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 加入爱不离
【爱不离2017年度允在文推荐总榜】

【爱不离2018年度允在文推荐总榜】

查看: 605|回复: 4

[原创连载] With With BY:很行很行的少女

[复制链接] |关注本帖

白衣。

积分
5
帖子
8
0 点
不离值
1
62 粒
0 颗
0 滴
在线时间
1 小时
发表于 2020-3-21 13:26: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评分

参与人数 1不离值 +1 +20 收起 理由
Camellia + 1 + 20 开坑奖励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白衣。

积分
5
帖子
8
0 点
不离值
1
62 粒
0 颗
0 滴
在线时间
1 小时
 楼主| 发表于 2020-3-21 13:27:34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章 ... why(Keep your head down)?

“昌珉啊,这是公司的决定...”

郑允浩话还没说完,就被一声金属柜门“啪”地关上的声音所打断。音量不大不小,足够打断郑允浩接下来想说的话,又让人无法判断任何一丝多余的情绪。空气开始拉紧,甚至让人产生渐渐凝固的错觉,

声音的主人面无表情,拿出、关上、坐下,低头开始整理鞋带,固定护膝和护腕,一系列动作行云流水,没有一丝停顿,和以前千万次一样,认真的个性和专业的素养让他不会放松练习前为了不让身体受伤而做的任何准备。

一切看起来很正常,又很不正常。正常的是正在换装做准备的沈昌珉,不正常的是话语被打断后此刻一脸紧绷望着沈昌珉的郑允浩。

更衣室在处在MS话题暴风眼的两个男人一前一后进入后,就有了一股奇怪的气场,让原本在更衣室的后辈赶紧打了招呼就离开,甚至有关系远一些的后辈看到二人脸色后连招呼都不敢打,夹在出去的人流中溜之大吉。

郑允浩心里明白,此刻的更衣室是最适合说什么的地方,没有监控,没有其他人,出了这扇门这些话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说了。可是现在近乎凝固的空气让郑允浩觉得口都无法再张开,心里的怒气却随着沈昌珉的动作在不断的攀升。

现在时间是2010年末。郑允浩感到深深的无力,又来了,又要开始吵了吗?自己以前认为听话又值得信赖的老小,为什么会变成现在吵架时让他不禁产生,对方从未把他当哥哥想法的老小?他和昌珉以前哪怕不是队内最亲密的,但也从未产生过现在这样的摩擦。

虽然后来沈昌珉在节目上说“我和允浩哥下了班绝对不联系”“我们刚开始吵得很凶,因为一些很小的事都能吵起来”,但当时无论是MS刻意引导的氛围,还是客观的遭遇和五人时期其乐融融的氛围,都让当时二人的粉丝自动以为,“生死与共”的两人应该是彼此除了亲人以外最亲密无间的“哥哥弟弟”,大量的两人CP粉也在那时候产生,弟弟冷酷的话语和表现都是刻意“避嫌”和“害羞”,两人不合拍和并不那么默契的动作是哥哥在“紧张”。曾经那位哥哥手随便一掏,几乎次次能“碰巧”握上甚至十指紧扣、不知不觉开始互相摸大腿内侧、激动起来第一反应是去抱对方的前队友却沦为了私下关系差却“刻意卖腐”的重点攻击反面教材。毕竟,连不了解真相前的普通大众大概内心也是:真爱怎么不一起走?真爱怎么会没联系?X教傻逼!

但是事实就是事实,沈昌珉是正直的、诚实的沈昌珉。后来很多人变成二人唯饭的理由,很多也是因为从各种细节和两人话语明白了沈昌珉的吐槽所言非虚。但人就是那么奇妙的生物,一旦动了感情就容易单极化思考,用普通人平凡的生活经验去揣测自己爱豆的内心,忽略现实社会的复杂性(特别是他们明星的身份和娱乐圈利益交缠的复杂性),既然不是想象中那么好,那就一定是“虚假的兄弟情”。其实如果真正了解五人时期的东西,就会明白沈昌珉对郑允浩的感情,从一开始被郑允浩莫名其妙敲打的不悦,碍于韩国严格的等级制度不能发作,到私下性格爱好上并无特别交集,再到后来五人风风雨雨心里对郑允浩浓浓的尊敬与敬佩,沈昌珉一直保持着对“尊敬的大哥”距离对郑允浩。所以没有中心之间跨越辈分天天打打闹闹,转头一个勺子互喂米饭互涂唇膏的亲密情形在两人中发生,也没有麦虾互相吐槽互相恶作剧天天窝在一起打游戏的相处模式。第二次CP talk时沈昌珉感慨“怎么会有浩珉cp?”在前队友吐槽“这是最没前途的CP”时不惜冒着得罪当时人数极少的浩珉CP饭而在旁边认真地附和,因为,他真的想不通,为何有人会觉得自己对尊敬的大哥,人生路领航的船长,有什么超出这些情感外特别的感情。

终于在沈昌珉快迈出更衣室的时候,郑允浩发声了:“你不是不原谅他吗?那你在介意什么昌珉?”

沈昌珉停了下来,似笑非笑的语气:“我说过不想和他们三个再产生任何瓜葛,但现在这样算什么?”

“允浩哥你问问自己内心,当真正不在乎一个人、放下一个人的时候,该是怎样的反应?”

“是恨不得告诉所有人不爱他了,还是仿佛忘了世界上还有这个人,就算别人提起来也无喜无悲。”

“因为不爱了,所以不会有期待,没有期待,情绪也不会有起伏变化...哈,还是只有我一个人是这样的?”

郑允浩加重了语气:“昌珉啊,这首歌原来五辑录我的solo这我们五个都知道,现在公司觉得符合东方神起新的形象变成主打,这个企划你也没反对不是吗?现在这个发行日期无论是有意还是无意的.....我想他不会多想的,因为我也只当成我工作的一部分,不管是不是1月26日发行,我只希望东方神起早日回归。”

沈昌珉忽然很激动得转过身:“他不会多想所以你连反对都不反对一下了吗?我们做的这些还不够让上面的人信任吗?还要多少才够、才能让上面的人彻底相信我们?非要做得这么难堪吗?我愤怒...我有什么资格和立场愤怒?我替他愤怒?哈?......我巴不得我的人生从此以后没有任何那三个人的痕迹。”

希望那三个人从自己的人生消失......这话从两人开始准备回归,沈昌珉就说过很多次,甚至后来自己也说过类似的话。但是郑允浩依然摸不清楚,为什么每次听到这样的内容,自己心里一阵又一阵发虚的感觉从何而来。郑允浩吸了口气,用尽量缓和的语气说:“那就把这个决定当做普通的工作决定就好,我们不去多想,好吗昌珉?”

沈昌珉被气笑了,从门口走到郑允浩面前,低声问道:“不去想...是吗?不去想。不去想就能假装不知道公司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不去想就能刻意忘那个过去几年朝夕相处人的生日?不去想就能看不到到那天歌曲公布后,大众看到歌词后会是什么反应?粉丝会怎么猜测?.....互相会怎么攻击?”

“允浩哥,我真的不想再去和那三个人纠缠不清了......不管任何形式。公司的决定使我感到伤心又恶心,我们在公司眼里不是有血有肉的人,只是为了赚钱而强迫表达立场的工具。我再恨他们,是我的事,有我自己的方式处理.....这样,算什么?别忘了他们三个现在的粉丝,曾经也是我们的粉丝不是吗?我们在那群人眼里算什么?......最好的方式难道不是从此不再联系吗?我不奢求你是为了顾及我的感受,但你刚刚在会上为什么....为什么.....不反对一下。”

沈昌珉最后的声音几乎微不可闻,他也不打算再说下去,转身准备拉开更衣室的门去排练室。

然而还没等他打开门,门从外面被撞开了,金希澈一脸慌张得从门外冲进来差点和他撞个满怀。

“允浩?是真的吗?我刚碰到你们这次回归策划宣传会上下来的XX哥了,他说你主动和他要求把KYHD放到1月26日??”说完,金希澈才发现室内有些诡异的气氛,但他现在顾不上这些了,他继续说到:“我是希望你别和他联系才拦着他不见你的,但真有必要做到这地步?早知道今天这样我后悔帮昌珉上次拦着他不见你了,你们是不是有什么话没说开?真的没必要做到现在这样!”

尽管沈昌珉背对着郑允浩,但郑允浩觉得此刻连看沈昌珉后脑勺的勇气都没有了。

沈昌珉将目光从一脸惊魂不定的金希澈脸上撇开,望着地上,像是自嘲一样笑了笑,然后打开门说到:“原来哥你比我想象得......还要恨啊....”“恨到要让他生日时候听到的话是...?”

金希澈是不用避开的,郑允浩没有一丝犹豫:“不是的!沈昌珉我跟你说......总之不是你想的那样!”



第二章   只要让我做一天你温暖的睡床

练习室背景墙的贴纸,是十年都未曾更换的蓝天白云图案。然而此时练习室内不少人都觉得,“阴云密布”的背景墙贴纸可能切合现在的室内主题。

金希澈就是有这样想法的一员。因为和郑允浩约好,练习结束,两人就找个地儿好好“聊聊”,让允浩“解答”一下自己满肚子的疑问。正好自己今天也没有日程了,就索性跟着二人一起进了练习室,打算在旁随便看看打发时间。然而很快,金希澈就发现,这个决定不仅不明智,甚至算得上愚蠢。倚在练习室压腿栏杆上的金希澈,此刻脑子里表达“后悔”含义的词汇一个接一个地蹦出来,而且像弹幕一样弹持续滚动着。郑允浩和沈昌珉在更衣室的时候就明显状况不对,自己现在还来瞎凑什么劲儿?金希澈毫不怀疑:舞蹈再来几遍,沈昌珉就能把练习室的地板从三楼踩到一楼。

长时间的激烈舞蹈后,趁着众人三三两两瘫倒在地板上休息的间隙,早就被“室内”低气压逼到崩溃边缘的金希澈迫不及待地窜到了郑允浩身边。

郑允浩正低头喝水,骤然感觉身边有人靠近,一抬头,人还没看清楚,就被亮晃晃的手机屏幕几乎戳到脸上。将自己的脸和手机屏幕拉开一点“安全”距离后,郑允浩才看清楚手机界面停在一张私人会所的主页上,会所的地址和电话还被金希澈在网页上特别勾了出来。

“允浩啊,结束后就来这里找我吧,朋友新开的店我感觉还不错,也很安全......嘛,非常时期你懂的,不要自己开车来。”说完,金希澈冲沈昌珉的方向看了看,转回头又冲自己挤眉弄眼了一下,果断撤了。

郑允浩将擦汗的毛巾摊开,盖在自己脸上,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倒在地板上开始思考:怎么跟希澈哥说比较好呢?其实早就想和身边信任的人说说看,因为自己这段时间自己真是心烦意乱......但是怎么开口比较好呢?不知道为何,“咚、咚、咚、”的心跳声开始无限放大,还越来越剧烈。郑允浩无奈,自己的思绪本就已经一团乱了,现在还要被自己的心搅得更乱,太倒霉了吧

“允浩哥,昌珉哥叫我问你休息好了吗?要不要继续......”

听到声音,郑允浩赶紧将毛巾抓了下来,望着一脸忧心忡忡来传话的伴舞,为了掩饰什么似的勉强笑了笑,点头回答“开始吧!”猛地起身,开始一边拍掌一边为其他人鼓起劲来:“加油啊!最后几遍一定能做到完美!大家加油!”

排练结束,郑允浩搭一个伴舞的车到了希澈说的那个会所门口,确定周围没人跟踪后才下了车,快步进入了会所。路上已经接到允浩电话的希澈早就安排了信任的人在门口等着,允浩进门后还没来得及打量清楚周围的环境,就被七拐八拐地带到了一间包房。

“你小子快老实交代,到底怎么回事?嗯?不要让哥担心好吗?又在瞒着哥瞎搞什么?”还没等郑允浩坐下,金希澈的质问就劈头盖脸来了。

郑允浩苦笑,在车上就已经想了一百遍如何开头,甚至这哥寻问自己时的语气表情自己都已经在车上想象出来了。但真正面对金希澈时,郑允浩还是一下想不清楚该怎么开这个头。

“哥,这个事情,就是发行日期这个事情”不知道怎么说就一件件说吧郑允浩想:“的确是我私下拜托XX哥的,我很感激他。”

金希澈满脸困惑:“嗯?为什么?郑允浩我还不知道你妈?你绝对不是那种分了手还会干这种事的人,更别提你们俩的事圈内人人皆知,我实在想不通你有什么理由把事情搞怎么难看,你可别跟我说你当时冲动了之类的!歌词我看了,不仅他,到时候另外两个也会被无差别“扫射”到吧,你到底怎么回事啊!”

既然说到歌词,那就先说歌词的问题吧。

“哥,这歌词作为我SOLO时,并不是和现在完全一样......你也知道俞勇镇老师和我们的关系,从第一张单曲开始老师就一直爱护着东方神起,这次回归消息确定后,老师就主动要求要亲自操刀......为了制作好的歌曲,你也知道,都会安排歌手和制作人进行一些情感交流的安排,我们的事老师知道,所以我也没打算隐瞒什么,当时交流的时候说了很多...自己负面情绪的东西。那个时候我和他分手有一段时间了,我那时到底什么状态..哥,你最清楚不过了。”

金希澈顺着允浩话猜测到:“所以......俞老师就觉得他自己是站在你那边...嗯,不对,或者说你的立场上......”

“嗯”郑允浩感觉金希澈已经猜到了:“所以老师将曲子收上去后,重新编词编曲,再拿回来就变成了你现在看到那样了。”

“wow”金希澈一脸高深莫测得望着郑允浩:“老师这么做......真的是很符合老师的性格了,永远那么率性啊......所以全MS也只有一个俞勇镇了”

“是啊,俞老师真的是...老师的恩情我真的一辈子都还不完,从第一张单曲开始就还不完了。”说到这里郑允浩闭上眼,仿佛在回想什么。

金希澈本来耐着性子等郑允浩继续说下去的,但见郑允浩老半天了还保持着那副样子,金希澈开始怀疑郑允浩脑海里是不是已经开始播放那人一脸青涩唱着:“只要让我做一天你温暖的睡床,BABY......”的样子。如果真的是这样,金希澈觉得必须赶紧打断郑允浩脑海中正在播放的“危险画面”。毕竟,那人现在的另一个名字就叫“郑允浩的禁区”,抱着“让郑允浩少想那人一秒都是在帮郑允浩延长生命一秒”的信念,金希澈赶紧发声:“哎?醒醒,接着说啊,快继续交代你到底怎么打算的,既然重新编词了你干嘛还挑那一天?”

郑允浩只能睁开眼,继续说道:“哥,其实....以前有个采访,问到喜欢的人生日时,会想送什么礼物。我说我想送’录了自己声音能传达爱意的CD’......”

金希澈更困惑了“什么乱七八糟的,你小子真是...都分手了还搞这些你没毛病吧?而且你不是信誓旦旦跟我说你放下了吗?还扯什么喜欢什么爱之类的......”

“但的哥......”郑允浩望着金希澈的目光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从疲惫变得坚定。虽然知道自己接下来准备说的话,可能会让这位从出道前,就没少因为他们二人感情发展崩溃的大哥,再一次面临崩溃。但是抱歉的话等会儿再说也不迟,现在有更重要的话要说。

“哥,我们和好了。”

............................................................

金希澈脸上的表情只能用“火山爆发前的景象”来形容,郑允浩十分却熟悉这个表情。有多熟悉呢?十多年前自己在店里抛下因为穿着粉色衬衣而被误会的希澈哥而去追生气离开的金在中,晚上打开宿舍门时就看到过;在告诉希澈哥准备在操场摆300根蜡烛、3朵玫瑰,准备在出道前再尝试一次向金在中表白时看到过;在某女人在出道后,又回头找金在中复合时,自己心里各种不是滋味于是找这位哥诉苦的时候看到过......这样的金希澈。反而让郑允浩觉得非常安心,因此放松了不少继续说道:“哥,你一定比别人都清楚,以前也是,现在也是,每一次我都是认真的......我想守护金在中到最后的心情,从来没变过。”

“虽然以前有几次...好像失败了....因为我的能力还不够,我还不够强大。”

“我想再次好好珍惜他,超过珍惜自己那样珍惜他......所以哥.......“郑允浩停了停,才继续说道:”我现在......真的真的很害怕。除了你我现在谁都没说。现在歌都录好了舞蹈也排好了,变不了了。况且现在这种...所有人都以为我们分开了的状态,我觉得更好一些。”

答案已经很明显了,所以并没有再说下去的必要。但这些日子心里积压的太多情绪了,让郑允浩还是忍不住继续说道:“选在那天不过是想让他知道.....他永远和我们同在,就像没有离开过一样.....想让1月26日,永远成为我生命中最重要的日子。”

........................................


Ps:今天本来想暴风更新好几章的,结果工作来了忙成狗,这章完全工作间隙见缝插针挤出来的,观感不佳请见谅。

被曝光过的允浩给在中的短信里,提到了“守护你”,五人时期的采访也很喜欢说“守护”,当然啦重新出发后也提过好几次,所以我一直特别喜欢“守护你”这句话。分开后在中也开始越来越多得提到“守护”这个词,更别提后来的《守护你》,更成了每场演唱会的必唱的应援曲目。粉丝与明星之间、恋人与恋人之间的相互守护,真是太美好了.。但是为什么不像第一章一样,用“守护你”的歌名做本章标题,大概是因为本章写得太....差......了,想后面写好一点再用,于是就用人人喜爱的“睡床”顶替了,毕竟HUG是万能的哈哈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白衣。

积分
5
帖子
8
0 点
不离值
1
62 粒
0 颗
0 滴
在线时间
1 小时
 楼主| 发表于 2020-3-21 13:34:33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章
   
金希澈一向劝分不劝和。

但是这次他绝对是劝合不劝分了。

为啥?因为他除了毒舌,他还护短。

金在中和郑允浩重新“勾搭”在一起的消息没多久还是传开了,毕竟,娱乐圈是最容不下秘密的地方。允在CP本来就是八卦圈经久不衰的八卦话题,从他们当年刚出道到现在,眼红的、等着看笑话的人就不要太多,虽然当着他们的面,人人都好似很“理解”似的,毕竟他们当时风头真的一时无两,后面也有SM的默许。但在背后讽刺讥笑的人可比真心祝福的人多太多。韩国是一个看似“开放”其实非常保守的社会,全民CP炒得火热,但一旦上升到“真实”层面,大部分磕CP起劲儿的民众就会光速变出另一副嘴脸:咦,好恶心。

娱乐圈虽然是社会中可能接受程度最高的圈子了,但对他俩感情的态度也没比普通民众好太多。一开始多数人都以为他俩是小年轻闹着玩,所以事不关己,除了八卦一句,没觉得没什么大不了。但日子久了,大家也发现这俩好像...认真的?对他俩感情的态度也变得谨慎了许多。但后来的分裂事件让唱衰派又占了上风:看吧看吧俩男的靠不住吧,再多喜欢该掰了就得掰。更别提SM在背后疯狂得向外放风各种放抹黑金在中的口风,一时之间讨好、站队SM的、眼红嫉妒他的、甚至就是单纯看不惯他的人,都一拥而上上来踩他一脚。那段时间关于金在中的关键词:分手、暴瘦、自暴自弃、喝酒飙车、被允浩和女同事的恋情刺激得也去找了个日本女明星结果被人利用炒作....人人一边讲着关于他的“笑话”一边还假惺惺得感叹一句:哎呀曾经那么风光的人现在搞得....啧啧啧谁叫他不自量力和SM做对呢,下场真的惨惨惨。

现在,他俩又“搞在”一起的消息,无疑在圈里又掀起了一阵波澜,好比你以为你追了好几季的连续剧大结局了,虽然结局是BE有点遗憾,但也在你意料之中,有了有结局也算有个交代。结果等你都忘记这茬的时候,你突然被告知这剧又续订了?而且大反转可能又要HE???娱乐圈的各个吃瓜群众都不淡定极了,特别是这剧上次看似“结局”的时候,大家都以为其中一个男主选择和那个一直喜欢她的公司女同事在一起了。毕竟女同事在两个男主分手后一顿超级猛地“操作”让大家都看瞎眼了,连男方父母都见了这不就是标准得转正前兆吗?结果现在这个续订剧集一出.....圈里各位除了见到这位女士时纷纷投出“真可怜”的眼光,一个个都对金在中在背后使了什么手段好奇到爆炸。不过这次两人吸取了“过多”的经验,虽然消息还是传开了,但除此以外的其他,保密工作都是做得极好的。所以一时之间各种说法众说纷纭。

圈里群众日渐高涨的好奇心,和两位男主捉摸不定的各种言行不能满足圈里群众的八卦需求之间的矛盾,成了吃瓜群众与两位男主之间的主要矛盾。再加上也是话题人物的女同事貌似没有放弃同公司那位男主,渐渐得,圈里就有人开始在背后嚼舌根:你以为那个郑允浩多正人君子吗?呵,其实私下还不是那样。又想和男的搞又要找女人结婚。那个金在中也是,傻透了,混这么惨都是自找的。

身为资深八卦人士的金希澈,听到这种言论日渐增加气得快爆炸了。一个是他从小护到大的弟弟,另一个是他一开始真看不顺眼+没少吵架找但后来真的很顺眼的弟媳,两个人都是只有他能骂别人不能骂的存在。特别是对金在中,两人关系从06年才开始才正常,之前没少因为郑允浩怼金在中。(毕竟著名的快把金在中差点逼哭的电台还发生在05年末呢==不要问我是哪个电台,懂的自然懂蛤)后来这个弟媳真是越看越顺眼,哪怕后来变左二右三了在自己心里抛开允浩的层面,在心里也珍贵朋友的存在。所以现在,自己一直挑剔的人哪能轮到别人来指手画脚指指点点?金希澈真想把持有这种想法和言论的人的脑瓜全部敲开看看,里面是不是奔腾着汉江水。

于是在某一天他终于憋不住了,给金在中打去了电话:“喂!在中吗!是哥呀你知道的吧....你现在在韩国吗?要出来吗?”

金在中正准备放洗澡水泡个热水澡,接到金希澈的电话后很诧异的...毕竟现在已经快晚上10点了,而且上一次和金希澈通电话,是允浩刚告诉希澈他俩和好的事儿后,金希澈当场拿了允浩的电话给他拨过来进行了热(lao)切(dao)关(ding)怀(zhu),距离现在也有一段时日了。最让金在中没想到的是,这次希澈貌似是要约他见面?现在这个风口浪尖...和以前旧公司里还保持联系的那几个人,彼此都很有默契得不见面。这次希澈哥要见他....不会惹什么多余的麻烦吧金在中想。

“喂,哥问你呢,你小子...不在韩国?”不满意金在中那边支支吾吾声音的金希澈再次出了声:“我现在在你家附近XX洞XXX店里,快来陪哥喝杯酒!”

“哎?好,唔....哥那我不开车了,你等我10分钟。”想不通也懒得想了,在韩国能和以前的朋友见面,在中是很开心的。所以在简单收拾一下后,把帽子口罩仔细戴好,抓上钥匙一头冲出了门。



第四章  
        
(以前的事终于要交代清楚了!即将走剧情啦!!!啦啦啦下一章终于可以写《before you go》了!老母亲的泪可以回收利用循环流动中......)

金在中刚推开包厢的门,就感觉手被扯住带着身体往前一倒-------

金希澈一边抱着金在中,一边嚷到:“你现在真的太瘦了...是不是又不好好吃饭了?......”

面对这个问题,金在中只能掩饰地对希澈笑笑:“有时候忘记了吃了...就不吃了。”

金希澈对这个回答并不感到意外,毕竟他俩分开后各自都是怎么作践自己身体的,他再清楚不过了,只是郑允浩那小子不是告诉自己有在好好监督金在中吃饭吗?一天三顿都有打电话过去提醒....果然让一个自己都不好好吃饭的人去监督另一个不好好吃饭的人,太不靠谱了吧,异地恋情侣真是苦啊苦......

想到这些,金希澈不自觉皱起了眉头。而金在中并不知道金希澈现在脑海中在盘算的是回去和允浩商量新的“金在中吃饭打卡计划”,经纪人那边如何如何弄之类的......金在中只是反射性得觉得:完了,希澈哥眉头一皱,事情必不简单。

希澈哥这次要又骂自己什么呢?就在金在中已经开始控制不住开始地瞎想各种时,大金发话了:“在中啊,最近还好吗?”

小金:“????”

居然不是熟悉的“你小子知道自己在干嘛吗BLABLABLA......”的句式,小金同志内心马上舒了一口气。

但是现在的自己,哪还有所谓好不好呢?不过是拖着一副身体行尸走肉般得活一天算一天罢了。

“还不错吧。”金在中用一种仿佛自问自答的语气回答到。

金希澈对自己的开场是很不满意的,毕竟这关心也太......虽然一直有用电话或者在sns上的联系,也通过允浩断断续续知道着在中的状态,但当亲眼见到现在的金在中,金希澈必须承认自己还是被吓到了。哪怕曾经自己对金在中横挑鼻子竖挑眼的时期,也不得不承认金在中这小子真是光芒万丈天生idol的存在,郑允浩那小子跟着了道似的迷得二五七八万真的不冤。练习生时期他还能疯狂吐槽一下郑允浩为啥看上那个土里土气的白面团子,真是太丢人了......但对着出道后不断蜕变成长的金在中,“没我好看的都闭嘴”的口头禅面在金在中面前都渐渐就说不出了,心里只能恨恨一句:郑允浩这个天生弯眼睛真的可以。现在面前这个一脸憔悴而且瘦得像根杆的人......不对,杆都比他看着结实一点的人,金希澈实在不想相信这人是金在中。

在因为这俩人这段时间第1001次郁结后,金希澈发现,面对他俩,做回真正的自己才是正确存活方式,于是------

“什么还不错,好就是好不好就是不好,跟哥这里瞎逞强什么?嗯?难道哥会笑话你吗?在中啊不要管那些无聊的人说什么,该干嘛就干嘛,遇到再难的事又怎样,多想想在背后一直支持你的人,一切都会好的。忍耐虽然辛苦,但受不了的时候就和身边的人分担分担吧,不要总是自己一个人想着把全部解决了。”

金在中闻言轻轻点了点头:“哥,其实那件事后,我早就明白了......我有时是真的,真得...得去多学会多依靠身边的人.....说到底,我也没什么特别的,只不过,是不过是一个普通人罢了.......”

“你这臭毛病说改改改说了多久了,但你现在如果真的那么想的话......嗯...让哥有种昨天确诊了绝症今天就传来医学行业永攀新高峰实现了大突破的感觉。”金希澈不客气到:“以前我就说过你,别总是对身边亲近的人报喜不报忧,特别是允浩。哪怕没出事前你大事小事蛮过他多少你自己知道。有时多依靠别人怎么了,把不好得都自己藏着捂着然后在和他们几个面前充坚强能干的大哥你以为真的有用吗金在中....你知不知道他们几个,和我私下聊天时,都说过‘觉得很心疼’种意思的话.....听听金在中,你这个当大哥的好意思让弟弟来担心你?谁叫你总是等事都过了800年才和别人说,你知道那种想帮忙结果帮不上,因为你压根儿没给人机会时别人的感觉吗?”今天是找人出来解决心结的,不能把人又说懵了,金希澈赶紧让自己回归一下“柔情大哥路线”,用自己觉得稍微“平缓”一些的语气继续说到:”守护这玩意吧,有时就跟扇耳刮子一样一样的,力的作用是相互的!当初...你们几个大的,不让沈昌珉去应付饭局,回头昌珉就闷声把自己搞成了酒罐子,美名其曰学会喝酒才能懂当大人的乐趣......屁,那小子怎么一夜之间就想体会大人乐趣了不傻的都知道好吗。所以在中啊,不管什么事,多和可以信任的人商量,听到没?......啊,喂喂,金在中你好歹笑一笑啊喂..”

“可是哥,可以完全相信的人......”金在中刚听到耳刮子那个比喻的时候,其实是很想笑一笑的,但是后来听到沈昌珉的名字,整个面部神经仿佛跟着心一起沉了下去。

如果说自己第一次主动跑到郑允浩那里(毕竟以前再咋闹都呆在一起,而且老郑主动较多==),请求复合结果被郑允浩毫不犹豫当面拒绝时郑允浩的表情,金在中觉得自己绝对一辈子不会忘记甚至现在自己还时常一遍遍去回想的话,那和昌珉最后一次面对面,听他说那些话的表情,金在中同样一辈子也不会忘记。只是和允浩不同,日常自己总是去努力控制自己,不去回想那个场景.如果说允浩和他,当时真的有太多来不及、太多误会,各种阴差阳错和刻意的阴谋穿插交织在一起,才导致了直到现在还缠绕在两人之间长久的痛苦的话,对沈昌珉,自己是没什么“理由”的,的确确是自己伤害地他啊......

“哥,你永远都只把我当成什么都不懂、永远要在你们身后的弟弟对吧?”

“你真的太让我失望了在中哥......”

“瞒着我是保护我?想让我受到的伤害最小?那允浩哥呢?噢,因为你爱允浩哥所以把他摘干净你才能放心,你想说的是不是这个???.......那哥你告诉我,为什么一开要让大家一起商量....为什么要说共进退?一开始你们三个决定独自伟大多好......说好共进退,最后共进退的只有你们三个。因为你是大哥,所以你就有权利可以决定谁来当这个好人谁来当被保护的?明明是五个人的事,最后从头到尾我和允浩哥都是被耍被决定的命运,你知道允浩哥晚上四五点不休息赶回公司在和上面的人协商,结果要结束时被告知你们三个正式提起诉讼时,允浩哥当时的表情吗?我虽然是听经纪人后面说得,当是让人崩溃是你的保护方式?.啊,最后让你感觉自己被抛弃、被背叛的人回来告诉你,抛弃你是因为爱你.......在中哥你觉得我和允浩哥现在是不是应该感谢你们?”

“觉得允浩哥最后无论如何会选择你,对吧?仗着我这个以前只会跟在哥屁股后面的弟弟最后又会听哥你的对吧?时间会证明有些事情,的确是事实。他们说得没错,允浩哥最大的错误就是爱上哥你,我最大的错误就是曾经信任和相信哥甚至超过了自己!这些话可能让会哥你很难过,但是对不起了。”

“我以为,陪哥经历了08年,哥就已经当我是男人......是朋友了,原来哥也是那种,只能把同龄的人视为朋友的人啊......。”(不懂小沈这句话背景的朋友建议百度韩国社会前后辈之间的那些弯弯绕绕,不是说他们从前不“亲”,只是韩国人这一点真的和中国不同,弟弟是弟弟,朋友是朋友,是不同的,害,真累。)

回忆里沈昌珉最后的那句话说得很轻,声很小,明明是对自己说的,却像是怕自己听到一样......不能再想了,不能再去回想那些了,金在中告诉自己-------

“可是,希澈哥,现在的我,能够完全相信的人,究竟又有几个呢?他微微低了低头继续说到:“或许,我是说或许有些人,有的人,是值得我去完全去相信的......但我现在却没办法让自己去相信他们了。”说到这,金在中忽然轻轻得笑了,抬头眼神平静得注视着金希澈,仿佛自己不是在说自己的苦恼,而是是在分享一件日常。

金希澈心疼得一把搂住金在中的肩膀,说到:“哥知道你现在处境很艰难,心里有很多不好受的事,但是越是这样金在中你必须给我挺住,什么人能信什么人不能信不是你现在考虑的问题......毕竟,现在还是谨慎一些得好,但是你要多和允浩交流,你和允浩之间不能再出现当初那种....不能再出现什么误会了!!!”说到这里金希澈抬手把杯里的酒全部干了,下定决心一般说到:”就是其他人一个都不信,也要相信郑允浩,只相信郑允浩......上次让他觉得你不相信他是什么后果......所以,在中啊,都说事不过三,哥是真的怕你们俩再有啥折腾了,哎。”

金在中愣了一下,然后就开始拿着面前的酒一杯接一杯得猛罐自己,金希澈在旁边看着感觉内心有点emmm....但谁叫自己把话都说出去了呢......既然戳了人痛处,总得让人好好发泄一下吧?

就在金希澈心里估摸着,这大概是第十二大杯了吧的时候,在中带着些许醉意又带着一点湿润的声音响起来:“哥,我当然明白...”

“我太明白了,明白到我现在还会经常回想起,他郑允浩那天怎么跟我说‘在中啊,我们还是分开吧’样子。”

“你知道吗,”金在中扭过头,喷了金希澈一脸酒气,但是金希澈并不介意,看着眼前脸红扑扑得眼睛也红红的金在中,金希澈心里除了难过还是难过也就不会去在意其他啥的了。“我再也不敢失去了他了,哥.....我真的再也不敢了。”

“哎,知道知道,他也不敢了不敢。“金希澈感觉自己语气和动作配合在一起有点像撸猫,”在中啊,你应最理解他的啊,一开始你有多难受他就有多难受......后来他那样,说到底就是发发怨气做做样子而已,你不知道你第一次回去找他的时候,那小子一晚上没睡,第二天去公司那模样可怕极了,好几个后辈都被他的状态吓到了.....估计全公司就我当时敢凑上去问他怎么了...一开始他小子还跟我这儿装啥‘压力大而已’呵......”听到这里金在中脸色更差了,金希澈也知道某些话不能再说下去了,赶紧拉回话头“哥拿全身上下所有身家给你保证,他这辈子就对你犟这一次了。”

金在中忽然像课间在桌上补懒觉的初高中生一样,下巴磕在叠在一起的手肘上,然后金希澈听到了他用用很慢很慢的语气说到:“没关系了,他还在我身边就够了。”

“对啊!在你身边.......那就好好在一起啊!”终于要说到正题了,金希澈有点激动:“既然现在人都回来了,就该好好在一起啊,现在某些多嘴的闲人说得太难听了,说你们现在是炮友真是笑死我.......”

“哥,没关系的,炮友就炮友吧,只要他还在我身边。”金在中忽然支起了身体一些,捧着脸打断了金希澈,在金希澈难以置信的眼光中继续说到:“如果,这种方式能让郑允浩一直在我身边,我......现在真的不介意。其实我上次就跟他说了,如果他想结婚,随时都可以,他拥有正常的生活我会替他开心的......只要他还能在我身边。可他好像以为我在说胡话......”

金希澈非常确定,自己耳朵没毛病,但他现在已经震惊到不知道回什么了话好了.......这样的话,居然来自于那个曾经对感情揉不下一粒沙的金在中?那个及时08年不小心被拍到,挨罚被骂被公司直接通知了家人也没怂干脆和允浩匆忙各自回老家直接出了个柜的金在中?换个人说这些话,他早就把人骂个狗血淋头了,这么三观不正又极度卑微的话金希澈真是觉得自己重活一遍也想不到能听金在中说出来,过于大的冲击让金希澈觉得自己不仅丧失了话语能力,表情管理能力估计此刻也凶多吉少。

“我知道这很自私,很对不起那位女生,但是我真的希望上天能让我自私这一次,现在我对允浩、允浩对我都是小心翼翼的,但这种小心翼翼的相处......我很感恩,也很满足了”醉意逐渐浓烈起来,在眼睛完全合上以前,金在中重新口齿有些不清得补了一句:“........我怎么敢和她争你......”

最后一句没记错是在中新SOLO里的一句歌词吧,那歌挺好听的.......金希澈终于被金在中的最后一句醉话唤回了自我意识。

“啊呀我凸(艹皿艹)金在中你居然.......”一股有名火.......是的,一股名为“我真的要被金在中和郑允浩气死了啊啊啊啊啊”的火焰已经从金希澈的心脏直冲大脑最后顺利支配了他整个人——

金希澈表情怪异得掏出桌下一个亮着屏幕显示通话中的手机,对着手机咬牙切齿的说:“郑允浩,听到了吧?这就是你想求婚对象的真实想法,听听!这感人肺腑的炮友宣言,还求个屁,别弄了,赶紧滚回韩国来把你们是炮友还是情人扯清楚自己弄清楚先!!!”


**

惯例,请大家多评论,还有多多忽视各种错别字和语病。鹅,其实真心话是:没啥人看就随意一点,偷懒一下+自我放飞......我这么说真的不是在求推荐啊啊啊,就是为自己认真的找借口==当然如果能帮我打打广告更加感激不尽啦∩_∩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白衣。

积分
5
帖子
8
0 点
不离值
1
62 粒
0 颗
0 滴
在线时间
1 小时
 楼主| 发表于 2020-6-9 23:31:27 | 显示全部楼层
昵称:
第五章  Sukura road &Love in the ice
   (为了庆祝6.10爆肝赶出来的,难看也不要骂我毕竟过节欢乐最重要)
121117 东方神起TVXQ CATCH ME in SEOUL
      这一场的时间是巧合吗?
      沈昌珉觉得只有猪才认为是巧合,像他这种对允在之间的事了如指掌的人,此刻内心已经正直得骂出声:郑允浩可以再高调一点吗?有人能管管东方神起的队长吗?
      郑允浩前几天一脸兴奋地来找沈昌珉说想调整自己的SOLO环节表演曲目时,沈昌珉就知道此事必不简单。果然,在详细地听了队长的想法后,沈昌珉心里快速得对郑允浩的动机目的得出了结论,习惯性地震惊了一下后(真的是习惯性地...震惊),他又反复地向郑允浩询问公司那边的问题和团队其他人的态度后,然后再没多问郑允浩关于这个环节其他话,全身心地投入了彩排。结果今天彩排间隙团队召开小会,通知了最后与场馆商议确定的巡演开席数量和场次时间后,沈昌珉觉得这几天自己的表情白绷着了,对着站在对面的队长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不知情路人看了可能觉得毛骨悚然的笑容。
       团队里很多人也心知肚明沈昌珉的反应是为什么,所以都见怪不怪得很快散去,回到自己的岗位,沈昌珉保持着这个笑容走到郑允浩面前说到:“呀~东方神起的队长大人--郑允浩!日本纯爱漫画男主角本人啊!”
       自从告知了沈昌珉他和在中已经复合了以后,郑允浩就又开始习惯,经常性地通过沈昌珉的表情和言语,读出他内心想表达的各种真实的意思。比如今天下午刚来的时候,两人到场馆后先径直去了化妆间,郑允浩和周围人打完招呼后,就拉开椅子一刻不停得开始给金在中发信息,等着服装师把说好的试试的几套服装样板拿过来。结果等人家服装师都进门招呼叫两人过来试试了,郑允浩还沉浸在不久前金在中给自己发的小视频中,对着屏幕一边笑一边打字,直到背后突然传来沈昌珉比平时说话音量稍大一点的声音:“允浩哥他现在在处理比代表大韩民国参加联合国会议还重大的事情,xx姐姐我们再等等他吧。”郑允浩这才拉回来意识,赶忙收起手机,站起身赶紧给服装师道歉。旁边的沈昌珉,脸上的表情郑允浩觉得翻译过来大概是:“呵,我就知道。”
郑允浩允浩这次的计划本来就是下定决心的,而且通知团队后也相当于没有任何掩饰了。一旦认定的事,郑允浩从来都是就要坚持自己的计划到最后一秒的。但是当听到沈昌珉这么说,虽然有各种各种的心理准备了,郑允浩还是一下子局促起来,略带僵硬得到“哎?哎?...哈?什么?”
        “我说,我觉得我们东方神起的队长大人真是纯爱漫画男主角啊!”
         “哈?是吗哈哈哈...啊.....昌珉这么说好难为情啊真是...”郑允浩下意识得回避昌珉的调侃,毕竟这种事这么多年他可从来没站过上风,直接装傻只会被“打击”的更惨,转移话题才是上上之策。
  面对企图蒙混过关的郑允浩,沈昌珉也懒得说了,转身往自己的位置走,一边走一边说到:“有些人就是太单纯了,才会被这些小伎俩骗到手,哎....”
         郑允浩没说话了,因为场馆内的灯光已经变了,心里默数大概还有十五秒音乐就会响起,他的蒙混过关计划通。
        “但是真的很帅,作为男人也觉得很浪漫,男主角大人请加油吧。”在音乐响气前,郑允浩终于听到了沈昌珉对自己这次计划的第一句评价。
           
          从回国前接到金希澈那通电话后,郑允浩就开始了谋划。
           他感到很焦躁,很茫然。
           郑允浩知道,自己应该尽快让金在中摆脱现在这种心理状态,无论是对在中还是对自己,他都必须要马上做点什么,不然这种茫然和焦躁很快就会吞没他们两个人,彻底毁了这段来之不易但已经伤痕累累的关系,日积月累的疲惫感和不安感永远是摧毁一段感情最有力的武器。
           郑允浩再次开始在街上漫无目的地朝着一个方向走,不过这次换成了日本的街头。
           走到一个热闹的街区,一家日料店在门口放置了一颗七八岁孩童高度的假樱花树。
   这个季节已经没有樱花了,所以这棵假的樱花树吸引了许多行人的目光,郑允浩也不例外,他在离这家店还有一小段距离的时候停了下来,陷入了回忆。
那是他们刚到日本发展还没多大人气的时候,有一天去某个电视台赶公告,因为那个电视台门口的那条路经常堵车,他们比平常早了很多出发。结果那天可能运气特别好,一路畅通无阻,几个人提前了许多早到了电视台。
           因为不清楚电视台的准备情况,比如演播厅前面的节目有没有结束、艺人的休息间是否空闲,经纪人就让他们在门口像等一下,自己先进去了解一下情况。
这个电视台门口正好有一排樱花树,风吹过卷来了一些樱花的花瓣。在中在捡起几片花瓣后,就开始怂恿几个人走近点去看看。
几个人走到了樱花树下,不多久每个人身上都落满了樱花花瓣,看着又蹦又跳想把落进帽子的花瓣弄出来的金在中,郑允浩觉得他的在中怎么这么可爱,在旁边笑够了以后,郑允浩一把抓住金在中的手臂,两个人一瞬间变成了面对面,距离也离得很近。因为现在在日本还不红,几个人在外面都比在韩国轻松了许多,甚至还能不化妆出门逛街。所以虽然此时金在中觉得允浩离自己有些太近了,也没推开,只是很疑惑得望着郑允浩。
         郑允浩:“别动了,嗯?”
          金在中:“????”
          郑允浩一只手依然牢牢得箍住金在中的手臂,另一只手从金在中的脖子穿过,将花瓣从帽子上拿出来后,又一下子别在了 金在中头发上。
          “哎?允浩你干嘛啊?”金在中一惊,马上用手去摸想找郑允浩别在头发上的樱花。
           “别弄,很好看的~”郑允浩马上出声阻止。
            因为他还没看够,真的很好看,他的在中比花还漂亮。
            “喔噢~~~~~~~铛铛铛铛”“哦哦!!”忽然三个弟弟突然冲了过来,一边怪叫一边往两个身上狂撒花瓣,撒完了又马上蹲下来重新捡花瓣又在两人头顶撒起来。郑允浩和金在中一时都愣住了,不知道三个人突然要搞什么花样。
            沈昌珉:“哥,真的很好看。”
             金俊秀:“哇哦,恭喜两位,结婚了~咔咔”
             朴有天:“哇,请两位新人走花路吧,在中哥允浩哥,快走啊哈哈哈纯天然樱花花瓣,不比玫瑰差啊”
              最后他们走了吗?郑允浩的最后的回忆画面定格在了匆匆赶来的经纪人身上。
              好可惜,好像最后没有走成呢。
               顺着这个思绪,郑允浩忽然又想起,自己在东方神起早期的自我介绍making里被问到一个问题:“会怎么跟喜欢的人求婚?”自己怎么回答得来着?
没一会儿郑允浩就想起来,他的回答好像是:“想在棒球场,或者自己的演唱会上向她求婚,给他唱自己的歌。”
                什么东西在心里一闪而过,郑允浩觉得好像知道自己现在想要做什么了。
                其实不是此时此刻才想这么做,而是一直想这么做,从第一次告白的时候就想这么做。
                只是这一路走来,他们经历了太多,害怕受伤的心将这个最初的梦想藏了起来。
                郑允浩觉得自己忽然充满了力量,他就是这样一个人,一旦坚定了目标,不达目的不会罢休,一旦确立了梦想,就会充满热情坚持到最后。无论是当年离家出走来到SM,还是对东方神起,还是对金在中......郑允浩就是这样一个执着得可怕的男人。
                 郑允浩拿出手机,想马上找昌珉商量一下,毕竟回国后肯定是要开演唱会的。但是一看时间,已经有点晚了,现在昌珉在宿舍里会不会已经休息了?毕竟今天他跟自己说过今天这个节目后很累,回去一定要早点睡。
郑允浩放弃了打电话,而是拿出耳机打开音乐,然后开始搜寻路标,寻找回去的路。

                  如果有人能听到耳机里的声音,会发现是韩文版的《Love in the ice 》(沈昌珉作词)
           
击碎现实的墙(就算心里想达成)
落下的眼泪
流动的光线(在黑暗中照耀)
沉没于时间
缓慢的呼吸
抵挡不了炙热的体温 依然能感觉得到
谁都会有的那伤和深深的叹息
寻找能够回到过去从新开始的空间
我只对你低声细诉
那耀眼的日子
奔向世界的尽头
孤单的世界尽头(my heart)
剩下的只有自己 (Don't be afraid)
长久以来(Let you know my love)
是我守护的爱情(You know...Let you know my love)
就像在黑夜里不离开的星星一样
爱情就是互相信任永远一起的梦
那个人取代我的话
也无法永远把你冷得僵硬的身子包围于怀中

                  在中啊,我只对你低声细诉,我要我们梦想成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白衣。

积分
5
帖子
8
0 点
不离值
1
62 粒
0 颗
0 滴
在线时间
1 小时
 楼主| 发表于 2020-6-9 23:32:50 | 显示全部楼层
很行很行的少女 发表于 2020-6-9 23:31
昵称:
第五章  Sukura road &Love in the ice
   (为了庆祝6.10爆肝赶出来的,难看也不要骂我毕竟过 ...

我的魔鬼排版....阅读的各位真的对不起,因为疫情弄得真得很忙抱歉抱歉,最后祝6.10快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 加入爱不离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IBelieveYoonjae

GMT+8, 2020-8-9 20:23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