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我也爱不离

【扫文札记活动】

【微信平台专属】我の摘抄录

【微信平台专属】夜宵铺

【2017爱不离冬日更文活动】

查看: 588|回复: 1

[原创完结] 哎呀,不小心穿越了 BY:不弃家的豆花酱

 关闭 [复制链接] |关注本帖

澄夕。

Rank: 2Rank: 2

积分
779
帖子
1411
0 点
不离值
36
8429 粒
180 颗
1 滴
在线时间
1318 小时
发表于 2017-12-31 21:28: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躺在床上不想起来的时候,用手机码了个脑洞。
2017年的最后一个小短篇。
小可怜目测明儿或者后儿更哈,这几天好多事,都没静下来好好看书,所以我先看看书。
提前祝大家元旦快乐!
本篇人设:佛系温柔皇帝×现代三流写手
水楼:http://www.ibelieveyj.com/thread-69-1-1.html

澄夕。

Rank: 2Rank: 2

积分
779
帖子
1411
0 点
不离值
36
8429 粒
180 颗
1 滴
在线时间
1318 小时
 楼主| 发表于 2017-12-31 21:29:02 | 显示全部楼层
金在中在穿越之前是个写手。
一开始是写修真的,穷苦少年历经九九八十一难最终统治世界的那种,结果点击率不高,他就改成写言情,当女主被绑架到第五次,而他依旧没有火之后,金在中意识到自己可能又要换个思路了,于是他披了个叫做“王的男人”的马甲,去网站的耽美区试试水,好不容易看见点希望的曙光的时候……
咣叽——
他穿越了。
一觉醒来就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的金在中对着周围的直裾,齐胸,齐腰,魏晋风的大融合模式彻底懵逼了,他在心里从夏商周默念到唐宋元明清,也没合计出来这到底是哪朝哪代,最后还是问了路边纳凉的老大爷,才得知这里是东朝,如今正是新帝登基的第二年,年号开元。
还拓麻是个架空朝代。
金在中对着这个貌似歌舞升平的时代,简直要给老天爷跪下了。
他要回家!
作为一个标准的宅男,金在中现在无比思念自己的狗窝,于是在回忆过网站里穿越区的几篇挂在榜首的文章里的套路后,金在中先排除了寻死,等待奇迹,坐以待毙,寻找太阳黑洞等几种一听就不靠谱的方式,最后选择了在月圆之夜,找个空旷的地方对月祈祷的方法。
其实听起来也很不靠谱。
但是只能死马当活马医的金在中也只能先这么一试了,他特意在十五的晚上跑去了皇宫大门口的一块空地上,在地上放了两块糕点,然后双手合十絮絮叨叨:
“老天爷,麻烦您行行好,让我回去吧,那个,可能求您的人有点多,我先报个名啊,我叫金在中,是个写文的,笔名是王的男人。”
他磨叨完了就一脸虔诚的闭上眼睛等待奇迹,结果奇迹没有发生,皇宫禁闭的大门却突然打开了,一队侍卫跑出来不由分说的就把他给拎了进去。
卧槽,难道这个朝代禁止封建迷信?
金在中有点方,而让他简直方的快要变圆的是接下来发生的事。
侍卫一路把他带到了一处看起来有点像上书房的地方,屋里有个戴面具的老头,有个拿拂尘的,估计是公公,还有个穿龙袍的。
我去,这皇帝长得也太帅了!
母胎solo至今的金在中对着剑眉星目,鼻若悬胆,嘴唇性感,嘴唇上方还有颗小痣的皇帝吸溜了一下口水。
“是他?”
“是他。”
“那就他吧。”
一段神秘的对话后,金在中被公公殷勤的扶了起来,后者还恭敬的跪下道:“王后千岁。”
“什么玩意?”
金在中震惊了。
这打怪升级的速度是不是太快了,他怎么就从草民变王后了呢!
“我是个男的。”
“正因为您是个男的呀,”公公细着嗓子指了指戴面具的老头,“前面册封的三位王后都死于非命,国师亲自测算过,这才推算出原来是王的八字太硬,所以需要一位男子才能镇住,就是您啊。”
金在中有点消化不良。
所以这年头当王后都是高危职业了么?!
“那个,国师大哥?大爷?您是有什么推算出我就该是王后的?”在现代那也是精通星座,塔罗等等玄学的金在中试图给自己改命,“塔罗?星座?八字?”
国师大爷默默的伸出手,手心里放着两块龟甲。
好的。
你厉害。
朋友再见。

于是金在中莫名其妙的就成了东朝的王后。
但是和他想象的不太一样,首先对于一个男人当王后这件事,举朝上下都表现得很淡定,淡定到金在中觉得就算郑允浩册封一个土豆当王后,他们都不会表示惊讶。
其次,那个郑允浩就是东朝的一把手过,和电视里演的也不一样,这位皇帝陛下的脾气那叫一个好,不霸道总裁,也不暴躁易怒,更不腹黑,金在中一开始还有点战战兢兢的,生怕自己一不小心就被拉出去砍了,结果郑允浩对他可真是比他妈对他都好。
宫殿住的是最大的。
吃食是最精致的。
见面是不用行礼的。
连晚上都不用暖床。
甚至在他抗议“王后”这个称呼太娘了后,郑允浩都很好脾气的给他改成了“王君”。
好吧,虽然这个也没好听到哪儿去。
鉴于他这个小日子过得太滋润里,于是金在中不得不怀疑郑允浩和国师是不是忽悠他,准备把他养的没有戒心了,然后拿他去……祭天之类的。
“允浩允浩,”最近已经和当朝皇帝陛下混成了哥俩好的金在中一边啃苹果一边看郑允浩批奏折:
“你们这有祭天的习俗么?”
“有的,”郑允浩脾气好,连声音都很温柔,甚至不介意金在中对他直呼其名,“每年三月三都是要行祭天之礼的。”
“卧槽,”金在中掐指一算,三月三快了啊,“我也要去么?”
“自然。”
“卧槽,那你不会……”
“不会什么?”
郑允浩润了润笔,疑惑的看着突然很戒备的金在中。
“那你们祭天是不是要搞什么活物杀了祭一下那种?”
“当然了,这是祖宗传下来的规矩。”
他就知道!
这些人搞不好就是要拿他祭天!
“那,你们一般用什么活物,是不是……”
“一般用猪。”
金在中:……
是他高估了自己,还是低估了猪。
金在中一口苹果渣子喷出去,咳嗽的惊天动地,郑允浩倒是很好脾气的拿了帕子给他擦了擦嘴,然后又递了一个苹果过来道:
“慢点吃,还有很多呢。”
我的天哪。
皇帝大哥啊,你对我这么好,到底是图什么啊!
摸不清门路的金在中愁的快睡不着了。
难道是觊觎他的美貌?
虽然自认为长得不错,但是金在中记得当皇帝的这些人那可都是后宫三千,什么美人都见过的,不至于,就这么一见钟情了吧。
于是金在中打算另辟蹊径,从郑允浩的后宫入手,所以他拖着似乎从来没有召幸过妃子的郑允浩,雄赳赳,气昂昂的去了后宫。
结果和他想的甄嬛传场景不一样,郑允浩的后宫非常和谐,四处都弥漫着一种“只要不让我当王后,大家就都是好盆友”的气息。
没有撕逼。
没有勾心斗角。
没有毒药鹤顶红。
妃子和妃子之间友爱的简直可以颁一个“最佳后宫”的奖项。
“姐姐,你这个簪花真好看啊。”
“那就送给你了。”
“当真么?”
“自然当真,你上次不还送了我一个荷包,你看,我还带着呢。”
“那是姐姐你不嫌弃,姐姐,晚上去我宫里睡吧。”
“那自然是好的。”
……
这种对话听的多了,金在中跟着郑允浩从后宫出来的时候,整个人都是呆滞的。
“在中,你怎么了?想什么呢?”
“没什么,”努力把百合的情节从脑袋里赶出去,随口道,“你这些妃子长得都还挺好看的。”
“是么?”郑允浩想了一下,真心实意的道,“可是我觉得她们都没你好看。”
活了这么多年,第一次被一个男人撩的金在中手脚都不知道该怎么摆,缓了半天,才摸着滚烫的耳朵想:
这位皇上,你怕不是个弯的吧。

因为突然觉得郑允浩可能是个弯的后,金在中越看越觉得这个人有点gaygay的,而且神特么能撩。
不但一大清早让太监给他送小纸条,上面写着什么:
——一夜未见,甚思君。
还动不动就往死里夸他。
就像这天早上,郑允浩在殿门口的花园里打太极拳,金在中趴在边上的石桌上嗑瓜子,一边磕一边吐槽:
“在我们那,只有八十岁老头子才做这个。”
郑允浩对于金在中时不时冒出来的不合时宜的怪话都很包容,于是拢了拢头发道:“那在中那里都做什么呢?”
“蹦迪啊。”
“蹦什么?”
“就是一群人扭来扭去。”
“如此……那不如在中给我示范一下。”
这倒是有点难为作为宅男的金在中了,但是看着含笑的郑允浩,觉得输人不能输阵的金在中跳起来就做了一套第三套少儿广播体操。
可太特么丢人了。
没想到郑允浩却一脸惊叹的鼓掌:
“在中你跳的真好。”
“是我见过最好的。”
“堪称当世第一。”
“可愿教教我?”
金在中当时就被撩的脑袋一热,指着郑允浩结结巴巴的道:“我跟你说,你要是在这么撩我,后果自负啊!”
“撩?”
皇帝陛下歪歪头,黑发落下一缕。
美色当前,金在中一个箭步冲上去,在他脸上"啪叽"亲了一口。
“就问你怕不怕?!”
“为何要怕?”
皇帝陛下把头发勾到耳后,俯下身在金在中嘴上亲了一口,真诚的发问:
“这个叫做撩?”
金在中:……
啊啊啊啊啊啊!
这拓麻叫性骚扰啊!
虽然写过耽美文,但是一向自认钢管直的金在中觉得在这么下去,他就要被郑允浩撩弯了。
难道说一开始是他看走眼了?
郑允浩其实是个腹黑攻?
为了搞清楚这件事,金在中决定全天候跟着郑允浩,十二个时辰贴身观察,结果观察来观察去,却发现郑允浩确实是个表里如一的皇帝。
不但脾气好,还是个佛系。
上个早朝,底下大臣吵翻天了,他还一脸笑容的看看这个,听听那个。
“朕觉得李爱卿言之有理。”
“吴将军说的也对。”
坐在后面的金在中简直要惊呆了。
恕我直言。
就皇帝你这样的,在微博掐架只怕会被怼死。
大约也是因为皇帝脾气好,大臣们经常吵着吵着就开始人身攻击,连郑允浩说话都不听,于是金在中听不下去了。
还有没有点a数了!
欺负郑允浩脾气好,那有没有问过他这个掐架小能手!
于是他很愤怒的跳出去,以在网站和黑子战斗的气魄,把郑允浩的一班大臣骂的狗血淋头。
当时很爽。
然而第二天据说弹劾他,觉得后宫不得干政,觉得他德行有失,要求废后的奏折就雪花一样飞到了郑允浩的桌上。
一开始就没想当这个破王后,只想回家的金在中却不知道为什么有点慌了。
就冲郑允浩那个面团脾气,只怕他就要去冷宫过日子了。
结果郑允浩上朝前却专门来看了看他,摸着他的头发只道:“别怕。”
还没等他回过味来,就见宫里的小太监和小宫女都像是被吓得丢了魂似的,他一问才知道,据说是郑允浩在早朝上动了大气,连砚台都砸了,大臣被贬了好几个,还有的差点被流放,从来都是好脾气的皇帝陛下只撂了一句话:
“谁在提废后,形同此砚。”
活了两辈子也没被这么宠过的金在中震惊了,感动了,然后一激动就在半夜爬上了郑允浩的龙床。
“嗯……嗯啊……你别光亲啊……”
金在中去摸郑允浩的下面。
皇帝陛下很“鸡”动,但是却迟迟没有进一步的动作。
“在中,我不会,我……这是第一次。”
皇帝陛下有点羞涩。
于是金在中只好吹了蜡烛指导他。
一夜春宵。
第二日睡到午时才醒来的金在中捂着快到了的腰只有两个想法。
还好拓麻的他在现代写过bl,理论经验丰富。
还有,佛系皇帝在床上一点都不佛系好么!

正式把自己当做王后……好吧,王君的金在中后来问郑允浩为什么就看中了他,郑允浩是回答他的:
“那日国师推算完,正要离宫去寻相合之人,就听见你在门口说,你是金在中,是王的男人。”
“我是王。”
“你是王的男人。”
“在中,我们是命定的姻缘。”
“感谢上苍。”
金在中:……
感谢……笔名?
=======================================3973字====================================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我也爱不离

本版积分规则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