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我也爱不离

【春日扫文札记活动】

【2018爱不离春日更文活动】

查看: 311|回复: 1

[原创完结] 初恋转圈圈[短/温馨治愈] BY:茶杯

[复制链接] |关注本帖

赤莲。

Rank: 1

积分
194
帖子
400
0 点
不离值
11
2290 粒
35 颗
1 滴
在线时间
30 小时
发表于 2018-5-11 15:15: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字数:14865

留言啦

评分

参与人数 1不离值 +1 +60 +2 收起 理由
Camellia + 1 + 60 + 2 完结奖励

查看全部评分

赤莲。

Rank: 1

积分
194
帖子
400
0 点
不离值
11
2290 粒
35 颗
1 滴
在线时间
30 小时
 楼主| 发表于 2018-5-11 15:16:37 | 显示全部楼层
【1】
金在中在横店影城抱着两桶爆米花两杯可乐塞的满满当当,右手中指食指指尖夹着两张电影票,不停的东张西望。

该死的朴有天那张嘴就跟穿了好几年的松紧裤一样,没了松紧海了去了,说九点到横店影城,这都几点了?!他娘的一点时间观念也没有,活该没钱,不知道时间就是生命,生命就是金钱。

突然背后一只白皙的手,伸出两指在金在中的肩膀上轻轻点了点。

金在中不耐烦的转过头,对方微微眯起眼,头也微微的歪着,用不确定的声音,慢慢的道:“……金?在中?”

金在中看着后面比他高出半个头的人,听着低沉温柔的声音疑惑的轻轻的吐出他的名字,他第一次发现自己的名字原来这么好听,霎时间,整个时间都停止了,身边的人,事,物,没了声音,也没有动作。

金在中满心满眼全是站在自己身后的男人,尽管已经好久没见了,尽管他们都长大了,可是金在中还是在第一时间就认出了他,接着他的名字充斥着金在中的大脑,不停的反复的出现,刺激着金在中有点酸胀的眼睛,和紧凑夸张的心跳。

“郑允浩。”金在中几乎是本能的说出这个名字。

对方在听见金在中给他的回应以后,露出了一个温暖的,淡淡的,温柔的笑容,这个笑容对于金在中来说,那么远,有那么近,上一次看到已经是……八年前。

八年前九月的一天,金在中以超常发挥被第2初中的优生班录取。

报到那天整个偌大的校园只有他们了了二十几个人,他们从一进学校就注定是特殊的。

校长在上面振奋的带着坚定的告诉他们,“你们!就是我们2中新一代的希望!也就是你们!你们在出这个校门的时候,将会是精英中的精英!”

金在中被太阳晒得蔫蔫的,就算有那么一点昂扬斗志也被校长长达二十分钟的演讲给泯灭了
好在现在已经进入尾声了,校长说完往下扫了一圈,打量了一下,伸出手指着最末排的高个子男生到,“你,过来。”

高个子男生出列淡定的走上前看着校长,校长问:“你叫什么名字?”“郑允浩。”“好你先做一下临时班长把同学们带进教室老师……”

后面的话金在中没听见,因为他的目光全都在那个男生身上。

原来他叫郑允浩,那个时候在上面指挥全部同学的郑允浩不知道,从一进入校门,金在中就看见了他。
有人说同性恋是经过很多事情很多曲折很多坎坷才最后发现,啊!原来老子是同性恋。

有人说同性恋往往是两个人爱之切情至深,最后两个人紧紧相拥,心脏呼应着心脏才泪眼汪汪的道老子喜欢死你了。

还有人说同性恋是天生的,从一下生开始就带着隐性基因,到了泡妞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喜欢爆菊或者被爆菊,然后渣攻渣受一配对,欢欢喜喜爆菊去。

可是金在中发现,他都不是,要是他说,他应该是一瞬间就变成了同性恋,金在中自己也觉得不靠谱,一见钟情能发生在两个带把的身上么?事实证明,还真能。

金在中从看见郑允浩的第一眼,就觉得这个男生不一样,他觉得郑允浩耐看还霸气,尽管第一次去学校二十几号学生谁也不认识谁,金在中还是觉得郑允浩是特别的,当时他不知道这是喜欢,是爱情,他就是觉得郑允浩这个人,就是黑白照片里的那一抹彩色,那么扎眼,让自己总是忍不住偷瞄一下他站在那里,在干什么,跟谁说话。

金在中觉得这就像喜欢偶像一样,王八看绿豆对眼了然后就没跑了。

【2】
郑允浩看着金在中手里的爆米花可乐,视线往下移了一点,看见了白嫩的手指之间的两张电影票。

郑允浩微微一笑,“看电影?”

金在中缓缓的看了看电影票,“……啊,嗯,钢铁侠,你呢?来干什么的?”说完金在中想抽自己两个大嘴巴子,最好是左右开弓的那种,来电影院不是看电影是干嘛?难道吃饭?

不过再抽大嘴巴子之前最好能让金在中先深呼吸一下,这么多年了,还是这样,一跟郑允浩面对面的说话,自己的大脑就是一片空白,心脏狂蹦跶。

郑允浩轻轻吐出一口气,打量了一下横店影城,然后看着金在中,微微笑道:“嗯,我也是。”

朴有天刚进影城大门,就一路咋呼,“在中在中在中。”

金在中一撇头看着在门口,一遍小跑一边招手,嘴上还不闲着的某人,一眯眼,呵!果然穿着人字拖。

朴有天在追求金在中,很巧合的,金在中搬家之后跟朴有天住在一片小区,无意之间朴有天跟金在中在一起打了一下午扑克,第二天就厚着脸皮来要电话号码,聊了几天朴有天大大方方的对金在中说:“我喜欢男人,现在喜欢你,你做好准备,要跑赶紧,因为我要追你了。”

金在中看着qq上的这一行字,他第一次知道同性恋这个属性可以这么大大方方的说出来,不用藏着掖着,在这一秒金在中对朴有天有一分羡慕,三分好感。

能遇到相同属性的人不容易,还知根知底,金在中是个很有理智的人,他知道自己的性向很难交朋友,更何况,金在中的心里一直都满满当当的,那三个字说起来不占地方,但是有那三个字金在中就觉得心脏撑得慌还舍不得清仓,这就是抖M。

去交友网找那些人,金在中做不到,既然有朴有天这么一号人,也许也可以试试,毕竟八年了他跟郑允浩没有一点交集,他不知道郑允浩还在不在青岛,在干什么,结婚了?有对象了?孩子能不能打酱油了?

金在中对于郑允浩来说,往撑死了说,就是一初中同学,还是最最最普通的那一种。

可是对于金在中来说,郑允浩这个人往他的心里一怵就是八年。

郑允浩眯着眼看了看站在金在中身边乐呵呵的朴有天,然后转头对金在中道:“不打扰你了,我先走了。”

说完郑允浩潇洒的转身,大步往门口走。

金在中抱着爆米花的手一松,有那么一瞬间就想抓住郑允浩的衣角,不想让他走吧,原来有郑允浩在的地方,呼吸会格外畅快,爆米花的下垂感拉回了金在中的理智,金在中赶紧抱紧爆米花,垂下眼帘,“走吧,快开始了。”

刚要走,就看见郑允浩又大步匆匆忙忙的走了回来,金在中顿住脚步,睁大双眼看着郑允浩。

郑允浩歪头无奈的一笑,“我忘了留你的电话,初中毕业那时候,你留的电话怎么是空号?”

金在中一愣,然后慌慌张张的把手里的东西一股脑的塞到朴有天的怀里,手指尖的电影票因为金在中的不经意,飘飘然然的落到了地上,金在中却没有看见,只顾着浑身翻着手机,听见郑允浩的话,一顿。

初中毕业的时候,他给自己为数不多的死党留了手机号,那时候初中混上手机的不多,他是其中一个,但是因为第一次用手机,当时他连电话号码都记不住,之后还是金俊秀在qq上问他,怎么电话号码是空号,金在中一查发现自己把电话号码说错了。

可是……似乎……自己并没有给过郑允浩,因为那时候的郑允浩,对他来说是一个梦
遥不可及。
留了电话号码,这一次郑允浩走了出去没有回头。

朴有天吃着爆米花拍拍金在中的肩膀,“嘿~掌柜的,快回神,人家都快走到地下车库了,您还看着呢?打算在这迎风招展呢?”

金在中转过头,照着以往,他肯定是一顿神侃,非把朴有天说蒙不可,可是现在金在中的瞳孔里全都是大小不一的郑允浩在晃晃悠悠,金在中眨了眨眼,头大身子小的郑允浩还是三三两两的在眼前晃荡,最后金在中只能提起一个有气无力的笑道:“走吧,电影快开始了。”

裤兜里的手机被金在中攥着微微发热,金在中攥着手机好像攥着自己忐忑不安的心,郑允浩留了自己的电话?那他会来电话么?什么时候来?他会不会只是客气一下?

好多好多问题挤进金在中的大脑袋瓜子,眼前钢铁侠乱飞,但是金在中一点也没看进去,眼睛的视焦聚集在荧幕上,可是思绪却飘到了不知道在什么地方的郑允浩身上。

金在中婉拒了朴有天提出的吃烧烤,自己回了家,打开空调,倒在床上捞过羽绒枕头,金在中看着干净的墙壁,金在中的手指在墙上毫无目的的乱画。

他想起来了,他曾经还给郑允浩写过情书,唯一的一次情书,甚至都没有离开过自己带锁的抽屉。

其实金在中有个秘密,谁也不知道,他并不因为自己是个男人就没有勇气跟郑允浩说我喜欢你,他不是那么矫情的人,如果他有郑允浩一半优秀,管你男人女人,老子也要告白,如果八年前的自己是现在这个样子,自己一定会告诉郑允浩我喜欢你,可是……当年的金在中是一个学习一般般,文体一般般的……胖子。

没错,八年前的金在中是个胖子,想到这里,金在中轻轻一笑,幸好当年虽然胖,但是五官周正,现在瘦下来,模样没有改变,所以大概郑允浩才能依稀认出来的吧。

【3】
郑允浩从临时班长变成了班长,而金在中还是默默无闻,他们班一到下课的时候,总会有一些不认识的女生围在门口。

原因只有一个,来看看被传的神乎其神的——校草,郑允浩。

开学快一个学期了,金在中还是会偷偷瞄着郑允浩,但是,整个学期,他没有跟郑允浩有一次说话的机会,一次都没有。

因为围在郑允浩身边的人,太多了,多到自己这个胖子完全挤不进去。

在这种失落感挫败感自卑感完全挤压着金在中的时候,金在中自己个儿找到了寄托,他喜欢上了一个韩国组合,东方神起。

这并不突然,因为不知道从啥时候才是他收语文作业的时候,看见女生们的本子上贴满了一小张一小张的小贴画,上面是五个长得很好看很顺眼的男生。

郑允浩的各种作业本总是摆成一排放在了桌上,让各个课代表自己拿,为什么?自己不是说过了么,郑允浩太优秀,早上的时间郑允浩都会在讲台上看着同学,或者领读英语。

金在中突然有一天发现郑允浩干干净净的作业本上,贴上了一张小贴画,里面就是那五个男生,金在中拿过本子将本子放在最上面,然后走回座位。

早自习没有任务,金在中抽出郑允浩的本子,盯着上面的贴画,然后再三犹豫,戳了戳同位,“林静,你知道这是谁么?”

林静忙着看星座占卜,扫了一眼道:“这你都不认识,老古董,东方神起啊,这在可火了。”

金在中有点迷茫的看着林静,林静叹口气,放下杂志,拿出另一本,那面的封面就是那五个男生,杂志的名字是easy,“赶紧补习补习。”

从那个时候起,金在中喜欢上了这个韩国组合,这一喜欢就是八年。

LOVE IN THE ICE的手机短信铃音,把在睡梦中的金在中震醒了,金在中迷糊的拿过手机,擦了擦嘴角边的口水,低头看着枕头上的口水印子,心里哀嚎一声。

然后坐起身,挠了挠头,这才正眼看了看手机屏幕。

是一条短信,号码是一个陌生号,短信内容很简单,但是却让金在中的手不自觉的收紧【这是我的手机号,改天约出来吃饭吧^ ^郑允浩】

金在中的嘴角在自己不知道的时候往上翘,原来郑允浩发短信是这样的,不喜欢用手机自带表情,却喜欢用字符表情,这么萌的。

金在中打开短信编辑,手却停住了,该怎么回呢?


金在中看着在上面的郑允浩的短信,【好】这样会不会太简单?让郑允浩感觉自己太冷淡。不好不好,金在中把好字删了,手又顿下,过了一会开始扒拉【好的呀^ ^时间随你,我都可以】金在中编辑完看了看,会不会太高兴了?让郑允浩觉得自己嗨过头了,说不定人家就是客气一下说一起出来吃饭,自己还傻逼呵呵的当真了,金在中有嘚嘚嘚把这一条也删了。

把手机抵住下巴,抿着唇,最后还是决定既不冷淡又不太嗨的用比较萌的方式回回去【知道了( 3__3 )】金在中留了一个小心眼,自己的字符表情是刚睡醒,郑允浩看见如果有心聊聊,应该会问一句刚睡醒么?哇咔咔那样就可以继续聊了\(^o^)/~

结果金在中的手安安静静的再也没有了音讯,结果金在中的面部表情就是这样的从(*^﹏^*) 超级羞羞→(?o?) 喔?→o(‧"‧)o (皱眉头) →(‘A′)b 受到打击→(~>__<~) 气得掉眼泪。

金在中自我放弃的把手机一扔,倒头埋在枕头里,丢脸死了丢脸死了丢脸死了!!!郑允浩可千万别知道那个表情是刚睡醒,别猜到自己的小心思!!!!

嘿,金在中还真说对了,郑允浩除了^ ^其余的还真不会用,不知道啥意思。

七夕那一天朴有天超级浪漫的决定带着金在中去吃电视塔旋转餐厅吃西餐,金在中吐槽两个大老爷们气息去吃西餐也太斯巴达了吧,最后叨叨来叨叨去,也就同意了。

就在要出发前,郑允浩的电话好死不死的来了,当时金在中坐在朴有天车里翻着cd,等着朴有天在加油。

“在中,有空么?”金在中在接起电话的那一刻心里就砰砰砰的,郑允浩的声音透过扬声器传过来,好像气息也喷在金在中的耳边,金在中的耳朵带着左脸忽的一下子就烧了起来。

“啊?……额……”

郑允浩在那边一顿,然后略带抱歉的道“不好意思,突然打电话给你,不方便没关系,只不过我今天才腾出空来,这两天挺忙的,但是又想约你出来叙叙旧,就这么突然的打电话了,你没时间就算了。”

这句话每一个字随着郑允浩淡淡的略带歉意的声音传递出来,就一个字一个字的揉软了金在中的心,金在中突然就屁股底下长针,坐立不安,金在中透过车窗看了看正在加油跟加油站小姑娘神侃的朴有天,犹豫,不安,舍不得充斥着金在中的大脑,他很明白,自己很想去见郑允浩。


以前没有希望自己便也就不那么期待,上学的时候yy郑允浩都挺开心的,就这样这个人都能在自己的心里一杵就是八年,更别说现在对方主动来约自己。

“嗯……其实……我也不是很忙。”

郑允浩的声音欢快起来,“那可以出来么?我去接你吧,我订了酒店了。”

金在中不安的偷偷瞄了一眼朴有天,略带犹豫的嗯了一声,切断电话。

果然是郑允浩的风格,比起朴有天总是先问问自己,郑允浩从上学时候就是这样,与其说霸道不如说果断,很多决定他早就决定好了,只是通知下去让你做,虽然网上都说爱你的人会尊重你的意见,可是,金在中揉了揉脸自己在郑允浩面前就是个抖M啊!就是喜欢郑允浩的独断啊!阿西吧!渣攻贱受!

朴有天哼着小曲上车,金在中看了看朴有天,道:“有天,我妈刚来电话,我今天不能跟你出去吃饭了。”

朴有天一愣看着金在中,金在中抱歉的道:“也没有理由搪塞我妈,你知道的……我们……”

朴有天笑了道:“没事,我明白,我送你回去?”

金在中赶紧摆摆手,“不用不用,就把我留着就行,我打车回去,你出去玩吧,不要顾忌我。”

朴有天抿了抿嘴点了点头。

【4】
下了车,金在中看着朴有天的车出去了,拿出手机给郑允浩发了条短信,说了自己在哪里。

等了好一会,一辆车以一种绝对霸占金在中所有视焦的霸气姿态出现完全提不起速的拥挤的车道里。

金在中没戴眼镜只好眯了眯眼,是迈巴赫62,特娘的怪不得都快闪瞎老子的眼了,62刷的一声稳稳的停在金在中身边,车窗慢慢降下来,郑允浩带着黑超,标准的八齿笑脸出现在金在中的视线。

金在中不得不微微弯身才能看见郑允浩车窗后面的脸,“上来吧,是不是等了很久?“

金在中上了车,心里暗叹一口气,果然只要跟郑允浩有关的东西都一样,就像是黑白景色中的一抹跳跃,稳稳当当的霸占了自己的视线,让自己移不开眼。

霸道又强悍,直接却又带着王者睥睨天下的风范。

车里面铺着毛茸茸的脚垫,干净整洁,郑允浩把前面的一边饮料单手递给金在中,“热不热?车载冰箱在后面不好拿,这个是我刚刚买的,不知道你喜不喜欢喝。”

金在中看了一下,出了汗的饮料瓶把郑允浩干净的车弄上了水迹。

金在中点点头,“我不挑嘴,有纸巾么?”

郑允浩随手扒拉了一下发现没有,拿出自己的真丝手巾递给金在中。

金在中接过无奈的一笑,“我想擦擦饮料瓶上的汗。”又举起手巾,“这个不合适吧。”

郑允浩看了看手巾,一抿嘴一笑,“擦吧,不过你要给我洗。”说完对着金在中一眨眼。

金在中只觉嗓子一紧,他妈的要狼变了,郑红帽,有点自觉好不好!

金在中擦了擦瓶子又擦了擦手,然后把车上的水迹擦干。

郑允浩挑起话头,“你怎么在加油站?家在附近?”

金在中摇了摇头,“在那里有点事。”

郑允浩又问:“办完了么?”金在中点了点头,有嗯了一声。

金在中嗯完了,那天想抽自己两个嘴巴的感觉又来了,他妈的又冷场了,明明郑允浩已经找了话题,自己却搞冷场了!金在中啊金在中,你真是干啥啥不行,吃啥啥不剩!金在中轻生清了清嗓子道:“你刚下班?”

郑允浩通过后视镜看了一眼金在中道:“紧赶慢赶总算是把手头的工作完了,这才有时间约你。”郑允浩有点心虚,想了想又道:“今天突然约你,没打扰你吧。”

金在中笑着摇摇头,“没事啊,反正我也没什么事,闲得很。”

郑允浩放心了道:“市南堵车堵得厉害,我还怕你等急了。”

金在中心里咯噔一下,市南,那岂不是横穿了整个市区来接自己?金在中不知道该怎么往下接,好在郑允浩又换了话题。“现在做什么呢?”

金在中有点尴尬,把头转到外面,“嗯……就是,在家闲着呗。”

郑允浩微微张嘴,艹,踩在雷点上了,“嗯,有什么需要可以找我,你想找什么样的工作?”


金在中笑着摇了摇头,不做声,从初中开始自己就比郑允浩矮一头,总是这样,所以自己很讨厌。

郑允浩开着直去了沿海一线,“在中有什么想吃的?”

金在中回过神,“嗯?你不是订好了?”

郑允浩笑了笑道:“我刚才来的时候想,还是应该问问你。”

金在中抿抿唇,他妈的太帅了好么!真男人好么!“我都行。”

郑允浩点了点头,“那就dozo可以么?”

金在中没去过dozo,听说是很有名的日本料理店。

郑允浩接着又道:“我刚刚就是订的dozo,如果你没意见,咱就去?”

金在中当然没意见了连忙点了点头,又道:“其实不用去这么贵的,随便吃点就好了。”

郑允浩只是笑,金在中忽的反映过了,想着允浩这样开着迈巴赫的人,应该随随便便吃一顿都要去五星的吧。

郑允浩又道:“我订的是包间,我记得你比较喜欢安静。”

金在中笑了“你怎么就知道我喜欢安静?”

郑允浩转过头,“你不记得了?初二我坐在你后面,有一次你背课文,我在后面小声说话,你还凶我了。”

金在中一愣,然后开始回想,自己舍得凶郑允浩么。为什么自己根本没有印象自己凶过他?

郑允浩又接着道:“就是我跟孙雅坐同桌的时候,我在后面跟他聊天,自习课,你忘了?”

金在中恍然大悟,那是英语自习课,明天要检查背诵,那篇课文很长,郑允浩英语一向很好,所以自己都没看见他背,人家已经背熟了。

当然自己发脾气绝对不是因为郑允浩,其实是因为郑允浩总是跟孙雅有说有笑的说话,自己却根本提不起勇气加入,因为怕别人笑话他是个胖子,拿他开涮。

胖子也不是自己愿意的啊,为什么不管什么时候总是喜欢拿胖子取乐?贱人。

加之郑允浩那么喜欢跟孙雅聊天自己当然会嫉妒,可能当时凶他,但是却不是针对郑允浩。

郑允浩摸了摸鼻子讪讪地道:“可能你忘了,不过其实当时我是想跟你说话的,因为以前看你也会跟前后座聊天,那天你第一次在学校发脾气,我就想你应该是喜欢安静的。”

金在中没打算解释,事情过了这么久,原因到底是因为什么已经不重要了,他们都不是初中生了。

【5】
到了dozo料理美术馆,金在中打量了一下应该是极地店,五星级的日本料理除了郑允浩这样的有钱人,谁会脑子发抽来这里吃饭?

门童将郑允浩带到停车位,然后保安过来打开车门,还用手档住上面,以防客人撞到头,真是这钱花的就是来买服务了。

到了大堂有服务员带着往包间走,到了包间,郑允浩将服务员递过的菜单 先给了自己,“喜欢吃什么就点,千万比我给我省钱。”

金在中慢慢的翻起来,郑允浩接过菜单只是放到了一边,看样子已经是倒背如流了,金在中合上菜单,“我也不知道这里的拿手菜,不如你给我推荐吧。”

郑允浩笑着点点头,开始点餐。

服务员下去后,郑允浩给金在中蓄满茶,“本来打算去海景花园的,但是我记得你喜欢吃日本料理吧。”

金在中打量着包间道,听见郑允浩的话有些惊讶,“哎?你怎么知道?”

郑允浩又给自己蓄满茶,“不是么,以前你不是说你学日语就是为了去日本吃正宗的日式料理么?”

金在中蹙着眉,这话他确实不止一次说过,但是他可以肯定这么没出息的话除了在金俊秀这个死党面前说过外,绝对不可能对别人说:“是这样没错……可是……我好想没有告诉过别人吧。”

郑允浩一顿,抬手摸了摸鼻子,糟了……这丫记性太好,“啊?没有么?你记错了吧,说过的吧,对了初二元旦晚会,你唱的日文歌真好听,是樱花是吧?”

金在中眯着眼看着郑允浩,想岔开话题?金在中收起小狐狸的眼神,笑着道:“应该是俊秀告诉你的吧,初中你和俊秀不是比较熟?”

自己再喜欢上东方神起之后,学会的第一件事不是别的,而是……那个33游戏,自己还百度了跟俊秀他们玩呢。

当时班里没几个会的,自己加工改良版的超级有意思,两个人也可以玩,自己就和俊秀常常两个人随时随地的玩。

但是现在他不喜欢玩了,不是因为长大了,而是因为俊秀,让自己对这个游戏彻底的讨厌了
原因啊,那时候郑允浩撑着头看着他俩玩,然后叫过金俊秀,让金俊秀教他玩,俩个热玩的不亦乐乎,只剩下孤单单的可笑的自己,从那个时候自己就开始反感这个游戏,甚至有些反感俊秀。

自己因为太胖太自卑所以不跟郑允浩打交道,但是俊秀不同,俊秀学习很好,有喜欢打球,所以他跟郑允浩的关系很不错,还是三人制篮球的固定搭子。

自己虽然很嫉妒俊秀,可是……也正因为这样自己从俊秀那里知道了很多关于郑允浩的事情,比如俊秀跟他说,郑允浩身上带着淡淡的好闻的体香,每次打完篮球只有郑允浩身上是香香的没有汗臭味。

因为知道了这个小秘密,金在中特意有一次看着郑允浩下体育课打完篮球往水龙头那里走的时候,快步跟了上去,跟在郑允浩后面,下体育学生很多很挤,挤着挤着自己就贴上了郑允浩的后背,金在中悄悄的深吸一口气,果然是带着淡淡的体香,很好闻。

所以当初二郑允浩搬到自己后面的时候,金在中总是喜欢做得直直的,背靠后,这样就可以闻见郑允浩洗发水的味道掺杂着淡淡的体香。

这个小秘密总是让金在中兴奋不已,也是这件事情让金在中知道,原来自己对郑允浩的感情……是爱情。

因为……运动会的时候,郑允浩又4*800米接力赛,他随后把校服塞到了正在写稿子的自己的怀里。对自己说:“帮我拿着。”郑允浩看了看金在中身上的短袖,“冷的话,穿上也行。”说完就大步走了出去。

金在中放下手中没写完的稿子,轻轻的把郑允浩的校服拿到鼻尖,衣服还带着郑允浩的体温,鼻腔里溢满独属于郑允浩的气味,那种无法复制的体香。

金在中用郑允浩的校服,把自己抱起来,可是披上以后才发现,自己根本穿不上……那种自卑又失望无地自容的感觉险些让金在中酸胀的眼睛流出眼泪,为什么偏偏自己就是个胖子
金在中重新明白了一个道理,自己跟郑允浩真的差了太远。
也就是那天晚上,金在中做春梦了,遗精,是每个青春期男孩必定要经历的一个环节,但是金在中的梦遗对象……是郑允浩,带着淡淡体香,温柔笑容的郑允浩。

金在中看着满是精液的内裤,呆呆的得出一个结论,“自己又跟郑允浩做爱的欲望。”

【6】
金在中笑着摇摇头,郑允浩看着他道:“笑什么?”

金在中喝了口水,对着郑允浩笑着挑了挑眉,不打算说。

这时候点的餐已经上来了,满桌子全是白色的方形或者扇形的碟子。

服务员有点尴尬犹豫的道:“今天是七夕,消费满2千元的送一只蓝色妖姬,可是您二位……要不要……”

金在中和郑允浩均是一愣,金在中看想郑允浩,郑允浩的脸色有点复杂,摸摸鼻子看着金在中低声道:“要、要吧,送给这位先生。”

服务员退了下去,郑允浩连忙道:“今天是七夕呢,真是不好意思,在中你……不去约会么?”

金在中抬头,如果自己约会又怎么会跟你在一起?金在中想了想道:“这不是跟你约会么?”这句话有点暧昧,金在中故意的,因为……

如果提前定位子,这种活动一定会提前通知的吧?对不对郑允浩?

金在中从来就不是一个矫情的人,这是上帝给他的第二次机会,再不抓住,他就真是个傻逼了。

郑允浩摸摸鼻子,“嗯,我是说,在中还没有交往的对象么?”

金在中的脑子里突然蹦进了笑得很开心的朴有天,金在中抿了抿嘴,不知道该怎么说,直接告诉郑允浩自己是同性恋?还是只要点头承认就好?

可是无论怎么说都有可能吓跑郑允浩,金在中摸着茶杯纠结着,突然想到了朴有天的那句话,“我喜欢男人,现在喜欢你,你准备好,你要跑赶紧的,因为我要追你了”

想到这里金在中眉宇间有些释然,是你的不会跑,不是你的强求不得,金在中出声道:“那天跟我一起看电影的男人,是我的……嗯,怎么说呢,算是恋人吧。”
郑允浩的筷子停在半空中,看着金在中眉头越来越紧。

金在中抬头看着郑允浩,突然笑道:“对,我喜欢男人……嗯……从以前就是了。”

郑允浩的表情更加纠结,他放下筷子,过了一会喝了口水,有过了好一会才道:“你们怎么认识的?”

金在中微微吐出口气,还好郑允浩没有恶心,金在中摸着茶杯道:“嗯,他现在跟我一个小区。”

郑允浩忽的抬起头看着金在中,眉头又开始挤川字。

金在中想了想解释道:“我们不是同居,就是刚好在一个小区,有一次一起打牌就认识了,你知道这种属性很难找到一个稳定的,真心实意的伴儿,有天是认真地,相对的也比较熟悉,所以就说试试看吧。”

郑允浩摆弄着筷子,道:“你们两个……多久了?”

金在中这个时候反而没有了估计,心里没有了负担,夹了一块三文鱼放进嘴里,“也没多久,六月份开始的。”

郑允浩点了点头,将帝王蟹放在在中那边道:“你喜欢吃蟹子对吧?”

金在中看着蟹子道:“你知道的还不少呢哈哈。”

郑允浩舔了舔唇道:“初中毕业之后你为什么给同学都留了假电话?”

金在中闻言不好意思的挠挠头,“我当时记不住电话号码,所以把电话号码说错了,就连俊秀也是很久之后才有我的电话的。”

郑允浩没想到是这样的,微微皱了皱眉,又无可奈何的笑了,“小马虎。”

金在中心里一紧,没做声继续吃。

郑允浩又问:“同学聚会你也一次没来。”

金在中想了想,“没啊,去了啊,前几次大家没我电话我不知道,后来俊秀知道了同学聚会我也去了。”

郑允浩想了想,脸上浮现可惜的表情,唉了一声,“那时候我大概已经出国了。”

金在中倒是很惊讶,“你出国了?”

郑允浩无精打采的点了点头,“我当时报了五十八中,但是高二就出国了。”

金在中皱着眉道:“五十八?你不是报了跟孙雅一个学校么?”

郑允浩抬起头疑惑的道:“我都不知道她在哪个学校,怎么会跟他抱一个学校?”

金在中眼睛睁得更大,“扯淡!!当时全级部都知道你们俩是情侣!!!”

金在中有点激动,就是因为这个,自己本来想报郑允浩报送的学校2中的,然后听见说郑允浩决定不报送,报了跟孙雅一个学校的十九中,自己太狠心报了十七中啊啊啊啊!

高二下学期开始第一次在全级部进行摸底,前二十名将单独列出一个优秀班,那是高中冲刺班。

当时自己全级部排名三十二连自己所在的优秀班都没进更别说高考冲刺班了。

按照排名重新分班之后,自己的自尊心和郑允浩跟自己分开这两件事,使得金在中明白自己必须努力,不然郑允浩连自己是谁都不会记得!

就为了一个信念,跟郑允浩一起上课,金在中发疯开始学习,一个通宵一个通宵的熬。

然后,当自己进入了高考冲刺班的时候……却发现每天中郑允浩都会跟孙雅一起吃饭,再接着所有人都知道,郑允浩和孙雅在谈恋爱……

身陷苦涩暗恋中然后又狠狠地单方面失恋的金在中,当时弃学的心都有了,为了中午不看见郑允浩和孙雅一起吃饭,自己都抱着饭盒去操场吃,把自己全面闭关锁国,只埋头在书里,化失恋为动力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在最后一次摸底结束,自己去办公室偶然得知郑允浩会被保送二中的时候,金在中已经干渴的心又悄悄的埋下一颗小种子,以孙雅的成绩绝对考不进二中,如果自己在努力努力超常发挥的话,自己去2中还是很有希望的,而且自己还会日语可以加分的吧。

就这样金在中又开始每天给自己灌溉小种子,希望在高中可以继续跟郑允浩在一起。

然后所谓的惊天霹雳当头喝棒就是在你自己感觉一切良好,还傻逼呵呵的瞎乐的时候咣当一下子狠狠的砸蒙你。

自己去送作业本的时候,听见老师说:“可惜了,郑允浩成绩这么高,爷爷还是首长可以加分,报送二中肯定没问题,怎么就不去了?”

金在中一瞬间就浑浑噩噩起来,为什么不去了?怎么了?那他要去哪里?

金在中一边走一边想,心里像养了好几十只小猫一起挠他,抓心挠肺的,就想知道郑允浩到底要去哪里上学!!

结果不经意听见孙雅的死党跟别人说:“你们知道么,郑允浩可浪漫了,凭着2中报送不去,要跟孙雅一个学校!”

直接金在中当场就斯巴达了,呆呆的站在那里,这个消息简直比五雷轰顶还五雷轰顶!

之后也不知道怎么着吧,这个事好像就成真的了,自己当然也没有要报2中的意愿了。最后成绩下来金在中填了十七中。

在之后就一切随风了。

这事后来金在中才知道,当时自己一开始说的志愿是五十八中,也不知道怎么的郑允浩就听进去了,然后就改报送五十八了,结果到了开学郑允浩怎么都没找到金在中,还以为金在中没考上,到处求爷爷告奶奶找金在中电话,这货还留了个空号。

之后有人告诉他金在中根本没报五十八报的是十七中,郑允浩当场差点气暴毙了,要找金在中还找不到了,电话都是假号码,这不是摆明了跟初中说再见,开始人生新篇章么!

郑允浩还期望着同学聚会能找着他,结果这货根本不来,高二郑允浩心灰意冷踏上了去帝国主义的飞机。

【7】
郑允浩皱着眉头好笑地问:“谁跟你说我跟孙雅谈恋爱了?这么不靠谱的事儿我怎么不知道?”

金在中砰地放下筷子,“你还有脸说你不知道?那你们不是情侣,凭什么孙雅天天陪着你吃午饭?

郑允浩好笑的看着金在中,“拜托,她想在哪里吃我怎么能管得着?一到饭点她就跑来了我有什么办法?”

郑允浩又道:“我知道孙雅对我有意思,可是我从来也没有承认过啊。”

金在中简直要斯巴达了,“那还有默认啊,你不知道当时孙雅那小八卦集团都把这事说的真真的!”

郑允浩摇摇头,“这我就不知道了,这些个雌性动物太可怕了,那么小的年纪就学会利用舆论力量,捕风捉影,弄假成真了。”

金在中一口气提在哪里,合着当年让自己心灰意冷差点自己我封闭得抑郁症的这点破事都是一个误会?!误会?!这他妈的也太让人斯巴达了吧!!!

郑允浩看着金在中,“你把这些小道都当真了?有没有搞错啊,你也太too young,too simple 了!”

金在中哼了一声,“你还说我?你不喜欢她跟他一起吃什么饭!不知道躲外面去?!”

郑允浩好笑的看着金在中,“大哥,大爷(二声)学校就那么大点,我去那她追不去?难道我去男厕所吃?!”

金在中现在简直不知道自己是该气还是该笑,“那你怎么没去二中啊?”

郑允浩说起这个就来气,“那你当时不是说要去五十八啊,害得我整天在学校打听金在中在哪个班,我都差点以为你改姓了!”

金在中嗯?(二声)了一声,“你报五十八,是因为我说我想考五十八?你这个呆子!二师兄啊,我那时随口一说的好么!五十八监狱好么!!我怎么可能会去?”

两个人互相看着,然后都笑了。

吃晚饭,结账刷卡的时候,郑允浩随口问道:“当年你挺胖的,怎么现在这么瘦啊。”

金在中瞥了一眼郑允浩,嘴角浮上笑意。

这是个秘密。

其实谁都不知道坚持着金在中变瘦,变好看,变成如今这个优秀的金在中的原因,是郑允浩的一句话。

但是还是初二郑允浩坐在金在中后面的时候,突然有一天点了点金在中的肩膀,金在中转过头疑问的看着郑允浩。

郑允浩支着头,仔细打量这金在中的眉目,然后很认真的说:“在中,你瘦了话一定很好看,肯定很帅。”

就这一句话坚持金在中最困难的八年,让金在中从200斤一点一点的变成现在一百二十斤都不到的完美的金在中。

金在中看着郑允浩,今天这个完美的金在中,是因为郑允浩的一句话而一点一点打磨出来的,为你而生,你知道么?郑允浩。

【8】
回了家,金在中打开灯,拿出小钥匙打开那个很久都没有打开的抽屉,里面静静地放着一张纸,很简单的a4白纸。

上面写着一段话,那就是金在中这辈子第一封也是为一封情书。

金在中拿出来,沿着折痕打开,这里面的内容金在中已经能背出来了,甚至白纸的两次都有一个少少发黑的大拇指印,是因为金在中拿出来读过太多次太多次。

抽屉里面还有一直卡片,上面有几个摁钉的空,是金在中减肥的时候恩在墙上的,上面写着【为了郑允浩】,金在中看着情书写的字,越看越觉得眼睛发涩,有一种想哭的冲动。

金在中把抽屉里的毕业照,拿出来,他已经能闭着眼都知道郑允浩站在哪里。

是最后一排倒数第三个。

郑允浩,你跑操的时候我会看着你起伏的背影,你打球的时候我会看着你跳跃的身影,你板书的时候我就看着你一动一动的宽厚的脊背。

看着你,是为了记住你,记住你的一举一动,记住你身材的每一个线条,我会在没有你的时候,闭着眼睛一点一点勾画出你的背影,你的样子,和你写字看书的姿态,我会自豪的告诉你,在我脑海里画出的你的样子从来不会失真,因为我满心满眼都是你,全部是你。

这不是迷恋,这是爱恋。

金在中恍惚中觉得,上帝真的爱他,本以为郑允浩再也不会出现在他的眼前,可是昨天他们还一起吃了饭,有时候生命很神奇很神奇,那么多不可能,就不经意间闯进了你的生活,带来翻天覆地的改变。

金在中有一个决定,这是八年前就应该做得,他不知道后果会怎么样,但是他只知道如果自己辜负了自己的心意,那么他就是自己最不能饶恕的一个傻逼。

金在中告诉朴有天,自己忘不了初恋。

朴有天笑骂他是傻子,“你的初恋都有可能结婚生孩子了?这么不靠谱的事儿你念念不忘呢?一生中能再跟自己的初恋走到一起的可能有多大?千万分之一百万分之一啊在中!”

金在中点点头,“你知道么,上帝是个调皮的老头,我本来真的打算忘了郑允浩,但是就在我努力的时候,上帝一个屁又把郑允浩蹦的一下变到我的眼跟前,然后再告诉我,金在中,你斯巴达了吧。”

朴有天正色起来,看着金在中,然后点了根烟,道:“横店影城那个?”

金在中很愧疚,他知道朴有天是真心的,自己辜负了他,自己是个渣受,“有天,我确实很混蛋,但是没办法,我的心脏这个贱人不停的告诉我,我还是放不下郑允浩,八年了没有一天放下过,没办法,在郑允浩面前,我就是个抖M。”

朴有天深深吸了口烟,哈哈干笑了两声,然后看着金在中,“真他妈扯淡的人生。”

朴有天转过头,夹着烟的手的小指挠了挠头眉宇之前,淡淡的道:“全世界都说了,一个人永远不能忘记的就是初恋,这就跟牛顿被砸脑袋一样,你说我怎能抗争的过全世界人民呢?”

金在中实在没有办法面对朴有天,他欠他一段感情,但是他还不起。

朴有天背对着金在中,“快走快走,我告诉你,全世界能跟初恋再重逢的,就跟中彩票一样,这么大的便宜,你可不能浪费,我不是告诉过你么,有便宜不占就是王八蛋,你可别辜负我的谆谆教诲。”

金在中不知道朴有天到底爱他多深,但是他知道这一刻朴有天心里是难受的。

金在中快步走了,走的时候他就像现在的自己用甄嬛里的一句话最合适不过了,“贱人你就他妈的矫情!人家被甩的都大人不计小人过了,你他妈还在这墨迹墨迹,在墨迹可不能上床了不是?都他妈没有了实际补偿,在说什么安慰的话都是他的装逼,瞎矫情。”

金在中看了看天,想起有一句老话【莫装逼,装逼遭雷劈】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金在中约郑允浩出来在星巴克,那时候是上午十点,按道理郑允浩正在市南区的高端写字楼里装着小逼,喝着小咖啡,批阅这小文件。

但是没过半个小时,金在中就看见迈巴赫一路披荆斩棘,撒丫子的奔了过来,停车的时候都卷起一阵尘土飞扬。

郑允浩走进来擦着汗问道:“你没等很久吧。”

金在中咳咳一声清了清嗓子,道:“允浩,有些事我觉得我应该告诉你。”

郑允浩看金在中这么严肃,不由得坐直了身体。

【9】
金在中低下头好像在酝酿感情,然后开口道:“就在今天早上,我跟有天分手了,就是那天看电影的那个。”

郑允浩一愣,抿了抿嘴,看着金在中的表情变化,然后拍了拍在中放在桌子上的手,道:“天涯何处无帅哥,何必单恋一棵草?好男人多得是,对你来说分手是件好事,用现在话说你就是潜力股……”

郑允浩罗里吧嗦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金在中打断了,“我把他甩了。”

郑允浩一愣,把后面的话噎了回去。

金在中看着郑允浩又道:“你知道我近视么?那是通宵学习,用小台灯把眼睛伤了,你知道我左腿不太好么?下雨天疼,那是为了练篮球把左膝盖骨半月板磕成粉碎性骨折,还有你看我的牙,我以前牙不齐,英语辅导老师说我这样影响发音,我就把牙整了戴了三年牙套,还拔了两颗牙整形,现在是烤瓷的不能喝浓茶和咖啡,六年换一次,还有我以前200斤,现在一百二十斤,用了各种方法,什么跑步节食都用了,减肥的时候把胃弄坏了,现在时常胃疼,疼起来能闹好几天,不过没什么大事不用进医院,让他闹腾过去也就好了。”

郑允浩不知道金在中什么意思,但是他似乎有知道点什么意思。
学习,篮球,英语还有减肥……

金在中吐出口气,“我告诉你这些,就是想说,我努力的往上爬,一步一步地走,一步一步的靠近你,接近你,以你为榜样,因为你一句你瘦了会很帅,不停的激励自己往前走,走到你身边,吃这么多苦受这么多罪,就是想站在你身边堂堂正正的告诉你一句话我喜欢你,从八年前到现在从来没变过。”

郑允浩微微怔住。

金在中很认真的开口,“今天的金在中,是为了能配上郑允浩,所以才打磨出来的,是为了郑允浩才完美的金在中。”

郑允浩的手有点发抖,他不知道该怎么说。

金在中淡淡的低下头,轻声问了一句,“这样的金在中,你要么?”

郑允浩嗓子发紧,他低头清了清嗓子,道:“在中,其实,那天在横店影城并不是偶遇,我回国之后一直在找你,就在前几天才联系上金俊秀,他告诉你你家的地址,但是我没有理由去找你,就在小区蹲点想看看你,看见你了,我又不敢上去跟你说话了,那天看见你出去了,我就不由自主的一直开车跟在后面。”

郑允浩还是低着头,声音不大,“你一直是我的初恋,我忘不了,初二是我主动跟老师说想做在你后面,也是为了让你注意我才总是跟孙雅聊天,初三你没进冲刺班,我都没学习的心思了,之后知道你要报考五十八,我才放弃保送的,上了五十八结果你有没去,我就出国了,可是这么多年,不管我在那里,遇见过什么人,始终没有人可以把你从这里挤走。”

郑允浩低着头指着自己的心脏。 

金在中看着对面低着头的郑允浩,兜兜转转,我们之间浪费了八年,这句我爱你迟到了八年。

郑允浩突然轻声笑了一声,“你记得开学那天么,我被校长叫道主席台,那么多人,我站在上面,唯独就看清了你,只看清楚了你的脸,真的很神奇,我想这就是天意。” 

金在中看着郑允浩,突然就忍不住笑了出,初恋兜兜转转的绕着圈子跑了八年,不过还好,最后还是回来了。

“那么……郑允浩,我们交往吧。”

“好啊,我都等八年了。”


==================================================
初恋转圈圈end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我也爱不离

本版积分规则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