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 加入爱不离

[原创完结] 戏子迷情·第一部[娱乐圈] BY:允心系在何安

 关闭 [复制链接] |关注本帖

赤莲。

Rank: 1

积分
218
帖子
295
0 点
不离值
24
5725 粒
48 颗
3 滴
在线时间
412 小时
 楼主| 发表于 2017-6-6 04:30:33 | 显示全部楼层
Chapter   37
  
  金在中因为《蜜糖之恋》这部偶像剧圈了不少年轻的女粉丝这件事,他在拍《狐恋》的时候就一直有听可可说。但那个时候忙着拍戏每天钻研剧本都没时间,他自然也就不知道自己的粉丝相较于两个月前翻了几翻。
  直到最近几次的宣传活动,看到现场一片举着自己应援牌的小姑娘,他才后知后觉的发现——原来自己也是有这么多粉丝的人了……
  

  举着应援牌的姑娘们一脸的青春洋溢,看着年纪都不大,从金在中进场的时候就一直跟在他后面,别的啥也不说,就一个劲的叫着他的名字,虽然看起来傻傻的,但一个简单的名字里却蕴含着小姑娘见到偶像所有的欣喜和欢乐。
  金在中性格内敛,对着这些比自己年纪还小几岁的姑娘,只能友善的笑笑。
  
  粉丝见偶像自然都喜欢送些小礼物什么的,可是公司有规定艺人不能在出席活动时随意接受粉丝们的礼物。整个活动过程中,身为金在中助理的可可,拒绝的话都要说的口干舌燥了,还是有不少姑娘拿着包装精美的礼盒跑过来求收下。
不过好在金在中的粉丝不多,看着旁边女主角粉丝送过来堆成山的礼物,可可不禁汗颜,要是以后金在中红了再加上公司这鬼规定……
  
  『金在中!』
  活动很快就要接近尾声了,主演们一一说完结束语正要准备下台,台下不知道哪个姑娘吼了一句,随着话音一落,一只可爱的兔子玩偶就掉在金在中脚边。
  差点被砸到的金在中也是一懵,不过很快就反应过来这是粉丝的好意,弯腰捡起掉在脚边的兔子然后冲着台下扔礼物的方向笑了笑。
  不得不说金在中笑起来是真好看,不似那些被娱乐圈浸染很久的那种官方的端庄笑容,金在中笑起来有种朝气,干净爽朗的气息就像学生时代暗恋的学长一样,

立刻就引得台下的姑娘一片尖叫。
  可可看到快要陷入一片混乱的场面不禁揉了揉眉头,趁着抡起袖子准备往台上砸礼物的粉丝还没有反应过来,赶紧的上台把金在中拉走。
  
  回去的路上自然也不顺利,毕竟粉丝们都还堵在门口呢。
  『金在中,我可喜欢你了,这是我特意从家乡带过来送你的礼物!』
  『金在中!金在中!』
  ……
  『麻烦让一让……』
  『不好意思,这些礼物你们还是带回去吧……』面对兴奋的粉丝,可可用她娇小的身板一面挡住递过来的礼物,一面还要努力挤出一条路来,看样子是时候向公司要求多配几个助理了。
  
  『这些东西都给我吧。』温和的男声夹杂在一片嘈杂的女声中显得格外引人注目,原本还叫叫喳喳的粉丝瞬间噤了声,乖乖的把手里的东西递到了金在中手上。
  『在中!』可可扯了扯金在中的衣角,公司的规定在早上来活动现场的车上她就同金在中说了,所以金在中现在的行为无疑就是‘知法犯法’。但可可也拉不住金在中,因为她手上瞬间就堆满了粉丝强塞过来的的礼物。

  
  
  
『在中!早上我和你说过什么?你都忘了吗?』回程的车上,可可指了指堆在后座上的礼物,语气难得的严肃。
  『都是很可爱的小姑娘,我不想看到她们失望。』
  『你……唉,下次不要再这么感情用事了。』

  『可是,公司为什么不让艺人收粉丝的礼物啊?』
  『这个……』
  金在中突然发问倒是难住了可可,她本来就是奉公司的命令行事,至于理由嘛~她曾经也想过几种可能,也问过沈昌珉缘由,但总是没有人解答,也得不到求证。
  也许是曾经出过什么事吧……
  
  傍晚,金在中回到沁春园,一打开门就看到了如约等候自己的郑允浩。
  『今天累不累?』放下手中的报纸,郑允浩贴心的接过金在中脱下的外套挂在门口的衣架上。

  郑大少爷头一回这样伺候人倒让金在中有些意外。
  『你今天怎么回来的这么早?』
  『你忙傻了啊?今天公司放假,以为都像你一样趁着法定假日工作啊?』

郑允浩轻刮金在中的鼻子,动作说不出的宠溺。
  金在中的双手也顺势攀上郑允浩的脖颈,缓慢的凑近,『工作还是为了给你这个大老板赚钱?』

  额头抵着额头,鼻尖相触,眼看就快要亲上了,偏偏门铃响了。
  郑允浩有些怪嗔的看了眼门口的方向,关键时候毁气氛,不用猜就知道是谁来了。
  
  沈昌珉每次来的都特别是时候,以至于他感觉自己每次来沁春园找金在中的时候都没能对上郑允浩的一张臭脸,今天不知道自己又怎么惹到大Boss了。
  『你来干什么?』
  把金在中拉到自己身后,郑允浩彰显主权的方式看得沈昌珉嘴角一抽,他又不是什么洪水猛兽。
  『我找在中说点事……』
  『进来坐吧。』
拉开堵在门口的郑允浩,金在中有点哭笑不得,怎么总觉得自己从G市忙回来,郑允浩就变得有些小孩子心性了。
  
  『我听可可说,你今天活动收了粉丝的礼物?以后这种东西能推就推掉,实在不行让可可帮你拿着,不要自己去接。』
  听沈昌珉这么一提金在中才想起来那些礼物全放在车上忘记拿下来了,不过看此时沈昌珉一脸严肃的模样使的金在中也正襟危坐起来,倒是郑允浩大佬般的倚在椅背上,一脸不以为然。
  『在中想收就让他收,反正房子这么大,堆那些礼物足够了,要是堆不下,那就再送套房给他堆。你一个大男人天天跑过来唧唧歪歪的干什么呢?』

  『郑总怕是忘了三年前那件事了。』

沈昌珉瞥了一眼郑允浩,轻飘飘的说出了一句话顿时让郑允浩脸色都僵了僵。
  『什么事?』不明所以的金在中看着两人之间的眼神交流,直觉三年前发生过什么不愉快的事,可是这样一问两人却又都不肯说了。
  『没什么,在中你要记住,不要把人都想的太单纯,娱乐圈的水深,路不是那么好走的。』
沈昌珉放弃了与郑允浩互瞪,转过头来看金在中,眼神里的关切是藏不住的,这让金在中更加确信三年前发生过了什么。
  
  送走沈昌珉,金在中看着坐在沙发上一直缄默的郑允浩终究还是好奇的问出了口。
  『昌珉说三年前那件事是什么事?』


  『一点小事罢了,对了!今天我让吴妈做了大餐,在中忙了这么久饿了吧?来吃饭!』
  本来开开心心的想和金在中在一起过个元旦,奈何沈昌珉跑过来这么一搅把过节的心情都搅混了。
  郑允浩想了想沈昌珉说的那件事终究还是很难开怀,若是在中以后也遇到了那样的粉丝……
  简直不敢想象。
  
  三年前
  那个时候星尘刚被U.K收购不久,正巧公司有个大力在捧的艺人,郑允浩对那人也有点意思,有点收编枕旁的打算。
  然而偏偏在那个时候出了件事,让郑允浩的收编计划彻底落了空——在某次粉丝见面会的活动上,该明星的黑粉冒充粉丝混在粉丝里面,在送礼物靠近的瞬间,朝该明星的脸上泼了一瓶硫酸……

  至那以后,别说演艺事业了,人生都被毁的差不多了。
  被沈昌珉这么一提,郑允浩想起这件事都有点后怕。
  正所谓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从那之后,星尘旗下的艺人就拒绝一切公开与粉丝互动的活动,为了以防万一,也拒收粉丝礼物,虽然说粉丝的心是好的,但指不定有一两个怀心的人混在里面往礼物上掺毒药怎么办?
  
  看着坐在自己对面安静喝着汤的金在中,郑允浩有些欲言又止。

  他喜欢金在中是毋庸置疑的,就连沈昌珉都能看出自己动了心。
  金在中在娱乐圈待的越久他就越担心,毕竟这个圈子污浊太多,自己又不能二十四小时守在他身边护他周全。然而自己又不能对金在中说出‘别干了,我养你’这样的话,这话要是说出了口,依金在中的脾性肯定是要生气的。
  好好的一顿元旦大餐,郑允浩目光追随着金在中愣是吃的如鲠在喉,自己这回真是摊上了个祖宗。
  

  『我有点困了,先上楼洗澡去了。』窝在郑允浩怀里的金在中把头抬起来懵懵的晃了晃,打了和呵欠。
  『去吧。』揉了一把金在中的头发,郑允浩此时也不再纠结金在中去留演艺圈的问题了,毕竟金在中喜欢这份事业,一切就顺其自然吧。
  
  金在中拿好换洗的衣物进了浴室,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屏幕因为收到了信息短暂的亮了亮不过很快又暗了下去,屏幕弹出的信息的赫然是三年前艺人毁容事件的始末。
  现在的信息发达,别说是三年前的事了,就算是三十年前的事都能通过网络搜索出来,更何况金在中还有冯诺这个帮手,随随便便一问都不需要自己查就能知道郑允浩和沈昌珉瞒着自己这件事情的详细过程。
  看完了信息内容然后一键删除,金在中算是懂了郑允浩今晚在餐桌上一脸便秘的模样是为了什么,大抵是怕自己会碰上这样极端的粉丝受到伤害吧。
  然后呢?若是自己像三年前这个艺人一样毁容了,郑允浩他不就可以换新床伴了么,难不成说……自己在他身边待了这么久,阅人无数的大老板还处出了感情?听起来倒有点像个笑话。

  

  
一月底是金在中的生日,不过自从家庭变故后金在中就有几年没有过生日了,渐渐的这种每年只有一天的日子对他而言倒变得不是那么的重要了。
  但是今年不一样,沈昌珉愣是要给金在中整个生日聚会,要请金在中的圈内好友聚一聚,说是打好金在中在圈内的关系。
  这个想法虽非金在中本意,但他拗不过沈昌珉,到底还是同意了,索性地点、请的人以及庆祝方式都交给沈昌珉来定,他自己放开手当个甩手掌柜就可以了。
  地点定在离公司不远的一家叫‘酒色’的酒吧里,听说这家酒吧郑允浩也占股份,所以沈昌珉点单的时候真的是毫不客气。不过话说回来,金在中作为郑允浩的小宝贝,就算这家酒吧郑允浩不占股份最终买单的也会是他,丝毫不影响沈昌珉大气的点单行为。
  但是连沈昌珉也没想到,自己选的地址,竟然会让金在中遇见个意想不到的人。
  『金先生,好久不见,没想到今天会在这遇见。』
  举着酒杯的林恪朝着金在中走过来,黑色的衬衣解开最上面的两颗扣子,露出大片大片雪白的肌肤,同平时媒体给他塑造的面瘫高冷形象不一样,酒吧里昏暗的灯光下,他笑的像只狡黠的猫,目光盯得金在中极不舒服。
  金在中扯了扯沈昌珉的衣摆,用眼神问他‘这也是你请来的?’
  沈昌珉摇了摇头,也不清楚这林恪从哪里冒出来的,但直觉告诉他——来者不善。
  『没想到今天能在这里遇到林先生,也真是有缘分极了。』金在中讪讪的笑道,两人都是那种清冷的性子,在剧组待的几个月都没怎么聊过天,虽然现在因为《蜜糖之恋》的热播导致网络上出现了不少两人的cp粉,粉丝们常常yy出两人热络的样子,但其实私下两人的关系真的是那种聊天都会尴尬的类型。
  就比如现在……
  『这家店我比较熟,今天难得碰到金先生,不如就我做东请金先生喝一杯吧?』
  『不用了,喝酒的钱我们在中还是有的,多谢林先生好意了。

  截住了林恪欲点单的手,沈昌珉对待他的态度向来不怎么友善。
  『呦!沈大经纪人也在这啊!看来是两位有约被我打扰了,实在是不好意思。』
  沈昌珉在金在中身边站了良久了,两人站的位置也是整个酒吧光线最充足了地方,偏偏这时候林恪才表现出仿佛刚看到沈昌珉的模样,这反常的行为倒让沈昌珉生了份提防的心理。
  不过好在这一夜相安无事,林恪后续没有出现来膈应人。生日派对照常进行,沈昌珉也很懂金在中,请的都是金俊秀及艾焦这样没心没肺心思单纯的人,总得来说,这个生日对金在中而言过的还不错。
  『来来来!在中咱们再来一杯!哎呦!小艾焦你退圈了真是太可惜了!我好不容易才在圈里遇见个比我还傻的人,都还来不及炫耀呢!』金俊秀喝的脸红扑扑的,逮着谁都要抱抱亲亲,金在中任由他揽着自己的肩膀被他喷了一脸酒气。
  艾焦被金俊秀灌了不少酒,此时也有点上头了,一开始还尊敬金俊秀是曾经帮扶过他的导演,对他毕恭毕敬的,此时满脸通红的也顾不上什么礼节了。攀着金在中另一边的肩膀就开始怼金俊秀。
  『谁说我傻了!你是不知道我每天被我爸逼着在家里看工商管理的书,学的可快了,你傻!你才傻!』
  金在中被夹在两人中间笑的一脸无奈,作为寿星他自然也是喝了不少酒的,可是金在中这人不知是体质问题还是什么原因,天生对酒精不敏感吧,颇有点千杯不醉的意思。
  眼看着夜深了,两人一人扒住一边肩膀缠的金在中哭笑不得。无奈之下,金在中只好用金俊秀的手机拨通了朴有天的电话喊他快来把这小祖宗接走。艾焦据说是偷偷跑出来的,要是被满身酒气的送回去估计免不了被他父亲一顿骂,无奈之下金在中只好把他丢给沈昌珉。
  至于为什么不带回自己别墅……家里可能还有份大礼等着自己呢。
  『回来了?』偌大的别墅里灯火通明,郑允浩穿着笔挺的西装丝毫没有准备去睡的欲望。
  『让你久等了。』
  想起以前通常都是自己等郑允浩回来,不过最近忙了,每晚基本上都换成了郑允浩在等自己……想到这里金在中还有些不好意思。
  『无妨,这是我送你的生日礼物,要不要去试试?』
  接过郑允浩递过来的盒子,金在中好奇的打开发现里面竟然是件毛衣。
  本来还有些摸不透郑允浩好端端的送毛衣干什么,结果拎起毛衣一看金在中瞬间就明白了——从前面看是件正常的毛衣,让人受不了的是后面那大片大片的露背设计,背后那鲜少的毛衣料大概就只能包住一个臀部吧……
  『去试试吧。』看着金在中拎起毛衣后,时间仿佛就静止了,郑允浩自然免不了心急的催促,毕竟他在把这件礼物放进礼盒的那一刻开始就十分期待金在中上身的效果。
  『你不去我可帮你换了?』
  看着金在中还犹犹豫豫的模样,郑允浩干脆主动上手,利索的挑开了金在中的一颗纽扣。
  『我自己换!』似乎是真怕郑允浩就地上手了,金在中拿起礼盒赶忙躲进了浴室。
  虽然两人在一起这么久都不知道坦诚相待多少次了,可是在这样明晃晃的灯光下被郑允浩挑逗金在中还是会害羞。
  而郑允浩偏偏就喜欢金在中这股执拗的性格。
  『无耻!这到底是你送我的礼物还是我送你礼物啊!』
  金在中拉扯着长度只到大腿根部的露背毛衣,羞的满脸通红。
  『礼盒你都接了,当然是我送你礼物啊,不过收了礼物你总要回礼吧?』郑允浩拉过金在中上下打量,手拂过金在中后背好看的肩胛骨,带有薄茧的手指在光滑的肌肤上游走引的金在中一片颤栗,很快两人就起了反应。
  『我的小美人,你是准备在这里解决呢?还是上楼慢慢来?』拉过金在中的手覆上自己的炽热,郑允浩的语气撩拨的金在中更热了。
  『上楼!上楼!』金在中不自在的拉着毛衣的边缘往下拉了拉,可由于布料太少,衣服往下一拉,臀部露出的肌肤就更多了,于是金在中只得又往上提
,这样一下该露的不该露的全露了……
  郑允浩饶有兴致的看着金在中气急败坏往楼上蹦的模样,眼里的笑意倒是更深了。 
  
  
  
  
  
  
  
  
  
  
 我们俩的爱情没有惊天动地,也没有跌宕起伏的故事情节,有的只是我爱你而你也恰好爱我罢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赤莲。

Rank: 1

积分
218
帖子
295
0 点
不离值
24
5725 粒
48 颗
3 滴
在线时间
412 小时
 楼主| 发表于 2017-6-7 12:26:50 | 显示全部楼层
Chapter   38
  虽然一夜贪欢,但作为爱岗敬业的好员工,金在中第二天还是得艰难的爬起来去公司报道了。
  说好的试戏就在今天,昨晚他还特意让郑允浩克制一点,但今早起来腰还是隐隐作痛。
  金在中捧了一抔冷水扑在脸上,寒冬腊月的用冷水洗脸的确很提神,原本还有些昏昏沉沉的金在中现在可算是精神了一点。


  看着镜子里头发被打湿,嘀嗒滴水的人,金在中恍惚之间仿佛回到了那个雨夜,看到了当初还租着出租房薪酬只够温饱的自己。
  这几个月来因着郑允浩的关系自己的生活轨迹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可若不是金敏英,自己无须依附郑允浩也能过着这样锦衣玉食甚至父慈母爱的生活。
  金敏英……
  
  『师兄!听说昨天是你生日,虽然晚了点,但这是我的一点小心意,希望你能收下。』

一到公司,金在中还没来得及找沈昌珉,就被满腔热忱的朴安彩堵住了去路。也不知道这姑娘从哪里知道了自己过生日的消息,一大早就堵在公司门口眼巴巴的送礼物给自己。

  想到昨天沈昌珉同自己说过的话,金在中看着眼前包装精美的小盒子有些犹豫,可是姑娘满脸期待的表情又让人不好拒绝。
  犹豫了片刻,朴安彩以为金在中不太想接受自己的好意,加之姑娘家的太过主动也有点不好意思,没等金在中考虑好到底接不接,她就直接把盒子塞到金在中的手里转身跑了。
  『这……』金在中看着手里的小盒子一脸无奈,不过此时赶时间也不好再纠结盒子的去向,干脆就把它塞进了裤兜里,准备什么时候看到朴安彩再还给她吧。
  金在中心里这样想着,没想到下一秒他就见到了朴安彩。
  『师……师兄!』偌大的会客厅里,朴安彩原本端庄的坐的好好的,金在中推门进来的那一下她明显愣了一会,反应过来后竟然立马起身给金在中鞠了个九十度的躬。

  作为公司王牌经纪人都没享受到这待遇的沈昌珉默默的坐在一旁看着这一切……感觉自己在公司的地位受到了威胁。
  『那个……』前一秒还想着怎么把礼物还给朴安彩,下一秒人就出现了,金在中下意识的摸了摸裤兜。
  然而还没等他把东西掏出来,沈昌珉就打断了他的心理活动。
  『我和赵导约了十点,你们剧本都看熟了没有?』
  《苍水诀》的副导演赵齐在圈内是以严谨著称的,平时待人也不错,就是一进入工作状态就会变得很极端,每一个选角的细节都必须卡到位才行。也正因为这样,赵导选的演员都和角色有一些契合的地方,这在后期拍摄上也能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这次接戏能碰上赵齐来选角金在中也很意外,毕竟在圈内赵齐这个副导演也是有一定名气的,更何况这次的剧本金在中很喜欢。 
   前段时间在家休息,金在中仔细的把剧本研究了一遍,这个故事主要讲的是江湖武侠的兄弟情谊,其次穿插了几个破案的小故事,一个破案故事算作一个单元,总共是五个单元。
  男主柳于淳是个衙门的捕快,为人热心肠极爱打抱不平,但由于性格耿直在官场上得罪了不少人,第一个案子结束后男主被官场尔虞我诈官官相护的现状寒了心,毅然辞去捕快一职决心与男二浪迹天涯。
  金在中饰演的男二谢怀襟在剧里是城中首富的小儿子,由于身体不好从小就被送到山中道馆随师父修行,每日随着道馆里的师父练习倒也习得了一身好武艺。但由于在观风严谨的道观长大,以至于男二这个角色长大后性格沉闷,是个高冷范。
  高冷范其实挺好演的,日常面瘫能就演出这个角色的一半精髓,再加上金在中平日里的情感起伏不大,男二这个角色形象其实和他还挺服帖。
  难就难在制作方要求的男二要是一个仙风道骨一般的人,站那就得让人感觉到一股仙气,今天试戏也是主要看金在中有没有可能塑造出那么一股子仙气。
  约定的时间还没到,赵齐还没来,金在中坐到沈昌珉旁边,看着坐在不远处为了掩饰慌乱而忙翻剧本的朴安彩不解的问道,『那边是个什么情况?』
  『公司决定捧一批新人,刚好朴小姐在这批名单里面,毕竟朴家塞了不少钱嘛。所以我和赵导说好让她在你的新戏里插一个小角色,不过具体演个什么角色还得今天试完戏再说。』

  『哦~』
  赵齐的时间观念和他拍戏一样严谨,说好的十点还真就卡在十点整准时到了。
  在金在中还在感慨赵齐在圈内混了这么久,真人看起来才不过三十左右的时候,沈昌珉已经毕恭毕敬的走上去打招呼了,『赵导你好,这两位就是我推荐给你的两个角色,今天请你过来主要是让他们试试戏给你看看,要是您觉得合适不然我们就把角色定了?』

  『开始吧。』
  两人简单的演绎了赵齐指定的两个小片段,期间朴安彩不知是紧张还是什么缘由,一个下蹲的动作愣生生就跪了下去,膝盖撞在木制的地板上发出了很大的声响,不过好在她反应快很快就把这段圆了下去,也是看得沈昌珉捏了一把汗。
  看完表演后赵齐托着腮若有所思,沈昌珉也不敢上前询问演的怎样,只得拉着两人站在一旁等结果。

  
  『好都挺好的,不过那个金在中是吧,还是少了点东西,虽然很帅,但脸颊有点肉肉的感觉,没有我要的仙气。』沉默了良久,赵齐点了点桌面把他发现的问题说了出来。
  『不过,你的形象不错,演技也算中规中矩,倒也能撑得起这个角色。这样吧,反正过完年才进组,如果你能在年前受瘦下十斤,我就让你进组怎么样?』
  『赵导您这是同意了?』
  『那就看他自己的造化了,如果瘦了,男二的角色肯定是你的没跑了。』
  『谢谢赵导!』
  
  此外,朴安彩的角色也定下了,虽然试戏的时候出了一点点小失误,但赵齐好像对她很满意。给她定的角色是其中一个单元剧的女主角——演的是个手段颇高的风尘女子,而且那个角色也是全剧唯一一个和金在中有暧昧戏份的女性角色。
  沈昌珉思琢了一下朴安彩对金在中的态度以及两人的对手戏,不得不怀疑赵齐这么安排是不是故意的。
  不过戏归戏,现实归现实,金在中的现状沈昌珉是了解的,他也不怕两人出现什么因戏生情的情况,倒也没再多想。
  
  『师兄加油!』
  听到自己试戏过了,朴安彩自然是很高兴,不过赵齐对金在中的评价她也听到了,想着自己就是因为金在中出演男二的缘故才挤破脑袋要参与这个剧本的拍摄,若金在中那个角色临时换人,自己岂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所以,朴安彩在高兴之余还有些隐隐的担忧。
  『谢谢……』
  金在中总觉得自己还有什么事没同朴安彩说,可还没等他想起,朴安彩就已经走远了,不过好像也不是什么要紧的事,想不起来便也算了吧。
————————————————————————————
  『吴妈,从今天开始不用给我炖汤了,三餐尽量还是吃素点吧。』
  回到沁春园已经是傍晚了,吴妈系上围裙正准备做饭就冷不丁听到金在中这么一句,原本准备剁排骨的刀一不留神就剁偏了,在砧板上留下了一处深深的痕迹。
  『怎么?是不是我最近手艺不行?让小中你吃的烦了?』
  『这倒不是,导演说我脸胖了些,让减肥呢。』
  
『哈?这是哪来的无良导演?天大地大吃饭最大,我们在中本来都瘦的皮包骨了,还让减肥……啧,吴妈哪能让你受这种委屈,大不了咱们戏不拍了,可别减肥减出病来了。』
  『吴妈,还是工作重要,今天晚上给我焯个白菜就好了。』
  『这怎么可以呢!』
  『没关系的。』
  最终,金在中还是没能拗过吴妈,被逼着吃了两口小炒肉,他算是知道了,明明在G市的时候还瘦了几斤呢,这才回来多久就被喂得脸都胖了,果然来自长辈的溺爱要不得啊。
  看来为了顺利拿下这个角色,从明天开始不能让吴妈下厨了。

  
  不过好在郑允浩在忙公司的事,今晚不打算过来,不然吴妈肯定又会跑去告状,然后郑总裁大手一挥,这部剧彻底就和自己game  over了。
  想着郑允浩,金在中心不在焉的脱下衣服准备换套家居服,一个小盒子就这么咕咚的从裤子口袋里滚了出来。

  金在中这才想起来,朴安彩硬塞给他的生日礼物忘记还给她了。
  黑色的小盒子上有一排烫金的英文字体,看起来挺奢华的样子,不过
金在中平时的衣物和装饰品都是郑允浩给置办的,所以他也不懂这些个品牌。
  打开盒子,里面是一对袖扣,样式倒是简单,不过细看能发现上面镶了钻,估计价格倒是不便宜。

  捧着这个小盒子金在中思忖了良久,最终还是盖上收进了床头柜里了。
  床头柜里还收着郑允浩送自己的那款卡地亚的手镯,金在中心头一动,将那个小盒子拿出来,取出里面的手镯在自己手腕上比划了两下,最终还是又把它收进去了。
  
  从第二天早上开始金在中就真的没让吴妈进厨房了,每天焯个白菜吃完就上楼看剧本去了,任由吴妈喊他吃东西就是不理人家。
  激的吴妈都想打电话给郑允浩告状了,不过这些天郑允浩也没来别墅,似乎是工作很忙的样子,吴妈也不好因为这种事打电话去叨扰,只能天天逮着金在中就端起碗追过去喂两口,这架势倒有点像平常人家满大街追着刚学步的孩子喂饭的样子。
  坚持吃了一个多星期的水煮西兰花,清水焯白菜再加上些运动后,金在中明显感觉自己的下巴都尖了些,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家里的镜子有美容效果。
  再过些时间就要过年了,吴妈和克叔也收拾好行李准备回老家,吴妈走的时候还不忘叮嘱金在中平日里多吃两口饭,可谓是操碎了心。金在中开着车把两人送到了车站,听吴妈叨叨了一路,只在吴妈下车的时候才应了声‘好’,也是很敷衍了。
  年前,金在中在沈昌珉的指导下带着大包小包的又见了次赵齐,左手右手各两大袋看着倒有些像去贿赂导演的,不过说实在的,这快过年了若不提点东西去才叫尴尬。
  
  『呦!这小伙还真瘦了不少。』

  赵齐
一打开门看到金在中就是这样一句话。
  其实角色早就定了,毕竟这么大一个制作若是因为金在中瘦不下来而临时换角那对剧组也是个不小的损失。
  试角色那天赵齐那番话不过是他一切从严谨的心理在作祟,要是金在中真瘦不下来,那男二这个角色也是他的,这一点沈昌珉也清楚,可两人都默契的对这件事缄口不提,导致金在中一个人傻乎乎的在别人都大鱼大肉的日子每天清水白菜的,倒让他在短短十几天的日子里瘦成了赵齐心目中谢怀襟的模样。
  『明天早上八点去试定妆。』
  两人客套完一遍之后,赵齐最后一句话对金在中来说恍若吃了颗定心丸,再三谢过赵老师后,走出赵家的大门,金在中可算是掩抑不住脸上的笑容了。
  
  回到家金在中才发现郑允浩早回来了,也许是终于忙过了年前这一阵,有一段时间的空余时间了。
  『怎么回来不提前告诉我一声,吴妈她们都回去过年了,你吃过午饭没有,我等会就给你做。』

  看了看时间已经是下午两点了,金在中离开赵家后以为家里没人所以随便就在外面吃了点,没想到一回来才发现沙发上杵了这么一尊大佛在等着自己。
  『不饿,看到你我的一身就都充实了。』郑允浩拉过金在中的手腕把他拉入怀中,下巴垫在金在中的肩膀上说着绵绵的情话,不过他的手一环金在中的腰就察觉出事情不太对了。
  『怎么才几天不见你就瘦了这么多?』
  『思君令人消瘦啊,还不是每天想你想的。』金在中清楚郑允浩的性子,他可没傻到说是拍戏必须保持身材才瘦的,不然这戏定然是拍不成的。
这样扯几句情话先把郑允浩糊弄过去,反正过几天就进组了,拍摄场地又是外省的影视基地,就算郑允浩想逼着自己吃东西也是天高皇帝远。
  『放心,以后我天天守着你。』
  『好~』
  郑允浩不会做饭,所以两人的晚饭自然是金在中做的,为了不让郑允浩起疑,金在中还特意在菜里放了些肉,不过这些肉自然都被贴心的夹到郑允浩的碗里去了。
  『在中,明天和我一起回家过年吧?』
  『咳、咳』
  郑允浩冷不丁一句话让金在中噎的够呛,放下碗筷轻舒了口气,金在中这才不可置信的看向郑允浩。
  『你说什么?』
  『我很喜欢你,想带你回家见我的父母。』

  『可是我……』担不起你这份喜欢啊……『我……明天还有工作。』
  『都快要过年了,怎么还有工作?』
  『对不起允浩,我恐怕还没做好心理准备,你能不能让我缓缓?』金在中低垂着眼不敢看郑允浩的眼睛。对他而言见父母是件多么重要的事,而他又不敢确认,郑允浩是不是对每个曾喜欢过的床伴这样说过。
  『好吧,我不逼你,等你什么时候准备好了我就带你回家。』郑允浩拉过金在中放在餐桌上的手轻拍,似是在安抚。在金在中面前,他可谓是把自己所剩不多的温柔全都展现了,奈何对方好像一直都不肯开窍啊。
  
  金在中不肯跟着郑允浩回去,但郑允浩第二天可必须得走了,毕竟家中还有个严谨的父亲。在郑允浩出门后,金在中也自行驾车赶往赵齐指定的地点去试定妆。
  郑允浩的老家在B市,而这次金在中前往拍戏的地方在H市,两个城市在地图上跨越了天南地北的距离,这次短暂的分离待两人再回首时,恐怕再也回不去当初了。


  
  终章
 

  郑允浩走后,偌大的别墅仿佛就空成了一座城。金在中把客厅的大灯都关了,屋外不时有烟花的光透过落地窗映在墙上,看起来好像很热闹的样子。

  
  明明过去的三年自己也是这样孤身一人过来的,可为什么今年的自己会感到孤寂呢,大抵是习惯了身边有人陪伴了吧……金在中意识到了自己的变化,想要抑制住自己不去想郑允浩,可越克制就会思恋,金在中翻开手机的通讯录看着里面备注是数字“1”的郑允浩的电话,犹豫了良久最终还是把手机关了。

  距离进组还有几天的时间,金在中花了一天的时间把入组需要准备的东西大致都准备齐了,然后就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发呆。
宜安疗养院的短信就是这个时候发来的,大抵是新年祝福的话语。这倒是给金在中提了个醒,往年这个时候只要是没戏他大多都在疗养院陪李珍玉,今年他倒是魔怔了。不过,说起来自己也确实是好久都没有去看李珍玉了。

  疗养院因着过年在门口挂了两个大红灯笼,看着倒是比平日里要有生气些了,今日来天气不错,不少人都在楼下晒太阳,大家都穿着相似的病号服,但金在中还是一眼就认出了李珍玉。

  “在中你来了?”李珍玉的精神看起来比上次见时好了许多,头发都收拾的服帖了。

  然而最让金在中惊诧的是她能准确的道出自己的名字了,金在中都不知道自己有多久没有从自己母亲嘴里听到自己的名字了,当即手里的东西一个没拿稳就摔在了地上。

  “金先生许久未来了,可能不知道,李女士后阶段恢复的不错,神志大抵能保持一段时间的正常,不过能保持正常的时间不长。”说话的是专门照顾李珍玉的那个小姑娘,不过可能因为最近过年的关系小姑娘吃胖了不少,看着脸都比以前要圆些了。

  “为什么,为什么不告诉我呢?”金在中缓缓蹲下身握住李珍玉的手,这双手以前保养的很好的,一丝皱纹都没有,如今却被疾病折磨的骨瘦嶙峋。

  “小袁告诉我说你工作忙不能常来,妈妈也知道,这里的费用不低,是妈妈拖累你了。”金在中的手很冷,李珍玉只得将将他的手反包进自己的手掌里。她清醒后的这段日子就时常在想,她的宝贝儿子究竟是怎样撑过那段孤苦的日子的,每每想起金在中她就心疼,人人常说母亲是儿子的避风港,而她非但没能庇佑自己的孩子,还成了拖累他的包袱,想到这李珍玉抓着金在中的手不由的紧了紧。

  “没关系,妈你放心,很快的,等我把金家拿回来,我就接你回去。”

  “孩子,很多东西回不去了,不要太过执着于过去的东西,妈妈只要你往后辛福安康就可以了,金家都是身外之物,没了就没了吧。”

  “妈,你好生修养,我今天还有事就先走了,下次再来看你。”金在中拍了拍李珍玉的手,把带来的补品放下就走了。


  金家?金家的产业早在金敏英入赘到朴家的时候就被金敏英卖的干干净净变成他的私库了,金家早就没有了。而他这几年为了生存舍弃了自己最爱的艺术以及学业,屈身人下……而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因金敏英的贪婪而起,纵使拿不回金家,他金在中也要让金敏英身败名裂付,出他应有的代价。

  拉开书房书柜里的隔层,里面有一份金敏英这些年在朴家做假账的证据,金在中相信冯诺,所以这份证据应该假不了。只不过现在还不是扳倒金敏英的最佳时候,金敏英现在有朴家撑腰,此时如若出面不仅会打草惊蛇,可能还会被金敏英盯上,他现在最需要的就是让朴家与金敏英离心,一点一点把金敏英背后的势力推开才是金在中的当务之急。

  合上资料,金在中将其放入原位,一个模糊的计划在他脑海中慢慢的清晰起来。

  犹记当初刚跟在郑允浩身边的时候,被人警告过安分些才能在金主身边待得久,可他金在中偏生就不是什么安分的人。
  
  若说日久生情,金在中恍然记起自己当初答应郑允浩的条件也是带有目的性的,一开始目的就不纯粹的关系究竟能有多久的保质期呢?

  金在中看着窗外已经开始渐渐飘落的雪花出了神,什么时候这温暖的南方城市也开始下雪了?
  

  
——————————————————————戏子迷情  第一部.完————————————————


这篇文陪我经历了升学毕业找工作,也算是拖沓了许久了,前面的故事写的固然不好,剧情也很拖沓,有时间我可能会修整一遍,完结第一部只是想给我自己做个了结。
毕竟故事还没讲完,后续的剧情会很快放上来的,谢谢这么久以来还在追这篇文的小可爱们。
  
 我们俩的爱情没有惊天动地,也没有跌宕起伏的故事情节,有的只是我爱你而你也恰好爱我罢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 加入爱不离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IBelieveYoonjae ❤

GMT+8, 2019-8-26 18:02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