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我也爱不离

【扫文札记活动】

【微信平台专属】我の摘抄录

【微信平台专属】夜宵铺

【爱不离2017下半年允在文推荐提名】

查看: 726|回复: 3

[原创连载] 重生之天生一对[中长/HE] BY:圆丢丢的夏堇妮

[复制链接] |关注本帖

澄夕。

Rank: 2Rank: 2

积分
302
帖子
453
1 点
不离值
17
9472 粒
36 颗
7 滴
在线时间
1533 小时
发表于 2017-12-6 10:43:4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圆丢丢的夏堇妮 于 2017-12-6 10:50 编辑

emmmm...本文算是2016年的遗留之作。
最近允在太甜且研究生快毕业工作也差不多搞定了,想着一定要做点啥来纪念一下。

立个flag,尽快把抛弃的文码完~

不定期更,好久没码字了手生疏,文笔之类的大家不要介意!
文本tag:狗血狗血狗血,剧情神马的纯凭感觉,走势不定。


文案

金在中:同一时空竟然也会发生重生?是灵魂转移还是只是他在做梦?
重生请拜托善待他,转移到世尚算是什么鬼!险险避过危机怎么又迎来新的挑战,他才不要参与这一行当!

郑允浩:新的生活助理看上去很有趣,就是脑回路有点奇怪。
一段崭新的故事,一段更加未知且扑朔迷离的旅途,自一场交易渐渐展开。

真情或是假意,互利还是阴谋,都将一一描绘。



Word Count:Loading

妮的茶楼☞:戳这儿

评分

参与人数 1不离值 +1 +20 收起 理由
Camellia + 1 + 20 开坑奖励

查看全部评分

允你在世纪星河里的那一抹微光

澄夕。

Rank: 2Rank: 2

积分
302
帖子
453
1 点
不离值
17
9472 粒
36 颗
7 滴
在线时间
1533 小时
 楼主| 发表于 2017-12-6 10:48:07 | 显示全部楼层
Chapter 1 我是谁

暮色四合,是整座城市狂欢的起点。

暗淡妖冶的暧昧灯光错杂闪烁,嘈杂糜烂的音乐声震耳欲聋,还有男男女女扭动的身体,迷乱的交织。喘息声、呻吟声在音乐的遮盖中似有若无,唯有走近才能发现角落里那肉体淫靡的碰撞,男女甚至男男交叠的身躯狂暴地抽动。

这是世尚,整个首尔最为纸醉金迷的娱乐场所。兼具歌厅、舞厅、赌博、妓场于一身,毫不夸张地说,这是首尔唯一合法化的地上大型淫乐窝。当然,只有成为会员方可踏入这片土地,仅仅有钱是远远不够的,绝对的权力才能缔造绝对的逍遥自在。

“在中,金在中去哪里了?”身穿黑色西装,体型肥胖的中年男人匆匆忙忙朝休息室跑来,时不时掏出手帕慌张擦着额头上渗出的虚汗。

见有人从房间走出,急忙唤住她:“惠美,你看到在中了吗?”

“经理,你找他干吗?”衣着暴露的女子停下脚步,捋了捋额前的刘海,嘴角勾起一抹不屑,“这小贱人肯定又勾搭有钱公子哥去了,你该去某个包厢逮逮他。”

“可郑总还等着他伺候呢?”

女子冷笑一声:“郑总还真是痴心,又点了这个小贱人。”

“谁让在中他有办法让客人看得到吃不到呢,男人嘛,就喜欢先尝点甜头再迎接挑战,太容易得到反而弃如敝履,”经理可惜地摇摇头,“不过以你们这点姿色,欲迎还拒这招说不定真给拒了。”

“经理,你说这小贱人有什么好?”惠美娇柔地摆弄着胸前两个丰满的大白团,愤愤道,“他有胸有屁股吗?!”

“他的脸可比你的身材有用多了,”经理看了看突然振动的手机,急欲离开,“我赶着找他,郑总的脾气可不开玩笑。”

“经理!”

“喂,郑总……好好好,在中马上过来,您再稍等片刻……对,郑总点名在中他害羞,想要再打扮打扮……好,我会催催他,让他马不停蹄飞奔到您那儿去!”经理挂下夺命电话,快步向休息室内部跑去。

“在中?金在中?我的小祖宗诶,你到底去哪里了?”经理急促的呼唤飘荡在稍显安静的一角。

……

脏破的小小福利院坐落于忠清南道公州市,年久未修而脱落的灰白墙皮,以及发出吱呀声的内外部设施。唯有吸收充足阳光而滋长的参天大树经久不衰立在福利院后院,阳光斑驳的树缝阴影下,熙熙攘攘围绕着一群少年。

“金在中!”领头老大猛地推倒人群中央安静站立着的白皙少年。少年被强大的外力推倒在水泥地面上,掌心、膝盖微微泛着血红,却仍一丝不吭。

看到老大强硬出手,身旁的跟班们纷纷效仿推搡着地上的人儿,他们早就对不与他们玩成一片,常常一个人呆坐在一旁的少年有所不满。

“喂,金在中,我们老大叫你呢,你居然敢不回答!”

“你都在高傲什么?我们和你说话是你的福气,你知道吗?”

“瞧瞧你白白净净的,你说你是男的么?”

“我都认识你那么多年了,也没见你和我们一起洗澡。金在中,你该不会是女生吧?”

“还有上厕所。金在中,你该不会是蹲着上的吧?”

“哈哈,女扮男装吗?”

被人群言语攻击声围在中间的人儿微微抬起脸,牛奶般洁白如雪的肌肤显得更加苍白,泫然欲泣的眼眸茫然无措地注视着面前的人墙,水嫩的双唇却紧抿成一条线,倔强地不肯发出任何声音。

领头男蹲下身,捏起少年的双颊,轻笑道:“金在中,你这漂亮的脸蛋上楚楚风情的模样很勾人。”

“老大,不如我们上了他,还能验验他是不是男生。”某跟班建议道,双眼亮起精光,甚至别有意味地舔了舔唇。

“就算不是女生,单凭这副皮囊,我也想尝尝呢!”

“对呀!老大,我看着他这张脸都快勃起了!”

少年脸上的表情有些松动,双拳紧握垂在身体两侧,被牙齿咬得泛白的双唇不住颤抖: “放开我……”

“金在中,求我,哭着求我,说不准我心情一好就放了你。”领头老大笑得格外灿烂。

在他的眼神示意下,周围的跟班们伸出手抚上少年颤栗的身体,渐渐袭来的热源让人儿顿时慌了神:“不要……你们,不要这样……”

“哈哈,老大,乖乖生金在中在说‘不’诶!”

“老大,这声求饶听的我好舒爽啊!”

“不过老大,你不会真的要放过他吧?”

“呵呵,怎么可能?好不容易遇到福利院这群多事的大妈不在,”男生的薄唇发出狡黠的嗤笑,他俯下脑袋,将头埋入少年香甜的颈窝,“我们得好好玩一玩才行,你说呢,金在中。”

“你们……”少年心里的震惊无以伦比,随之而来的是被欺骗后深深的绝望。

人群越来越近,那被性欲扭曲的脸庞,那接连不断的污言秽语,还有那空气中弥漫的灼热气息……

“不要!”

……

“在中,在中,你醒醒!”身旁有人不断摇晃着熟睡的人儿,见他有转醒的迹象,晃动的力度又大了几分。

金在中睁开沉重的眼皮,眼睛似乎有些不习惯眼前的光明,他眨了眨眼,对周遭的一切感到格外陌生——宽大的房间,柔软的沙发,桌上的食物,暖色的灯光,以及眼前这拥有秀气外貌却神色紧张的男生。

见金在中醒来,男生长舒一口气,他拍了拍胸脯:“在中,你吓死我了,你怎么睡在这儿?”

“我……你是谁?”

“我靠!金在中你不会吧!”男生揉捏人儿呆愣的面颊,干笑道,“你别和我开玩笑,这个笑话一点也不好笑!”

金在中目光炯炯,认真对视眼前人:“你是谁?或者说,我是谁?”

“在中,我是俊民,李俊民,我们认识都三年了。你是金在中,是这里的招牌,是众人追捧的对象啊!”

“这里?这里是哪里?”

“这里是世尚,首尔最大的娱乐场所,”李俊民起身站起,“好了,不要玩了,经理找你都快找疯了。”

虽说金在中居住在公州,但对世尚却也略有耳闻,这是黄赌毒交易合法化的地上场所,是一个他连想都不敢想的地方。

快逃!这是第一时间自他脑中浮上的单词。他跌跌撞撞爬起来,向外跑去,可刚醒来还很虚弱的身体被茶几绊倒,硬生生摔倒在地。他这才发现自己穿着纯白的衬衫,扭开上面三个扣子,露出半边香肩,腰部的面料被精致地裁剪成波浪状,遮不住纤纤细腰,下身是贴身紧致的皮裤,勾勒出曼妙的身形。

“咦?在中,你怎么了?”李俊民扶起金在中,对他愈发奇怪的行为表示不解。

“我,我不是……”金在中刚想开口解释,却突然想到,“俊,俊民,有镜子吗?或者其他反光的东西……”

“你还是一样爱照镜子呀,放心啦,虽然摔了一跤,但你的脸一点儿事都没有,依旧如此完美。”李俊民笑着递过打开了前置摄像头的手机。

纵使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但看见屏幕中的人与自己原来的样子一模一样,金在中还是怔住了。天底下居然有两个长得完全一样的人,不管是眼耳口鼻,还是胎记的位置,全都分毫不差,就像一个模子里复印出来的。

金在中犹豫了,明明身在公州却瞬间转移到了首尔,他的身体和灵魂分离了?如果告诉李俊民此金在中非彼金在中,他会相信吗?这连他都不知前因后果的非常理剧情,到底可以告诉第二人吗?如若告诉他,会给对方还有自己带来怎样的影响呢?一团团的疑云将他团团围住,却不敢不经过深思熟虑擅自行动。

“怎么样,我说的没错吧,你的脸完美无缺,”李俊民收起手机,拉起沙发上满脸愁苦的金在中,“走了,再找不到你,经理可要掀房顶了!”

“经理,找我做什么?”

“诶?郑总点名要了你,经理急着找你去伺候郑总呢!话说,那个郑总可真是痴心一片,他都点了你好几轮了,还常常送东西买礼物。在中啊,郑总也算是仪表堂堂风度翩翩的正人君子,你要不就从了他吧!”李俊民乐呵呵分析道。

“伺候?这是什么意思?”

“就是娱乐场所该有的伺候呀,文雅点叫……啊——侍寝!不过在中啊,你这伺候的底线也该放一放了,只喝酒聊天不做亲密动作,哪天客人都不来点你了,你说这该怎么办!”

“我……”

“不过我想这一天还早着呢,像郑总,明明身价数亿却还是一往情深地来找你。要是你真的喜欢他,干脆跟他走得了,这样也不用靠伺候男人来赚钱了。”

“我……”

金在中还未插上半句话,李俊民继续高谈阔论:“但是呢,男人都是表面一套背后一套的,说不准把你带走了又会去找别人。像他们这些有钱公子哥可不好相处,还不如找个老实巴交的人。”

“等一下,俊民,我……你怎么一直把我和男人扯在一起啊?”正常来说,难道不是伺候女人吗?

李俊民惊讶地侧过头:“诶?在中啊,你还是别想女人了,有哪个女的愿意找个比自己还漂亮的男生呢!”

靠着絮絮叨叨倾诉的李俊民,金在中倒也大致了解了现在的情况。他现在的身份是世尚的头牌,其实也就是单单服务男人的男公关,靠着身体主人自身的洁身自好还未走上卖身这一条路。换上这副身体后所幸避开了福利院被强暴的场景,真是不幸中的万幸。

现在他要去的地方是郑总的包厢,至于包厢内会发生什么,还是未知数。
允你在世纪星河里的那一抹微光

澄夕。

Rank: 2Rank: 2

积分
302
帖子
453
1 点
不离值
17
9472 粒
36 颗
7 滴
在线时间
1533 小时
 楼主| 发表于 2017-12-8 10:56:50 | 显示全部楼层
Chapter 2 逃离

低沉的音乐声伴着暧昧的喘息声贯穿在整个走廊里,金在中顿时羞红了脸,他从未见过如此开放的人际关系,更别说涉足这类娱乐场所。福利院的生活虽然清苦,但不至于浓墨重彩,小镇的生活让他没有机会更没有条件了解这些,他也根本不想了解,一生一世一双人才是最完美的爱情,不是吗?

不过,这次的状况完全超出了他的预想,他从来没有想过一个人默默在角落会被误以为是高傲,他只是不懂得如何与其他人交好,仅此而已。可,他竟然被……现在当务之急是离开世尚这个纷乱之地,这样才有可能回去,对,回去,回福利院去,一切就会有结果了!可是,一想到昏迷前的强暴场景又让他望而却步起来。

一路上金在中不断地做着心理建设,直到李俊民渐渐停下了脚步。

“在中啊,我的小祖宗你终于来了!”体态臃肿的经理见金在中朝着郑总包厢缓缓走来,擦了擦满脸的汗渍,向前快走几步,一把拉过还在愣神的人儿,本想责怪两句但又怕得罪郑总的掌心宝,只好敢怒不敢言地将责怪吃咽吞下。

“经理,我把在中送来了,刚刚他身体不舒服,躺在休息室沙发上睡了一会儿。”李俊民开口解释,阻止了经理大发雷霆的可能性,也让这时有点儿不太对劲的金在中有更多的缓冲时间。

“好好好,找到就好找到就好,”经理深吸一口气,“在中啊,以后身体不舒服可要提早告诉我,这突然不见的经理我真是吓了一跳。”

“我……”

金在中刚想开口说些什么,却被李俊民果断打断:“经理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监督在中的。”

“如此甚好,如此甚好。”经理推着金在中向门口迈进一步,“在中,快进去吧,郑总等了你很久,你进去可得说点好话哄哄他,听他的话好好服侍他。”

面对着深棕色的木门,金在中却怎么也下不了手敲响。如果打开了,这里面是另一片他从未接触过的世界,也许再也回不了头了:“经理,我……”

“你怎么了?”

“我身体不舒服,可不可以,可不可以……”

“不可以!”见金在中竟有迟疑,经理立刻否决了他下一秒即将说出的话,语气略有不善,“金在中,马上进去!”

“可我……”

“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我们可是签过合同的。”

对合同内容一无所知的金在中抿了抿唇,扶着门框不敢轻举妄动。经理以为成功威胁到了金在中,用力拧开门,将微怔的人儿推进灯光昏暗气氛暧昧的包间。

包厢内只有一位身穿镶金边深蓝色西装的男人,额前的刘海用发胶翻上定型,露出光洁的额头以及俊朗的轮廓。年近二十四五岁左右,十指交叉一副淡然的模样背靠沙发而坐,一双黑黝的眸子精明而幽深地望着突然闯入的金在中,时不时勾动手指,引起无限的遐思。

男人轻呵一声,伸手拍了拍身旁的座位:“在中,过来坐。”

金在中深吸一口气,既来之则安之向内稍稍移动身体,却也没有坐在指定的位置,而是离男人稍有些距离的单人沙发上。

男人抿嘴微笑,笑意中满满透出猜不透的意味。他侧过身子,正面朝向神色紧张的金在中:“在中,事情考虑的如何?”

在意味不明的目光洗礼下,金在中竟微微开始颤抖。他右手覆上左手手背以缓解自己紧张的情绪,思索片刻答道:“让我再想想。”

作为灵魂突如其来的寄居地,对于这个身体的种种情况,他不敢轻举妄动胡乱作答,以免暴露自己非本人的真相,只能顺着对方的意思暂缓进程。

而男人似乎对这样的答案感到意外,笃定道:“在中,你动心了。”是肯定句而非疑问句。

“……”

见金在中对如此富有深意的话毫无反应,男人起身渐渐靠近,在人儿面前站定,弯腰双手支撑在单人沙发两侧。见状,金在中侧过脸,男人灼热的鼻息恰好喷散在人儿白嫩的脖颈。

金在中心头一紧,双手握拳,却也不敢推搡眼前强壮的身躯,避免触发男人下一步举动。

男人凑近人儿的耳畔,轻轻吻上小巧的耳垂,轻笑道:“在中,你在紧张。”

一阵恶心的触感油然而生,金在中俯身迅速从男人的臂弯中逃出,向后倒退几步:“郑总,请自重。”

男人不怒反笑,转身依着单人沙发而坐:“我更喜欢你称我向泽哥。”

不知该如何回应的金在中愣在一旁,倒是郑向泽继续说:“在中,我给了你一个礼拜的时间考虑,难道你真的不愿意让我赎你离开这里?”

离开?!金在中惊讶地望向男人,抑制不住由于激动而颤抖起来的心。他定心顿了顿,问:“那么,再告诉我一次。你的条件,是什么?”

“说服郑允浩,让他同意和我合作,”男人补充道,“当然,不论采取什么样的方法,只要达成目的,你就自由了。”

“什么合作?我是不会帮你害别人的。”虽然开出的条件很诱人,但是无端扯进无辜之人,非大丈夫所为,金在中也是绝对不会做的。

郑向泽了然一笑,语气里透出些许淡然:“放心,只是城南土地开发合作案。但我的弟弟一向对我有些防备,而这次抛出橄榄枝的优秀开发商太多,我需要从中脱颖而出,让他卸下防备选择我。”

弟弟?金在中心里咯噔一声,难不成是家族斗争?!“你……想取代他?”

“不,我和他各自在不同的领域发展,但是这次我也看上了这块地。如果能有双赢的局面,谁不想获得?尽可让郑允浩审核我,我很需要他的信任,”男人无奈牵动嘴角,扬起一抹苦涩,“生活在郑氏家族中的疑心,不提也罢。”

金在中想了想,道:“那你可以主动和他谈谈,他是你的弟弟,只要有好的方案足够的诚意,我相信他会……”

“呵,同父异母的兄弟吗?”男人狭眸轻眯,黑眸不带一丝感情地凝视,“在中,作为一名合格的商人,最先需要怀疑的对象是身边的人。这世上从来不存在绝对的平等与公平,人的出生就决定以后该走的路该做的事该去防备的对象。而我不会坐以待毙,我不能让自己白白输在起跑线上。”

“所以我是途径?”

“准确来说,是桥梁。缓和我和他的关系,让他能静下心来听我谈谈。”

金在中摇头,没有底气地说:“郑允浩不会轻信一个陌生人的话。”

“他会相信你的,你符合他所有的要求。”

“什么要求?”

“挑人与留人的要求。”郑向泽目光流转,起身走向一旁保持安全距离的金在中,他修长的手指轻抚过人儿柔嫩的面颊,轻轻画圈,“郑允浩正在招收生活助理,那么多人争先恐后,却都被他否决了。”

金在中浑身一颤,撇过头,逃开男人的手指:“为什么选择我?”

男人捏起人儿的下巴,拇指轻轻移动着:“你有这个能力。”他的双眸直直对上人儿的眼睛,唇角带着一抹邪恶的笑意,“在中,事成之后我还是希望你能和我在一起。”

金在中拍开郑向泽的手,面色平静:“我答应帮你,但只是试试,如果郑允浩并没有留下我或者相信我,你也不能因此为难我。”

“好。”男人浅浅微笑。

重生后的起点从离开世尚开始,只有离开,才有可能解答一切困惑,还原本真。

一段崭新的故事,一段更加未知且扑朔迷离的旅途,自这场交易渐渐展开。

真情或是假意,互利还是阴谋,都将一一描绘。
允你在世纪星河里的那一抹微光

澄夕。

Rank: 2Rank: 2

积分
302
帖子
453
1 点
不离值
17
9472 粒
36 颗
7 滴
在线时间
1533 小时
 楼主| 发表于 3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Chapter 3 另一层身份

郑向泽说一不二,当晚就陪同金在中与世尚解了约。摇钱树一走,世尚的老板自然不肯姑息,连连让金在中赔偿了天价的违约金才肯罢休,当然这些钱全由郑向泽一并承包了。而一旁算是第一个被告知金在中要脱离世尚的经理战战兢兢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早知如此,他就不该如临大敌似的催着喊着让金在中和郑总见面,这下倒好,人都跟着跑了,他的工资,他的奖金哟,一江春水向东流不复返了!

反观其他一向对金在中并不友好的“同事”,他在的时候希望他尽早离开,能给他们留下更大晋升发挥的空间,现在看到郑总竟一掷千金只为博美人欢心,嫉妒心更甚,纷纷在金在中临走前送上了“美好的祝福”。当然,已经不是原来的金在中的他自动过滤了这些,迷茫懵懂的脸上看不到任何愤怒的表情,反而一一向对方真诚地道别,倒把恶言相向的人惊了个半傻。

而李俊民,虽然记性中完全没有了以往与他相处的片段,但他是他重生后第一个对他展露笑颜并且施以援手的人,金在中很感激,也最放心不下。

见李俊民微笑着跑来,金在中突然心有不忍,讷讷道:“俊民,我要走了……”

李俊民伸手拍了拍金在中的肩膀,脸上带着温和的笑意:“嗯,真好!我就知道在中一定会找到很好的归宿!”

“谢谢你……”不论是彼金在中的从前,还是此金在中醒来后的几个小时。

李俊民噗嗤笑道:“谢什么呀!我们是好兄弟!以后记得还要常联系!”

“嗯,常联系!”

保密工作良好的世尚,自金在中解约,他的档案就会从系统里一并清除,也不必担心其余员工在外随意散播消息,没有人被允许透露世尚的种种,这是必要也是必须。

郑向泽带着只随身携带了手机和钱包的金在中驱车离开,安排他住在自己早已准备好的公寓里。公寓不大,但衣食用万物俱全,看得出是很早前就开始着手准备了。金在中不免对他的预知能力深表佩服,即使他不知道原来的金在中会出于什么原因同意他的请求。

男人倒了一杯水放在金在中面前,从西装口袋里拿出一把钥匙放在茶几上,示意人儿将其收起来:“在中,这两天你先暂住在这里,你的身份信息我需要花一点时间修改。”

“身份信息?”金在中不解。

郑向泽定定看他,笑容异常灿烂:“让一个人贴身接近自己,郑允浩怎么可能不调查?”

“嗯……”金在中微微颔首,静默一会儿,问道,“那你之前是不是也调查过我?”

“是。”对于做过的事情,郑向泽一向敢作敢当,并不避讳让当事人知道,更何况如今金在中已是他的合作伙伴。

金在中蹙眉,他完全理解男人的做法,而此番调查,也许能更方便地了解现在这副身体主人的状况。于是金在中缓了缓不宁的思绪,试探性地问道:“是什么?”

郑向泽言简意赅:“家中独子,身家清白,为还父赌债进入世尚。”

短短17个字包含了足够多的信息:金在中家庭无不良记录,父亲健在但赌博欠钱,比照世尚的工资和奖金甚至小费,这笔欠款应该不菲。清白却好赌,这看似矛盾的两个词其中暗含了什么内幕?另外,金在中的母亲是否尚在?她又在哪里?是不是联系过他?其他的亲人呢?……这些问题的答案或许可以从手机记录里找到线索。

金在中的手不自觉握紧了口袋中透出温度的手机。

郑向泽深深望向人儿的一举一动,包括脸部的表情以及细微的动作,修长的手指轻轻敲打着自己的膝盖,脸上看不清喜怒:“在中,你和以前不一样了。”

闻言,金在中的眼底闪过一丝讶异与恐慌,但随即便被很好地克制住,仿佛从未出现过。他扬起脸,唇角眉梢浮上笑意:“可能解约后心态变了吧。”顿了顿继续道,“所以郑总想修改成什么样子?”

郑向泽不疑有他:“自小父母双亡,在福利院生活至18岁,独自来首尔闯荡,现第一份工作在家政机构上班。”

“父母双亡……福利院……”金在中怔忪,似乎思想被抽离。

“怎么了?”郑向泽看着他,满目疑惑。

“没什么……”只是太过巧合,让金在中差点以为这是他的亲身经历,“只是,为什么?”

“相比层层叠叠复杂的家庭关系,孤儿是更简单的存在,”郑向泽淡淡地说,“好了,在中,早点休息,我再会联系你。”郑向泽站起身,施施然向门口走去。

金在中跟着男人走向门口,看着他换上皮鞋,侧身右手覆上门把手,忸怩间话已出口:“郑总,关于身份信息,修改过后能不能,能不能给我一份,我想更熟悉一下情况。”

郑向泽浅笑点头:“当然。”

接着是门被打开又阖上的声音。

金在中倒吸一口气,交谈间郑向泽怀疑他有所变化的确让他心惊胆战,按照李俊民所说,郑总与他相识也不过几轮的“伺候”,他不知道之前的金在中与郑向泽交情如何,又到了哪种程度,然而话中不经意的怀疑告诫他必须提高警惕,尝试着了解本体的生活模式与性情喜好。

至于新的身份信息,他不知道这只是巧合还是命运的安排,竟与他的人生经历如此相似,虽然他没有那么好的运气能够离开公州来到首尔闯荡,记忆中那一幕……刚才他没有开口向郑向泽索要关于金在中修改前与修改后的两份信息,这也是为了规避郑向泽更深的怀疑。

所幸离开世尚意味着切断了在世尚的种种人际关系,这样真正认识熟悉金在中的人大量减少,或许至此就是那个让他重生后更好生活并且查清真相的契机。

啊对了,手机!金在中掏出口袋中的手机,呃,这个新款的手机他不会用怎么办!在福利院里生活清贫且拮据,唯一与外界的联系工具是安装在一楼大厅的电话座机,这个款型的智能机是万万没有见过的,况且他好像也没有什么人可以联系。

捣鼓了半天,金在中总算摸清了开机键和菜单键,也得亏福利院里那些偷偷溜出去打工赚钱然后引进手机的少年们,耳濡目染下也懂得了些。虽然金在中并不知道密码,但是这款手机可以用指纹识别开锁,上天保佑!

除了简单的开关机,金在中自然还得好好琢磨琢磨,身在首尔这个大都市,买了手机还不会用这说出去还不得闹笑话!阿西,手机真是件奇怪的发明!

此后的两天内,金在中闷在家中潜心研究手机的使用办法,也看到了手机内存的通讯录以及通话和短信记录,除去广告、骚扰、诈骗电话与短信,其他记录几乎为0,真是难为他绞尽脑汁!金在中挠挠头发,深深叹了口气。

叮——

新短信?来自陌生的号码?

金在中轻轻点开短信:

“在中,信息已妥善修改,等会儿会有人将文件送达。盒中另附有一款手机,电话卡已装上,以后你用这个联络,之前的一切务必忘记。”

郑向泽发来的。如此说来,离他履行承诺,前去面试郑允浩的生活助理之日不远矣。诶哟!他这临行前恐惧症!

最近发生的事情太多,已经超过他前18年间所发生的纯粹简单的全部,接二连三应接不暇,金在中撇撇嘴,无奈揉揉用力过度的脑袋。

……

不下一会儿,郑向泽短信中所说的盒子便送来了——一份文件、一张身份证、一款较老式的手机以及配套的充电器,应该是为了配合他的身份所准备的。

金在中悠悠翻开文件:

金在中,男,生于1998年1月26日,家中独子
5岁时父亲(金善勋)母亲(韩珍熙)死于车祸,送往忠清南道公州市福利院
……

这是!这是他的资料!金在中瞬间睁大了双眸,眼底漾起不敢置信的波光,那惊讶如同涟漪,一圈圈荡开酝入心底。

事情变得愈来愈复杂了。

===暂封===
突然发现两人还没见面[/允悲],下一章初遇初遇啦~
允你在世纪星河里的那一抹微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我也爱不离

本版积分规则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