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 加入爱不离
查看: 821|回复: 4

[原创连载] Devil BY:雾岛絮

[复制链接] |关注本帖

赤莲。

Rank: 1

积分
72
帖子
102
0 点
不离值
14
896 粒
15 颗
0 滴
在线时间
8 小时
发表于 2013-11-3 20:01: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kumausagi16
从天使坠落成了恶魔

笑着睥睨着人间为他而狂乱的恶魔

看这个恶魔怎么掌控这个圈子

又被什么羁绊...

<Devil>尽情享受吧



[ 本帖最后由 雾岛絮 于 2013-11-3 20:02 编辑 ]

评分

参与人数 1不离值 +1 +10 收起 理由
mm.爱入心 + 1 + 10 开坑奖励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赤莲。

Rank: 1

积分
72
帖子
102
0 点
不离值
14
896 粒
15 颗
0 滴
在线时间
8 小时
 楼主| 发表于 2013-11-3 20:28:15 | 显示全部楼层
暗绿色的藤蔓盛绽着如火般炫目的玫瑰,被束缚的黑色羽翼经过百年的尘封暗淡了光芒。

沉睡的罪无言地呻吟,仿佛在斥责,又仿佛在忏悔。

“my dark angle.”似乎有人在呼唤他,声音轻柔,仿若带着全世界沉甸甸的爱意。

暗绿色的藤蔓迸发出檀紫色的不协调的诡异光芒,火玫瑰刹那间只有一地残骸,暗绿色的藤蔓逐渐幻化成檀紫的繁复法阵,hero 无意识地双手结印,黑色的羽翼泛起华贵的紫光。

“你是罪恶的象征。”那轻柔的声音还在继续。

“我是罪恶。”hero喃喃念着。

“你背负着诅咒和怨念,你是血染的罪孽诗篇。”

“我背负诅咒。”

“你是傲慢、妒忌、暴怒、懒惰、贪婪、暴食,色欲。”

“我代表七罪。”

“你又颠覆世界的力量。”

“我渴望挣脱束缚。”

“你有毁灭世界的魔性。”

“我祈求觉醒。”

“你可以拥有一切。”

“我将主宰世界。”

“觉醒,hero。”

“我将复苏。”

hero双瞳睁开,妖冶的紫色拥有让人万箭穿心的邪恶力量,法阵迸发出强光,强大的魔力甚至连法阵本身都承载不了,瞬间灰飞烟灭……

“太慢了。”易兰亚绝望地捂住双眼,血混杂着泪,在洁净的脸上蔓延。

“hero……”诺的双瞳流露出刺骨的爱上。

天帝不语,淡然祥和的面容不见一丝惊诧。

“封印,是我解的。”良久天帝才淡淡地说,依旧是那样平静祥和。

Black酒吧,颓废的迷醉气息充斥着各种灵魂堕落时的哀嚎。

在中是这里的调酒师,有着难辨性别的惊人美貌,他抑或是她总是邪魅地笑着,一双诡异的檀紫眼瞳都有种说不出的邪恶。

仿佛是隐在人间的恶魔。

男人、女人都爱着这个美丽的恶魔,不可抑制地为他或是她疯狂。

在中是热情的,亦是冷漠的。

他有无数个情人,如百合般清纯的,如玫瑰般妖娆的,他深爱着每个人有憎恶着每个人。

“在,你是我的。”男人霸道地看着他,安淡淡笑着,多情又无情。

“不!在,我才是你的爱人!”女人柔媚地偎依在安的怀中。

有一次,男人没有绅士风度,女人失去了淑女风范,推搡,争吵,极度,暴怒。

男人疯狂而扭曲狰狞,美丽而脆弱的玻璃酒杯砸向同样疯狂的女人,女人尖叫着挥着破碎的酒瓶,鲜血盛绽,一地绝望、痴狂的残骸。

在中不阻止,他永远都是淡淡笑着,不悲不喜,不怒不怨,看着他们为他疯狂,为他绝望,为他互相伤害,为他体无完肤。

他是恶魔,早人间恶作剧,一点一点把灵魂拖入地狱。



“不够,还不够呢……”在中笑着,看着他愚蠢的情人。

女人诧异地望着他。

在中俯身,在女人耳旁暧昧地说:“陪我下地狱吧。”



“是心脏病突发?”警察皱皱眉,在中咬着下唇,哀伤地看着沙发上没有温度的情人。

“但是死者和她的家族没有心脏病史。”法医也疑惑,“简直死得有些莫名其妙。”

“你们是在怀疑我吗?”在中淡淡地望着穿着制服的男人女人。

少年很美,想带刺的野玫瑰。

“不,不是的,只是死者的死亡过于突然。”警察解释道。

在中眨眨眼,伸出食指放在玫瑰色的唇上,神秘一笑:“她也许被恶魔带走了!”

“什么?”

“恶魔太寂寞了,就让她一起下了地狱……”



最近因各种稀奇古怪的原因突然死亡的人很多,都是各种美丽的人。

男人女人。

一时间颇有些姿色的人都终日惶惶不安。

“在中,你最近要小心点啊。”有仟揽过在的肩膀。

在中笑:“你揽着我不怕你的恋人吃醋吗?”

有仟有些哀伤地望着不远处靠着墙假寐的俊秀,俊秀像是感觉到了有仟的注视,别开了头。

“在中,你真么漂亮一定要小心啊,最近治安不好。”有仟匆匆交代几句,就逃命似的离开了Black。

在中勾起嘴角,对着靠墙的俊秀邪恶一笑:“xiah……”

恶魔最喜欢的就是悲剧。


暗夜中的建筑透着怪异的森冷,在中像只不眠的黑猫在昏暗朦胧的橙黄灯光下游荡。

一个少年摇摇晃晃地“晃”过来,撞进了在中的怀中。

在中有些不悦,想推开他,少年却抬起因醉酒而泛起红晕的脸,惊艳地盯着在中:“天使啊!”

少年醉倒在在中的怀中,在中抱着少年,沉默了很久。

对啊,曾经他是天使,羽翼洁白的天使。

光透过橙色的窗帘,在狭小的卧室里蕴染出大片暧昧的暖色。

少年扶着疼痛不已的头,撑着身子坐了起来,很疑惑自己为什么会在这个陌生的地方。

“醒了啊。”在中坐在床边,穿着白色、略显宽大的衬衫,左手的酒杯里盛着鲜血一般火红的红酒。

在中放下酒杯,拿出一支细长的烟,点燃。

“对不起,请问……”

“你想问你为什么会在这儿?”在中吸了两口,皱皱眉,把还燃着的烟扔进了那杯红得刺目的酒里,白色的烟浮在红酒上,像极了躺在血泊里那肮脏的尸体。

“是,是的。”少年低着头,不敢直视在中,在中大敞的领口露出精致的锁骨。

在中站起来,伸了个懒腰,少年半躺在床上,一切显得一场暧昧。

很不错的气氛,在中笑着俯身,靠近少年,是少年愣愣的望着他,不知所措。

“你叫什么?”

“允,允浩。”

“允浩?倒是个特别的名字呢。”在中越靠越近,满意地看到清纯的少年涨红了一张俊脸。

“hero,大家都叫我在中。”

“你,你好,在中……”

“要不要坐我的恋人?”在中的表情很妖冶,也很魅惑。

少年吓得不轻,连“唰”地苍白如纸,瞪大了好看的双瞳,嘴巴微张,不知该作何反映。

之前的暧昧一扫而空,空气仿佛都凝固了。

门铃非常适时地叫嚣起来,让在中感觉一阵莫名的烦躁。

在中打开门,一个高大的男人跨进来,一把把在中抱在怀中。

若在平时,在中定然不会反抗,但今天不知道为什么,也许是少年正惊讶地盯着安看,安一把推开了男人。

男人疑惑,转头看见了床上的少年,顿时怒不可遏。

“hero!Who is he?”

“He is my lover.”在中淡淡地笑着。

“No!”男人顿时像头暴怒的狮子,一首揪着安的头发,狠狠地把安摔在地上。

“You are so cruel!”在中不怒,依旧淡然。他从容地站起来,淡淡地看着疯狂的男人,“Get out.”

“Ann!”男人痛苦地揪着头发,“Do you understand?I love you……”

“Get out!”

“Well,you dom't understand.”男人的表情扭曲得让人害怕,他突然笑起来,不知从哪儿抽出了一把刀。

“你要做什么?!”允浩终于反映过来,掀开被子,冲到在中身前,张开双臂护住他。

“Are you his lover?

“What?”允浩疑惑,身后的在中拉拉他的衣角,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

允浩无奈:“yes.”

“Well.”男人苦笑一声,拿着刀的手垂了下来,“Please give him happiness, he is a beautiful person.”

允浩笑笑,突然瞪大双眼,惊恐地大叫起来:“What are you doing! ?”

男人胸口插着那把锐利的银刀,鲜血在地面泛滥,是绝望还是成全?

允浩惊恐地抓着在中的肩膀,张着嘴却说不出话来。

在中装出无措的样子,眨眨眼,泪水就大颗大颗地滚落。

“Don't cry,hero.”男人用尽最后的力气,温柔地让人心酸,“Good bye.”

“Darren.”在中走过去,把Darren的尸体抱在怀中,靠在他耳旁,用最温柔的语调,“到地狱去吧。”

允浩没听见在中对Darren说的话,走过去,拍拍在中的肩膀:“报警吧。在中。”在中不语,允浩以为在中惊吓过度,便兀自拿起一旁的电话。

“NO!”在中从背后抱住允浩,“不要让警察打扰他,我们为他举行葬礼吧。”

允浩沉默了一会儿,点点头。

(ps:我英语不好写错了不怪我,要怪就怪英国人去,我讨厌这门怪力乱神的语言……)


Darren的葬礼很冷清,但有在中参加,对Darren来说也就够了。

经过那些莫名其妙的事,在中和允浩熟络了起来,是朋友,有总笼罩着朦胧不清的暧昧,这让允浩很不舒服。

允浩坐在吧台边看着在中调酒,在中的手很美,白得没有半点瑕疵。在中调酒是像只慵懒轻灵的猫,眼神迷离淡然,动作优美而灵巧,白色的衬衫松松垮垮透着异样的风情。

他的情人们就是疯狂地迷恋这样的他,男人,女人没有不想占有这只美丽的黑猫的。

他们飞蛾扑火的爱恋带给在中的总是负担。允浩有些同情在中了,被无数人爱着,同时背负着无数的罪恶。

“在想什么?”在中走过来,对允浩笑着,那妖冶诱惑的笑容暧昧不清。

允浩感到周围的人都嫉妒地瞪着他,恨不得将他生吞活剥,这种恶毒的眼神让允浩难以忍受:“在中,以后不要对我这么笑!”

在中疑惑:“为什么?”

“我们是朋友啊!你对我这么暧昧让我很不自在啊!”允浩忍不住对在中发了火。
在中一愣,冷下脸,转身就走。

连在中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自己现在的样子像在和心爱的恋人吵架然后幼稚地闹着脾气。
第一次没有了妖冶的颜色,反而透着一股从未见过的天真的说不清道不明的可爱。

天帝慈祥的地微笑:“这会是爱吧?hero……”

诺不解:“您真的就这么放任hero……”

“这不是放任,是救赎,我在救他。”

“但那个允浩,他是……”诺低下头,把刚要到口的“木偶”两个字吞了下去……

在中是绝顶聪明的。

他发现允浩对自己的影响越来越大了,自己的情绪无时不刻不受着他的影响。在中知道这种感觉代表着什么,但是他不愿相信,也不敢相信。

这种感觉是叫做“喜欢”吗?

堕天使hero爱上了白痴人类?很滑稽。

在中支着头,一双檀紫色的眼瞳半眯着,像只漂亮的黑猫。

“Black cat.”允浩也学着在中的样子,手支着,半眯着眼,冲在中微笑。

在中“扑哧”笑出声来,露出雪白的贝齿。

“其实我们在中不止有妖媚的一面啊!”允浩伸手,揉捏着在中的脸,在中笑着避开,一把拍那双狼手。

“我们在中这样笑的时候好可爱啊!”允浩拍拍在中的头,语中尽是掩不住的宠溺,“好像天使啊!”

“天使”两个字让在中很反感,他站了起来,冷冷瞄了允浩一眼,不发一语,转身就走。

允浩有些生气:“你怎么这么莫名其妙啊?懂不懂就发脾气耍性子,我们不是朋友吗?有对朋友这样的吗?”

不知道为什么,“朋友”两个字让在中久违的暴躁脾气彻底爆发:“你吼什么呀?我从来没有当你是朋友!”

允浩一愣,褪去所有表情:“很好,hero,我们不是朋友!”

允浩转身,背对着在中:“那我算什么?我们又是什么?”

在中咽下几乎脱口而出的“lover”,沉默。

允浩摔门而去。

暖色的窗帘,很冷。

我们算什么?

在中摇摇头,拿起一旁的电话,随意地给某个情人打了电话:“Helen,This is hero.”

电话那头传来女人惊喜的声音。

在中妖媚地笑着:“那今晚见面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赤莲。

Rank: 1

积分
72
帖子
102
0 点
不离值
14
896 粒
15 颗
0 滴
在线时间
8 小时
 楼主| 发表于 2013-11-3 20:28:41 | 显示全部楼层
门外的千步低着头,淹没在阴影里,他一直知道在中有很多情人,他也明白“见面”所代表的含义。

连朋友都不是的自己没有资格对他说什么吧。

Helen在从在中家回去的路上出了车祸,是刹车失灵.

允浩嘴里叼着面包,手中报纸的标题很醒目.

允浩有些担心在中了,警察一定又要打扰他了,在中相当讨厌警察,他说他们像一只只野生的,穿制服的猩猩,野蛮又没脑子.

“允浩,今天不上课吗?”可雅抽走允浩手中的报纸。

可雅是允浩交往三年的恋人。

“允浩,你可是大学生了呢,不要像个下孩子似的总是迟到。”可雅调皮地伸手打了允浩的头一下。

“好啦!”允浩凑过去,在可雅清秀的脸上吻了一下,“我走了!”

“嗯!”

允浩背着书包离开。

待允浩关上门后,可雅褪去脸上的笑容,掏出手机,换上风情万种的模样。

“hero……”

允浩几乎要发疯了!

酒店里穿着薄纱睡衣的女人面目狰狞,眼球被挖去,白净的脸上尽是可怖的道道刀痕,左手握着到刀刺向腹部,像是自杀。

“这间房是林可雅小姐自己定的吗?”

“是的。”

“有什么人和她一起来吗?”

“没有。”

“那有什么人出入过那间房?”

“没有。”

“有监控录像吗?”

“有的,请跟我来。”服务员小姐转身带路。

走廊监控录像上什么也没有发现,除了林可雅本人,没有谁出入过那件房间,甚至是服务员,这实在是太蹊跷了!难不成世上真的有恶魔的存在吗?

一切证据都指向林可雅是自杀。

可,可除了精神病人,谁会……

“我说了,可雅是个正常人!这一定是他杀!”允浩愤怒地拍桌而起。
警察无奈:“请你冷静一点,我们没有发现林可雅小姐是被杀的证据,她应该是自杀。”

“有那样的自杀吗?”允浩冷笑。
所有人都沉默了。

“我不相信1我不相信可雅会自杀!”允浩握紧了拳头,声音有些发颤,掩不住那股从心底透出来的浓烈悲伤。

“允浩……”一个温柔的声音带着一点小心翼翼的感觉从身后传来,允浩转头,竟是在中。

“在中?”允浩疑惑,在中“慌忙”解释:“我是听说你在警局接受调查,担心你,所以……”
允浩心头一暖,叹了口气,对一个年轻的警官说道:“请问我可以走了吗?”

警官点头。

允浩拉着在中大步走了出去。

一路无言,手却紧紧握在一起,生怕对方消失一般。

“要不要喝酒?”走到Black门口,在中才小心翼翼地问道。

允浩望着在中,点头:“你陪我喝。”

“好啊。”在中微笑着耸耸肩。

在中小口小口地抿着杯中的白兰地,允浩却已经醉了,脸上泛着红晕,眼睛里尽是迷茫的雾气。

在中微笑着,心里却在为林可雅的死而喝彩。

对!当然!是他做的!

林可雅是他杀的,不惜污了自己的手将那女人肮脏的生命结束。

林可雅,要怪只怪你是允浩爱的人,从今天开始,允浩只能爱我hero!

“在中,在中,在中……”允浩醉醺醺地叫着在中的名字。

在中温柔地拉过允浩的手:“放心,我在这儿,我不会离开你的。”

允浩拉过在中的手,放在脸颊旁蹭了蹭,像极了撒娇的猫,在中笑了,宠溺地望着允浩。

允浩喃喃念着:“可雅,可雅,我爱你……”

在中瞬间僵硬了表情。

在中暴怒地甩开允浩,允浩被一下甩在地上。

允浩迷茫地看着在中:“可雅?”

在中拿起一旁的酒杯,杯中的酒尽数泼到了允浩脸上:“你疯够了没有?!允浩,清醒点!我是在中,不是林可雅!”

允浩扶着椅子站起来,眯着满是雾气的眼,一把将在中拥进怀中,扣着在中的下巴,狠狠地吻了上去!

在中怒不可遏,脑子里除了愤怒还是愤怒,愤怒到了没有力气反抗。

周围的人都静了下来,或惊讶,或嫉恨。

在中任由允浩吻着,没有反抗。

“在中?!”允浩终于清醒了过来,在中咬着下唇,愤怒地瞪着他。

“不是林可雅你很失望?”在中连声音都颤抖了,眼圈红着,几乎是要晕过去的模样。
允浩不语,手绞着衣角,眼睛掩在刘海遮盖下的阴影里。

“允浩,你给我记着,我hero不是任何人的代替品!你要找个替身请人是吧?嗯?我给你找!我给你找!”在中一把拉过一个身材高挑的金发美女,“她怎样?很美对吧?”

“在……”允浩有些哀伤地叫道,皱眉,欲言又止。

“还是你想要男人?”在中又把长相俊美的黑发少年拽到允浩面前,疯了一样把少年往允浩怀里塞。

允浩后退几步,脸上的红晕褪去,留下一片让人心悸的苍白。

“够了,在中。”允浩平静地说,“你是男人。”

对,是男人,所以不能要死要活地求你负责,只是一个吻而已吗?

但是,郑允浩你明不明白,纵然我情人无数,我却没有与他们做过什么玷污自己的事,我是恶魔所以我有那样的骄傲,他们没有资格!

偏偏是你!你却把我当成替代品这般对待!

“好,很好!”在中深吸一口气,尽量平静地面对允浩:“你以为只是一个吻而已,我小题大做了?”

允浩沉默。

“不说话?”在中冷笑。

允浩叹气,抬起头,微笑:“一个吻就要我以身相许?”

“有何不可?”在中换着双臂。

“难道你想做替身请人?”允浩依旧温柔地微笑着。

在中的眼睛一下子变了颜色,美丽的檀紫幻化成妖冶的火红,耳朵诡异地尖了起来,周围的一切都被定格,甚至是洒出的红酒都悬在了半空。

在中伸手,聚集魔力,幻化出一把长剑。

允浩在停止的时间里定格住温柔的微笑,正对着在中,宠溺得似乎是对着相爱十世的恋人。
在中持着长剑狠狠挥向允浩修长的颈脖。

允浩的笑在那一瞬却奇异地越发温柔,仿佛对在中倾注了生生世世的爱恋。

在中的剑停在允浩的脖颈旁,第一次有了无奈:“偏偏是你,偏偏是你,我却下不了手……”

“为什么你拥有和他一样的面容?”在中抚上允浩的脸,苦笑:“我为你背叛了世界,你却背叛了我……”

安的手无力地垂了下来,收回剑,将它化成灰,时间流动。

允浩似笑非笑,仿佛刚刚的温柔与爱恋只是虚妄的错觉……

允浩的表情让在中感到一阵刺骨的哀伤,在中突然捂着脸,不再掩饰地放声大哭了起来。

泪水溃不成军,仿佛将那百年的委屈与伤痛在这一刻全部倾泻而出,毫无保留。

允浩收起伤人的表情,轻柔地道:“对不起。”

在中笑,泪从指缝间泻出,有着别样的凄凉美丽。

“在中。”允浩将在中抱在怀里,摸摸他的头,像哄着哭闹的孩子一般。
在中推开允浩,声音里还带着点哭腔:“你走吧,我安静一下。”

“嗯。”允浩转身走出Black。

老板希澈耸耸肩,俯下身来,拍拍在中的肩膀:“hero你先回去吧,工资我照付。”

在中勉强地一笑,就被希澈一巴掌拍在了脑袋上:“呀!要哭不哭要笑不笑的,丑死了,又不是灰姑娘,水晶鞋丢了就丢了吧。”

“丢了谁帮我找回来啊?”在中努努嘴,眼角还有泪痕,清晰得刺进骨髓,“我不信白马王子哦……”

“放心,不是白马王子,是白雪公主……”
希澈一仰头,一个腐笑。

“你这只讨厌的猫……”在中挑眉轻笑,“真想剁了你那九条该死的尾巴。”

“那我不介意折断你那对妖孽的黑色翅膀……”希澈淡然,“你这家伙就是让人关心不起来,太讨厌了……”

“彼此彼此。”在中起身,大步流星地走出酒吧。

“hero!”俊美的男子对着hero微笑。

Hero是最美的天使,如雪般洁白纯净的羽翼让人移不开目光,如盛绽樱花般美得绚烂。

“U-know。”hero转身,任U-know将他用进怀中。

“你们在做什么?”天帝庄严的声音如响雷在两人耳旁炸开。

“hero……”天帝一挥袖子,hero与U-know便被两条银色的铁链紧紧束缚,“记住,hero,你是天使。同性相爱,是罪!”

Hero咬着下唇,愤恨地瞪着天帝:“爱是无罪!”

“你可懂爱?”天帝不怒不愠,淡然地道。

Hero一愣,却是没有回答。

“你对U-know所谓的爱只是占有欲罢了。”天帝皱了皱眉,继续说道,“你不会爱,你不懂爱!若是你懂得你便不会与U-know毫无顾忌地在一起,同行相爱即是罪,你若懂爱便不会让U-know陪你在罪孽里沉沦!”

“不!我懂的!我懂的!”hero愤怒地大喊,左眼角,泪,一滴,两滴……
洁白的羽翼竟出现了一点一点墨色的斑点。

U-know俊美的脸霎时间血色尽失:“hero,不可以!”

“你要背叛这个世界而堕落吗?”天帝脸色不变,眼神却凌厉了起来,“你是属于世界的炽天使,你要背叛世界吗?”

墨色的斑点开始加速扩大,转眼间,竟是已染黑了hero一边的羽翼……
六翼炽天使hero,一点一点地背叛着他的圣洁……

Hero墨色的瞳迸发出妖冶的紫色光芒。

“魔变了……”天帝谈起,随即平和了表情,“把U-know带走,召集天使。”

“是。”座天使xiah长袖一挥,U-know便悬了起来。

“休想!”hero怒吼一声,铁链瞬间灰飞烟灭!

Hero一步一步逼近天帝,声音低沉有力:“把U-know还给我……”

“hero,不要执迷不悟。”

“把U-know还给我!”

“hero,你不懂爱……”天帝温和而慈祥,像是讽刺,hero却没有注意到天帝只是在陈述事实……

Hero苍白了脸,疯了一般用力摇头,“不!不是这样的!”

“不要自欺欺人,hero。”

“不!你根本不明白!”hero撕心裂肺的哭喊声让U-know瞬间泪流满面。

另一边的羽翼散发出夺目的光芒,一瞬间,也成了那深不见底的黑色罪恶……

“把U-know还给我……”hero眼角渗出滴滴鲜血,仿佛没有了灵魂的木偶。
他左手一挥,指尖迸出的强光刺穿了一个天使的心脏。

“还给我啊……”他一步一步,机械地走向被束缚的U-know,每走一步,便有一个天使折翼堕落……

哭喊的弥撒响彻苍穹……

“如果你执迷不悟,我只好让U-know彻底地消失。”天帝的声音开始有些颤抖,“你多走一步,U-know就多痛一分,带你走到他面前时,他便会消失殆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赤莲。

Rank: 1

积分
72
帖子
102
0 点
不离值
14
896 粒
15 颗
0 滴
在线时间
8 小时
 楼主| 发表于 2013-11-3 20:29:05 | 显示全部楼层
Hero没有表情,仿佛真的只是一个没有灵魂的木偶,他一步一步地走,没有停下。

U-know苦笑,真的只是占有欲吗?

U-know的身已有些消散,hero却不肯停下。

“U-know,现在你应该知道怎么做了。”天帝的笑容很温暖,也很让人心寒。
缠绕在U-know身上的枷锁化成一束光刻进U-know的翅膀。

“U-know,从现在开始,你是光明和绝对正义的化身,你是炽天使。”天帝平和的声音惊醒了木偶一般的hero,hero瞪大了一双美眸,生生止住脚步。


在中一身地冷汗,梦中的最后一幕是那样不堪回首。

他背叛世界也要拥有的那个人圣洁地不敢让他直视,那把寒光四溢的剑,就这么,刺穿了他的心脏,残忍地让人绝望。

在中睡不着了,感到胸腔中有一股不能自已的恼怒和悲戚折磨着他,他需要发泄……
在中拿出手机,满是陌生名字的电话簿里翻找着,找寻一个人充当出气筒。

对,他就是这样,这般地血腥残忍不可理喻!
世界为我而生,人类那卑贱的性命算什么?!人类不过是玩偶罢了!

但是在中并不知道,人类比他更懂爱,所以人类比他更快乐……

约好了人,在中裹上黑色的风衣,神情淡然地拉开门。

一个意想不到的身影靠着门边略微脱的漆墙安稳地睡着,丝毫没有要醒的痕迹。

“U-know……”在中一惊,心脏里翻涌着委屈和心酸。

“hero……”“U-know”迷迷糊糊地转醒,可爱地揉揉眼,在中的眼泪几乎要夺眶而出。

“你……”“U-know”疑惑地伸手在在中面前摆了摆,“你还在生我的气吗……”那声音掩不住的失望。

不是,不是U-know……

在中自嘲地笑笑。

“你……”允浩又欲说些什么,便被在中冷冷地打断了。

“我要出去。”在中从允浩身旁直直走过,没有停下。

突然手臂被紧紧抓住,一股不可抗拒的力将他拖了回去。

“允浩!你干什么啊!”在中有些恼火,想甩开他,却不知允浩哪来的怪力使他挣脱不开。

“对不起嘛……”允浩委委屈屈地,可怜万分,“因为可雅的死让我很难过,所以对你说话才那么冲,原谅我好不好?”

在中不知该哭还是该笑:“真是,这么大了怎么还跟个孩子似的?你先放开我啦!”

“不!你不原谅我我就不放开!”允浩说着就耍起小孩脾气。

“那你干嘛不早说对不起,三更半夜的你在我家门口坐着干什么?”

允浩撇撇嘴:“我在门口等了半天了都不见你出门,我怕你生气不敢敲门只好等着……”
在中看了看他,没有表情,却有一股从未有过的感动。

“但是在中,可雅对我好重要,真的很重要啊,我不想失去她你知道吗?”允浩提起可雅,眸子里流转的哀伤让人心酸。

在中真是被这个白痴气死了!要不是他长得跟那个人一模一样的话,他真想一刀杀了他。

“你个白痴!你知道林可雅是个什么样的女人吗?”在中瞪着他。

“可雅……”允浩曲解了在中的意思,尽力用美好的词汇描述着他心中美丽的女神,“可雅是个很漂亮很清纯的女孩儿,像百合花那样的让人心生爱慕又不敢亵渎……”

“心生爱慕又不敢亵渎?”在中冷笑一声,“想不想听听我是怎样看待她的?”

“什么?”允浩不明白。

“林可雅就是一只卑贱肮脏的老鼠,肮脏得让人作呕,故作风情矫揉造作……”

“你说什么啊!你见过可雅吗?凭什么那么说她?!”允浩怒不可遏。

在中微笑着抚上允浩英俊的脸庞,暧昧地靠在他耳旁:“我有那个女人的录影带,你想……看看么?”


允浩红肿着双眼,酒瓶七零八落。

在中却是清醒的,他永远都是清醒的。

“为什么,为什么让我看这个?”允浩红着脸颊,醉醺醺地问着,“你到底要什么?呃?”

“我只是让你清醒一点而已,遇人不淑是你的过错而不是我的!”在中毫不在意,甚至恶毒地想看看允浩悲痛欲绝的模样,对那“女神”失望透顶的模样!

绝望的模样,痛苦的模样,怨恨的模样……

真是人类,有血有肉的人类。

“在中,你为什么这么恨我?”允浩拿起酒,又灌了起来,淡色的液体从嘴角溢出,别有风情。

“嗯?恨你?这话怎讲?”在中只是微微笑着,半仰着头,红唇鲜艳欲滴,衬着那摇晃的红酒,分外妖娆,“如果是说我给你看这个就代表我恨你的话,那那女人对你该是只有诅咒了。”

“你,到底,想怎么样?”允浩摇晃着起身,靠近在中,,温柔地问道。

在中攀上允浩的颈脖,诱惑的红唇轻轻擦过允浩沾染酒气的唇,性感满分!

“和我做吧。”在中微微嘟着嘴,檀紫的眸子里尽是暧昧不明的笑意。

“那我能得到什么?”允浩轻笑。

“一个比林可雅更美上万分的情人,够吗?”在中将唇靠近允浩的颈脖,轻咬一口。

允浩深吸一口气:“不要趁人之危,很不厚道。”

“Devil不需要善恶的标尺。”在中咬咬饱满的下唇,挑唇微笑。

允浩推开柔若无骨的美人,摔门而去。

“郑允浩!你是不敢对不对!”在中叫了一声,走到楼梯口的允浩听了下来。
在中邪恶地一笑:“你是怕爱上我……”

“不,我爱的是可雅,不管她是什么样的女人,我都爱她。”允浩冷冷地,没有回头,像是自欺欺人一般,“即使她死了,我也爱她!”

“那你为什么不敢要我?”在中冷哼一声,“不要自欺欺人。”

允浩回头,复杂地一笑:“要你与爱无关。”

“要不试试?”在中赤着脚,走向允浩,伸出手将允浩的头拉下,轻柔地吻了上去。

灵巧的小舌窜进允浩的口腔,仿佛在探险一般,轻轻掠过允浩口中的每一寸领地,充满了无限的爱恋与温柔。

允浩下腹一紧,不由得伸手紧紧揽住这妖精的纤腰,更加霸道地回吻。

唇枪舌战,仿佛要吸尽对方的氧气,几乎窒息。

分开,在中美丽的眼眸漫起了大雾,妖娆,风情万种,颤抖的红唇无不诱惑。

“你自找的!”允浩低低的喊了一声,声音略微粗哑,毫不费力地横抱起柔软的身子,向屋里走去……

疯狂地啃噬着在中饱满的红唇,撕扯下在中薄薄的衬衫。

不顾身下人的疼痛,没有前戏,没有润滑,硬生生挤进了狭小的甬道……

在中痛苦地叫喊,面无血色,手指紧紧拽着身下的床单,指节泛白,身体仿佛硬生生被撕裂开来,简直痛不欲生……

“混,混蛋……啊!”在中颤抖着大声叫喊,“停,嗯……停下,求,求你……”

允浩仿佛没有听到在中几近哀求的声音,甚至更加猛烈地撞击……

“停下,啊,停……”

触目惊心的鲜血蜿蜒而下,如火色的曼珠沙华在苍白的床单上怒放,穷极生命……

在中不知道是怎么醒过来的。

允浩在身旁,拿着一碗清粥,似乎是为他煮的。

“吃点吧。”允浩没有提,在中也没有说,只是挣扎着起身,推开允浩想要搀扶的手。

“现在我信了。”在中淡淡地一笑,没有多少不满的情绪,“我信你不会爱我了。”

下身的确是痛的,不知道为什么,心脏的地方也有点痛啊……

“在中……”允浩拿着碗不知所措,不自在地低着头,“我喝醉了。”

在中一愣,旋即呵呵地笑起来,懒洋洋地冲允浩摆摆手:“我知道,所以呢?”

“对不起。”允浩不知道除了对不起还能对在中说些什么。

在中是没有错的,不管是什么,似乎在中没有错过……

酒吧里,录影带,一切一切,在中何其无辜……

“然后呢?”在中的嘴唇泛着令人心惊的白色,若不经风的身子微微有些颤抖,我见犹怜的模样,“你要对我负责吗?”

允浩瞪大了眼睛,被在中看得有些心虚,只是沉默,没有回答。

“不愿意吗?”在中没有责怪,只是淡笑,反而更让允浩不自在。

“我,我不是……”

“抱我起来吧,我没办法起身,抱我去浴室……”在中叹了口气,挥挥手打断允浩的话。

“我是真的喜欢可雅。”允浩抱起浑身赤裸的美人。

“不要强调。”在中无力地靠着允浩的胸膛,嗯,跟U-know一样,没有让他感到半分的安全感,其实只是心理作用罢了,“你的强调让我怀疑你是自欺欺人……”

“我只是不想骗你。”

“我从来没有被你骗过。你没有骗过我。”

“嗯,我不能对你负责。”
在中嘟了嘟嘴:“我们做情人吧。”

“在中我说了……”

“情人与爱无关。”在中不让允浩说下去,“这并不过分。”
允浩愣了一会儿,终是说:“好。”



“怨恨,痴狂,诅咒。”在中的酒杯里摇晃着罪恶血腥的红色。
允浩兀自喝着酒,不想配着在中一起发疯。

“devil,devil……”在中开心地笑着,“可他是angle,angle……”

“在中,你……”允浩有些受不了在中的疯癫,一把夺下在中的酒杯。
在中有些醉了,妖娆的脸更显魅惑,允浩可以很清晰地看到周围男女眼中赤裸裸的欲望。

“我给你唱歌吧。”在中缠上允浩的脖子,在允浩俊美的脸上暧昧地轻吻一下,随即一个旋身离开了允浩,万种风情地朝着酒吧舞台上走。

“我背叛世界,我沉沦,我罪恶;

诅咒刺瞎我的圣洁,我是devil,我是罪;

你还会爱我吗?你是那般地无暇;

你手持圣剑,你正义,你纯洁;

对你的爱刺穿了我的心脏,你是angle,你是洁;

沉沦吧,背叛吧,死亡吧;

和我一起在地狱中永生,我不是圣洁的angle,我是devil,devil……”

在中是用生命在唱,用痛苦在唱,他时而痴狂大笑,时而忧伤流泪。

他如炬的目光紧紧盯着吧台旁沉默的允浩,要将他看穿。

一曲穿透生命的《Devil》绽放了原罪。

曲终,在中静静站在台上,沉默,沉默……

“嘿,帅哥,有没有兴趣一起去玩啊?”一个热辣的美女不知死活地攀上允浩的肩膀,在中眼神凌厉了起来,散发着阵阵透心的寒意。

允浩想要拒绝,有不好意思说得绝了,只是转头,拉开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对着美女微微一笑:“对不起,佳人有约了……”

美女满不在乎地一笑:“我不介意三个人一起做。”

允浩闻言,笑着摇摇头:“我没有那么禽兽,抱歉了,小姐。”


“你,你要做什么?”热辣的美女连连后退,却被逼进了绝望的死角。

“谁,允许你,靠近他?”在中冷笑一声,步步紧逼,手中的银色小刀泛起银色的恶意。

“我,我……”美女泪流满面,花了精致的妆容,看起来像被融化的蜡像。

“三个人一起做?嗯?”在中微笑,四溢的杀气让美女吓得站不住脚,瘫软在地。

“我可以让你和十个人一起做,在地狱里……”


再一次对上允浩有些无措的目光,在中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极尽妖娆:“你干什么老看着我?”

允浩的俊脸泛起了微微的红:“没,没什么……”

在中笑着摇摇头,灵动的双手摆弄着形形色色的酒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赤莲。

Rank: 1

积分
72
帖子
102
0 点
不离值
14
896 粒
15 颗
0 滴
在线时间
8 小时
 楼主| 发表于 2013-11-3 20:31:07 | 显示全部楼层
一群着装怪异的人不由分说地闯进了已经打烊的酒吧,一群人团团围堵。

在中冷哼一声,水波流转的美目里尽是不屑:“请问先生有何贵干?”

领头的混混满脸悲愤,怒不可遏地指着在中的鼻子:“就是你!就是你这个妖精!你这个恶魔!”

在中轻轻放下酒杯,在允浩满目的疑惑之下,如黑猫一般姿势优雅地靠近那个混混,混混先是无措地一愣,谁也不能抵挡恶魔的魅力……

“你说说,我怎么个恶魔法?”在中双手一撑,轻盈地坐上了吧台。

混混后退了两步,显然对在中举手投足之间无尽的魅惑难以招架,但他还是颤抖地叫嚷着:“你!你杀了我的妹妹!”

允浩心下一惊,瞪大了双眼望着在中。

在中呵呵地笑着,毫不在意:“你说说,我怎么杀她了?”

混混气得跳脚,从众人中拉过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

小男孩怯怯地看了看在中,又惊恐万分地低下了头:“就,就,就是他……是他,他杀了那个,那个大姐姐……”

“你听见了没有?!”混混眼里噙着泪,对在中无谓的态度恼怒不已。

“你真的……杀了人?”允浩的声音有些犹豫。

在中没有回答,反而笑眯眯地问了允浩一句:“你认为我杀了人?”

允浩无言以对,他很想说不是,但……

“不要狡辩了!就是你杀了她!”混混握着拳头。

在中见允浩不作答,有些恼怒,不耐烦地转过脸对着那个混混:“是我杀的又怎样?!你能把我怎样?!”

混混义愤填膺:“当然是报警了!”

“一个混混去报警?你说警察是信我,还是信你?”在中耸耸肩,表示遗憾。

“你!”混混哑口无言。

“嘟——嘟——嘟——”

在中难以置信的转过头。
允浩的手机闪着悠悠的蓝光,频幕上那三个数字几乎刺瞎了在中的双眼。

“在中……自首吧……”允浩望着他,没有表情。
在中蓦地大笑了起来,笑出了眼泪。

警车的鸣笛声刺痛了心脏,在中无力地推开脆弱的玻璃门。

以死亡做交响,以绝望做弥撒。
以傲为罪恶,以欲为靡腐。

允浩拿起电话,隔着厚厚的玻璃,满目的愧疚。

“你可曾爱过我?”在中微笑着,没有责怪。

允浩一顿,有些心虚:“我……有……”

“有这句话,便够了。”在中放下话筒,转身便走。

允浩也转身,一抹,竟有满手湿润。

能在天堂相见吗?在……

“以死亡做交响,以绝望做弥撒。

以傲为罪恶,以欲为靡腐,以肮脏为羁绊,以迷失为沉沦……”在中纤长的手指不断地打出一个个怪异的手势。

“快点走!”**没好气地推了他一把。

在中眯起双眼,邪魅一笑。

背上渐渐凝出六双羽翼,深沉的墨色,泛出华贵的紫光……

“你,你……”**惊得后退几步,“怪物!怪物!”

在中冷哼一声,转眼便如轻烟消失无踪。

“你终于来了。”天帝微笑着对在中伸出手。

在中视而不见,淡淡地问:“我不会回地狱了。”

“我知道。”天帝收回手,保持着慈祥的笑容,有些刺眼。

“我要允浩。”

“我知道。”

在中一挑眉:“代价?”

天帝笑而不语。

“代价?!”在中有些不耐烦。

“斩翅之邢!”天帝指了指在中背上的六双羽翼,空灵绝美的墨色。

在中不屑地一笑:“我道是什么。呵,”

【成交!】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 加入爱不离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IBelieveYoonjae ❤

GMT+8, 2019-8-26 18:03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