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 加入爱不离
查看: 537|回复: 1

[转载连载] 暮夜[中长/强强/HE] BY:波板

[复制链接] |关注本帖

澄夕。

Rank: 2Rank: 2

积分
354
帖子
1000
0 点
不离值
1
3733 粒
8 颗
1 滴
在线时间
210 小时
发表于 2015-12-27 10:32: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授权详见水楼



字数:



水楼http://www.ibelieveyj.com/thread-5298-1-1.html


新浪微博:波板君Junoo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澄夕。

Rank: 2Rank: 2

积分
354
帖子
1000
0 点
不离值
1
3733 粒
8 颗
1 滴
在线时间
210 小时
 楼主| 发表于 2015-12-27 10:33:18 | 显示全部楼层
“金先生,这星期也不用打扫别墅吗?”女佣菲拉轻轻的敲了敲房间的门,有些疑惑的问道。
“是的,你只用帮我去汤姆的花店里带几枝红玫瑰回来就好,买完就可以回去了。”
房门被人从里面打开了,修长的手指夹着几张10美元的纸钞递到了菲拉面前,男人淡淡的笑着,精致的外貌里透着一抹病态的白。
明明已是深秋,身上却只套着一件白色的薄羊毛衫,愈发愈显得消瘦单薄。
“好的。”
大概十分钟过后,轻轻的敲门声再次响起,伴随着菲拉的声音:“金先生,你要的花我已经买回来了,还是放在客厅的花瓶里吗?”
“不了,直接给我就好了。”
在中伸手接过那被油报纸精心包好的红玫瑰的时候,听到了一声细微的吸气声。
“怎么了?”
“没事,只是手被刺划破了而已。”菲拉摇了摇头,手指处渗出细微的血珠,旋即被她擦去。
“…是么?”在中的喉结滚动了一下,稍长的刘海遮住了骤然变得深红的眼眸,有些不自然的转过头去,缩回到了嘴边的獠牙。
“小心点。”再回过头时,又恢复了一贯的笑容,嗓音温温润润的煞是好听,轻轻的挑起菲拉滑落的碎发,帮她别回耳边,接过了玫瑰花:“那么,下周见了。”
“下周见,金先生。”
红晕爬上了菲拉的脸颊,几乎是以落荒而逃的形式走出了别墅。
等菲拉的身影完全消失在别墅之后,在中才有些不舍的放下了玫瑰,从冰箱里拿出两袋血浆。
尖利的獠牙在瞬息之间刺破了血浆袋,腥甜的气息在阴冷的房间里蔓延开来,让他有些欲罢不能。
是的,在中是个吸血鬼,纯种的吸血鬼。不同于后天感染形成的杂种,他并不畏惧阳光的照耀,也不会像杂种一般轻易的改变嗜血的本能。
因为他是血族,唯一的Vampire King。
血族是上帝的宠儿,在他们被创造出来时,就被赋予了一切。
精致美丽的容貌,超常的力量和速度,忽略重力的弹跳能力,骁勇善战的性格,以及藏在美丽容貌下的森森獠牙和长生不老。
但是好景不长,血族的优秀让上帝感到不安,觉得他们渐渐脱离了自己的掌控,于是派出十二天使追杀血族,最后大战于尹甸园。
许多血族都被特制的白银武器刺伤,最后一把火烧死在尹甸园之内。
在那场实力悬殊的战争中,血族濒临灭绝,仅存的几个也被封印在尹甸园底,永世不得出来。
而被他们鲜血淋过的树被判为高度危险,结出的果实被称为禁果。
上帝在消灭了血族之后,又创造了亚当和夏娃,并派他们看守尹甸园的万物。
但夏娃在蛇的怂恿之下偷吃了禁果,产生了自己的思想,有了七情六欲和自己的思想。上帝大怒之下把他们赶下凡间,让他们感受世间百态和生离死别。
不久后,他们的第一个孩子该隐出生了,他是世间的万恶之源,残暴狠厉,没有感情,甚至不惜残害自己的亲生兄弟姐妹。
无奈之下,亚当只好把他驱赶出家,让他独自流浪。但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该隐居然找到了天路,放出了尹甸园之底的血族,带他们逃回人间,割据一方。
从此之后,血族抛弃了他们一直依赖的上帝,改奉该隐为血族圣祖。
失去上帝的他们无法再长生不老,只有依靠吸食人类血液才能维持本样。
房间里的电视还在无声的放着,新闻记者正在现场报道着一起骇人听闻的新闻,一对情侣在树林里游玩的时候,疑似受到猛兽袭击,脖子处有被噬咬的痕迹,具体原因还待进一步调查。
“野兽袭击?”在中轻笑一声:“该死的杂种。”
说着,他把已经空了的血浆袋丢进垃圾桶,拿着一把黑色的雨伞走出了别墅。
雨还在淅淅沥沥的下着,不同于周围的狼狈的人群,在中撑伞走在雨幕中,给人一种安然徐行的感觉,小牛皮制的罗马靴踩在欧式风情的街道上,宛若死亡的鼓点。
“请问可以让我在这里避一下雨吗?我好像迷路了。”在中敲了敲面前的门,黑色的雨伞遮住了他的脸,让人看不清表情。
那是一家建在树林里的一间小木屋,同时也是唯一的一户人家,平时若不是仔细看的话,根本发现不了。
“噢,当然了。”门随之被打开了,一位白种老人从里探出头来,浑浊的眼睛里闪过了一丝惊讶,旋即侧身让在中进去:“快进来吧,外面冷。”
房间里并没有点灯,因为下雨的缘故,屋里透着淡淡霉味。
“为什么不点灯?”
在中皱了皱眉,有些适应不了屋子里的霉味。
“你知道的,建在这种地方的房子雷雨天气一般是不能点灯的。”老人哈哈的笑着,用夹杂着口音的英语说道:“希望不要介意才好。”
“没关系,不是很介意。”在中笑着回道,不经意间露出了白皙的脖颈。
“不介意就好。”老人不知什么时候到了在中后面,呼吸喷在他的脖颈处,带着致命的战栗感:“晚餐时间到了。”
说着,一口咬上了在中的脖子,微凉的血液就这样流了出来。
“杂种都那么饥不择食吗?”在中嗤笑一声,在老人嘴下的伤口居然开始快速愈合,他趁着老人还在愣神之际,反手就把老人给甩了出去。
等老人回过神来的时候,白银做的伞骨就已经刺穿了他的心脏,最后被一把火焚烧殆尽。


在雨下,着火的木屋很快就被浇灭了,只余下刺鼻的浓烟。
在中就站在木屋里隔着浓烟和点点火星和门外的人相望。
“为什么要擅闯领地,杀死无辜的人类?”男人在瞬息之间就已经到了在中面前,低沉磁性的声音宛若舞会中拉奏的大提琴一般,带着雨夜特有的凉气。
在中鼻子皱了皱,向闻到什么奇怪的气味了一般:“狼人?不要多管闲事。”
说着,在中上挑的桃花眼骤然变得赤红,在夜里闪着妖异的光。
“你还没有回答我问题。”允浩说着,全身的肌肉都开始绷紧,将衣服撑裂开来:“在狼人的领地里杀了人,绝不会放你离开。”
“多事。”
在中奔了出去,却被化身为狼的允浩咬住摔回地上,狼牙就向在中咬去,在中拿左手手臂挡在面前,右手化手为爪,冲允浩的背后抓去,留下几道深可见骨的伤痕。
“嘶!”
允浩吃痛的松开了口,旋即被在中捏住咽喉,按到了一旁的树上。
“嘿,我们算扯平了。”
在中扭了扭之前被允浩咬到的左手,伤口已经开始结疤,在他青白色的皮肤上显得分外骇人。
“要杀要剐随你便。”
被捏住咽喉导致恢复人形的允浩声音有些沙哑的说道。
“我可不想引起种族纷争。”在中松开了掐在允浩咽喉的手。
“那之前你又杀死人类?”
“仔细看看屋内的尸体骨骸吧,蠢狗。”在中脱下了身上的羊毛衫甩到了允浩身上:“那不是人类应有的骨骸。”
“给我衣服干嘛?”
“……擦擦你身上的血迹然后赶快去医院吧。”在中打开了雨伞:“医药费算我的。”
说着,在中消失在允浩的眼前。
半山腰的玫瑰园内。
“哟,好久没有看见你那么狼狈的模样了。”
“没办法,在路上遇到了一个蠢狗。”
在中接过了有天递过来的姜茶轻抿了一口,旋即眉头皱起把姜茶放到了一边:“你还要在这里等下去?”
“嗯。”有天嘴角轻扬,笑的眼角微微上挑,仿佛连阳光都能暖化。
“有天,人类和血族是不会有结果的。”
“因为他是金俊秀啊,所以不能忘记。”有天抓起桌上的巧克力小甜饼轻咬了一口,却怎么也没有当初那人做给他的味道:“无论是等多久我都愿意。”
“哪怕他不再记得你?”
“就算他不记得我也会让他记起来。”
有天的眼里闪过一丝阴郁,很快又恢复了平静:“在中哥,你别在劝了。”

“有天……”
“在中哥,别说了。”有天走到玫瑰花园里摘下几支还含苞待放的红玫瑰递到了在中手上:“其实你也没有忘记当年的事对吧?”
不然也不会对玫瑰那么的念念不忘。
“忘了。”在中握着玫瑰的手突然握紧,眼里闪过一丝痛色,却又很快的恢复了平静。
“我走了 。”
说着,在中几乎是落荒而逃般的逃离了别墅,在倾盆的大雨中他仿佛看见了少年那双笑的弯弯的双眼,笑着和他说最喜欢玫瑰花时的温柔嗓音。
正是因为贪恋这样的温柔吧,所以才会丧失了应有的警惕,在他把白银匕首捅进自己后背时才会那么的心痛。
血族和血族猎人本不应该共存,可是我却还是那么该死的想你。
在中有些神经质的大笑出声,眼眶却微微泛红,红玫瑰被他碾碎在手中,在大雨中徒留残碎的花瓣。
医院。
被包扎成粽子一样的允浩正龇牙咧嘴的躺在病床,连翻个身都难。
“哥,你这次是怎么了,居然会伤的那么重。”
昌珉把带来的白粥放在了一旁,说道:“医生说你要吃清淡一点。”
“嗯。”允浩吃力的舀起了一勺白粥塞进嘴里:“没什么,只是遇到一个怪人。”
“能把你伤成这样?”
昌珉有些狐疑的看着允浩,正打算刨根问底的时候,病房门骤的被打开了,护士走了进来打断了他们的对话:“郑先生,有人让我递给你的。”
允浩伸手接过那张纸条,上面只有短短的一句话:医药费我已经付了。
飘逸清雅的字体呈现在纸上,带着文人特有的风骨。
“对了,还有哦,”护士突然想起了什么似得,把手上的红玫瑰递给了允浩:“那位先生让我转告你,祝早日康复 。”
真是个怪人啊。
允浩笑了笑,低头闻了闻那丝馥郁的花香,花开的正艳。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 加入爱不离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IBelieveYoonjae ❤

GMT+8, 2019-8-26 18:24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