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我也爱不离

【扫文札记活动】

【微信平台专属】我の摘抄录

【微信平台专属】夜宵铺

【爱不离2017下半年允在文推荐提名】

查看: 1250|回复: 5

[原创连载] 呼吸[现实向/日常/碎片] BY:liujaehee

[复制链接] |关注本帖

白衣。

积分
22
帖子
31
0 点
不离值
3
61 粒
2 颗
1 滴
在线时间
33 小时
发表于 2017-11-28 11:07: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写在前面的话

本文无连贯时间线,跟随现实的梗,随机脑洞产粮,文章为各自独立的小短篇。

水楼戳这里
微博:Liujaehee0318 (欢迎勾搭)



爱你,就像呼吸,就连睡着了也无法停止。——郑允浩

你在我生命里存在了二分之一,却远不止二分之一。——金在中

评分

参与人数 1不离值 +1 +20 收起 理由
Henno + 1 + 20 开坑奖励

查看全部评分

白衣。

积分
22
帖子
31
0 点
不离值
3
61 粒
2 颗
1 滴
在线时间
33 小时
 楼主| 发表于 2017-11-28 11:08:31 | 显示全部楼层
篇1·《Reboots》时间线:2017年11月

“阿西,金在中,你差不多够了,需不需要我帮你们曝光啊?”金希澈左手拿着东方神起的即将发行的专辑《Reboot》的封面设计稿,右手举着金在中即将发行的日本邮票集《Reboot》,嘴中发出“啧啧”的声音。

金在中抬起手捂着嘴小声辩解,“我之前是真的不知道,日本那边给我提了几个词,我就随便挑了一个。”

“你是真不知道?”金希澈促狭一笑,挑着眉盯着金在中,直到将他盯到脸红,“敢情只有这一个词能表现出重新出发的意思了是吧?当我是你家粉丝吗,你说什么就信什么!”

金在中把头埋进膝盖,掩住嘴角忍不住流露出来的笑意,“哥,你非得说得这么直白吗?”

金希澈伸出一根指头,点了点金在中的脑袋,“你啊,成天不搞出点事情就不安心,我倒是想看看到时候都公布出来的时候,你们家的粉丝要不要起哄。”

__________

关于粉丝会不会有所震动的话题,在确认专辑名和邮票集名称的时候,金在中就跟郑允浩商量过了。

“不然我还是换一个单词吧?”金在中摩挲着郑允浩拿回家的烫金专辑封面,犹豫道“感觉都用同一个词太明显了,不然还是用之前的Rebirth……”

“你想用什么就用什么。”郑允浩揉了揉他柔顺的卷发,退伍之后金在中的头发很少上发蜡,发质终于有了好转的迹象。

“可是…”金在中抬起眼看向他。

相爱的默契让郑允浩一眼就能看懂他的不安,“没关系,现在公司的限制也没有之前那么严,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那我就回复他们用这个单词?”金在中原本就大的眼睛变得有些湿漉漉的样子,含了笑意而弯起的眉眼,让他的容貌在郑允浩的眼里仿佛是发着光,即使要把全世界都给他也在所不惜。

“回复吧。”郑允浩看着怀里的金在中将《Reboot》专辑捏在手里翻来翻去地仔细看着,不时还对专辑内的歌词页发表一些见解,在外严肃的面容,不自觉地变得越来越柔软,“就算以后都用同一个单词也可以啊。”

“啊…哈…哈…”金在中笑成了三段,弓起的背笑得连郑允浩的胸膛也在振动,手中还比划着动作,“那你和昌珉的粉丝非得把我手撕了不可。”

说着他挤着眉模仿着SNS上ANTI粉丝可能会说的话,“呀!金在中!你就没有别的单词可以用了吗?一定非要蹭我们哥哥的热度吗?你早就不是我们团的人,有点自觉可以吗?

郑允浩也不跟他多说什么,手掌托起他的下巴,顺势便是一个热吻,成功地堵住了金在中说出他不喜欢听的话的嘴。

_______

金在中一边看着电视机里放映着《七龙珠》,一边拿着手机编辑了一条ins。

[非常感谢在日本第二次发行有我脸蛋的邮票。希望可以成为可以给心爱的人邮寄,可以收藏,也可以纪念的邮票^ ^]

编辑完毕之后给自己加了两个TAG,自觉自己十分萌萌哒,顺手点开短信的界面给郑允浩发了短信。
【•ω• 我在看七龙珠哦,里面的贝吉塔好像你这次的造型  ・∀・】

未等那边有所回复,手指继续在屏幕上点击编辑。

【我的邮票今天开始发售了o(*≧▽≦)ツ ,你就看着办吧 →_→ 】

【呀!又在忙吗?╯﹏╰】

【好吧…那我去找希澈吃饭去啦╯﹏╰。不知道他今天有没有空。你们真的……都是大!忙!人!啊╯﹏╰╯﹏╰╯﹏╰】

连着发了几个瘪嘴哭泣的表情,金在中把手机揣进了口袋,打开衣柜开始准备换上外出的衣服,郑允浩的电话便拨了进来。

“今天首尔的天气有点冷,出门一定要穿毛衣。”郑允浩开口的第一句话便是叮嘱,背景音有些吵,像是工作人员的聚餐。

随着几声脚步声,郑允浩像是走到了包间外面接电话。

金在中放下手中原本挑出来准备穿的卫衣,从衣柜里捡了一件低领的毛衣。

“衣领也不要太低,一把年纪了,小心你的颈椎。”

郑允浩紧接着的话让金在中有些恼羞成怒,将毛衣扔到一边,自己一屁股坐在了床上,“阿西,你怎么好像都看得见一样。”

郑允浩笑道,“所以快去拿一件中高领的吧,我上次拍《Vogue》的时候感觉那个牌子还不错,买了几件回来,挂在衣柜的最左边,你去找找。”

“穿高领待会金希澈又要笑话我。”金在中嘟嘟囔囔地说道,却还是乖乖地去拿了衣服,“我穿衣服准备出门了,你快点进去吃饭吧,少吃点辣的,少喝酒。”

郑允浩挂了电话,笑意还停留在嘴角,刚出来准备去洗手间的cody了然地打趣,“又在跟你家那位报备呢?”

“没有,是他叮嘱我少喝酒。”

Cody摇了摇手,加快了步伐,“真是散发着一股子恋爱的腐臭味。”

白衣。

积分
22
帖子
31
0 点
不离值
3
61 粒
2 颗
1 滴
在线时间
33 小时
 楼主| 发表于 2017-11-29 17:11:06 | 显示全部楼层
篇2·《论一对老夫夫的异地恋》时间线:2017年11月

说起来,2017年的彼此,比之入伍前的繁忙有过之而无不及,但是却拥有着前所未有的安定感。彩排的间隙,郑允浩拿着手机,翻看自己与金在中这两天的聊天记录,眉眼舒展。

看着界面上金在中宛如轰炸一般的发言,以郑允浩的手速,经常是金在中发了十条,他才回得了一条,对此金在中经常嘲笑他是过去的人。

[终于把他之前的那些小习惯养回来了呢,]郑允浩心想。前几年,大概是因为聚少离多,也可能是因为分开旅行带来的后遗症,他们对彼此,都没有太多的信任,大吵小吵是不断的,然而最让他担心的,却是金在中的改变。

郑允浩忘不了很长一段时间,金在中给他发的短信都是不带有颜文字的,即使他很久没回复,也不会再有第二条连环短信的出现。

表现得就好像,他们是一对再普通不过的情侣,而金在中给予了他再多不过的信任。

而只有郑允浩自己心中明白,那不是信任,那恰恰是金在中不安定情绪的表现。不再发颜文字,是因为对他的心已经不再是当年那样的全心全意投入,不再连环夺命地发短信,是因为担心,会影响到他的情绪,影响他的工作。

以前,私下跟朋友聊天也好,公开在镜头前也罢,他总会抱怨金在中不给他回短信的时间,而当这一切随着时间的洪流逐渐消失,一年……两年……甚至更久了之后,他却是比任何一个人都要想念。

想念看着颜文字能想起金在中发短信时的脸,或委屈,或怨念,或开心,或调皮,想念当时有时候有些苦恼他对自己过于依赖,却总是带着笑意去调侃,甚至被有的朋友嘲笑是在秀恩爱。

那几年,他怀念,却也不知道该从何做起。他跟金在中的感情,本就经历了太多,能分分合合若干次,也是因为彼此的羁绊太深,最终发现即使两个人都很痛,却也不能不在一起。

直到军队。

郑允浩是比金在中稍晚一些进入军队的,那时候,他才深刻的体会到,原来,他跟金在中的相处模式,早已在经年累月的异地和奔波中,变了模样。

明明,军队的训练是这么辛苦,以金在中的身体素质,明明是不那么轻松的日子,但是不论是电话,还是辗转到他手中的信件,都是只字未提。郑允浩稍加联想,便能推断,可能之前演唱会前的感冒,FM前的高烧,金在中想必度过的也没那么轻松。他还有沈昌珉,互相扶持,而金在中,却只有他自己。

那些年,那些难捱的日子,他都是只字未提。

是从什么时候变了,他无从知晓,但他需要做些什么,这个信念,却无比坚定。

金在中后来跟他说,感觉军队里的郑允浩都不像是以前的他。以前的郑允浩,是朋友比天大,即使自己日子过的紧巴巴,也会帮助朋友过得舒坦,为此金在中恼了很多次,后来渐渐地,也死了劝说郑允浩的心。

而在部队里,若是能有交叉的休息日,即使是朋友们有邀约,郑允浩也更愿意陪着金在中,在他大大的房子里,看电视也好,刷电影也罢,或者就是单纯托着下巴,看金在中在厨房里忙碌的身影。

[即使头发剪的那么那么短,背影也是这样温柔的金在中,为什么一年比一年的,更加缺少安全感呢?]郑允浩对此唯一的对策,便是陪伴。尽自己最大的可能,给他最多的陪伴。

__________

抚了抚自己的浪奔头,郑允浩将怀念的思绪散开,手机屏幕闪了闪,果然又是某个粘人鬼发了短信。

【呀…郑允浩!给你看我新买的熊。上面还画着老虎呢!】伴随着几个感叹号,发来的短信还附了图,是一个大熊带着小熊的摆件,大熊的胸口还画着一只老虎,显得有些不伦不类,却有莫名的萌感。

郑允浩拿着手机,不急着回复。

果然马上来了新短信。

【我把之前那盆矮的花去掉了,把熊放进来,也刚好是五个哦~o(*≧▽≦)ツ】

[真是对“五”这个数字有特殊感情的小可爱啊。]郑允浩想道,依然不忙着回。

【今晚我要把这个发到INS上!】

【唔……ლ(′`ლ) 不然推特上也发一个好了•ω• 】

郑允浩看手机屏幕好半天没再闪了,这才编辑了回复。

-【我想看自拍。不想看这些。】

不知道那边的脱线宝宝想到了什么,竟是有些恼羞成怒,【阿西!郑允浩!你满脑子想的都是什么东西呢!给我单纯一点!】

郑允浩无辜地眨了眨眼,不知道金在中究竟联想到了什么,生怕他再联想下去可能更糟,可能晚上都不愿意跟自己视频,看了看时间表还有一些剩余时间,干脆地拨了电话过去。


白衣。

积分
22
帖子
31
0 点
不离值
3
61 粒
2 颗
1 滴
在线时间
33 小时
 楼主| 发表于 2017-12-4 12:08:56 | 显示全部楼层

篇3·《老友》时间线:2017年11月

接到从日本来的老友的电话的时候,金在中正在家里愁着晚上吃什么。自从从军队里出来,他就再也没有过夜夜笙歌的生活,但与此相对应的,就是每天晚上究竟吃什么,是不是又要一个人过,变成了他每天最大的愁事。

因此接到电话,他很欢快地就邀请老友,一道去熟悉的店里,他请客吃好吃的。

“在中桑,算起来可能有五六年没有见面了吧。”

金在中抿了一口清酒,笑道,“是啊,好像每次都不巧,有时候去日本我们的行程总是冲突。所以今天一定得好好的喝一杯。”

老友打量了他如今圆润起来的脸庞,压在心底里若干年的疑问终于敢问出口,“你和允浩桑,现在还好吗?

金在中噙着笑,好笑又好气地看着他,“怎么,粉丝们喜欢在签名会上问这个问题,连你也喜欢问了?”

“我跟粉丝怎么一样?”老友作势在他身上捶了捶,“我可是看着你们一路走过来的。”

__________

金在中和这位老友的初见,是在2006年的一个下雪的冬日。

彼时,他刚跟郑允浩在一起没多久,相处的正是甜蜜,但却也无法抵消被外放到日本和在韩国人气落差造成的心里面的失落。时不时的,在没有行程的时候,他喜欢去宿舍旁边两条街的一个小酒馆,小酌两杯。

拂去帽子上的雪花,金在中操着还有些生硬的日文,对老板说了先来一杯清酒,刚落座就对上了老友的眼神。

“外国人?”老友问道。

金在中面对日本人的问话还是有点紧张,点了点头,“是的。”

“来这边工作?看你的样子,年纪不大啊,还是在这边读书?”

“都不是。”金在中摇了摇头,“现在在等待工作的机会。”

酒馆老板早已跟金在中熟悉,这时插了话,凑过来小声道,“什么呀,他可是个明星哦,电视上看得到的那种。”

“没有,现在还没有什么机会上电视。”金在中挠了挠自己的后颈,有些羞赧。

“哇。”老友感慨道,“外国人来日本发展,可不容易的哦,你要好好努力。”

随着时间的推移,两人在酒馆也算建立了友谊,只是让老友好奇的,是金在中和他的队友的关系。

金在中一个人来的时候,每次喝酒都不会喝很多,也算是有一些偶像包袱在,回去的时候往往都还算清醒,但每次,都会有一个瘦高瘦高的男孩,过来接他。

知道这是他的队长的时候,老友有些惊讶,因为看起来也还是个小孩子。

但这个队长却比金在中看起来可靠多了,礼数周全,给人一种较强的距离感,但这种疏离,在靠近金在中的时候,尽数消失。

有时候郑允浩只在金在中喝完的时候,接他回去,有时候郑允浩也会坐下来,跟他们一起喝两杯。只喝牛奶,不喝酒。

老友有一次打趣金在中,像个管家婆似的,怎么自己喝酒可以,郑允浩就只能喝牛奶。

没等金在中回答,郑允浩好脾气地笑笑,“我的食道伤过,胃也不大好,所以他总不让我喝酒。”

金在中在一旁煞有介事地点头,全然不顾自己的手里还端着酒杯,“酒不是个好东西,他要少喝。”

东京的冬天,很冷。但是金在中穿衣的习惯完全就是这个年纪的小男孩,能少穿就少穿。

郑允浩过来接他的时候,总会多带一条围巾,出门的时候缠在他的围巾的外头,几乎要将他整个脑袋包起来,恨不得一点冷空气也无法侵入。

意识到这两个人绝非单纯的队友关系的时候,是在一个暴雪的天气。

金在中先推了门走了进来,脸色却不够好看,后头跟了个看起来并不会絮絮叨叨却的确在碎碎念的郑允浩,“今天这么大雪,还要出门,小心生病啊。”

“要你管。”这是这一个晚上离开前金在中对郑允浩说的最后一句话。

郑允浩也不恼,在旁边陪着笑,看金在中点单。

“麻烦给我两杯。”

“一杯就好。”郑允浩少见的改了金在中的单子,而金在中也反常地没有反驳,只飘过去一个白眼。郑允浩对着白眼依旧笑的一脸无辜。

二两左右的酒,金在中和老友边喝边聊了大概两个小时,才终于意兴阑珊,起身准备回去。

郑允浩将原本搭在一边的围巾给金在中围好,正准备出门,金在中却拉住了他,整理了一会儿郑允浩自己的围巾,嘀咕道,“你这个二缺,自己的围巾都不顾好。”

那一刹那,郑允浩展开的笑颜,让老友心中一直的疑问,终于有了解释。

————

看着老友似乎在回忆往事,金在中没有打扰他的思绪,只是慢条斯理地夹菜,品酒。

“说实话,前些年,我都不敢问。”老友闷了一小口,开口道,“一直担心你们,却又害怕戳到你的伤口什么的。”

金在中摆了摆手,敬了他一杯,“让你担心了,入伍前,的确一直分分合合的,心情也起伏不定,不过现在嘛,一切都过去了。”

看着金在中沁到眼底的笑意,老友笑着点头,“看你现在笑的这么幸福,突然觉得我也是多此一问。”

金在中笑得眉眼俱展,“有哥做个见证,不管幸福不幸福,应该都不算白走这一遭了。”

白衣。

积分
22
帖子
31
0 点
不离值
3
61 粒
2 颗
1 滴
在线时间
33 小时
 楼主| 发表于 2017-12-6 15:17:48 | 显示全部楼层
篇4·《睡衣》时间线:2017年12月

郑允浩敲响酒店房门的时候,金在中正在选择困难症地面对面前的两件睡袍,是穿这件米色的呢,还是穿红格子呢,米色的清爽一些,但是大家都说红格子更称自己,真是纠结。

听到敲门声,金在中将手中的睡袍随意地搭在了床边的榻子上,趿着拖鞋“哒哒哒”地跑去开门。

从猫眼里望出去,金在中下意识地捂了捂胸口,真是,要不是认识这么多年,即使对方捂得再严实也能一眼认出来,乍一看外头那个全身包裹得如同粽子一样的人非得把他吓死不可。

噘着嘴打开门,正打算抱怨一下差点被吓到,就被一个还带着些微寒意的怀抱搂住。郑允浩一手揽着金在中的腰,一手带上了房门。

“也不怕被粉丝看到。”金在中有些嗔怪地看向郑允浩。

郑允浩解着身上的全副武装,笑道,“现在哪里还有那么多私生。”

“总归是小心一点好。”金在中随手接过他的围巾帽子,挂在了门口的衣帽架上。

郑允浩封住他的唇,轻咬着他柔软的下唇,唇齿交融间抱怨道,“一个多月没见,我们在中就要在唠叨中度过吗?”

没有回话,双手攀环住郑允浩的脖子,金在中加深了这个吻。

小别胜新婚的两人温存了许久,金在中窝在郑允浩的怀里,指着榻上的两件睡衣,“刚下飞机就有人送了这两件来让我打广告,我真的是变成网红了吧。”

“哪有网红跟你这么好看。”相处多年,郑允浩深知金在中最爱听什么话,“而且他们的带货能力可不如你。”

金在中被夸的有些害羞,推开郑允浩,“你说这两件哪个更适合我?待会洗完澡要穿着拍一张。”

“我觉得不穿更适合你。”郑允浩笑得暧昧,在金在中的拳头挥上来之前,拎起红格子的那件睡袍便窜进了浴室。

红格子被郑允浩拿走,金在中的选择困难症不治而愈,洗完澡之后就直接真空穿着米白格的睡袍在镜子前自拍了几十张。

钻进郑允浩早已暖得温热的被窝,自动自觉地窝进怀里,金在中把手机举到郑允浩的面前,“快帮我挑挑,哪一张最好看,我发到ins上。”

郑允浩修长的手指来回滑动着屏幕,金在中顺手抓起他的另一只手把弄,“怎么看这么半天,哪一张比较好啊?”

郑允浩指着屏幕挨个点评,“这一张,你的胸都快要全部掉出来了。Pass。”

“这一张,眼神太媚了,发出去勾引谁呢。Pass。”

“还有这张,你咬嘴唇干嘛?恩?”越往下翻越是语气微妙,“这张是什么时候拍的?前天视频的时候?怎么这么大的人了,手机里还存着这么危险的照片,万一哪天手机丢了我看你怎么办。”

金在中在他“恩?”的时候将脑袋钻进了郑允浩的怀里,这会儿又凑上来看,“这个本来是想着给你看的,结果那天希澈哥来喊我喝酒,就忘记发了。你看,我最近的健身有效果的吧?我的腿好像比之前壮了好多呢。”

重点在这里?郑允浩哭笑不得地看着手机上金在中将两条细长白皙的腿挂在沙发上的照片,心想这个小笨蛋真不知道要是把这照片发给他,必然是惹火的结局,而自己根本就无法注意到他的腿究竟有没有壮。

“我来看看。”郑允浩拿过遥控器,将室内的温度又调高了一些,掀开被子,撩起金在中的睡袍,“我倒要看看,真的有变壮吗?”

在舞台上撩天撩地的金在中,遇上郑允浩经常是化身水煮虾的结果,这会儿被郑允浩仔仔细细地看着,一身雪白的皮肤又有了泛红的前奏,眼睛里也跟蒙了层水汽似的,在郑允浩眼里带着些可怜巴巴的意味。

本打算继续调戏的郑允浩深深叹了口气,停下了手上本来打算抚弄他大腿的动作,复又将金在中揽进怀里,“你也算是吃定我了。”

“呀西!”金在中这会儿又神气了起来,大眼睛瞟了郑允浩一眼,“快点挑照片啦!”

在他的眼角浅浅地印下了一个吻,郑允浩拿起刚刚就被随手甩在床头的IPhone X,划到了其中一张,“那就这张吧。”

金在中盯着照片看了半天,总觉得还是有些不够满意,“确定这张很好吗?这个脸都被遮了大半了。”

郑允浩含着他的耳垂,吐词不清,“快发,再不发你今晚的小广告可打不成了。”

“好啦好啦。”金在中忍着郑允浩的上下其手,手速如飞编辑了ins,“马上就好了。”

刚点完发送,就被眼尖的郑允浩夺了手机扔到一边,翻身覆上,“那接下来的时间,就都是我的了吧?”

“唔……”

夜 还很长。

白衣。

积分
22
帖子
31
0 点
不离值
3
61 粒
2 颗
1 滴
在线时间
33 小时
 楼主| 发表于 2017-12-7 10:22:08 | 显示全部楼层
篇5·《小情书》  时间线:2017年12月

金在中这次来日本,并不是单纯为了见郑允浩,虽然这也是他的主要目的之一,另一件事则是要盯着自己与设计师合作的夹克的上市。

这个牌子也算是入驻KAVE最早的一批品牌之一了,金在中在谈合作的时候,偶然跟设计师见了一面,在设计理念方面有些相见恨晚,至于这件衣服为什么出的这么晚,倒还有些故事。

10月中的时候,金在中在日本全岛来回逛了几天,本是想散散心,顺便找一些设计方面的灵感,巧也不巧,向来低调不肯轻易与自己有行程重叠的郑允浩却跟着来了。

因为某些人晚上的不够节制导致自己的行程来回调整不说,每去一个地方都提心吊胆的感觉,可真的是好些年没有感受过了。

本想着到一个地方就发个景色调戏调戏粉丝们,看看粉丝能不能马上赶过来的计划被打破,变成只能在已经转移到下一个地点的时候,才能发上一个地点的存货。

金在中为此给了郑允浩不少白眼,但身心恬足的郑允浩却不为之所动,带着全副武装,跟在金在中身后cosplay他的保镖,仗着自己身高腿长,倒也模仿的像模像样。有时候还会调侃金在中,“这是不是像当年fanfic里面说的,霸道总裁和他的保镖的故事。”

“你怎么不说我是八班的美丽儿了?”金在中“哼哼”道,“当时也不知道是谁,用这个嘲笑了我半年多。”

“可不是我。”郑允浩高举双手表示清白。

“希澈哥的帐也算你头上。”金在中蛮不讲理,“还有,如果不是你给作者签了名,这小说也不至于火成这样!”

面对金在中的无差别攻击,郑允浩无言以对,只好搂着他拍拍以示安慰。

金在中跟触电一样从他的怀里弹出来,把墨镜往鼻梁下推了推,环视了一下周围,没发现有注视的目光,这才瞪了郑允浩一眼,“你给我差不多点,非得被人认出来你才开心是吧?”

“我倒是想啊。”郑允浩小声嘀咕,在金在中问到说了什么的时候摇了摇头,“我们都30代了,私生饭早就去追小鲜肉了。不用担心。”

“虽然说现在公司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是还是要小心一些。”以往甚至都要让郑允浩在街上吻自己的金在中,现在倒是更加小心谨慎的那一个。

10月的日本已经有些微凉,在SM那几年过于的掏空身体导致金在中现在特别容易感冒,郑允浩心疼地给金在中调了调帽子,捂好他的耳朵,“不管是公司也好,私生也罢,我现在只要跟你在一起。”

即使帽子盖住了耳朵,金在中的神情也可以很明显地表现出,他的耳根子一定红了,“你在部队里都跟什么人玩啊,怎么变得这么油嘴滑舌了。”

“他们不都去跟你求过合照吗?”郑允浩笑道,“就跟那些人一起玩啊,我的一等兵金大人。”

金在中扭头就走,找到停在停车位的车子,坐进了驾驶座,系好安全带,等了半天也不见郑允浩过来,没忍住,将头从车窗内探了出去,正对上郑允浩促狭的目光。

日常调戏了金在中之后,郑允浩这才慢条斯理地坐进了副驾驶,“接下来去哪里啊?”

“我要去动物园看猴子。”金在中摘了墨镜,将墨镜别在胸前的衣襟上,郑允浩顺手拿了下来,放在自己手里抓着。

“开车墨镜不要别在身上,危险。”

“好啦,知道了,老年人。”

______

十月的那几天,是金在中退伍之后,甚至可以说,这几年来,过的最逍遥自在的几天。就仿佛回到了年轻的时候,他只需要在前面走着,不用自己费心,不用任何的操心,身边总有一个人,会帮忙把事情打点好,就好像,他又变成了那个被宠在手心里的人。

在郑允浩离日的前一天,金在中趴在酒店的小桌子上,写下了情诗。

You are my delight,a gift from life
You are silver lining,my rescue from hiding

You are my home where I belong
You are my stone,where I lean on

Your love&faith fuels me
Your laughter becomes my remedy

Please remember the way you know me
And with this gift to you
I’ll always be part of you
To tickle you pink even with the littlest thing you do

郑允浩抚着纸张上圆滚滚的字体,仿佛能摸到金在中那颗时时刻刻都热忱的心脏,眼睛不由得都有些湿润,对上金在中询问的目光,他将他搂进了怀里,“You are my stone where I lean on.”

“不,我们是彼此的依靠。”金在中反手攀上郑允浩的宽厚的背,“这么多年,一直是彼此的依靠。”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我也爱不离

本版积分规则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