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 加入爱不离
查看: 273|回复: 2

[原创连载] 车技一流[夏日祭] BY:梅川裤衩

[复制链接] |关注本帖

白衣。

积分
3
帖子
4
0 点
不离值
1
33 粒
0 颗
0 滴
在线时间
0 小时
发表于 2019-5-31 23:28: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Camellia 于 2019-6-2 10:28 编辑

研究了半天,踩上末班车
终于有号了ORZ


【梅川裤衩】不能开车
https://www.ibelieveyj.com/thread-6343-1-1.html
(出处: https://www.ibelieveyj.com/)

评分

参与人数 1不离值 +1 +20 收起 理由
Camellia + 1 + 20 开坑奖励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白衣。

积分
3
帖子
4
0 点
不离值
1
33 粒
0 颗
0 滴
在线时间
0 小时
 楼主| 发表于 2019-5-31 23:35:58 | 显示全部楼层
01.       

此起彼伏的轰鸣声没有一点征兆的戛然而止,轮胎在地上划出一前一后两道黑色的印记,空气里散发着橡胶摩擦产生的味道,隐隐有些刺鼻又带着点让人兴奋的因子。金在中单脚撑地,脱下头盔看向紧随他后的人,对方头一扬对着他竖起大拇指,不待金在中反应,他便收了手旋转把手,带着油门如离弦之箭般冲了出去,轰鸣声渐渐远去,黑色的身影也随之消失在朦胧月色中。

赌车摊老板拿着十张红色的钞票对着金在中挥了挥手,金在中捋了捋被汗水浸湿贴在额上的发,即便是夏夜,沧溟山依旧保持着它独有的冷感,时而吹起的夜风吸引着一大群前来避暑的游客。

比起钱的多少,更让金在中担忧的却是那个人。在对方没有摘下帽子前,于他而言,对方只是一个陌生人,但在对方脱下帽子的那一刻,时间像被按了暂停键,金在中呼吸一滞,一股惊惧从脚底往头顶上窜。

即便只是匆匆的一眼,也足够金在中看清对方的面容。怎么会是他?他知不知道有多危险?他以后还会来吗?他们还会再见面吗?一个接一个的问题填满了他的脑子,答案却是一片空白。

金在中不知道对方是不是心血来潮,他捏着崭新的纸币,卷了卷放进上衣内侧的贴身口袋里,无视了赌车摊老板的恭喜声,无视了其他车手的吹嘘声,金在中戴上口罩,没入散场的人潮里。直到步行至山下,他紧锁的眉头都没有松开。

就在刚才的那场飚速对决中,对方有好几次机会可以在弯道超越他,他一点也不敢松懈,甚至在一个急速转弯口处用了比平日更加快的速度,那一刻他来不及想如果自己就这么冲了出去,会有怎样的后果。

金在中不敢想如果,“如果”的设想太让他惊惧和胆寒。

回到家,脱鞋时,金在中赫然发现自己的手一直哆嗦着。

屋子里冷冷清清的,一眼望去就是全部。金在中推开窗,任外面潮湿的空气随着风钻进屋子里,黏黏腻腻的体感让人难过,他脱了外套只着着工字背心和裤子躺在沙发上,沙发旁边放了一个摇头扇,没一会儿金在中起身伸手去按,手指却迟迟没再动,良久,他又收回了手,赤着脚走到浴室里打开淋浴器。

闭着眼睛任凭水流从头顶冲下,难得的放肆一回,黑朦朦的世界里忽然出现了一个人影,剑眉星目俊朗无双,手下夹着头盔,修长的腿直直地跨在摩托两边,嘴角的笑痞痞的又带着点玩味,但笑容未及眼底,深沉的眼眸里褪去飙速的刺激,只余下不解和控诉。金在中下意识地开口,却吐不出一个字,只见那个身影慢慢变小,变成了一个露着虎牙笑得灿烂的男孩。

再睁开眼,金在中看着镜子里自己红红的眼眶,怔了怔。

**

讲台边站着的男生穿着简单的白衬衫黑裤子,袖子被挽到手肘处,原本文质彬彬的校服穿在他身上显得有那么一些不羁,他似笑非笑地看着独自坐在靠窗边位子的金在中。

原本看着外面发呆的金在中感觉到他的注视,慢慢转过头,瞳孔微不可见的一缩,很快又镇定下来,两人的目光在空气中交汇,胶着着谁也没有移开。

班里其他的同学前后左右的交头接耳,讨论着这个在学期快结束了还转来他们学校的男生,一些女生双眼放光,兴奋地用气声感叹这位男生的帅气。但对于四目相对的两个人来说,这些声音像是被隔绝在另一个空间里。

听得男生开口自我介绍道:“郑允浩,我叫郑允浩。”如果眼神有杀伤力,那金在中觉得自己恐怕已是千疮百孔,郑允浩三个字就像三发子弹似的打在他身上,他惊慌地率先移开目光,随着对方一步一步朝他走来的脚步,自己的心脏仿佛也中弹了。他双手握拳,垂下眼帘,一股淡淡的薄荷味若有似无的在鼻尖盘旋,薄荷味是夏日里的一丝清明,味道慢慢笼罩了他周身,让人耳红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请多多指教了,在中。”

02.

夏日的午后总带着那么些燥热,金在中坐在树荫下,摊在膝头的书久久没有翻动一页。换做往常,不远处女生们的聊天声和男生们打篮球的声音都丝毫影响不到他,但是今天,只一人的存在,就让他分神。

郑允浩靠在另一棵树下,漫不经心又正大光明地玩着手机,偶尔抬起头看看金在中,明明一点声音都没有,存在感却极强。

金在中强迫自己看书,他下意识地咬唇,一股不属于他的温柔触碰上来,猛地抬起头,撞进一双犹如深潭般黝黑的瞳孔中,郑允浩的笑让他不解和无措,他什么时候走过来的都不知道。

“在想什么?”对方的声音已经过了变声期,十分好听。两人的距离凑得极近,彼此都能感觉到对方的呼吸,金在中想错开眼,逆光半蹲在他身侧的郑允浩像把他拢在这一小块空间里。

郑允浩倒是没想得到他的回答,嘴角溢出笑声,对上金在中困惑的眼神,道:“在想我么?”

距离一近,对方的任何一点变化都逃不过彼此的眼,前一秒金在中还沉浸在郑允浩的笑里,下一秒就被他的话打得惊慌失措,张了张口,“不”字还没说出口,只觉得眼前的阴影越来越大,嘴唇上先传来湿漉漉的感觉接着是一阵刺痛,郑允浩细细舔着他被咬出血的唇瓣,用极轻的声音说:“还是有点没变呢。”

金在中在他靠近的时候就憋着气,此刻郑允浩一拉开距离,他才呼出气,心脏好像要坏掉了。

“这里是学校。”被郑允浩的目光锁定着,金在中头快埋进自己胸口了,“不是学校就可以了?”郑允浩捏住他的下巴,玩味道。

金在中摇头,“不行。”

郑允浩嗤笑一声,站起身,只留给金在中一个远去的背影。

**

体育课是最后一节课,等金在中回到教室,郑允浩的书包已经不见了,心想着他应该是走了。

盘算着剩下的钱还够不够,金在中决定在期末考试前都不去赛车了。

还未走到校门口,就看到三五成群地女生对着一处指指点点,不乏脸红和尖叫的,金在中低着头踩着自己的影子慢慢走,直到手腕被人拉住。

郑允浩等了很久,少有的耐心都给了一个人,可偏偏那个人还不自知,自己对着他甚至都发不出脾气。眼看着人慢吞吞就要走过,忙伸手拉住。

“慢死了。”把人带着还免不了说一句,似乎这样才能体现他真的等了很久,金在中有点懵,大概没想到自己在等他,和在沧溟山上的他简直判若两人。

“你怎么…”还没走,金在中看着自己被拉住的手腕,只觉得那片肌肤火燎火燎的烧着,挣不开。

金在中住在一个老小区,四周的街道一到傍晚就显得拥挤不堪,来来往往的行人,出摊卖东西的,来往的车辆还有横冲直撞的自行车,不宽的两车道百米的路要走上八九分钟,不时要绕开垃圾堆,让让车,但今天,他觉得自己走得格外顺。

为什么呢?

他偷偷抬眼看身边的郑允浩,耳尖泛红。

楼道里没有采光,有些昏暗,老旧的楼道灯闪烁了一下就不亮了,金在中扶着把手一步步走着,比老奶奶还小心翼翼。他没注意到郑允浩一直在看着他,开了门,他想着是不是要招呼郑允浩进屋喝点水,没想到郑允浩站在门口没动,只是打量了一下他的屋子:“我就不进去了。”

“啊……”金在中环顾自己的屋子,太寒酸简陋了。

不知道金在中想到了什么,郑允浩见着他脸色不好,欲上前摸摸他脸,金在中退了一步,把门半掩上,只留下一条缝,“再见。”

郑允浩一走,金在中疾步走到窗边,约莫几十秒,郑允浩的身影出现在他的视野里,金在中摸了摸嘴唇又摸了摸手腕,好像上面还残留着郑允浩的温度。

**

“哟,心情这么差。”郑允浩回到住处,好友兼室友沈昌珉刚把菜端到桌上,瞧见郑允浩面沉如铁,语气里的喜闻乐见显而易见。

“来,说说,第一天,和心上人久别重逢的感受如何。”沈昌珉一边给自己的料理拍照上传社交网络,一边示意郑允浩可以开动了。

郑允浩长手长脚地摊在椅子上,牛排香得诱人,但他提不起食欲,满脑子都是金在中,那么小的屋子,晚上还要靠赛车挣钱,轻轻一拉就能拉动的体重,比起小时候的婴儿肥,尖尖的下巴大大的眼睛,好像更瘦了。他中午吃了一份素鸡面,不知道晚上会吃什么?钱够用吗?今晚还会去沧溟山吗?

他明明很想留下来,又怕控制不住自己,伤害金在中。

见他不语,沈昌珉挑了挑眉,沉浸在自己的美味料理中。

一个两个的都这么别扭,他这个旁观者就不着急了。


03.

周六,金在中起了个大早,路上买了两个包子边走边吃,等到了区图书馆,正好吃完。图书馆门口已经聚集了不少人,都隔着玻璃门朝里张望着,希望可以早点开门,哪怕一两分钟也好。

天气一夜之间变得很热,很多人都选择来这边蹲空调。金在中身子骨瘦,经验丰富地挤到前排,没一会儿就有保安来开门了。

人群蜂拥地挤到电梯口,金在中独自往安全通道走,自习室在四楼,他两步并做一步地爬楼梯,楼梯间里不透气,走到四楼金在中的脸颊已经被热红。作为第一个到达自习室的人,他选择了最靠里面的一张桌子,这样可以让他免受其他人走进走出的烦扰。

期末考试近在眼前,他记得上次月考,第二名和他的差距不是很大,自己稍不仔细,可能第一名就不保了。

A中是名校,以极高的一本率和强大的师资力量闻名全国,可以说只要你进了A中,就相当于稳坐二本。走在校园路上,随手一抓,就是学霸。

金在中初中的时候,成绩就十分优异,当初中考后,接到A中的电话,他本还犹豫,因为A中的学费于他而言挺高的,A中是抱着诚意而来,也不知从哪里打听到他不与父母同住,孤身一人生活条件不怎么好的消息,直接免了金在中的学费。

进了A中,金在中得知每一学期的期中考试和期末考试,年级前三都有不同等级的奖学金,从那以后,金在中就没从第一名的位置上下来过。

金在中知道他在努力学习的同时,第二名第三名其他的学生也都在勤奋学习,他从来不会因为自己成绩好就掉以轻心。

隔壁的位子被人拉出来,金在中沉浸在题海中压根没有注意,一只手在他桌面上轻轻敲了敲,金在中闻声看去,是个大小眼笑得很可爱的男生,他认识。

应该说是单方面认识吧,金在中眼神困惑地看向他,“可以借我一只笔吗?”

沈昌珉觉得自己肯定是太闲了才会陪着郑允浩来图书馆进行追爱之旅。

金在中知道这个男生叫沈昌珉,是高一年级的第一名,是个很聪明个性很好让人很有好感的男生,高一有个“186男团”,是女孩子们取的名字,沈昌珉是其中之一,186的意思就是那几个男生的身高都是186,身高腿长颜好成绩优各个出类拔萃,是当之无愧的校园偶像。

金在中前桌的两个女生在课余时间,总爱聊八卦,时间久了,金在中也听得多了,不过对于186男团,他也就记住了沈昌珉,学霸中的学神,金在中想如果他们同一届,自己或许就不会是第一了。

愣神的工夫,沈昌珉写了小纸条放在他桌上,做了自我介绍还道了谢,金在中回了一个不用谢,复又埋进题海里。

沈昌珉随手翻着书,不时玩玩手机,出来的匆忙,把郑允浩的书给带来了,一边回复郑允浩的信息,一边用眼角瞥瞥金在中,斟酌着要怎么开口。

沈大胃:打扰别人学习,会被驴踢。
ZYH:打扰别人恋爱,会被我揍
沈大胃:大哥,你们还没谈→_→
ZYH:[表情]

沈昌珉嘴角抽了抽,觉得自己的背脊有点疼,郑允浩发来一个合气道动作。

沈大胃:诶哟,晓得了晓得了,就没聪明绝顶的我搞不定的
ZYH:郑已阅

现在撂担子走还来得及吗?沈昌珉咬牙。这个塑料兄弟情他不要了。

**

临近中午,周围不少人都出去吃饭了,金在中好似没感觉到时间流逝,一套题做到1点多才放下笔,活动身体一转头就看到沈昌珉哀怨地看着他,“怎,怎么了?”

“终于做完了。”以吃为人生大事的沈昌珉已是饥肠辘辘,他点点金在中桌上的纸条,上面写着:中午一起吃饭吧^^

“抱歉。”金在中不好意思的抿了抿嘴,他内心是拒绝的,和人一起吃饭势必比一个人用的时间多,况且,他和沈昌珉并不熟。但是一想到对方等自己的回应,一直没有走,又万分抱歉。

两人走出图书馆,往马路对面的商场走,一路上沈昌珉滔滔不绝地介绍商场里有哪些好吃的,可见攻略做得充足,“你决定吧。”金在中对于吃的,没什么可挑剔的,没钱的时候饿个两三天的情况他都经历过。

沈昌珉选了一家平价菜馆,金在中暗暗松了口气,自己并没有带很多钱,两人心照不宣的各自点了两个小炒菜,然后付钱。

不同于刚才,对美食的热忱让沈昌珉很少在吃东西的时候说话,他安静地吃着,偶尔抬眼看看对面的金在中,自己盘子里还有两块色泽鲜亮东坡肉,沈昌珉纠结得眉头打结,最后还是把盘子推到金在中面前,“我吃不下了。”才怪!!

“浪费不好,你吃吗?”用的是疑问句,不会让对方听起来像是施舍。

“不……”金在中摇头,“诶,可怜的小肉肉……”沈昌珉真心实意地惋惜,想着要不然趁金在中不注意自己打个包。

最后,那两块肉,两人一人一块。吃完,金在中礼貌地道谢。

**
此后,金在中觉得自己和沈昌珉的交集突然多了起来,对方时不时会找自己一起去食堂吃饭。金在中在学校没什么朋友,一方面是他性格内向慢热,外貌出众但是给人的感觉比较冷,好比高岭之花,让人望而却步,一方面是他觉得时间用在学习上更好。

可以说沈昌珉是他在A中交的第一个朋友,一起吃饭的次数多了,交流也就多起来了,沈昌珉虽然没有直白地问,但或多或少从金在中的话里推敲出了一些事。回去后,和郑允浩两个人讨论讨论,也大致可以勾画出金在中现在生活的现状,但是也不一定准确,金在中防备心挺重的,要真正获得他的信任,与他交心,也不是这么点时间可以达到的。

比起面对郑允浩时的逃避,金在中面对沈昌珉就要自然的多。


-tbc-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白衣。

积分
3
帖子
4
0 点
不离值
1
33 粒
0 颗
0 滴
在线时间
0 小时
 楼主| 发表于 2019-5-31 23:36:36 | 显示全部楼层
01. 此起彼伏的轰鸣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 加入爱不离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IBelieveYoonjae ❤

GMT+8, 2019-6-18 03:28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