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我也爱不离

【扫文札记活动】

【微信平台专属】我の摘抄录

【微信平台专属】夜宵铺

查看: 442|回复: 1

[原创完结] 我家裡有隻小瘟神[短甜/生賀/第一人稱] BY:炎犬

 关闭 [复制链接] |关注本帖

白衣。

积分
29
帖子
28
0 点
不离值
5
1045 粒
6 颗
0 滴
在线时间
84 小时
发表于 2018-2-6 15:57: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鄭允浩生日快樂!
雖然遲了一點,韓在俊生日快樂。
還有各位,允在日快樂。
因為學藝未深,所以結尾用了第三人稱,希望表達得清楚吧。
很短的甜文,文筆依舊渣,見諒見諒。
字數:5762
水樓

评分

参与人数 1不离值 +1 +40 +1 收起 理由
Camellia + 1 + 40 + 1 完结奖励

查看全部评分

白衣。

积分
29
帖子
28
0 点
不离值
5
1045 粒
6 颗
0 滴
在线时间
84 小时
 楼主| 发表于 2018-2-6 15:58:45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男友,最近撿了隻貓回家。

我問他怎麼還有興致養起貓來了,他卻死不願開口說清楚。最後在我嚴刑逼供下,他就說了兩字:「投緣。」

於是無可奈何之下,我,跟我男友,跟一隻不知哪來的野貓的同居生活,就這麼開始了。

————————————

說起這隻野貓,我問過他的來歷,他卻依舊冷酷地回了一句:「街上撿來的。」

這隻貓麼,我真的不太喜歡。就一隻白黑啡為主色的花貓,眼睛黃花花的的圓圓的,左眼下面還有一小拙黑毛,像顆痣一樣。因為還是隻奶貓,所以體格就一手掌大小,明明身子是啡黑交間的,爪子前方卻是白淨淨的。這些顏色配搭是咋回事兒!還能不能配得更差!好了,不說顏色,就他特別特別黏著允浩這一點,就足以讓我心生將他從家裡趕出去的念頭。

對,我男友的名字叫鄭允浩,二十五。現職高級投資顧問,人長得帥氣又高大,薪金豐厚,名副其實的高富帥。因為在家工作,而且長時間給國外的客戶服務,所以活動範圍長期局限於家裡,生活更是日夜顛倒。不過也因此和我的活動時間剛好吻合。

哦,對了,忘了自我介紹。我是金在中,今年同為二十五,現職設計師。我的作品縱橫四海,不管哪裡都能找到它們的足跡,反正好歹有點知名度就是了。我之所以說允浩的活動時間跟我的吻合是因為,我母公司在美國,所以只要遇上開會或者趕稿的日子,我就得配合那邊的時間開夜車辦公。

嗯...要是談到我們相識的過程麼,嘿嘿,一匹布長。

我跟他之所以會認識完全是出於偶然。那時候我還在美國,他碰巧從韓國出差來到這邊,說是有個大牌客戶要求他親自視察環境,評估投資風險與收益。而被評估的公司,正正就是我的設計公司,所以就這麼遇上了。或許是因為一見鐘情吧,我們很快陷入了熱戀,而且性格更是意外地合,一路交往下來很舒心,也沒怎麼大爭吵過。後來因為他要回韓國,我便向上級請求,讓我到韓國的子公司發展。幾番風波下上頭總算準奏,也就有了我到韓國跟允浩同居的這齣。

交往至今都三年了,事情一直都很順風順水,直到...這只野貓的出現。

這隻貓一整天黏著允浩算什麼!而且允浩也是!明知我最討厭動物,特別是貓,還偏偏把這隻花得比和服還花的野貓帶回來,算什麼意思!

「允浩...」

「嗯?」

「真的不能把那隻貓丟掉麼?」我走到坐在大椅上的允浩身後抱住他,非常難得地軟著語氣相求,就希望他能有一點點動搖,只要有一點點,我就能鑽那空子把這隻臭貓趕走。

你看他這欠抽的模樣,臉皮厚得以呎計!從剛才開始就賴在鄭允浩懷裡一動不動的,你算哪根蔥!我都還沒賴在那兒了!那是我的位置好不好!

「不行。」允浩托了托眼鏡,語氣特別強硬,真的讓我有點意外,不過我早就知道他不會這麼容易鬆口。

「你看他,也不知道哪兒來的貓,你這麼帶回家,要是惹了什麼病回家可不好不是麼?」

我才剛說完,那隻臭貓就在允浩懷裡翻了個身,還咕咕叫的讓允浩去摸他!這隻心機貓!

「不會,我預約了獸醫給他檢查。」允浩才說完就伸手去撓他肚皮,那隻厚顏無恥的臭貓還倍兒享受的樣子!誒!真是怎看怎麼不順眼!

好吧,既然講道理不聽,那就只能耍無賴:「允浩~」

「嗯?」

「我不喜歡他。」我指了指他懷裡那隻生物,直白地說道。

「可是我很喜歡。」允浩這傢伙也不看看我,繼續翻著文件,又在鍵盤上敲敲打打的。

「那你喜歡我還是他?」

「你。」

「那就是了。」我心裡一甜,本想著勝算在握,這次總能把這隻小瘟神趕走了吧。

怎料允浩那混賬,伸手撩了撩那隻瘟神的下巴,又對我說:「不行。」

這一下我真是氣上心頭了。

好吧!你不願趕走他,我走!

我哼的一聲就往客廳跑,反正誰也不肯讓,那就好啊,我睡沙發。鄭允浩你這傢伙別打算來哄我,你哄我我也不受哄!

於是躺在沙發的我等了一個又一個小時,最後瞄見書房燈都關了,鄭允浩那廝還是沒來安慰我一下。

這麼絕情!

我耐不住心裡那點不服,氣沖沖地跑進房間里去看,鄭允浩是睡下了,但那隻臭貓可沒有,向我瞪著一雙嚇人的眸子,一點都不可愛。但啊,你就巴掌那麼大,難道我還能被你兇到不成?

我走上前捏起小瘟神的後頸皮,把他從允浩的枕頭上放到地板,再探到被窩裡頭,環住允浩的腰取暖。

「來了?不氣了?」結果允浩根本沒睡下,這才剛感覺到我抱住他,他就睜開眼睛來看我,近得呼吸都打在我額前。

「還氣。」我嘀咕著蹭了蹭允浩的頸窩。

「不就一隻奶貓,你怎麼還能跟他橫上呢?」允浩淺笑一聲,又說:「你為什麼不喜歡他了。」

「他佔著你粘著你,把我位置搶了!難不成我還得給他餵飯摸頭疼疼他?」我委屈地看進允浩滿是寵溺的眼眸,心立刻就醉了。

就是這雙眼睛,總是要了我的命。

「傻瓜,你怎麼能跟他比呢。」他柔情蜜意地點了點我鼻尖,又再我唇上偷了一吻。

鄭允浩你怎麼每次都這樣!

你都這樣說了,你讓我還怎麼氣啊。

每次都是這樣,你說一聲,疼一疼我,我什麼氣都下了。

大混蛋!白癡!傻逼!

我沉默地緊了緊臂彎,將自己更加貼近你的心跳。

我又聽見他低沉地開口:「你給他改個名字吧。」

「不要。」

「來,你改。」他在我眼角啄了一口說。

頓時間心都化了,我無奈地把自己悶進他胸口開口:「......小瘟神。」

我聽見他胸口輕顫兩下,不想也知道他笑了:「好。」

「不許跟他一塊兒睡!你要給他換貓砂餵他吃飯買東西他玩兒!你甭指望我給他做什麼!知道了?」

金在中你怎麼就這麼沒主見!被他抱抱吻吻就哄得妥妥的,那怎麼行!金在中你振作點!

「好。」

……

唉,算了。

養吧養吧!養死你罷了!

————————————

所以就這樣,那隻臭貓就這麼肆意地住在我家三個月。

小瘟神長大了一點,現在都有一本書的大小。反正他躲起來你不會找不著,但要找也找上一會兒的程度。

允浩依舊很疼小瘟神,我呢...還是很討厭他。

不過有時候看他黏著允浩的樣子...也不會大發雷霆要趕他走,但整個場面我不會覺得賞心悅目就是了。

今天的允浩依舊晚起,大概五點鐘左右,那時候我已經起了,因為前一天沒有會議,所以比平日早睡,起來也早了。

在這之前,就是我剛起來那會兒。那隻小瘟神居然又跑到允浩附近睡下了,還一屁股擱在我臉上,怪不得我這呼吸有點不順,原來是這隻臭貓。可是為了不吵醒允浩,我只能將就著挪開了一點點,接著才捏著小瘟神的後頸皮來到房間外。

這隻臭貓怎麼就不能讓人省心一點。

「我說你,別再粘著允浩了。」

我當然知道他不會回應我,貓又不會說人話,但我不跟他說清楚麼,喉嚨悶著那道氣又無以抒發,讓我無所適從。

結果這傢伙怎看怎囂張,眼尾瞅了瞅我就跑去喝水。

這!到底誰是主誰是妾!

但打他麼,不人道,不打他麼,又不順氣。

最後我當然沒打了,我可沒有虐畜這門惡心的興趣。

我走到小瘟神側邊蹲下來看他喝水那熊樣。哼!果然就是一大個蠢字擱在身上。

「我說小瘟神,你為啥就這麼蠢。」

也不知是不是他聽明白了他自己的名字還是什麼,他看著抬過頭來,用他圓滾滾的眼睛盯著我看了好一會,接著走過來,在我腳邊磨蹭了一下,可能是聽到我的話以後生氣了吧,他居然用頭頂撞我,那勁兒讓我險些摔坐在地上。好不容易拿回平衡,小瘟神已經悠悠閒閒地跳到沙發捲縮成一團準備睡了。

好!臭貓!你狠!

我站起來跺跺腳,接著跑回浴室里簡單地洗漱了一下再開始準備晚飯。

哼!今兒小瘟神的晚飯減料!敢用頭撞本尊!

在廚房翻翻搞搞接近一個小時,允浩總算是醒來了。他很快梳洗了一番以後,便從房間裡踢著拖鞋走了出來,還一副懶洋洋的樣子。

滿心期待打算迎接這個“早晨”之吻的我,從他離開房間那一下目光就沒遠離過他。結果麼,呵,那隻臭貓居然跑去允浩腳底蹭啊蹭的,那副嘴臉有夠淫蕩!根本就是奸妃!

允浩也是,居然蹲下身子摸了摸小瘟神才走來鳥我。

生氣!

「寶貝早安。」

允浩溫熱的手環住了我的腰肢,一如既往地讓我心蕩神迷...但這次可不一樣!誰讓他先鳥那只臭貓而不是我!

我沒應話以示不滿,允浩也貌似不惱,把下巴抵在我肩窩又問:「今晚上吃什麼?」

薄荷清新的氣味瞬間圍繞了我,我閉眼感受一下內心被他酚酞的情緒,徐徐地開口:「辣炒豬肉。」

沒出色啊金在中!沒出色!!

「好啊,我給你打下手。」

「出去吧你,我做就好。」

「辛苦你啦寶貝兒。」允浩在我后肩上啄了一口就離開了廚房。

就因為允浩這一下,本來一直不悅的我,突然心情就放晴了。於是心情甚佳的我,大約六點鐘弄好了所有東西,捧著飯餸就準備出去飯桌打點好一切。可惜,好心情也是直至這為止,接下來我的情緒又再次急轉直下了。

我讓你在外面休息!沒讓你在外面撩貓啊!

那小瘟神,躺在允浩大腿上瞇著眼睛,裝出一副自在的嘴臉,允浩也不留手,一邊看報紙一邊撓著他的肚皮,令他舒服得咕咕地叫!真可恨!!

好吧,有那麼一丟丟可愛,但也就一丟丟而已!

「吃飯!」我朝客廳吼了一句,氣沖沖地把碗碟放在桌上,也沒等允浩到桌前就開吃了。

我沒有抬頭去看允浩什麼表情,只是不斷往嘴裡塞飯,實在沒怎麼管味道好不好。

「在中。」允浩很溫柔地喚了我一聲,我卻沒有要回覆他的意欲,畢竟我真的不喜歡他整天就關注那隻臭貓。有那個空閒倒不如跟我多聊一會!

「我...三天后出差。」

額...這個...

脾氣可以一會發,人倒是要先關心。

「去幾天?」我訝異地看向他問。

「五天而已,很快回來。」

「怎麼突然去?」

「老闆下令讓我視察環境,評估一下。」允浩伸手摸在我頭上說。

我享受著來自允浩的安撫,心裡其實不甚愉快...五天啊!

我憋著嘴表達我的失落,想要允浩來抱抱我,怎料他卻繼續說:「小瘟神就拜託你了。」

!!!

臥槽怎麼我得照顧他!

我立馬側頭去看小瘟神,那隻臭貓就向我投來一個“友善”的眼神,還附帶喵的一聲。

我又刷地抬頭看向允浩,怒意盛盛地盯著他,以此表達自己的不滿:「不行!」

「在中...」他奶著語氣哄我。

「不行就是不行!」我皺著眉毛又說:「不可能!」

「就五天。」

「不行!」

「在中...」

「放別人那兒!你回來了再領回來!」這是我最大限度的退讓!

結果允浩突然走到我身邊對我攤開雙臂問:「要抱抱麼?」

我也很沒出色地說:「要。」

「那就照顧五天,五天而已。」

我對上允浩溫柔的目光,又瞄了瞄躲在小屋裡的小瘟神......

靠你的鄭允浩!

「不開心!」我還是率先敗下陣來。

「謝謝你啊在中。」

「誰說給你照顧噠?」我一把撲進允浩寬大的懷抱里,誰讓他總是這麼耀眼這麼有吸引力。

「我知道你會的。」

「不會!」

「會的。」我感覺額前一熱又有點濕潤,結果抬頭就對上允浩洋溢著笑意的雙眸。

金在中,你真的特別沒出色!

————————————

今天是允浩出差的第三天,也就是我跟這隻臭貓單獨相處的第三天。

「小瘟神!吃飯。」我沒好臉色地摔下放滿貓糧的盤子,接著沒一會兒就聽到鈴鐺的聲響漸漸靠近。

我沿著聲響看去,果然就見那隻臭貓墊著腳佯裝著優雅的模樣,悠悠閒閒地走到我面前。他抬頭看了看我,那張嘴臉真是有叫一個礙眼。

「看我不毒死你!」

我伸手作勢要捏他脖頸,他卻壓根沒被我嚇到,伸長脖子來嗅了嗅我的手,接著尤其囂張地咕咕叫著推開了我的手。

哎呦!小傢伙還有種推開我!

他沒再管我就低頭開始進食,而我則蹲在旁邊看他吃飯的模樣。

誒,你看他,吃個飯還能吃到盤子外。

哎呦呦!三文魚肉還能黏到嘴邊去。

真魯莽!

他怎麼不會自己舔走。

哎呦要怎麼做...擦嘴擦嘴。

好了。

等等,我怎麼還侍奉他啦!

臭貓!又耍我!!

...算了!

我悶氣沒出,只好坐在沙發,繼續看看雜誌研究一下最新時裝。

哎呦,這小傢伙怎麼跳上來了?

難不成拿我褲子擦屁股?!

我立刻蹦噠起來,看看白褲子,又看看小瘟神乾淨的屁股。

怎麼回事兒?

我若無其事地坐回位置上,結果翻著翻著雜誌,那小傢伙又跑來了,一扎跳到我大腿上,繞了幾圈就在我腿上趴下,還一副寫意的模樣。

我突然被小瘟神的舉動嚇得目瞪口呆。我們本來關係沒多好,他要撒嬌,斷也不會找我。

那他這是怎麼了?

我拿開雜誌免得被他弄髒了,接著又傾前身子去端詳一下小瘟神。

這廝,居然睡著了。

呼吸有夠均勻的,很舒服的樣子。

我頓時動都不敢動。這下狀況就變成,我要搬走他不是,但不搬走他麼,他就大咧咧地坐在這,一動不動的。

最後,我還是深呼吸一口,輕輕地把手伏到小瘟神的頭頂。接著順著身子,慢悠悠地拖動,直到尾部,才收回手。

居然沒醒來。

我再從頭到尾摸了一回,小瘟神就動了。

他貌似伸了伸懶腰,接著捲縮成一團,也沒打算在我腿上移開。

臉皮有夠厚的!

我又摸了好幾回,試圖喚醒他,結果小傢伙不禁沒走,還翻了翻身,在我懷裡躺出一整個肚皮來。

他又閉著眼用頭輕輕地推了推我的手,很是享受的樣子。

這...有點奇妙的感覺。

「誒,小瘟神。」我低低地叫喚了一聲,那隻臭貓還是緊閉著眼睛,絲毫沒有被我影響到。

我又不死心地戳了戳他變胖了的身子。

肉肉的,手感不錯。

我把整隻手伏在小瘟神的後頸上,捏了好幾把,結果卻意外地覺得有意思,於是又伸手捏了捏他其他地方。

最後我把手落在的白白的前爪子上,揉了揉。

小爪子圓圓的,毛很整齊,完全沒有一小撮突兀的毛髮。白嫩嫩的,感覺很潔淨。

不知為何,我突然心裡萌生了一個念頭:這小傢伙也挺可愛。

我倒是被這念頭嚇得不輕。

金在中你振作!這臭貓可是要跟你搶允浩的人!不對,的貓!不能敗下陣來!

但...這粉粉的肉球...手感真的...特好...

不行不行!金在中!

但這毛毛滑溜得非常的肚皮...

…...

————————————

鄭允浩回到家裡已經是兩天以後的早上的事,那時候肩膀都是累得酸軟的。本想著回來立刻就抱住那個在家裡等他的人,可惜踏進家門那會兒金在中已經睡著了。

他偷偷摸摸地推開房門,眼前的景象卻讓他特別意外。金在中睡得熟,但旁邊居然躺著隻小瘟神,白花花的小爪子還被金在中拴在手裡。一人一貓都是人畜無害的模樣,頓時讓鄭允浩心生漣漪。

他走上前悄悄地吻在金在中的額前,也因此驚醒了旁邊的小瘟神。

小貓兒動靜不大,見是鄭允浩便走上前在他臉上親密地蹭了一下。

「怎麼了小瘟神,你主人有好好照顧你麼?」鄭允浩莞爾一笑,撓了撓小貓的頭頂悄聲問。

當然沒有人會回應他,但小瘟神好歹也有點表示,用頭磨蹭了一下金在中放在被窩外的手。鄭允浩心裡滿溢著歡喜,伸手就去揉小瘟神,後者還懶洋洋地反轉身子讓他摸。

結果這一翻身,鄭允浩就看見小瘟神頸圈那兒刻著一橫小字。

上面寫著:「寶貝 生日快樂」

鄭允浩也是這才想起這一樁,他抽出手機看了看,上頭顯示著日期:2月6日

他低頭看了看已經熟睡的金在中,實在按捺不住內心的悸動。心頭猶如撒了蜜一樣,此刻的鄭允浩只感覺自己嘴角都咧到耳根去,而且心裡甜得快掉牙了。

他俯身吻在金在中的櫻唇上,笑得開了花。

回家看見這麼一副景象,再辛苦也不怕了。

就這麼簡單的一個畫面,滿足了。

-全文完-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我也爱不离

本版积分规则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