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 加入爱不离
查看: 707|回复: 5

[独家完结] 看见[短/BE] BY:离落沐风

 关闭 [复制链接] |关注本帖

白衣。

积分
23
帖子
37
0 点
不离值
3
585 粒
1 颗
0 滴
在线时间
97 小时
发表于 2016-6-16 09:28:3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Camellia 于 2017-4-13 20:13 编辑

旧文未完结,我就又忍不住开新坑了,其实,我觉得短篇虐文貌似更加适合我

在中啊,我写《冤家》这么久,你都不曾出现过,这篇一有灵感,你就出现在我梦中,你是想告诉我什么呢?

这文其实我写的断断续续很不满意。。。

附上《冤家》地址

还有依旧摆设用的水楼

字数:7978

评分

参与人数 1不离值 +1 +40 +1 收起 理由
Henno + 1 + 40 + 1 完结奖励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白衣。

积分
23
帖子
37
0 点
不离值
3
585 粒
1 颗
0 滴
在线时间
97 小时
 楼主| 发表于 2016-6-16 09:49:1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离落沐风 于 2016-6-16 13:22 编辑

         阿瑞斯曾用他傲视天下的那双丹凤眼颇有深意地盯着他:“这世间再也找不到谁比你更容易唤起爱的激情,也再也找不到谁比你更容易让爱情绝望了”。彼时,他不懂。
  厄瑞波斯也曾眯着他那双桃花眼在一次聚会上醉醺醺的嘲笑他:“你这么玩弄这世间最美好的情感,迟早会遭报应的!”他笑笑也没放在心上。
  盖亚昨儿跑到宙斯那儿哭诉他残忍无情,把宙斯闹得头都大了,他听到也只顾擦拭着他的金弓和金弓里的金箭银箭。
  就在前天儿,阿波罗嘲笑他的箭像玩具一样,华而不实,只是个摆设,无法建立不朽的功勋。他听完这话,淡淡笑了笑没什么表示,也没说什么,只是随手从箭袋里取出两只不同颜色的箭,把金箭射向阿波罗,把银箭射向仙女达芙妮,那个盖亚口中和阿波罗曾生死相许,不离不弃的爱人。
  爱情,于他郑允浩,不,是厄洛斯来说,的确不懂,但是,毫无疑问的是,他却拥有最大的权力。
  郑允浩遗传了阿瑞斯的霸气和英勇,也遗传了阿佛洛狄忒的美丽。他有一头美丽的金发,还有一对可以自由飞翔的翅膀,俊美尊贵,那双和阿瑞斯一样长而上挑的丹凤眼,除了睥睨人间时惊人的相似,还多出一丝风流倜傥。他和他母亲爱神一起主管神、人的爱情和婚姻。即使他一点也不懂,也不相信爱情。
  他给自己取了个名字叫郑允浩,阿佛洛狄忒听了只是接着溺爱他,“别说是名字,你便是皮相都改变了,骨子还是一样的,也还是我那多情又无情的儿子厄洛斯。”他也不反驳,回来便把自己那头刺眼的金发也给染成了黑色。
  郑允浩命好,一出生就是高高在上的神明,不懂人间疾苦,他父亲是伟大的战神阿瑞斯,母亲是温柔美丽的爱神阿佛洛狄忒,他执掌这世间情爱,同父母一样高高在上,万民拥戴。是他促生了诸神诸人的生育相爱,是他授予万物繁衍的能力,他是一切爱欲的化身,他能唤起爱的激情,给自然界带来生机。他享受这火热般的情感,却体会不出其中的珍贵。
  郑允浩喜欢游戏人间,他喜欢蒙着自己的双眼,展开那对雪白的翅膀飞向那繁华的人世间,青楼梦萦,小巷飘香,醉眼迷离,逍遥快活,过的好不惬意。
  这夜的他特别茫然,夜幕下的人间幽谧凄寒,一点也不似白天热闹喧嚣。每天纸醉金迷,灯红酒绿,各色各样的美人,他什么没有见过,却不从有人打动他的心。他依旧来来往往,行走在这世间任意一个角落。
        他随着弯弯的河流飘荡到乡下村庄,质朴的姑娘边劳作边偷望着他那雕刻般的容颜;他现身在声色犬马的夜市,那热辣大胆的女郎立刻就缠了上来;那养尊处优的小姐曾为他抛下尊严,那风韵犹存的美妇邀他尽情放纵,他依旧无喜无惊,只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
  清冷的月色下,依稀传来低哑又清澈动人的歌声。郑允浩兴致一来,大致辨认了一下方向,把自己隐匿在深深的黑暗里,就掠过重重包围的守卫,往那戒备森严的王宫潜了过去。
  那是一个不知名小王国的小王子,郑允浩醉眼迷离,只记得那波澜不惊的眸子,那异常柔顺的黑发,那淡淡晕开的香气,他就沉迷了下去。
  聆听着那空灵舒适的动人声音,郑允浩竟是说不出来的舒服惬意,就连眼皮都禁不住缓缓合在了一起。
  那人清秀之下柔媚有余,倒也算得上艳丽。只是气质颇冷,简直可以把人冻成冰,只怕性子也甚是如此清冷。肌肤雪白,一双杏眼汪汪明媚而清亮。虽是王子,却一点儿也不关心国家大事、百姓疾苦。虽然尊贵,却没有王子应有的傲气。不过锦衣华食,看得出其父母对他甚是溺爱。
  郑允浩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入了迷,每天晚上总往王宫里跑,就跟上瘾了似的,总是管不住自己的脚步。每天就隐匿在那幽暗的夜色中,听着那清亮悦耳的歌声,在那可人儿的屋外沉沉睡了过去,直到第二天天亮,又匆匆忙忙离开。就是可惜了点,郑允浩想,这么嫡仙般的人物怎么偏偏是个男的呢!
  再后来,郑允浩就像不知不觉养成了个习惯,即便那人夜晚不再歌唱,也总要跑那儿瞧上几眼。原先只是好奇,那人清清冷冷的,凡事漠不关心,这天底下就不曾有打动他的东西么?现在却是一日不见,就好像缺了点什么,让他忐忑不安。这样下去可不行,不行,郑允浩如是想。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白衣。

积分
23
帖子
37
0 点
不离值
3
585 粒
1 颗
0 滴
在线时间
97 小时
 楼主| 发表于 2016-6-16 09:50:1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离落沐风 于 2016-6-16 13:07 编辑

        可到底第二天还是去了,不声不响的出现在那人窗外,看他练字看书,看他画画下棋,看他白玉般的手轻轻执起茶杯,那樱桃小嘴一开一合,郑允浩就突然口渴了。就连那人睡着的样子,郑允浩也觉得甚是有趣,只是在边上看着就觉得高兴,往这边跑得越发殷勤。只是那久没有听到那醉人的歌声,郑允浩甚是想念。
   那人儿似乎有什么苦恼,白色的身影静静地站在窗前,烛火跳动,在他身后拖出一道长长的影子,映照着那单薄的躯体,仿佛上了一道沉重的枷锁。黑色发丝湿湿地沾在颊边,乱蓬蓬的显得松松垮垮,身上穿了件白色狐皮大衣,还是那么的贵气。那双眼还是那么黑白分明,眼角边一抹天生的灵动风韵,眼神却依旧冷冷清清。郑允浩只觉得心疼,就那么呆愣在阴暗角落里。
  那人却突然间开口了:“你是谁?为何总出现在这里?”郑允浩明显吃了一惊,却颇有兴致,“你如何发现的?”那人并不回答,屋子里静悄悄的。那人发现有人暗中盯着他既不好奇,也不害怕。“再唱首歌吧!”郑允浩听着自己说。那人既不转身,也不生气,空灵的悦耳歌声就那么轻轻飘起,在郑允浩心中荡起层层涟漪。
  郑允浩觉得自己着了魔,无聊时总是禁不住想起那人在干什么,越来越期待夜幕早早降临。他再也不甘心就那么躲在他看不见的角落里静静的看着他,总想跟他说上那么几句话,即便那人不怎么爱回答他。
  “在中,你在做什么?”“在中,你累了吗?”“在中,那糕点好吃吗?”“在中,你出去过王宫外吗?”“在中,你崇拜阿瑞斯吗?”“在中,你总是这么香吗?”“在中,你喜欢厄洛斯吗?”“在中,我想听你说话。”他喊他在中,他听过他父母喊他名字,也他听过侍卫偷偷讨论他,他知道他全名叫金在中。
  那人有时候高兴了就回答几句,不高兴就把他晾在一边也不搭理,被他扰得烦了就自顾自儿唱起歌。郑允浩这天神也拿他没辙,谁叫他不忍心打断这动人的声音呢!高高在上的厄洛斯什么时候被人这么无视过,还得苦兮兮的赔笑着。
  那人的母后生病了,他忙里忙外,在她榻前悉心照料,鞍前马后,毫无怨言,软言细语,不住的安慰着她。等回到自己的寝殿,却又不说话,只豆大的泪珠哗啦啦的往下掉,掉的郑允浩禁不住施法吹灭了灯火,上前就那样拥住了他。
  那人一时迷茫了,神思游荡,还来不及抓住什么,就感觉身体被轻轻拥住了。肌肤隔着衣衫相熨,炙热的温度绵绵地传过来,连心似乎也缓和了一点,也不再那么焦虑不安。既然不想挣开,既然眷恋这怀抱,索性就这么陷进去吧。
  “我想要你。”郑允浩察觉到那人的默许,指尖勾起他圆润的下巴,唇便迫不及待地贴了上去,舌尖轻轻撬开他的牙关,长驱而入缠上他软滑的舌。唇齿相交,喘息不已,火热的人都快化成一汪春水了。 那人呼吸也渐渐粗重起来,眼神迷离,也不推拒,就那儿半张了口任他伸进去舔舐纠缠,偶尔耐不住了就回应一下,两人一来二往,直吻得难舍难分。吻到动情处,郑允浩把那人轻轻一拐,往床榻上一压,衣衫飘飘扬扬散了一地。
  那人的母后终究还是去了,郑允浩又一次看到那人哭的梨花带雨。这样也好,虽然心疼,但那人总算有点儿生气,不那么冷冷清清,你说,哪有人一点情绪都没有么!发泄出来了,那人就会觉得好受点儿了。
  郑允浩依旧当他潇洒快活的天神,偶尔摆弄摆弄他的金箭银箭,看那人世间痴儿怨女被他折磨得死去活来。夜晚就潜入那座熟悉的宫殿,吹灭了所有的灯光,将那人搂入怀中,上上下下摸了个遍。
  那人似乎也习惯了他来去无踪,习惯了突然熄灭的灯光,习惯了一眨眼就被换了个地方,习惯了他毛手毛脚的纠缠。郑允浩的视线喜欢一直来来回回地在他身上打转,那人却怎么也不习惯他那暧昧的目光。即便四周都是黑暗,郑允浩也仿佛可以看到那人羞红的俏脸。
  知道那人不爱说话,郑允浩就自顾自的说着,那人就安安静静的窝在他怀里听着, 郑允浩兀自口若悬河,也不觉得尴尬。陪着那人在夜幕下喝酒,品茶,郑允浩一手揽着那人的腰,掌下肌肤柔腻光滑,呼吸间是那人与生俱来的香气,郑允浩未饮便先醉了。一手从托盘上取过酒倒入杯中,再拿了杯子送到那人嘴边。那人懒懒地凑过来,就着郑允浩的手将酒一饮而尽,复又靠回他的怀中。郑允浩看着甚是可爱,眉眼都禁不住弯了下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白衣。

积分
23
帖子
37
0 点
不离值
3
585 粒
1 颗
0 滴
在线时间
97 小时
 楼主| 发表于 2016-6-17 13:49: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离落沐风 于 2016-6-17 13:50 编辑

        日子久了,郑允浩也就发现那人除了有小情绪,也很是会撒娇,拉着郑允浩的衣角不住的摇晃,两眼汪汪甚是勾人。那人每日都要唱上一首歌,郑允浩不愿离开那儿,便熄了灯拥着那人留宿在那儿。 
  “为何你总不让我看见你?”那人在黑暗里显得那么无措。厄洛斯却横了心不愿说。“我会一直陪着你的。”郑允浩说,末了,却心有不甘再次开口,“你会爱上一个不知道面目的恋人么?”那儿却堵了气般怎么也不肯说,突然间就没了好脸色。
       郑允浩几次三番半夜翻进寝殿,那人也不搭理。郑允浩反反复复的熄灯,那人又反反复复的点亮,郑允浩第一次发现那人如此执着的一面。那人力气不如郑允浩,郑允浩便把他困在怀中,那人也知趣的不挣扎。只是每日夜幕降临,进出了寝殿到处溜达。今儿去姐姐那儿,明儿去哥哥那儿,要不与父皇对饮,要不陪长兄下棋。
        郑允浩不甘心,这日找了个机会就蒙上了那人双眼,直接把那人拐出了宫殿,雇了只小船,沿着河流摇摇摆摆地到处飘荡。那人看不见似乎有点恐慌,虽冷着脸不作声,一直紧握的拳还是泄漏了紧张的情绪。郑允浩在他身后环着他,握着他冰凉的手,亲亲他微凉的红唇:“你说你恼什么,你一旦看见我,我们就要分离了,现在不是挺好么?我陪着你逍遥自在,你说呢?”那人始终不认同,扭头躲开他的唇,却任他抱着,相依相偎,一夜漂泊也不觉得漫长。
  春去秋来,那人似乎也被定下婚姻了。郑允浩心中闷闷不快,捉住那人剥了衣衫就折磨起来了。无论那人怎么讨饶,就是不肯撒手,直到把自己活活累倒。
  屋子里静悄悄的,那人抚着郑允浩柔顺的黑发,顺着发丝滑下又慢慢移到他的额前,轻轻的拨开遮着郑允浩脸的头发,似乎想仔仔细细看看那张神秘莫测的脸。郑允浩紧闭的双眼却突然间睁开了,凛然的眸子里一片清明,四周依旧一片黑暗,仿佛刚才一闪而过的亮光只是梦里的幻象。那人神色慌张,惶惶不安。
  “怎么了,睡不着?”郑允浩疑惑。那人眉心微蹙,只拿他那细细修长的手指一遍遍描绘郑允浩的眉眼。郑允浩忍不住在那柔软的唇上吻了一记,那人依旧那么容易害羞,即使欢爱过多次还是显得那么生涩,垂着头,始终不肯睁开眼睛,被吮得红润的唇紧紧抿在一起,仿佛蚌壳般难以撬开,最后终于悠悠吐出一句,“你什么时候会离开?”。郑允浩震住了,“你不成亲,我就不离开。”那人这才抬起头,眼睛倏然一亮,“你会陪着我一直到老?”“夜幕降临,我就会来到你身边,直到永远。”那人朱唇微启,似乎要说点什么,终究还是没有说出来。
        “在中,你这么大了,是时候成家立业了。这次你不愿娶丞相家的大小姐,也就算了,但你也不能再这样下去了。父皇国事繁忙,母后又早早去了,你兄长们各有各的家庭,我也远在他乡,你一个人孤零零怎么照顾好自己呢?”那人终究还是不成亲了,他兄长为了顾及皇家脸面把那位明艳动人的丞相家小姐娶了。丞相大人没有不满什么,只是他父皇却发了一通脾气,把他禁足在寝宫了。兄长大婚那天,他出嫁在他乡的皇姐姐一踏入他寝宫,双眉一簇,拉着他的手苦心婆口不住劝说着。金在中满面受教的附和着,内心却苦笑不已,只怪自己着了魔,可是感受到郑允浩的欢喜后又觉得值得。
        塔耳塔洛斯说冷漠无情的厄洛斯栽了。郑允浩却一点儿也不觉得。那人虽好,郑允浩虽万般宠爱着,到也还惦记着人间美色。白日里他还是到处溜达着,人间的姑娘依旧是令人心动的,虽然比不上那人美色。他还是到处寻欢作乐,兴致一来,就拉起他的金弓,随心瞎撮合。可是郑允浩终究还是阴沟里翻船-栽了,栽在了自己手中。
  那日他又到处游荡,在希腊的一个小王国里,拉起他的金弓,搭上金箭,瞄准了一对偷情即将被处死的苦命鸳鸯。却在看见那位红衣少女时一下失了神,没了准头,狠狠地栽了个跟头。他错手把金箭射向了自己,疯狂地恋上了那位美艳热辣的少女。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白衣。

积分
23
帖子
37
0 点
不离值
3
585 粒
1 颗
0 滴
在线时间
97 小时
 楼主| 发表于 2016-6-23 00:20:0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离落沐风 于 2016-6-23 00:23 编辑

        少女叫普绪克,是希腊王国的公主,同那人一样高高在上,拥有绝世无双的容貌,可性子却是南辕北辙。这个小城邦的国王有三个女儿,老大老二长得平平常常,但是最小的女儿普绪克却出落得十分美貌。她体态娉婷,面容姣好,一双眼睛水灵灵的,令人眩目。见过她的人都不知道用什么词汇来形容她,只是逢人便夸,于是这位公主的美名就在城中四处传开了。城里的人民都以公主的美作为自己国家的骄傲,每天都有无数的人来到王宫一睹她的风采。大家把她当作女神来崇拜,甚至把最好的东西献给她,大家都叫她美女神,郑允浩也觉得是。每当夜幕降临,郑允浩就准时出现在普绪克的寝殿里,依旧熄了灯,在黑暗中拥吻她热辣的女神。郑允浩爱得蜜里调油,就算普绪克叫他把天上的月亮摘下来,他也不会犹豫的。佳人在怀,暖香惜玉,却独独忘了曾经他也这样对待过的那人。
  郑允浩爱的疯狂,甚至不再摆弄他的金弓金箭,春去秋来,又是如此几年。热辣活泼开朗的普绪克也逐渐变得幽怨,美丽的容颜上也不知不觉染上一抹淡淡的忧伤。终于有一天,普绪克扑进他怀里大声的哭诉着,“为何你总不让我看见你呢?”。郑允浩莫名一怔,却突然想起来有什么重要的东西从记忆里被他渐渐遗忘了。还有那若隐若现的悠悠歌声是那么的令人怀念。夜深人静的时候,郑允浩再一次趁着夜色摸进了那记忆深处的宫殿。低哑的歌声依旧嘹亮,一如那人依旧冷冷清清,依旧风华正茂。郑允浩忍不住低头笑了,这世上当真有比他厄洛斯还迷茫,还不懂感情的人!好歹他学会了想念,这人却还是那么无欲无念!
       日子眨眼般过去,时光不饶人,哪怕年轻绝世的女神也禁不起岁月的考验,白了头发,添了皱纹。普绪克疯狂的迷恋让他疲倦不堪,郑允浩热烈的爱恋也终究开始厌烦。然而,普绪克终究还是热烈而大胆的,哪怕爱让她像飞蛾扑火般绝望。明亮的灯光下她泪流满面,怒火冲天的厄洛斯却只是感受到深深的背叛。普绪克撕心裂肺地哭喊,“为什么要我爱上一个不知道面目的人啊?”郑允浩忽然顿住,就连脸上滚烫的蜡油也感觉不到了。恍惚间却记起了那人艳丽的眉眼,许久那年,他似乎期盼过那人的答案,他生气了,却始终没有回答。
        郑允浩丢下普绪克离去了。喜欢一个人是什么心情?他不知道,他只知道普绪克不住的哭喊。他觉得自己淡忘了许多事,包括回忆里不识人间烟火的那人。郑允浩突然想念起来了,又一次趁着夜光,他潜入那岁月久远的宫殿。已经过了这么多年,王宫里熟悉的侍卫都换了一张脸,那人的父王也已经离世,兄长继位。芳草萋萋,落叶归根,石垣泥墙在岁月的侵蚀下早已残缺,干枯的藤叶落在上面,风一吹便化了。但他知道,自己还是想要见到那个人的。只是,长久的疏离,却失去了相见的勇气。自己多久没有来过这里,郑允浩终究只能躲在那人寝宫外幽暗的夜色里。
        岁月太过久远,即使是那人,也躲不过时间的摧残,再也不复少年郎的模样。艳丽的美颜终是不见了,取而代之的却是英朗俊俏的眉眼。郑允浩不禁感叹,哪怕头上添了白发,身躯不再挺拔,那人气质凛然不俗,依旧是那么吸引人双眼。清风夜凉,那人身着白色貂绒大衣,一如初见。郑允浩感觉心中一阵酸涩。那人背对着他静静靠在床上,似乎病了,突然就剧烈咳嗽起来,单薄的身躯也跟着一颤一颤的。他心中一揪,不由得踏前一步,终究还是没有再踏入那间寝殿。那人的小侄子侍候在他身侧,年幼的公子哥依偎在他怀里,“皇叔,你为何不娶亲呢?”那人眉眼带笑,却不觉流露出一丝想念一丝悲哀,“因为皇叔怕爱的那个人离开。”郑允浩却突然想起来多年前那夜那信誓旦旦的诺言,红了眼眶。“那皇叔,为什么那人还是不在你身边呢?”那孩子天真无邪好奇的问着。那人漾起一个微笑,似有所感,柔声对着屋外哀怨道,“大概是我犯了错,惩罚我吧!”郑允浩突然感到一种莫名的惊惧占据了内心,他慌忙转身,落荒而逃,不敢对上那人幽深的目光,唯恐他发现了自己,却始终不明白被遗忘的那人究竟犯了什么错。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白衣。

积分
23
帖子
37
0 点
不离值
3
585 粒
1 颗
0 滴
在线时间
97 小时
 楼主| 发表于 2016-6-23 00:22:1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离落沐风 于 2016-6-23 00:25 编辑

       再后来,郑允浩听说普绪克求到了她母亲阿佛洛狄忒那儿,她母亲刁难她了。郑允浩心中不舍,却觉得感情已经淡了,他终是不懂执着是什么,只是偶尔怀念那清幽低哑的歌声,还有那摄心动魄的眼神。
        郑允浩依旧到处徘徊着。听说佛里克索斯被一只神赐的金毛羊救了,他感激神,却将那救命之恩的羊杀了,献祭给宙斯,连它身上的金羊毛都拔了下来献给了埃厄特斯国王。他英勇的父亲也视如珍宝,把这从国王那儿得来的供奉钉在圣林中一棵橡树上,让毒龙看守着。全世界都认为这金羊毛是无价之宝,许多英雄和王子都梦寐以求得到它。郑允浩暗自嘲讽了几句,兴趣又来了。忒萨利亚王子伊阿宋为了向篡夺王位的叔叔讨回权杖和王位,带着希腊众英雄坐着大船阿耳戈号前往科尔喀斯去取金羊毛了。多事的雅典娜还是出手了,可最终还不是一无所获。
        那么多年过去了,郑允浩听说阿波罗还是深爱着达芙妮,可达芙妮看到阿波罗就向见到魔鬼一样千方百计躲避着。最后,为了避开阿波罗,达芙妮施法把自己变成了一棵月桂树。阿波罗却依旧痴心的守卫在那月桂树旁。郑允浩又笑了,爱情究竟有什么魔力呢,为什么让人这么无怨无悔等待着?
        这次,他拉起自己的金弓,把金箭射向了美狄亚,为了爱情,痴心的公主不惜背叛了父亲埃厄忒斯,也要帮助伊阿宋拿到金羊毛。哪怕害死了前来追赶的亲弟弟,哪怕离开故乡去遥远陌生的国度生活,也不愿离开心爱的人身边。郑允浩迷茫了,也许,那清清冷冷的可人儿会知道答案。
        再一次踏入那记忆里的宫殿,郑允浩突然没来由的一阵心慌,那人已经不见了。王宫里的侍卫说,孤独终老的小王子早已逝去多年。那熟悉的寝殿里空荡荡的,他站定深吸一口气,想要一步一步走向那座熟悉的寝殿。里面的摆设早已不像当年那样光鲜,每一样东西都蒙上了厚厚的灰尘。郑允浩手指开始微微颤抖,找了很久才勉强找到一根完好蜡烛。暗淡的灯光下,床上的层层幔帐依旧完好,只不过想念的那人却再也不在了。那醉人的歌声似乎还在耳边,郑允浩却听不到了。那举世无双的容颜似乎还近在眼前,郑允浩却摸不到见不着了。心口一阵撕裂样的疼痛,上次见着那人是多久之前了。忽然便觉得那人身影是消瘦得那般单薄,咳嗽的肺都要咳出来了,为什么自己却从没有想过那人会撑不住呢!那人常常静坐的床旁,枕边藏了一幅画卷。郑允浩颤抖着手打开了,却一下失去了力气,跪坐在冰凉的地板上。那画卷上风流倜傥的少年郎,不正是郑允浩的模样!恍惚间记起相偎而眠的那个夜里,那一闪而逝的灯光,那人惶恐不安的模样,那被郑允浩抛在脑后的诺言。
  还有那夜,那人如泣如诉的幽怨,那让郑允浩疑惑不解的谜团。总以为那个人并不在意自己,总以为那个人性子冷冷清清,却未曾体察过那人眉梢眼角里的柔情,那一丝一毫细致羞涩的爱意,隐藏在冷漠外表里的真心。“在中,我想你了。”那夜,你是否反应到了我存在,看到了我仓皇逃离,看到我狠心把你抛弃。那动听的歌声终究郑允浩再也听不见了。那人终是孤独终老,寂寞一生,郑允浩不懂真情,终究还是负了那人。“在中,我终于懂了,可是终究太晚了。”“在中,不是你犯了错,要惩罚的是我呢。”“在中,为何最后一面也见不着你呢?”
        厄洛斯终于把名字改回来了,阿佛洛狄忒对他一如既往地宠溺。再后来,普绪克终究感动了宙斯,为他们赐下了婚姻,厄洛斯依旧没说什么答应了。可厄洛斯依旧爱摆弄他的金箭银箭,却不爱留恋人间了。记忆深处的王国灭亡了,那破旧的寝殿也消失不见,厄洛斯却依旧留着那副古老的画卷。阿波罗也依旧痴痴的守着他的月桂树,只是,厄洛斯悔了,懂了,不再暗地里嘲讽了。盖亚说冷酷无情的厄洛斯转性了,厄瑞波斯却了然一笑,说他遭报应了。

                                                                           (全文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 加入爱不离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IBelieveYoonjae ❤

GMT+8, 2019-8-26 18:23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