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 加入爱不离
查看: 1189|回复: 2

[原创连载] 平底锅与尖叫鸡[短/甜] BY:不弃家的豆花酱

[复制链接] |关注本帖

澄夕。

Rank: 2Rank: 2

积分
854
帖子
1466
0 点
不离值
54
9135 粒
212 颗
0 滴
在线时间
1097 小时
发表于 2019-6-10 11:06: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610啦。

婚庆文很早就定下了想写吃鸡相关的,但是这个月都忙成狗,这几天有好多事儿,想一次性写完这个小甜饼怕是来不及了,今天早起赶了这么多,一会要去上课了,实在来不及继续写了,今儿只能发个上篇了。

因为赶工的原因,写的时候就没怎么仔细琢磨,请不要嫌弃我。

水楼:https://www.ibelieveyj.com/thread-69-1-1.html

评分

参与人数 1不离值 +1 +20 收起 理由
Camellia + 1 + 20 开坑奖励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澄夕。

Rank: 2Rank: 2

积分
854
帖子
1466
0 点
不离值
54
9135 粒
212 颗
0 滴
在线时间
1097 小时
 楼主| 发表于 2019-6-10 11:06:35 | 显示全部楼层
         平底锅与尖叫鸡(上)
                      【1】
A大 某实验室
金在中把清洗好的试管摆回架子上,甩着湿漉漉的手在记录本上签了个字,隔壁正在调试显微镜的师兄见他这个样子,递了张纸巾过来,笑着道:
“走了啊?”
“嗯,”金在中一边道谢一边把手上的水擦干净,叹了口气道,“唉,数据出不来,感觉要凉。”
“正常,都是这么过来的,你这才第二学期,别着急,”师兄说着指了指一门之隔的半透明实验室道,“别看咱们大师兄现在已经是封神级别,刚读研的时候,不知道推翻了多少个设想,成天在实验室暴走。”
金在中的视线跟着他手指的方向移过去,隔着玻璃恰好能看见穿着白色衬衫守在机器前观察蛋白分离的过滤过程的郑允浩,卷起的袖管露出一截结实的麦色小臂,侧脸线条凌厉如刀削,微微抿着的嘴唇透出几分沉稳和严肃,整个人都散发出强大的气场。
似乎是听见外面的动静,被他们讨论的人转头瞟了一眼,恰好和金在中对视了一眼,只是这么看了一眼,金在中就觉得自己的脸都开始烫了,飞快的转过头,又是摸头发,又是蹭鼻子的,连着做了好几个小动作才平复了骚动的小心脏,强作镇定的道:
“大师兄……也暴躁过么?”
“当然了,他之前有个什么实验,临到出结果了,失败了,气得他差点连直博都没申请。”
金在中露出了个惊讶的表情。
他是今年才从外校考到A大读研的,开学的第二周就分到了这个实验室,因为选的方向比较冷门,所以实验室里除了他这个研一新生外,就只有一个研二在外交流的师姐,一个正在为毕业头秃的研三师兄,以及两个博士师兄,虽然人丁并不希望,但是在A大却实打实的是一块金字招牌,每年不知道多少人挤破头想进来,至于原因嘛,一来是因为博导是业内有名的大牛,二来就是因为博二的郑允浩声名在外。
手上有好几篇SCI的一作,nature也有一篇不说,本人更是又高又帅,惹得多少小学妹甚至是小学弟隔三差五的等在实验楼下,就为了偷看他一眼。
于是吧,上学期刚入学的金在中也很没出息的对他们大师兄一见钟情,一眼万年了。
无奈有贼心没贼胆,而且最最关键的是,他也不知道郑允浩是弯是直啊,据他在其他师兄师姐那里收集来的情报。
郑允浩读书的这些年,不近女色,也……不近男色。
愁人。
“那我先走了啊,师兄。”
“回吧回吧,”正小心翼翼的移动玻片的师兄朝他摆了摆手,随口又道,“别一回去就打游戏,记得吃饭。”
实验室新晋的可爱小师弟业余好像在什么直播平台上做游戏主播,这一点实验室的其他人都有所耳闻,也都抱以友好的态度。
“知道啦,师兄再见。”
“再见再见,”被金在中灿烂的笑容晃了一下的师兄摇了摇头,自言自语道,“这长相……出道做个明星都不成问题,在实验室里藏着正是暴殄天物哦。”

                        【2】
金在中去食堂吃了个饭,又打包了杯奶茶,这才一溜小跑的回了宿舍,A大的研究生宿舍条件在国内也都是排的上名的,带客厅的两人间,沙发电视空调一应俱全,网速那也是杠杠的。
他这间宿舍本来还有一个同学院不同专业的舍友,上个月公派出国交流了,于是现在就剩下他自个,虽然冷清了一点,但是也不用担心做直播的时候吵到人家。
换了睡衣,把有点长的刘海扎成了个冲天辫,金在中一手捧奶茶,一手打开了电脑,才登陆直播间,弹幕就已经有了爆炸的趋势。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中中小宝贝今天也太可爱了吧!!!!】
【主播颜值NO.1】
【这个苹果头是真实存在的么????????怎么能这么萌,妈妈要给你刷礼物!刷爆】
【这果然是个看脸的世界,只要长得好看,不论技术多菜,都有人捧(白眼)】
【??????楼上是才入圈么?难道不知道我们中就是因为游戏打的菜才火的么?】
【哈哈哈哈哈哈哈楼上简直……】
【理不直气也壮.jpg】
……
金在中打开直播助手扫了一眼,简直要羞愧捂脸。
毕竟弹幕说的是真没有错,他之所以能在当下竞争如此激烈的游戏直播届一炮而红,确实是因为他吃鸡的水平是真的菜,无以伦比的那种菜法。
要说他入这圈也是阴差阳错,那会他同宿舍住的舍友是个游戏狂魔,但凡是正当红的游戏都要试一把,恰好那时候这款叫做绝地求生的游戏大火,那位舍友刻苦钻研了一番,自觉打得还不错,就签了平台,开了直播,结果却一直不温不火,直到有一天,舍友有事儿赶不回来,打电话给他,拜托他开电脑打一局,不论打成什么样都无所谓,不然缺勤是要扣钱了。
于是金在中被赶鸭子上架的打了一局游戏,他至今都记得那天,登上了游戏之后,也不知道应该跳哪儿,于是一直等飞机飞到了地图尽头,他被迫跳伞之后,落在了一片草地上,并且在接下来的五六分钟内,他就一直在这块迷路,因为总是听见枪响的缘故,他又很怂的选择了趴在地上拱着走的姿势,这段直播视频后来还被粉丝截了下来,做成了动图,取名为“性感中宝,在线吃草”。
当然要只是这样,他也不至于一战成名,实在是因为过去最多玩一玩什么开心消消乐,模拟人生之类的游戏,从来没接触过这种类型的游戏,好不容易如同红军长征一般出了草地,做贼似的进了一间屋子,结果只捡到了一个平底锅和一只尖叫鸡。
当日,他手持平底锅,腰挂尖叫鸡,遭遇了不知道是不是也是第一次玩的新手玩家,对方拿着枪瞄他,好半天也不开枪,他吓得手忙脚乱,想换个什么东西也震慑对方一下,结果拿出了尖叫鸡,对着对方风骚一捏。
那一霎那,他舍友那向来门庭冷落的直播间人气瞬间暴涨了一百多万,一是为了这尖叫鸡对枪的神操作,二是因为金在中长得也太好看了。
疯涨的直播间人数很快引起了直播平台的注意,于是这场直播之后,金在中被平台的工作人员软磨硬泡的签了下来,他寻思着自己是不是得因此练练技术,结果工作人员特别真诚的告诉他:
——真没必要,你就想怎么玩就怎么玩,大家看多了神级选手的操作,现在就喜欢看这种菜鸟花式输的感觉。
菜鸟金在中:……
反正不管怎么说,毕竟签了约了,金在中也就勤勤恳恳的每周至少保证三次上线直播,并且因此贡献了跳崖摔死,开车撞死,扔手榴弹把自己炸死,过河把自己憋死等一系列死法,偶尔进个前五十,直播间里就高兴的跟过年似的,偏偏和直播平台工作人员预言的一样,如此反其道而行之的打游戏方式还真就在直播界大火了。
如今“巴啦啦中能量”这个id在吃鸡圈也算是如雷贯耳,只是金在中自己心里到底还是有点ABCD数的,所以除了日常的直播外,从来不出席任何活动,参加比赛那就更不可能了。
毕竟他真丢不起那人。
调试好了设备,金在中对着镜头看了一眼,软声软气的道:“那我就……开始了啊。”
弹幕立刻飘过去一串哈哈哈哈,其中夹杂着几条诸如“我就想看看我们中今天有什么新死法”,“中宝争取活到前三十啊”之类的调侃。
自觉最近水平有所长进的金在中不自觉的撅了噘嘴,念叨了一句:“我觉得我能活到前二十的。”
他话一说完,弹幕立刻开始花式放彩虹屁,直把金在中吹得天上有地下无,进个前二十就仿佛拿了国际大赛solo第一名一般,中间偶尔有几个黑子的嘲讽,也都被护犊子心切的妈粉怼了个五光十色。
【黑子是真的烦,我们就乐意看我中的菜鸡操作你管得着么?】
【就是,前二十怎么了?我儿子那个前二十,四舍五入就是第一名】
【宝贝儿,咱们今儿就冲个前二十给黑子看看】
【呵呵,一群花痴】
【真话,这边简直是大型智障现场,隔壁harry大神在直播,走了走了】
【慢走不送】
……
眼看着弹幕因为他的一句话掐了起来,金在中着实有点压力山大。
啊啊啊啊,早知道就不说什么进前二十了啊,这下好了,单排他肯定活不了那么久的,要么就……
一向本着自己菜就不要拖累队友了的金在中选了随机双排,他正在心里祈祷系统给他匹配一个脾气好点,至少不会骂他的队友的时候,素质广场的界面一闪,一个id叫做“六月”的队友组了进来。
本着伸手不打笑脸人的原则,过往的“战绩”非常好看的金在中赶紧打开了队伍语音,先给无辜的队友打预防针:
“那个那个……我特别菜,特别特别菜的那种,要是拖累你了,你要不就……丢个手榴弹把我炸死吧。”
小可怜似的语气让弹幕瞬间笑疯。
【哈哈哈哈哈是啊是啊,反正也不是第一次死于手榴弹了】
【队友:??????】
【我宝你应该开个小号的,不然人家一看你这个id,可能要吓跑了】
【哈哈哈哈哈宝儿不怕,你打成什么样我们都喜欢,这个月还给你业绩第一】
【这可怜兮兮的小语气哈哈哈哈哈】
……
弹幕刷的太快,金在中都来不及看,死死盯着队友id边上的小喇叭,指望他回应一下,结果却一直没见那喇叭亮起来,正以为自己被嫌弃了而心情低落的时候,就看见底下的对话框一闪,点开一看:
六月:没事。
六月:跟着我。

                  【3】
游戏开场之后,金在中终于知道为什么随机匹配来的队友的态度会这么淡然了,因为他根本就是个如同bug一样的存在的大神!
飞机才起飞,被邀请了“跳伞跟随”的金在中就眼睁睁的看着叫做“六月”的队友把位置标在了机场。
“啊,跳跳跳机场啊?”
金在中虽然技术上菜到令人发指,但是这一年多里,对于游戏的整体把握还是所长进的,比如对于机场这个地方,他就一向是敬而远之,毕竟虽然这个区域房子多,物资丰富,但是选择跳这里的人也多啊,基本是落地就要刚枪,往往手慢个几十秒,就落地成盒的结局。
菜鸟主播问话的语气实在是太颤抖了,引得弹幕笑成一片,虽然不知道新匹配的队友有没有在看直播,但是弹幕里的老粉还是为他倾情解说了一波。
【卧槽,队友好刚,竟然跳机场】
【一看就是不知道我们小主播曾经的战绩】
【就是,我们中毕竟是曾经创下过自己站在二楼和人对枪,对到两把枪三百多发子弹都打空了……】
【结果对方竟然没怎么掉血!】
【但是我们中不知道啊,从窗户后面一露脑袋……】
【哎呀,给人一枪爆头了】
……
金在中跌跌爬爬的跟在队友的身后,努力保证自己不要一上来就落地成盒的同时,还要分神注意弹幕,结果看见热情的粉丝们的群口相声,立马痛苦的捂脸,在心里祈祷匹配来的队友可千万不要在看他的直播啊。
他这么一分神,就听“啪”的一声,游戏里操控的人物已经冒了一下绿光,这下他也顾不得自己丢不丢人了,条件反射的就开始在原地转圈,嘴里一个劲儿的嚷:
“啊,有人有人有人有人,有人打我!”
弹幕立马跟进。
【来了,我中的标准式——爱的魔力转圈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要笑死了】
【这小声音太惹人怜爱了,怎么这么可爱啊!】
【卧槽卧槽卧槽,这个队友也太强了吧】
……
相比起金在中的抱头鼠窜,队友六月的操作简直是如行云流水一般,连镜都没开,一喷子就撂倒了先前打金在中的人,紧接着换枪开镜,把躲在二楼的人也给爆了头。
系统连刷了几条公告。
【六月 使用S12K 击倒了 一枪一个小学生】
【六月 使用S12K 杀死了 一枪一个小学生
【六月 使用M416 杀死了 我是你大爷】

除了误打误撞杀过一个电脑控制的角色外,还从来没有在游戏里正儿八经弄死过人的金在中目瞪口呆,直到对方往他脚下扔了药,自己端着枪在边上警戒,这才回过神来,手忙脚乱的打满了状态。
“你好厉害啊!”
金在中由衷赞叹,只是队友依旧没有开口,片刻之后ID边上的小话筒亮了亮,似乎是很轻很轻的笑了一声。
队友好像没那么嫌弃他?
这个认知让金在中立刻找回了点信心,端了把也不知道叫什么名字的枪,小尾巴似的跟着人家,本来是想着要是队友那有什么突发状况,他虽然菜,但是还能帮把手,至少拉人家一把还是办得到的吧。
结果,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无论是刷安全区跑毒,还是开车千里奔袭抢空投,甚至是被人扔了烟雾弹,堵在房子里,他的队友六月君都没有再怕的,一把步枪一把狙击枪玩的出神入化,仿佛是一个没有感情的杀人机器。
弹幕里赞叹连连,不少本来在隔壁直播间看新晋吃鸡大神harry的单排的人也被吸引过来,讨论起这个“六月”是不是哪个大佬拿来练手的小号。
毫无用武之地,甚至不用担心自己会不会被打,毕竟有队友来救的金在中也跟着叭叭了几句,甚至还有闲心去调一下摄像头的角度,准备给大家看看自己新买的小爱心睡衣,结果这一动,却让眼尖的人看见了他桌上摆的一本书。
【??????我看错了么?我中桌上的那本是《以我姓名》??】
【好像是!我也买了!不过还在转运!】
【卧槽,真假的!是那本耽美xxx书?】
【是,我截图了】
【楼上你是PrintScreen成精么?】
【我就知道,我儿肯定是弯的!!!!!】
【????????】
【所以中中你的小攻在哪里?】
【不是,你们不看直播,在这逼逼什么?这个六月太屌了啊,KDA超神啊】
【谁特么还有用关注这个!】
【我中快来解释一下!】
【中中!中中!】
……
正搭了队友的顺风车往安全区开的金在中无意间扫了一眼弹幕,整个人都瞬间石化了。
卧槽卧槽卧槽?!
暴露了?
虽然他并不以自己的性取向为耻,也没想过刻意隐瞒,但是这么突然的曝光还是让他有点缺乏心理准备。
眼看着弹幕刷的越来越厉害,群口相声已经快变成大型脑补现场,连车都快开上了高速,他只得赶紧开口阻止道:
“那个那个……别把超管招来啊。”
“就……我确实是啊,”金在中看了眼被“啊啊啊啊啊”刷屏的弹幕,知道自己今儿要是不说出个所以然,后面的直播就别想消停了,于是只好道,“是有喜欢的人啦。”
弹幕这下更加癫狂了,金在中一边控制游戏里的人物跳下车,一边很实在的交代了一下:“是我同专业的一个学长。”
他害怕看直播的人里有熟人,所以没敢把范围缩小到同实验室的师兄,只含糊的概括为学长,却又忍不住显摆道:“是博士呢,特别特别帅,而且特别特别厉害!学术大神!”
金在中自觉这话说的没什么问题,弹幕里顶多也是八卦一下或者是嘲笑他花痴的语气,但是游戏里所向披靡的队友却不知道为什么停滞了好几秒,眼下存活人数不过十来个人,战局可以说是白日化,这么一个失误实在是太要命了,金在中眼看着队友被打了好几枪,直接被击倒在地,吓得心脏都要跳出来了。
“啊啊啊啊啊,怎么办怎么办?我我先拉你,还是还是先打啊,打哪儿啊?”
四周枪声大作,队友却一直不开语音,金在中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紧张的手心都冒汗了,眼一闭,心一狠,先朝四处放了几枪,然后爬到了队友身边,点了救援的“➕”键后,便紧张兮兮的站在一边,生怕这个时候有人过来补两枪。
好在老天爷保佑,队友顺利被救援,用了一个急救包后,很快把附近的人都解决了,金在中这才松了口气,开了麦随口道:
“你刚刚是不是网卡了啊?”
队友这下连语音都关了,金在中看着那个灰色的小喇叭,捉摸着自己是不是被嫌弃了,于是扁了扁嘴,也不再说话,一直到“大吉大利,今天吃鸡”的界面刷出来后,他才小小声的表示了感谢:
“谢谢你啊。”
弹幕一溜排的刷着恭喜,还有人提议金在中以后干脆也试试双排或者四排。
“还是不了吧,拖累人家不好。”
金在中怏怏的说了一句,心想没看见人家都不愿意开麦说话么,肯定是越玩越嫌弃他。
弹幕笑成一片,金在中皱了皱鼻子,退出游戏界面,steam就刷出了一条新消息:
六月 申请加你为好友,是否同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澄夕。

Rank: 2Rank: 2

积分
854
帖子
1466
0 点
不离值
54
9135 粒
212 颗
0 滴
在线时间
1097 小时
 楼主| 发表于 2019-7-9 16:11:06 | 显示全部楼层
之前差点把这篇小甜饼给忘了,想起来之后就一直在忙各种事儿,所以直到今天才有空把下半章给写了,无脑小甜饼写起来真是很顺哈哈哈哈,两点开始写,四点就搞定了,晚上可以继续肝设计稿了。
为君的话,我争取周五前更吧,如果周五晚上十一点还没更,那就周末见哈。

==============================================================================    平底锅与尖叫鸡(下)
                 【4】
因为前一天直播的有点晚,又死心眼的想等ID叫六月的大佬队友的回复,所以金在中果不其然的又熬夜了,第二天一睁眼睛已经八点多了,想着九点钟的组会,他连头发都没顾得上整理,嘴里叼着牛奶,手里拿着面包的往实验室跑,路上还抽空登了一下steam账号,对话栏里依旧是空荡荡的,他发的那句“今天谢谢你呀”的消息后面还是一片空白。
虽然加了好友,但是果然还是被嫌弃了。
金在中扁扁嘴,眼看着到了实验楼楼下,于是一鼓作气的把剩下的面包都塞进嘴里,直把自己两腮填的像是只小松鼠似得,正要喝口牛奶顺顺,就见拎着一袋垃圾的郑允浩从楼里出来,两人撞了个正着。
“师……咳咳咳,师兄,师兄早!”
没想到会在这撞上心上人的金在中紧张的仿佛被校领导接见一般,手脚都不知道往哪儿摆,一着急便呛了风,差点把嘴里的牛奶喷出去,好不容易忍住的结果便是剧烈的咳嗽。
完了完了。
昨晚刚被队友嫌弃,今天又要被师兄嫌弃了。
“早……给我吧。”
正独自悲伤的金在中没反应过来,“啊”了一声,抬头傻乎乎的看郑允浩,后者似乎是被他这个反应逗笑了,一向严肃的神情柔和了几分,指指他手上的空袋子和牛奶盒子道:“帮你一起扔了。”
“啊,不用不用不用,”金在中受宠若惊,连连摇手,结结巴巴的道,“我……我自己来就好了。”
“那走吧。”
金在中又足足花了好几秒才明白这句话的意思。
师兄邀请他一起扔垃圾诶!
一起!
扔垃圾诶!
这是什么神仙福利啊!
金在中心里“砰砰砰”的放烟花,只觉得不远处的垃圾桶都带上了一圈圣光,他小碎步跟在郑允浩身后,想笑却又不敢表现的太明显,于是一会摸摸鼻子,一会抓抓头发,整个人都好似要去春游一般的欢呼雀跃。
走在前面的郑允浩借着垃圾桶的反光看着后面金在中的小动作,不禁莞尔。
他最近这小半年都忙于手上的一个实验,因为是关系到毕业论文,所以几乎所有的精力都投到了其中,所以对于实验室的其他事情的关注度自然就降低了,好比对金在中这个新入师门的小学弟的印象还停留在长相精致,性格讨喜上面,偶尔接收到金在中投来的目光,他虽然没有多想,但是也不由自主的顺势多看上几眼,毕竟对于他这个性取向来说,好看的男孩子远比漂亮的女孩子更有吸引力。
只是他在感情方面向来懈怠,又有学术任务缠身,所以不但不会主动出击,连身边的众多追求者都懒于关注,直到昨天,因为实验很顺利,阶段性成果喜人,他心情轻松,走的时候便和留在实验室的师弟小余聊了几句,无意间聊到了师门小师弟金在中正在做一个热门游戏的主播上面。
郑允浩觉得这还真是巧,他不忙的时候,也爱打打游戏,加上家里有个打职业的表弟,时常拉着他solo,所以技术磨练的倒也不错,听说金在中在做主播,回宿舍后便顺手搜了几个直播平台,结果还真给他找到了金在中的直播间,更巧的是,第二把系统就把他们俩匹配到了一起,虽说没想到金在中身为主播,技术竟然这么菜,游戏体验感不咋地,但是出乎意料的是,他竟然听见了金在中在直播间的表白。
同专业的学长。
博士。
特别帅。
学术大神。
……
一路感受着众人崇拜艳慕的目光走到现在的郑允浩几乎是毫无压力的就都套在了自己的身上,小师弟害羞却又雀跃的语气让他的心跳毫无缘由的漏了两拍,好似一颗石子丢在了许久都平静无波的大海上,说不上自己是个什么样的心情,总之他一向如计算机一般运转准确的大脑瞬间当机,所以加了对方的好友后,却不知道要回什么,于是干脆跑到实验室来平复心情,熬了个通宵后,下楼扔垃圾,结果又撞到了差点迟到的金在中。
“你手上的实验怎么样了?”
各怀心思的两个人直到上楼的时候才由郑允浩先开口说话,说到这点金在中便有点羞愧,想了想才有点不好意思的道:“和我预想的有点偏差,两次数据都有问题……”
“可能是转换上面的问题,”听金在中简单的描述了一下,就给出指导性意见的郑允浩不等金在中开口,便又道,“你一会开完会别走,我帮你看一下。”
金在中:!!!
扔垃圾还不算,还有在线指导这种福利么?
不行不行,他有点晕。
金在中觉得光是放烟花怕是不够了,二踢脚看来是要安排上了。

                     【5】
金在中不知道是不是好运气都是攒在一起来的,或者还真有“因福得福”这个词的存在,不然怎么他白天在实验室和郑允浩共处了一整天,达成了“拿试管的时候不小心碰到手指”的成就不说,晚上一回宿舍,才登上游戏,就收到了“六月”发来的消息:
——不客气。
——晚上双排?
金在中看了一下发消息的时间,是一分钟前,估计六月大佬也是才上线,于是赶紧回复“好的好的”,想了一下,又觉得这样有点平淡,便又发了一句:
——我一定会努力的!(握拳)
对面那头掐着点上线的郑允浩忍不住弯了弯唇角,他先用手机打开了金在中的直播间,然后点了邀请,那头秒接后,弹幕立刻就刷了起来。
【我看见了什么??????】
【这年头竟然有人不嫌弃我宝的技术,邀请他双排?】
【我的天哪!!!我要是中中,我就嫁了!】
【说不定是娶了,万一六月大佬是个女孩纸呢】
【不是,你们怕不是忘了,你中有意中人了好不好?】
【学术大神?】
【我宝不要理楼上这些yy怪,你要相信你喜欢的学术大神总有一天会踩着五年高考三年模拟来和你结婚!】
【哈哈哈哈哈哈楼上你特么的是魔鬼么】
【你们不要要求太高了好伐,有人愿意带我们中双排我就很感动了,何况还是条大腿,就是不知道这个六月是哪个大佬的小号,我愿意给大佬的直播间刷游艇!】
【有道理,我们中的牌面儿不能丢!】
……
直播间的画风一如既往的沙雕,金在中选择了“跟随跳伞”之后,扫了一眼弹幕,调整了一下耳机后道:“我只希望大佬不知道我在直播,不然更丢脸了啊啊!”
弹幕嘻嘻哈哈的笑成了一片,安抚炸毛的小主播,给他有理有据的分析起来。
【宝贝安心,我觉得大佬肯定没有看直播,他这不是连麦都没开么】
【就是,说不定都没有麦】
【就是,说不定都不知道有直播这个东西】
【就是,说不定都没有耳机】
【就是,说不定是个哑巴】
【就是……我tm编不下去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你们都给我住嘴,我害怕马上看见[主播巴啦啦中能量]退出直播间】
……
跟着大佬跳了学校的金在中捡了把枪,趁着大佬扫荡屋子的时候,从桌上摸了个带“?”的发箍戴在了头上。
弹幕被他这无声的抗议逗得刷了满屏的“哈哈哈哈哈”。
【我宝别理他们,好好练技术!】
【对,跟着大佬有肉吃,好好学学人家】
【别光当小尾巴,多捡点东西,咱技术不行,还不能当个百宝箱么】
金在中觉得这几条弹幕说的很有道理,于是开始往背包里疯狂塞东西,然后开了语音问自家队友:
“大佬大佬,你要急救包么?”
“哇,大佬大佬,八倍镜要不要?”
“枪枪枪,这有狙击枪,大佬你要不要啊?”
“啊,这有好多子弹啊,大佬你缺不缺子弹啊?”
……
【大佬:我觉得你有点缺心眼】
【前面的那个你瞎说什么大实话??】
【哈哈哈哈哈哈哈明明是给队友补给,为什么给我们中一说,就像个卖杂货的】
【我要笑死了啊哈哈哈哈哈哈】
【不过真的很奇怪诶,这个大佬从头到尾都不开麦的,头一次看有人吃鸡不需要开麦指挥之类的】
【emmmmm对着你中……应该不需要指挥吧】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求求你们别说了,关注一下我们的捡破烂主播好么】
……
【不是,我儿!你把那个手榴弹放下!】
【啊啊啊我宝你还小,手榴弹不能乱玩,快放下快放下!】
【放下!(叫破音)】
【宝乖啊,咱不玩手榴弹啊,好不容易找到了愿意陪你双排的缺心眼,咱们不能把人家炸死了啊】
【我一度怀疑我们中是不是迷恋地道战地雷战之类的老电影,不然怎么一见手榴弹就想拿呢】
【呼呼呼哈哈哈哈哈哈】
……
被弹幕吓得又把手榴弹丢掉了的金在中满头黑线的祈祷队友千万不要看他的直播,眼看着六月大佬掌控全场,一把狙甩得出神入化,于是干脆自暴自弃的开始在直播间跟大家聊天,说着说着便说开始忍不住显摆自己今天的好运气:
“你们不要笑啊,扔垃圾也很浪漫的好不好?”
“你们为什么只能想到垃圾分类?”
“那我师……学长还陪我做实验了!”
“超级帅的!”
“有多帅?唔,帅到我差点流鼻血。”
……
他这么一说,本来正在关注六月大佬的神操作的弹幕大军立刻分出来一半,一时间说啥的都有。
【无图无真相,没图你说个xx】
【我今天才发现,我中真是太小受了,这个语气真是……不忍耳闻】
【流鼻血有啥用,流xx血那才是真男人】
【???我怀疑前面的那个在开车,但是我没有证据】
【说到底就是怂,不然就你中这个长相,这个赤子之心,还有他撩不到的人】
【……我第一次知道赤子之心还能这么用,语文老师的棺材板我帮你按住了】
【真是无语了,这是游戏直播间好么,能不能不要天天歪楼】
【不是,9012年了,为什么还有人指望在你中的直播间看见和游戏相关的东西?】
【估计是来看六月大佬的吧,我昨天在论坛上看见有人试图扒大佬的真身了】
【这些人真无聊,有空为什么不舔我中的美颜盛世】
【就是,实在不行,我们讨论一下我中怎么追大神也可以啊】
【作为一名准博士生,中宝,我觉得你可以发愤图强,多写点文章投sci之类的,然后把一作留给你那个学长,然后带着你的文章去表白】
【好主意啊!】
【此处抄送@巴啦啦中能量】
【此处抄送@巴啦啦中能量】
【此处抄送@巴啦啦中能量】
【此处抄送@巴啦啦中能量】
……
已经进了决赛圈,正紧张兮兮的趴在草丛里看大神狙对面开来的车的金在中扫了一眼弹幕,觉得这个方法竟然还不错,但是转念一想,又苦着脸道:
“不行,我写不出来。”
弹幕再次哄笑一片,还不等“哈哈哈”刷完,战场便开始清扫结算,金在中再一次吃鸡的喜讯让直播间跟过年似的,礼物跟不要钱似的刷个不停。
“别别别,我直播就是图个好玩,你们别送礼物了。”
好不容易把送礼物大军给拦下来,金在中转头想去感谢大佬队友,结果只看见消息栏里大佬几分钟前发来的消息:
——下了,明天上线叫我。

                  【6】
虽然搞不清为什么“六月”这么一个操作基本已经接近赛级水平的大佬为什么会一直和自己双排,但是金在中不得不承认,自从有了大佬的加入,他的直播间再次掀起了一波小高潮,新粉一下子多了不少,好多人一边感慨大佬的操作,一边试图扒他的账号,只可惜“六月”大佬人狠话不多,和他双排了一个多月愣是没说过话。
看直播的粉丝们一个个抓心挠肝的,金在中虽然也好奇,但是因为白天和郑允浩在实验室相处的时间越来越多,偶尔还能一起吃个饭的喜悦让他觉得这个世界啥啥都是美好的,所以即便每次双排的时候都是他一个人自言自语,也不觉得寂寞。
“我觉得我最近技术好了很多,果然有人带就是不一样。”
“我今天一定能自己杀一个人!”
因为晚上和郑允浩一起吃了海底捞,所以回到宿舍依旧有点番茄锅上头的金在中开始管不住自己的嘴,flag立了一个又一个,兴奋的不行,搞得弹幕都怀疑他喝了假酒。
【这孩子怕不是疯了哈哈哈哈哈】
【我也觉得,我宝喝酒了?】
【哎,爱情这杯酒,谁喝都得醉】
【难道是学术大神被他搞定了???】
【我觉得没吧,不然他怎么可能不嘚瑟?】
【求求你们关注一下战局,还剩三十个人,你们中竟然还没有被击倒过,这简直是一个里程碑式的进步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卧槽,你们真的要求越来越低了】
【诶诶诶诶,不是,这才夸完,怎么就给人咬了一下呢?大佬呢?】
……
其实也不怪郑允浩,他这打的好好的,结果突然有人敲宿舍的门,他分了个神,便没来得及注意游戏。
“老郑,借个书。”
“自己拿。”
“得嘞,”同实验室博一的小余进来拿了书后,见郑允浩电脑开的似乎是游戏界面,于是随口道,“打游戏呢?你最近感觉很闲嘛?”
“还好,陪人。”
“呦,什么人啊?”
“一个小朋友,”郑允浩转头和正要出门的小余道,“把门带上。”
“乖乖,什么小朋友啊,能让郑大才子这么尽心尽力?”
“一个……很可爱的小朋友,记得关门。”
小余带着一脸意犹未尽的八卦之情走了,郑允浩把注意力拉回游戏,这才发现金在中已经给击倒了,对方还在对面的楼上补枪,他的菜鸟小师弟已经吓得乱叫。
“啊啊啊啊啊啊,救命啊,大佬大佬,救命啊!”
“我的flag要倒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要死了啊啊啊!”
郑允浩这头一边换枪,一边开了个麦,压着声音语速飞快的说了句“没事,有我在”之后,直接爆了对方的三级头,接着又横扫了对方的队伍。
弹幕里立刻一片欣慰之声,只有金在中晕头晕脑的翻了个急救包出来,一边回血,一边想。
大佬这声音怎么有点耳熟啊。

他翻来覆去的一夜也没想明白,第二天一早准备去实验室继续想,结果才进门就从博一的余师兄那里得到了一个惊天的爆炸新闻。
郑允浩好像有喜欢的人了!
“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对象,但是他说很可爱,卧槽,郑允浩这种人竟然会用‘可爱’这个词,我惊了。”
金在中一边胡乱的点头敷衍,一边在心里默默垂泪。
我也很可爱啊!
两人正说着话,实验室的门就被人推开了,郑允浩打门外进来,见金在中已经坐在位置上,先和四处散播八卦的小余打了个招呼,旋即又问金在中:“怎么来这么早?吃饭了么?”
“哎呦,你先别关注别人有没有吃早饭,我问你,你那个小可爱是谁啊?谈对象了?”
郑允浩莫名其妙的看了小余一眼,把手里拎着的袋子搁在金在中的桌上后才道:“没有……给你带的南食堂的菜包,你昨天不是说想吃么?”
这后半句显然是对着金在中说的,正盘算着要不要去百度一下“男孩子怎么变得更可爱”的金在中一惊,眼巴巴的看了看自己面前的菜包子,又看了看郑允浩道:
“给我的?”
“不然呢?”郑允浩被他的表情逗得笑了起来,这小家伙太可爱了,这段时间接触下来,他渐渐理清了自己的内心,甚至已经开始盘算着是不是该找个机会袒露一下身份,顺便表个白,想到这里,他心情大好,顺手揉了揉金在中的脑袋,又道,“趁热吃。”
大师兄送完爱心早餐,就进去处理数据,留下一脸震惊的小余对着金在中道:“卧槽,他真的没有谈恋爱?这怎么转了性了?我和他本科四年,硕士三年,博士一年,他从来没给我带过早饭!”
听到这里已经有种把这几个包子裱起来的冲动的金在中心又提了起来。
他转头看着坐在电脑前,带上了眼镜看数据的郑允浩,觉得自己必须要先下手为强了。
不然这么好的师兄被什么小可爱抢走了可怎么办!

                       【7】
虽然豪言壮志在心,但是在接下来的半个月里,因为郑允浩被导师抓去弄一个大项目结题的事宜,所以金在中别说是表白,连见到郑允浩的机会都少了,游戏里的那位六月大佬也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上线的次数也越来越少,至于大佬的那把熟悉的嗓音,他思索了许久,还是觉得耳熟,觉得就像是自己身边的某个人,但是到了这里却卡了壳,就是想不起具体是谁。
这些原因加在一起,导致他最近丧的很,直到隔壁实验室的博四的师兄毕业请他们实验室一起吃饭,金在中发现自己位置和郑允浩安排在了一起,席间郑允浩给他夹了好几次菜,还一直和他小声说话,金在中只觉得自己之前的郁闷全都一扫而空,而让他更加坚定自己一定要快点表白则是因为聚餐快要结束的时候,隔壁实验室的师弟起哄,说大家要喝完杯中酒才能走,但是从小在南方长大的金在中的酒量是真的不行,于是对着自己面前的半杯白酒愁眉苦脸。
“在中的也没喝完呢吧?还有那个谁……赶紧喝了啊。”
大家一边嬉笑一边起身,金在中在酒桌上不会说漂亮话,也不会耍赖,于是很实在的正要伸手去拿,边上的郑允浩却比他更快,将他面前的酒杯拿起来,仰头一饮而尽,然后转头对他道:
“走吧。”
一套动作加语气都自然的仿佛只是做了一件应该的事情一般,金在中愣了几秒,拿着书包跟在郑允浩的身后出门,心脏却剧烈的跳动起来,甚至比第一次见郑允浩就一见钟情的那次还要剧烈。
他也想不明白自己这是为什么,明明是这样一件小事,却把他撩的恨不得立马扑上去抱住郑允浩亲两口。
这种沸腾的情绪直到他回到宿舍都没有平复下来,整个人好似打了鸡血一般,都不用直播间里的人问,他就开始絮絮叨叨的说自己的学长有多么多么好,多么多么帅,彩虹屁吹得所有人都开始刷“闭嘴”,直到好久不见的六月大佬上线邀请他双排,才终于让金在中暂时消停了一会。
“我决定了!我要去表白了!”
酒劲有点上头的金在中捡了把ak,冲着一面墙扫射了一通,豪情万丈的开口。
【墙:那我又做错了什么?】
【哈哈哈哈哈哈哈我中要表白?】
【直播么????】
【前面的清醒一点,你以为这是恋爱节目么】
【你们就没人想问问六月大佬为什么最近都不在线么?】
【大佬今儿好像开麦了,但是依旧不说话】
【划重点!我中要表白?】
【啊啊啊啊啊啊啊虽然看不到表白直播,但是中中你干脆现在这表白一下,让我们过过瘾!】
【对对对,练习一下先】
【我们帮你审核一下】
【本表演系硕士可以帮你听听语气真不真诚,感情饱不饱满】
【哈哈哈哈哈什么鬼?我觉得你中不敢的】
【我也觉得你中不敢】
【+1】
【+2】
【+3】
……
眼看着弹幕开始排队,金在中明知道这是激将法,但是因为晚上的那份悸动还没有消,借着酒劲他就顺势上当了,先说了一句“谁说我不敢,我还敢表白完就亲他一口”,接着便清了清嗓子,把摄像头当做是郑允浩,弹幕里嘻嘻哈哈的笑他又怂又萌,他想到自己这顺口说出来的话,也有点不好似,于是红着脸道:
“师兄,我喜欢你!”
弹幕还不等开刷,众人就看着几乎没有开口过的六月大佬ID边上的小喇叭闪了一下,紧接着一把沉稳的男声道:
“我也喜欢你。”
“本来想我先表白,结果被你抢了先。”
不明所以的弹幕瞬间爆炸,问号刷的突破天际,金在中却已经当场石化。
这这这……这不是郑允浩的声音么?
六月大佬是郑允浩?
郑允浩说“也喜欢他”?
金在中觉得自己有点晕,坐在电竞椅上换了许久,还是觉得有点晕,正要开麦说话,搁在一边的手机却响了起来。
打电话来的是郑允浩,金在中手忙脚乱的接起来,还不等开口,电话那头的人便道:
“下楼,我等着你的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 加入爱不离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IBelieveYoonjae ❤

GMT+8, 2019-8-26 18:02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