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我也爱不离

【扫文札记活动】

【微信平台专属】我の摘抄录

【微信平台专属】夜宵铺

【2017爱不离冬日更文活动】

查看: 781|回复: 1

[原创完结] 天辣,梦想照进现实了[短/甜]BY:不弃家的豆花酱

 关闭 [复制链接] |关注本帖

澄夕。

Rank: 2Rank: 2

积分
779
帖子
1411
0 点
不离值
36
8429 粒
180 颗
1 滴
在线时间
1318 小时
发表于 2017-12-24 21:27: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发现我真是越忙的时候,越想写点小短篇。
这算是传说中的风越大,心越浪么。
本来想写个实习圣诞老人和甜品师的故事,不过突然觉得好像小短篇一直没写过古代的,那就来个古代的吧。
依旧无脑,无逻辑,说是古代,其实用词完全不古代,短而傻白甜。
人设:古代话本写手(?)×戏精魔教教主
水楼:http://www.ibelieveyj.com/thread-69-1-1.html

评分

参与人数 1不离值 +1 +40 +1 收起 理由
Camellia + 1 + 40 + 1 完结奖励

查看全部评分

澄夕。

Rank: 2Rank: 2

积分
779
帖子
1411
0 点
不离值
36
8429 粒
180 颗
1 滴
在线时间
1318 小时
 楼主| 发表于 2017-12-24 21:29:32 | 显示全部楼层
郑允浩是个落第书生。
落了好几次的那种,每每自以为准备充分,结果每每都差了那么一点点,有懂门道的人私下提点他要送送礼,说是你看富贵酒楼老板那个不学无术的儿子都能混个文凭,还不是金钱大法好么。
郑允浩虚心受教,顺便问了一下这个礼大概得备多少。
只要个证的话。
知情人伸出一个巴掌。
金的。
郑允浩倒吸了一口冷气。
状元及第的话。
眼看着知情人伸出俩手还不够,又打算脱鞋的架势。
郑允浩落荒而逃。
他没钱啊。
郑家老爹是个退休了的刀客,以前倒是还挺富裕的,但是为了娶他那个在洛水湖畔卖艺不卖身的娘,差点连刀都当了,婚后更惨,原来唱了一首好曲儿的娘子改练河东狮吼,父子俩经常站墙角被骂到臭头。
于是他问他爹。
你干啥娶我娘啊。
他爹告诉他。
你娘长得好看啊。
要不你怎么能长得这么玉树临风呢!
可是谁知道你娘竟然是唐门出来体验生活的大小姐啊。
他爹心里苦。
于是他娘骂啊骂啊,终于把他爹给骂的离家出走了,走之前还特意给他留了信,叮嘱他一定要珍爱生命,远离江湖,最好能考个功名回来,因为根据江湖百晓生的最新八卦杂志的调查证明,有文化的男人容易找到温柔居家的娘子。
他爹撒丫子跑了,他娘立马操着刀就去追人了。
留下他自个苦读了里面,上京赶考。
然后?
然后就穷的快当裤子了,哪还有钱去送礼。
怎么办呢?
郑允浩蹲在马路牙子上想啊想。
那就赚钱呗。
不然像他爹那样的,找个他娘那样的武林高手,以后可怎么办啊。
只是他一个手不能提,肩不能挑的书生,要赚钱可不容易,找来找去最后只找了一份帮盗版书行老板抄书的活,老板去借了正版书回来,然后他手抄,抄好了再去刻板印刷,抄一本书能赚十文。
因为当今皇上和武林盟主在半个月前开了个会,并明确了要联手共创和谐社会的会议精神,所以对市面上的各类书进行了严格的划分,许多……那类的话本都只能从地上转到了地下,于是盗版书行的老板发达了,郑允浩要抄的书也就更多了,男人和女人,男人和男人,女人和女人,清水的,带颜色的,全是颜色的,从一开始抄的面红耳赤,到最后心如止水,偶尔闲来无事还会评定一下,这书写的怎么样。
有些那可真是烂透了,结果竟然还很火。
于是郑允浩想,既然如此,为什么我不自己写书呢,那可比抄书赚钱多了,他这么一想,觉得有门,于是闭关一月,写了一本唐门千金和江湖刀客纠缠半生的爱恨情仇的故事,原型当然是他爹妈,只是人设改动了一下,一个英豪一个温柔,送书稿的时候顺便给书行老板看了一下,老板看完一拍大腿夸他。
行啊!
就你这文笔,要火啊!
书行老板眼睛毒啊,他这么一说,郑允浩就真的火了,于是书也不抄了,只起了个“妙笔书生”的笔名,开始专心写书。
什么霸道盟主爱上冷艳魔教圣女。
什么冷酷王爷爱上偷心小刺客。
什么浪荡江湖了情迷清纯农家女。
什么正直捕快遇上妖娆青楼花魁。
……
本本文笔佳,情节好,最关键的是有肉。
于是郑允浩火的一塌糊涂,新本子上市就立刻卖脱销,不少没买到的人还举着银票在书行门口抗议,要老板加印。
书行老板差点笑掉了门牙,郑允浩也赚的盆满钵满。
他算了一下,再写了二本二十本的,他应该就能换个文凭回来了,这么下去,状元也是指日可待了。
然鹅,理想是丰满的,现实是骨感的。
他的第十本《虐爱江湖之女侠客碰上复仇剑客》卖的并不好,书行老板唉声叹气的告诉他,现在流行风向变了,读者都喜欢看龙阳的了,还得有肉的那种,那个笔名叫“来吃肉啊”的作者一个龙阳的小短篇就买了这个数。
老板开始脱袜子。
郑允浩用了半盏茶的时间考虑了一下,然后一拍桌子:
我也写!
还要写长篇的!
他这次回去闭关了两个月,然后挂着乌青的黑眼圈给了老板一叠厚厚的书稿。
三天后。
妙笔书生的最新作品《三人江湖》闪亮登场,这本讲述了一个名满江湖的正义的侠客爱上了一个单纯善良的书生,但是偏偏杀人如麻,声名狼藉的魔教教主爱上了侠客,三个人相爱相杀,相恨相杀的虐恋故事。
长篇,肉多,周更连载。
于是整个读者圈都沸腾了。
加印加到纸张涨价不说,还有不少追连载的读者搬着小板凳在书行门口催更。
郑允浩这下赚的更多了。
他每天最长干的事情就是数数藏在床底下的钱,然后喜滋滋的拿着一个铜板去街口买块烧饼啃。
没错,他日子过得依旧很清贫。
因为状元真是太贵了。
街口的烧饼摊老板娘正捧着一本书看的如痴如醉,郑允浩一看封皮上妙笔书生四个字,就羞耻的想要捂脸。
“老板娘,一个烧饼。”
“自己拿。”
“哦,”郑允浩选了个看起来大一些的用油纸包起来,结果一摸,“这烧饼怎么是凉的?”
“是么,那你捂捂就暖了。”
郑允浩:……
哪里可以投诉无良奸商?
“哎呀,可真是太惨了!”老板娘拿着书哭天抢地,“也不知道书生后来怎么样了,这作者怎么还不更新。”
“就是啊就是啊。”
有人附和,老板娘放下书发愿:“要是作者能双更就好了,那我一定要送他烧饼!”
郑允浩一听,眼睛一亮,嗷嗷的回家赶了一章,然后乐颠乐颠的空手去买烧饼。
“老板娘,烧饼。”
正在看书的老板娘头也不抬:
“一文一个。”
郑允浩:……
说好的送呢!
童话里果然都是骗人的。
其实也不怪老板娘不认识他,郑允浩自从写书以来一直很低调,连江湖月报要拜访他他都给拒绝了。
露脸就不好了啊。
以后当上了状元,一看以前是个写小黄文的,那多不好啊。
所以一向低调,住都住在一个破屋子里的郑允浩在打开门后看见门口躺着一个白衣黑发,大眼睛尖下巴的美……男子后,差点没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
老天难道是看他的日子过得太苦了么。
郑允浩傻站着不动,躺在地下的美男子又躺了一会,只好先开口,他虚弱的抬抬手道:“救,救命!”
天辣,连声音都这么好听!
和他爹一样颜控的郑允浩赶紧把人给扶了进来,又是扇风,又是喂水,最后还贡献了前几天一狠心买的望春居的糕点,才把虚弱的美男子给救醒了。
郑允浩点了灯,坐在凳子上看着靠在床边小口小口吃糕点的美男子。
我的天,点了灯看竟然更好看了!
他咽了口唾沫,结结巴巴的问:
“你没事了吧?”
“嗯。”
美男子声音轻轻的,一看就是特温柔特柔弱的那种。
郑允浩心神荡漾的一下,擦了擦快要流出来的口水又问:“你……怎么会倒在我家门口,是遇上什么麻烦了么?”
美男子听到这里,似乎是愣了一下,然后很快那双漂亮的大眼睛便蓄满了泪水,还抽噎了两下,泪珠子顺着晶莹的皮肤滑落,最后“啪嗒”掉在了郑允浩的花被子上。
被子好贵的!
郑允浩心疼,等他看见美人落泪的场景,心就更疼了。
他娘从来就没哭过,都是把他爹打哭。
“哎,你别哭啊,”郑允浩慌忙的想帮他擦眼泪,又觉得有点不礼貌,只能缩着手着急的道,“你遇上什么事儿了?你说说,也许,也许我能帮你呢。”
“真的吗?”美男子瞧着他,泪中带笑,像是迷途的小鹿,郑允浩觉得自己要窒息了,“你真是个好人。”
好人郑允浩被迷的五迷三道的,迷迷糊糊的听完了美男子的述说。
原来美男子叫在中。
是江南人士,爹是当地有名的富商,他娘是富商的宠妾,富商还有一凶神恶煞的原配,一向不待见他和他娘,后来他爹和他娘相继去世,家里是原配所生的哥哥当家,他的日子便更不好过了,前几日有忠心的老仆偷偷告诉他,他的哥哥想要把他送给城里的当官的,他实在是害怕,这才偷偷跑了出来。
“这也太过分了!”
郑允浩听的义愤填膺,只恨自己当初没跟他爹学刀。
“虽然之前一直吃不饱,也没有御寒的衣服穿,有时候还会被打骂,但是至少有遮风挡雨的地方,只是没想到,他们,他们竟然,要将我送给已经快六十岁的老头子。”
美男子在中说着说着便又要哭了,郑允浩赶紧安慰:“还好你逃出来了,京城是天子脚下,又和京城离得那么远,他们一定找不到你的。”
“可是,可是我已经没有地方去了,也没有钱……”
在中掩面,黑色的长发垂下来,衬着他苍白的肤色,显得他更加无助。
“我有钱!”郑允浩保护欲大爆发,“你就住在我这吧!等我考上了状元,一定要参他们一本。”
“呀,你要考考状元么,好厉害啊,”在中微微仰头看他,满脸的崇拜,“我都不识字呢。”
“也没有啦,”从来没被人这么夸过的郑允浩有些不好意思挠挠头,只觉得在中更好了,于是又道,“总之你就在这安心的追下来,我会保护你的,我就不信了,光天化日,朗朗乾坤,这些人还真的敢目无王法。”
“允浩,你真好。”
郑允哈被温柔的目光注视着,只觉得自己都要软成一摊水了。
“哪里哪里。”
“可是,你这里,”在中露出几分为难的神色,“只有一张床,我应该住在哪儿呢?算了吧,还是不能拖累你,我这就走,如果真的被他们抓到,我也认了。”
美人面露哀切,虚弱的爬起来,跌跌撞撞的就要往外走,郑允浩见状赶紧去抓。
“别,你别走……我,很有钱的!”
为了证明自己很有钱的郑允浩不但拖出了床底下的箱子给在中看,还大手笔的去家具行买了雕花的大床,去绸缎庄买了上好的丝绸被,还好找了泥瓦匠把屋子修了修,最后又带在中去富贵酒楼吃了顿大餐。
“允浩,你真是个好人。”
在中去睡觉前,目光柔柔的搓着衣角向他道谢:
“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报答你了。”
郑允浩一边说着不用不用,一边躺在床上肉疼自己的钱。
啊啊啊啊啊啊,他的银子啊!
好心疼。
看来之后真的要每周双更,不,三更才行了。

在中就这么在郑允浩的家里住了下来。
郑允哈自然不好意思每天让在中跟着自己吃烧饼,于是开始天天下馆子,花钱如流水的同时,也收到了美人发来了无数张好人卡:
“允浩,你对我真的太好了。”
“我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
“真是太谢谢你了。”
“我若是个女子,怕是要以身相许了。”
……
其实男人也是可以以身相许的。
龙阳文大手妙笔书生在心里默默的想了一下。
但是没敢说。
后来因为总出门吃,开销实在太大,于是郑允浩又找人修了灶台,准备在家做饭,在中见状说自己每天白吃白喝实在过意不去,便主动要做饭,郑允浩忙着写书,推辞不过便同意了,结果在中才进厨房就切了手,惨叫声余音绕梁。
郑允浩吓得扔了笔就往厨房跑,一身白衣的在中正捂着手指,眼睛红红的,见了他便道:“好疼。”
“我看看,怎么切到手了呢,怪我怪我,不该让你下厨房的。”
细白的指上有一道细细的伤口,正在往外冒血,看的郑允浩心直抽抽,于是脑袋也跟着一抽,一张嘴就把手指含在了嘴了。
“你……”
郑允浩对着在中红了的脸愣了,直到人跑出了厨房,他才回过神来,咂咂嘴心想,好看的人,连手指都是甜的。
他当天晚上就做了个春梦,很那个的那种,于是第二天无法疏解的妙笔书生写了满满三夜的和谐片段,大侠和书生在雨夜意乱情迷,在山顶小木屋这个那个那个这个了整夜。
于是书又脱销了。
郑允浩却还是憋得慌。
他觉得自己下一本书应该写书生和美男子,全肉的那种!

因为在中第一次下厨就切了手,郑允浩吓得什么都不敢让他做了,每天不但包揽了做饭,擦地,洗衣服等等一系列活,还时不时的出门给在中买点这个买点那个,然后看着他惊喜的表情,一边无比满足,一边无比肉疼的去写字赚钱。
他每次奋笔疾书的时候,在中也时常会搬着凳子在边上看,郑允浩有点羞耻,但是想到在中并不识字,便释怀了。
“在中,要不,我教你写字?”
“好啊,我一直想学呢,可惜没有机会。”
“我可以教你的。”
“可是我很笨的,你会不会嫌弃我。”
“怎么可能。”
郑允浩殷勤的铺开纸,在纸上写了“在中”两个字,然后让在中坐下,递给他毛笔道:
“这是你的名字,你先学学看。”
在中写了两次,然后一脸可怜的转头看郑允浩:“不行呢。”
郑允浩有点为难,这临摹都不会,可怎么办?
“不然,你抓着我的手,带着我写吧。”
“这……”
郑允浩看看在中细长的手指,淹了口唾沫,深吸一口气握了上去。
“是这样写么?”
“嗯。”
“允浩的字真好看。”
“嗯。”
“允浩的名字怎么写的呢?”
“嗯。”
“允浩?”
“嗯?”
对了,他名字怎么写来着?
美人的杀伤力太大,郑允浩晕晕乎乎的搂着坐在椅子上写字的在中,也不知道自己都写了这什么,聊了些什么,最后连自己写的小说都给套了出去。
“魔教教主啊,那允浩见过魔教教主么?”
“当然没有。”
“那你怎么写的呢?”
“瞎想呗,魔教教主,一听肯定就是那种长的很吓人,挺丑的,然后又高又壮,喜欢杀人,满口粗话的那种,而且反派人物嘛,大家比较喜欢看这样的。”
郑允浩随口解释了几句,却突然听见磨牙的声音,于是疑惑的看向在中。
美人依旧垂头写字,并没有什么异样。
可真好看啊。
郑允浩到晚上睡觉的时候都在回忆在中的侧脸,睡梦中自己似乎亲了他一口,在中竟然也回应他了,梦实在是太美好了,于是他叫着在中的名字醒过来,一睁眼还真的看见床头站着个人。
仿佛有点阴森的表情。
“在中?”
郑允浩迷迷糊糊的也不知道是梦还是现实,嘀咕着”我好喜欢你啊”,然后把人死死搂住,胡乱的亲了上去。
然后亲亲变成了摸摸。
摸着摸着又脱光了。
最后两人也不知道怎么就滚了一夜,郑允浩早上醒来的时候蒙了好一会,然后看着趴在他怀里尚在沉睡的在中,狠狠地抽了自己一巴掌。


他把在中给做了?


这怎么可能?
疼。
他倒吸了一口冷气。
在中也被吵醒了,看他呆呆傻傻的样子,“噗嗤”笑道:
“傻子。”
郑允浩看着在中的笑脸,恍恍惚惚的觉得在中应该是喜欢他的,这个认知让他激动不已,于是一把把人抱住,结结巴巴的承诺:
“我会对你好的,特别,特别好的!”
在中被他搂着,只含含糊糊的道:
“便宜你了。”
郑允浩没听清。
光傻笑了。
他爹说的没错啊,有文化了就能找个温柔的男盆友啊!

郑允浩的麻烦事儿是和在中在一起后一个月找上门来的。
来的是武林盟主外加一群江湖人士,找上门的理由是他写的书被人投诉,说是歪曲了他们的形象,外加内容不够和谐,所以现在不但要收回他的个人所得,还有一群人要找他单挑。
郑允浩对着门外刀枪剑戟,斧钺钩叉聚齐了的江湖人,嘴都合不上了。
街里街坊的不少被吸引出来看热闹,最后连在中都出来了。
这下郑允浩的嘴更合不上了。
一向喜欢穿白衣的在中披着外袍便出来了,手里拿了根软鞭子,一向柔弱的表情变得狂妄还带了几分懒散,他挑眉一笑:
“今年瞎了眼的人好像特别多,我的人你们也敢动?”
门外在在中出来的那一刻便寂静无声,等他说完了后,又安静了一小会,旋即乱了套。
“是金在中啊!”
“我的妈呀,是金在中!”
“啊啊啊,快跑啊!”
“你踩我鞋了!”
“我的剑!”
……
最镇定的算是那个武林盟主,但是他说话声音也在抖:
“打,打扰了。”
“哎。”
明显看出这个武林盟主怕的是在中,郑允浩莫名其妙的看着他狂奔而去,鞋都快跑掉了,于是茫然的转头看自己的男朋友:
“你叫金在中。”
“嗯。”
“你是大侠?”
不然怎么把这些人都吓成这样,武林盟主多威风啊,看着都要吓尿了。
“不是,”金在中勾唇一笑,凑过去亲了亲郑允浩的嘴巴,“我是魔教教主。”
郑允浩差点没吓得跪在地上。
魔魔魔教教主?
天辣,梦想照进现实了,还照歪了?

后来?
后来《三人江湖》的故事画风突变,男一号大侠炮灰了,书生和原来只是易容,后来突然变美了的魔教教主过上了书生夜夜被榨干的幸福快乐的日子。


后来的后来,郑允浩问起在中怎么会伪装的这么完美。


“你不是写过好多书么,我都看过,就选了一本演咯,我演的好不好?”


郑允浩:……


“哎,其实如果不是做魔教教主的话,我想去戏班子试试的。”


郑允浩:……


“不然我们今晚演山贼抓了美男子去山上这个那个的剧情吧,我誓死不从演的也很好哦。”


郑允浩:……


唉。


我的男朋友是个戏精,可是我很喜欢他。
==============================5998字=============================================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我也爱不离

本版积分规则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