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我也爱不离

【春日扫文札记活动】

【2018爱不离春日更文活动】

查看: 1039|回复: 7

[原创连载] 戏子[王的男人/古风] BY:S_YonHj

[复制链接] |关注本帖

白衣。

积分
19
帖子
33
0 点
不离值
2
577 粒
2 颗
0 滴
在线时间
53 小时
发表于 2018-2-9 22:23: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按反转剧定的角色,但是套路和《王的男人》不一样
水楼:http://www.ibelieveyj.com/thread-6146-1-1.html

评分

参与人数 1不离值 +1 +20 收起 理由
Camellia + 1 + 20 开坑奖励

查看全部评分

사랑이란 믿음으로 영원히함게하는 꿈.

白衣。

积分
19
帖子
33
0 点
不离值
2
577 粒
2 颗
0 滴
在线时间
53 小时
 楼主| 发表于 2018-2-9 22:25:15 | 显示全部楼层
楔子
  人生如戏,我于这百人之上脚下皆是虚空。
  若有来生,愿你不在这万人之上,我不在这虚空之中。

  热闹的街市之中,老老少少围在一块不大的空地旁,旗鼓笙箫齐奏,人头攒动。
  一条粗麻绳在两个搭起的高架间延伸,绳上有两人衣袂翻飞,来回走出各样的步态。釉彩的夸张人脸面具下,两人互相交换眼神后同时用力一踏,在绳上跳起。手中的折扇啪地展开,下落时身穿粉衣,戴着女人面具的朴有天双臂张开,接着稳稳落在绳上,轻摇折扇几下,好不逍遥。戴着男人面具的郑允浩又在绳上作了几个惊险的动作后才站立在绳上。
  两人从绳上下来时,脚边多了许多碎银,围观的人们欢呼叫好声迭起。
  表演一直持续到日落时分,意犹未尽的观众散去时,两个戏子才同另外几个同伴往住所去。
  说是住所,不如说是牢狱。
  一踏入大院,几个衣着相对整洁的侍从便上来翻他们的衣服,找出这一天下来赚得的赏钱,拿到雇主手中交差。
  几人原本愉悦的心情顿时跌入谷底。
  晚上,侍从把一小桌的稀粥冷菜往戏子围坐的屋里一摔,就嘟囔着走了。戏子们刚看到端来的晚饭后都一哄而上,但看到碗中的东西时,一个个沮丧地走开了。
  “不是说今日晚膳会好些吗?”不知是谁抱怨道。
  郑允浩把表演时穿的衣服和男人面具挂到墙上,靠墙坐下,朴有天把衣服抱在怀里,坐到他身边。
  “有天,我们逃走吧。”郑允浩悄悄说道。
  “逃走?我们没有盘缠,能去哪?”朴有天一脸诧异。
  “你看......”郑允浩从袖里掏出一个小布袋,打开一看,里面全是碎银子。“今夜若能出城便一切顺利了。”
  “允浩,有天,在哪说什么呢?不过来喝粥吗?”同伴招呼道。
  饭后,好不容易探出头的月亮又藏匿到了乌云之后,趁同伴们都熄灯休息了,郑允浩拉起朴有天就往外跑。
  在石砖墙前,郑允浩踩着朴有天的肩头翻到墙上,伸手要拉朴有天时碰倒了墙瓦。随着墙瓦碎裂的声音,郑允浩扯了扯还没反应过来的朴有天的衣袖:“快!”两人刚翻越砖墙,几个守卫就闻声赶来。
  “他们......他们要跑了!”几个守卫赶紧追出来。
  郑允浩拉着朴有天往一处偏僻的小道上跑,不一会便甩掉了守卫来到城外。
  朴有天放开郑允浩的手,弯着要喘气。
  两人又走了一段路后看到一条小溪,发着不紧不慢的流水声,,郑允浩走到溪边洗了洗脸后说:“有天,我们去汉阳大显身手吧。”
  朴有天也蹲下身来,用手撩拨起清凉的溪水,天上稀疏的星星洒在溪面上,随着他的撩拨而晃动。
  次日正午,两人来到汉阳,走进城门,便看到街市上挤满了人,十分热闹,有背着竹筐到处叫卖的小贩,有戴着乌纱冠装模作样的儒生,还有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妓生......
  两人像所有从乡下来的土小子一样愣愣地望着这一切,与行人摩肩接踵,漫无目的地走着。
  经过一个围满了人的小摊时,有人喊道:“两位公子且慢!”
  郑允浩和朴有天同时停下脚步。
  围着小摊的人们给两人让出一条道来,摊主摇着手中破旧的折扇道:“就是这两位公子了。”
  两人在摊主对面的破草席上坐下。
  “两位今日是初到汉阳吧。”
  “是。”朴有天回答道。
  接着摊主有些受到鼓励般微微一笑,对郑允浩说:“客人您有天子之相,却无天子之气,命中缺天子之福,但若安分守己便可为两班(PS:古代朝鲜对贵族官僚的称呼)。”
  郑允浩从不信这些,听的一头雾水。
  “但倘若您到了宫中,将有桀骜不驯之势,势必以下犯上。”
  摊主转而对朴有天说:“公子身上有不详之气,但若与金曜日出生之人结为眷侣,便可化解一切,若非如此,便会死于非命。”
  郑允浩和朴有天都怔住了。
  “除此之外,别无他法?”朴有天问道。
  谁知摊主狡黠一笑,伸出一只手来:“公子欲知他法,简单,一两。”
  郑允浩一听这话,脸色一沉,拉着朴有天离开。
  稍微有些熟悉的锣鼓声从不远处传来,两人相视一笑,循声而去。
  两人挤过一个个围观群众走到最前面,好近距离的见识见识所谓汉阳戏班的表演。
  说是戏班,其实也仅三人,郑允浩一看这排场便笑了。
사랑이란 믿음으로 영원히함게하는 꿈.

白衣。

积分
19
帖子
33
0 点
不离值
2
577 粒
2 颗
0 滴
在线时间
53 小时
 楼主| 发表于 2018-2-11 15:49:3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S_YonHj 于 2018-2-19 14:50 编辑

只见身穿玄色短褂的戏子做了几个空翻之后就突然坐在地上不起来了,众人正纳闷时另有一位长相清秀的粉衣戏子拿着锣鼓敲了几下喊道:“这家伙饿慌了已无力表演,大伙儿说如何才好啊?”说着拿了个瓷碗绕着围观的人群转了一圈,碗中多了些碎银子,这时玄色短褂才从地上爬起来。
  “就你这点雕虫小技也有脸向大伙讨赏钱?”郑允浩从人群中走出来。
  “何处来的狂妄之徒?我看你是初到汉阳吧,就教我们令你开开眼。”旁边一个红色短褂道。
  接着粉衣的戏子用一根竹竿作支撑表演了后空翻,围观众人惊呼起来。
  朴有天的胜负欲很快就被激起来,他迫切地想要赢过面前这个清秀的粉衣戏子。于是他和郑允浩交换眼神之后对众人说道:“接下来由我们给诸位表演双人跳。”
  两人默契地完成表演之后观众们向他们撒下一把又一把的碎银,甚至有一两的银元。郑允浩得意地对目瞪口呆的几个汉阳戏子笑了笑。
  夜晚......
  “好久没吃上这样一顿饱饭了。”几个戏子狼吞虎咽,含糊地说。
  粉衣戏子小心翼翼的凑到郑允浩身边说:“大哥,我们今后可否跟着您二位混?若我们几个联合,势必名声大噪。”
  望着粉衣戏子信誓旦旦的单纯模样,朴有天差点把刚喝下的酒喷出来。
  “那个,在下名叫金俊秀。”粉衣戏子随即指着另两名戏子说:“六甲,七得。”
  “日后劳烦两位关照了。”三个汉阳戏子向郑允浩和朴有天行了个大礼。
  朴有天看金俊秀怯怯的样子与方才骄傲的小狮子判若两人,笑着又喝下一杯酒。
  邻座的酒客不知在谈论什么,借着酒劲正谈的激烈,郑允浩隐约听清楚几句。
  “听闻主上还未与中殿(PS:古代朝鲜的皇后)合宫呀?”
  “唉,自废前中殿已有一年了,主上却迟迟未合宫,传言说是因中殿性子古怪,以死相逼,不让主上上他的软榻呢,因此主上只好成天流连于妃子寝宫,据说只要有点姿色的宫女也不放过。”
  “如此古怪之人且是男儿身,怎可做一国中殿?实在是荒谬。”
  他们正谈的欢,郑允浩突然问道:“无意听到几位谈话,实在失礼。容在下冒昧问一句,中殿是男儿身?”
  “小兄弟是初到汉阳吧?汉阳百姓尽人皆知,中殿是......”酒客说着竖起一根手指,另外几人便大笑起来。“因此主上有令,称中殿时不得称‘娘娘’,改称为‘大人’,违者杖责一百。”
  郑允浩也露出了笑容,转身对朴有天几个人说:“我们名声大噪之日,指日可待。”
  金俊秀打着哈欠说:“大哥可有妙计?”
  “明日起,我等可拿主上向世人开玩笑。”
  六甲神色惊恐地伸出手指指着天:“王......王吗?”
  几人面面相觑。
  “如今百姓皆在嘲笑主上,我等如此也无可厚非,况且能够大赚一笔,何乐而不为?”

  次日早,在人声鼎沸的闹市,几个衣着鲜艳的戏子在锣鼓的节奏中依次上场。
  郑允浩戴着皇帝脸的面具,步态夸张地走近坐在椅子上戴着妖艳男人面具的朴有天。
  “中殿今夜可否与寡人花前月下,共赴云雨?”郑允浩道。
  “主上还请自重啊。”朴有天夸张地推开郑允浩,欲拒还迎,语气十分媚人。
  郑允浩作出扯开朴有天衣服的动作,瞪大了眼睛:“中殿......怎......怎是男儿身?”
  这时六甲和七得扮的内侍急匆匆的跑过来:“启禀主上,中殿本是金家小女啊。”
  “你们这群蠢东西,为何现在才告知寡人?”郑允浩语气暴怒,转而又面向观众道:“莫非全天下百姓皆知中殿为男儿身,只有寡人至今蒙在鼓里?”
  金俊秀用力击了一下鼓:“百姓同乐啊!”
  观众哄堂大笑,紧接着便是碎银子丢进碗里的声响。几个戏子连忙鞠躬道谢。
  人群的后面,一位相貌英俊,身着素色衣袍的两班公子坐在轿子上,他凝重都神色显得与热闹的气氛格格不入,大而明亮的双眼正瞪着几个戏子。
  一个手下在此人耳边说了些什么后,此人一挥宽大的衣袖,轿子就离开了人群。
  因轿子的轻微摇晃依稀可以看到此人腰间的佩玉上刻着成钧馆(PS:古代朝鲜的最高学府)的图章。
  夜幕降临之时,郑允浩一行人到汉阳最好的酒馆里去。
사랑이란 믿음으로 영원히함게하는 꿈.

白衣。

积分
19
帖子
33
0 点
不离值
2
577 粒
2 颗
0 滴
在线时间
53 小时
 楼主| 发表于 2018-2-13 15:10:2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S_YonHj 于 2018-2-19 14:50 编辑


  当各种几人从未吃过的菜肴上完时,金俊秀、六甲和七得迟迟不肯动筷。
  郑允浩和朴有天疑惑了,一边用筷子夹菜一边问:“怎么了?为何不动筷?”
  “大哥们先动筷才是,既然到了这种两班老爷才能来的地方,自然要遵守些礼数。”七得说道。
  “大哥,今后每日都演嘲弄主上的戏的话,总有一天我等也可以做两班的。”六甲嘴里吃着东西,含糊不清地说。
  朴有天望着对面喝着酒的金俊秀,扬起了嘴角。
  金俊秀因为不胜酒力,没一会就独自缩到一旁睡着了,脸颊异常通红。另外几人也都醉醺醺的,只有朴有天意识还清醒些,于是他起身,把外衣盖到金俊秀身上。
  次日在同样的地点,同样的一班戏子,只是表演还没到一半,便有一群红衣的士兵冲进来,领头的指着他们喝道:“来人,把这些大逆罪人统统绑起来!”
  衙门内的大院里搭了几个木台子,几个戏子被押到台子上背朝天趴下,接着就有一条条粗麻绳绕过他们的身体与木台子捆在一起。
  一个又矮又胖的从事官坐在椅子上,说道:“尔等公然与街市之中侮辱主上与中殿,犯大逆不道之罪,来人,先赏每人一百大板!”
  厚重的板子一下下打在他们身上,耳边早已充斥着不知是谁的哀嚎声。
  六甲哭丧着脸对七得说:“早知如此当初就不该一时糊涂开主上的玩笑了。”
  郑允浩倔强地瞪着从事官,突然说道:“且慢!若我等能逗笑主上,便不是大逆不道之罪!”
  所以正在施刑的官兵都停了下来。
  从事官说道:“尔等便是这卑微的戏子,又何口出狂言?给我继续!”
  板子又被举起,将要再次打下来时,从事官身后走出昨日轿子上的人,不同的是今日他身着官服,腰上的佩玉还在,随着他走路的节奏而晃动。他扫了几个戏子一眼,轻描淡写地吐出几个字:“都停下。”
  从事官闻声回头,看到此人时眼中的怒火转为诧异,紧接着他卑屈地微微低下头。
  “沈昌珉大人来此所为何事......”
  “我等正要入宫路过此地,不料听闻如此狂言。”沈昌珉一步步走到郑允浩面前,对上郑允浩的眼睛:“倘若主上并未龙颜大悦,尔等便是死罪,机会只有一次。”
  “若主上龙颜大悦,你便放过我等。”郑允浩感到此人来头不小,便大胆地提出了条件。
  沈昌珉冷笑一下,转身往大门走,丢下一句话:“来人,松绑。”
  旁边几个官兵上前来解开捆住戏子们的绳子,随即又把他们押到门外沈昌珉进贡礼品的车上。
  郑允浩等人一路兜兜转转到了宫内,只见沈昌珉从轿子上下来,把他们领到一个小院里。
  “立刻换上服饰,随我来。”
  几个戏子慌慌乱乱换了衣服后,跟在沈昌珉后面。
  昌德宫前,歌舞升平,余音袅袅。金在中一手托住下巴,一手把玩着案上的酒杯,百无聊赖地注视着面前一个个阿娜的宫女。
  燕山见金在中还是无动于衷的样子,便不耐烦地挥了挥手,示意宫女们退下。
  这时沈昌珉走上前来行礼后说:“中殿大人诞辰之日,在下特请民间戏班前来道贺。”说完隔着中间的空地朝对面的郑允浩使了个眼色。
  郑允浩连忙戴好面具,对身边的几个戏子说:“此事攸关生死,一则死于这宫中,二则立身扬名,诸位自行决定吧。”说完拉着朴有天跑上台。
  文武百官相对而坐,君王高高在上,全场鸦雀无声,就连在一旁守着乐器的金俊秀也不由得紧张起来。
  金俊秀正要击鼓,燕山突然说:“既然为沈爱卿请来的戏班,就由沈爱卿以头击锣宣布表演开始,爱卿意下如何?”
  金在中望着沈昌珉,皱起眉头。
  “是,谨遵殿下之命。”沈昌珉说完便毫不犹豫地撞向镀金的铜锣。
  金在中不再看向沈昌珉,转而打量起这些民间戏子来。
  金俊秀这才小心翼翼地击了牛皮鼓面三下。
  郑允浩大步走向朴有天:“中殿今日可否与寡人同床共枕?”
  “主上还请自重啊。”朴有天很自然地说出台词。
  “中殿怎是男儿身?”
  这时本应是六甲和七得扮演内侍上前,但他们愣愣地站在一旁,全身发抖。
  金俊秀见他们过于紧张,便用力击鼓几下提醒他们。
  六甲和七得被金俊秀的鼓声吓了一跳,这才慌忙上前去说道:“启......启禀殿下,中殿......中殿......”六甲和七得偶然抬头看到金在中冷笑着看他们,又慌忙低下头去,“中殿本应是......是金......金家小女。”一句话里越到末尾越没底气。
  四下里一片寂静,站在金在中身边的沈昌珉也以一种鄙夷的目光望着他们。
  六甲对旁边的金俊秀作出“哥,我们死定了”的口型,便哭丧着脸。
사랑이란 믿음으로 영원히함게하는 꿈.

白衣。

积分
19
帖子
33
0 点
不离值
2
577 粒
2 颗
0 滴
在线时间
53 小时
 楼主| 发表于 2018-2-19 19:29:45 | 显示全部楼层
郑允浩抬头看了看头上从两座宫宇的屋顶上连接的彩绳,在朴有天耳边说了些什么,朴有天虽担忧地望着他,但还是按他说的把两手并拢,合成拳头。
  郑允浩随即对众人说道:“莫非天下百姓不相信寡人的实力?今日便让尔等大开眼界。”说完深深朝金在中看了一眼,脚踏上朴有天的拳头,借力跳上彩绳。
  文武百官以及众戏子都诧异地望着郑允浩。
  郑允浩在彩绳上站稳后说:“寡人不信,凭寡人一身才气无法俘获中殿的心。”说着他就沿着彩绳向金在中跑去,就要跑到跟前时,两个侍卫用手中的长刀交叉挡住了郑允浩的去路。
  郑允浩很快反应过来,轻踏在刀面上,向后一跃,作了个空翻。原本这一系列动作可以很完美的完成,但由于过于突然,郑允浩险些摔到地上。
  金俊秀闭上眼,不忍看到郑允浩摔下来的惨状。一秒之后,众人听到的不是郑允浩掉落下来的沉闷的声音,而是什么东西撕裂的声音。
  金俊秀睁开眼,定睛一看,郑允浩白色的裤子裆部开了一个大口子,露出他里面的红色底裤,脸上的面具也掉了下来,人却还稳稳当当的站在绳上。
  金在中看到面具下一张英俊的脸变得通红,往下便看到戏子红色的底裤,不禁捂嘴笑起来。
  原本毫无兴趣地看着表演的燕山听到金在中的笑声后循声望去,看到金在中眉眼弯弯的样子,也笑了起来。
  听到笑声,几个戏子连忙跪成一排,沈昌珉目光中的鄙夷这才消失掉。
  “今日中殿诞辰,此民间戏班深得寡人之心,来人,赏银一百两。”燕山扫视着这些戏子,说道。
  表演结束后,燕山和金在中一同到殿内用午膳。
  宫女关上门后,殿内霎时就安静下来。
  金在中与燕山面对面坐着,却没有抬头看他。
  燕山看着坐在对面的金在中还是一副冷漠的样子,便有意无意地提到:“中殿若每日都如方才般愉悦多好。”
  “在中实在无法在殿下面前放肆,还望殿下见谅。”金在中平淡的说道。
  “中殿,寡人的忍耐终有一天会耗尽的。”
  金在中没有答话,默默泯了一口茶。
  “终是寡人过于宠溺你了......”燕山放下筷子道。
  “恕在下直言,殿下错便错在一年前带我回宫。”金在中这才抬头,对上面前昏君的目光。
  郑允浩等人换下宫里的戏服准备随侍卫离开时,沈昌珉挡住了他们的去路:“诸位留步。”
  “大人既然答应了放我等离开,便不可食言。”六甲说道。
  “大人所为何事?”朴有天问道。
  “殿下有诏,宣诸位留于宫中,充御用戏班,日后随时听命。”

  “在中,既然戏子能使你展露笑颜,寡人便准许他们每日出入景福宫可好?”
  金在中一听燕山的这一承诺,心中涌升出一阵窃喜。他本就对新奇的事物感兴趣,何况这是宫门外送来的玩物,何不愉快接受呢?
  “圣恩浩荡。”金在中脸上仍是波澜不惊的样子。
  “来人,将戏子们安排到景福宫附近的偏殿内。”
  在中,如今你对寡人仍是一副冷淡的样子,但寡人可以等,冰山也总有消融的一天。
  是夜,如此沉寂......
  “天色已晚,怎么还在这里?”郑允浩见朴有天坐在殿前的石阶上,不禁问道。
  “允浩哥,主上留我等于宫中,究竟是祸是福?”朴有天望着夜幕残云中的一轮明月,落下一声小小的叹息。
  “我虽无法确定,但至少我等能免受人欺压与白眼,可比民间戏子高一等。”郑允浩也在石阶上坐下。
  “进宫之前,那占卜大师之言,看来不是故弄玄虚。”
  “你是在担心真如他所言?反正我从来不信这些,也许只是巧合罢了。”
  “但愿如此。”说完朴有天就站起身,回了屋。
  郑允浩一个人坐在石阶上,望着如烟般的云繁复地变化,月光明了又暗,反反复复。
  突然郑允浩看到一个红色的身影往这边走来,月光很适时的洒在来人身上,清冷却恰到好处。
  “中殿大人怎会在如此深夜大驾光临......”郑允浩一眼便认出来是金在中,立马站起身来行礼。
  “免礼。”金在中用一种不会惹人讨厌的目光把郑允浩扫视了一遍。
  原来他便是那红色底裤......
  “中大人来访,不出来迎接成何体统,在下这就去把其他几人叫出来。”郑允浩起身,准备往殿内去。
  “不必了,且让他们好好休息吧。”金在中在石阶上坐下,见郑允浩仍规规矩矩地站在一边,笑着拍了拍身边的地方说道:“怎的变得如此拘束?你表演时可并非如此。”
  “恕小人愚钝......不知大人威严,以致冒犯大人。”郑允浩把方才沈昌珉教过的话机械地背出来。
  “是宫人教你的吧,可要尽快熟练些才好啊,尤其千万别在主上面前出错,否则我也不知会有如何后果。”金在中不知是想起了什么,嘴角扬起一抹苦笑。
“是。”这一细节郑允浩看在眼里,他看着金在中深邃的眸子被月光照的发亮。
  郑允浩有些察觉到了,金在中对燕山的反感。
사랑이란 믿음으로 영원히함게하는 꿈.

白衣。

积分
19
帖子
33
0 点
不离值
2
577 粒
2 颗
0 滴
在线时间
53 小时
 楼主| 发表于 2018-2-24 15:23:55 | 显示全部楼层
金在中看出来郑允浩脸色的变化,说道:“不如实话实说好了,主上曾诛我九族,因恰逢前中殿被废,便纳我为中殿,主上荒淫无度,我何尝不知他只是垂涎我美貌。”金在中没有再说下去,只是自顾自地抬头望着天上的明月,月光把他的双眼染上了一层清冷的颜色。
  郑允浩没有接话,有些发愣地望着金在中。
  “一不小心透露太多了呢......”金在中浅笑道,“今后我还会常来此,私下时唤我在中便可。”他说完站起身。
  “小人惶恐,怎敢直呼大人名号......”郑允浩一时不知怎么办才好,这样的情况沈昌珉并没有事先告知他。
  “这是一国中殿的命令,若你不从,我便只好令从事官降你大逆不道之罪了。”金在中说完便掖了掖身上的披风,走出院门。
  郑允浩愣在原地。
  回屋时朴有天几人早已睡下了,他轻轻掀开被子,趟到朴有天身旁。
  脑海里闪过金在中的笑靥,耳边似乎还回荡着他的声音,想着想着,脑海里又突然出现占卜大师的那句“势必以下犯上”。郑允浩心生烦躁,便用被褥蒙住头,如此反复,辗转反侧,今夜注定无眠。
  金在中本想悄无声息地走回寝宫,但经受过训练变得异常敏感的宫人怎会没有听到他刻意放轻的脚步声呢?
  “大人,如此深夜之时是去了哪里?”一位较为年长的宫女走过来,接过金在中解下的披风。
  “出去散散步罢了。”
  “方才......主上曾来此,因不知大人去了何处,只好称大人已睡下。”
  金在中脸上没有一丝波澜,换作是宫中其他妃子,主上莅临可是求之不得的。
  “大人如此已有一年了,每当此时便刻意回避主上,恕小人多嘴,大人如此日后无法在宫中立足啊......”
  “主上需要的,是面如桃花,胸脯丰腴的女子,供主上每日享用的胸脯,我身为男子如何提供?主上自小缺乏母爱,执意在我身上寻找是找不出任何的。”金在中也不怕隔墙有耳,继续说道:“你们做得对,若日后主上来景福宫时我不在宫内,但编造些缘由打发便可。”
  “是。”宫女叹了口气,只好回答道。
  躺在层层金丝被褥铺就的床上,金在中从未感到如此孤独,也许是方才对郑允浩提及旧事,回忆如决堤潮水般涌来,无论如何都无法挡住。
  金在中一头黑发铺盖住了大部分金丝的奢华,一行清泪流入鬓间,染上发间清淡的香气。

  燕山懒懒地坐在龙椅上,从他有些憔悴的脸色就可看出昨夜的妃子没有伺候好。他毫无兴趣地俯视着跪在面前滔滔不绝的老臣。
  “微臣听闻,昨日主上将民间戏班纳入宫中,微臣以为此事不可举。”
  “那么,卿以为如何可取?”
  “启禀主上,昨日之事在百姓之中传开后,百姓取笑主上之风愈演愈烈,若不镇压,主上之威必定大有所失。”
  燕山没有再延续这个话题,只是懒懒地开口问另一位大臣道:“前几日寡人吩咐下去的事情是否办妥了?”
  被问到的大臣还没有回答,跪在地上的老臣便激愤地抬起头:“微臣以为,将医馆改为妓院实在是伤风败俗!”
  燕山突然猛地击了一下桌案,殿内瞬间安静了下来,“为何寡人做任何事都有你们这些人前来阻挠?!”燕山站起身来,指着一众大臣质问道。
  那位老臣回答:“先帝早立下的规矩,臣等只是按规矩办事。若主上英明,臣等也便不会处处阻挠。主上万不可乱了大局。”
  “你!”燕山走到老臣面前,攥住他的衣襟强行将他拖起来:“你处处以先帝之名束缚寡人,究竟是何居心?!”
  老臣望着燕山,瞪着眼道:“先帝圣明,却把国家交予你一介昏君,我倒要问你,把国家百姓大事玩弄于股掌之间,是何居心?”
  这句话无疑是火上浇油,在场所有大臣都为老臣捏了一把汗。
  燕山手上一使劲,把老臣重重摔在地上。
  因这一摔,老臣头上的乌纱帽掉在地上,满头白发散乱,老臣的额头也被重重磕到地上,血流不止。
  “从今以后不许再提先帝!来人,把这老糊涂拖下去,碎骨飘风!(PS:燕山君时代的一种酷刑,把犯人的骨头碾碎,飘到风中)”燕山怒的双眼通红。
  老臣被拖下去后,燕山问道:“还有哪位想要进谏?”
  殿内鸦雀无声。
  吏判柳顺汀望着看了看知中府事朴元宗,两人都默契地如其他大臣一般,一言不发。
  燕山见殿内悄无声息,这才宣布退朝。
사랑이란 믿음으로 영원히함게하는 꿈.

白衣。

积分
19
帖子
33
0 点
不离值
2
577 粒
2 颗
0 滴
在线时间
53 小时
 楼主| 发表于 2018-4-18 18:37:39 | 显示全部楼层

  天才蒙蒙亮,郑允浩便把其他几人叫起来。
  “大哥,怎么了......”六甲揉着惺忪的睡眼,问道。
  “今日我便教你们走高空绳的技巧。”
  “是,我等洗耳恭听。”
  几人随即来到院内搭着的木架前,两个木架之间以一条粗麻绳相连。
  “从未如此感到这高空绳竟有如此之高。”七得站在绳下,不禁感叹。
  郑允浩才爬上高空绳准备要示范时,便望见宫道上一抹白色的身影随着几个宫人往此处大门拐进。
  也才刚刚爬上高空绳另一端的朴有天顺着郑允浩的目光望去,却什么也没有看到,于是便疑惑地望着他。
  不一会,只见金在中与几个内侍走了过来。
  站在地面上的几人立马上前行礼,朴有天和郑允浩随即也从绳上下来。
  “如此专心地练习,真是辛苦了。”金在中带着浅浅的笑容,用一种不会引人讨厌的目光扫视了一遍面前几个戏子,最后目光定格在郑允浩身上。
  “为搏中殿大人一笑,再多苦痛,小人亦在所不辞。”郑允浩微微低了一下头,但眼睛仍然注视着金在中。
  “你们且继续,我只在一旁看着,绝不妨碍。”金在中笑道。
  身边的几个内侍一听这话,便跑进正殿去,搬了一把椅子出来。
  金在中坐下后,仍然笑着看这几个民间戏子,很新鲜的样子。
  朴有天率先回到高空绳上,手中轻摇这一把彩色羽毛扇,口中念念有词地唱着抑扬顿挫的曲子,以一种有些高傲的姿态走到绳子另一端,期间眼睛都没有往脚下看一眼,仿佛在平地上行走一般从容。
  金在中抬着头,眼中满是笑意,目光里似乎也有些许的向往。
  这一切郑允浩看在眼里,许是他天性好胜,此时竟与朴有天较起劲来。
  于是郑允浩在朴有天下来爬上高空绳,朝下面仰起头来的金在中笑了笑。
  金在中看到郑允浩的笑容,便回以微笑。
  郑允浩似乎是因这微笑得到了鼓励,心里的热情一下子被点燃,他脚步生风,几下便到了绳子另一端。
  接着他在绳上翻起跟头,一手着绳时绳子弯曲下来,手臂上也使了不小的力,绳子最大限度的弯曲着,一松手,绳子弹回原样的同时,他的身体也飞起,空翻后又重新稳稳当当地站在绳上。
  地面上的几人都屏住了呼吸,这样高难度的表演就连朴有天也不常见,其他人就更是觉得新奇。他们都在担心郑允浩的失误,尽管地上铺设了好几层的软垫,但要是真的摔下来,后果也是不堪设想......
  金在中的目光一直追随着郑允浩上下跳跃的身影,生怕出什么岔子。毕竟,他并不希望郑允浩受伤。
  万一郑允浩伤了,这群供自己赏玩的戏子不就没有看头了吗?
  在这短暂的几分钟里,众人的目光全都聚焦在郑允浩身上,郑允浩清楚地看到金在中担忧的目光,以及他的手正紧紧地揪着衣袖。
  高难度的表演进行的十分迅速,郑允浩从高空绳上下来后,得意地朝众人笑了笑。
  “大哥,您方才真是厉害,我们几个好生佩服,日后请赐教。”六甲走近郑允浩,说道。
  “好,得空便教你们。”郑允浩转而看了看金在中。
  就在郑允浩想要朝金在中说些什么的时候,金在中便起身道:“时候不早,主上该早朝回来了。”
  “恭送中殿大人。”戏子们站成一排,纷纷行礼。
  才踏入景福宫门,便听到一阵瓷器摔碎的声音,金在中不悦地皱起了眉,问宫外的侍卫道:“你可知发生了何事?”
  “回大人,主上退朝后便一直在此等候,只是迟迟不见大人,想必已是龙颜大怒了,大人快请进吧。”
  金在中才踏上石阶几步,便迎面碰上了沈昌珉。
  “中殿大人方才去了何处?主上已等候多时了。”
  “只是到处转转罢了,顺道去了戏班处。你立即到戏班处去,将那册书找来交予他们。”
  沈昌珉皱了皱眉,低声道:“在中哥,那可是......”
  “我知道,你且去取来交予他们,三日后宫中将宴请百官,你明白我的意思。”金在中不以为然地笑了笑。
  “是,小人立刻前去。”说完沈昌珉就快步离开景福宫,没有带任何侍从,弄得旁人都一头雾水。
  金在中刚跨入正殿一步,一卷竹简便迎面砸来,金在中没有躲闪,因此竹简与他的脸颊擦了边,留下一道红痕。
  金在中仍然从容地上前作揖道:“听闻主上在此等候多时,还请主上恕小人之罪。”
  “抬起头来。”李㦕(就是之前一直用的燕山啦,之前一直打不出这个“㦕”字所以用燕山(-_-;),李㦕=燕山!)难得严肃的声音响起。
  金在中顺从地抬起头,与李㦕对视,眼中毫无波澜。
  还是这个样子。李㦕心中另一团火窜了上来,他走到金在中面前,按住他,粗暴地扯着他的衣服。
사랑이란 믿음으로 영원히함게하는 꿈.

白衣。

积分
19
帖子
33
0 点
不离值
2
577 粒
2 颗
0 滴
在线时间
53 小时
 楼主| 发表于 2018-4-19 18:00:45 | 显示全部楼层
金在中自然是知道李㦕的目的,但他毫不慌张,也没有丝毫要反抗的意思,只勾起唇角说道:“自先帝时便有言,一国之君为天下体统,如今小人得主上恩泽已是大逆体统,天下百姓以此道乐,若殿下所求之事传遍街市,殿下便大失君威,吏判谋反之事已是心头之患,如此,不出数月,殿下如今所坐拥天下,必定落入他人之手。”
  语毕,金在中清晰的感受到李㦕扯自己衣服的手僵住了,趁李㦕愣神之际,金在中离开了他的怀抱,与他保持三步远的距离。
  “先帝......先帝......你们个个以先帝压迫寡人,寡人今日便要将尔等鼠辈赶尽杀绝!”李㦕气得双眼通红,拔出长剑横在距离金在中的脖颈不足三寸之处。
  “若主上执意如此,小人只好悉听尊便。”金在中闭上眼,等待那冰冷的利刃刺入自己的喉咙。
  片刻,随着长剑收入刀鞘的声音,金在中睁开双眼。
  “中殿应当明白方才自己说了什么错话,寡人不能再娇纵着你了,即刻起,中殿不准踏出景福宫半步,直至他日寡人传赦令。”说完李㦕便走了出去。
  金在中第一次觉得李㦕的背影如此疲惫。虽被禁足,但金在中知道,三日后宴请百官之时,李㦕也不可能不放他出来。
  只因自己背负着这个可笑的名号。
  金在中闭上眼,记忆如走马灯般掠过。
  “九儿,你且乖乖留在此处,娘亲且去看看便回来。”听到外头的声响,原本坐在床沿的妇人站起身,对金在中说道。
  “娘亲,不要去......”金在中从被中伸出无力的手,攥住娘亲的衣袖。
  “在中,你在这里不会有事,不要出来,你还染着风寒呢。”娘亲迅速却轻柔地把金在中的手塞回被子里。
  金在中眼眶红了,娘亲是第一次唤他的名字,也是最后一次。
  当举着火把的官兵粗暴地踹开房门时,金在中也只是蜷缩在床上,瑟瑟发抖。
  “此处还有一个!”官兵大声嚷嚷道。
  不一会屋内又进来一群官兵,围着一个身着华服的人,小小的屋子里霎时便满了。
  金在中被几个官兵强行从床上拖起,跪在李㦕面前,他的身子不住地颤抖着。
  李㦕手上提着刀,刀刃上面全是血渍,他扬起刀,刀尖离金在中的鼻尖不足三寸远。
  “主上饶命......主上饶命......”金在中双眼毫无焦距地望着那血渍,声音颤抖。
  那夜,金在中已对李㦕用尽了一生的卑微。
  本以为会被依法放逐,即使李㦕饶了他的命,他也会死于环境恶劣的边地之中。
  没想到次日睁开眼时自己已经到了宫中,就是这中殿的景福宫。
  金在中到如今也不知道那天为何会招来灭门之祸,他恨现在的自己,身着华服,养尊处优,求生未及,求死不得,与灭族之人相敬如宾。
  金在中凝视着案上的长剑良久。
  
  郑允浩等人呆楞在一旁,看沈昌珉翻箱倒柜地找着什么。
  “大人,真的无需小人帮助吗?”七得见沈昌珉久寻未果,终于忍不住问道。
  “方才就说过人手众多反而添乱。哈,找到了!”沈昌珉终于在书柜后的角落里寻到一册封面蒙灰的书。
  几个戏子马上凑过去看。
  “《礼乐剧台本》?”郑允浩念出了封面上依稀可辨的几个大字。
  “中殿大人密令,三日后宴请百官之时,演此出。”沈昌珉指着书上的一页道。
  几人看后面面相觑,这中殿究竟在搞什么名堂?
  “中殿大人吩咐诸位加紧练习,服饰与道具我已派人前去采办,大概明日送至此处。”沈昌珉丢下这句话后便走了。
  “大哥,如今如何是好?听闻主上已特请风月馆歌伎入宫,我等不定要表演,万一主上得知......”六甲担忧地说道。
  “既然中殿密令沈大人前来转告,想必是别有用心,照办便是,休得顾虑。”郑允浩说完便带着那册台本走出门。
  几个戏子一一看过了台本后在院里开始练习。
  “大人,请收下小女这番心意。”朴有天生动形象地念出台词,忘郑允浩身上靠。
  看到朴有天这个样子,还未上场的六甲和七得在一旁笑的前俯后仰。
  “......”郑允浩迟迟没有反应,见朴有天没有再念台词,疑惑地望着他。
  金俊秀停下了敲奏乐器的手:“允浩哥,接下来便是你了。”
  “嗯?......进行至何处了?”郑允浩抱歉地对其他几人笑了笑。
  朴有天见六甲七得还在笑自己,有些哀怨,但还是说:“再来一次,你方才走神了,俊秀,重新。”朴有天望着郑允浩,欲言又止。
사랑이란 믿음으로 영원히함게하는 꿈.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我也爱不离

本版积分规则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