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我也爱不离

【扫文札记活动】

【微信平台专属】我の摘抄录

【微信平台专属】夜宵铺

查看: 132|回复: 1

[原创连载] 无字 BY:米肉肉

[复制链接] |关注本帖

白衣。

积分
49
帖子
63
1 点
不离值
4
1570 粒
12 颗
1 滴
在线时间
66 小时
发表于 2018-2-13 14:34: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米肉肉 于 2018-2-13 14:38 编辑

欢迎来水楼留言~

评分

参与人数 1不离值 +1 +20 收起 理由
Camellia + 1 + 20 开坑奖励

查看全部评分

白衣。

积分
49
帖子
63
1 点
不离值
4
1570 粒
12 颗
1 滴
在线时间
66 小时
 楼主| 发表于 2018-2-13 14:35:4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米肉肉 于 2018-2-13 14:37 编辑

第一章
       冷清的月光透过镂空精雕的木窗洒进古董店里,店老板静坐在桌旁,翻着手里的古籍,修长的指尖划过发黄的纸页,手上的皮肤在朦胧的灯光下,像是没有毛孔般精致。读到有趣处忍不住弯起嘴角,伸手拿起桌上的白玉杯,轻呷一口上好的龙井,短暂的苦涩过去,唇齿间留下一阵甘甜。对于郑允浩来说,香茗配着古卷,两股不同的清香萦绕在鼻翼间,配着凉风习习的秋夜,身心都是舒畅的。一阵风突然从虚掩的门里吹进来,顺着衣服领口钻入肌肤,感受到寒意的人终于放下手里的书,抬头看了眼虚掩着的门。环顾四周,满架子摆放着的古董安然无恙,刚要收回目光,就见一抹虚影旁若无人地哭着进来,穿过自己放东西的货架,也不知要往哪去。只好放了手里的书,起身走过去。对方在墙边站定,捻起手里的帕子拭去了眼角的泪,眼角虽有几丝岁月留下的皱纹,但能看出来,这双眸子年轻的时候一定很迷人,轻叹一声“别哭了。”对方的动作一顿,猛地抬起头,哭腔里还带着几分惊讶“你看得着我?”点了点头,上下打量了一眼她的衣着,像是上世纪流行的样式,便小心翼翼地开口“这么多年了,你怎么还留在这?”“我?我在等人。”对方说完泪水突然来的更甚,下意识想伸手劝慰,可手伸到了对方眼前,才突然反应过来不过是徒劳罢了,只能眼睁睁地就这么看着她的眼泪从脸颊滑落,透过自己的手,在灯光下闪着剔透的光,滴落在地上,可低下头,脚下的木制地板上,什么都没有留下...

  “别哭了,不管是因为什么,还是快点放下吧,难不成想永远当孤魂野鬼这么游荡着?”“不行,林浩在我病塌前说好了的,他让我等着他,他随后就到了,他说我们都一起半辈子了,没有我他也活不成了,他说我们两个人要一起拉着手走那黄泉路,下辈子,还要在一起。他许诺了我的!他没来,我怎么能走了?”女人说到后面有些激动,几乎把自己当成了那个迟迟没有来找她的林浩,可对于这样的哭诉,郑允浩显然已经司空见惯,连眉头都没皱一下,只是淡淡问了一句“你等了多久了?”“...”看着对方一时失语地低下头,没有再追问。也是,对于灵魂来说,时间这个刻度真的还重要吗?一手托在下巴上,手肘放另一手手背上枕着,听着她小声的讲述出神,唉…这世间最不缺的就是痴儿怨女,万般真心都交付了就为了换那一句喜欢不喜欢,求得求不得,为的是什么啊?可惜啊,这份心境自己这辈子怕是都没法领会了。

       一声长叹,摇摇头。“别等了,都这么多年了,他就算是真活着,估计也是转世了。”眼前的人听了,罥烟眉一蹙,不敢相信地瞪过来“你胡说!他怎么会负我?”“他没负你,”郑允浩连忙打断了她的话,一双眼睛看着眼前的虚无,眼内却衍生出了别的情绪,顿了顿这才开口“你死后他便一心寻死,他试过上吊,可被家人救下了,他试过割腕,又被大夫救回了,他在你灵位前想要一头撞死,却不想撞成了个痴子,满口念着你的名字,却忘了你是谁。最后...最后他终于老了,可以来找你了,可他忘了,他要去找的是谁呢?他一个人走过黄泉路,嘴里喃喃着叶秋,叶秋,叶秋...可直到最后,他也没能把你记起来”郑允浩说的时候,那个头发蓬乱的老人像是就在眼前,双目清亮,可意识却恍惚的很,脚步有些蹒跚地走着,逢人就叫叶秋。叶秋?你是叶秋吗?叶秋长什么样子?叶秋来了吗?叶秋呢...“别说了,你别说了!林浩!他一定还在找我,我这就去找他!”女人说完哭着跑了。再抬眼,眼前的古董店依旧静谧,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送走了女人,于是坐回椅子上,刚刚的话其实半真半假,她口中的林浩确实在她死后寻死了一阵,但是过了两年家里就给他取了另一房太太,温婉贤惠,小家碧玉,没抗拒多久他便很快接受了这个新的温柔乡,一醉倒便再爬不起来了。他倒也确实是痴了,不过是在他老了之后,新太太就开始性情大变,从他手里把家业全部抢走了,劳劳掌控在手里,体态龙钟的老人哪里斗得过正值壮年的女人?远近闻名的痴情男儿郎到老了却变成了人人说道的笑料,他终是疯了,痴了,在病榻上半死不活的时候,终于回想起了他的第一任太太,那个简单的太太,回想着她有多好...呵,苦笑着摇摇头,真羡慕你们,那么大了还有在爱情里被骗的能力。把书翻到之前读的地方重新拿起,这样的真相对谁来说都是残忍的,可告诉她了又怎么样呢?人们想知道的往往不是真相,只是自己想知道的那部分真相罢了,反正是要离开,那就愉快地离开好了,于她,是个解脱。端起茶杯喝了一口,眉头轻皱,茶凉了,去续杯茶。

  业内的人几乎都知道,有家小小的古董店坐落在一个偏远的山林间,店面不大,但还算精致古朴。古董店的主人没有聘请店员,大事小事都自己亲力亲为。地方是有些偏,但不妨碍它声名远扬,当然,之所以声名远扬,神秘的店主只是原因之一,最吸引人的还是这店里的东西,不光是架子上摆的还是店里装的,可都是好东西,什么宣德年间的束莲纹盘,什么清廷的珐琅彩,什么清末的鎏金菩萨像,甚至店主手里端着喝茶的白玉杯都是快千年前专门用来上贡的宝贝。这些东西可不是像其他开古董店的老板一样,扎进古玩城里才淘出来的。这个圈内总有大把人捧着宝贝要给他帮忙出手呢,还有啊,哪个地方出土了什么东西,家里两位考古教授总是第一时间就知道,他若是看上了,只要不是国宝级的,花点钱就能带回来,拍卖的流程都免了。当然最主要还是店主博学多才,收进来的宝贝看两眼就知道真假好坏,没人能忽悠的了他。说来这店主年纪不大,长相还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的,性格却老成的像个饱经风霜的老头,人也精得很,你若是想算计他,定要被他反过来好好耍上一回,等你回了神,就只管哭去吧。还有啊,店主说了,卖古董讲究缘分,你若是与它有缘,我便卖你,一分钱也不多要你的,若是无缘,对不起,宝贝是有守护灵的,它若是不喜欢你,那你请宝贝进了屋也只会给家里招致祸端。之前还真有不信的,甩出了一张加了好几个零的支票硬是抱走了个龙纹铜瓶回去,结果几个月时间,家里鸡飞狗跳的不安宁,最后,那瓶子,砸也砸不碎,卖也卖不掉,在家摆着家人连碰都不敢碰,想退货?好啊,合同可是你自己签的,白纸黑字写了,如若退还,三倍赔偿,就这样,老板什么也没损失,白拿四份的巨款,厉害的很,行里有名着呢,要请他出来鉴定一次,三顾茅庐都不顶用。偶尔心情好他出山一趟,鉴定报告出来没有不服气的,他看的宝贝,不光能准确说出具体年代,出自哪位大家之手,连它们经了哪些辗转坎坷,还有背后的故事都能统统道出个所以然来,所以别看他年轻,业内多少专家学者都抢着请他去喝茶呢。

  眼看着又送出了一件宝贝,郑允浩站在门前伸了个懒腰,早早关了店门,走进店最里头隔出来的议事间,拿起桌上没看完的书,倒在躺椅上。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这就是古董店的好处,闲的很,多的是的时间来享受人生,但,有个前提——不被打扰!咬牙切齿地塞上耳塞,闭了眼,把在眼前胡闹的光头小家伙忽视了个干净,打上午就闹哄哄的吵得自己耳朵都要聋了,刚才那单生意谈下来,自己比那白发老头还像耳背的。“跟你约法三章过的,我做生意时不能来打搅,你耍赖我便也耍赖。”然后塞回耳塞,凭对方说什么都不去理会。哦,忘了提了,这古董店老板有个秘密——谁都不知道的秘密——他能看见一般人看不到的东西,打小就能!小时候因为常常对着空气自言自语,老是被当成个怪小孩,没有小朋友愿意跟他玩,他努力跟大家解释,但老师让他不要老说谎吓哭别人小姑娘。被父母提溜着耳朵拉到墙角训斥了好几番他这才慢慢明白,原来大家看不到啊,至于为什么大家看不到的他却能看到,他到现在也没弄明白,但小郑允浩很快就学聪明了,那些飘飘们没有实体,仔细看是虚的,没有影子,看见没有影子的人走过来不用躲,不然别人就只能看见一个人走的好好的突然闪到另外一条道上了,再有,和它们对话时一定要小心些,不然被看到了,又要被当作自说自话的小傻子了...总之,摸索了许久,慢慢的倒也习惯了和阿飘们和平相处。平心而论,虽然它们是经常给自己带来些小麻烦,但从小到大自己从它们那知道了不少东西,各种领域都有,虽然不乏有些老人家老爱讲些大道理给自己听,但不管怎么说,经历了生死的人总是比常人多几分透彻,特别是若是遇上很有学问的,能帮自己解不少疑惑呢,历史的音乐的文学的美术的甚至是男欢女爱的,小时候什么都不懂只能半知半解地听,听进去了,眼前还能看到一些不知道哪里来的画面,不小心遇上少儿不宜的,拦都拦不了,一急就忘了自己碰不到他们,小手从他们半透明的嘴巴前穿过去,这才反应过来,连忙捂着自己的耳朵面红耳赤地打住了。所以,后来班里那些小男生们偷偷聊着哪个网站资源多哪个种子高清无码的时候,自己都不屑的轻哼一声,这些算什么啊,自己什么没见过?男女之事、同性之事,再刺激的也见过,还都是VR版的,早就没了什么新鲜刺激。还有…自己喜欢男生的事情,也在很早的时候就被一个飘飘说破了,花了不少时间去弄明白是怎么回事,等翻了好些书看了好些电影终于弄明白了,郑允浩还挺高兴,傻乐着想自己还真是与众不同,小拳头一攥,嗯!天必降大任于斯人也!反正郑允浩很早的时候就想好了,自己都听了十多年的悲惨爱情故事了,十个来找自己的有九个是因为他们那些或求不得或不舍得或放不下的爱情,拜他们所赐,自己好像对这件事有了抵触心理。退一万步说,若是硬要选,自己都不愿和自己这样奇怪的人生活在一起,干嘛还去祸害别人?所以,对他来说,喜欢的是男是女都没关系,自个儿跟自个儿过吧。所幸郑允浩这人独立的早,家里那两位教授一心扑在学术上,全国各地地挖宝贝,从小也没什么空管自己,不然两位要是知道自己的这种想法,还指不定要怎么唠叨。

  二十多年一晃就这么过去了,小郑允浩也就这么一个人热热闹闹地长大了,哦,纠正一下,不是一个人,还有很多飘飘们陪着呢,爸妈出差的时候,自己只有一个人在那个家里,奶奶就会来陪着,奶奶生前的时候没有什么机会和她相处,反倒奶奶去世之后和自己说了很多话,小时候学会的煮面条就是奶奶在旁边教的。不过显然自己在厨艺方面实在是没什么天赋,这么久了也学做不出其他像样的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我也爱不离

本版积分规则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