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 加入爱不离
查看: 2251|回复: 3

[原创完结] 成瘾症番外 BY:包稀罕花&花靥大人

 关闭 [复制链接] |关注本帖

不委屈自己,不辜负别人

澄夕。

Rank: 2Rank: 2

积分
664
帖子
1195
1 点
不离值
60
6950 粒
127 颗
5 滴
在线时间
146 小时

妙笔生花

发表于 2016-12-25 20:13:0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纠结了一下番外发哪里,感觉还是和正文一起比较好呀

正文戳

小景的水楼┏ (゜ω゜)=☞ ❤
豆豆的水楼┏ (゜ω゜)=☞❤

字数:12548

评分

参与人数 1不离值 +1 +20 收起 理由
Camellia + 1 + 20 开坑奖励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不委屈自己,不辜负别人

澄夕。

Rank: 2Rank: 2

积分
664
帖子
1195
1 点
不离值
60
6950 粒
127 颗
5 滴
在线时间
146 小时

妙笔生花

 楼主| 发表于 2016-12-25 20:14:15 | 显示全部楼层
番外1——江湖挽歌

当初口头的一个约定要实行起来没有那么快,等大家的时间凑到了一个点上时,已经快进入12月了,倾澜挽歌的成员们一合计,索性就把时间定在了圣诞节,与上一次帮聚的时间一模一样,郑允浩看着挂着盈盈笑容聊着天的金在中,心口有点难言的滋味。

“怎么了?一直看着我?”金在中摸了摸自己的脸,应该没有沾上什么东西吧?

“没事。”郑允浩坐到他身边,将金在中半拥在怀里,金在中穿着白色的毛衣柔柔的黑发垂挂在头上,整个人看上去毛茸茸暖洋洋的,用头轻蹭着郑允浩的下巴,把手机屏幕放到两人都可看的地方。

“没想到这么久了,路九剑画风变成这样了?除了冷笑话外现在是嘲讽脸了吗?”边说,金在中还选了个表情跟风回复,郑允浩感受着怀里人的温度,情不自禁地收紧环着金在中肩的手臂。

察觉到郑允浩情绪的变化,金在中利索的放下手机,朝郑允浩看去。“刚才开始就怪怪的。”

郑允浩握住他抚到自己眉头的手放在嘴边亲了亲,温润而细腻,“圣诞节,没关系吗?”

金在中以为郑允浩是想单独过或者是一家人一起过,开口道:“爸爸们圣诞节好像有安排了呢,小鱼儿由姐姐带着和虾米去过了,圣诞夜就我们...”说话间,词句被郑允浩吞进了唇舌中,金在中顺势环住郑允浩的脖颈,眉目柔和地接受着郑允浩的亲吻,郑允浩抵在他的耳边说:“那年...”

才开口,双颊就被金在中捧住,两人四目相对,郑允浩从金在中黑且透彻的美目中看到了略显烦躁和不安的自己,“我没关系的,允浩。都过去了不是吗?现在,我和你在一起,以后也会在一起,那道伤疤已经被你用爱抹去了,永远也不会疼了...”

指尖描摹过郑允浩的眉眼,就像解开了郑允浩心口那最后一个疙瘩,金在中嘴边漾出一抹涟漪,“这一次,我们一起去。”

回答他的,是极尽缠绵又不失温柔的吻,郑允浩手上带着长年握笔的薄茧,抚过被毛衣掩盖的身体,沉浸在他疼爱中的金在中微喘着气,哑声道:“回房间。”

郑允浩不舍地在他唇上留恋了一番,如同双生儿般没有分开地进了卧室。

一番旖旎比一室暖气更暖人心脾。

第二日难得的金在中没有早起做早餐,郑允浩送小鱼儿上学后又折回家里,金在中恹恹地陷在被褥中,看到郑允浩坐在床边,反常地想要撒撒娇。

郑允浩看他脸色不太好时就已经在检讨自己昨天的粗鲁了,“我给你买了海鲜粥,还热着,去给你端过来。”
谁知,金在中一闻到粥的香气,脸色更加苍白,一把推开郑允浩,俯身干呕起来。

郑允浩惊得险些没拿住粥碗,把粥往旁边一放,把金在中抱进怀里,轻拍着他的背脊,“别担心...”金在中安抚地拉住他的手,起先他觉得有些不适并没有往那方面想,没想到一碗海鲜粥就验证了自己的猜想,这种感觉和当初有小鱼儿时如出一辙。

简单地洗漱了一番,郑允浩替金在中请了假,两人一起去了趟封若逸所在的医院。

当郑允浩听到已经有八周了时,恨不得打自己一顿。

“好啦,不要总是把错归到自己身上。”金在中自己是哭笑不得,按照时间推算,这个孩子是在清山那会儿就有了的,他记得他还吃了避孕的药,原来避孕药对他这种体质没有什么作用。清山回来后,郑允浩将假期积压的公事处理了后还出了趟差,小鱼儿也因为多了一个爸爸而兴奋,郑允浩来的日子几乎都是三人睡一张床,房事一只手数得过来,他自己也心大了。

好在,现在知道了,也不晚。

郑允浩抿了抿下唇,脸部的线条有些冷硬,“你再这样我就生气啦,不是你的错。”趁着四周没人,金在中拉了拉他的手,“你还有‘造龙之功’呢。”开玩笑道。

手被反手握住,郑允浩不管周围有没有人,只觉得心中的暖流就似岩浆喷发般涌出,一股一股灼热炽烈。

“还有呀,不准让我不参加帮聚。”

看着金在中千年一见的俏皮,郑允浩纵使脸色绷得再紧也松动了,这世界最好的宝贝就在自己眼前,被自己牵着,属于自己,何其有幸。

“话都被你说完了,走吧,海鲜粥不吃,还是要吃点其他的。说好的,这次帮聚我们一起,谁也不会缺席。只不过...”

“只不过不喝酒嘛,这话你对我说没用,要用你大神的风范告诉他们别灌我酒...尤其是杨宇!”

真是,每一秒都要比上一秒更爱你。

盼望了许久的帮聚终于在大家的倒计时中来了,这天阳光特别好,照在大地上金灿灿的,没有了树叶的遮挡,光秃秃的树枝映照在墙上,古怪中透着可爱。

金在中怕冷,虽然来去都有车,依旧穿了不少,现在可不是要风度不要温度的时候。

聚会地点就在秦小海和第五狂澜的咖啡店,为了帮聚暂停歇业了一天,做了老板的第五狂澜打趣地大喊肉痛,只有自己赚钱了才知道钱的来之不易,圣诞节多好的赚钱机会呢。被杨宇吐槽了后,第五狂澜大吼,“老子不差钱。”逗得一群人哈哈直笑,扬言一定要吃够本。
金在中和郑允浩到的时候,大家已经玩开了,一边喝着咖啡热饮一边吃蛋糕点心,桌游玩得不亦乐乎。

“唉唉唉,姗姗来迟的大神夫夫...你们说怎么办吧?”杨宇眼尖地瞥到门口的身影,立刻大声叫到,满屋子的注意力都顺着他的目光而去。

金在中正脱着外套的动作一顿,一张张陌生的脸孔,不知为何他总觉得自己可以把他们对上号,金在中要了一杯热牛奶,和郑允浩两人以饮料代酒作补偿,杨宇不乐意地说不算不算,周围一票人跟着起哄,这么难得闹大神夫夫的机会怎么能错过呢。

“说好带家属的呢,杨宇怎么就你一个?”郑允浩放下杯子,挑眉道。

嗅到八卦味道的众人一致把目光移到杨宇身上,一下子如芒在背。

黄瓜反应最快,道:“咱狗蛋儿这是有对象了?藏得可够深啊!”

紧接着菊花说:“这不行这不行,我们是单身狗,你这有对象还一个人来?罚!该罚!”

“我说怎么一下集火我了!我单身!妥妥的单身!画尘炸你们呢!不对!菊花你刚刚是不是叫我狗蛋了!说了不准...”

有句话怎么说的呢,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封若逸穿着一身驼色的大衣,眼镜上蒙上了一层因为遇到暖气而产生的白雾,雪白的皮肤被外头的风吹得泛红,正神色不佳的站在门口。

杨宇心里一咯噔,看着面前一群幸灾乐祸的人憋着笑,气得险些岔气,一转身便说:“我说你是属曹操的?”

封若逸没和他计较,脱了外套坐在一边,经过介绍,大家也都互相认识了,“这不用罚我了吧?”

“不罚不罚了...”不约笑而不语地用目光在他和封若逸之间打量,回去自然有人罚你,嘿嘿。

几轮游戏下来,也差不多到了午餐时间,这一次秦小海把会所的大厨请了过来,准备用自助餐的形式,大家不用拘在一个位置上,拿了爱吃的,想坐哪儿坐哪儿都随意。

金在中周围围了一圈人,基本上都是从前和自己很熟悉的,也有几个这些年的新人,从前只听得故事满是好奇,要知道,前因大神突然A了被一些小透明爆料了一点渔暖身份,后有有情人终成眷属,大神夫夫的爱情故事可是被传为一段佳话,让一大波看客嚷嚷又相信爱情了。

所以见到郑允浩和金在中就像见到大明星似的,而能够来参加帮会的人也都是可以相信的,所以金在中并没有介意她们的目光。

聊天的话题都很家常,每个人的生活不同,有平淡的,有奇趣的,金在中听着满屋子的欢声笑语,心神放松地靠在沙发椅上,这样真好。

忽感唇上一热,金在中垂眸看去,是一块温热的糖藕,张口咬下软软糯糯又脆中带甜的,郑允浩夹着小心地喂着他,“我自己吃吧,他们都看着呢。”金在中的余光可是瞥到菊花黄瓜不约呆毛几个眼神噌亮地看着他们呢,隐隐还能听到几句“嗷嗷互动好萌”“天辣,心要化了”“我瞎了我瞎了”“真·实力·宠溺·大神啊啊啊”“有生之年...无憾了...”“快扶着哀家,这狗粮风有些猛烈”

......

郑允浩被他们有趣逗比的话语给逗笑了,金在中则是耳尖泛了红,决定自欺欺人的背过身去。

“这里。”郑允浩伸手点点他的嘴角,因为糖丝的粘度,金在中舔不掉,只得找纸巾,郑允浩已经把一块干净的餐巾递过来了。这细心程度和执行能力不得不为他点赞。

“难道大神不该俯下身去舔掉吗?”

“你是要让夫人害羞到冒烟吗?”

“OH,这身高差简直不能更萌了,睫毛颤颤就能刮到下巴,头一仰就能亲亲,我天...”

“打住打住,这脑洞赶紧收,大神看过来了...回去...嘿...”

金在中一阵无言以对,你们真的以为自己很小声吗?我都听见啦!

“很可爱不是么?”郑允浩看着笑成一团的几个人,神色也是柔和的,金在中疑惑地看向他,郑允浩会说女孩子可爱?转而看到郑允浩看向自己的眼神,金在中一愣,随即笑出来,“嗯,很可爱。”因为有着这样的他们,他和郑允浩才能如此坦然的面对帮会里朋友亲友,可以感受到他们的善意和维护,感受到他们的友情的力量,这个江湖,真好啊。

另一边,吃饱喝足的玄觞路九剑几人已经拼好了桌子,上面放着四台笔记本电脑,“不来多,咱就来个十把定胜负,输的人就要亲自跑去城北那家西餐店买火鸡,三十人份那种!用跑的!不能乘车!”杨宇拍桌到。

“行,今天一定把你打出血。”南宫冥点头。

“那来2V2吧。”路九剑跟着坐下,意思很明显他和南宫冥一组,杨宇瞪着眼睛看着“不要脸”二人组,“你俩商量好了是吧?”

“你可以叫你家属一起呀,或者那里那么多人可以来,来嘛~小狗蛋儿~”南宫冥捏着嗓子说道,闻者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那个...小五啊...”杨宇想叫个奶,叫了一圈大家都等着看他和封若逸的好戏呢,都不乐意,“我好久没换装备了,打不过他们的。”小五摆摆手。

“我和你一起。”封若逸率先落座,“你开啥玩笑,输了可是要...呃...”在众人的目光下,封若逸熟练地登陆了一个账号,蝶漫舞?

“你...是...?”

“我买的号。”在得知杨宇经常沉迷于某个游戏后,封若逸就去买了个账号,私底下可是练了好久了。

看着穿着紫衣的大胸五仙教御姐,杨宇手上的动作有些跟不上,被压着打掉了半管血,最后竟然是在五仙教御姐的胸一甩奶四海之下硬挺了起来,挣扎到最后还是被KO了,被封若逸瞪了一眼,杨宇也总算找回了点感觉,打了个3:2。

“嘿,看不出来,你这么厉害啊。”杨宇拍拍封若逸的背,“回头把名字给改了呗,看着这ID可膈应我了。”话毕,又看了看他的手,那双常年拿着手术刀的灵活的手。

“跑腿就不用了,我认识他们的经理,让他们做了送过来吧。”封若逸扬扬手机。

“谢谢啦。”路九剑和南宫冥松了口气,三十人份小case,只能用跑的就出大事了,原本也是逗杨宇玩的。

随后又换人打了几把,最后一把不知谁说让郑允浩金在中和秦小海第五狂澜打一把,引起一片共鸣。

“号就用我们的啊!”

“是啊是啊好期待啊!”

“今天全是有生之年系列!”

“好激动啊啊啊!!”

没有推拒,四人双双坐到电脑前,给了点时间熟悉了会儿技能,重新换了快捷键后,两两组队,出乎众人意料的是金在中和第五狂澜一队,而面对媳妇儿的拒绝入队申请很是汗颜的秦小海只得和郑允浩组一队。

【附近】XXXX:方才我喝了杯茶

【附近】OOOO:方才我喝了杯茶

“哈哈哈哈哈哈完败!!”被自己媳妇儿踩在脚下的秦小海一脸无语,“来来来,换回来,在中和允浩一组去。”

【附近】OOOO:方才我喝了杯茶

【附近】三朵呆毛:方才我喝了杯茶

“预感今晚帮主要完。”

“这么久不玩,还是这么厉害。”郑允浩对着金在中说,陡然想起当初听小五说的,当时还不知道渔暖身份的时候,在中有多么努力练操作,就是为了自己。

“手生了,今天打了一把,还有点技痒。”金在中笑言,只不过为了小宝贝,短时间内是不可能了。

“秦小海你刚想啥呢,没开插件啊!”第五狂澜掐住秦小海的脖子,“夫人饶命!”怪叫声让人捧腹大笑。

晚上,大伙儿分了几个桌子吃起了火锅,冬日聚会最佳选择。郑允浩起先还担心金在中会不舒服,发现有养生菌类的锅底后,二话不说给他开了个小灶,给大伙加了个餐,俗称狗粮。

华灯初上,随便一家店里都能传出圣诞节的歌曲,走在街上的人都是喜气洋洋的,或许是气氛所染,又或者是圣诞的寓意,金在中突然有些眼热,偷偷在郑允浩看不见的地方,用他的衣袖把眼泪蹭掉了。

自以为小动作隐蔽,却忘了玻璃窗上倒映出来的模样,把人一把揽进怀里,吻了吻他的发顶,不知哪里放起了焰火,五彩缤纷姹紫嫣红,众人仰着头看着一朵又一朵绽放烟花不约而同的勾起了嘴角。

这个江湖,遇见你们,真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不委屈自己,不辜负别人

澄夕。

Rank: 2Rank: 2

积分
664
帖子
1195
1 点
不离值
60
6950 粒
127 颗
5 滴
在线时间
146 小时

妙笔生花

 楼主| 发表于 2017-2-1 20:19:13 | 显示全部楼层
番外2——花好月圆

时间一下子迈过了这年的最后一天,春节悄然而至。这一天对于金在中来说可谓是有些兵荒马乱措手不及但又满是蜜儿般的香甜。

金在中带着小鱼儿和虾米一起包汤圆,原本准备回父母家的郑允智因为天气的缘故,航班都停了而没回成,金在中听闻了,就让郑允浩邀请人家,这团圆的日子,家里就他们母子两个怪冷清的,就一起来金家过吧。

郑允智倒是和金在中挺聊得来的,两家的孩子更是好朋友,家里人多起来自然就热闹了,金父端着刚蒸好的打糕出来,看到被面粉糊了满脸的孙子很是无奈,郑允智一脸羡慕地看着金在中娴熟地把面团捏出一个坑,放上搅拌好的馅料,三下五除二的就搓出了一个圆溜溜的圆子了。

“姐姐也试一下吧,就是把馅料放进去,别漏出来就成了。”金在中又给她示范了一次,郑允智蠢蠢欲动纠结了一番后,去洗了手开始尝试。

郑允浩贴好了春联,坐在一边看着其乐融融的几人,时不时看一会儿手表。次数多了,金在中便也注意到了。

“有事?”

还不待郑允浩回答,门铃声响起了。

“我去我去我去。”满手面糊糊的小鱼儿跳下椅子兴冲冲往门口走,郑允浩大步紧随其后,先他一步放到了门把手上,“去把手洗一洗。”

“是!”虽然回答了,小脚也没挪动脚步,身子半藏在郑允浩的身后,好奇地看着来人。

“允浩,是谁呀?”金在中现在的身形不方便见客人,何况家里开了暖气,他穿得不多,已经显怀的肚子很是抢眼。

“这就是小鱼儿吧?哎哟,真是太可爱了。”来人之一的妇人蹲下身,捏了捏小鱼儿的脸蛋儿,“爸、妈...”

“小鱼儿,叫爷爷。”来人之二神色有些严肃,但眉宇之间和郑允浩有着六七分像,小鱼儿倒是没害怕,乖乖地叫了一声“爷爷”,妇人见状也想听一声,只见小鱼儿把目光对上自己的,脆生生的叫了一声“奶奶”。

“哎!乖孙子哎!”来者身份显而易见,郑母恨不得把眼前这可人小孩儿抱在怀里可劲揉着。

听到动静的金父忙迎了出来,看到堆满一门口的礼品一愣,“亲家是吧,我是允浩妈妈。”这一声可大了,郑允智和虾米也过去了,郑允浩反倒是回到屋里安抚金在中,“爸爸妈妈都知道了,不要担心。本来想告诉你他们可能会来,不过这几天天气不好,他们也不确定究竟能不能到,我怕你又睡不好了。”

金在中点点头表示理解,心里可紧张了,真是没有一点点防备。不常出汗的他手心里竟微微有些冷汗,郑允浩拿了小毛巾给他擦手,“不要担心,有我在。”

这一会儿,郑父郑母已经进来了,见到金在中略显拘谨的站在一边还维持着温和的笑容,郑母上前瞪了一眼郑允浩,知晓这是儿子没有提前做功课,金在中想开口叫一声伯母,嘴唇刚启,便听得郑母道:“叫妈妈。”

金在中有些诧异,又听,“早就想来看你了,还不是老头子手上有事儿,可我没事儿啊,也不让我先来...”眨眼的工夫,郑母就把郑父给卖了,说的时候脸上还带着笑意,亲和又慈爱,唠家常似的话语倒是缓解了不少紧张感。

“伯...”

“叫妈。”郑母不乐意了,“妈你别为难在中,咱们坐下说吧。”郑允浩出声,那边郑父已经和金父攀谈起来了,小鱼儿也洗干净了手,乖巧的坐在一边,时不时对着金父的目光回以一笑。

总算,这场双方家长的见面在大家都坐下来后可以好好的进行了。见面会的主讲兼气氛活跃者郑母喝了一口茶润润嗓示意自己说完了后,看着一圈人,最后把目光放到了金在中的肚子上。

金在中不好意思地垂头摸了摸,“辛苦你了你孩子。”郑母眼眶微红,隐隐有落泪的趋势。

“你看你,好好的大过节的。”郑父少言寡语,听着似“嫌弃”实则秀恩爱的话让大家不约而同的一笑,“瞧我。”郑母自知失态,自己打趣自己道。

郑允智带着郑母去洗手间整理一番,金父去了厨房下圆子,金在中显怀后,就被严令禁止靠近厨房重地了,所以此刻只能和郑允浩郑父坐在一起,两个孩子被打发了去看动画。

郑父是个不太善于言辞的人,金在中是在和郑父相处了个把小时后得出的结论,郑允浩比较像他,其实他很难想象郑允浩如果承袭了郑母的性格会变成什么样,想着想着便笑开了。

笑得郑允浩和郑父莫名其妙,眼见两人把注意力移到了自己身上,金在中忙掩住嘴,“医生说这一个是女孩儿。”已经从郑母一番“演讲”中知道大致情况的金在中主动找了话题,让两个“好面子·闷葫芦”可以友好的交谈,虽然郑父郑母在五年间终于消化了儿子喜欢一个男人的事实,但是想到那会儿自己下狠手打郑允浩时的态度,郑父始终拉不下脸。郑母毕竟是女性,内心柔软也多愁善感,儿子也说了,他不是喜欢男人,而是只爱金在中,而金在中是男人。越到后面,郑母比郑允浩还要关心金在中,时不时向他打听金在中过得怎么样,还担心他这性格追不回人家。

而后郑允浩的一条短信让她和郑父再也坐不住了,有孙子!亲孙子!奈何,被公事拖住了脚,郑父抽不开身,郑母想来当时被郑父拦着,理由很简单,他已经做了一回黑脸了,如果郑母先打入“内部”,那么他就被孤立了!即便郑父不说郑母也能猜得一二,暗自好笑也不道破,就让他憋着吧。

于是乎,在终于了结公事并且年关将近之时,郑父郑母决定回国和金在中一家见面,虽然说男人和男人之间在本国不能结婚,但是既然要一起过一辈子,那么双方的父母见一面也是要的,更何况他们也十分好奇金在中究竟是何方神圣可以让这个曾一度让郑母怀疑没有爱人能力的郑允浩用情至深,谁也无法想到当他们得知金在中生下一子的震惊和感动,虽然表面上似乎会比较偏爱孙子,可是他们心里更多的却是金在中。

郑允浩这辈子,老而有伴,老有所依,他变成了一个有血有肉的人,而不是难以接近拒人千里的郑允浩了。即使当初被那般对待,金在中还是以男子之躯生下了小鱼儿,并且把他教导得那么好,这样坚韧又善良的人值得被所有人善待。

不说郑允浩,就是郑母乍见金在中时,就更加坚定了要对他更好的念头。

听得金在中开口,郑父其实挺好奇的,询问了他的身体状况,医生的嘱咐还有保密的工作之类的种种,在言谈间渐渐放松了下来,没有了隔阂与尴尬,就如同家人之间的交流,郑允浩时不时插上一两句话。

郑母拉着郑允智在后面默默看着,脸上不觉露出欣慰而开怀的笑容。

不一会儿,金父叫到圆子好了。两孩子欢天喜地的率先跑上桌,翘首企盼,这里可是有他们自己包的小圆子呢!虽然郑父郑母来得突然,好在包的圆子足够多,可以让所有人都吃饱。随后又留了一顿年夜饭,金在中看得出来郑父和郑母很想和小鱼儿亲近,一个下午的时间两人都瞅着他呢。

对于小鱼儿来说,他不会不自在,反而乐得又有两个人可以疼自己了。他还拿出幼儿园画的画给郑父郑母看,与虾米一起表演新学的儿歌,有了孩子们的欢笑,气氛更是融洽。

金父倒是可以理解他们的心情,这种对隔代孙儿的喜爱真是怎么表示都不够。他拿出了一本相册,从小鱼儿刚出生那会儿起他就和金在中用相机记录他的成长。

小鱼儿被郑母抱在怀里,其实他也是第一次看到自己小时候的样子呢!一边看一边听金在中讲照片的趣事儿,还有不少是郑允浩也是头回知道的。夜幕降临,万煜坤也来了。

一大家子热热闹闹的过了一个守岁,之后的联系就多了起来,郑母和郑父时常跑到金家来看小鱼儿,数九寒天冷风嗖,寒假一过,孩子们开学,金在中觉得郑母跑来跑去的怪累的,和郑允浩一合计,上学的时候就让郑允浩直接在郑家和幼儿园来回接送,周末再回到金家。一方面是开年一上来金父就接到了一个大单子,忙得无暇分身,一方面金在中自己的身体越发笨重,对照顾小鱼儿之事也愈发有心无力。

一开始小鱼儿可不习惯,和郑父郑母培养出感情后,就好多了,金在中也放下心来。

草长莺飞之时,金在中和郑允浩两人开始置办起婴儿用品,家里什么都没有,小鱼儿用的也都在法国,男孩儿和女孩儿也不同。光是婴儿车就买了三辆,不同年龄段的不同,金在中见识过外头孩子们的成长,他也比较喜欢让孩子自己坐车,而不是不管什么地点什么时候都要父母抱着。

郑允浩没有参与过小鱼儿刚出生那会儿的成长,往往很多时候在这方面是个门外汉,但是一颗奶爸的心可是燃起了熊熊烈火,能够亲力亲为的绝不加以他人之手。由此,下了班,他总是带着小鱼儿去逛逛母婴店采购点什么,模样相似的父子俩一本正经的样子别提惹得多少女生眼红了。

不过大部分时候郑允浩买回去的东西都让金在中哭笑不得,一些要大一点儿才能用到的东西全都买回了家,“这两辆车也用不到。”

“那是因为打折打折。”金在中叹息道,怎么一遇到女儿的事儿,郑允浩的高智商就掉线了呢。

郑允浩是第一次有些垂头丧气的,终于还是郑母看不下去了,好好训了一顿,把一些小婴儿暂时用不到的东西都整理好挪到郑家储藏室去了,而打造一新的婴儿房又恢复了最初的模样。

有道是正月十五是龙灯会,三月三王母娘娘蟠桃会,五月端午是端阳日,八月十五云遮月,月里的嫦娥犯忧愁,而手术室里的郑允浩心担忧。

封老从法国来,带着从前那几个知晓此事的医护人员及封若逸来为金在中操刀。郑允浩穿着无菌服握着金在中有些冰凉手关切地看着他,“没有什么感觉,你不是带DV了吗?帮我记录一下小海星出来的那刻好嘛?”有了小鱼儿和虾米之名在先,这位在全家人关注下的小女孩儿被取名小海星。

手术室外头,杨宇整个人都坐立不安的,秦小海看不下去把他强按在椅子上,“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孩子他爸呢。”秦小海和第五狂澜是郑允浩金在中的挚友,帮聚之后,在旁敲侧击打探之下觉得两人不会反感,把事儿给他俩说了,把两人羡慕得不行。

秦小海更是说考虑过几年去找代孕生两个,还抢在杨宇前面说要认小海星做干女儿。

第五狂澜狂补刀,三人插科打诨间缓解了其他人的担心,不过不管是金父还是万煜坤亦或是郑母郑父,眼睛都没离开手术的门儿,直到一声响亮的哇哇啼哭声传来,就像是一道解禁的封印,不管或坐或站的,一下子全都聚到了手术室门口。

封若逸抱着被擦干净穿上小衣服的小海星出来,给“围观群众”瞧瞧,“5.8斤,劲可大。”刚出生的孩子还是红红的,五官皱成一团,整个一小小的,让还没做过父母的三人稀罕得不行,却又不敢抱。第五狂澜有个弟弟,他还是知道这个时候的孩子骨头还没长好,软软的十分不好抱。

“在中怎么样?”郑母比金父还先一步问,“他很好,现在在处理伤口,一会儿就出来了。”封若逸答。

作为男人虽然没有坐月子一说,但是也是一场“破肚”的手术,金在中被勒令在医院躺了半个月,最后在他一再坚持下才回了家养身体,这期间郑母基本住在了金家,几乎包办了所有,金在中起先是很不好意思的,毕竟郑母是长辈,而且还是女性,不过日子久了,他突然有点自暴自弃了。

郑允浩很快就学会了如何抱孩子,每每夜里喂奶把屎把尿的工作都是他来做,有时候金在中浅眠被吵醒了,也只是枕着枕头看着他忙活,郑允浩愣是从一个高冷男神变成了亲和力满分的奶爸,对小女儿可谓是疼到了骨子里。

而作为哥哥的小鱼儿每天起床第一件事就是来看自己的妹妹,妹妹小海星的叫个不停,等到小海星会爬的时候,小鱼儿还陪着她四肢着地在毯子上玩儿,再大点儿就做大马给她骑,俨然也成了个妹控哥哥。

杨宇秦小海还有第五狂澜这三个干爸隔三差五的来看干女儿,回回提着大包小包,恨不得摘了星星月亮把小公主捧在手心里了。

再后来,为了方便郑母带小海星,金在中带着小鱼儿搬去了郑家住,万煜坤入住了金家。

给小海星取名时,金在中道:“中秋之夜花好月圆,取秋月二字,配上郑姓,好听。”

郑允浩只是宠溺地看着他,“好,就叫郑秋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不委屈自己,不辜负别人

澄夕。

Rank: 2Rank: 2

积分
664
帖子
1195
1 点
不离值
60
6950 粒
127 颗
5 滴
在线时间
146 小时

妙笔生花

 楼主| 发表于 2017-2-14 20:17:27 | 显示全部楼层
番外3——有梦好甜蜜

从前让金在中畅想一下和郑允浩一起走过巴黎的大街小巷,穿过人世繁华,他肯定觉得这是白日做梦,直到真的发生了,他依旧觉得有些不真实。

香榭丽舍大街上,斑驳的树荫像是在见证他们的甜蜜,可以毫无顾忌地和心爱之人牵手拥抱亲吻,而午夜的巴黎就像笼罩在一层朦胧迷离的光晕里,透着浪漫与旖旎,远处的铁塔被打上了黄色的灯光,耳边的萨克斯又给这气氛添上一份独有情调,金在中与郑允浩并肩而立,相视一笑,默契而又自然地向对方靠近,唇贴着唇,似要把这世间所有温柔都给予对方。

这已经是他们在巴黎的第五天了,也就在今天,他和郑允浩登记了结婚,交缠的手指上,戴着银白色的戒指,若细细看来,上面还刻着两人名字的缩写。

“像在做梦。”良久之后,金在中有些喘不过气来,看着郑允浩越发俊朗的眉目,神色柔和。

“现在呢?”郑允浩凑过去再次含住他的唇,小心地舔吸,每个人的温度都不高,却因为对方而变得炙热,唇舌的交缠唾液的交换,胸膛上传来的有力的心跳,鼻尖是自己最熟悉的气息,眼里是自己最爱的伴侣。

两人都不是第一次做了,他们有了小鱼儿,有了小海星,可是不知为何,这一次的抵足交缠的感觉特别的不一样。

开着暖气的房里,两人的衣衫早就被扔在了一边,郑允浩一下又一下地撞击着身下的人,金在中的双腿紧紧的盘在他的腰间,生怕自己被顶撞出去,每一次的撞击和触碰都让他浑身一颤,不停地被刺激,不停地被挑拨,一次次攀上高峰,下身的床单已经有些湿淋淋的了,因为汗水而粘在一起的发丝错乱地布在额上,郑允浩伸手拨了拨,在金在中的额头上印下一吻。

郑允浩换了一套床单,两人相互依偎着躺在床上,金在中有一下没一下地玩着郑允浩的手指,郑允浩时而握着他的手放在嘴边亲吻,时而用胳膊把金在中揽起来交换一个甜蜜的吻。

两人轻声地说着话,眉眼间都书写着幸福,嘴角都带着笑。

“今天没有和他们视频,肯定要生气了。”想到小鱼儿和小海星,金在中脑海里就有他们的样子,撒娇淘气乖巧一样不少。

“嗯...他们会理解的...”郑允浩仿佛也是想到了,“不过还是多挑几个礼物吧。”

“就你最宠他们了。”金在中笑,而后获得了郑允浩的一个吻,“我最宠的是你。”

金在中瞪大眼睛看着郑允浩,像是要看看他是不是被什么东西附体了,“你知道这句话小鱼儿是怎么说的么?”

见金在中露出疑惑的表情,郑允浩笑道:“我是你最宠的。”

闻言,金在中一愣,旋即笑出声来,随着小鱼儿年龄大起来,也到了上小学的年纪,所有科目成绩都很好看,只有一个让人头疼的语文,金在中一直觉得自己是极富耐心的,可是面对小鱼儿神奇的词语排列组合,只能举双手投降,而这项重任自然就交到了郑允浩的手上。

郑允浩处理公事之余,在家里辅导小鱼儿的语文作业,还要经常性纠正他平日里说的话,为此郑允浩还特地请教了一些语文老师,自己恶补了一番主谓宾定状补,总算是有了一些成效。

“小海星以后不会也这样吧?”金在中担忧道。

“应该不会,两人的生长环境不一样,从小耳濡目染的东西也不一样。”

“但愿...”金在中叹息着,郑允浩一个翻身覆到他身上,亲了亲他的眉头,“你可以说‘我是你最宠的’。”

金在中感觉自己置身于一滩温水中,脉脉含情,郑允浩眼中的调侃与认真让他着迷,郑允浩没有了早年的淡漠与寡言,只因他的身边有了温暖如玉的金在中,而金在中也早就褪脱了胆怯与诺诺,只因他的身边有了让他坚韧自信的郑允浩。

他们谁也不是水谁也不是火,没有水火交融,只有自然界中最和谐自然的存在,所有的一切或许本就应该存在,因为对方而存在。
游客,本帖隐藏的内容需要积分高于 10 才可浏览,您当前积分为 0


直到东方既白,这一室的缠绵才停息下来。

睡梦中的金在中无意识地蹭了蹭身边的热源,交握的双手上,银色的戒指折射出一道甜蜜的光,郑允浩笑着亲了亲他,睡吧,好梦。

============================
情人节快乐呀,就说甜不甜呀!
这篇是目前三篇番外里最先写完的哈哈哈最顺畅的
有梦好甜蜜,希望大家也都甜甜蜜蜜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 加入爱不离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IBelieveYoonjae ❤

GMT+8, 2019-8-26 18:04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