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 加入爱不离
查看: 100|回复: 1

[原创完结] 无题[睡前小甜饼] BY:瑜卤允浩有点甜

 关闭 [复制链接] |关注本帖

赤莲。

Rank: 1

积分
119
帖子
170
0 点
不离值
12
2037 粒
34 颗
0 滴
在线时间
98 小时
发表于 2019-1-13 21:34: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评分

参与人数 1不离值 +1 +40 +1 收起 理由
Camellia + 1 + 40 + 1 完结奖励

查看全部评分

Always keep the faith...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赤莲。

Rank: 1

积分
119
帖子
170
0 点
不离值
12
2037 粒
34 颗
0 滴
在线时间
98 小时
 楼主| 发表于 2019-1-13 21:34:42 | 显示全部楼层

 “好了同学们,今天课就到这里结束了,除了今早默写没有及格的同学待会儿留下来重默,其他同学,可以放学咯。”
  教室里窸窸窣窣的都是收拾书包的声音,掺杂着一些学生低声的交谈,无非就是些一会儿去喝奶茶,新街口开了家游戏厅,玩一会儿再回家之类的废话,金在中低着头,把堆落在讲台上的教案一一收拾好,转过身把黑板擦干净。
  “老师再见。”
  “老师也早点回家”
  “老师拜拜~”
  不断的有学生打招呼,三两成群的背着书包结伴而去,刚才还热闹喧哗的校园一下子冷清下来,除了几个留校的学生,教室里还有几个值日生一边翻着椅子一边嬉笑着打闹。
  金在中看着这一切,退到教室门口,嘱咐了声,“你们几个,打扫完教室早点回家,不要让老师和家长担心,臧子琪,搬椅子的时候不准打闹,很危险。还有你们默写没有及格的同学,再给你们二十分钟时间,过会儿我过来重新默写,好好背书。”
  学生应了声,很快又捂着耳朵低下头去。

  “金老师,还没走呢?”推开办公室门,恰好碰上班级其他学科的几位老师,见金在中拿着教案的样子,互相看了几眼,捂着嘴笑了几声,“欸,到底是刚来的老师,年轻有朝气,斗志很高昂啊。”
  金在中有些害羞的摸了摸后脑勺,的确,他是今年才被K高招进来的语文老师,和他同批次进来的老师都被分在初一初二学部,唯有他一个人,一来就带了初三毕业班,担当语文老师的同时还兼职了副班主任,资历尚浅的他只有不断向前辈讨教经验,把更多的时间铺在备课教书育人上,每天来的最早,走的最晚,埋头奋斗的样子总被同一办公室的老师调笑。
  “快中考了嘛,只能把他们吊紧了,总比在考场上吊链子的好。”
  “也是,我看你啊也是给自己太大压力了,学学你们徐班,这个学生呐,你该教都教了,真到考试那一刻,你就看他们造化了,这种事儿,强求不来。”
  “哈哈哈,说的是”金在中拳头握紧了些,牙关咬的紧紧的,过了一会放松下来,说道,“语文嘛,该拿的分总得让他们都抓着了,死记硬背的东西,不能丢。”
  金在中也不愿再多废话,侧着身子让她们率先通过,堆了个笑脸说道,“时间也不早了,不耽误你们下班了。”
  “成了,那我们就先走了,金老师,别搞太晚啊,走的时候记得把窗户锁了,现在的学生越来越坏了,马上月考了,指不定哪个班的坏小子翻窗偷卷子呢。”
  “我晓得。”
  送走几个叽叽喳喳的女人,金在中总算是松了口气,再确认放置试卷的柜子和窗户已经锁好以后,泡了杯安神茶坐在办公桌前。
  正式接手这个班只有两个月不到的时间,但好在自己毕业不算太久,无论是性格还是年龄上,跟同学们打交道还算的方便,偶尔有学生跟自己抱怨默写内容太多太频繁,他也只能一笑了之,语文嘛,很多东西你不靠抓着背诵默写,没过几天就忘了,所以每天早读的抽背古诗文和默写是每天必不可少的。
  “李枫,凌轩,沈若慈,宋薇薇.....郑允浩....”笔尖停留在这里,金在中皱了皱眉头,脑袋里还是搜寻关于他的记忆,“郑允浩..好像最近的重默的名单里总是有他?”
  拿过手边的学生名册,金在中很快的翻阅着,心里一边默念着郑允浩的名字,“啊,找到了,重默的次数已经有八次了,做个记号,看来以后得着重关注他些了,欸?上次月考是年级68,数学118,英语96,语文...语文63?这家伙,瘸腿也太严重了,英语明明也不差啊,怎么偏偏就语文分数那么低...难道是我教学方式有问题?”
  眼看着还有些时间,金在中打电话问徐班问了他办公桌钥匙的位置,在众多试卷里翻找除了郑允浩的试卷,男生理科强他可以理解,但他英语成绩在班里也排的上名次,这么会语文落的那么后,几乎是班里的倒数了,“这个家伙,选择和默写几乎一分也没得啊,全靠作文和阅读理解的得分,基础分数拿不到的话真的让人头疼啊嘶。”
  叩叩叩
  金在中看的入神,牙齿在水笔头帽上印下浅浅一排牙印,办公室的门响了又响,他却是心思都寄于面前满是红色钢叉的试卷上,连带着在门口站了好一会儿的学生都忽视了。
  “金老师。”即使只是初三学生,少年的个子已经非常挺拔了,一双漂亮的丹凤眼,鼻子挺拔而俊俏,嘴巴在这巴掌大的脸上尤为小巧而精致,一头柔顺黑亮的头发更显得他乖巧,“金老师,那个...”
  “啊”金在中难免被吓了一跳,抬头望过去的眼神里还带着些许的惊魂未定,一时之间竟有些想不起来学生的名字,他讪讪的笑了笑,“怎么了?”
  “已经快半个小时了老师你还没过来,所以我..过来看看,有些同学家住的比较远。”少年踏出的脚步又往后退了退,侧着身子靠在门侧,“老师。”
  金在中暗想不好,居然光顾着看试卷把那些重默的学生忘在了脑后,看外边的天色都昏暗了,再让学生留下重默背诵的不知道又要拖到什么时候,“是老师不好,这样吧,同学,你到教室去,让他们回家把默错的古诗词和词语每个五遍写在末页,明天早上过来交给我,早读结束后再到我这里来背诵。”
  少年连忙点头,生怕忘记了嘴里还跟着说了一遍。
  “对了,你把那个,郑允浩,对,让郑允浩到我办公室来一趟,老师有些事要找他。”金在中斟酌三分,其他学生可以暂且放一放,这个郑允浩,先把他列入重点对象名单里。
  少年踏出的脚步停在半空中,转过头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金在中。
  “怎么了?没听清楚么?”
  “不是,老师。”少年转过身,脸有些发红,不知道是害羞还是愠怒的缘故,盯着金在中看了好一会儿,才缓缓开口道,“我就是郑允浩。”
  金在中惊讶的嘴巴都忘了合上,少年淡漠的眼神和离开的背影,一时之间竟让人压抑的有些喘不过气,当然金在中是觉得丢人的想自己埋进试卷堆里。
  
  “这里,还有这边,这个成语的意思呢是指玩弄法律,颠倒黑白,对象不是指人,你在这个选择题里错误的原因就是把它表面化了,例如,我对你上下其手,这个句子是完全错误的”偌大的办公室里两个人贴着坐在一起,傍晚的天气有些闷热,金在中关了空调,把窗户打开了些,清风徐来,倒是比冷气给人的感觉舒服多了,“如果记不住的,把这个成语的意思写在旁边,以后复习的时候就会方便些。”
  郑允浩点了点头,笔尖唰唰的在试卷上滑动,一笔一划,每个字都写的端端正正,金在中半直起身子,从邻桌的书堆里抽出现代汉语词典,推到他面前,“喏,把其他三个选项的成语都查一下,然后同样写下来,就算你知道,也要再写一遍,好记性不如烂笔头嘛,对不对。”
  “好。”郑允浩应了声,伸手拿过词典,舌尖点了点指腹,很快的翻起页来。
  办公室里一下子安静下来,两个人谁也不再说话,彼时安静的只听得见哗哗的翻页声,金在中一开始还认真的准备明天的上课内容,做课堂笔记,可耐不住有些无聊,学生在旁边又不好意思拿出手机来玩,没过一会儿,手肘扶着脑袋,眯着眼睛有了困意,有一下没一下的摇晃着。
  “老……”长时间埋着头,郑允浩觉得脖子有些发酸,终于写完了所有词语的意思,抬头想要说话的瞬间,身边的人脑袋一歪,将全身的重量都依靠在了他的肩膀上“师...”
  郑允浩僵着脖子动作幅度不敢过大,屏着呼吸微微转了转头,第一眼看见的是金在中长而卷翘的睫毛,夕阳的余光照在他过于白皙细腻的皮肤上为他增添一种别样的美感,呼吸均匀而绵长,嘴巴微张着,偶尔嘤咛几声,像是好久没有好好休息过一样。
  这个时刻,郑允浩很清楚的感受到自己的心脏异于平常的跳动着,“嘭,嘭,嘭”清晰的心跳声仿佛就在自己耳侧。
  金在中毛茸茸的脑袋窝在郑允浩的脖颈处,发丝掠过寸寸肌肤,撩人心弦,让人心动。
  
  听闻要有新老师要来的那天,班里大多学生都担心实习老师不能胜任毕业班的教授工作,下了决心要联名上书让校方撤销这个决定。
  看到金在中的那天,天气很好,蓝天白云,好的让人想撒开一切出去郊游,金在中穿着白色衬衫,黑色休闲裤搭上小皮靴,栗色的头发像极了秋天的颜色,看上去很温柔,站在讲台前,双手紧张的交织缠握在一起,有些害羞的不敢正视大家的视线,细声细语的和大家做自我介绍,“大家好,我叫金在中。”黑板上他的名字,写的圆圆滚滚,尤其可爱。
  郑允浩第一眼就喜欢上了他,喜欢他第一次上课时因为准备太多内容上不完那种无措感,喜欢他在念课文时干净清朗的声音,喜欢他皱着眉思考问题的样子,喜欢他伏在桌前鼓着嘴巴批改作业的样子,喜欢他认真备课的样子,喜欢他吃饭时总是塞得满嘴开心的眯眼的样子,喜欢他教训人时那副故作严厉的样子...
  更喜欢他现在这样靠在他肩头睡着的样子。
  想到那人刚刚因为忘记自己名字那惊慌失措,红着脸的样子,郑允浩还是忍不住轻笑出声,身为老师,怎么能这么笨。
  “唔...欸!!我睡着了!”金在中醒来的时候,办公室的大灯明晃晃的亮着,郑允浩还坐在自己身侧,面前放着早就订正好的试卷,“那个,郑允浩...”
  “老师为了我们,操心了吧,好像好久没有好好睡过了”
  “是我....你看天色晚了应该把老师叫醒的,欸不说这个,这么晚不到家家里肯定担心了,老师给你家里打个电话解释一下情况,然后你看要不我带你去吃个饭然后送你回家吧?”金在中有些语无伦次,本来只是想眯一会儿,谁知道竟一觉睡了过去,耽误这么长时间,学生也不敢叫醒自己也不敢回家的,自己怎么这么大意。
  “没关系,我爸妈比较忙,平时只有周末在家,正好老师醒了就检查一下我改正的情况吧,趁着老师的睡觉也正好把其他几门功课做好了。”郑允浩说话的语气淡淡的,全然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倒是金在中忍不住道歉了好几次。
  “写的很棒啊允浩,下次考试如果这些都能掌握的话,起码能进步二十分,看吧,不难是不是,只要你肯用心”金在中皱着的眉头终于舒展开来,露出轻松的笑容,“这些错的都要记住了,不然都是白搭。”
  “以后,”握紧了手里的水笔,郑允浩犹豫了几分,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嗯?以后怎么了?对了,天这么晚了,老师带你去吃饭吧,不然你回家吃什么,饿肚子明天可打不起精神学习啊。”
  郑允浩还想再说些什么,金在中却是火急火燎的收拾了东西,关窗锁门,拉着他就往自己的短租房去,一路碎碎念着男孩子长身体的时候营养最不可缺,外卖都是垃圾食品,父母加班平时晚饭也要自己解决之类云云。
  被金在中那样牵着手念叨,郑允浩心里暖暖,握着金在中的手也更紧了。
  
  市场七点就闭门不营业了,超市的蔬菜放到现在早就不新鲜了,金在中挑了些肉和虾,就着冰箱里剩下的食材,做了一大锅什锦炒饭。
  不大的出租房里,两个男孩子端着饭碗坐在沙发上,看着八点档的泡沫剧,金在中不时被逗得笑的喷出好几粒饭粒,郑允浩坐在一边看着这一切,胃口大开连着吃了两大碗。
  “在..金老师。”
  “嗯?怎么了?对了,身上有钱吗?这么晚了带会儿打车回去吧,老师给你现金。”
  “老师,我以后...可以每天都像这样吗?”郑允浩鼓足了勇气说完,眼神飘忽着不敢看向金在中,生怕遭到他的拒绝。
  金在中愣了几秒,拍了拍郑允浩的肩膀,“只要你不嫌晚,不嫌老师这儿地方小,以后放学了你就到办公室跟我先复习,然后我们一起去买菜做饭,好不好。”
  “好。”郑允浩头点的飞快,就怕金在中下一秒就后悔了。
  
  一直到这学期结束,就算郑允浩那天语文没有重默,也会在教室里自习,或是收拾好书包后在操场打一会儿篮球,等金在中辅导好了那些同学,他才抱着书包跑到他办公室门口像只小狼狗一样乖乖的等他回来开门。
  郑允浩的成绩一次比一次好,默写和抽背已经完全难不倒他,有时候晚饭间金在中还会自夸自己教书育人的水平又上了一个层次,郑允浩总是笑着不反驳,把肥肉夹掉,瘦肉都放进金在中的碗里。
  期末考试的时候,天气冷的让人有些受不住,金在中是个怕冷的人,里里外外裹了好几层,学校把考试安排在了周一到周三上午,下午打扫卫生布置了寒假作业学生就放假了,老师可就苦了些,改卷,算分,排名,录入成绩,发送给家长等等繁琐的工作好一大堆。
  金在中买了周日的票回老家过年,临行前特地给郑允浩打了电话,叮嘱他千万不能因为期末成绩上去了就沾沾自喜就在假期里放飞自我,该看的书该做的笔记都要好好复习,开学前他回来要特别检查。
  郑允浩听着电话那头的人说话带着浓浓的鼻音“恶狠狠”威胁,心下是哭笑不得,也值得连忙点头答应。
  “好了,我要上车了,你可别得意忘形了,回头开头考试给你来个回马枪。”
  “路上小心。”
  “嗯,挂了”
  “金老师,等一下”
  “怎么了?”火车的鸣笛声想了,声音越发嘈杂起来,金在中捂住一只耳朵,想要听清那人说的话。
  “只是突然想到,无事献殷勤,下一句是什么?我想不起来了。”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在……无事……#¥%@&.....%……#你”
  “什么?什么你?太吵啦,我听不清?”
  “我说你注意安全,挂了。”
  “喂?喂?……说的什么,一个字也没听见。”金在中轻声嘟囔了几句,挂了电话,钻进车厢里找到位置就呼呼大睡起来。
  
  除夕当天,从早上开始金在中就断断续续收了不少学生的,家长的,还有学校同事的祝福短信,虽然大多一看就是群发的,金在中还是礼貌的一一回了谢谢。
  唯独一个人,唯独郑允浩,这大年夜都要过了,也没收到他一条问候担心,QQ头像万年是忙碌状态,金在中暗自唾骂了这个没良心的好久,亏他还一直念叨他过年家里有没有大人陪,有没有好好学习,还是一天到晚在外面浪,寒假作业也不知道做的怎样了,可人家倒好,除了自己回家那天打了个电话,这往后的日子像是失联了一样,偶尔班级群里聊到聚会的事情,这家伙也不冒泡,上传的聚会照片也找不到他的身影。
  “郑允浩你这个小王八蛋!”金在中越想越气,越想越委屈,用力往床上一扑,把脸埋进被子里,狠狠跺了跺脚。
  金在中是想郑允浩的,只是对方不联系他,他就赌气的也不去联系,宁可自己傲娇着也不肯先主动。
  年快过完的时候,金在中终于收到了郑允浩的短信,没有问候也没有祝福,只有短短几个字,
  -在中,无事献殷勤,非……下一句是什么?
  -白痴!非奸即盗!你要问多少遍这个问题。
  再后来,郑允浩又没有回。
  
  熬到快开学的时候,金在中提前好几天就收拾好了行李,平日里习惯了郑允浩陪在自己身边,这个寒假过得倒是觉得有些索然无味了。
  现下终于可以回去了,金在中已经想好了,见到郑允浩的时候一定要好好敲他一个毛栗子,好好质问他为什么寒假消失的无影无踪,还发那种莫名其妙的问题,有没有好好背古诗文,周记有没有好好完成,他一定要把郑允浩的周记挖起来好好研读一番,到底这家伙每天都在忙什么。
  他不得不承认,他想郑允浩了,他发誓,就只有那么一点点,一点点想念而已。
  
  可没想到的是,出发的那天,学校给他发来的通知,这个学期他被调到了下属的小学部去。
  金在中看着手机上的邮件,愣了很长时间都没回过神来,小学部?和初中部完全隔离的楼栋,说是两个校区也不为过,从小学部到初中部骑公共单车也要十五分钟左右,怎么...
  金在中想不通,一直好好的,怎么突然就收到调令了,打电话给徐班才知道,学校来了几个国家特级教师,特地聘请来给毕业班上分的,过了这个阶段就结束了,届时他就还是会回到初中部这边,让他放宽心。
  
  这头郑允浩因为到了关键时期,手机早就被父母收走了,一向忙碌的两个人竟然也轮流着休假全程陪读。
  失去了通讯工具,一直到开学两周后,郑允浩才知道,原来金在中被分派到小学部去了,趁着午休时间偷偷溜出教室,一路跑过去,被门卫拦下来的时候郑允浩才发现,自己真是冲动过了头,都不知道金在中在教几年级,哪个办公室,最后只得怏怏的回去。
  金在中打着探望徐班的名义晃悠到了初中部,说是一个假期没见着那些崽子也想念的紧了,趁着他们午休时间溜达到他们教室门口。
  繁重的学习任务,这些孩子趁着这个难能可贵的午休时间趴在桌子上睡觉,金在中隔着玻璃看着这些曾经和他一起向前进的同伙,心疼的眼睛有些发酸。
  “臭小子,午休时间居然还不在教室里,跑哪儿野去了!”想见的人没有见到,金在中蹑手蹑脚的走到郑允浩课桌前,撕下便利贴洋洋写下一行字扬长而去。
  所以等郑允浩回到班级的时候,下午上课的铃声正好响起,语文课本上贴着的黄色便利贴实在刺眼,郑允浩拿起看了一眼,终于露出了这些时间来第一个舒心的笑容。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臭小子,这句话记住了没现在!
  好好学习,好好考试,不然中考结束提头来见!
  把纸条攥进自己手心,郑允浩暗下发誓,金在中,我们,中考后见!
  
  脱下厚重的羽绒外套,换上轻薄的外衫,中考踏着轻盈的脚步很快来了,备战三年,就在此刻一战。
  屋内是提着笔唰唰答题的学生,校外是撑着伞焦急等待的家长。
  金在中是最后一天才来的,觉得两手空空的不好,到花店买了一束玫瑰,店员笑他到底是送高考生呢还是送高考生女朋友,金在中努了努嘴,什么话都没说,他啊,就是觉得玫瑰红艳艳的好看。
  铃声响起的瞬间,周围的人群开始涌动起来,随着校内不断有人往外走出,家长都挤挤攘攘的往前走,挥手试图让自家的孩子看到自己的身影。
  金在中的个子并不断太高,乌压压的人群里,他小心呵护的手里的捧花,最后还是放弃的走出了人群,倚靠在远处的树边,踮着脚尖向前张望。
  肩膀被人拍了拍,金在中抖了抖肩膀,“别闹”
  那人不放弃的又拍了拍,金在中音量提高了几分,“我都说了别……呀!你小子,什么时候出来的,都没看见你。”
  “你太矮了”一段时间没见,郑允浩的个头又蹿高了好几厘米,金在中不服输的垫脚,又觉得没意思的别过头。
  “高又怎么了,四肢发达,头脑简单。”
  郑允浩也不生气,一把夺过金在中手里的捧花,“给我的?”
  “滚蛋,谁……谁说给你的,自作多情了,拿来。”
  “那不然,你是给谁的?”
  “我……我...你...我买回去插花用的,顺路经过你这里正好你考完,谁,谁特地去买花送你了。”金在中支支吾吾了半天,倒是把心里话都说了个透。
  “好”郑允浩走近了些,把金在中逼的身体依靠在树干上,“金老师,语文考试的时候默写又有一句我没答出来。”
  “你,我就知道没人你肯定又不好好读书,默写那么基础得分你不拿,你还靠什么拿分,你真是气死我了你!哪一句!要是是我以前让你默了好几遍的,你就准备受死吧。”
  “我记不住..无事献殷勤下一句,我总是记不住”郑允浩眼睛有些湿润,贴着金在中耳朵说话的时候声音也有些沙哑。
  “白痴!我都说了好几遍了!无事献殷勤,非j……”
  “非常喜欢你。”
  “什么?”郑允浩说的很轻很快,以至于金在中一度以为是自己听错了,“你刚刚说什么?”
  “不是非奸即盗,是非常喜欢你”积压了太久的情绪终于在这瞬间爆发出来,郑允浩手撑在金在中头两侧,认真的眼神让人根本无法怀疑,“金在中,我喜欢你,非常喜欢你,你,要考虑跟我交往吗?”
  金在中低下头,额前过长的刘海挡住了他的表情,郑允浩看不清楚,却也不急躁,只是看着他,等待着一个答案。
  微风吹过,带起几缕发丝,金在中依旧没有抬头,身体往前倾了倾,倒在郑允浩怀里,用微乎其微的声音说道,“连古诗词都背不好的家伙,怎么能和语文老师交往,无事献殷情的下一句,是非奸即盗。”
  “是非常喜欢你。”
  “是非奸即盗!”
  “非常喜欢你,金在中...”
  “喂郑允浩!”
  “好..是非奸即盗,金老师,可以了吧?”
  “嗯...郑允浩。”
  “嗯?”
  “我也..喜欢你...”
       END
Always keep the faith...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 加入爱不离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IBelieveYoonjae ❤

GMT+8, 2019-6-24 17:32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