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我也爱不离

【扫文札记活动】

【微信平台专属】我の摘抄录

【微信平台专属】夜宵铺

【爱不离2017下半年允在文推荐提名】

查看: 363|回复: 2

[原创完结] Now is good[现实向/回忆向/甜虐/短完] BY:心想念xh

 关闭 [复制链接] |关注本帖

赤莲。

Rank: 1

积分
74
帖子
107
0 点
不离值
8
1681 粒
12 颗
0 滴
在线时间
260 小时
发表于 2017-12-2 21:32: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写实回忆向,13、15双虐时期,但是好在现在是甜甜的~
字数:7053
水楼:【心想念xh】
http://www.ibelieveyj.com/thread-4841-1-1.html

绰з

赤莲。

Rank: 1

积分
74
帖子
107
0 点
不离值
8
1681 粒
12 颗
0 滴
在线时间
260 小时
 楼主| 发表于 2017-12-2 21:32:52 | 显示全部楼层
巡演第一场终了,金在中这天晚上的聚会很晚才结束,知道第二天没什么安排以后放心地睡个懒觉。
第二天醒来已经是中午,随随便便给自己做些吃的,再看看ig推特上关于自己的一些消息,不知不觉竟来到傍晚。
东京的家里储备不算齐全,前阵子已经完成了两首新的demo,他想着既然是巡演过程中,那么心思还是投入到巡演上比较好,作曲这样的事情可以先放一放。这么想着也就懒了,挑挑拣拣地翻着这个家里不算多的碟片DVD,竟是没有一个电影想看的。无奈之下,最终目光落在自己的WWW专辑巡演的碟子上。
金在中很在意自己的现场,每次巡演都有独特的风格主题,这也是他很崇尚的东西。所以以前的演出现场他是会回看的,他会看过去的自己有哪些出色之处又有哪些不足。一巡的碟子他看过好几遍,现在无聊之下,再次将它塞进播放器。
自己的声音响在整个房间,金在中并不算全神贯注地去看,而是一边给朋友亲人发着信息一边将自己的声音当作背景音。
当然,朋友亲人里,是包括郑允浩的。
郑允浩今天是日巡终场,这个时间应该正好是上台前。
一句加油换来对方的“爱你~”之后,金在中总算笑意融融,可以暂时撇下手机,注意力再次回到电视屏幕上来了。
“那时候还真是状态不算好呢……怎么会那样呢。”金在中自问自答,他盯着屏幕,不止一次在看到旧时自己的时候发出这样的疑问了。
好似忘记了所有不愉快。
其实……他全是记得的。
不想再想,瞌睡虫再次上脑,他靠着沙发的身体渐渐滑落最终躺在沙发扶手上沉沉睡去,屏幕里的声音都没来得及关掉。
然而,那电视里的歌声似是有魔力,不愿再忆起的旧时光逐渐清晰在梦里。

已经快三个月没有任何联系了。
身边知道内情的所有人都问他这么不联系了可以吗,甚至包括父母姐姐。
他当然是摇摇头镇静地说我现在那么忙啊哪里有时间联系他。
他都快忘了三个月以前两个人是怎么崩溃掉然后摔门而出的了。
金在中顶着贵气的金黄色发型,斜长的流海挡住一只眼睛,他身体状态其实并不算好,已经连着几天没有好好吃东西了,然而现在却只想喝酒。
为了掩盖实在是太难看的气色,他故意给自己上了浓妆,即使只是去pub挥霍而已。
坐在吧台上,烈性洋酒一杯接着一杯,他停不下来,只有酒精可以麻痹自己不去想那些烦人的事情。
比如前阵子主动去找队友谈想出团体专辑却都被拒绝了。
比如和公司那边也多多少少闹了些不愉快。
比如好多好多来的去的朋友。
再比如说郑允浩……
“呵……”金在中冷艳的脸上出现意思自嘲的笑,这些真的是他想要的吗……
“啊是在中!”正想着,感觉到一只手臂缠上自己的肩膀,不松不紧地揽着他。
“哟~”金在中挤出笑脸,这个比他高出几厘米的人他认得,圈子套圈子,无非是酒桌上见过几次面的所谓熟人罢了,“真巧啊在这里。”
“在中怎么一个人来了呢?怎么,不开心了?寂寞了?”这人将寂寞两字故意压的很重,揽着金在中的手也收紧了些,“可是一个人在这边又有什么意思,要不还是我陪你吧。”
“……”金在中自然是猜得到谈想做什么,自己这张脸吸引男人这样的事情早就不是第一次了,何况他现在在pub,又是如此性感妖媚的妆面谈吐。
但是金在中当然也不是随随便便的人,他现在只觉有点反胃,又一时半会不知该说些什么。只好先笑了笑,但是几秒之后笑容完全僵在脸上。
那个他不能更熟悉的身影,是郑允浩。
身边揽着他手臂的是一个完全陌生的女人。
几秒之后那边的人仿佛感受到了这边的视线看过来,同样僵硬的表情也定在那人的脸上。
还真是……很不凑巧。
几秒之前还带着礼貌性笑容的面孔瞬间僵住,郑允浩看见的是同一个pub里面,离自己不过几米之外的地方那个浓妆艳抹的美人。
烟熏妆盖住了他的表情,那个人瘦的不像话。比几个月之前最后一次见面还要瘦了一圈。
金在中僵了几秒,但是很快就像什么都没看见一样,别过头看向其他方向。他将头低的死死,再次开口的时候嘴角竟带着一丝弧度。
不知那弧度算是无所谓了,还是在自嘲。
他对此刻正在揽着自己的人说,“好啊……正好,寂寞了呢……”
话出口那人都有一丝错愕,他清清楚楚地听到了美人声音里的颤抖,下意识地想松开他,却被揽着的人制止。
金在中死死抓着放在肩膀上的手,抬眼看向刚刚的方向。
带着挑衅,带着绝望。
郑允浩……竟然也带女人来这种地方了呢。
他终于,舍得下金在中了吧。
“允浩?”那女人发现郑允浩不再走动,有点不明所以地叫了叫他。
“……没什么,走吧……”郑允浩垂下眼,拉着人想往里面走。
金在中看着郑允浩没再理他,一点点松开那人的手,垂着头,也不说话。
“在中?我们……”他刚刚顺着金在中的方向是看见了郑允浩的,但是看两人也没打招呼以为他们早就随着那个团体的决裂也再无联系,所以他再次攀上金在中的肩。
“别碰我!滚开!”几乎是用低吼的,吓得那人退了几步,错愕地站在那边。
酒精麻痹了神经,却好似加深了痛楚,金在中站在那边一动不动,也没有哭,谁也看不见他真正的表情,谁也猜不透他真正的心意。
“对不起……突然有点事情,失陪了。”还没走几步,满脑子都是刚刚那人的郑允浩对身边地女人说着,他觉得如果再这么下去他会疯掉,被脑子里的那个人折磨到炸掉。
金在中再次抬起头的时候,郑允浩已经站在他面前。
他满目怒容,英气的眉头紧紧地锁死。
“怎么过来了?”流海挡住一只眼睛,金在中只露出一只充血的眼睛看着郑允浩。冷艳,凌厉,唇角却牵起一抹笑,“是那个女的不好玩吗,在床上不合你的胃口吗,然后回来找我了?”
“……金在中!”
“还是你是来告诉我,她比我好看,她比我听话,她叫床的声音比我好听……”
“啊,郑允浩……你松开我……”金在中没有等到郑允浩的任何回答,却在下一刻手腕被死死地抓住,用力向酒吧外面扯着。
郑允浩把金在中带到自己车里,然后自己坐上驾驶位,一个油门飞车离开。
“怎么了?想和我分手吗?想分手还要找一个安静的地方吗,你要告诉我你爱上了别人……”
“你闭嘴金在中!”
郑允浩飞速地开着,绕了大半个首尔总算甩掉熙熙攘攘的几个私生,最后径直来到金在中家里的地下车库。
车子停下,两人却都没有下车。
“郑允浩……你到底想怎样……你到底想要我怎样……”
“这该是我问你的才对,我们两个,你想怎样才可以舒服一些。”郑允浩也不看他,语气漠然。
“你想分手了吗……呵呵,才不可能呢。”金在中垂下眸子,心脏早已疼到失去知觉,他一字一字缓缓开口,“允浩,郑允浩,你知不知道,你早就不是我心里的那根刺了……你是我心脏的全部。”
“所以我现在……很疼。”
“想到你的时候全身都是疼到麻木的,你离开的每个夜晚都是,你离开三个月的依然是这样……”
“我变得不敢去想你。”
“我不知道为什么会是现在这样,我们是相爱过的吧,我们是甜蜜过形影不离过的吧,为什么现在是这样了呢,痛到呼吸都不均匀,痛到我就快要忘记我们的过去。”
“你问我怎样……我真的只是想我们像街上的那些情侣一样啊……为什么这么难呢,到底是哪里错了呢……”
“可是好像只有我在纠结怀念着过去的时光,每天每天……都像傻瓜一样,只有我一个人……”
“郑允浩,你真的舍得下我了吗,你不爱我了吗。”
“是不是到最后,连你也要走掉,我金在中到最后,什么都没有……”
“郑允浩,我恨你……但是我又爱你爱的要死掉。”
“是我不够漂亮还是怎样……今天晚上……还有以前,所有事情我都可以给你解释清楚。”
“你不可以不爱我。”
“我不想分手,我不会放手的。”
“郑允浩……”金在中抬起头看向坐在自己身边的郑允浩,他小心翼翼地看着郑允浩的表情,眼泪早已顺腮而落也不管,金在中只是把一只手轻轻的覆在郑允浩的心口,“你不是说这里有我吗……在哪里……在哪里呢……”金在中急的彻底字不成句,眼泪不管不顾地弄花了全部妆面,“我感受不到了……我……我什么都感觉不到……”
“可我就在你面前啊……你看得见我吗……”
郑允浩下一刻就拉过金在中放在自己心口出的手搭在自己腰间,随后又利落地堵住他的唇。
这样,他就不会再说伤心的话了吧。
郑允浩也想不爱他,他也想过两个人在一起互相折磨还不如分开。
但是他好像不太能做到。
所以在酒吧看见他的那一刻再无其他心思,三个月的坚持冷落就在金在中说完那大段话之后彻底被击溃。
郑允浩早就料到这样的收场,他们怎么可能分开呢。
他也同样地想他,他也同样地爱他。
咸咸的液体混入口腔,郑允浩离开金在中的唇,眼底,脸颊一寸一寸亲吻,似是想吻掉他所有眼泪。
“里面有化妆品……很脏……”
“没关系,在中,我今天……我和那个女的真的没什么……我知道你也是。”
金在中愣了一下,没想到郑允浩竟突然和自己解释,又忍不住哭了,冷艳的面容上总算绽开一个真心的笑容,他双手缠上郑允浩的脖颈,主动吻上他的嘴唇。

“在?”迷迷糊糊之际,只觉得有温暖的触觉在自己脸上,金在中不得不醒来,眼前竟是放大的郑允浩的脸。
“允浩?”金在中有点乱,所以自己是睡着了,再一次梦到那时候了吗……
“做噩梦了吗,怎么哭了?”郑允浩轻柔地擦掉他脸上的水,不知道他梦见了什么。
“嗯……我梦见那时候我们闹分手。”电视机里还在循环播放着自己的一巡演唱会,金在中用手指了指电视屏幕,“那时候的状态,还真是可笑。”
金在中好像还是有点没能从梦里走出来,低着头看着有些委屈。
郑允浩了然,拿起遥控器关掉电视,坐到金在中身边,“以后不许再看了,也不准再瞎想。”说着,将金在中抱进怀里轻轻拍着他的背。
“嗯……”金在中任由郑允浩抱着自己给予安慰,也就顺着姿势双手抱住郑允浩的腰,紧紧地贴在他胸口,“演唱会顺利吗?”
“当然,一切都是完美的。”
“嗯,”金在中得到答案之后好像又想起什么,一只手贴上郑允浩的胸口,带着娇气地笑了“让我看看,能不能读懂你的心。”
闻言,郑允浩也无奈地笑了下,随即抓住放在心口上的手,“这里面有你。”
“在哪呢,在哪?”金在中故意随手乱抓,在郑允浩胸口处摸了个遍。
“全部。”止住捣乱的手,郑允浩封上金在中漂亮的唇。
绰з

赤莲。

Rank: 1

积分
74
帖子
107
0 点
不离值
8
1681 粒
12 颗
0 滴
在线时间
260 小时
 楼主| 发表于 2017-12-2 21:33:20 | 显示全部楼层
录像带换成了二巡的自己,这是郑允浩的坚持下非要将一巡的DVD换成二巡,然而那个强烈要求看碟子的人现在竟然躺在自己腿上睡着了。
一定是累坏了吧,连着两天的演唱会下来,他从进门到现在连妆都没来得及卸掉。
“洗一洗去卧室睡……”金在中摇了摇躺在腿上的人,却没想到这人居然将身体转过来面对自己,双臂环住了自己的腰。
金在中哭笑不得,看来这人是赖在自己身上了,他觉得自己现在就是被幸福包围着,相比于之前那些不堪和绝望,现在的日子让他无比珍惜。
刚刚从不愉快的梦境里挣扎出来,金在中看着郑允浩的脸再次陷入苦思,他想到其实也不止是一巡的那段日子。
郑允浩本来睡的就不死,感觉到金在中摇了自己以后故意抱上他全当撒娇,本以为能得到一个甜甜的亲吻,没想到这人竟就这样没了动静。
“想什么呢?”所以索性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就是明显陷入思考状态的金在中。
“嗯……我在想,不愉快的日子,也不是只有那段时间……”
“你啊怎么这么爱胡思乱想,还没从梦里醒过来吗?”郑允浩是有点心疼了的,他的这位伴侣什么样的心思他最清楚不过,别的都还好说,就怕他因为一点小事多想,然而自己又是心思简单,生怕不能在思绪上顾及到金在中。
这么想着,起身再次抱着他,“所以我们宝贝到底想到了什么?”
“嗯……你该不会忘掉吧,我入伍之前那阵子。”想起那些痛心的过往,金在中感受到从内心涌起的一阵寒意,即使室内是暖风温度并不低,还是下意识地往郑允浩怀里缩了缩。
是啊怎么会忘掉呢,郑允浩顺着金在中的提醒回忆起了当时的情景。

14年初算是和好如初一段时间,可工作上的分隔两地始终让两人的感情处于一种若隐若离的状态。见不到的时候两人都如赌气一般故意不联系对方,等到好不容易见了面又不一定因为什么事吵架拌嘴互相不给好脸色。
金在中越来越受不了郑允浩对一些事情的执著,郑允浩更是没办法忍耐金在中性子里的纠结多疑。本是因为正好相反而互补的性格,此刻却因为完全本性的不同而极端化,所有缺点差异暴露出来。
郑允浩不明白为什么金在中变的这么爱作,金在中更是觉得郑允浩再也不像从前那么爱他宠他了。
日子总是在伴着分分合合的忙碌中度过,郑允浩一旦忙起来什么都不会想,而金在中却好像一直坚持着,他不想看到崩溃的那一天。
可那一天总归是到来了。
日期已经被定下来,随着入伍的日子越来越近,金在中在闲下来之际,总会想一想是不是在这段时间像处理后事一样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
他不想和粉丝们分开,不想离开舞台。
再比如,他觉得有些话应该和郑允浩说明白。
郑允浩在日本的时候就收到金在中的连环轰炸了,每次听筒里总是传来醉醺醺的声音,郑允浩知道他心里难受也就暂时拖着工作耐着性子哄,可是他毕竟是领导者,无论如何都不该让所有人都在等他。
好在金在中忙起来的时候就没有时间再想些有的没的,距离入伍不到三个月,拍戏,准备演唱会,作曲,准备专辑都是他该忙的事情。只是到了夜深人静凌晨才回到家里的时候,才会再次陷入和所有人告别的不安中去。
和郑允浩也将近半月没有任何联系,他知道郑允浩忙到连接他的电话都是烦的,也许比起他自己,甚至更愿意去找他那些85的人喝酒聊天吧。
金在中自嘲地笑笑,他快要累死了,从身体到内心都很累,甚至又在怀疑,保持这段磕磕绊绊似有似无的感情到底对不对。
喝了很多酒回到家里,却发现沙发旁边的小灯是点亮着的,而沙发上就坐着他进门前还想着的人。
“你怎么来了……”隔了好久好久才看见的人,此刻竟然没有一丝兴奋感。
“你不是难受吗,日本那边的事情刚结束,我就过来了。”
金在中坐在郑允浩身边,同样的,也闻到他身上的酒精味道,“呵……还不是和你那些朋友聚餐愉快了才想起来这边。”
“……”下午赶回来之后确实是和朋友聚了聚,但他每次都是这个时间过来金在中也不是不知道,绕过他的小脾气,郑允浩没有和他计较那酸酸的语气,“我来都来了嘛,今天晚上我陪你……”说着抱住金在中的肩膀,还想着下一步去亲吻他。
“你用不着这样把自己搞得那么辛苦,”金在中挣开郑允浩,“每次来这里都像任务一样完成真的没什么意思,要是心里有我,也不至于每次给你打电话都支支吾吾急三火四,更不会半个月了什么消息都不给我……郑允浩,你是不是也和我一样觉得可笑啊,我看到你的新消息,都是在新闻上,比粉丝都要慢了一大拍,你说这样的我们是不是很滑稽?”
“我每天忙到睡觉都不够你也应该知道,你不也是一样。”郑允浩不理解他又是怎么了,本来是想好好在这边呆一晚为什么又出现了这样的意外,“你别闹了好不好,我也很想你,好不容易有时间我们就多说说别的。”
“对啊我们都在忙……是各忙各的,忙到好不容易有时间在一起,却连说些什么都不知道。”金在中垂着头,“郑允浩,你说你想我,你说你还爱我……可我却好像在看着这爱一点点消失殆尽。”
“……金在中你到底想怎样?我不来找你也不行,有时间了好不容易过来看你还是不行,你什么时候才可以满意?”
“以前你从来不会这么说……你只会做着所有可能让我开心的事情。”房子里很静,甚至郑允浩听得见金在中那里有眼泪滴到牛仔裤上的声音。
“……可是你以前也不会……”郑允浩的声音也出现了颤抖,“你只会在我累极了的时候照顾我对我笑,在我喝了酒以后给我解酒汤,胃疼的时候一边喂我喝粥一边揉胃……金在中,你说我不爱了,可是你呢,我明明现在已经累到要倒下,为什么你还是要这样压着我让我喘不过气……”
最后,郑允浩说,“你这样让我对这份爱情失去了信心。”
紧接着是大段沉默。
时间长到郑允浩坐立不安,甚至到最后他觉得已经得不到答案了,起身朝门口走去。
郑允浩马上就要踏出这个房子的时候,听见了许久以后金在中的开口。
“对啊是一切都不一样了……其实也许……也许我们根本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爱着对方,更或许只是一份坚持和执念……也许我金在中爱你,也只是因为你总是在我害怕的时候陪着我……仅此而已,也许其他任何一个人都可以是不是……所以,”金在中带着颤颤巍巍的声音换了口气,“所以就不该互相折磨这么久,一年前我们就不该打破冷战,11年的时候更不该主动去找你求复合,或者说……我们根本不该在一起,所有的所有都是错的。”金在中抬起已经充血的双眸看着郑允浩,“这一次彻底地,我不会再去找你,你也别来管我,我们连朋友关系都断掉……郑允浩,分了吧。”
再一次,安静了。
只觉得从心底漾出来阵阵疼意,郑允浩都快要站不稳。
脑子已经被麻痹,他也不知道现在占据自己神经的是什么。
只是眼前的这个人,还是那么美。
带着铁了心的绝望。
“……好。”只有一个字,郑允浩匆匆逃离了这里。
金在中彻夜未眠,其实,话一出口就后悔了。
只要不分开……他们就有机会继续幸福啊……刚刚到底为什么那么傻。
告别演出,入伍,进入军乐团,半年多过去,他都没机会再见郑允浩一次。
直到九月初。
夕阳落在基隆台的天空下,那是命运对他们的救赎。
这场戏,上天都没有看够。
一次一次,从两人年少时被安排相遇那时开始,也许就没打算放过对方了。
有些思念,只需要一个对视就可以被激发出来,两个人身着迷彩军装,眼神便再也离不开了。
以前说过的鬼话,都忘掉吧。

“还不是我大人有大量,原谅了你。”而两年后的现在,再次回想起那时候的日子,金在中是被郑允浩圈在怀里的,“可不是儿戏,我是真的打算分手的,谁知道我们缘分未尽。”
郑允浩笑笑,揉了揉金在中已经变的乱糟糟的发型,“就算没有基隆又怎样,我想我们是断不开的,小傻子。”
“你总是嘴上说的好听,”金在中撅嘴,“烦人的时候简直要把我气死!”
“切,你还不是一样……”郑允浩没忍住翻了个白眼。电视里还在放着金在中演唱会,郑允浩突然低头送给金在中一个吻,“在中,我想听你唱歌了。”
“?不是放着呢吗?”
“想听你亲口唱嘛~”
金在中没辙,想到今天晚上回忆的种种,抱上郑允浩的脖子,在他耳边轻轻低吟。
“和你一起,now is good.”

END

绰з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我也爱不离

本版积分规则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