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 加入爱不离
查看: 537|回复: 1

[原创完结] 活见鬼:人鬼情未了[怕鬼哭唧唧攻x恶作剧调皮受/久别重逢/17年婚庆文/he] BY:i、...

 关闭 [复制链接] |关注本帖

赤莲。

Rank: 1

积分
141
帖子
217
0 点
不离值
16
1658 粒
32 颗
0 滴
在线时间
106 小时
发表于 2017-6-10 21:39: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Camellia 于 2017-6-10 22:34 编辑


其实这个梗想的时候很好笑,但是写出来有点不尽人意
大概还是文笔不够深厚,你们喜欢就好。

下载连接放水楼


水楼:http://www.ibelieveyj.com/thread-584-1-1.html

正文字数:7619

评分

参与人数 1不离值 +1 +40 +1 收起 理由
Camellia + 1 + 40 + 1 完结奖励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赤莲。

Rank: 1

积分
141
帖子
217
0 点
不离值
16
1658 粒
32 颗
0 滴
在线时间
106 小时
 楼主| 发表于 2017-6-10 21:40:04 | 显示全部楼层


活见鬼:人鬼情未了
[怕鬼哭唧唧攻x恶作剧调皮受/久别重逢/17年婚庆/he]
BY:i丶takE



-1-


郑允浩和金在中两个人认识是在十五六岁情窦初开的年纪,也不知道怎么的,就相互之间有了不一样的感觉。上课的时候在桌子下面悄悄勾手指,放学后背着其他同学在教学楼后面偷偷接吻,借着好哥们儿的名义明目张胆的拥抱。青涩却肆意的青春,紧张又甜蜜的感觉,在两人心底恣意生长的小秘密。


其实若要细细的讨论的话,两个人相处至生活一辈子,门当户对很是重要,不仅仅是指家庭背景这一方面,更多的是指理念,一个人、一个家庭的观念。尤其是像郑允浩出生在一个森严大家族里,里里外外的要求甚多,更是看中这门当户对的婚姻。和同性之间产生感情,这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被戳穿的恋情受到了阻止,不是没有想过不顾一切,只可惜,力量太薄弱,没有任何能力与一个大家族对抗。在被家里人关起来的那一刻,郑允浩便与金在中断掉了所有的联系,也尝试逃跑也试过绝食,但都无用。即使心有不甘却也无法反抗,郑允浩被逼迫着去国外留学,整日受到监视。曾经以为被控制段时间后,家里便会放心,自己也可以偷偷与金在中联系。


可是岁月如梭,这样的“以为”让郑允浩度过了十年的光景。心有所念,生有所执。越是压抑越是肆意生长,金在中已成为郑允浩心中所念念不忘的执着。


十年后的郑允浩,羽翼丰满,翱翔天际。家族里再也没有能压制住他的人,也败给了郑允浩这么多年的执着。所以郑允浩疯狂的的寻找有关于金在中的消息,只可惜,到头来空欢喜一场。


他,只找到了金在中的墓碑。


墓碑上的人笑容灿烂,一如他记忆里的样子,却只能永远的被留在这冷冰冰的石碑上。他心心念念的人,永远的停留在了五年前,就这样和他阴阳相隔。阳光明媚,天空湛蓝,可是郑允浩却觉得浑身冰冷,心底的痛苦无法言喻。


“在中,我好想你,我…每天都在想你,你…还好吗?”郑允浩哽咽道,眼泪这时再也止不住了,悲伤简直就是逆流成河。


“你说呢?一个人孤零零地躺在冰冷的盒子里,到处黑漆漆的,一点也不好玩。”一个声音,在空荡荡的墓园里突兀的想起。


“在中!!!”原本还伤心的不得了的郑允浩,听到声音直接怔住了。即使过了这么多年,他也不会忘记这是金在中的声音。郑允浩抬起头慌忙的寻找着声音的来源。


只见墓碑后面伸出来一个脑袋,金在中看了郑允浩一眼,然后站起来靠在墓碑上。幽幽地说:“其实也还好吧,在这里吹吹风晒晒太阳,看看花草小鸟什么的。”


“在中…真的是你!”先是被突然冒出来的脑袋吓了一跳,但看清楚是金在中和,郑允浩欣喜无比,“你还活着!”


“你是不是傻!”金在中翻了个白眼,拍拍身旁的墓碑,“我躺在这里都五年了!”


“那你你你你,你是…鬼啊!”郑允浩伸出手指着哆哆嗦嗦地指着金在中,脸色突然变得煞白。


“算是吧。阎王爷说我对阳界的人执念太重,尘间凡气散不掉,无法投胎转世,让我在这里等着见到想见的人,等散掉尘间凡气再去投胎。”金在中说着,从墓碑上走下来,站到郑允浩的对面,而郑允浩吓得腿都要软了。


“好了,今天见到你也算了却心愿。也不枉费我苦苦等了你十年。我要走了,再见。”金在中深情款款,想抬手摸摸郑允浩的脸,后者却被吓的躲开了。金在中轻叹了口气,难过的低下头,转身准备离开。


“你你你,你去哪?”虽然是怕鬼,但这个鬼是金在中啊,是他心心念念的金在中!郑允浩颤颤巍巍的伸手想拦住金在中。


“投胎咯。”金在中转过身,见刚刚还勇敢的踏出脚步想阻拦自己的人又缩回脚步。


“你你,你说你是鬼,那…你怎么不怕太阳?”虽然是自己心爱的人,但一想到是鬼,就害怕的话都说不利索。


“你这问题问得好,咱们好好聊聊。”金在中来了兴致,也不着急去投胎了,一把揽过郑允浩的肩膀,忽略对方又白了一层的脸色,将人拽过来,两个人在石阶上坐下。


“其实本来呢,我刚刚能幻化成型的时候也是不能见太阳光的,被太阳一照就感觉身上滋拉滋拉的特别疼。白天就只能在那个小盒子里呆着,每天只有在太阳落山的时候才能出来透透风,但是也不能走太远,毕竟'真身'在这里。”金在中说的津津有味,然而听者郑允浩听的毛骨悚然。


“后来我白天也能出来一小会儿,渐渐的在太阳光下面站着就一点事也没有了。阎王说因为我是个白鬼,就是说生前并没有害过人,死了以后变成鬼也没有吓过人,所以可以堂堂正正的在太阳下行走。”金在中讲的眉飞色舞,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每说一次“鬼”字,郑允浩就脸白一次。


“所以啊,那些不能被太阳晒的鬼都是恶鬼!”金在中拍拍手示意讲完了,站起来拍了拍裤子上的灰尘,准备要走了。


“哎!你…你要去投胎了?”相处了一小会儿,郑允浩感觉没那么怕了。即使换了个物种,但还是金在中啊。这刚刚才相见,怎么说走就要走呢。


“是啊,留下这里也没用啊。你从小就怕鬼,我多留一会儿还不得吓死你了。”金在中直言道,郑允浩看他的眼神里带着害怕的光芒,确实让他很伤心。


“能…能不走吗?”郑允浩深情挽留,好歹也续一下前缘啊!


“你不害怕我了吗?”


“不怕!”


“那你哭什么?”


“你总要给我个适应期吧!”


金在中挠挠头,一脸的困惑,“阎王只说了却心愿就可以投胎了,但我也不知道如果不投胎会是怎么样。人鬼殊途,我们也不会长久的。”


“还能再见到你,我已经很满足了。”郑允浩流着眼泪,勇敢的伸出手去拉金在中的手。


哪来的眼泪?因为又被吓哭了。


-2-


坐上车,正准备开回家的郑允浩,从后视镜里看了一眼后座上的金在中,不解的问:“你为什么不坐前面来?”


“我不想晒太阳。”金在中撇撇嘴,一脸无奈,“虽然被太阳晒到也没什么,但是时间长了还是不太舒服。”


“哦。”为什么刚刚差不多要忘记你是鬼的事情,却又突然提醒我。郑允浩紧张的发动车子,连续三次都没发动起来。


“怎么了?车子坏了吗?”金在中从后面贴上来,阴森森的问郑允浩。


“啊!!”突然感觉耳朵边一阵凉气,郑允浩大叫一声,吓得魂都快没有了,整个人都要贴到车窗玻璃上了。后知后觉的发现是金在中从后面探了半个身子过来。


“我这么吓人吗?”金在中委屈的不行。


“不不不!”郑允浩缓过神,捂着胸口连忙道歉,“你知道我有多怕鬼啊!因为是你,我现在才敢和鬼坐在一辆车上!但虽然是你,可你毕竟也是个鬼啊,我一想到这个物种,我头皮就发麻。”


“胆小鬼。”金在中嫌弃的撇嘴,然后在后座坐好,不再理会郑允浩。


郑允浩怕鬼的事情有几个年头了,而他身边的人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上学的时候没少被人嘲笑了。而和金在中认识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


学校每个周五晚上没有晚自习,都会在礼堂里放映电影作为娱乐活动。因为不需要按班级排位置,所以想要好位置就要提前占位置,很多同学下课后饭都不吃饭就跑去占位。郑允浩这天来晚了,电影快开始的时候才进礼堂。满眼望去乌压压的全是人,郑允浩瞧见一个前面第三排靠近走道的地方有个空位,连忙飞身跑了过去。


而等郑允浩在位置上坐好以后才发现,这次放映的居然是恐怖片。可惜想跑也已经来不及了,礼堂里有规定,一旦活动开始不准在座位区里乱走动,会被纪律老师抓住扣学分的。


可是,郑允浩怕鬼啊!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一个青春阳光有担当的大男孩,居然会有一个和人设不相符的漏洞,并且是出生自带的BUG无法修复。此时坐在座位上的郑允浩快要哭了,从电影开播那一瞬间,营造出来的恐怖气氛就快把郑允浩吓哭了,更别说后面有什么限制级的画面了。就算闭着眼睛不看画面,可是还有耳朵可以听到背景音乐,真是怎么也无法阻挡这种恐怖的渗入。


“喂,同学,你还好吗?”来自邻座的友好问候。


在此时的郑允浩满是恐怖的世界里,这声音简直就是天使的声音啊!郑允浩连忙睁开眼睛看看这位小天使是谁,只见二班的金在中一脸担心的望着他。


哇,小天使长的真好看。郑允浩内心感慨。可惜现在不是赞叹的时候,随着全场的一起倒吸一口气,郑允浩的脸色在荧幕光的照耀下没有一点血丝。


“我可以抱抱你吗?”郑允浩此时此刻迫切需要一点人气过渡给他。


“哈?”金在中一脸懵逼。


还没反应过来,眼前这位同学就直接上手了,一头扎进金在中的腰身里不放手了。看着怀里这位浑身发抖的同学,金在中大概是明白了原因。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很想笑,于是在放映着恐怖片的礼堂里,一个吓得浑身颤抖,一个脸上笑的诡异。如果此刻郑允浩抬起头来看看他的小天使,怕是要被吓晕过去了。


-3-


郑允浩心有余悸的拍拍胸口,确定金在中坐好不会再突然贴上来,震了震心神,重新发动车子。这下终于可以回家了,郑允浩激动的差点又要哭了。


回家的路上,郑允浩和金在中简单讲了讲当年的前因后果,给金在中真诚的道了歉,也表明自己从来没有变心没有忘记过他。金在中听了点点头表示自己是个宽宏大度的人,一直都没有怨恨当年。现在一切误会解开,他更没有什么可以怨念的。只可惜了两人错过这么多年,现在更是阴阳相隔。


悲伤的气氛一瞬间迅速占领车内,郑允浩难过的不要不要的。


快要到家的时候,金在中突然想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忙让郑允浩把车停在路边。


“怎么了?”郑允浩疑惑不解。


“你自己住吗?”金在中忙问。


“不是,住在家里老宅里。”


“那我可能没法跟你回家。”


“???”


“我不能和太多的活人共处一室,活人的气息会削弱我的力量的。”


“那…那去我自己的房子吧,那里没…没人。”太多的,活人。能不能说一些术语,这种大白话说出来,他又要哭了。


“对了,你离开墓园没什么问题吗?”郑允浩想到之前金在中讲的“真身”的问题。


“大概是了却心愿的关心吧,从墓园出来的时候没感觉到有什么阻力。”金在中想了想认真道,“以前想出来逛逛街什么的,每次走到墓园大门都会被弹回去。”


鬼还可以逛街?那岂不是以前不知不觉间在街上和好多鬼一起逛街?或许自己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曾经撞过或穿过一两个的鬼?想到这个问题里的深层次,郑允浩脸白了。


车子一路开回自己的住宅,是一栋别墅。环境优雅,特别安静。而车上载着一个鬼,怎么想怎么觉得怪异。


“这个地方我不经常来,有时候想你了就过来住上一两天。”郑允浩边说边开门进了屋子。


金在中在屋子里晃荡了一圈,发现墙上挂满自己的照片,还有一些以前两个人在一起时的合照。一路看下来,金在中看的眼眶湿润。


“饿吗?要吃东西吗?”厨房里传来郑允浩的喊话。


“来碗面吧。”金在中随口答道,然后参观起其他的房间。


“鬼也要吃东西的吗?”郑允浩等着锅里的水煮沸,自言自语着。


“整天吃纸钱蜡烛什么的也要换换口味啊。”


参观了屋子以后,金在中发现很多生活用品都被郑允浩弄了双人的,而且物品喜好什么的都是按照他的风格来准备的,这让金在中心里满满的全是感动。原本打算来一次深情告白的,却听到郑允浩的自言自语,金在中忍不住又在郑允浩背后默默出声。


“卧槽!”郑允浩被吓到险些把锅打翻。整个人贴在墙上,眼泪汪汪的望着金在中。


“你怎么又哭了。”金在中皱眉。


“你…你走路怎么没声音啊!”声音里带着哭腔,埋怨指数五颗星。


“鬼都很轻啊,走路有声才奇怪吧。”拿起筷子,金在中自己把煮熟的面从锅里捞了出来。


明明怕鬼怕的要死,却碰到一个真鬼,偏偏还要和鬼同居。可谁让这个鬼是自己心爱的人呢?郑允浩擦干眼泪,勇往直前。


吃饱喝足的金在中有些犯困,伸了个懒腰准备要睡觉,“我去睡一觉,好久没活人呆这么长时间了,感觉好累啊。”


原本打算护送金在中回去的郑允浩,僵在原地。


“我睡客房好了,睡在你床上我怕你会吓半死。”金在中摆摆手,上了楼。


僵在原地的郑允浩,僵硬的摆摆手。


-4-


和鬼同居到也没什么可怕的,白天郑允浩要去公司上班,金在中怕碰到太多人会消耗自己的力量就在家里自由活动。晚上下班回家后,金在中会做好热腾腾的饭菜等着他。有时候想想,家里放个鬼还是蛮好的。只不过,郑允浩总是会被金在中偶尔的神出鬼没吓哭,这一点让郑允浩很是懊恼。


比如,在郑允浩洗澡洗到一半的时候,一转身,他总是能发现金在中就坐在马桶盖上,两眼直勾勾的看着他。郑允浩被吓的差点摔倒在地,最后哭哭唧唧的洗完澡。


再比如,偶尔郑允浩下班回来后,并没有看到金在中在家。他也不知道要怎么联系金在中,只得自己默默洗菜做饭。而金在中就总是会默不作声的站在郑允浩背后说他想吃的东西,吓得郑允浩差点把手里的刀甩过去,于是又哭哭唧唧的做好晚饭。


对于这种现象,郑允浩也和金在中商量过,让他不要总是这样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他面前,明明知道他最害怕鬼怪之类的。一开始金在中也挺配合的,每次出现后都会远远的就给郑允浩打声招呼,可是后来大概是对郑允浩的反应来了兴趣,总是喜欢时不时就吓吓他。见郑允浩哭哭啼啼的样子,金在中觉得蛮好玩的,郑允浩无法改变,只得默默叹气。不过相处的久了,郑允浩也慢慢适应了,一般的小打小闹也已经吓不倒他了。


吃过饭,郑允浩在厨房里洗刷碗筷,金在中坐在客厅沙发上美滋滋的看电影。等郑允浩从厨房出来的时候就看到家里的背投电视上放的是一部最新上映的恐怖片。郑允浩浑身汗毛竖起,即刻就出了一身冷汗,蹑手蹑脚的准备上楼。


“哎哎,干嘛去?”眼尖的金在中瞧见一旁准备开溜的郑允浩,出声喊了声,然后朝郑允浩勾勾手指。


郑允浩哆嗦:“我…我还有事。”


金在中表情失落:“唉,我们好久都没一起看电影了。”


郑允浩笑的一脸尴尬:“改天我请…请你去电影院看、看电影。”


“电影院那么多活人,你是想我早点去投胎吗?”抱住身边的抱枕,金在中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唉你果然还是害怕我,不喜欢我了。那我留在这里还有什么意义。”


“别别别,我…我陪你看还不行吗?”紧张的咽了咽口水,郑允浩连忙坐到金在中的旁边,两眼无神的望着天花板。


“电视机在前面不在上面。”金在中趴到郑允浩耳边说。


“能不能别这么多要求?”耳边的呼气让郑允浩感觉心痒痒的,只可惜电视里传来的恐怖音效让他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好吧好吧。”金在中表示勉强接受。


虽然看不到电视机里恐怖的画面,可是从电视里传出来的声音让郑允浩整个人都缩成了一团窝在沙发角上,再加上金在中时有时无的吸气声,偶尔还评价一下电影里鬼怪的样子,郑允浩觉得自己快要崩溃了。


有些心疼郑允浩的样子,金在中坐到郑允浩身边,将郑允浩抱在怀里安慰道:“不怕不怕,这些都是假的,没那么可怕。你看你和一个真鬼都住在一起了,是不是一点事也没有。”


“……”你特么这是安慰人吗?!


原本感觉还好的郑允浩,被金在中的话一说直接吓的打了个冷颤,他怎么忘了家里有一个真鬼,比电视里的真好几倍!


“这些特效都太假了,我们鬼鬼们哪有这么丑,一般都不会幻化成真面目出来的。”


“真…真面目?”你们鬼鬼还会变身?


“对啊,比如我,真面目是我死的时候的样子,如果我要变成那副嘴脸对着你,你还不早就吓死了。”金在中一脸的得意。


“死的时候的……样子……”郑允浩吓得已经找不到自己的声音了,只会重复。


“你要看吗?”说着,金在中有些兴奋,“我变给你看!”


“我不要看!!!”郑允浩大声哭喊着,连忙起身跑去楼上卧室里躲了起来。


金在中被郑允浩的反应笑到肚子疼,在沙发上来回打滚。


-5-


回到卧室的郑允浩坐在床边揪着自己头发懊恼,明明是一个大男人却每次都被吓的哭哭唧唧的简直太窝囊了。郑允浩越想越生气,胸中一股浓浓的怒气散不去。想冲下楼去好好教训一下金在中,但走到楼梯口处却又开始害怕。


眼角瞥到楼下的酒柜,郑允浩下定决心,从楼梯上走下来后直冲酒柜前。打开酒柜,随便摸出一瓶酒,开瓶后就咕咚咕咚吹瓶下肚。把沙发上的金在中惊的愣住了,当看到郑允浩准备喝第二瓶的时候,金在中忙走了过去。


“怎么了这是?”对于郑允浩这突如其来的行为,金在中一头雾水。


“嗝。”吹完第二瓶酒,郑允浩脸上已经泛起了红晕。


眼神朦胧的望向站在自己身边的金在中,郑允浩集中了一下注意力,稳了稳心神,一把将金在中抗在了肩上。


“哎卧槽,你干嘛这是!”金在中懵了。


“老子要把你就地正法。”郑允浩一巴掌拍在金在中的屁股上,让他老实点。


将人扛回了卧室,直接扔在了床上。金在中揉着屁股从床上坐起来,就看到郑允浩站在床边开始脱衣服。


“你发什么神经!唔…”话没说完,郑允浩的嘴巴就贴了上来,直接将金在中吻住。


隔了十年的亲吻,嘴唇相互间传来对方的温度,金在中傻愣住了,任由郑允浩肆意占领。


“在中,在中,我好想你。”郑允浩一边亲吻着一边呢喃细语,眼眶湿润,“为什么不等我回来,为什么?”


“我在啊,我在这里。”环抱住郑允浩的脖颈,金在中心疼郑允浩话里带着的语气,努力回应着。


“可是,我们却阴阳相隔了。”停了亲吻,郑允浩双手捧住金在中的脸,深情的望进金在中的眼睛里。


“啊,这个啊,其实…”被郑允浩眼睛里痛苦与深情打动,金在中不自在的移开眼神。


“卧槽!”刚准备说些什么,就又被推到在床上,毫无准备的吓了金在中一跳。


“你明知道我怕鬼,还老是吓唬我,今天我要好好惩罚你!”不知道郑允浩从哪里摸出来的领带,将金在中的双手绑在头顶上。


“你他妈的,胆儿肥了是吧!”金在中狂踢腿,可惜喝了酒狂化的郑允浩力大无比,被郑允浩强行挤进双腿之间,还被扒了裤子,终于意识到自己不占上风,金在中怒吼,“我不玩了!快放开我你这个混蛋!”


不顾金在中的挣扎,郑允浩又扯开金在中的衣服,从脖子开始向下亲吻,金在中一边小幅度的挣扎一边有些舒服的哼唧着,一路亲吻到不可描述的地方,金在中呻吟的声音开始变大。


对于金在中这种嘴上说着不要身体却很诚实的举动,郑允浩轻扯嘴角笑了两声。被金在中听到耳朵里,却觉得是被嘲讽,瞬间羞愧难当,全身都开始泛红。


“我警告你!你在不停下来,我就…我就…”


“就怎么着?”


说话的功夫,郑允浩已经把金在中的后庭开发建设完成,正准备开始往里面运送物资。


“我他妈就变成恶鬼吓死你!”


这句话的威胁果然管用,只见郑允浩停下来动作。金在中喘着气,微微抬起头想看看郑允浩求饶的表情,谁知竟然看到郑允浩又哭了。


卧槽!这种时刻你他妈竟然哭了!金在中内心暗骂。


被金在中一句话点醒,郑允浩这才意识到自己在干什么。但又好像是触动了什么开关,虽然是怕的要命却仍旧是勇往直前。


将金在中翻了过来变成趴跪的姿势,郑允浩的气势比刚才更为邪魅,不顾金在中的喊叫直捣黄龙,一下比一下抽动的厉害。金在中十分后悔刚才口不择言,完全激发了郑允浩的征服欲。


“我让你吓唬我!我他妈今晚就先干死你!”这句话很有强攻的气势,充满了男人的力量以及不服输的劲头,当然如果不是哭着说出来的话就更好了。


是的,郑允浩被金在中刚刚那句“变成恶鬼”又给吓哭了,一边哭着一边做着不可描述的事情。


“哼,你以为我还是活着的?”金在中气不过,哼哼唧唧的反驳了一句。


结果当然是郑允浩哭的更厉害了,金在中被干的更凶了。


真身混乱的一夜,呻吟声夹杂着哭声,还有一些不可描述的声音。


-6-


第二天一早,郑允浩睡的迷迷糊糊的,总觉得怀里暖暖的很舒服,抬手摸了摸感觉软软的滑滑的,睁开眼睛看了看发现是脱光的金在中在自己怀里,郑允浩很满意,蹭了蹭枕头打算继续睡,耳边却传来金在中的一声冷哼。


“日了个鬼,感觉可爽?”金在中的语气里满是不爽。


“嗯,爽。”闭着眼睛,郑允浩甜滋滋的回答。仔细回味了一下,总觉得哪里怪怪的,下一秒猛地睁开眼睛。


“日…日了个鬼?”郑允浩一脸的懵逼,扯开被子看了看,脸色刷一下就变白了。


“我他妈掐死你!”金在中掀开被子光着身子就骑了上来,双手作势要掐郑允浩,“连鬼都不放过,我干脆掐死你让你来下面陪着我!”


“别别别,有话好好说。”郑允浩架着金在中的双手讨好。


这时门铃响了起来,郑允浩眼疾手快的捡起地上的衣服就往楼下跑,一边跑一边穿衣服。剩金在中自己气呼呼的在床上。


打开门,是沈昌珉。


“一大早就过来,怎么了?”郑允浩将人迎进门。


“当然是急事啊!”沈昌珉慌张的将郑允浩上下检查了一遍。


“干嘛呀!神神叨叨的。”躲开沈昌珉,脸看神经病的神情望着沈昌珉。


见郑允浩没什么大碍,沈昌珉松了口气,一屁股坐到沙发上,“你突然住到这里来,我怕你想不开啊。”然后将一个文件袋扔到桌上,“你可得好好谢谢我,我之前发现有一些信息不对,又重新查了一下五年前的事情。”


“什么信息?”倒了杯水递给沈昌珉,郑允浩将文件袋里的东西拿出来一页页翻看,越往后看脸色越不对劲。


“之前的资料上写的是在中哥是因为商场里一场大火意外死亡,可是我发现医院开的死亡证明上所写的死者年纪和在中哥的年纪不相符。但因为当年死亡人数较多,且失踪了很多人,所以就直接把失踪者的身份与无法辨别的尸体配对,所以,也就是说,在中哥并没有死,他还活着!”沈昌珉一脸求表扬的表情,随后无意中看到楼梯上站着的人,惊呼不已。


“卧槽,允浩哥,你够迅速啊!我这才查不出来人没死,你这人都找到了!”沈昌珉对着郑允浩竖起大拇指。


“我和你在中哥有点私人的事情要解决一下,不送你了。”郑允浩阴着脸,拽住金在中的手腕就往楼上走去。


“啧啧,真黄爆。”沈昌珉感叹一声,起身离开。


楼上的卧室里,一个人一脸的凶神恶煞,另一个人一脸的献媚讨好。


“允浩,你、你别这表情,怪吓人的。”金在中害怕的咽了口水,往后退了一小步。


“骗我好玩吗?嗯?”郑允浩脸上的表情变得鬼畜起来,对金在中步步紧逼,“每次把我吓哭你心里肯定很得意对不对?”


“没没没没有!”金在中被郑允浩逼的退无可退,一屁股坐在床边。“我本来是打算吓一吓你就算了,谁让你让我等了你十年!可是后来看你哭的那么可爱我就停不下来,等到我想和你坦白的时候却不知道怎么和你说了!”


郑允浩皱紧眉头,表情看起来算不上好看,瞪视着金在中。


“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吗!”金在中站起来抱着郑允浩的腰撒娇道。


“唉,我也不是气你骗我,只是,你这个玩笑开的太大了,我差点承受不住。”郑允浩最后还是妥协,耐不住金在中的讨好,“不过好在最终你还是没事!”


“可是你哭的时候真的很可爱啊,哈哈哈哈哈哈哈。”笑的太猖狂,以至于没注意到被嘲笑的人眼睛里散发出危险的气息。


“是吗?”郑允浩瞬间变身为狼,将金在中再次推到在床上,一脸的邪魅,“我觉得你哭的时候也很可爱,尤其是在床上,特别的动听。既然你入戏太深,那我们就玩角色扮演好了。”


“什么?”


“与艳鬼大战三百回合!”


毫无疑问,接下来的日子里,哭唧唧的都会是金在中了。


是人,是鬼,是你就好。



-END-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 加入爱不离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IBelieveYoonjae ❤

GMT+8, 2019-8-26 18:00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