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 加入爱不离
查看: 654|回复: 2

[转载连载] 阁楼上的眼睛[斯莱特林×拉文克劳/WWI] BY:沈曦和

[复制链接] |关注本帖

流光。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积分
86
帖子
98
0 点
不离值
4
3841 粒
10 颗
3 滴
在线时间
702 小时
发表于 2016-6-22 20:53: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Camellia 于 2017-4-13 20:13 编辑

授权见水楼

来自作者:
这篇文的大背景设定是JK罗琳笔下《哈利·波特》中的魔法世界,选取的时间段为第一次世界大战,故事开始的时间是1918年。这篇文不只是专注于霍格沃茨魔法学校里的生活,相反,麻瓜社会会占很大一部分比例。


我之所以选这个时间段,一是因为HP原著中几个比较著名的时间点都有相应的风云人物——比如1980年之后有鼎鼎大名的哈利,二战时期正是伏地魔汤姆里德尔在校蛰伏时期,再往前一点,是《神奇动物在哪里》的主人公所在时期,所以一战这个有名的时间点就成了最好的选择;二是因为我需要一个稍显战乱的时间点来展开故事情节。


文中设定:
1、因为罗琳阿姨的设定是在霍格沃茨上学的人必须是英国国籍,所以这里我将允在二人都设定为英国国籍的亚洲人。
2、允浩的设定是代表纯血和野心的斯莱特林;在中则是象征智慧与博学的拉文克劳,混血巫师。


霍格沃茨魔法学校的百科,感兴趣的亲故可以看看,特别特别有趣
http://baike.baidu.com/link?url= ... aF11J2t8q4XhnbyaUpc


还有就是这一篇虽然是魔法世界背景,但是故事情节和原著没有任何关系哦,而且文风差别非常大0.0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流光。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积分
86
帖子
98
0 点
不离值
4
3841 粒
10 颗
3 滴
在线时间
702 小时
 楼主| 发表于 2016-6-22 20:59:06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章 兰斯洛特庄园的舞会


“Hey!金!你跑到哪去了?”


奚落的声音从街边传来,金在中顿下脚步,看到邻居的儿子杰西蹲在街边咧着一口白牙正不怀好意地看着自己。看到金在中朝自己看来,杰西坏笑地摇摇手中的酒瓶,一头杂乱的金发在阳光下张扬得刺眼,他用舌头舔舔嘴唇,动作挑逗又嚣张,“宝贝,你最近为什么都不在家?”


金在中睨了他一眼,冷漠地朝他旁边的巷子走去。杰西是这一片的恶霸,一个不学无术的酒鬼,从小到大,金在中早已见识了无数回他恃强凌弱的丑态,一个实打实的无赖,若不是碍于邻居这层尴尬的关系,金在中从来不屑于搭理他。


“宝贝你还是那么冷漠”杰西黏腻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他仿佛是在用温柔的情话说话,却让金在中起了一身恶心的鸡皮疙瘩,“一个美丽的亚洲男孩,噢,金,真是迫不及待想尝尝你的滋味。”


“啪!”无情的关门声彻底阻挡了这个无赖的醉话。窄小却温馨的公寓被母亲打理得一尘不染,暖色调的墙纸透出无限的温暖。金在中换了鞋在客厅看到父母留下的便签,他们今天要去破釜酒吧见一位多年不见的老友,顺便去伦敦的市区采集生活用品。


金在中上了楼,回到自己的房间,他的床头上贴着蓝色和银白色相间的旗帜图案(注1),床边巨大的皮箱里横七竖八地躺着好几本书籍——它们看起来像是精心包装过的古书。他坐到床边,用皮尺量了量摊开的羊皮纸上论文的长度,无奈地从书中抽出《千种神奇草药及蕈类》,皱着眉翻开厚重的书本。


离开学不到一个星期,他的寒假作业还有太多没写,此刻他极度哀怨为什么学校的教授动不动就喜欢布置几尺长的论文,使得完全不擅长草药学的他焦头烂额也编不出那么多字。他下午还要到兰斯洛特家的庄园去当临时的园丁,而此时杰西正在他窗户下继续说着他的污言秽语。


金在中好看的唇抿成一条线,他从书下抽出他的魔杖,十二又四分之一英寸长,白杨木独角兽羽毛仗心,“silencio”,他无声地念出咒语,楼下恼人的声音霎时消失。杰西张着嘴叫嚷着,却再也发不出声音来。


毫无疑问,金在中是一名巫师,即使他生活在麻瓜的环境里。他的母亲是一位女巫,一位优雅的亚洲人。


金家的祖辈在多年前移民到不列颠,金在中也在伦敦出生,他在十一岁时收到了一封由一只长耳猫头鹰送来的信,信中告诉他,他——金在中——被著名巫师学校霍格沃茨魔法学校录取。更加幸运的是,在这个巫师尚未被普通人类接受的社会,他的父亲依然爱着他们,即使他们家并不富裕,甚至有些贫穷。


“金,你需要这些玫瑰吗?”楼下突然响起女孩子甜美的声音,温特斯家的小女儿捧着一个瓷白的托盘,托盘上的红色玫瑰正开得灿烂。


“谢谢你,莱瑞,我现在下来。”他说着,懊恼地关上书本,克莱尔·温特斯是一个聪明伶俐的姑娘,金在中心想,如果她不是总是麻烦自己做各种各样的事,她将得到他更多的喜爱。


“亲爱的金,午安,能拜托你帮我把这些送到住在郊外的温特斯老爷那去吗?”克莱尔甜甜地笑着把一个包裹放到金在中身上,“爸爸说今晚兰斯洛特家有一场盛大的舞会,古板的温特斯老爷一定需要这些东西。”


是了,兰斯洛特家今晚将举行一场舞会。这是一个令几乎所有少女激动的消息。


噢,梅林,我的作业。金在中在心里叹息一声,但温特斯家向来给过他们很多帮助,金在中只能旋身关好家门,“亲爱的莱瑞,请你记得把玫瑰花给我的母亲。”


“当然。”克莱尔欣喜地笑弯了眼睛,一手托着托盘,一手拉起粗布的裙摆,轻轻蹲身,俏皮地行了一个礼。


兰斯洛特是伦敦的大家族,他们的富有总是在下午茶时间被主妇们津津乐道,几乎没有一个母亲不幻想自己的女儿嫁入兰斯洛特家,住进令人艳羡的富丽堂皇的树莓庄园,尤其是这一家的主人又是那么的友善和慷慨——但凡有聚会,他们总是热情地邀请每一个家庭参与。


今年的冬天,伦敦总是阴雨绵绵,空气中弥漫着萧肃的气息。


威斯敏斯特大教堂又响起了神圣庄严的唱诗,成群的白鸽从教堂的顶端飞起。


金在中到达树莓庄园时,柔软的黑发已经被雨水淋湿,他换好侍者的黑色小马甲和燕尾服,在一片烟雨蒙蒙中看着富丽华美的马车一辆又一辆地驶来,穿着礼服或蓬蓬裙的女孩儿们挽着父亲的手,在侍者的伞下鱼贯进入树莓庄园保留着中世纪风格的大门。


突然,从马车上走下来的一个人引起了他的注意。那是一位面容英俊的青年,他身材高大,双腿修长。他穿着一件黑色的礼服,领口和袖口都缀着高贵的黑水晶;他头上戴着一顶绅士的帽子,低头的时候帽檐微微遮住了眼睛;他拿着一把黑色长伞柄的雨伞,却并不急着打开。他在马车下转身,伸手做出搀扶的动作,于是一双戴着蕾丝白手套的玉手扶上了他戴着白色手套的手指。


从马车上走下来的女子穿一身华丽的蓝色礼袍,领口和袖口上分别缀着12颗剔透的玛瑙石,澄澈的水晶点缀着蓝色的丝绸腰带,珍珠穿成的串串流苏沿着裙摆上镂空花边的弧度垂下,白色天鹅绒斗篷上璀璨的宝石胸针晶莹闪亮。她的棕色长发此刻绾成了一个精致的发髻,发间插着车矢菊芬芳的枝桠。


还未入场,这两人便仿佛已经成了整个舞会最亮眼的主角。


“下午好,先生。”牵马的使者急匆匆地跑过去,“你好,美丽的女士。”昂着头的女子梗着脖颈向他行了一个礼,高傲得仿佛那是一种恩赐。


“下午好,先生。”男子倒是带着笑客气的开口。


他抬起头,帽檐下是一副精致的亚洲面孔,乌黑的发和褐色的瞳孔,五官仿佛雕刻般英俊,鼻梁挺直,英气逼人。他说话时眼睛掠过使者,落到站在篱笆边的金在中身上,于是原本俊逸的脸上突地就露出一个类似讥笑类似得意的笑容。


自然,他旁边的女子也注意到了,她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好看的、甚至有些妖娆的脸上瞬间勾出一个意味不明的笑。她也是一头黑发,但却是明显的西方人的相貌。金在中看着她挽住男子的手臂,高贵地随着使者离去,恼怒地暗下眸子,眼中透着一股不服气的怒意。


他当然认识那位绅士,他的同学,一个斯莱特林,一个布莱克(注2)。


在霍格沃茨仅有的东方人中,那一位绝对是不同寻常且自命不凡的。确切的说,郑允浩甚至随了他父亲的亚洲姓氏,但苛刻的布莱克家族却依旧慷慨地在族谱地毯上烙下了他的名字——他的父亲来自古老的亚洲纯血统巫师家族,这门亲事值得让最注重血统并自诩最高贵古老的布莱克家族承认和感到骄傲。


在不清楚这一切的时候,金在中甚至想过主动与郑允浩交好。东方面孔在霍格沃茨实在少见,更何况郑允浩的父亲和他的母亲来自同一片古老的土地。事实上,教养良好的郑允浩的确对金在中的友好表示出相应的感谢,但后来金在中才知道,斯莱特林们对他只有奚落和嘲笑——事实上,他们对除了斯莱特林外的所有学生都带着一种天生的高贵和鄙夷——并且,郑允浩的确是一位出色的巫师,他擅长每一门功课,这使得本来就出身于斯莱特林的布莱克校长更是喜爱、甚至是包庇这位甚至有些无法无天的学生和后代。


金在中时常想,梅林作证,菲尼亚斯·奈杰勒斯·布莱克一定会是史上最不受欢迎的校长。(事实上也的确如此。注3)




彼时兰斯洛特家的家长韦恩先生正在魔法部(注4)的魔法法律执行司任禁止滥用麻瓜物品司司长一职,那位长着灰色胡须的和蔼老人对一切麻瓜的东西都充满了神秘的兴趣,他甚至挨家挨户地拜访了附近的居民,并且时常在自己的庄园里召开舞会。


当然,庄园里属于巫师世界的一切东西都会被用魔法掩盖。


巫师来和麻瓜一起参加舞会并不少见,但若要与麻瓜相处,就必须隐藏自己的巫师身份。而像布莱克这样曲高和寡的纯血统巫师家族出现却是鲜有的,那些自诩不凡的巫师家族——布莱克、马尔福、莱斯特兰奇等等通常“驻守”着自己隐秘的大宅,常年对外界不屑一顾。


大厅里放着亨利·普塞悠扬的大提琴乐曲,年长者们在会客厅喝着香槟酒聊天。夫人们摇着手里各式精致的扇子,礼服外袍镂空的花瓣随着手部动作簌簌作响。她们端庄地坐着,间或用扇面掩唇轻笑。绅士们靠在壁橱前高谈着生意经,互相恭维着,话题从经济转向子女的婚事。金碧辉煌的大厅里,年轻的男女们此刻正就着乐曲跳舞。伦敦从来不缺青年才俊,美丽的姑娘们倚在心上人怀里随着音乐摇摆。


金在中站在大厅与茶厅交界的地方,手中托着盛酒的托盘,脊背挺直。他生了一张及其精致的脸,肤白胜雪,薄唇嫣红。他的头发已经有点长了,齐肩的黑发和一双乌黑如墨的瞳子更是柔和得恰到好处。他穿着侍者的燕尾服,一双腿修长而笔直,仿如从东方山水画卷中走出来,引得周围的夫人和淑女们忍不住借着扇面或酒杯的遮挡频频看向他。


“美丽的先生,你想跳支舞吗?”调笑的声音在耳边响起,郑允浩手中修长,优雅地从金在中手中的托盘上取走一杯香槟。他比金在中高一个头,此时倚在他旁边的柱子上,慵懒地曲着一条长腿,恰到好处地挡住了茶厅里落到金在中身上的目光。夫人们懊恼的同时也发现这一位从未见过的绅士似乎同样优秀,于是含笑着悄悄递过眼风。


金在中面无波澜地看了郑允浩一眼,转过脸依旧神色如常,疏离的态度让郑允浩挑了挑眉,他扬了扬手中的酒杯,侧下头对着金在中的耳畔低声道,“我第一次喝麻瓜的东西,要来点吗?”明明说着再平常不过的话,却把态度做得那么暧昧。金在中忍不住侧头躲他落在脖子上的气息,面色上却依旧平淡,“先生,我喝过很多次了,谢谢。”


“你要跳舞吗?”身旁的人仿佛有些不依不饶,金在中忍不住好笑地抬头看他,“和谁?和你吗?”他又说,“这里没有人会和侍者跳舞。”


郑允浩看着他如瓷娃娃般精致美丽的脸,突然抬手取过他托在手中的托盘,利落地塞进一个刚好路过的金发男子怀中,然后一把拉住他的手腕。在那位金发男无辜又发蒙的注视下,郑允浩拖着金在中,把他往舞池里拉。


金在中几乎立马反应过来——他又想羞辱他!


他们曾经还算是朋友,但从四年级的某一个时刻开始,郑允浩总是有意无意地做一些令他羞丨耻的事情:


他总是玩味又讥诮地注视自己;


他知道自己不擅长草药课却在斯普劳特夫人提问的时候捉弄自己回答问题;


他明明是一个找球手,却在打魁地奇的时候不去找金色飞贼,反而全场追着作为对方击球手的自己;


他甚至把自己堵在学校的走廊上禁锢自己的活动,甚至连走廊的画像在看到那一幕时,都佯装看到刺眼的光线一样,一手挡住眼睛,一手胡乱地驱赶着“走开!没皮没脸的小年轻!谈恋爱到别处去!”


金在中甚至觉得,郑允浩,一个自诩高贵的布莱克,屈尊降贵地来参加麻瓜的舞会,仅仅是为了又来捉弄他。


他激烈地反抗着,脚下生了根一样不愿意挪动一步,但他们不可避免地弄出了一些声响,于是周围的人们都像这边投来又疑惑又不满的眼光。金在中不想因此丢了在兰斯洛特庄园的工作,他面色一凛,反手拉过郑允浩,想把他带出大厅,后者此刻却也没有反抗,顺着他的力气乖乖地跟了出去。


贝尔维娜在意识到自己的兄弟不在大厅了之后,立马放下酒杯追了出去。


此时,在空无一人的走廊上,金在中被郑允浩强丨压在贴了红底雪花壁纸的墙上动弹不得,但他的魔杖已经掏了出来,此刻正危险地抵在郑允浩的脖子上。郑允浩扬着脖子想避开他的仗尖,他的左臂像铁锁一般横在金在中的胸前,右手也紧紧地抓着金在中拿着魔杖的左手手腕不放。


“你到底想干什么,布莱克?!”金在中似乎怒不可遏,瓷白的小脸上甚至因为怒气有些涨红,“我以为我们还算是朋友。”


“我只是想和你跳舞。”郑允浩皱了皱眉,他不知道哪里出错了,为什么现在金在中会这么生气。


“胡言乱语!”金在中等着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他急切地还想说什么,但是贝尔维娜没有给他机会,“Expelliarmus(除你武器)!”柔柔的女声刚落,只见金在中手中的魔杖便不受控制地飞了出去,然后仿佛长了眼睛般地落进贝尔维娜手中。


“Uknow!”贝尔维娜走到两人面前,郑允浩不得不放开遏制住金在中的手。


“我以为你说的麻瓜的舞会会很有趣。”五官立体的女子侧头讥笑,仿佛这个晚上她才第一眼看到金在中一样,“你好啊,让我想想,你是拉文克劳的金?”


“晚上好,布莱克小姐。”金在中出于礼貌地回答着,目光却始终落在她手中属于自己的魔杖上。


而此时的郑允浩仿佛终于良心发现了一样,他像一个绅士一样,优雅地站立着,从容地从贝尔维娜手中取回了金在中的魔杖并慷慨地还给了他。


他好像还有话要说,但是金在中却不想再和他们有任何交流。


“先生,小姐,祝你们有一个愉快地夜晚。”他说着侍者该说的话,一双黑色眸子睨了郑允浩一眼,毫不留恋地转身进入了大厅。


================暂封===================


第一章因为有大背景要介绍,所以可能显得很无聊


注1:“他的床头上贴着蓝色和银白色相间的旗帜图案”
霍格沃茨的四个学院及代表色及代表动物:
格兰芬多——红色和金色,狮子;斯莱特林——绿色和银色,蛇
拉文克劳——蓝色和青铜色(电影中采用的是蓝色和白色),渡鸦(电影中是鹰)
赫奇帕奇——黄色和黑色,獾


注2:布莱克家族
《哈利波特》中最注重血统的古老巫师家族,选这个家族的原因之一是因为这个家族大部分成员以星座命名,翻族谱翻到先代有好几位叫卡西欧佩亚~
http://baike.baidu.com/link?url= ... HDp_bFDHs-WrYbXuNDq


注3:这位的确是原作大大说的史上最不受欢迎的校长


注4:魔法部
http://baike.baidu.com/link?url= ... _VqrYw7t3p-SsYIL0ja

魁地奇:http://baike.baidu.com/view/44109.htm

话说,舞会音乐参考的是《傲慢与偏见》里的配乐,亨利·普赛的大提琴曲的吹替

http://bd.kuwo.cn/yinyue/1893888?from=baidu


第二章开始涉及到年龄的问题啦,五年级不是小学五年级,霍格沃茨一共七个年级,五年级大概相当于16/17岁
================================


第二章 雪鸮的问候

“在中,我假设你的O.W.L考试已经准备得很充分了?”吃早餐的时候,金夫人一边给吐司涂上蓝莓酱,一边温和地问正在给Hiro喂面包屑的金在中。


Hiro是在中的宠物,一只灰黑色的长耳猫头鹰,此时它也仿佛听懂了金夫人的话,偏着脑袋拿一双圆啾啾的大眼睛询问似的看着金在中,喉咙里发出撒娇的声音。


还有三天就要开学,金在中却依然为草药课作业焦头烂额,更别说五年级要面临的普通巫师等级考试。


“宝贝,你要知道,如果你想进入威森加摩(魔法法律执行司,巫师世界的最高法庭),你至少要得到八个O,并且不能有任何A以下的功课。”金女士循循善诱着,金在中却心力交卒。


除了必修的黑魔法防御术,魔药学,变形术,魔法史,魔咒学,天文学以及草药学,他还选修了古代魔文、保护神奇动物,算数占卜和麻瓜研究。假设他能在其他所有课中拿到O,但光是草药学一门也足够把他从云端拖到地底。


金在中有气无力地回了房间,他打开《千种神奇草药及蕈类》,却半天看不进一个字。烦闷地双手撑着下颌,金在中突然想起了上学期在图书馆的书上看到过的一个魔咒。于是他蹬蹬地跑下楼想找金女士寻求指导,但那位唯一能指导他的亚洲巫师居然已经不在家中。他只能垂头丧气地重新回到卧室,关上门,抽出羽毛笔,在羊皮纸上刷刷地写下“Expecto Patronum(呼神护卫)”。


他记得书上写到:呼神护卫是魔法世界中极高的魔法,是守护神咒的咒语,它能为善良的巫师召唤出一个守护神。它是一种体现内心的象征,所以发出此咒语时,巫师需要集中精力,想着心中最快乐的事。


金在中认真地握着魔杖,有些难掩内心的紧张情绪。如果他能学会这个魔咒,那么在魔咒学上得到一个E是再简单不过的事了。


他闭上眼睛仔细回想着自己最开心快乐的事——幼时与父母的游戏,第一次知道自己是一个巫师,收到霍格沃茨的录取,第一次为学院加分,打魁地奇时成功守住了对手的进攻等等等等,那些快乐的细节们在脑袋中拼凑出一幅幅幸福又美好的珍贵图画,如同一幅幅千金难求的无价之宝,然后他嘴角带着着微笑,兴奋地喊出——


“ExpectoPatronum(呼神护卫)!”


他双眼晶亮,激动地盯着魔杖的顶端,期待着属于自己的守护神从仗尖腾跃而出。


然而平时和自己几乎“合二为一”的魔杖此时却一丁点反应也没有。金在中默默地等了有两分钟,才由满脸的兴奋变为沮丧。他不死心地又试了几次,但每一次回答他的都是空无一物,甚至连一丝属于守护神的银白色烟雾都没有出现。


“笃”


“笃笃”


突兀的敲击声打断了金在中的注意力,他心烦意乱地向发声地走去。阁楼是个常年堆放杂物的地方,金在中拉开阁楼的小门,小心翼翼地从一堆堆箱子之间穿过,却看到破旧的玻璃窗外有一双金色的眼睛正炯炯地盯着自己。通体雪白的小家伙看着金在中朝自己走过来,便间或转转脑袋,用铅灰色的喙“笃笃”地啄着玻璃。


“雪鸮?!”金在中喜出望外地打开窗子,唇角惊喜地扬起,美丽如瓷娃娃的脸在透过窗子照进来的晨光中美好如谪仙。


那只雪鸮似乎也看呆了,直到金在中伸手到它面前,于是它好像犹豫了一会儿,就轻轻巧巧地跳到了他的手上去,用喙左右磨着他细嫩的手指。


金在中惊喜地抚摸它头上的羽毛,它通体雪白,但额头上却有一圈浅褐色的斑点,仿佛给它戴了一个浅褐色的花冠。这个雪白的家伙似乎很享受金在中的抚摸,居然随着他手的频率,一下一下地闭一闭金黄色的眼睛。


但是猫头鹰本来就不是白昼间常见的生物,更何况是一只喜爱栖息在冻土和苔原地带的雪鸮。金在中几乎立马就知道这可能是哪一位巫师的宠物。


是从哪里飞过来的呢?他想着,仔细查看了雪鸮的周身,没有信件也没有任何咒语。半晌,他轻轻敲了敲雪鸮小小的脑袋,“该不会把主人的信丢了吧?”原本蹭着脑袋懒洋洋的家伙好像听懂了他的话,竟轻轻啄了他一下表示否定。


“你等等,我给你拿吃的上来。”金在中笑眯了眼睛,可是等他兴冲冲地拿了面包跑上阁楼,哪里还有那只雪鸮的影子。


他趴在窗子上遥望天际,却惹恼了他家那只灰黑色长耳,那只圆眼睛的猫头鹰飞过来,不满自己的主人竟然把自己的口粮分享给别人,翅膀扑腾着抗议。金在中一边笑一边“不小心”把手上的东西掉了下去。这下Hiro更生气了,扑上去扇了在中一脸羽毛,又飞快地俯冲下去把食物吃得干干净净。


“Hiro!”金在中看着他把食物完全吞下肚,才笑嘻嘻地拍拍手,Hiro这才拍拍翅膀从一楼的窗口飞回家里。


吃晚饭的时候,金夫人表示,那只雪鸮的确有可能是某位巫师迷路的信使——它们虽然看起来威风凛凛,但的确很可能犯这种低级错误,尤其,如果它向来是一直“养尊处优”的宠物。




来了,“阁楼的眼睛”,我在点题


原著中关于考试标准的设定:
O = 杰出 Outstanding (完美)
E = 超乎期待 Exceeds Expectations (较好)
A = 合格 Acceptable (及格)


(若成绩在A之下,则属于不合格)
P = 不佳 Poor (低于平均)
D = 糟糕 Dreadful (差)
T =很糟糕Terrible(极差)
一年级至四年级必须要学期末考试主修科目,合格才能升级。
五年级学生需要接受“普通巫师等级”(O·W·Ls - Ordinary Wizard Levels) 的考试;
而七年级的毕业生则必须通过“终极巫师等级”(N·E·W·Ts - Nastily Exhausting Wizard Tests)的考试,合格者才能毕业


=======================觉得自己越写越像儿童读物地暂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流光。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积分
86
帖子
98
0 点
不离值
4
3841 粒
10 颗
3 滴
在线时间
702 小时
 楼主| 发表于 2016-6-23 20:46:23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章 翻倒巷危险的提示


开学前的最后一天,金在中和他的兄弟一起到对角巷购买新学期的必需品。他的表弟——金俊秀,是一位永远活力十足的格兰芬多,就像代表他们学院的狮子一样充满勇气和精丨力。他围着红色和金色相间的围巾出现在金家的壁炉里时,金在中还坐在床上揉着惺忪的眼睛。


金在中的爸爸——一位戴眼镜的温和牧师——正坐在壁炉边的木椅上读报纸,他又一次抚摸着自己受到惊吓的心脏,一面向金俊秀问好,一面第无数次委婉地提出,希望他下次再来的时候可以选择麻瓜的交通方式,不要突然从燃着火的壁炉里冒出来。


破釜酒吧是英国伦敦威斯敏斯特区查林十字路上的一间又小又破的旅店加酒吧,坐落于一家大书店和一家唱片店中间。两人穿过酒吧,来到天井的后墙面前,金在中拿着魔杖沿着垃圾桶往上数到第三块砖,仗尖右转,轻轻敲击第二枚砖块。眼前的墙面突然开始翻转、整合,不多会儿,一道拱门便在两人眼前出现。


拱门后的对角巷是独属于巫师的世界,那是一条鹅卵石铺成的长街,保留了完全的中世纪风格,商铺众多、人声鼎沸,穿着魔法袍带着尖尖帽的巫师们摩肩接踵。他们俩直奔弗洛林冷饮店,那里,两个围着蓝白色相间围巾的少年正在喝着会不停冒气泡的酸柠汁一边等待着他们。


西欧多尔·普林斯和安迪·诺特纳是金在中的室友,此时正在热火朝天地讨论着新学期将迎来的OWL考试。显而易见,这场关系着能否顺利毕业以及职业选择的普通巫师等级考试已经成为了每个准五年级学生的心头大患。


“反正我的父母都是麻瓜,不用太在意成绩,只要安安稳稳地拿到A,不被开除就好。”安迪咬着吸管,对西欧多尔提出的复习计划不甚感兴趣。


“梅林如果能给我一种咒语,助我顺利通过草药学——”金在中无奈地摊摊手,“《标准咒语》、《中级变形术》,我要买这本——《破碎的球:命运不济的时候》。”


“有草药学的任何时候都是你命运不济的时候。”金俊秀面做惋惜地拍拍自己表哥的肩膀。


“嘿,我想到翻倒巷去买点东西。”西欧多尔犹豫地说着,却好像被自己吓到了一样,抿了抿唇,不肯再说下去。三个人都惊讶地看向他。


翻倒巷是对角巷中的一条深深的巷子,那是个与对角巷完全不同的地方——不法之徒的聚集地。那儿就如同麻瓜社会的黑市一般,但又不尽相同。


那个地方为正派的巫师所不耻,而年轻的巫师们往往对那里充满了恐惧。他们听因误用飞路粉而误入了翻倒巷的同学说过,那里售卖的全是黑巫师的装备、骷髅头、断腿断手的可动雕像、一瓶瓶的眼球美酒之类的东西,并且店主的长相及其可怖,绝非善类。


西欧多尔的哥哥从罗马尼亚给他带回了一条幼龙,自1790年巫师大会宣布养龙为非法之后,这已经成为了一条妇孺皆知的法令,只有翻倒巷里才能买到养龙所需要的护具。


“bloody hell!你在违法!”另外三人尖叫出声。


半个小时之后——


“所以你说你不知道那家店在哪里?”金俊秀绝望地站在满是蜘蛛网和不明粘稠物的地方哭丧着脸语气哀怨。


如果说对角巷的阳光明媚得仿若午后的童话国度,那这个地方简直就是恐怖故事中最阴森的角落。仅仅是一个小巷子的距离,翻倒巷的上空却几乎暗无天日。


灰白的天空像连续下了几月的阴雨,空气中弥漫着木头浸水后的霉味。灰黑色的墙上污迹斑驳,甚至还有从墙中伸出来胡乱抓扯的手指。商铺大门紧闭,灰尘飘散,间或还有一群飞起的黑蝙蝠。


巷子两边挤满了穿着破旧巫师长袍的人,有的用头巾裹着脸佝偻着,鼻尖和下巴弯成一个诡异的弧度;有的咧着一嘴黑牙,看着从面前走过的四人露出诡谲的讥笑。有个年轻人面朝贴紧紧在墙面上抽搐着,发出痛苦不堪的呜咽,甚至,有位路过的、面容阴森的巫婆凑上前来,仿佛闻到食物的味道一般围着他们贪婪地嗅着。


四个人后悔地想要退回去,却在转过一个弯之后彻底愣住了——明明是按原路回去的,可眼前的景色和来的时候完全不一样。记忆中原本该是狭窄灰暗的通道,却被一间干净清洁得有些格格不入的商铺所取代。


金在中凑近看了看,那镀金的门把手上挂着一个木牌,上面用好看的花体写着“博金——博克魔法店”。


“进去看看吧。”他提议到,正要拉开那个镀金的把手,商店内却突然传来了争吵的声音。接着一个明显语气中带着嘲讽的男声响起。


“先生,我想你的确误会了。我们虽然也厌恶霍格沃茨,但是还不至于帮着你们去毁灭它。”


四人对视一眼,立即知道了事情的严重性,于是四个人悄悄爬上了博金博克的外墙,院子里阴雨绵绵——是的,只有院子里下着雨,里屋门前,两匹长着四只翅膀的马儿打着鼻响在原地踱步,里屋的玻璃窗上映出六个高矮不一的影子。


外墙离里屋距离太远,安迪想用魔咒放大他们的声音,金在中急忙阻止了他。假如他们胆敢在外面使用魔法,经验老道的黑巫师几乎可以立刻知晓,而在邪恶的博金博克,比起被黑巫师杀死,更可怕的是被改造成诡异的活体。


里面的交谈似乎很不愉快,没过一会儿,里屋的门便被大力地打开,从里面走出来两个穿着深红色袍子的高大男子,他们厚实的制服上都带着毛皮斗篷,眼尖的金在中马上认出了他们胸口处双头秃鹫的校徽,“德姆斯特朗?!”


“什么?”金俊秀疑惑地凑头低声问道。金在中还没来得及回答,只见那两个德姆斯特朗的学生利落地骑上了那两匹飞马——“糟了!Evanesco(消影无踪)!” 飞马载着红色袍子的两人从博金博克的院子里飞起,气势汹汹地奔向天际。


在隐身咒的庇护下,金在中抬起头看着那两个御马而去的人——德姆斯特朗是一所只录取纯血统巫师的学校,它纵容黑魔法,致力于黑魔法教育。在斯堪的纳维亚的峭壁上,那儿的冬天几乎没有阳光——他看清了一个人的面貌,那是一张极其年轻的脸,甚至还有些稚嫩,深邃的眼睛和英挺的鼻梁勾勒出一张清俊的侧脸,一张黑巫师的侧脸。


“Uknow,我听说你最近在学习阿尼马格斯?”


“只是有些好奇。”


院子里的声音重新拉回了几人的视线,郑允浩和另一个穿着黑色巫师袍的人从博金博克的里屋里款步出来,仿佛他们刚刚是在一家极其高档的商店挑选订制品,而不是在和敌人商量着怎么毁灭自己的学校一样。


金在中撑起半个身子,不可置信地看着一身西服的郑允浩如同一个真正的贵族一样从黑巫师的商店走出去,半晌,他下定决心,做了一个危险的决定。


===============================


关于对角巷:

http://baike.baidu.com/link?url= ... hcS6F4uDWfu_bUyJfcK

关于阿尼玛格斯的摘要:

罗琳阿姨把拉丁词magus(巫师)加在英语单词animal(动物)上,就创造出了Animagus(阿尼马格斯)这个词。指自身能够变成某种动物,同时又保留魔法法术的巫师。在凯尔特人的神话中,人变身为野猪、天鹅、鹰和渡鸦是很普通的事。北美印第安文化中的萨满教巫医也经常变成动物,通常是鸟类。
在练习阿尼马格斯的时候,人可能会走火入魔,因此魔法部对它严加控制,要求所有阿尼马格斯的变身动物及特征必须在魔法部的滥用魔法办公室里登记。


人物形象设定:

西欧多尔·普林斯:
拉文克劳,金发蓝眼,身高约有181厘米,3/4血统的混血巫师,通常和姑父姑母即普林斯家居住在巫师世界,对麻瓜社会了解不深。十分专注于魔咒学,毕业后希望进入魔法部工作,因此对成绩极其执着,同时也拥有拉文克劳学生的共性,灵活且聪慧。


安迪·诺特钠:
完全的麻瓜血统,褐色的头发和灰黑色的眼睛,173cm,戴一副塑料架眼镜,家住不列颠的北部,说话带有浓厚的苏格兰口音。他在准备初中入学考试的时候收到了霍格沃茨的录取通知书,是的,他比普通入学的一年级学生大两岁,今年已经年满18,是一名成年巫师了。诺特钠家对于这个“身怀异能”的儿子感到又惧又厌,因此从他进入霍格沃茨之后便完全“放养”,甚至不关心他假期的去处。


=====================================
感觉这一篇的题材的确冷门,但是是我的真爱,曾经幻想过无数次把五只代入HP><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 加入爱不离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IBelieveYoonjae ❤

GMT+8, 2019-8-26 18:05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