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 加入爱不离
查看: 282|回复: 1

[原创完结] something impossible[半现实/短篇/第一人称] BY:霍容

 关闭 [复制链接] |关注本帖

白衣。

积分
19
帖子
12
0 点
不离值
5
291 粒
4 颗
0 滴
在线时间
13 小时
发表于 2019-5-9 10:25: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因为impossible太好听而边流泪边匆忙产出

*1%现实基础加99%个人主观胡乱瞎猜

*奇怪文风预警 词不达意预警

*金先生第一人称内视角

*结合歌词食用更佳 不上升真人食用更佳

*一千个人眼中有一千个允在 这个是我眼中的 决是不及真正允在美好与强大的万分之一

*欢迎小心心和评论投喂:【霍容】欢迎小心心和评论投喂~
https://www.ibelieveyj.com/thread-6299-1-1.html
(出处: 爱不离·允在文站)

总字数:3856

评分

参与人数 1不离值 +1 +40 +1 收起 理由
Camellia + 1 + 40 + 1 完结奖励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白衣。

积分
19
帖子
12
0 点
不离值
5
291 粒
4 颗
0 滴
在线时间
13 小时
 楼主| 发表于 2019-5-9 10:36:13 | 显示全部楼层
《  something impossible》BY霍容



       录这首《impossible》正选在早上精神脆弱的时候。这样爱而不得的抒情曲唱了十几年,到现在几乎已有了免疫力,投入是一回事,倒不会每首都去代入自己的、我俩的感情了。要怪就怪配乐的画面感太强,一闭眼就变成日漫的场景,再仔细一瞧,好嘛,另一个主角就长着你的脸。一迟疑错掉半拍,被按了重来。我举手示意,小口喝着水,强迫自己从情绪里出来。我们和这故事概无相似契合之处,走到今天应该也不算悲剧,大约是impossible这否定语气太过强烈,大约是面对离别悲伤无力的心稍有共鸣。
      要说来,那件事情已经过去很久,想起来不该这么胆战心惊,该是心痛的余波。忘不了了。忘不了的。再进行录音时,我努力构造了一个新的故事。可是唱到impossible lover的时候,还是想到你了。当初刚拿到歌词就拍下这几句发给你,“这是不是有点不吉利啊?”这样问你。彼时你在飞机上,回复的时候我开玩笑的心思已经散了,你是这么说的:“不怕。”好吧好吧,托我的爱人的福,三十多岁原来还能心如擂鼓。
      于是我放下心来去想你。回到家花了难得的一个下午去回忆,才发现关于离别的大多数场景已记不清,我什么时候开始向你透露想法,什么时候向公司摊牌,还有我离开时你的表情,甚至都像上辈子发生的事情。是不敢记得,或是一开始就根本没敢看清。也忘了谁的泪水谁的一言不发。时间太残酷了,你也,我也,太残酷了。听说人类回忆中可信的部分只有百分之六十,剩下的那一些,最重要的那一些,偏偏记不住。是怎么变成永无交集的两个人,怎么变成任谁看都是不能相爱的关系?只记得你语气平稳地说和我失去了联系,我翻来覆去一直听到闭上眼就是你的声音。原来是没收到,应该、也许、大概不是不爱我不原谅我的借口。就这样急急忙忙把离开你以后慌乱破碎的真心再次发送给你。
      再想起来还是会苦得咬紧牙关。第一次面对那样铺天盖地的冷眼质疑,第一次被当做背叛者声讨,左手边空落落,不是、不是的,我不是的。连这样的话都没能说出口。怕张口就是你的名字。这样的时候,我的允浩,我的允浩,我千万次地祈祷你不要比我难过。我来努力,我来承担,我来扭转,因为是我、是我走下了与你并肩的舞台,是我要与你离别。我的允浩,要好好保重,要乖乖等着,等到我豁出性命到你面前来,再用你的怀抱迎接我吧。后来,我到达了,安全到达了你的怀抱。虽然真的是很长的距离,真的是很辛苦的路。我才不怕分离,只怕你真的不再爱。
       窗外染了一点夜色,回忆只消耗掉半罐啤酒,有些饿却也懒得动。想着要给猫添饭还是打算起来。忽然听到玄关里的动静,于是就势又躺下来。
是我的爱人带来日本的初雪和五点钟。当然还有我的晚饭。
      我的爱人哼着歌打开灯,看到我露出一个稚气的表情,“在中啊”这样叫着我的名字,“饿了吧”这样哄小孩一样地同我说话。
      “是呀,维他命允浩老师。”我把冒光了气的啤酒放在茶几上,等着这个热情曼苏尔把饭布好,然后把我从沙发里挖起来。
      “在中啊,”他蹲在我身边,用手轻轻往后理我的额发,“起来吃饭吧。”
      舒服地眯着眼,感觉自己马上要在他手底下变成nenekoko。我的爱人的魔术手下,我的感性释放在眼睛里。作为男人爱着我的爱人,也接受着我的男人火热的爱。不是什么,只是太爱了,只是有些感触。幸而这些承载了十数年的泪水,流在了我的爱人手里。
      我的爱人没有说话,也没有做俯下身来亲我这种白痴举动,直到他的两只手都变得湿润,我们沉默着,和谐着。
      我清了清嗓子,“饭凉了吧?”
      抬起眼来看我的爱人,于是他认命地起身去热饭。我趁机挺身起来到卫生间去收拾自己,果然是眼睛肿鼻子肿嘴巴肿。捂脸。折腾了一会儿才又出去。
      饭桌上允浩和菜都正等着我。我刚哭过嘴里尝不出味道,还是开心地吃了很多。倒是允浩第二天有拍摄,几乎没怎么动筷子,尽手舞足蹈说着笑话,当然,说到一半就自己嘿嘿笑出声来。一顿饭下来他的脸又瘦了一圈。这个可怜兮兮的男人喂完我又跑去喂猫。
      我系上围裙把碗抱到厨房去洗,于是我的腰上很快长出我的男人的手,不安分的鼻尖轻轻顶着我的后颈。我假模假式地洗完碗,等脸上的热度降下来一点才转身回抱他。一只手扶着他的背,一只手忍不住上下来回攀他的脊梁骨,这是最近才有的坏习惯。他不满意地哼一声。我从善如流地停下来,转而轻拍他的背,那股暖和的青草味漫上鼻腔,忍不住把自己埋得更深。
       今天变得像个小孩的我,想要把之前的年岁都补齐似的,一步也不想离开我的爱人。奇怪的是,躺在我身边的我的爱人仿佛也变成孩子,不住地往我怀里顶,我翻过身去把他的脑袋紧紧抱在怀里。
      “在中啊,喘不上气了。”他从我的臂膀下钻出来,露出大型犬一般的双眼。
       我一只胳膊垫在他头颈下,一只手探过去在他脸上乱摸,“我的允浩好好地长大了啊。”
      “我的在中也好好长大了啊。”他叼住我的手指,说话的时候舌尖湿湿软软划上我的皮肤。
      他用来轻轻咬我的虎牙十几年前就被拔掉了,现在这样其实有点痛。
      我把手拿出来甩甩,又被他握住。有一搭没一搭地和他聊着今天录音的事,聊着聊着就忍不住问他,“要是有一天我也没办法照亮你了怎么办?”
      “那我来照亮你啊。”不过脑子的傻话。
      “那要是你也没办法照亮我了呢?”
      “那就、只好不亮了吧,一起暗着也可以,大多数星星都不亮的,然后我就可以偷偷地离你更近一点。”他说着又往我这边蹭。我一边佩服他的想象力,一边想着这样的人永远都会是闪亮的吧。毕竟不是大多数星星,而是太阳,毕竟是自体燃烧,不靠别人照亮。
      “那要是我也让你伤心了呢,允浩啊,你有对我感到伤心的时候吗?”我问出来就有点胆怯,忍不住戳戳他的手心。比如十年前我离开你的时候。
      “嗯,你偷偷去纹身的时候。”避重就轻,转移话题。
      “还有呢?”
      “你不好好吃饭的时候?腿疼忍着不说的时候?发着烧非要去做FM的时候?”他好像是真的很认真地想了想,“这些也不算啊,没有了吧。”
      “那那件事呢?”我索性要把话说开,“十年前······”
      “那件事不是你的错,我也真的做错了很多。”我的爱人打断了我的话,黑夜里我也知道他突然正色,“你要原谅我啊,在中。我那时候觉得做一件事没有不坚持到最后的理由,所以没能好好听你的解释。我什么都不知道,不知道你离开意味着什么,不知道你在经历什么,连自己离不开你都不知道。决绝的话不该说出口,你受伤了就该抱紧你,不该让你豁出性命来找我。当初非常固执的做法,反而是我对自己最伤心的事。”这是我的爱人第无数次坦诚地安慰我。
       其实这事情太复杂,想来谁都没做错,却每个人都受伤,都怀着些无来由的愧疚感。一样的在坚持,一样的怀揣梦想,一样的披荆斩棘,只是方向不一样,就一定会走上不同的路,那样的离别不是在十年前,也会在这十年中,甚至十年后。幸而如今的我们已经熬过来。
我的爱人不知何时也转过身来,将我的手按在胸口,“在中啊,你为什么不懂我的心呢?”
       我倒吸一口气,浑身抖得不像话。
       “这里面,有你。”
       十数年前的青涩又正直,与如今历久弥新的深情,我耳中同时响起这两个声音。都是、都是我的允浩。他把被子拉起来,我们藏在里面接吻,吻着吻着就笑起来。那件事或许有更好的解决办法,我们不会有比现在更好的结局了。所以没关系。那年少时暗度陈仓的爱恋、那离别而骤然到来的黑夜、那冻结十年的冰天雪地,不可能总有那一方长椅、那小小红色电话亭,我这一生漫漫几十年,总不可能有你一直在我身边。我真的做了,做过了这样永远不可能做好的准备。幸好啊幸好,你是我的爱人,最终回到我身边的我的爱人。
       不知不觉到了必须睡觉的时间,趁着起身去看nenekoko,给景泰发了信息:“我有新MV的想法了。”然后又发了一条:“搬一个红色电话亭和一张长椅到雪地里难吗?”
       回来时允浩已经入睡。没有光透过窗帘惊扰他的梦,时间忽然成了身外之物,走得轻轻慢慢。我依着本能在黑暗里画出他的形状。
       携手走过将近二十年,想着觉得不可思议,每一天却都实实在在。在你身边的我好像永远不用想着自己应该变成什么样的人,是变得更成熟可靠,还是露出天真不设防的笑容,永远不存在这样的负担感。哪怕是年少时说着前言不搭后语的奇怪笑话,你也能和我一起大笑出声。什么都不需要做就得到你的眼光,大概是我得天独厚的天赋。你也是一样。在两个人都愣头愣脑的年代,一步一步摸索着向前走,坦诚地分享着所有。这个再苦再累也只咬紧虎牙一言不发的执拗少年,前几年也会在前戏做到一半摸到我的肋骨时突然哭起来,然后胡乱把我塞进怀里拍拍,我也只好不明所以地把他抱紧。是什么时候变成一体的?没有这样的分界线吧,界定我对你的感情从这一刻开始从无到有。
       如果,我是说如果,我能回到十七岁,我会对你说什么呢?说你会经历你想象不到的十年、二十年,你会做许多决定,其中有一些可能会把我们引向不同的路,但是我们都没有后悔。说你可能会对我感到伤心,但是你要、你一定要很快原谅我,我会对你更好,所以千万千万不要放开我。说我们会走过一段曲折离奇的路,可能会分离,那时也不要害怕,不要放弃,彼此相爱,彼此想念,彼此牵挂,不回头地走下去就好了,说我们终会在光明处相逢。
      还是不了,不说这么多吧,就说一句,说一句我爱你。一定要好好地,把我爱你这句话,传达给你才行。其实现在也不常说,应该要趁着年轻多说一些的,不知不觉就走到三十代中。我这小半生发生了许多不可思议的事,出生、成长、练习、出道,说来短短几字,走起来却跌宕。想着不可能被选拔的,却出道登顶了。想着不可能熬过封杀的,走着走着还是柳暗花明。想着不可能相爱的,偏偏走到最后。痛击着不可能竟然成为了我人生的常态。
忍不住冲着黑夜长叹了一口气。然后在被子里钻好。也替我的爱人盖盖好。一生这样短啊,如何书写成惊世又隐晦的传奇?可是命运多作怪啊。我又不可能不爱我所爱。
       即使是something impossible。
       即使是someone impossible。

——end——

作者的话:
       本文选择金先生第一人称,其一是写作契机是金先生的新曲,其二是写作中多情感抒发与对现实的主观构拟,并不能当作事实,于是就当做金先生脑中那百分之六十自己改写过的记忆较为合理。至于录音日是否恰好是日本的初雪日,录音是否安排在早上,当日郑先生是否在日本,第二日是否有拍摄日程,MV的创意是否来自金先生,俱无考证。很多历历在目事情仔细回忆起来却变得模糊,到最后只有一些片段、一些感觉留下来,潜滋暗长。相爱的双方在经历误会与伤害后,原谅对方其实很容易,原谅自己却很难。与日俱增的愧疚感下,总是走不长久。我想允在二人应该也会经历比这个更深刻更全面更私密的长谈,当然时间也比这个更早。这里借金先生的新歌把这件事写出来,就算是一篇祝贺文吧。

不盼命运更多赐予,只愿允在得到他们应得的一切。

很惭愧我本人是矫情别扭又沉默的本体,文字难免带有这样的色彩。望海涵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 加入爱不离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IBelieveYoonjae ❤

GMT+8, 2019-7-22 08:05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