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 加入爱不离
查看: 407|回复: 3

[原创完结] 重逢 BY:KaKiYo

 关闭 [复制链接] |关注本帖

白衣。

积分
26
帖子
43
0 点
不离值
4
354 粒
3 颗
0 滴
在线时间
19 小时
发表于 2019-3-4 12:49: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水楼点这里
总字数:16230

评分

参与人数 1不离值 +1 +60 +2 收起 理由
Camellia + 1 + 60 + 2 完结奖励

查看全部评分

一番に君が好きだよ强くいられ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白衣。

积分
26
帖子
43
0 点
不离值
4
354 粒
3 颗
0 滴
在线时间
19 小时
 楼主| 发表于 2019-3-4 12:50:35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希望不仅仅与你在此生重逢

我更希望来世我们依旧能重逢

-------------------------------------------------------------------------

假如思念也会有声音,那你的耳边大概早已起满了老茧。

重逢[一]

金在中从没有想过五年后他会再次遇到郑允浩。

当初那位意气风发的男神现在已经变成了和蔼的人父,牵着他手的小姑娘躲在他的腿后怯生生的看着金在中,大眼睛里写满了好奇。

那双眼睛是如此的清澈干净,看的金在中心脏一紧。

他想问问郑允浩,我们不过是五年未见,为什么你就有了这么大的女儿?

他还想问问郑允浩,当初和他分开,就是因为这个原因么?

有那么一刻金在中甚至想上前抓着小女孩的衣领问问她你妈妈是谁?你爸爸和你妈妈什么时候认识的,怎么认识的,你妈妈在哪里?

他明明有那么多那么多的话想要问郑允浩,却在看到小女孩眼睛的那一刻全部都憋了回去。郑允浩和他早就没有关系了,从五年前起他们就是陌路人了,他又有什么资格去质问这一切呢?

“在中,我们好久不见了。”郑允浩的语气依旧是那么温柔,温柔到金在中甚至狠不下心转身就走。

小女孩很乖很懂事,见爸爸和这位陌生的叔叔认识便鼓起勇气走出来半鞠躬道:“叔叔您好,我是爸爸的女儿我叫郑念安,今年已经五岁了。”

他们分开五年,小女孩今年五岁。

金在中突然觉得有点想哭,原来从那么久以前就什么都变了,只有他从头到尾被人蒙在鼓里什么都不知道罢了。

“小朋友你好,我叫金在中,是你爸爸的……旧友。”金在中低下头温柔的摸了摸郑念安的头,其实他很想说我是你爸爸的前男友,可想了想怕是只有旧友两个字最符合他们现在的情况。

“原来您就是在中叔叔,爸爸总是和我提起您呢。”郑念安听到熟悉的名字顿时少了不少羞涩,对着金在中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

灿烂的让他觉得有些晃眼。

郑允浩原来没有忘记他,还会和自己的女儿说到他。

可是会说什么呢?说当初有个男人一直缠着你爸爸?说当初有个男人为了你爸爸哭过,闹过,甚至和父母下跪过?说当初有个男人爱你爸爸爱的死去活来?

他不愿意想,甚至不敢去想。

“念安,不要和叔叔这么没有礼貌。”郑允浩拉了一下女儿的手,示意她不要乱说话。

金在中吸了吸鼻子站起来,对着郑允浩无所谓的笑笑道:“你女儿很可爱也很懂事,和你倒真是挺像的。”

“她的确和爸爸蛮像的。”郑允浩闻言低下头慈爱的看了一眼郑念安,紧接着又问他:“你怎么来这里了?你的孩子也在这里补习英语?”

“我没有孩子。”金在中摇摇头,“我连女朋友都没有哪来的孩子呢,我在这里教英语而已,已经有大半年了。”

“念安在这里补习有一年了,以前居然都没有碰到你。”

是啊,要是一直都没有碰到该有多好?

金在中摸摸鼻子,强忍住自己要哭的欲望对郑允浩道:“我只是有课的时候才来,如果不是今天改了上课时间恐怕还一直都不会碰见。”

“那还好我们遇见了。”

这句话一出口两个人都沉默了。

金在中觉得这里实在是太过糟糕了,糟糕到他已经快要忍不住自己的眼泪了。郑允浩居然说还好他们遇见了,如果这样他是不是可以理解成郑允浩其实也很想他?

这个人明明都已经结婚生子了,为什么还能从容的说出这种话?

他想了郑允浩五年,从分开的那一刻起,整整五年。

这五年来他无数次的告诉自己,郑允浩把你抛弃了,你于他而言已经是陌生人了,就像歌词里说的是最熟悉的陌生人。喝的酩酊大醉的时候他哭着拨打郑允浩的电话,可是电话里传来的只有冷冰冰的人工女声,一遍又一遍,一遍又一遍,回应他的只有您所拨打的是空号。

朋友都说他疯魔了,可只有他自己知道他不过是想问问郑允浩为什么罢了。

为什么?为什么要和他说分手?

刚刚看到郑允浩牵着郑念安的那一刻,金在中知道自己已经得到五年前想要的答案了。朝思暮想的事情终于有了结果,他却觉得心里空落落的。

见金在中在发呆,郑允浩伸出手在他面前晃了晃:“在中?你怎么了?”

“我没事,哦对了我要上课了。”言罢金在中转身想要离开却被郑允浩抓住了手腕。

他没有转身,他听到郑允浩对他说:“在中,我们留一下联系方式吧。”

金在中在心里苦笑。

郑允浩啊郑允浩,五年后,你又要重新来折磨我了吗?

第二天金在中上班的时候发现班里只有自己一个人,询问过领导后才知道原来有一位大客户点名要求要他给自己的孩子一对一辅导。

这位大客户金在中不用问都知道是谁,因为那个孩子是郑念安。

郑念安十分乖巧也十分聪明,金在中讲过的东西只需要一遍她就能记住,认真努力的样子倒真和郑允浩如出一辙。

课间休息的时候郑念安主动找金在中搭话,他对金在中说:“金老师,我爸爸在家总是提起你呢。”

金在中觉得自己心跳有点加速,他问郑念安:“你爸爸提到我什么?”

“爸爸说你是他见过的这个世界上最好的人。”郑念安说着仿佛想到了什么一般,她从座位上跳下来,比划着手对金在中道,“爸爸说老师您有这么高,长得也特别好看,人也特别温柔,就是比较爱哭。”

郑念安的声音带着小孩子特有的软糯,她比划的时候踮起双脚努力的想要让自己看起来很高,以此来衬托金在中在他心里一直都是很伟岸的形象。

她年纪还小不知如何表达自己的内心,但金在中在她心里的形象一直都是如此,在见到金在中后她更是这么觉得了。小的时候爷爷奶奶都说她不爱和人交流,外面的小朋友也不愿意和她玩,但是看到金在中的那一刻起她却觉得特别温暖,特别亲切。

她愿意主动和金在中分享自己的一切。

金在中想他应该是讨厌郑念安的,可不知为什么当郑念安在他面前做这些动作的时候他心里突然滋生了一种不明的情绪,他觉得心里痒痒的,想要抱抱郑念安。

见金在中不说话,郑念安以为他不开心了重新爬回了椅子上,语气里染上了一丝小心翼翼,她问:“金老师,我能和你分享一个我的秘密吗?”

金在中失笑道:“你不怕我说出去吗?”

“我相信金老师不会告诉别人的,对吗?”郑念安和金在中对视,眼里写满了信任。

那双眼仿佛带有魔力,让金在中情不自禁的点了点头。

郑念安双手拄着下巴,她的声音很小,她说:“其实我没有妈妈。”

金在中的心颤了一下,他没有回话,却示意郑念安继续说下去。

得到金在中的许可,郑念安继续道:“从我记事起就没有妈妈,以前我什么都不知道,以为是爸爸把我带到这个世界的。后来有小朋友问我为什么从不见我妈妈,那时候我才知道原来这世界上还有妈妈。”

“那你妈妈去哪里了呢?”金在中舔舔干涩的嘴唇,迫不及待的想要听到答案。

“我不知道。我回家问爸爸为什么我没有妈妈,可是爸爸没有回答我。我问爸爸那有妈妈的照片吗?爸爸告诉我没有。”郑念安说到这整个人都很沮丧,她带了点哭腔继续道,“金叔叔,你知道吗,那天爸爸哭的好凶好凶,我听见爸爸说,如果在中在就好了。金老师,我知道爸爸说的就是你对不对?”

金在中的心跳漏了一拍。

他和郑允浩在一起很多年却从未见郑允浩哭过,两个人最难的时候他都没有见过郑允浩哭,那个男人总是一副什么都能解决的样子,仿佛天神一般的存在。

可是现在这个人的女儿却亲口告诉他,原来这个男人也会哭,甚至在哭的时候呼唤的是他的名字。

郑允浩,你到底在想什么?

“金老师,我也好想好想有个妈妈,可是爸爸不允许我哭。爸爸说小孩子要坚强,只有经历生离死别才可以哭,但是金老师我见到您就觉得心里很难过很难过,我可以抱着你哭吗?”

金在中伸手将郑念安抱在自己的怀里,他听到自己声音温柔的说:“哭吧,金老师不会告诉你爸爸的。”

最开始郑念安只是小声的啜泣,到最后变成了嚎啕大哭,一边哭一边道我想妈妈,为什么妈妈不要我了?

金在中觉得自己的心一抽一抽的疼。

当年郑允浩离开他的时候他也有过现在这种感觉,简直心痛到无法呼吸。他不知道为什么听到郑念安哭自己会这么难受,仿佛有人拿着针一根一根的戳在他的心上,只能默默地忍受着这份痛。

晚上郑允浩来接郑念安的时候发现她眼眶红红的,他皱了皱眉问道:“你哭过?”

不等郑念安开口金在中就抢着道:“念安眼睛进了东西一直用手揉,不过我已经替她清理好了,回去后滴点眼药水就好。”

金在中的语气十分诚恳,诚恳到郑允浩没有半分怀疑。

“念安今天有没有调皮给你惹麻烦?”

“没有,她真的很乖。”金在中说着低下头笑着问郑念安,“念安你自己告诉爸爸,是不是特别乖?”

郑念安点点头道:“特别乖,没有惹金老师生气。”

看着两人的互动郑允浩脸上的表情有了点变化,在金在中注意到之前他快速调整了一下,换上了一副笑脸对金在中道:“晚上一起去吃晚饭吧?我已经约好了位置。”

金在中想要开口拒绝,却听见郑允浩说:“你不是没有女朋友?”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金在中只好点头同意。

预定的地方是一家川菜馆,以前两个人还在恋爱的时候就经常来这家吃饭,金在中喜欢他家的毛血旺,每次来都要点两份才觉得吃的饱。他们分开后金在中再也没来过这里,五年后再次踏入故地,却没有半分怀念的感觉。

郑允浩这是什么意思?想要告诉他哪怕过了五年依旧记得他喜欢哪家餐厅,喜欢什么口味的菜,喜欢吃什么?

旧情复燃这种事情在他金在中身上永远都不可能发生。

郑念安显然是第一次来到这种地方,坐在位置上左摸摸右摸摸好奇的不行。金在中对此觉得有些奇怪,已经五岁的孩子怎么可能没有在外面吃过饭,更何况他所在的补习学校费用不菲,从郑允浩的衣着打扮来看更不像是生活拮据的人。

似乎是注意到了金在中的疑问,郑允浩给郑念安倒了杯水后道:“念安身体不好,所以我从来都不带她出来吃饭。”

“念安是哪里不舒服呢?”金在中看着正在研究调料盘的郑念安,怎么看都不像是身体有问题的孩子。

“之后有空再说吧,念安身体差,所以幼儿园也没有去。”

郑允浩显然不愿意多谈郑念安的问题,金在中识趣的没有继续询问。所幸菜很快就上来了,金在中最爱吃的毛血旺自然没有忘记点,甚至按照了过去的习惯点了两份。

明明是同样的餐厅,同样的菜品,吃进嘴里的味道却变了很多。

郑念安的吃相特别好,很明显是被郑允浩教育的很好,乖巧的样子让金在中喜欢的不行。他想他应该是讨厌郑念安的,可是不知为何就是无法不让自己关注她,疼爱她。

酒足饭饱后郑允浩主动提出要送金在中回家,在郑念安期待的目光下金在中到底没有说出拒绝的话,抱着郑念安上了郑允浩的车。

车上的暖气开的很足,郑念安坐在儿童椅上已经睡着了。等红绿灯的时候郑允浩偏头看了一眼金在中,他问:“在中,你恨过我吗?”

金在中被问的一愣,他笑笑道:“我以为你不会和我说这种话题的。”

“这些年来我一直都想跟你说一声对不起。”

“够了,郑允浩!”金在中低喝一声,“不要再说这种事情了,如果你不想我们之间再次断掉联系那就不要说了。”

“为什么这些年都不找女朋友或者男朋友?”

“你是不是到今天都觉得我是个GAY?”金在中的声音很低,“郑允浩当年我就告诉过你,我从来都不是GAY我也对别的男人没有兴趣。”

郑允浩把车停在路边,他拉着金在中的手腕问:“那你为什么会和我在一起?”

闻言金在中惊诧的看着他,半晌才苦笑道:“郑允浩,喜欢这种事情真的让人很难过。我不喜欢男人,我只是喜欢你罢了。你知道吗,我看到别的男人接吻的时候我会觉得不舒服。”

郑允浩没有说话,金在中继续道:“这种心情真的很难过。你明明知道他不爱你,可是偏要卯足了心思扑上去,哪怕最后的结局只是飞蛾扑火。那种患得患失的感觉真的很糟糕,甚至于第二天早上起来的时候你会茫然,这里是哪里?身边躺着的那个人还在吗?到最后全部变成这是梦还是现实。”

可是即使如此,我依旧很爱你啊郑允浩。

假如思念也会有声音,那你的耳边恐怕早已起满了老茧。   

“为什么,为什么……”郑允浩斟酌了半天都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金在中猜到了他要说什么,吸了下鼻子抢先道:“我知道你要问什么。小时候我妈妈和我说,人来到这个世界上都是赎罪的,上辈子犯了错所以这辈子来赎罪。但我想我不是来赎罪的,因为我遇到了你。其实哪有所谓的来世前生呢,一辈子就是一辈子,没了就没了。可是我又在想,如果真的有下辈子呢?下辈子我还能和你相遇吗?我们爱的都已经这么累了,如果真的有来世,恐怕你不会再愿意遇到我了。我想把我的全部都给你,所以无论你给我的是爱还是伤害我都全盘接受,哪怕到最后你离开我冷静下来后我都接受了。”

金在中的脸上早已全都是泪水,他拂开郑允浩的手,泪眼模糊的看着他道:“因为我喜欢你,所以哪怕你伤害我,我也会原谅你。”

因为我爱你,仅此而已。

他曾经在书上看到过,喜欢一个人会卑微到尘埃里然后开出花来,他想他对郑允浩的爱从不卑微,可是为什么现在他的爱也落进尘埃开出了花?

坐在后面的郑念安被金在中的抽泣声吵醒,她揉揉眼睛看到自己最喜欢的金老师在哭,第一反应就是指责自己爸爸:“爸爸,你怎么把金老师弄哭了?”

郑允浩没有为自己辩解,他似乎总是弄哭金在中,从过去到现在。

解开座位上的安全纽扣,郑念安跳下座椅拍了拍金在中的头,她模仿着郑允浩哄自己时候的样子,语气温柔的对金在中说:“金老师乖,不哭不哭,明天我给你带好吃的小蛋糕。”

“念安,回去座位上闭上眼睛。”

郑允浩发话郑念安不敢反驳,乖乖的坐回去闭上了眼睛。

“在中。”郑允浩探过身把金在中揽进怀里,“至少这一次,你可以在我怀里哭。”

压抑了五年的情感终于得到释放,金在中抱着郑允浩嚎啕大哭。

这是郑允浩欠他的,他想,这是郑允浩欠他的。

郑允浩的衬衫早已被眼泪打湿,他抱着金在中轻轻吻着他的头发。

在中,如果喜欢会有声音,恐怕你早就会嫌我絮叨了。
一番に君が好きだよ强くいられ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白衣。

积分
26
帖子
43
0 点
不离值
4
354 粒
3 颗
0 滴
在线时间
19 小时
 楼主| 发表于 2019-3-4 12:51:28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希望不仅仅与你在此生重逢

我更希望来世我们依旧能重逢



-------------------------------------------------------------------------



如果你从来不知道我的存在就好了。

如果你能爱我那该有多好。



重逢[二]



金在中是在大三的篮球赛上认识的郑允浩。

作为语言系仅有的那么几个汉子,金在中被班里的女生们推选出来代表他们英语班参加比赛。起初他一脸的不情愿,最后是导员过来拜托他,他才不情不愿的同意。

当得知对手是隔壁经管系的时候金在中的脸更臭了,对面经管系一群汉子不说,各个都长得一副很能打的样子,他们去简直就是送分的。

诚如金在中所言,比赛当天他们被经管系打的很惨。

比赛结束后一群女生过来拉着他说是有一个联谊活动问他去不去,金在中刚打过球出了一身汗只想赶快回去洗个澡,婉拒了她们后匆匆忙忙的赶回了宿舍。

如果让他知道这次回宿舍会遇到郑允浩的话,他一定打死都不会拒绝那几个女生。

金在中回寝室的时候房间里空荡荡的一个人都没有,只有浴室传来模糊的水声。想着这个时间只可能是老大在洗澡,金在中便大声道:“老大,我跟你说今天我们被打惨了!”

浴室里的人没有回应他,他又继续道:“不过你别说,那个郑允浩长得真的挺帅的,我要是个小姑娘我都快迷上他了。那打球时候的样子,嗬,真真的是个男神级人物。”

他说的来劲完全没有注意到浴室的门早就被人从里面打开了,从浴室里走出来的那人不是他们寝室的老大,而是他嘴里的那位男神郑允浩。

郑允浩没想到这个时候会有人回来,他原以为两边的人都去联谊了,洗澡的时候便没有把衣服带进去,眼下只能在腰间系一条毛巾来遮挡一下尴尬部位。

金在中转过头的时候就看到一副这样的画面,整个人都当机一般傻在了原地,指着郑允浩你你你的说了半天都没说出一句完整的话。

“我是来借浴室用一下的,经过了丁南的同意。”

丁南就是他们寝室的老大,金在中红着一张脸不知道该往哪里看。他和丁南住一起三年了,怎么从来没听丁南说过认识郑允浩?刚才的话肯定都被听到了,简直丢脸死了。

“那个,你是金在中对吗?”

金在中点点头,紧接着郑允浩就朝他凑了过来,扑面而来的温热气息让他觉得脸更红了,视线甚至都不敢往下挪,生怕看到什么不应该看的东西。

郑允浩知道他的名字还离他这么近该不会对他有那个意思吧?

“金在中?”郑允浩凑到他耳边,“你坐到我的衣服了。”

对于金在中而言这次的相遇其实算不上美好和浪漫,甚至有那么一丝丝的色情的味道在里面,但不可否认的是郑允浩的确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那之后两人也并没有什么接触,只是偶尔遇到了会点头打个招呼,和朋友出来吃饭的时候遇到会稍微聊两句,似乎最亲密的接触就是互相留了联系方式,不过不管是谁一次都没有用过就是了。

真正让两个人有了联系是在大四快要毕业的时候。

金在中的毕业论文被人举报抄袭,导师查看过后发现的确与他人相似度过高,这件事让他头疼的不行,因为导师说的那篇论文根本就不是他写的,他的论文不知为何被人从电脑里删掉,就连打印出来的都找不见了。

马上就要毕业的当口出了这么大的事,金在中觉得自己真的是流年不利犯太岁。

这件事他找了很多人帮忙都没有用,导师一口咬定他人品有问题让他重新准备一份,只是时间不等人,他已经没有足够的时间去重新准备一份毕业论文了。在连他自己都要放弃的时候,郑允浩突然拿着一堆资料找到了他。

“别问,你的事情我都知道,时间不多了所以我们要快一点。”郑允浩说着把那些资料推到他面前,打开了电脑给他展示自己熬了几天夜写出来的东西。

在郑允浩的帮助下金在中终于重新写了一份论文,并且成功通过了导师的审核顺利毕业。毕业那天晚上他们许多人玩的很嗨,金在中喝的稍微有点多,勾着郑允浩的肩膀问他:“我和你之前也算不上熟,我听说你自己的论文也是擦边过,你这么帮我是不是喜欢我?”

郑允浩小口喝着酒没有回答他。

见郑允浩不理他金在中来劲了,他把头靠在郑允浩的肩膀上,抓着他的手问他:“说,你是不是早就暗恋我了?”

郑允浩推了推他的头,凑到他耳边道:“你喝醉了,我从来不回答酒鬼的问题。”

快要散场的时候金在中的女朋友突然出现了,扶着喝的醉醺醺的金在中和众人道歉。金在中的女朋友长得很好看,声音也很温柔,郑允浩却觉得她很碍眼。

有人认出来了她是隔壁班的班花秦依依,哄笑着让她今晚好好照顾金在中,还特意在照顾两个字上加了重音。秦依依脸色微红,没有接众人的话。

好不容易把金在中从包厢里扶出来,秦依依摸了摸他的脸,语气轻柔的询问他:“在中,你还能自己走吗?”

“依依。”金在中抱着秦依依,他说,“你看到郑允浩了吗?”

恰巧郑允浩此时也从包厢里出来,金在中见他出来立刻转移目标把自己挂在了郑允浩身上,他的声音很低,语气里带了一丝央求:“郑允浩,带我走。”

郑允浩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抬头看秦依依,秦依依脸上依旧带笑对着他微微躬身道:“麻烦你多照顾在中了。”

“回学校吗?”郑允浩抱着金在中问他。

金在中摇摇头,有些无力的靠在他的胸口道:“去你家吧。”

郑允浩在学校附近买了一套公寓金在中是知道的,洗了个澡后金在中觉得整个人都清醒了不少,至少已经没有刚才那种眩晕感了。

“你是不是想问我和秦依依是怎么回事?”金在中赤着脚靠在郑允浩身旁,语气里带了些疲惫,“我和她已经分手了。依依她身体很差,她有先天性心脏病,在一起的时候我就很害怕自己会伤害她。”

“和她分手不是更会伤害她?”

“是我对不起她。”金在中叹了一口气,“人总是很奇怪的,会喜欢上一些奇怪的事物,我也不例外。”

郑允浩把手里的水杯递给金在中,颇为严肃的问他:“你的酒醒了吗?”

金在中点点头。

“我不知道这种话会不会让你讨厌我,但我还是想说出来。”郑允浩直视金在中的眼睛,“金在中,我……”

“我喜欢你。”

在郑允浩说完之前,金在中抢先打断了他的话。

郑允浩愣住了。

“其实我早就对你有不一样的心思了,篮球赛那时候我就忍不住盯着你看。后来你来我寝室洗澡那次我脸红了很久,我觉得一个正常男人是不会因为另一个男人而脸红的。后来我很多次都想找你,但是总是找不到借口。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喜欢你,但是看见你笑我就觉得全世界都亮了。”

金在中身体微微前倾,他小声道:“郑允浩,我不是GAY我不喜欢男人,但是我喜欢你。”

郑允浩把金在中抱进怀里,满足的发出了一声叹息。

他真的太爱怀里这个人了,从看到的那一刻起就已经沦陷了。

有那么一刻他甚至在想,如果你能爱我就好了。现在,这个愿望居然被实现了,他从骨子里觉得有一种满足感传遍四肢百骸,心里暖的不行。

这世间最幸福的事情莫过于我们喜欢彼此了。









金在中不知道同性之间该怎么谈恋爱,但他知道自己非常非常喜欢郑允浩,喜欢到想把自己最好的全部都给他。郑允浩是个温柔细心的人,会在早上他醒来前替他准备好早餐,难受生病了会不容他反驳带他去看病吃药,就连他的小脾气都可以全权接受。

有时候他在想,这是不是就是爱情最好的样子?

然而他却忘记了,这个世界上最不缺的就是狗血两个字。

除夕夜金在中回了家陪家里人一起守岁,郑允浩的父母远在国外所以今年只有他一个人留在家里过年,金在中怕他寂寞,凌晨十二点的时候偷偷跑到了房间里和郑允浩开了个视频。

视频里郑允浩穿着他买的红色家居服,背对着窗户让他看外面绚烂的烟花。

“过几天我就回去陪你。”金在中摸摸屏幕上那人的脸,不过几日不见他竟想的不行。

“反正你们公司给的假很长,你多留在家里陪陪叔叔阿姨。”

“可我也想你怎么办?”

“我可以理解成你在和我撒娇吗?”

“我难道不是经常对你撒娇?”金在中噘着嘴略微有些不满。

两个人又聊了几句,挂掉视频前金在中对着屏幕亲了一口,他说:“郑允浩晚安,我爱你。”

身后突然传来重物落地的声音,金在中回过头就见自家母亲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他,指着他手机屏幕的手一直在抖。

金在中第一次恨自己为什么买这么大屏的手机。

“妈……”

“你在和他谈恋爱对吗?”金妈妈深吸了一口气,“告诉我,金在中,你是不是在和视频里的那个男人谈恋爱?”

金在中站在原地没有说话。

“金在中,你太让我失望了。”

这大概是金在中和郑允浩过的最糟糕的一个年。

不同于别人家新年一副喜气洋洋的样子,金家既沉默又压抑。金在中跪在地上锤了锤酸痛的腿,事实上他已经跪在这里一下午了,金爸爸和金妈妈都冷着脸看他,不让他起来也不和他讲话。

最后是金在中忍不住,率先开口道:“爸妈,我有恋人了,如你们所知是个男人。”

“分手。”

“不可能。”

谈话到此为止。

郑允浩得知此事赶来的时候外面下着瓢泼大雨,他一遍又一遍的敲着金在中家的门,得到的回应却是金爸爸冷冰冰的一个滚字。他迫切的想要见到金在中,想抱着他安慰他,告诉他不要害怕。

其实他心里才是最害怕的那一个,他害怕金在中会因此而放弃他。

外面的雨越下越大,郑允浩把自己的东西扔在金家门口,转身跑下楼到外面对着金家的窗户大喊金在中的名字。

哪怕一眼,他想看看金在中现在怎么样了。

郑允浩的行为到底还是吵到了邻居,金家二老没有办法只好让人进来,郑允浩浑身都被雨水淋湿了,明明是冬天他却只穿着一件衬衫外面套了个不算厚的大衣。

见郑允浩这么狼狈金在中连忙给他拿了个毯子,又急又气道:“你疯了吗?那么大的雨肯定会生病的。”

“金在中。”金爸爸示意金在中往后退,上下打量了一番郑允浩,“我大概知道你会给我什么答案,如果三十岁前在中还是没有喜欢的人,我同意你们。”

当然这种事情是有前提的,前提就是在到三十岁之前他们不可以联系。

没有什么爱情是可以抵得过时间的流逝的,甚至于亲情都是如此,可这也是金爸爸留给他们的最后的让步。

在金妈妈的安排下金在中开始频繁的相亲,开始他还会去见一面只不过出口都是一些难听的话,到最后连动都懒得动,整天窝在家里不出去,甚至连工作都辞掉了。

金妈妈看他这样子气得不行,却又无可奈何。

某天晚上要睡觉的时候,金妈妈突然敲开了金在中的房门。金在中见自己妈妈进来放下了手中的书,低着头乖乖的等着即将到来的训斥。

出乎他意料的是金妈妈没有向往常那般给他做思想教育,反倒是语重心长的问他:“儿子,你告诉妈妈,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男人的?你不是之前还和秦依依恋爱么?”

金在中摇摇头,他说:“妈妈,您和爸爸都想错了。我不喜欢男人,我只是喜欢郑允浩罢了。”

我不是同性恋,只是我喜欢的那个人恰巧性别为男罢了。

金妈妈拍了拍他的头,语气温柔道:“妈妈知道了,你早点睡吧。明天记得回去问问公司能不能重新上班,这么大的小伙子不要整天在家里呆着,传出去让人笑话。”

如果连这都听不懂的话那金在中简直白活这么大,他感激的看了金妈妈一眼,乖巧的关了台灯准备入睡。

然而他不知道的是,离开儿子房间后金妈妈靠在墙上无声的哭泣。眼泪一滴一滴的砸在地板上,就如同她的心一般一点点破碎。







我不知道面对这种事该怎么办,可你是我的儿子,我只能选择原谅和接受。







郑允浩不知道金在中用了什么方法说服了父母。他本来都做好第二次拜访金家的打算了,甚至连机票都已经买好了,就看到金在中拖着行李箱打开房门冲他扑了过来。

熟悉的手感还有熟悉的气息,郑允浩反复确认是真的金在中后松了口气。

独自一人的这些天里郑允浩想了很多,他想如果金在中从来都不知道他的存在就好了,这样他还可以默默地守护,也不用让对方承受这么大的压力与他相爱。

但他和金在中相识并且相爱这件事他从不觉得后悔。

只要金在中不放弃,他可以自己抗下所有的诋毁与谩骂,只要能和金在中在一起。

日子仿佛和以前没有什么不同,金在中和郑允浩开始正常上班,金父金母依旧没有接受郑允浩,却也没有排斥他,一切都在往好的地方走。

可郑允浩却注意到金在中变了。

每天早晨起床的时候金在中都会确认自己是不是在,如果他在做早饭的时候金在中醒了,他会听到金在中焦急的喊他的名字,看到他在后才会安下心。

这样的金在中让他心疼,心疼到想要抱在怀里好好的安慰轻哄一番。

他们在一起第四年的时候大学同学终于组织成了一次同学聚会,郑允浩那几天恰巧有事出差,所以只有金在中一个人赴约。

席间他看到秦依依也来了,还是那副温柔的样子,看着他的时候没有半点埋怨。

这样的秦依依让金在中十分难受,他宁愿秦依依打他骂他,也不想秦依依像现在这个样子。

那天晚上金在中不过喝了几杯酒却觉得醉的不行,有人有意重新撮合他和秦依依,嚷嚷着让秦依依赶快把这个酒鬼给带走,不然他们玩都玩不痛快。

这是秦依依第二次扶着醉酒的金在中。

金在中看着秦依依的脸问他:“秦依依,郑允浩呢?我要找郑允浩。”

和四年前一样,金在中张口就问他郑允浩在哪里。

秦依依心里酸的难受,金在中和郑允浩在一起这件事他早就猜到了。

金在中大概是真的喝醉了,靠着秦依依已经开始打呼了。口袋里的手机响了一声又一声,最后是秦依依接起来的。

打电话来的人是郑允浩,秦依依稍微和他交代了一下情况,郑允浩了解后拜托她把金在中送回家,钥匙就在房门口的花盆下面。

第二天早上金在中醒来的时候已经躺在家里的床上了,昨天晚上是谁送他回来的他全然忘记,只觉得头疼的不行。

郑允浩这次出差比较久,金在中扒拉着手指头数着那人什么时候能回来。一个半月后他终于等回来了郑允浩,还有那句:“我们分手吧。”

没有理由,没有原因,甚至连面都没有见到,只有一句冷冰冰的我们分手吧。

金在中觉得自己真是个可笑的人。

可笑可悲可哀莫过如此。

郑允浩,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恨你,如果我们从最开始就没有相遇就好了。





一番に君が好きだよ强くいられ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白衣。

积分
26
帖子
43
0 点
不离值
4
354 粒
3 颗
0 滴
在线时间
19 小时
 楼主| 发表于 2019-3-4 12:52:12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希望不仅仅与你在此生重逢

我更希望来世我们依旧能重逢



-------------------------------------------------------------------------



如果这世上有另一个我,我希望他的世界里只有你。

你大概不知道,我爱你爱的快要疯掉了。




重逢[三]



郑允浩再一次开始频繁的出现在金在中的生活里,偶尔郑允浩加班很忙,金在中还会帮忙照看郑念安。

小朋友永远都是最好的情绪调节剂,和郑念安在一起的时候金在中才觉得自己是真正的活着,远离了那些烦恼和不快,似乎心灵都被净化了。

那天吃饭的时候郑允浩说郑念安身体不好这件事一直让金在中耿耿于怀,两人独处的时候他问过郑念安有什么疾病,但是郑念安似乎也不清楚自己的情况,只知道每个月爸爸都要带她去一次医院检查身体,那些冰冷的仪器让她感到害怕。

另外郑念安是真的没有去念过幼儿园,郑允浩一直都聘请家庭教师教她读书写字,来英语补习班是因为郑允浩想要让她学会如何和人交流接触。

郑念安学习很努力,每天金在中都会教她不同的东西,有时候还会给她讲一些自己读书时候发生的趣事,这些点滴让两个人的关系迅速升温。

某天上课的时候郑念安献宝似的拿出了一张纸,表情神秘道:“金老师,我偷偷把爸爸的日记本给撕下来一页。”

“你爸爸居然还在写日记。”金在中有些哭笑不得,“不过念安以后不要做这种事了,不然被爸爸发现他会生气的哦。”

郑允浩写日记的习惯是从高中开始养成的,后来他们两个人在一起郑允浩还给他读过自己的日记,当读到大学后里面记录的满满的都是金在中,让他感动了好久。

“金老师,你和我爸爸到底是什么关系呢?”

“怎么突然这么问?”

“因为爸爸的日记里都是金老师的名字。”郑念安说着举起手中的纸,一字一句的念给金在中听,“金在中,我好想你。”

郑念安认识的字不多,这是她唯一能读全的一句话。

金在中觉得脑中似乎有什么东西突然炸裂,炸的他无法思考,无法呼吸,甚至无法控制自己的行动。过了好久他才缓过来,颤抖着手接过郑念安手里的纸。那张纸的材质很好,摸起来十分舒服,上面的字迹依旧是那么娟秀。







九月二十三日小雨



不知道为什么今天突然很想在中。

每次下雨天都很想他,想他现在在做什么,是不是在被领导训斥?想他有没有交女朋友,有没有结婚生子,是不是正抱着自己的孩子牵着老婆幸福的逛街?

如果被他知道我有念安了一定会很生气吧,可能还会埋怨我为什么有了孩子。

我不敢想象和他再次见面会是在什么情况下,他大概已经恨我恨到骨子里了,没准做梦都在诅咒我。

但我还是很想他,想他为我煲的好喝的汤,想他天冷的时候一边埋怨一边替我找厚的衣服,想他和我撒娇的样子,想他受了委屈哭的样子。

一个男孩子,怎么就这么爱哭呢。

我好想和他见面,不过我怕见面的时候我会忍不住把他抱在怀里,然后对他说这一次我不会再放开你了,你原不原谅我都无所谓,我只想好好的抱着你,在你身边默默的守护你,哪怕你结婚生子了也好,只要能看到你就足够了。

金在中,我好想你。

如果喜欢会有声音的话,恐怕你早就会嫌我絮叨了。







这篇日记是他们相遇的前两个月写的。

说来可笑,这么多年他们明明就在一个城市,却像是约好了一般从未碰面。有时候金在中会想为什么这座城市这么大,大到整整五年他们都没有遇到过彼此。

郑允浩究竟是怀着怎样的心情写的这篇日记他无从得知,唯一能知道的就是这五年间郑允浩从未把他忘记,他猜郑允浩的日记本里应该满满的都还是他。只不过以前写的是他们的日常,现在写的是对过去的怀念。

“金老师。”郑念安拉了拉金在中的袖子问他,“你怎么哭了?”

金在中这才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流了眼泪。

“念安。”金在中蹲下身和郑念安平视,“我是你爸爸的旧友,也就是老朋友的意思。只是在很久以前,也就是在你出生以前,我还是你爸爸的男朋友。”

男朋友这个词让郑念安十分困扰,她歪着头不解的看着金在中问:“什么叫男朋友?”

“就是两个人在一起生活,彼此都是对方的家人,这样你可以理解吗?”

郑念安似懂非懂的点点头:“我知道了,就像别人家的爸爸和妈妈一样对吗?”

这个比喻让金在中不知该怎么回答。

他该怎么告诉郑念安两个男人在一起是不对的,是不被世俗所接受的呢?这也点醒了他,如果他真的和郑允浩复合的话,那郑念安该怎么办?生活在这样的家庭难免会受到别人的非议,小小的郑念安真的能承受住那样的压力吗?

在认识郑允浩前他以为爱情是无所畏惧,是只要坚持努力就可以冲破一切阻碍的。认识郑允浩以后他才知道,爱情原来是需要经营的,哪怕有一小点点不注意都会使一段关系迅速瓦解,再也无法修补。

就算他承受得起,郑允浩承受得起,他们也不能让无辜的郑念安受牵连。

离开郑允浩的这些年里金在中清楚地明白一个道理,所有的关系都是对等的,如果今天他们伤害了郑念安,那么反过来总有一日郑念安或许会给他们带来更大的伤害。

成年人的爱情总是这样,考虑的多顾忌的多,到最后只有错过两个字。

“金老师不要难过。”郑念安趴在金在中的肩膀上,“老师说喜欢是一件很伟大的事情,金老师对爸爸是喜欢的对吗?所以金老师是伟大的,爸爸很喜欢金老师,所以爸爸也是伟大的。”

金在中抱着郑念安,心痛的无以复加。

喜欢是伟大的,这么浅显的道理,他用了三十年才从一个五岁小孩的身上学会。

当天晚上郑允浩公司有事加班,郑念安自然而然的跟着金在中回了家。金在中煲汤非常好喝,郑念安尤其喜欢金在中煲的排骨汤,每次都能喝两大碗。

金在中正在厨房清理排骨的时候郑念安突然拿着一个兔子玩偶走了进来,她抱着玩偶笑眼弯弯的看着金在中,问她和兔子像不像。

看着那张笑脸金在中突然觉得有些眼熟,却又想不起来像谁。

晚饭吃到一半的时候金妈妈突然发来了视频,屏幕里的女人丝毫没有变老的迹象,一如五年前那般温柔和蔼。金在中和她聊了几句最近的琐事,见郑念安不好好吃饭便声音严厉道:“念安,好好吃饭。”

“在中,你刚才说什么?”金妈妈表情有些奇怪。

金在中把镜头转过去对着郑念安,向金妈妈介绍道:“这是我的学生叫郑念安,怎么样,她是不是很可爱?”

他刻意隐瞒了自己和郑允浩再次相遇的事情,原因无他,他不希望父母再一次受到伤害。

金妈妈似乎收到了很大的冲击,她张着嘴好半天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在中,为什么念安在你这里?你见到郑允浩了?”

这一次轮到金在中惊讶了。

“妈,你这话什么意思?”

意识到自己可能说错了话,金妈妈懊恼的打了一下自己的头,快速的将视频挂掉,任凭金在中怎么给他发消息都没有反应。

刚才金妈妈对他说,郑念安为什么在他这里。她认得郑念安,甚至有可能一直和郑允浩有联系。

可是为什么不告诉他?

晚上郑允浩来接郑念安的时候金在中没有表现出任何异常,笑眯眯的送走了郑念安后第一件事就是收拾了一下自己的东西和领导请了个假,连夜开车赶回了父母所在的城市。

他到家的时候是凌晨时分,打开家门金妈妈正坐在沙发上削苹果,看到他回来吓得连刀都没握住掉在了地上,发出了清脆的声响。

金在中的呼吸还没有喘匀,他问道:“妈,你为什么认识郑念安?”

金妈妈有些慌乱,不知道该如何回答金在中的问题。

“我不希望你骗我,妈,你知道我这些年是怎么过来的,所以不要骗我好吗?”金在中走到沙发旁边,乞求的看着金妈妈。

半晌金妈妈叹了口气道:“我的确一直都和郑允浩有联系,郑念安的存在我也是知道的。只不过我从没见过真人罢了,见到的都是照片。”

“为什么不告诉我?”

“在中,你先冷静一下听我说好吗?”金妈妈拉着金在中坐下,拍了拍他的手安抚了一下他的情绪,“不告诉你这件事是允浩的决定。我不知道你从允浩那里听到了多少,但是妈妈希望你可以不要恨他。”

金在中低着头,语气低沉道:“妈,允浩他什么都没和我说过,什么都没,我们甚至才刚重逢没多久。”

“既然如此,妈妈有一件事情想要告诉你。”金妈妈抵着金在中的额头,一如小时候那般语气温柔道:“念安她,不是允浩的女儿。”

“什么?”金在中推开金妈妈,瞪着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她。

“你先别急着惊讶,念安她其实是秦依依的孩子。”

金在中觉得自己的大脑已经超负荷了,大量的信息让他不知道该如何消化。

郑念安不是郑允浩的孩子,郑念安其实是秦依依的孩子,分开的这些年郑允浩一直都在替秦依依抚养她的孩子。

怪不得,怪不得晚上他做饭的时候觉得郑念安的笑很眼熟。其实仔细想来,他对郑念安之所以那么亲切,恐怕是因为郑念安的五官像极了秦依依。只不过他先入为主的带入了郑念安是郑允浩女儿这一观点,所以才忽略了最明显的东西。

现在想来郑允浩也的确没有直接说过郑念安是他的亲生女儿,甚至之前他夸郑念安随郑允浩的时候,郑允浩给他的回复也是郑念安像爸爸。

只是为什么秦依依的孩子要给郑允浩抚养,秦依依人呢?

似乎是看出了他的疑问,金妈妈颇为惋惜的对他道:“依依她五年前生下念安就走了,其实怀孕的时候医生就建议她打掉,不然她可能挺不过孩子出生。只可惜依依那姑娘太倔,非要生下念安,不然也不会走的那么早。”

秦依依走了。

金在中满脑子都是秦依依走了五个字。

他和秦依依在一起的时间不长,可是秦依依给他留下了非常好的印象,和郑允浩在一起后他一度觉得亏欠秦依依,只不过他再也没有弥补的机会了。

“这些事情允浩都不让我和你说,但是我觉得你有权利知道。”金妈妈说着从茶几的抽屉里拿出了一个文件夹,从里面找到了一张纸递给了金在中,“在中,你一直都是一个坚强的孩子,其实依依她是你的女儿。”

金在中手里拿的,正是他和郑念安的亲子鉴定证明。

兜兜转转了这么半天,原来他才是郑念安的爸爸。

原来郑允浩是在替他养孩子。

金在中捏着那张亲子鉴定不知为何突然很想笑,可是笑着笑着眼泪又不受控制的流了下来。他抱着金妈妈哭的撕心裂肺,他想郑允浩真的是个混蛋,不然为什么只要一遇上他自己就变得这么爱哭。





郑允浩是和学校领导询问过后才知道金在中请假回家了。

昨天郑念安和他说看到了金老师妈妈的事情一直让他耿耿于怀,金在中突然请假回家很有可能是发现了什么,这么急匆匆的赶回去大概是要和金妈妈确认什么事情。

至于是什么事情郑允浩都不用想,除了郑念安就还是郑念安。

没有见到喜欢的金老师郑念安整个人都变得十分沮丧。郑允浩见他情绪不对和公司请了个假带着郑念安回了家,生怕她会出现什么问题。

金在中敲开郑允浩家房门的时候郑念安已经玩累回房间睡着了,郑允浩正在弯腰收拾地上散落的玩具,见敲门的人是金在中不免有些惊讶,更多的则是莫名的心绪。

一天之内两个城市来回跑让金在中十分疲惫,但他还是强打起精神问郑允浩:“告诉我,秦依依和念安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都知道了?”郑允浩单手把玩具抱在怀里,给金在中拿了双拖鞋。

“如果不是昨天被我妈撞见念安,你是不是打算这辈子都不告诉我念安其实是我的女儿?”

郑允浩揉揉太阳穴,把手里的玩偶都放在沙发上,对着金在中道:“没错,我本来打算瞒你一辈子的。”

“郑允浩你这个疯子!你到底在发什么疯?”金在中双手握拳红着眼看着郑允浩。

“我发什么疯?”郑允浩突然轻笑出声,他抬头看着金在中的眼睛,“金在中,你大概不知道,我爱你爱的快要疯掉了。”

突然的表白让金在中有些措手不及,甚至忘记了自己想要说什么。

“你不是想要知道吗?好,我全部都告诉你。”

“五年前的那场同学聚会你还记得吗?你一个人去喝的烂醉,是秦依依把你送回来的。你自己的酒量你应该心里很清楚吧,其实那几杯酒根本没有办法把你灌醉。你难道不觉得奇怪吗金在中?你的酒里被人下药了,为了撮合你和秦依依,你被你的好哥们丁南下药了!”

“你睡了秦依依的事情你根本就不记得,秦依依知道自己怀孕后第一时间联系了我,你知道那时候的我有多难过多绝望吗?秦依依的身体情况你不是不清楚,这个孩子和她只能活一个,可是秦依依说什么都不肯放弃这个孩子,她说反正她也没有多少年的寿命,倒不如把所有的希望都给这个孩子。”

“我刚接到念安的时候她还在襁褓里,她对着我笑的开心,我却只能抱着她哭。她从出生的那一刻起就没有妈妈了,她甚至不能去见她的亲生爸爸。我私自联系了你爸妈,告诉他们念安的存在,可我们都没有想到念安会遗传秦依依的病,她还那么小,却每天都要忍受病痛的折磨。”

“有好多次你妈妈都劝我把这些事情告诉你,可是金在中我爱你爱到疯魔,我害怕哪一天念安也会走掉,到时候你不知道会受到什么样的打击,所以我一直在联系医生想要治好念安的病,等到她好了,我再把她还给你。”

“这五年来不止你难过,我忍着不见你已经忍到无法呼吸的地步了。我用了全部的方法想要避开你,因为我知道一见到你我就会忍不住,我就会心软。可我还是遇到你了,我忍不住想要和你重新建立联系,忍不住想要重新得到你,却也怕有一天你会发现念安的事情。”

说到最后郑允浩的声音已经哽咽了,他问金在中:“到底要我多爱你,你才能感受得到?”

金在中被这一大串话震得说不出来话,等到他反应过来的时候郑念安的房门突然开了。往日活泼可爱的小姑娘此刻脸色惨白的捂着自己的胸口,她的声音很轻,她说:“爸爸,念安觉得心口疼。”

郑念安的心脏病复发让郑允浩和金在中都措手不及。

医院人来人往拥挤的很,手术室门口却安静的不像话。金在中盯着红色的手术中三个字,一颗心高高的悬着怎么都放不下来。

一旁的郑允浩低着头靠着墙壁,让人看不清他的表情。

“郑允浩。”金在中一如过去那般把头靠在他的肩膀上,“可以告诉我,为什么选择和我分手吗?我们本可以一起承担这一切的,更何况这本来就是我的错。”

“秦依依的家庭情况你是知道的,她是在大院里长大的。她想要这个孩子等同于自己宣布自己的生命结束,所以他爸妈十分恨那个让她怀孕的人。”郑允浩说着摸了摸金在中的头,“所以那些难过的事情我一个人承担就好,我不想连累你,只能和你提分手。”

金在中沉默了很久,很久。

仿佛过了有一个世纪他才开口道:“傻子。”

郑允浩真是全天下最大的傻子。

“在中,当压力过大的时候哪怕你再爱我都会忍不住想要放弃的。”

“那你为什么不会?”

“因为我爱你胜过爱我自己。”郑允浩握住金在中的手和他十指相扣,“如果这世上有另一个我,我希望他的世界里只有你,不会让你哭也不会让你流泪,更不会让你平白无故的难过了五年那么久。我想那个郑允浩会温柔的哄你爱你,不会被那些琐事牵绊住,他可以什么都不用顾忌,只需要好好爱金在中就够了。”

“我希望你能和那个郑允浩在一起,剩下的一切就都交给我来扛就好。”

“够了,别说了。”金在中捂着眼睛又重复了一遍,“别说了。”

我已经知道我有多么混蛋了。

郑念安最后还是被平安的推出了手术室,看到灯灭的那一刻金在中悬着的一颗心终于放了下来,由于打了麻药的缘故郑念安睡的很熟,金在中看着她的睡颜这才发现其实郑念安长得和他是有几分相似的。

这次的手术似乎让郑念安彻底恢复了健康。

金爸爸和金妈妈也来医院探望了几次郑念安,郑念安一口一个爷爷奶奶喊得二老开心的不行,临走的时候都万分舍不得。

郑允浩公司里的事情已经放下很多天了,见郑念安真的没有问题了便留下金在中一个人照顾她,自己回公司处理积攒的工作。

晚上吃过晚饭后郑念安没有向往常一样缠着金在中给她讲童话故事,反而是抱着金在中不肯撒手。金在中不知道她怎么了,只好拍拍她的背问:“宝贝,你怎么了?”

“其实我都知道的。”郑念安的声音闷闷的,她说,“我全部都知道,你们其实可以不用骗我的,爸爸。”

金在中被她这声爸爸叫的僵在了原地。

他把郑念安从怀里拉出来,带着一丝不确定询问道:“念安,你刚才喊我什么?”

“爸爸。”郑念安好脾气的又重复了一遍。

这么多天他一直不知道怎么告诉郑念安他们之间的关系,此刻被郑念安亲口喊爸爸,金在中幸福的简直想要原地打转。

“念安上次偷偷听到了,其实爸爸才是我真正的爸爸。”郑念安这话说的有些绕口,却还是继续道,“所以念安知道你才是爸爸,怪不得金老师在我心里一直都那么高大,在每一个小朋友的心里爸爸都是很伟大的,这个世界上我最爱爸爸了。”

“念安,念安。”金在中除了喊她的名字别的什么都说不出来。

“以前大爸爸和我说,星星代表了希望,所以爸爸可以替我买一颗星星回来吗?我想把自己的愿望告诉星星。”

金在中本来想拒绝,但看着郑念安渴求的眼神怎么都说不出拒绝。

晚上很多家店铺都已经关门了,金在中几乎跑遍了医院附近所有还开着的地方,终于找到了一家手工店,给郑念安买了整整一罐星星。

然而等他回医院的时候迎接他的却是盖着白布的郑念安。

金在中手上的罐子落在地上摔得四分五裂,里面的星星全都散落在地,就好像他的心一般碎成了一片又一片。

医生告诉他,他刚走没多久郑念安的身体情况就开始急剧下降,他们用了很多办法都没有救回郑念安,他们已经尽力了。

不知道为什么金在中没有哭,他掀开白布温柔的抚摸郑念安的脸,轻声的对她说:“念安累了吧,要好好休息,是爸爸不好,让你这么累。”

念安,爸爸从未有哪一刻这么希望人会有来世。

如果有来世,我希望我们能够重逢,你再一次成为我的女儿,到时候爸爸一定会倾尽全部来照顾你疼爱你。

给郑念安收拾东西的时候郑允浩在柜子上发现了一个手工星星,金在中看到后深吸了一口气,接过那颗星星小心的一点点拆开。

星星里面有一行字,字体十分稚嫩明显是出自小孩子的之手,那上面写着:爸爸,念安向星星许愿,能够永永远远和爸爸们在一起,念安最喜欢最喜欢爸爸们了。

念安,爸爸们也很喜欢很喜欢你。

金在中握着那颗星星泣不成声。

郑念安的葬礼办的十分普通,郑允浩把她葬在了秦依依旁边。

那天金在中一个人陪着母女两很久很久,他有很多话想要对秦依依和郑念安说,可是到了嘴边却又出不来了。

他对不起她们母女,却也只能说对不起。

原来妈妈说的没错,每个人来到这个世界上都是为了赎罪,而他的罪孽只怕今生不够,来世还要继续赎罪。

回去的路上郑允浩对他说:“其实念安的名字是有喻义的,念代表了思念的意思,安代表了平安的意思,这是我和秦依依一起想的名字,我们两个都希望你能平安。”

思念金在中,希望金在中能够平安。

“郑允浩,我们复合吧。”

“其实我们从来都没有分开过。”

他不能再犯更多的错了,他想,已经够了,他这辈子犯的错已经够多了。









郑允浩,假如思念也会有声音,那你的耳边大概早已起满了老茧。

金在中,假如喜欢也会有声音,恐怕你早就会嫌我絮叨个不停了。



重逢 完
一番に君が好きだよ强くいられ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 加入爱不离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IBelieveYoonjae ❤

GMT+8, 2019-5-19 19:12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