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 加入爱不离
查看: 385|回复: 1

[原创完结] One Kiss[半现实/短篇/第一人称] BY:霍容

 关闭 [复制链接] |关注本帖

白衣。

积分
19
帖子
12
0 点
不离值
5
291 粒
4 颗
0 滴
在线时间
13 小时
发表于 2019-5-9 11:03: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现实基础加99%个人主观胡乱瞎猜

*奇怪文风预警  套头kiss预警 分手期预警

*金先生第一人称

*时间在第二次分手到黑色三月和好之前

*结合 one kiss 食用更佳  不上升真人食用更佳

*一千个人眼中有一千个允在 这个是我眼中的 决是不及真正允在美好与强大的万分之一

*不常来水楼留言我就会难过 难过就不想写了

【霍容】欢迎小心心和评论投喂~
https://www.ibelieveyj.com/thread-6299-1-1.html
(出处: 爱不离·允在文站)

总字数:3903

评分

参与人数 1不离值 +1 +40 +1 收起 理由
Camellia + 1 + 40 + 1 完结奖励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白衣。

积分
19
帖子
12
0 点
不离值
5
291 粒
4 颗
0 滴
在线时间
13 小时
 楼主| 发表于 2019-5-9 11:06:00 | 显示全部楼层
《One Kiss》BY霍容
我又偷偷回了我们的家。
那个客厅太大、卧室太小,隔音采光都成问题,买来就处处不顺心的家。现在我得消灭自己的生存痕迹,然后等着允浩把房子市价的一半转给我,至于是卖是留我已无权过问。
他没有换锁。
锁舌咔嗒一声,我推开门,拎着空行李箱进去。室内的温度不高,地板像才擦洗过,以及一丝丝烟草的气息,让我一时以为他还在这里。这种设想让我猛地心跳起来,忍不住向四面张望。如果他等一下回来了,发现我在这里······这时卧室突然传出一声轻咳。
“允浩,是你吗?”我抓着沙发,努力抑制住声音的颤抖,“我有些话想和你说。”
他没有回应。我不知道该不该继续说下去。
“前几天我把工作室退租了,昨天去搬了东西。”一开口唐突得把自己都得罪了,“你猜我找到了什么?”我努力造成一个上扬的语调。
“你以前的歌词本。我也不知道怎么就把它带出来了。”也许是收拾得匆忙,也许是潜意识为之。我恨语言这样匮乏,我无法向他描述我是如何惊喜地扑上去把它抱在怀里,一页一页仔细翻看,一边抚摸一边亲吻上面的字迹,而后泪水与哽咽让我变成一条垂死的鱼,侧躺在地上,大口呼吸,失去挣扎的力气。我只能说,“我真的好想你。”
他还是没开口。这样沉默,着意惹我心急,所有心意都来不及迂回。
“我真的、好像不能没有你。这个困难我怎么都克服不了。”
“你可能觉得我不爱你了吧?从要分开的时候。我怕失去你的信任,更怕伤害你,可是我阻拦不了任何事,甚至不能和你一起面对。我也、非常怨恨自己。现实的情况变得越来越糟,白天晚上有处理不完的事,一合眼想着我们或许就这样了,又醒过来。你看我离开了你,幸运也离开了我。”
“后来我们好不容易见到了,我又胆怯了。”你瘦得像一把剑,准确地从我的喉咙刺到心脏,你说一个字我都鲜血淋漓,“你说要和好,我都不敢信。为什么呢?我们之间的误会太多了,连立场都不能相同。可是回到你身边的机会太珍贵了,我怎么能放弃?就待在你身边,我什么都不敢做了,把自己都放下,去配合你。我知道你肯定不喜欢,可是怎么办呢?我真的太怕了,怕你对又我失望。”
“分手这几周,我总是想以前的事情,或者突然看到什么好玩的就想讲给你听,逛街看到合适你的领带,买下来又想起无人可送, 工作到一半会想回家该做点什么给你吃,买好菜走到半路才反应过来,只好再折返回去。”
“我只活了二十五年,真的很难给爱下定义。如果你说这些都不是爱情,我不知道什么能够代替。”
我在客厅里站得僵直。他还是一言不发。
“允浩啊。”我推开卧室的门。那里面没有他。
穿堂风要把人吹透了,我用力拧上窗户的把手。
想来那一声轻咳是风把窗吹开的声音。
虚无又荒唐。
蹲在窗边揉揉脸,终于想起来自己是来搬东西的。
衣柜已经空了不少,剩下的衣服杂在一起,有些反季的从拿来就没能穿过。
坐在地上一件一件往外挑,我的折在箱子里,他的也重新叠好。
这是他的T恤,洗过几水就被当了睡衣,前襟有一块洗不掉的油点,仔细闻还带着他沐浴露的香气。这是他的衬衫,第三颗扣子被崩掉过几次,不得不在两侧又加了暗扣,我平生唯独钉过的两个暗扣。这是他的毛衣,绿得扎眼又很爱掉毛,他穿着这个抱过我,然后又花了两个小时把所有的绿毛从我的酒红色抓绒衫上拿下来。这是他的运动裤,大概是穿上瘾了,一样的有好几条,回家随手就要换上。塑封袋里,啊,是他的帽衫,似乎没怎么见他穿过,抖开看也不是他现在的尺码,旧衣服藏这么深干嘛?
今年的第一场雷雨来得毫无预兆,闪电穿越几万公里稀薄的空气,如此准确地击中了我。
我扯着行李箱,落荒而逃。
不但没能把钥匙放下,还顺走了他的帽衫。
雨在我出门几步之内骤然大起来,打着伞还是湿了半条裤子。多付钱叫了的士,也没敢直接开到家门口,下车又淋了一段,这回全湿透了,鞋里还进了泥沙,浑身刺挠。
进屋就把衣服全脱了,一路走进浴室,拿起喷头对着右腿猛冲。
水温打到最热,皮肤烫得又痛又红,膝盖里面还是冷得像石头,着急把手伸上去用力揉捏,没忍住痛呼出声,泪直接滚下来,咬牙又坚持了一会儿才缓过劲儿。在这样的时候是会有些怨恨的,虽然无名也无终点。
整条腿像被冰柱贯穿了一样,动弹不得。这种疼痛我无法掩饰或逃避,甚至随着年岁的增长愈演愈烈,不知道到哪天就汹涌到无法招架。想来是用不了多久。
洗过澡贴上热敷贴,点着右脚把行李展开。外层的衣服多少湿了一点,左一件右一件铺在家里晾着。幸好帽衫还在塑封袋里,连潮气都没沾。
他穿着这个吻过我。在大晚上。在大街上。在几年前。
这样的一个吻,作为当事人的我必须承认自己记不清了。
“允浩允浩,昨晚发生了什么啊?”一觉醒来,认出家里的天花板,一偏头他正盘腿坐在床边,头枕在被子上。
“你让我亲你。我亲了。然后你吐了。”小小埋怨的语气。
“哈哈哈······”我裹在被子里笑出声,他很快欺上来抓我的痒,“我错了我错了,我真错了······”我一叠声地举手投降,“我再亲你一下,再亲你一下可以吗?”两个人又滚成一片。
然后关于这个吻的解释就到此为止,直到前几个月他录综艺的时候自己公开讲出来。
如果不是非常确定他就我这么一个恋人,简直都要怀疑他最记忆犹新的吻是否给了别人。想来想去就该是那次,真的是“完醉”。理智在坚持给他打完电话后彻底用罄,和通话一起“嘟”地切断了。再一睁眼就是早上。
于是我现在清醒地坐在床上,抱着他的帽衫浮想联翩,力图构拟当时的场景。
彼时不似现在强壮的他如何架着我这个喝醉的大块头走出酒馆,一边想着这家伙喝得舌头都打结了怎么话还这么多,一边防我磕着碰着,真是够操心。那个不懂事的家伙甚至还甩开他的手,说什么都不愿意走了。哈,要允浩亲亲才能走。不过迟疑了三秒,年轻的恋人就闹了脾气,看吧,这就是我们之间的墙啊墙,手还伸起来比划着墙的样子。不过是一瞬间的冲动吧,年轻气盛的男孩子把帽衫忽的罩在两人的头上,探过去接了吻。都不知道亲准了没有。不过看那个刚才还虎气的家伙现在耳朵尖儿都红了,应该是亲到了。向他伸手,被乖乖牵住。
“呃······”想到这忍不住对着他的衣服害羞起来。血液里灌了火星子似的,打了几个滚,小腹牵着酸酸的疼。这可不是个好现象。
往被子里缩缩,把帽衫抱在怀里,就这样睡过去。
梦里的我在那个小酒馆被允浩拍醒。
醉得眼皮都抬不起来,随便找个方向鞠了一躬,“老板,我走啦,再见啊。”
讲到一半突然就到了大街上,我趁着酒劲走得七扭八歪,允浩也不着急扶,只看我往机动车道靠近一步就马上扥回来。横冲直撞的我到头来还是在他周围半米内活动。看不见他的表情,闻着味儿我也知道他心情很坏。他为什么又生气了呢?我乖乖的啊。这么这么乖了。委屈得扁扁嘴,这家的酒可太苦了,以后再也不来了。这样想着就落下两步,看允浩也没有等我,索性就不走了。生着闷气的小恋人又走出几步才回过身来,锐利地看着我,成功激起了我身上所有的倒刺。他要是能冲我笑一下或者过来牵一下我的手,我可能就怂下来跟他走了。可他偏不,他就在几步之遥侧过半个身子,等着我过去。算是有点对峙的状态。
他用眼神问我,金在中,你想怎么样?
就这一句话气得我气儿都要喘不过来。
“郑允浩,你敢在这里吻我吗?”这话我保证是嘴自己说的,我代表大脑和它划清界限。
他露出了一个真的惊讶的表情。眼睛鼻子嘴都张圆了。我没敢再分析下去,我不想计较这三秒之内他是否怀疑我疯了,觉得我无理取闹,是否考量了恋情曝光的后果,抑制了多少次翻白眼的冲动。我也怕伤心啊。
“你看啊,这就是我们之间的墙啊,我哪敢要什么······”我说着低下头,又觉得晚上真冷啊,冻死了会上社会新闻吗?
在我为新闻构思标题的时候,温暖又带有攻击性的气息向我靠近。这个年轻的大力士掰着我的肩膀让我面对着他,他站在马路牙子底下,我难得获得俯视他的机会。下一秒他翻起帽衫,把我俩都罩在里面,然后湿漉漉地攻击了我的嘴唇,只辗转一次就离开。铺天盖地的男性气息,温凉纯粹的少年的吻,而后一切归位,他偏着头笑得眯起眼。
他的手找到我的手,十指紧扣,转而交握。他带着我往前走。
故事结束在这里还是非常唯美的。可事实是我没走两步就蹲下来,吐在了街上。
然后彻底失去意识。
梦里都要替自己扶额,意念九十度鞠躬道歉,“给您添麻烦了真不好意思。”
醒过来的时候雨还下着,噼噼啪啪打在窗上,偶尔有车灯惨白地晃过去。
伸着胳膊把台灯扭亮,看了一眼玻璃上的自己,好嘛,眼袋都要垂到膝盖了,不用化妆就能在恐怖片里有个不错的出场。
从冰箱里拿一颗鸡蛋消肿,牛奶送进微波炉,袜子穿好,又加了件外套。我其实挺会照顾自己的。在所有有限的条件里,真的把自己照顾得很好。除了阻止不了自己想你。
思念钻入吸气与呼气的渺小间隔,钻入云朵路过太阳的短暂黑暗,随时让我变得手足无措。
不能怪我敏感,这些之前都由你的爱填满。
分手后这生活走风漏气得不像话,才明白你多爱我。
例外里都写着我的名字,原则到我这就成了身外之物。
我大概领会到这程度。
是你爱我多一点还是我爱你多一点呢?
前几天和认识的哥喝酒的时候还这么问了。
“哥,你说在爱情里付出多的那一方应该是赢家对吧?我觉得赢家应该不是我。”才喝了几杯,五脏六腑都烧起来,疼得龇牙咧嘴,“没有这么痛的大获全胜的,应该是他赢了。”那应该是你更爱我吧。想到这里又想笑了。
郑允浩,郑允浩。
只是念着你的名字都觉得幸福。被你爱过原来是这样好的事情。
那年在巴黎,你这么跟我说。
“金在中,我们长久地相爱吧。这辈子也别放开彼此的手好不好?”
然后我摇摇你的胳膊。
“允浩,郑允浩,我们爱到不爱了就分开好不好?”
“一定要爱到不爱再分开好吗?”
我要爱到你不爱再和你分开。
我要这爱不被时空衡量,我要这爱无边无际,我要这爱自生自灭。
你看我偷走你的帽衫,就是我情不自禁露出的马脚,是我为你回到我身边找好的借口。
拿什么还你好呢?
一个吻够吗?
一颗心够吗?
——end——
作者的话:套头kiss好戳哦,现实向好难啃哦。终于啃到分手期了,反而也没有很虐(对吧?)。我一直相信被很好的人爱过的那种幸福是会贯穿终生的,那个人更多更多的好在回忆中慢慢体会出来,在思念中包裹周身,获得加持。第二次分手对金先生的打击应该没有第一次大,因为他确定了郑先生的爱,他需要的是抓住机会打开两个人的心结。反而郑先生应该是真的想放下了。我在写的时候也没有非常确定,郑先生到底是还住在两个人的旧家里,还是把那些带回忆的东西都留下了。留在下一篇吧。
夸张的不合理的都是我瞎想的。
允在是甜的甜的甜的。
虽然我落笔成刀。
他们的归途里没有故事终止这个选项。
呐,看到这里就快来水楼留言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 加入爱不离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IBelieveYoonjae ❤

GMT+8, 2019-7-22 08:03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