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 加入爱不离
查看: 261|回复: 1

[原创完结] 大侠,留步![短/甜] BY:不弃家的豆花酱

 关闭 [复制链接] |关注本帖

澄夕。

Rank: 2Rank: 2

积分
838
帖子
1443
0 点
不离值
52
8730 粒
211 颗
0 滴
在线时间
1008 小时
发表于 2019-2-27 17:21:2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写了好几周的论文,感觉要崩溃了,上半年要写完三篇论文,天哪啊啊啊,读博需谨慎真的。

  于是今天写论文的中途摸鱼写了一篇小甜饼,因为篇幅的原因,其实很多伏笔来不及展开,可能会看的有点过山车,但是还是要夸我!快,夸我!

  我努力3月头能开始更为君吧,希望我能快点写好第一篇论文。
水楼:http://www.ibelieveyj.com/thread-69-1-1.html

评分

参与人数 1不离值 +1 +40 +1 收起 理由
Camellia + 1 + 40 + 1 完结奖励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澄夕。

Rank: 2Rank: 2

积分
838
帖子
1443
0 点
不离值
52
8730 粒
211 颗
0 滴
在线时间
1008 小时
 楼主| 发表于 2019-2-27 17:22:11 | 显示全部楼层
          大侠,留步!
   郑允浩在摆在洛阳城外的官道上的一个简陋的面摊上吃了碗三文钱的阳春面,味道还行,虽然比起宫里的御厨的手艺,还是差了老大一截。
   宫里的御厨啊……
   郑允浩喝完最后一口面汤,转身回望,延绵的宫墙被马蹄掀起的黄沙掩去大半,皇城更是早已看不见,只依稀能看见佛塔一角的鸱吻,在夕阳下更显出几分冷意。
   此去一别,只怕是没什么机会再吃一碗御厨做的阳春面了。
   郑允浩苦笑一声,翻身上马,等在不远处的十来个侍卫见状便跟了上来,与他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等待他的吩咐。
  “走吧。”
  “是,太子殿下。”
  “出门在外,就不要唤孤太子了,就叫……我少爷吧。”
   放眼整个大周,想他这个太子赶紧死的人可不少,能避则避吧,更何况,就他现在这个样子,自己都不好意思自称一声“孤”了。
   不管哪朝哪代,应该都没有他这么倒霉的太子了吧。
   明明是元皇后所出的嫡长子,身份尊贵;明明自幼聪敏善学,三岁识千字,五岁可作诗,连大周的开国帝王,他的祖父都要称赞一句“此子可担国纲”,七岁时便受封太子;明明有帝王之才,容人之度,老臣无不称赞……但是偏偏老天爷就爱和他开玩笑,不足十岁时,出身开国功臣之家的母后病逝,不久后,外祖父与几位舅舅战死于边境,曾盛极一时的吴家至此败落,次年,宠冠后宫的孙贵妃产下十皇子,晋后位。
   老话说有了后娘就有了后爹,郑允浩觉得古人真是诚不欺他也,继后受宠,连带着十皇子也是万千宠爱集一身,他这个元后出的嫡子反而成了很多人的眼中钉肉中刺,他虽然因此刻意低调,收敛了性子,藏起了才华,但是还是连连遇险,几次险些丧命,本以为这样忍着让着,也就能等到登基继位的那天,结果月前他那位“后爹”病重,“后娘”便连同国舅爷撺掇着“后爹”把他给撵出皇宫了。
   名义上说是“代天子出巡”,但是哪家天子出巡,只拨十几个侍卫呢。
   说白了,就是怕他留在宫里,“后爹”一死,他这个太子顺理成章的继位,就没十皇子什么事儿了,只有把他赶出来,才有机会赶在他回宫前先把皇位抢到手。
   圣旨下来的时候,太子府上的幕僚和他私下培养的暗卫都义愤填膺,劝他干脆逼宫,最后还是被他给安抚住了。
  逼宫?
  殊不知那孙皇后一党就等着他按捺不住,陛下未死,他一个太子便逼供篡位,就算成功了,那皇位也是坐不稳的,就算勉强坐稳了,举国文人的唾沫星子也能把他淹死,所以他不但不能这么做,还得三跪九叩,欣然的接受这份旨意,否则便是大不敬,足以让那孙国舅抓了把柄,参他一个抗旨不尊之罪,不死也得掉层皮。
  但是即使尊了旨,难道他们就会放过自己?
  郑允浩端坐马上,看着漫漫前路,颇有种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凄凉感。
  左右都是艰险,倒不如先好好地游历一番祖国山河大川,也算是不虚此生。
  郑允浩如是宽慰自己。
  只是孙皇后一党显然不想给他这个机会,才出洛阳城不过五日,他便遭遇了三波伏击,一次比一次露骨,起先两次还是扮成老弱妇孺,在他施以援手时,暗中下手,第三次干脆雨夜林中劫杀,他身边的侍卫一个不剩,自己也受了轻伤,侥幸才得以逃脱。
  西行的道路越来越偏僻冷清,郑允浩已经预感到接下来孙皇后若是再派人来,虽然他一路行来都留了记号,暗卫应该快赶来了,但是这样不计后果的追杀,他那位“后爹”显然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怕他最终难以逃脱。
  罢了。
  也只能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了。
  第四次截杀是在一个阴冷潮湿的午后,已经乔装改扮了的郑允浩看着将他团团围住的黑衣人,长长的叹了口气。
  他自问这半生从没有起过害人之心,寥寥数次的反击也不过是为了保命,却偏偏落到如此境地。
  “今日可不会再让你逃了。”
  “孤也不想逃了,”元后有孕市曾遭人下毒暗害,所以郑允浩一出生便带毒,无缘习武,即使换了许多拔尖的师傅,也不过是学了些招式,他做了个起手式,突然哈哈大笑起来,“忍了你们这么久,就算是死,我也得多拉几个垫背的,回去告诉你们的主子,即便是没有我,她那个废物儿子也坐不上那个位置。”
   仿佛年少那个爽朗爱笑,风趣幽默的小太子又重新回来了。
   郑允浩深吸一口气,打算拼了,结果对面的刀光还没闪过来,他就听见“突突突”几声,然后就眼睁睁的看着十来个黑衣人以各种奇怪的姿势倒了下去。
   死透了。
   太子殿下收了惊吓,豁然转头,就看一个身材高挑的白衣男子站在身后,正在用帕子擦手,显然是刚刚动手送这些杀手上西天的人。
  “这位……大侠……”
   从小没怎么出过皇宫,只在一些书上看过些热血的江湖事的郑允浩有点激动的叫住抬腿要走的救命恩人。
   白衣侠客转头冷冷的看了郑允浩一眼。
   郑允浩觉得自己的呼吸都停了一秒。
   这人……也太太太好看了吧。
   肌肤莹白如玉石,五官精致透着股冷艳的味道,一回首一挑眉都好似画儿一般。
   郑允浩愣了好一会,才拱手道:“多谢大侠救命之恩。”
   白衣侠客“哦”了一声,慢吞吞的道:“没想救你,是他们挡我路了。”
   郑允浩:……
   冷面大侠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郑允浩傻愣愣的站在原地,半晌后抬手捂住了自己“砰砰”乱跳的胸口。
   或许是白衣大侠给郑允浩带来了那么一丝丝好运,他接下来又惊险的躲过了两次追杀,然而事不过三,又双叒叕一个第三次,他被堵在了荒郊野外的林子里,大约是吸取了上次的教训,这次来的黑衣人连废话都没说,上来就往死里招呼,郑允浩肩上挨了一刀,腿上中了一个飞镖,却手撑着树干不敢倒下。
   这是他身为大周皇室的尊严。
   郑允浩咬牙,侧身避开一个黑衣人的攻击,使得那人一脚蹬在了树干上,树叶哗哗的掉了一地,然后还……掉下来一个人。
  等等,一个人?
  郑允浩惊讶的看着已经是第二次见面了的白衣大侠,惊喜之情溢于言表。
  “大侠!“
  “什么人?”黑衣人头目一脸戒备,举着剑道。
   白衣大侠抬手扔了片树叶,郑允浩眼看着黑衣人的脖子上被划的皮开肉绽,然后软软的倒在地上。
   妈诶。
   郑允浩咽了口唾沫。
   黑衣人显然也惊了,哆哆嗦嗦的强撑着喝道:“你可,你可知道我们是奉谁的命令做事的?你是不想活了么? ”
  白衣大侠摇了摇头,看起来有点不太高兴,冷冷的道:“我不知道,但是你们吵到我睡觉了,所以都得死。”
   大侠下手很利索,叶叶致命,郑允浩看的直捂脖子,觉得黑衣人死之前的内心活动一定是:
   大哥,冤枉啊!
   谁知道你大中午的会在树上睡觉啊。
   大侠杀完了人,转头看郑允浩,郑允浩立刻举手表示无辜:“大侠,我刚刚没说话,也没动手,肯定没吵到你睡觉。”
   多年宫廷求生让太子殿下养成了能屈能伸的好本事。
   大侠慢吞吞的看了他一会,然后“哦”了一声,转身要走,郑允浩脱口便道:“大侠留步!”
   他一边说一边抬腿想要追上去,都忘了自己还是个伤患,才一迈步便踉跄的跌了出去,恰好大侠闻声转身,刚一站定,就被太子殿下扑了个满怀。
  “抱歉抱歉!“
   郑允浩好不容易站稳了身体,看着对面被他弄脏了衣服,正一脸嫌弃的大侠,连忙拱手赔礼。
  “脏死了。“
  “是孤……是我不小心,”遭遇了太多次追杀的郑允浩有心想要抓住这根救命稻草,于是小心翼翼的问,“我瞧着大侠也是孤身一人,不如我俩结伴而行?”
  “你欠人钱么?“
  “什么?“
  “不然怎么这么多人要杀你?“
  大侠性子冷冰冰的,说话也直来直去,郑允浩哭笑不得,片刻后才道:“是比欠钱严重多了的事情。”
  “哦。“
   郑允浩郑重了神色,拱手附身行礼:“我却有杀身之祸,想请大侠保护,不敢用钱侮辱大侠,若大侠不肯,我也绝不强求。“
   “我不缺钱。“
虽然睡在树上,但是单看人家这身衣服,也是见识过好东西的太子殿下也看得出,大侠应该挺有钱的,更何况,就算人家真的愿意拿钱,他现在也拿不出多少。
被拒绝的郑允浩有些惆怅,正要再次道歉,却听大侠道:“那你和我一起走吧。”
“啊?”
“我看你长得还可以,走就走吧。”
喜提保镖一枚的郑允浩摸了摸自己的脸,第一次感谢自己的那位“后爹”,给了他一张英气周正的脸。

有了大侠的陪同,接下来的路果然好走了许多,虽然因为已经越发远离洛阳,追杀的人越发嚣张,也越来越多,但是大侠一出手,就知有没有。
啊,忘了说,大侠姓金,名在中,自称自学成才,无门无派,武功超绝,脸比武功还绝,性格比脸还绝,简而言之就是冰山冷美人。
不过虽然冷,但是相处久了,郑允浩却觉得金在中真的特别有意思,是那种在生活里一点一滴的慢慢的渗透着,让你渐渐的离不开他的那种有意思。
“干嘛不走了。”
西出广安南道,就到了淮河,等过了淮河,就是南凉,真正的天高皇帝远的地方,郑允浩有些犹豫,不知该不该走,在河边洗了手的金在中看他站在路上发呆,便问。
“唉,”想着自己这样一路狼狈前行,直到遇上了金在中才算是过的勉强安逸一点的郑允浩忍不住叹了口气,文不对题的感叹道,“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啊。”
“因为他没有船么?”
郑允浩:???
“在中啊,你不知道……项羽是谁?”
“哦,我知道啊,”大侠慢吞吞的点头,然后歪着头看郑允浩,“我这么回答难道不好笑么?”
郑允浩:????
“好笑。”
“那你为什么不笑?”
郑允浩:……
“哈哈哈哈哈。”
“笑的不好听。”
经过连日的相处,郑允浩已经不再那么怕这位拿片叶子就能要人命的郑允浩,甚至偶尔觉得他说话慢吞吞,冷冰冰的样子有点可爱,于是随口反问道:“那你笑得好听么?我听听。”
“我长得好看就行了,为什么还要笑的好听。”
郑允浩:……
他竟然无法反驳。
因为有些犹豫要不要过淮河,加上金在中想吃当地有名的烧鸡,所以郑允浩决定在镇上先留一晚,然而就是这个决定,险些让他后悔终生。
就是这天晚上,狗急跳墙的孙皇后重金请了岭南的用毒世家,郑允浩自然中了毒,连金在中都着了道,只是幸好他内力深厚,还能强撑着把郑允浩带出客栈,逃入了山林之中。
“在中,你听我说,”郑允浩捂着嘴,每说一个字便咳嗽一声,血顺着指缝淌出来,金在中皱着眉头,却没有躲开,弄脏了衣袖,“不要再管我了,我……咳咳,是当朝太子,追杀我的是十皇子的生母,现在的皇后,为了皇位……咳咳,他们不会放弃的。”
“原先是我自私,如今……不能再拖累你了。”
“在中,我先告诉你的是,这十余日,是我母后死后,这二十多年来,我最开心的日子,你快走吧,别……管我了。”
最后一句话说罢,一口血终于喷了出来,溅了金在中一身,后者想要帮他擦,郑允浩却顺势挣脱开来,挣扎着道:“快走。”
树林渐密,不见月光,郑允浩眼前一片模糊,只隐约看着金在中望着他好一会,然后,转身就走。
郑允浩欣慰一笑,强忍着不舍,跌跌撞撞的往丛林深处跑,身后的追杀者越来越近,脚步声已经逼近身后。
这次怕是真的逃不掉了。
其实心里早就有了预感,怎么偏偏这次这么不舍呢?
也不知道在中逃掉了没有。
他在林中兜兜转转,利用地势和五行阵法撑到了天亮,最终还是被逼到了悬崖边。
这么久了,在中应该跑掉了吧。
要是给府上的幕僚知道,他这次是为了一个男人,丢失了活命的大好机会,只怕是要气得跳脚。
郑允浩闭上眼睛,等着刀剑加身的痛感,然而惨叫声却接连响起,他诧异的睁开眼睛,眼前是不知打哪儿来的男男女女,各个武艺高强,杀人如割韭菜,很快就把几十个杀手收拾了,紧接着又冲着外面喊:
“宫主,人在这里。”
公,公主?
一袭白色的衣脚引入眼帘,手里还拎着个花胡子老头,声音依旧冷冷的:“快点给他看。”
“哎呦,我说宫主啊,你急匆匆的回总坛,把人都叫出来,还把糟老头子我从床上抓起来,就是为了就这个小子啊,嗯……长得倒是还行。”
郑允浩:???
什么公主?
什么坛子?
金针在身上走了一圈,嘴里又被塞了个药丸,郑允浩先是觉得一阵舒爽,紧接着五脏六腑又像是火烧一般,即使是咬着牙,也痛的呻吟了一声。
“他怎么了?你不是能解毒么?”
“哎呀,我的宫主啊,他和你不一样啊,你是什么底子,他是什么底子,我能解你的毒,但是只能把他的毒转化了,到底是不会致命了,就是……”
“就是什么?”
“就是需要找个人这样那样一下,”糟老头子猥琐的嘿嘿笑了两声,“你懂得吧,不然让他们去找个姑娘来?”
郑允浩迷茫的看着金在中一脚把糟老头子踢出去,然后一伸手把他给拎了起来。
“哎,在中在中……”
“你没听明白?”
“听明白了。”
“那你难道想找个姑娘?”
“不是啊,我就是……那个你……”
大侠轻功一展,很快就找到了个能进人的洞穴,不远处隐约还有人在笑闹,说着什么“宫主,别着急啊”,“春宵一刻值千金”之类的话。
郑允浩有点脸红,正要再说话,金在中便问他:
“你不是喜欢我么?”
被戳穿了郑允浩脸更红了,支支吾吾了好半天才点头:“是,是啊,你怎么知道的啊?”
“我这么好看,你为什么不喜欢我。”
郑允浩:……
您说的有道理。
“但是,你……哎哎,你别脱我衣服啊,在中,在中……哎,媳妇儿,你慢点……疼不疼……”
这一晚,中了毒的太子被冷美人宫主“霸王硬上弓了”。
哦,说起来其实是他上金在中,但是他中了毒,所以……嗯,骑乘式。
  两人从天亮弄到夕阳半落,最后是金在中带来的那些人给他们雇了轿子,抬到了镇上。
  从哪些嘻嘻哈哈的人口中,郑允浩终于得知,他的新晋媳妇儿,大侠金在中竟然是江湖上鼎鼎有名的暗花宫的宫主,江湖第一神秘门派,据说没有他们不敢做的事情。
   于是郑允浩一脸受伤的去问金在中:“在中啊,你不是说,你无门无派么?”
   “暗花宫是宫。“
   郑允浩:……
   是,我媳妇儿说的都对。
   既然人家都坦诚相对了,郑允浩便也不藏着掖着了,而且其实他之前都交代的差不多了。
   “……就像我之前说的,孙皇后为了让自己的亲生儿子继承皇位,所以才豁出去追杀我,父皇……父皇年迈,偏疼幼子,加上当年,我母后一族握有兵权……功高盖主吧,加上母后不善谄媚,在世时时常规劝,我知道他心里一直有疙瘩,即使如今吴家已经败落了,他也不愿意我做皇帝。“
   “那你想做么?“
金在中听完了问郑允浩。
“怎么说呢,”郑允浩苦笑,“以前是很想的,因为人人都说我会是一位明君,直到母后病逝,外祖父一家男丁俱战死沙场,外祖母寻了个由头,带着家里其他人回乡,临走前给我捎来一张字条,上面写着:允浩,吴家无愧大周,有今日,是运道所致,逝者已去,勿念勿堕。我知道外祖母是怕我为了报仇,丢了性命,所以我这些年一直小心翼翼的活着。”
“为什么要小心翼翼的活着,”金在中冷冷的抬眼,“是你的就该是你的,是你的为什么不去抢,你不抢他们就让人活着了么?”
“是啊,”郑允浩被抢白了这么几句,却笑了起来,“装了这么多年,我都快忘了自己是什么样了,昨日你走之后,我听那些人说,父皇病危,只怕就是这几日的事情了,我当时想,我要是侥幸活下来,一定杀回洛阳,把属于我的都抢回来,可是现在……”
“我不想连累你。”
“你为什么会连累我?”
“在中,宫中现在肯定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我无兵无权,只有一个太子的头衔,想要抢回属于我的东西,势必万分艰难,我不想你跟着我冒一丝一毫的危险。”
“没有我你才危险。”
“在中……”
“闭嘴。”
……
最后还是根本就打不过自己媳妇儿的太子陛下乖乖的闭了嘴,并且在他的胁迫下,说出了自己的打算。
借兵。
“广安南道和北道的驻军大约有五万,分别有两位将军所统领,其中一位是我外祖的故交,我有七层把握说服他,另一位……只能从长计议了。”
“有什么好议的,你去那个故交,我去另一个。”
“在中,这不是儿戏。”
郑允浩想要再劝,金在中却拍了拍手,门外立刻冲进来五六个人,金在中指了指他道:
“你们,带着他却找故交,他要掉一根头发,你们就等着变秃子吧。“
郑允浩:……
太子殿下被驾着去了广安南道,有暗花宫的属下保护,他果然一路顺利的拿到了兵符,三日后,按照飞鸽传书在九龙山和金在中汇合时,他惊讶的看着金在中换掉了白衣,身着甲胄,骑在马上,很是威风凌凌的抛着一块兵符玩。
“你……说服了徐轲?”
“哦,没有,”金在中勒马,慢吞吞道,“他不听话,我把他杀了。”
郑允浩:……
太子殿下看了看乖乖的跟在金在中身后的上万兵将,几乎可以想象金在中被个冷着脸威胁他们的样子:
不听话?
杀了。

有了五万兵力和暗花宫遇神杀神,遇佛杀佛的各位江湖高手,郑允浩的反扑很厉害,打到洛阳城下的时候,宫里恰好响起了丧钟,骑在马上的郑允浩身形一晃,险些跌下去,直到身边的金在中伸手撑住他,他才回过神来:
“我没事。”
“只是没想到竟然这么巧。”
“嗯,你爹挺会死的。”
大侠点点头,郑允浩被他逗得不知该哭还是该笑,深吸了一口气后,振臂高呼:“父皇驾崩,孤身为太子,当……回宫尽孝!”
“回宫!回宫!”
五万大军撞开了城门,一路长驱直入,破了宫门时,孙国舅正在读一份所谓的遗旨,说是陛下废太子郑允浩,将皇位传给了十皇子,见郑允浩带着数人进城来,立刻面露窃喜,令御林军将他拿下。
“孤乃太子,何人敢放肆!”
一直小心翼翼活着的太子立于马上,威严似天神,御林军停下了脚步。
“你已经被陛下废了!来人啊,将这不忠不孝之徒拿下。“
“父皇为何……”
郑允浩早就想好了应对之策,正要给他们表演一个什么叫字字珠玑,就听“刺啦”一声,不知打哪儿飞来的一块石子,将孙国舅手上的圣旨砸成了数片。
“吵死了。”
金在中觉得那个胖子话太多了。
“大胆,你是……”
“所以你也死吧。”
孙国舅被另一块石子击中眉心,张着嘴倒了下去。
宫中立刻乱了。
郑允浩无奈的捂住了脸。
金在中擦了擦手,看着不知所措的御林军,和已经吓傻了眼的文武大臣以及孙皇后,慢吞吞的问:
“你们,想死还是想活?”
没有人想死。
于是已经做好了可能会血流成河的郑允浩迷茫的被金在中丢在了皇位上。
“吾皇万岁!”
大臣们哆哆嗦嗦的下跪,被暗花宫用刀盯着腰的孙皇后和十皇子也不得不跪了下来。
站在郑允浩身边的金在中嘀嘀咕咕的道:
“万岁的是王八。”

和大周开国皇帝预料的一样,郑允浩确实是好皇帝,虽然他继位的过程不那么顺利,但是随着他的一道道旨意颁布下来,俱是利国利民之策,不管是百姓叫好,连大臣们也都心服口服,唯独有一道是册封金氏在中为王夫,也就是之前的皇后的意思。
册封一个男人,天下哗然,多少人以为那些守旧的老臣怕是要哭着纳谏,结果等啊等,却没有一个人反对。
原因很简单。
大家见识过了皇后,哦,不,王夫那天石子杀人的壮举,谁也不想做下一个亡魂。
爱谁谁吧。
而且连陛下都怕媳妇儿,他们为什么不能怕!

“南凉那边的动乱已经平息了,”并不知道大家有多怕他的金大侠坐在皇帝陛下的桌上,翘着腿给他看刚拿到的信,“牡丹刚送来给我的,哦,她还带了烧鸡,你要不要吃。”
郑允浩对金在中坐在桌上的事情见怪不怪,反正他也管不了,也舍不得管,只是听到后半句,迷茫的问道:“等等,牡丹怎么带给你的?”
“就进宫了啊,哦,偷偷进来的,你不知道。”
郑允浩:……
“我以前觉得普天之下,论守卫,皇宫应该是最安全的地方,我错了,原来并不是。”
“那是哪儿?”
“是你身边。”
“嗯,”金在中点点头,“我也觉得。”

因为除了册封了金在中,后宫并没有其他人,连宫女都遣散了大半,所以郑允浩一直是和金在中住在自己的寝宫里,也不需要其他人伺候,所以寝宫里总是很空旷。
这么一来,哪怕是睡到半夜,金在中突然悄悄起身,出了殿门,也没有人发现。
他一路避开宫人,最后进了一间废旧的宫殿,一个老太监悄悄的闪身进来,见了他便跪下道:“少主!”
“我不是说我不要再联系我了么,为什么不听?”
“少主,您不应该放弃啊,这大周的江山本来就应该是您的啊。”
“旧的取代新的,新朝推翻旧朝,弱肉强食而已,是你们一直放不下。”
“是,是我们放不下,可是您以前不是也愿意的么,少主,我们精心筹谋了这么多年,如今您终于有机会了,您为什么啊,为什么啊……”
“没有为什么,”金在中打了个哈欠,懒洋洋道,“和一个傻子抢江山有什么意思。”
“啊?”
“我走了,最后一次警告你,这件事从此就算了,你们若是再背着我筹谋,就别怪我……”
金在中慢悠悠的走了,留下前朝遗老一脸茫然的看着他的背影,有点转不过来。
傻子?
说的是郑允浩?
可是这位新帝励精图治,颇有谋略,一手制衡之术玩的出神入化,竟然被少主称为傻子?
不是情人眼里出西施么?
怎么到了这就情人眼里出傻子呢?

金在中才不管这些,他回了寝宫后,抖了抖身上的寒气,掀开被窝爬了进去,郑允浩迷迷糊糊的似有所感,下意识的问道:“干嘛去了?”
“没干嘛,睡觉。”
“哦。”
郑允浩伸手把金在中拽过来,搂着他似乎又睡着了,金在中也朝他怀里拱了拱,闭上了眼睛,所以他没有看见,紧紧地抱着他郑允浩露出一个浅浅的笑意。
看吧,这个大侠还是被他留住了。
==================8000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 加入爱不离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IBelieveYoonjae ❤

GMT+8, 2019-5-19 19:14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