伤口,我脑子里却忍不住想象这跟手指插到我后面去的感觉……这不能怪我,只能怪本能,他身上的信息素味道那么强,弄得我的后面已经开始不受控制地变湿了……
“好了……”
我抬起头的时候正好对上他专注地看着我的眼神,那一瞬间我的脸上火辣辣的。他的喉结滚动了一下,空气里的Alpha信息素更浓了,我几乎是不受控制地握着他的手凑到唇边,在他手指上落下亲吻,伸出舌头舔他的指缝,下一秒他就抽出手,扣着我的头狠狠地吻了上来。
我们俩都吻得很急切,他把我身上的睡衣扯下来,把我压在道勋花了几万美元买的意大利定制沙发上,我立刻就张开腿,用大腿内侧蹭他的腰,一边吻我一边用手掌覆盖着我的胸,揉捏我敏感的乳头,我的后面早就湿透了,他那么大,进去以后我被他填的满满的,后穴酥酥麻麻的不断收缩着分泌出更多的液体,可我还是觉得不够,想要他更用力地贯穿我,他就掐着我屁股上的软肉一次次用力地顶进去,我抓着他的后背,我好久都没有经历过这样淋漓尽致的情事了,舒服得腿都曲起来,嗓子都叫哑了。
和允浩做爱的时候我什么也没想,我们都屈服于原始的生理欲望,只沉浸在强烈的快感中。我们的第一次偷情就是这样,Alpha和Omega,突然,也格外简单。

就这样,在接下来的日子里,道勋去工作的时候,我和允浩又做了第二次,第三次……没有标记,他不会射在里面,每次做完就打开窗户让各自充满了房间的信息素飘散出去。
我一直觉得我和允浩的关系很简单,但是最近我发现他好像不是这样认为的。
他,好像真心实意的,爱上我了。


(B)

我从见到金在中的第一眼就无可救药地爱上了他。
而他是一个已婚的Omega。
白鹤集团的社长白道勋,像他这样事业有成的大富商在我们这里没有人不知道。不过他最有名的时候,还是他和大明星金在中结婚的时候。
金在中前几年在日本家喻户晓,自然也影响到了国内。像我这种不关注明星的,也经常看见妹妹在电视机前守着他的电视剧看。
没想到白道勋会雇我做园丁,他给我打来电话告知我从明天起去帮他料理草坪和花坛时,我按捺不住地兴奋——不是因为工钱高,而是因为金在中实在称得上是很多Alpha的梦中情人了。
还记得我上高中的时候,后桌在自己的课桌上贴了一张从网上扫下来的照片,是金在中只扣了一颗衬衫扣子坐在沙发上唱歌的样子。
那小子有一句名言:如果睡不到金在中,我作为Alpha还有什么意义。
我第一次在他们家院子里见到他时,我正顶着烈日在用割草机割草。偶然间看到他在窗口看着我,我的心脏立刻不受控制地跳起来。因为怕他发现我在看他,我就一边修理花坛一边偷偷瞄他。
他太漂亮了,他本人比电视和照片上的他还要漂亮。白皙的皮肤,染成浅色的头发,即使我离他很远,没法百分之百地看清他的五官,我还是控制不住地心跳加速,那种强烈到胸口都隐隐作痛的心动,在我23年的生命里还是第一次。
可是我这一见钟情真的太不值钱了,人家都结婚了,你还想怎样?我不由得感叹白道勋这人命真他妈好,特别有钱不说,还能娶到这么好的Omega。
我偷瞄的后果就是一不小心把手指割破了。
敲响他们家房子的大门时,我在脑海里不断重复着想好的最有礼貌的说辞,想着一定要给他留下一个好印象。但等到他打开门的那一刻,我的大脑变得一片空白,因为他身上只穿了一件宽大的男式睡衣,下面就是白白嫩嫩的两条细长的腿。我说话的时候就呆呆地看着他的脸,他的眼睛又大又亮,细长的眼尾说不出的勾人,他眼里蕴藏着万种风情,如同一汪波光潋滟的深潭……我知道,从那一刻起,我便完完全全地深陷其中了。
我在一个已婚Omega的家里,他穿着他丈夫的睡衣在我旁边坐下,我可以清楚地闻到他身上信息素的香味,我的胯下已经硬了,如果我触碰到他,我一定会控制不住地想压倒他,用力吻他的,所以我往一旁挪了挪。
但他好像对和一个年轻的Alpha独处一室这件事并不在意,甚至还主动提出帮我处理手指上的伤口。他用柔软粉嫩的嘴唇吻我手指的时候,我的理智已经被他美丽的脸庞和身上迷人的味道消磨殆尽了,我和他的事情就这样变得一发不可收拾。

今天早上天气阴沉沉的,白道勋的表情也是阴沉沉的,他看见在一边剪枝的我,不太高兴地说:“你天天都在我家院子里做什么,为什么那丛杂草还在那里?”
我赶紧回答:“对不起白先生,我今天之内一定会处理好的。”
这时,金在中也从房子里出来了,身上披了件宽大的睡袍:“我说了我不想去参加那个酒会,那个叫孙什么俊的董事,他说的每句话都让我讨厌!”
白道勋转身看着他:“在中,你觉得我按着你的要求给你买下Goro的羽毛项链,就是让我们继续再为这样的话题讨论不休的?”
金在中皱着眉对他怒目而视,气鼓鼓地说:“那好,我会跟你去,但是我会一晚上都用后脑勺对着那家伙的。”
白道勋一拍双手,拎着公文包朝车库走去:“可以啊,允浩你也看到了吧,这就是婚姻中的妥协!”
我知道我不应该期盼着他和白道勋离婚,我知道这样的想法是错误的,可是因为我爱上了金在中,所以脑子里总是会产生这样不切实际的想法。白道勋并不在乎他的Omega想要什么,如果换了我,我一定尽全力让金在中成为世界上最快乐的人,因为他值得。
从早上就灰蒙蒙的天终于下起了大雨,我在金在中的房子里避雨,他身上还穿着那件睡袍,让我坐在沙发上,沏了热咖啡给我喝。
我犹豫着还是问了出来:“您和白先生吵架了吗?”
他在沙发上躺下来,头枕在我的大腿上:“我们之间经常那样的,没什么。”
“可是……”
但是他并不想跟我谈论这个话题,柔和但坚决地打断了我:“别总是说我的事啊,你也说说你的事,你的大学生活是怎样的?”
“就那样,怪无聊的。”我实话实说。
“无聊?你就没谈谈恋爱什么的?像你这样的Alpha,不可能没有小B小O们喜欢吧……”
“我大学的时候确实没谈过恋爱,跟那些Omega也只是一夜情……大概是因为我没遇到过特别喜欢的人……”
“哈哈,允浩你眼光还挺高的嘛……”他捂着嘴笑了,“那你说说看,你喜欢什么样的?”
我知道他只是随便问问,可我没办法随便回答,答案对我和他来说都太沉重了。
但是我不愿意自我欺骗。
“我……我喜欢在中先生这样的……我喜欢在中先生……”
他略带惊讶的目光看向我,我也低头看着他,他有些不安地摸着自己的嘴唇,最终还是对着我露出微笑:“其实,今天我给你准备了一个惊喜。”
由于他的话,我急于知道是什么惊喜,所以并没有意识到,对于我的表白,他刻意没有回应。
对于我来说,其实他不用做什么,他也总能惊艳到我。
然而今天他真的出乎我意料了。
他站起身来,往卧室走去,还不忘冲我勾勾手。我的腿都不需要接受指令就自动迈开跟上去了。
他大概是故意的吧,我进到卧室里,感到他信息素的味道更浓了,撩人的玫瑰花和红酒香味不断撼动着我的理智,我结结巴巴地开口问他:“在中先生,您说的惊喜……是什么?”
他的嘴角微微上扬,黑色的眼睛里波光流转:“是我……”
他站在床前,用慢的近乎色情的速度,把身上的睡袍解开,丢在地板上。
游客,本帖隐藏的内容需要积分高于 10 才可浏览,您当前积分为 0

他捧着我的脸,认真地看着我。
“我们,慢慢来……”


(C)

孙浩俊简直是个蠢货。
我知道他这人不会说话,但我不知道他喝了酒以后连不该说的话都说了。
如果不是他在酒桌上喝多了说漏了嘴,在中就不会在宴会结束后,把我拉到宴会厅后面,双手交叉在胸前,冷冷地问我:“说吧,你和那个金善宇,在一起多久了。”
“在中,你听我解释……”
但他毫不留情地打断了我。
“白道勋,我再问你一遍,你和金善宇在一起多久了?”
我咬了咬牙。事已至此,我也不是那种敢做不敢当的人。
“三个月了。”我低声回答。
他沉默地看了我很久。
“离婚吧。”他淡淡地吐出冷漠的字眼。

我和金在中离婚、金在中在32岁的时候重出歌坛的事,轰动了整个娱乐圈。
但是最让外人吃惊,也最让我吃惊的是:和我离婚才一个月,在中就和一个比他小9岁的Alpha结婚了。
那个幸运的小子叫郑允浩。
听到消息时我的脑子里像过电一样猛地一震:若有若无的陌生信息素的味道,总也打理不整齐的花坛,被撕坏了丢在垃圾桶里的女式丝绸连衣裙……过去的那一点点蛛丝马迹都一点点浮出水面,组合成一个我不知道的故事。
怪不得他那么坚定地就要和我离婚……
虽然心里还是有被背叛的怒意,但这段意想不到的双向出轨,无疑减轻了即使在离婚后还一直纠缠着我的负罪感。
“你那是什么表情,看着真奇怪……”善宇把一摞文件重重地放在我的办公桌上。
“没什么。”我站起身在他的唇上吻了一下,“我们去吃晚饭吧。”


——FIN——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我也爱不离

本版积分规则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