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 加入爱不离
查看: 941|回复: 1

[原创完结] 麦田的秘密 BY:白淡棉

 关闭 [复制链接] |关注本帖

赤莲。

Rank: 1

积分
91
帖子
66
0 点
不离值
21
1043 粒
27 颗
0 滴
在线时间
4 小时
发表于 2014-4-5 10:39: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白老板家随便坐

完结字数:5005

评分

参与人数 1不离值 +1 +20 +1 +6 +2 收起 理由
允在鑫衷 + 1 + 20 + 1 + 6 + 2 活动奖励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赤莲。

Rank: 1

积分
91
帖子
66
0 点
不离值
21
1043 粒
27 颗
0 滴
在线时间
4 小时
 楼主| 发表于 2014-4-5 10:39:13 | 显示全部楼层
麦田的那一边有一座高塔,里面住着会吃人的魔法师。
嘘——这是秘密。

小允浩和妈妈搬到了这个小镇,住在木槿花街,妈妈开面包店,周围的邻居都对他们很好。每天早晨他去学校上课,下午三点放学了就回家帮妈妈烤面包。渐渐地,他和镇上其他的小朋友熟悉起来,因为他长得讨人喜欢,又干净又好脾气,很受大家的欢迎。男孩子愿意同他打打闹闹,女孩子更是经常送糖果给他。
夏天的傍晚,他们在镇外的小河边摸鱼,夕阳燃烧成梅子的红色。小允浩笔挺地站在微醺的暖风里,望向麦田的尽头。
他们说,麦田的那一边有一座高塔,里面住着会吃人的魔法师。
他们说,这是秘密。
他想起了妈妈说的故事,英勇的王子战胜了大魔王最终和美丽的公主幸福地生活的故事。那么,我战胜了那个魔法师,也会变成自己崇拜的英雄吗?
小允浩眯起眼,麻雀唧唧喳喳地落在微笑的稻草人身上,同伴们招呼他该回家了,他哦地应着,最后回头看了一眼麦田。
从那一天起,麦田的秘密在小允浩的心里埋进了种子,他总是梦见那个会吃人的魔法师,自己举着闪闪发光的剑刺进他的心脏。他下定决心要到麦田的那一边,勇敢地打败魔法师,成为小镇里人人都知道的英雄,把他的故事编进童话里让所有小朋友的妈妈在睡前讲给他们听。
他不对别人提起这个想法,不对学校里的好朋友俊秀有天昌珉说,不对隔壁扎着蝴蝶结喜欢冲他眨眼睛的甄妮安娜埃米说,甚至不对妈妈说。他要让他们吓一跳。
终于有一天,他找到了偷偷前往麦田那一边的机会。

在麦子快要成熟的季节,镇上来了马戏团,有走钢丝的山羊跳火圈的狮子,还有大红鼻子的小丑,全镇的小朋友都到那个大帐篷里去了。妈妈给了小允浩一些钱,让他也去看表演。
小允浩生平第一次对妈妈撒了谎,他飞奔在去往麦田的小路上,心跳得飞快。
金黄的麦浪,一层层地翻滚着,诱惑着他走向更深的地方。
小小少年的身影,最终消失成一个小黑点。
原来麦田的那一边,是蓊郁的森林,挺拔的树木仿佛列队的士兵,风唱起精灵的歌声。他有些害怕了,但是想到妈妈故事里的英雄,他又鼓起了勇气。
走在森林里,随处可见的是芳香四溢的鲜花和忙碌储备粮食的松鼠,不知不觉,小允浩已经来到了森林的中心。那里果然有一座高耸入云的石塔,上面斑斑驳驳地爬满了绿色的苔藓。
“站住!你是谁!”
清脆却稚嫩的嗓音,打破了原本的宁静,小允浩循声望去,有一个和他年纪相仿的小男孩,拿着树枝气势汹汹地叉腰瞪着他。
“我是允浩,你又是谁?你就是那个会吃人的魔法师吗?”
小允浩不敢掉以轻心,远远地站着没有靠前,倒是那个小男孩走了过来。他的眼睛很大很亮,比全校最多男生喜欢的安娜还要大还要亮,嘴唇红红的,像妈妈做的面包上的红樱桃,皮肤更是比牛奶还白。仔细一看,他穿着和小允浩不同的白袍子,赤着脚,手上挎着一个藤条编的篮子,里面放着刚采的蘑菇。
“我现在还不是魔法师,不过我长大了会变成和师父一样厉害的魔法师。”
“你的师父很厉害吗?”
“当然啦,他是全世界最厉害的。”
“他是吃人的坏蛋,你就是小坏蛋!”小允浩忽然认清了事实,握紧了口袋里石头打磨的刀,口气也不客气起来。
“你!”小男孩的双颊鼓起来,气得满脸通红,嚷嚷着:“你才是坏蛋,你坏蛋!我师父是最善良的魔法师!”
说完,他丢了树枝和藤条蓝张牙舞爪地扑上来,小允浩躲避不及给挠破了脸,他见他流了血忽然又不好意思起来,绞着手指咬着嘴不说话。

“嘶……你轻点儿……”小男孩用泉水给他清洗伤口,他疼得龇牙咧嘴的。
“所以都说了,我师父是好的魔法师,他是这片森林的守护者。”
“你不骗人?”小允浩看着他捣草药,觉得有点奇奇怪怪的满足。
“当然不骗人,等我长大了,我就会变成守护者,也要住到那个石塔里去的。”他抬起头,不知为什么眼睛里闪烁着和年龄不相衬的落寞,“那样我就不能和森林里的小动物玩了,也不能到麦田那边的小镇去了。”
“你去过小镇?”
“嗯,我喜欢那里的大钟,还有面包店。”
他笑起来,就像妈妈刚烤好的牛角面包一样甜甜的,又像最新鲜的奶油一样软软的。
“那你为什么一定要住到石塔里呢?住在其他地方不行吗?”小允浩不甘心地问。
他摇了摇头,说:
“师父说那是因为精灵之王的诅咒,我们这个氏族的魔法师永远会被囚禁在那里。我从没见过师父,他总是派知更鸟和我说话,教我魔法。”
小男孩说着,手上没停给他敷药,撅着红红的小嘴,看起来格外可怜。十岁的小孩子,莫名其妙地涌起了一股保护的欲望,想要好好的守着眼前同样丁点儿大的孩子。
“呐……有什么办法能消除那个诅咒呢?”
“嗯?听说是要打破精灵之锁……我看过一本很古老的书,书上说,只要找到藏在黑龙湖湖底的剑打破精灵之锁,我们就能自由了。不过,那个精灵之锁是不可能被打破的。”
“在你长大之前,我帮你打破精灵之锁。作为交换,你当我的朋友好不好?”
“诶?”他吃惊地抬起头,不可思议地看着小允浩,眼睛瞪得圆圆的。
“就这么说定了哦,拉钩!”他擅自拉过他的小指头,笑得露出白牙。
“你说的长大,是多少岁……”
“十八岁,妈妈说十八岁就是大人了。”
“好,我等你到十八岁。你一定要来哦。”他吸了吸鼻子,觉得眼里湿湿的。
“你叫什么名字?”
“金在中……”
“我叫郑允浩。”

十岁的秋天,郑允浩遇见金在中,他们许下了关于十八岁的约定。

那天,小允浩踏着星斗回到家,妈妈第一次严厉地打了他,但他没有哭。他想要快点长大,变得更强更厉害,可以把小在中从那个寂寞的高塔里解救出来,一辈子快乐地玩耍。
他不再在街道上踢球疯跑,一有时间就钻到镇上的图书馆里,翻书架上重得抱不动的大书。那些书有着漂亮的烫金封面,带着岁月的霉味,讲述着最最久远的故事。小允浩从书上知道了,黑龙湖在遥远的东方,有一只巨大的喷火的黑龙住在湖心的岛上,杀了它才能拿到湖底的宝剑。而精灵之锁藏在湖岸边的岩洞里,已经存在了五千年了,它坚硬得什么也砍不断。
他开始向卫队的叔叔学习剑术,每天坚持锻炼身体,计算着十八岁还有多久到来。睡前,他总会想起在中白净的脸,悄悄对他说,等我。
草长莺飞,风花雪月,渐渐成长为英俊而沉默的少年,面对着一望无垠地麦田,他知道,是时候踏上旅途了。
他告诉妈妈,他和别人说好了,要帮助他。妈妈轻轻抱了抱他,说:
“我们允浩从来都是说话算数的人,是妈妈的骄傲,妈妈相信你。”
“谢谢妈妈。”
允浩整理好简单的行囊,告别了妈妈和朋友,向着黑龙湖出发了。
而在麦田的那一边,穿着白袍的清秀少年赤脚走在森林里,阳光透过树叶的隙缝,在他的睫毛下投射出淡淡的阴影。一只蓝色的知更鸟栖在他的肩头,他皱起眉眼。
郑允浩,那个小男孩,还记得他们的约定吗?
高塔的召唤越来越强烈了,他能感觉到,笼罩在这片森林上空的力量在慢慢减弱,离他接替守护者的日子不远了。
他大概是不记得了吧,那个年纪说的话怎么能当真呢?
况且,不论是从黑龙湖得到宝剑,还是打破精灵之锁,都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吧。
尽管如此,尽管如此……在中轻轻笑起来,尽管如此,还是谢谢你给我了期待。
他一扬手,身后的草地上开满了紫色的木槿花,每一朵都在瞬间开到酴醾,又在下一秒立刻枯萎。
你知道吗,我曾经忍不住在夜里去看你呢。

允浩按照地图上的路线,走了整整九十天,穿越了草原和沙漠,终于看见了大海。他在海边的村庄问了许多人,都不愿意借船给他,他只好在沙滩上住下来想办法。
海面上的天空格外开阔,繁星点点像是散落的钻石,他生起篝火。
你应该也长大了吧,肯定比我要好看得多,你还在一个人寂寞吗,还是说,你早已变成了比我强大的魔法师,自己打破了牢笼了呢?
他静静地想着,虽然身边总有美丽女孩围着打转,但他始终忘不了那个小男孩,一厢情愿地在脑海里描绘他现在的模样。
“救、救命……”微弱的求救声从不远处传来,允浩赶快跑了过去,发现一个胡须花白的老者躺在那里。
“老人家,你怎么了?受伤了?我能帮你吗?”
“太好了,终于有人听见了……我受了重伤,需要悬崖上的鹤岚草熬成的药才能治好,你能在天亮之前采到鹤岚草吗?”
“悬崖?是海边的那个悬崖吗?鹤岚草长什么样子?”
“来,我告诉你……”
巨大的礁石矗立在海边,陡峭地几乎与海平面垂直,只有勇敢的雨燕在上面筑巢。而鹤岚草就生长在那里,他必须赶在太阳升起露珠晒干之前采到它们。借着微弱的月光,允浩小心翼翼地攀爬着,大海在脚底翻着汹涌的浪,如果跌下去,一定会葬身海底。身上的汗蒸干了,海风吹来是透心的冰凉,指甲早就被磨秃了,指尖钻心地疼。他咬着牙,努力地向上爬着,终于看见了一抹浅绿色的荧光,和那位老者说的一模一样。
采好了足够的鹤蓝草,他又花了比之前更久的时间才安全地触到了脚底绵软的沙滩。
按照老者的嘱咐煎好药,喂他喝了下去,海天之际浮出清晨的第一抹朝霞,他身上的伤口奇迹般的痊愈了。
“年轻人,真是谢谢你。我本是海底龙宫的大臣,被这里的渔民误伤,躺在这里好几天了,只有你肯救我。你既善良又勇敢,为了报答你,我带你去龙宫吧,你想要什么尽管开口。”刚才还奄奄一息的老人忽然变得鹤发童颜,发出隐隐的光芒。
“不用谢,我只是帮了小小的忙。我急着赶路,要到海对岸的黑龙湖去取宝剑,就不去龙宫了,您快回去吧。”
“去黑龙湖取宝剑?年轻人好大的勇气,那你更要随我到龙宫了,我可以助你渡海。”
于是允浩跟着老人潜入海中,见到了海底城堡的王。海王送给他一副冷淬的玳瑁甲胄,还指引他穿过了海的中央,来到黑龙湖畔。
与其说是湖,不如说是沼泽更为准确。这里笼罩着浓浓的雾气,散发着腥臭味,只能隐隐约约看到湖中有一个岛,那里传来震耳欲聋的嘶吼声。
允浩知道,看守宝剑的黑龙就在上面,他走入水中打算泅渡过去。

在中从梦中惊醒过来。
从小木屋的窗子里望出去,东边的天空呈现出不详的红色光晕,他不安地坐起来。森林中蛰伏着一股反常的躁动,仿佛有种巨大的力量,随着凉凉的夜风一浪一浪地煽动着。
他从架子上取过一个陶罐,伸手抓了一些白色的药粉,随手一洒,嘴里低声念动着咒语。药粉发出黯淡的光,然后汇聚在一起,出现了一幅画面。
少年骑在龙背上,右肩是被火灼烧的伤口,黑龙瞎了一只眼睛,正在奋力挣扎,忽然少年被高高地抛起,又被重重地摔在地上。
允浩。在中咬着嘴唇,心中一震。
几乎是在瞬间下定决心,他带上了一些草药,走出木屋,风猛烈地刮起来。森林里回荡着空旷洪亮的声音,听不出性别和年龄,如兀鹫般盘旋在头顶。
“在中,不许离开这里——”
“我必须去救他,他不能死。我会回来的,我答应你我会回来的,请让我去。”
“你知道如果你现在离开,森林随时会崩塌,你难道要违背契约吗?”
“我会赶在那之前回来的,只要让我到他身边,我保证。我——”
一群火红的太阳鸟从他宽大的袖口涌出来,尖啸着冲向了高塔顶端的天空,那些带着符咒的式神撞破了结界,他迅速扣手召唤风,消失在了森林中。

黑暗,眼前是无尽的黑暗。四肢百骸传来碎裂似的疼痛,但是,有一双手在轻柔地抚慰着伤口。
记忆突然钻进脑海里,自己明明刚才还在与黑龙搏斗,被它摔在了地上,它正喷着火对自己张开血盆大口。
允浩睁开眼睛,摸索着手边的铁剑想挥,却又疼得重新躺倒,渐渐对准了焦距,看见身边跪着一个白衣的少年。他低着眉眼,忙忙碌碌地捣药,熟悉的画面让他想也没想地脱口而出:
“在中?!”
“醒了?我给你敷药,很快就会好的。”
他一下子安心了,瞥见不远处黑龙的尸体,心脏的部位插着自己的铁剑,淌出暗红色的脓血。
两个人都没有说话,那其中空缺的八年时间,仿佛只是弹指一瞬。

藏着精灵之锁的岩洞就在湖边,而黑龙看管的宝剑其实是它的尸体,它在死后变成了一把剑,剑柄上镶着一块巨大的海蓝宝石。
传说精灵之锁是用精灵之王的盾牌做成的,在黑暗的岩洞中发出银色的光,在中扶着允浩靠近了,他举起剑,用尽全身力气向它砍去,但是那个巨大的精灵之锁纹丝未动,甚至连一点裂痕都没有。允浩不甘心,再试了几次,仍是如此。他想了想,把剑递给在中。
就像书上说的一样,精灵之锁果然是不可摧毁的吗?
洞穴外传来渺远的鸟鸣声,在中眼里闪过一丝警觉,他对允浩说:
“放弃吧,我们是不可能破坏这几千年来的契约的,我们这个氏族的命运是不会改变的。我们就此告别,我会记得你的。”
“不会的,在中,我们再试一次好不好?我不要你一个人回到塔里去,如果打不破这个锁,我就毁掉那座塔。”
“对不起,我必须得回去了。守护森林的力量马上就要消失了,那样森林就会崩塌,而我也会死去。对不起,允浩。”
“最后一次,我们一起,好吗?”
他的手从身后穿过握在他的手上,在中能感到背上那一小块直抵人心的温暖,还有手上紧握的勇气。

麦田的那一边,有一座美丽的大森林,里面住着善良的魔法师和勇敢的王子,他们幸福地生活直到永远。
嘘——这是秘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 加入爱不离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IBelieveYoonjae ❤

GMT+8, 2019-8-26 17:57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