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 加入爱不离
查看: 73|回复: 1

[原创完结] Love You More[半现实/短篇/第一人称] BY:霍容

 关闭 [复制链接] |关注本帖

白衣。

积分
12
帖子
8
0 点
不离值
3
173 粒
3 颗
0 滴
在线时间
5 小时
发表于 2019-5-9 10:52: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现实基础加99%个人主观胡乱瞎猜

*奇怪文风预警  词不达意预警  沈先生龙套出场预警

*郑先生第一人称 回忆视角

*something impossible 姊妹篇

*结合 love you more 食用更佳  不上升真人食用更佳

*一千个人眼中有一千个允在 这个是我眼中的 决是不及真正允在美好与强大的万分之一

*需要小心心 推荐和评论投喂:【霍容】欢迎小心心和评论投喂~
https://www.ibelieveyj.com/thread-6299-1-1.html
(出处: 爱不离·允在文站)

总字数:5557

评分

参与人数 1不离值 +1 +40 +1 收起 理由
Camellia + 1 + 40 + 1 完结奖励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白衣。

积分
12
帖子
8
0 点
不离值
3
173 粒
3 颗
0 滴
在线时间
5 小时
 楼主| 发表于 2019-5-9 10:56:54 | 显示全部楼层
《Love You More》BY霍容
这家伙是从某一天开始变得奇怪的。
是从哪一天开始的呢?捏着眉头想想,大约是从去年的初雪日开始的。
久违能在家睡个好觉,我破天荒赖床赖到闹钟响过第三遭,才匆匆忙忙摸着黑往身上套衣服。忽然就听到这家伙忧心忡忡的声音。
“允浩啊,你爱我吗?”声音轻得后半句似乎要被他重新吃进嘴里,“你是爱我的吧?”
“嗯?”我被他的语气激得一惊,没能从高领毛衣里钻出来就着着急急回过头去。
他胡乱坐在床上,两人用的被子都没能把他盖好。这个家伙好像变成了二十四岁还是二十六岁,总之不是这个三十二岁还稳坐我心尖儿上的,而是那个我曾经下定决心离开、用力忘掉的金在中。
不正常。太不正常。这家伙好好的时候应该是这么问的,“允浩啊,你不爱我了吧?你对我一点感情都没有了吧?”,骄傲着带着确信我爱他的语气。
十代、二十代、三十代,啊,似乎一直都不肯好好说话的可爱家伙。
“允浩啊,我爱你。”没等到我回答,他又重复了一遍,“好爱你。”
“有多爱呢?”我用我自己把他圈在被子里。
他在我怀里掰起指头来:“父母是一位,粉丝是二位,自己是三位,允浩啊,你是四位。”
二十岁的你也分明循循然对我说过这些话,彼时你脸上带着藏不住的小骄傲,心里分明是算准了自己是我的一位,也分明把我当了一位。口是心非,啊,口非心是。而我这么多年,爱惨了你这幅小模样。
“怎么办你是我的一位呢。”我握上他的手,仔细地弯回去三只手指。
“啊,你也得把我当做四位才行。”
看着他微微发红的面颊和弯弯的眼角我才放下心来。重新安顿我的小家伙儿躺下,又隔着被子拍了一阵儿,趁他将睡未睡时悄悄离开房间。
出门去冷得一缩,紧走两步上车,才发现浑身都冒了冷汗。还是心慌啊,他也是,我也是。
失常一次就永远后悔,更何况不是一次,当然不止一次。前几年两个人都张牙舞爪眦目欲裂的时候多了去了,大多数时候还要再添一个言不由衷,以致于后来只要在对方脸上看到与当初相似的神情就忍不住心悸。怕自己多想,也怕对方多想,怕太小心翼翼,也怕重蹈覆辙。
好难啊,生活好难啊,比做东方神起难多了。
手机上冒了一条推送消息,赫然是关于我的:“‘我是瑜卤允浩’火遍推特”。嗯?什么?
好的吧,我还是不会大概生活的瑜卤允浩,我是要成为瑜卤允浩的郑允浩,我是要成为郑允浩的金在中的爱人。啧。虽然好几次都差点不是这家伙的爱人了。
24岁那次是最盛大的,私下里却缺少交代。要走的路不同,好吧那可能就是三观不合,人生才刚开始,分道扬镳就分道扬镳,想找总还是可以找到的,想见总还是可以见到的。就这么简单地认为了,现实却是封锁隔绝,虚与委蛇,两败俱伤。再见到的时候两个人都张不开嘴。从认识开始就没分开过这么长时间,什么陌生的陌生感。就像年轻的时候分别,重逢时已垂垂老矣,彼此空缺了整整一生,不知道该从何问起。
“我看到了。”似乎是我先开口的,“MFMK。”
“首先我想要感谢海外的粉丝,还有,”屏幕中你苍白清瘦的一张脸,话在嘴边踟蹰了几次,语气轻得像叹息,“还有或许现在正看着的两个朋友,我想对你们说声我爱你。”
被你爱着的两个朋友如你所愿的看到了。
昌珉几乎是立刻瞪起眼睛来,大步走出练习室,想来我是被他摔门的声音震回神的。
荒谬。这是我的第一个反应。原来我正在被你爱着啊。那又怎样呢?不会再有了,不会再来了,你恨不恨我、爱不爱我又有什么相关?反正你都不可能和我在一起了。
没有意义。不要做没有意义的事。郑允浩,你不能做没有意义的事。你不能再做没有意义的事。
是真的下定决心要放下的。再见一面是为了告别的。不带着任何误会好好分手,说不定还能得到彼此虚头巴脑的祝福。想来是我第一次输给你,这点决心在爱你的心面前竟然如此不值一提。
“我、我不是的。”我等着你开口,你欲言又止地把话咽下去。
不是背叛者,不是故意的,不是想分手,还是、不爱我?
这一刻才反应过来,我俩原来都在等着对方宣判。
可惜谁都开不了口。
我才往前走了一步,这家伙条件反射把左臂捂住。
“怎么了?纹身了?”
你表情惨淡:“没有。已经足够痛了,不需要那些了。”
我又往前一步,你猛地磕进我怀里,察觉之前,我已经你抱紧。才发现留恋,才发现想念,才发现欲罢不能,才发现刻骨铭心。金在中,你凭什么呢?只是由着性子这样拥抱,没能好好分手也没能好好和好。
两个人匆匆又凑在一起,失而复得,战战兢兢,对话里都是“嗯嗯啊啊”“好的呀”,在家比工作还累。强弩之末,不是他先断,就是我先断,肯定是要断的。架也吵过了,吵完了两个人都神经衰弱,翻来覆去地睡不着。熬到天蒙蒙亮了,身边人不在,反而心里有一丝轻松。起身去阳台抽支烟,拉开门一看这家伙正叼着烟惊恐地看着我,下一秒赶紧把烟吐出来拿在手里。这算什么呢?怎么抽支烟还得背着我?
“在中啊,我们还是算了吧。”
我把烟从他手里拿下来,应该是没吸几口。他愣愣地看着我把那支烟吸完,闭闭眼才开口。
“我好了。我都好了。允浩啊,我都可以。你不喜欢的话,我不会再说了。”他大概看我脸色没有转好,想凑上来拉我的手,犹豫了一下还是扯着自己的衣角,“真的不会再说了。”
你都说了些什么呢?我其实一句也记不得了。我说的都记不清。应该没说过“你去死吧”这种话,我是怎么说的来着,“你是不是想让我去死”,好像是这么说的。不是真心的。不该这么说的。你怎么能认错呢?你认什么错呢?我究竟做了什么让你变成这样?
“在中啊,我们都轻松一点生活吧。”我记得我说完还笑了。是真的很努力的笑,努力的感觉一直记到今天。没有好聚好散,都是表面功夫。受过一次伤当然会怕第二次。知道有多痛才会更害怕。只是怕也没办法。
那天之后很多人旁敲侧击地跟我说着他的事,偶尔提一句,过得不太好。然后匆忙把话题转开,一面还偷偷察言观色,看我的表情。我需要有什么表情?那我就过的好了吗?我就没有想他想到哭的时候吗?只是我凭什么要让他再知道这些呢?让他再为我难过?他凭什么为我难过?他的那一点内疚不值得。不值得。“啊。是吗?”这就是我的全部反应。我真的没办法再做更多了。
爱也痛、恨也痛,拿不起、放不下,或许就拖拖拉拉一生呢?
做好了这样的觉悟,这家伙的新闻就砸进我平静的深海里。大概是说他对粉丝不好的意思。这是什么胡话?一边嘲笑媒体的无良,一边还是忍不住刷新几次,公司的声明发得太不及时,眼看评论的风向急转直下。这家伙。在飞机上什么都不知道的家伙。还有说着不在意,这时候却着急跳脚什么都做不了的我。我不该管了,他自己也能处理得好,于公于私我也没资格。
那年的我理所当然不知道这是黑色三月。理所当然不知道这是我无法阻止的黑色三月。是我即使提前预知也无法阻止的黑色三月。原来那样恶毒的诬陷只算是小风波,是灾难到来前的小小预兆,而在接下来两周内发生的所有生死离别的密度,似乎需要一生来稀释。生死有命,富贵在天。是我不能把你交给命运,是我要从所有颠倒错乱中赢回你。要相忘于江湖,也是只属于我们的江湖。
“如果是我的工作的话,让我死我就去死吧。”时至今日我仍难以形容自己看到这句话的状态。因为太了解,太知道他是怎样的人,所以好像必须马上去到他身边,必须马上有他在怀中的实感。可是巡演就在眼前,这是一场注定了的辜负。一结束、一结束就马上回去见他,和他好好说话。下定决心。只是情况还在变得更糟。
我姑且为自己留一些体面,就这么描述吧:我听到他失联的消息就没命地往家跑。好吧,其实是巡演结束后正卸妆的时候,差点被吓掉了魂,什么也顾不上就往外跑,左脚拌右脚,几次要摔倒,万幸是还记得自己有车这回事,坐到驾驶座手却抖得抓不紧方向盘。硬要开车的话,应该会出大事。心里有这样一根弦,手上却不敢停下,刚要发动突然听到有人喊我“允浩哥”。昌珉猛地拉开门,“我来开车!”看我没动作,他直接把我从车里提出来,又塞到另一边去,“他在哪?”
“回、回家。就是、那个家。”无法加任何限定词的家。我感觉你应该会在。就像你感觉我应该会来。
车停在地下,我几步跳上电梯,浑身都打颤。
“哥,留住他。”昌珉的声音远远的。
看着电梯跳动的数字,几次都要哭出来。当死亡近在眼前,如此切肤,如何不痛?
打开门,就是对我的审判。
幸而是灯火通明,只穿着白衬衣的家伙似乎刚洗完澡,头发还湿着,浸透半个肩膀。整个人白生生的。
我知道他等不到我不会死的。我那样确信又那样担心。
他见到我就迎上来,带着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的天真表情:“为什么这样急呢?”一面脱下我乱七八糟的西装外套。
我不可置信地看着他,不敢碰也不敢抱,这是怎样的美梦呢?那些不好的事难道都是幻觉?现在究竟是哪一年?恍若隔世。相比起刚出浴的他,卸妆卸到一半又跑了一路的我,大概是人不人、鬼不鬼。
没来得及说话,一吸气就忍不住咳嗽起来。他拉我在沙发上坐下来,自己坐在地上,等我想把他捞起来时,才发现他的扣子不动声色地开了三颗。
这是做什么?
我忍不住抓着领子把他提起来,剩下的几颗扣子也未能幸免。他惊得往后缩,又被我压在墙上。在我手下的他瘦得不像话 ,胸前的肋骨几乎能看到第三根,撞在墙上“空”地一声,手晚一步拉住我的衣袖,凉得我一惊。
“允浩啊。”嘶哑又微弱的一小声,从他干涸的嘴唇里侥幸逃生,之后任凭喉结滚动几次,再未能发出一个音节。赤红充血的双目掩在额发后,薄薄的皮肤包着颧骨双颊,锋利的下颌划伤我的底线。
大约是不安于我的视线,他把头偏向一侧,又被我抓回来,动作算不上温柔。我真的几乎是恶狠狠地向他吐着气,这段时间忍耐下来的情绪通通涌上来,没来得及开口,眼睛先酸了。
“金在中。”我掐着他的领子强迫他与我平视,“金在中,是不是、是不是你要离开的?是不是你要你的自由和梦想的?”我说着忍不住哽咽起来,“你不是为了这些,把我抛下了吗?”
他一瞬间颤栗起来,眸间的水汽凝结成泪,啪嗒啪嗒落在我手上。为什么要哭呢?这话杀了你之前已先杀了我。
“你要爱我就给你爱,你要自由我就放你走。我已经这样了。我已经尽力了。”一丝力气都没有了,连他的领子也握不住,“金在中,可是你失去我的意义究竟是什么呢?”
是为了被联合封杀就一蹶不振离开我的吗?
是为了被诬陷中伤就寻死觅活离开我的吗?
我要你堂堂正正清清白白。
我要你顶天立地风雨不动。
我是为了这些才把你放开的啊。
“我会忘了今天的事。”没做到,忘不掉,只是不敢提,直到现在,2019年。
手里都留着他当时的颤抖。从未这样粗暴地对待过他。很难说后悔,只是心酸。
再看他的脸泪水或许就忍不住,才转身走出两步,身后突然“咚”的一声,紧接着被抱紧了,我终身无法、也不愿挣脱的一双有力臂膀,我的所有脆弱的出口。怎么他这温柔陷阱才是我这野兽的家。还是在他的怀抱里哭出来,理智坚持溃不成军,一直到两个人都虚脱了跪在地上,也不愿放手。
“郑允浩,我不死了,你也不要死。”
“金在中,你又落在我手上了,你不会有好日子过了。”
两个人在地板上躺了一夜,身上一点劲都没有,交握的十指成了唯一的能量源泉。我却看到他脸上久违的神彩。
后来在某个冬天又经历离别和诬陷的风雨,跨年夜这家伙枕着我的膝盖闭着眼和我说话。
“其实我当时是真的想过要死啊。就想死之前至少还要做一些什么事,想再见父母一面,又想至少要把想做的音乐都做出来吧,至少再做几次巡演吧,至少要再拿几次一位吧,或者至少、至少要和你见一面,好好相处一次吧,可是见到你我又觉得根本不够了,死之前至少要和你过完一生啊。还有我的几只猫和狗······”
越说越轻、越慢,直到没有声音,直到我的膝盖沉默地变湿。
手从他腋下膝下穿过,就这么把人抱起来。
怀中人眼睛红红的,“你这是、这是做什么呀?”
“和你好好相处相处。”
是与我离别的后遗症,理所应当由我来负责。把安全感、信任感,还有三段笑声都还给他。虽然有时愚笨,不过他不计较,我就放过我自己。爱得剑拔弩张,惊天动地,似乎突然就过了那样的年龄,现在每天只想着让他幸福快乐身体健康,多做些喜欢的事,然后最好能多爱我。
他的小脾气逐渐被养出来,私下里有些时候可以算是无法无天,歌词什么的看到有意思的随时就发给我,要么我穿了什么怪衣服忘记刮胡子出机场,一落地他电话就打进来,絮絮叨叨,好像这个人真就在身边。
当然只是好像。我知道他还是有点不安的,也知道做再多其实也不能弥补那些年不在他身边的空缺,哪怕万一。抒情曲录得太动情就会胡思乱想,脆弱得能在我手下哭起来,第二天开始追问我是否爱他,回答都等不到就又向我告白。我也会偶尔想起来和好那天惊天动地的一声,这家伙着急来抱我,肋骨生生磕在柜角上,第二天一看已漫成拳头大的黑青色。白皙皮肤上触目惊心的一片黑,附在一吸气就分明的肋骨上,整整一个月才散尽。去年他吃饭还把胳膊烫伤了,明明是有点生气的,看他头两天嘟嘟囔囔地叫疼,还可怜兮兮举着手洗澡,就剩下心疼和无奈了。好吧,还有一点好笑。
从去年重启活动开始,这家伙彻彻底底忙起来,日程比我还多,不停出演节目,其余时间也都用来练习,日本韩国来回飞,发型一天一个样。什么中秋节、出道十五周年纪念日、跨年、生日、情人节,在一起过的日子掰着指头都能数过来,见了面经常两个人累得都说不出话来。也没什么不适应,这才是金在中。上天入地响当当的金在中。
他就应该在舞台上,至少应该有一部分绽放在舞台上,不管是唱着歌还是讲着笑话,都是如此的耀眼,如此令人念念不忘。“ジェジュンさん、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す。”一首歌谢幕,没忍住跟着主持人念出来。谢谢你,金在中。其实从未受谁偏爱,都是他自己创造的幸运。
不过去年就因为压力太大有了一块斑秃而被我摁头抹姜的金大人,最近要发新专辑又坐立不安。打电话说到一半突然问没听过专辑的我哪首哪首歌感觉怎么样,睡觉睡到半夜突然惊醒坐起来的情况也有,或者是大早上起来顶着两个黑眼圈,两只手冰冰凉凉掐着我的小臂,"允浩啊,我怎么办呢?"
我其实也不知道。你怎么办都可以。
在我面前可以把想说的都说出口,想做什么就都去做,我何其渺小怎奢望成你天空,只给你自由和爱。
Love you more than before.
Love you more than you love me.
——end——
作者的话:
这篇本来是为了甜写的,一开始是叫 sweetest love ,但是那段时间的事,无论如何也还是越写越觉得苦,就取了歌词里“love you more than you love me”的一部分。依旧是新专辑祝贺文,上一篇是金先生视角的,这一篇就主观还原一下郑先生的心理吧。以现在这个更加成熟的郑先生的口吻去回忆,去讲述过去那个不成熟的自己的故事,是有一点想达到简·爱的效果(也许失败了?哭)。我希望呈现的金先生和郑先生是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性格、不同的魅力、不同的坚持,但都是可爱的真实的。经历分别的双方,痛苦与应对的方式也不同,彼此理解而非妥协、努力而非忍耐、相爱而非惯性,我想要发掘这种爱情的积极意义。
爱应该会让他们变得更好吧,在争吵撕扯之后,不断反省着爱的方式,不只是感情上的抚慰,也会有理性上的提升吧。希望是这样。
金先生新专辑大卖再造盛世。
允在生生世世天长地久。
向短暂出场但非常重要的珉表示感谢。
很惭愧我本人是矫情别扭又沉默的本体,文字难免带有这样的色彩。望海涵。
关于故事和写作方面有什么建议可以在水楼里告诉我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 加入爱不离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IBelieveYoonjae ❤

GMT+8, 2019-5-19 19:08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