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 加入爱不离
查看: 300|回复: 3

[原创完结] 冤家[龙王X水神/甜文] BY:Estella

 关闭 [复制链接] |关注本帖

赤莲。

Rank: 1

积分
98
帖子
158
0 点
不离值
13
1029 粒
17 颗
0 滴
在线时间
61 小时
发表于 2019-6-17 21:18:4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龙王允浩邂逅水神在中。本文灵感来源于在中歌曲《lavender》MV中的戏水场景。
留言

字数:9777

评分

参与人数 1不离值 +1 +40 +1 收起 理由
Camellia + 1 + 40 + 1 完结奖励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赤莲。

Rank: 1

积分
98
帖子
158
0 点
不离值
13
1029 粒
17 颗
0 滴
在线时间
61 小时
 楼主| 发表于 2019-6-17 21:19:06 | 显示全部楼层
龙王和水神从来就是一对冤家。龙法力高强,变化多端,擅兴云布雨,是神界不可或缺的一员。龙生于水、长于水,家族兴盛,势力盘根错节,自然成了水域的领袖。而水神的职位原本是没有的,天庭担心天高皇帝远,龙王在地方上兴风作浪,于是专门派遣水神行监督之责。按理说水神的官职比龙王还高一级,但是少有龙王把水神放在眼里。工作干得好好的,忽然空降一个领导,自己被迫当二把手,换了谁也不情愿。水神被下放到复杂的地方,履行监督的职责也不是一件省心的事情。情理之中,龙王和水神天生犯冲。
郑允浩是一条龙,他并非普通的龙。通身赤红如血,体型硕大无朋。赤龙可直冲云霄三千丈,翱翔寰宇,有气吞山海之势。摇身一变,化而为人,相貌堂堂,玉树临风。郑家世袭钱塘君,管辖钱塘水域同时负责执行浙江一省所有布雨之事。家世显赫再加上自身品貌不俗,郑允浩看来是龙生赢家了。可惜,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连龙也逃不掉这条定律。天庭给钱塘江派了水神,下月上任。郑允浩听到这个消息微微皱眉,感觉很不妙,看来好日子到头了。
金在中就是天庭派到钱塘的水神,他很神秘,无论是性格还是经历,甚至是相貌都不为人熟知。其实在中也极为纳闷,自己只是低调了一些,不至于被传得如此玄乎。他在没有得道成仙前是个普通人,全靠潜心修炼,才能一步步往上升,最终位列上仙。得知被选为钱塘水神,金在中在心里怪了玉帝好久。钱塘君脾气暴躁,不是个吃素的,据说赫赫有名的钱塘江大潮就是因钱塘君发怒才产生。金在中不怕事但也不多事,不过这回摊上了大事。
玉帝说,龙族睚眦必报,需要有宽宏大量者辅佐。动物成仙易任性妄为,连龙也不能免俗,因此得被监管着。看来看去就是在中最合适担此重任。金在中只能扶额叹道,太优秀了也不是好事。
郑允浩和金在中初次见面的情形算不上糟糕。那天郑允浩在龙宫里小憩,他正做着美梦,忽然间感觉天旋地转,郑允浩一下子清醒了。晃动越发剧烈,整个水晶宫像个喝醉了酒的人似的也跟着摇摆。钱塘江在自己的控制下,怎么会有这种情况发生?允浩当即跃出江面查看情况。
有一人背对着允浩立于水面。江上泛着薄雾,只能看到那人影影绰绰的身姿。允浩走进了些,施展法力拨开云雾,仔细打量眼前的人。对方长挑身材,身着宽袍广袖,飘逸出尘,如一只孤雁融入如梦似幻的雾霭当中。一阵清风徐来,他的衣袖跟着浮动,允浩忽然觉得这一切并不真切,忍不住伸手想要抓他,生怕眼前的人被风吹散了。而那人似乎没有察觉允浩的存在,依然沉默不语。突然,他挥舞右腿拨动脚下平静的水面,整个身子也跟着旋转。晶莹的水花溅在空中,扩散为一颗颗剔透的水珠,那些珠子如骤然摆脱禁锢一般,雀跃着往四周飞舞。一波未平,他双脚施力往水面一踏,一波又起。水在他的引导之下似乎有了生命,更令人称奇的是,无论他如何动作身上丝毫未湿。允浩呆呆看着那人戏水,这时这才注意到他是光着脚的。允浩再抬头看他,顿时心脏砰砰乱跳。对方恰好也在看允浩,他带着促狭的笑容,这种作弄人的神情和他美丽柔和的面容很相配。
看来引起龙宫震动的就是他,但是郑允浩一句兴师问罪的话也说不出口。“你是?”
“久仰钱塘君大名,我叫金在中。”
他就是从天庭来的水神,如此年轻,还美得不可思议。原本以为玉帝会派个头发花白的糟老头子来这里折腾。
金在中看着文质彬彬的郑允浩心中不住赞叹,钱塘君并不像传闻当中那样凶神恶煞,还是很好相处的。
然而,事实证明他们都错了。
首先受不了的是金在中,钱塘君郑允浩尽管对自己这个上司很客气,但是这条龙的本职工作干得太差劲!他下雨根本全凭心情,哪天喝多了酒兴大发,就给人间来一场狂风暴雨,还喜欢借着酒力挥毫泼墨,说是此刻诗意正浓。当然他也有不下雨的时候,甚至连续一个月滴雨不落。龙王振振有词,捕鱼期老百姓捉了太多辖区内的水族,他心情不佳,就不下。难怪都说动物仙地盘意识很强,报复心又重。
如此任性妄为,早晚惹出祸来,金在中愤愤地想。不过天庭仅仅规定了每年下雨的总量,并未具体约束龙王的行为,因此郑允浩这样做倒也没有违反天规。可金在中不是普通的神仙,下凡当水神,必须有一番作为,哪怕跟龙王结下梁子也在所不惜。论法力水神和龙王难分伯仲,只是金在中平常能动嘴就不动手,他毕竟曾在天庭给皇子们教书,讲道理最擅长。
这可苦了龙王。郑允浩常常被金在中念得头昏眼花,仰天长叹。水神大人不但爱讲大道理,而且他说正事前能铺垫许久,讲个名词前面要加一长串定语来形容,说到一个人要先讲好半天这人的相貌品格等无关紧要的内容。别看水神平时不说话的样子很能糊弄人,一张嘴就.....健谈得过分。原本龙王怕天庭派个絮叨的老头子来,见到金在中年轻貌美还庆幸运气不错,这下可是大大的判断失误。
很快金在中就发现,龙王一意孤行,根本听不进去自己劝说。但是对方是很怕被念叨的,既然管不住他,那么就看着他受些罪也算是讨得几分便宜。郑允浩则是你说你的,听不听是我的事。他俩形成了一个死循环,倒也相安无事,一直停留在只动嘴不动手的阶段,比起别的地方龙王水神动不动上演全武行而言已经是非常和睦亲密。
这一天,郑允浩又潇洒地出门游玩,金在中一如既往跟在龙王身边,还带了个小本子。万一龙王忽然有兴致下雨,也好随时记录下来,到年底的时候再跟他算账。
还好郑允浩没有跑远,从钱塘江腾云驾雾来到西湖欣赏湖光山色。金在中刚缓了一口气,就见郑允浩挥挥衣袖,摆出一副要下雨的架势。
“钱塘君还真是随心所欲。”
“我是好心帮忙,你看。”金在中顺着郑允浩所指的方向看去,断桥边上有个女子穿一身白绢衫,她后面跟着穿青衣的丫鬟,两人容貌都甚美。白衣女子痴痴望着不远处一位清秀书生,她满目留恋之意。
郑允浩一挥衣袖,绵绵细雨便不住下流淌。骤然间下雨,书生被淋得狼狈不堪,那白衣女子连忙迎上去用伞帮书生遮挡。
“只羡鸳鸯不羡仙。”允浩做了一回月老,颇有些得意。
金在中冷哼道:“那女子分明是蛇妖,你这样做也不知道将来是福是祸。”
“不过推他们一把,将来还得看他们自己的造化。”郑允浩目光灼灼盯着金在中说:“人妖殊途又如何?人生在世良缘难得,换做我,只要真心喜欢,管他是人是妖,是男是女,都牢牢抓住。”他说这话的时候语气坚定,神态认真,金在中在这一刻竟然被他打动了,愣愣的没有半点反驳的心思。不一会在中意识到自己失态,赶紧转过身去不再搭理允浩。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赤莲。

Rank: 1

积分
98
帖子
158
0 点
不离值
13
1029 粒
17 颗
0 滴
在线时间
61 小时
 楼主| 发表于 2019-6-17 21:19:28 | 显示全部楼层
转眼水神金在中下凡来到钱塘江已接近半年,他整天跟在郑允浩身边,除了不在同一张床上睡觉之外,几乎是形影不离。被时刻盯着,郑允浩没有流露出丝毫不悦来,脾气好得很。
郑允浩文雅风流,擅诗书、好丹青,他常在宫里作画,金在中成仙之前是个读书人,他和允浩极有话可说,或点评一二或直接上手配合。允浩瞥见对方面容姝丽,性情温和,再看他总是围着自己转,龙王暗喜,水神是对自己有意。如此想着,行为举止越发亲密,连金在中也察觉到了微妙的气氛,他倒也不讨厌这样。
不过,树欲静而风不止,偏偏有事打破了平静。
一日,允浩在宫里与太阳道士讨论《火经》,常言道水火不相容,金在中对这些内容不感兴趣,便早早出了正殿在大厅候着。此刻,外面通报有人求见龙君。按照常理,人没有法力,哪里能进到龙宫里来,除非是得到高人指点。金在中隐隐有些不祥的感觉,但还是让侍从把人带进来。
金在中见对方是个衣着普通的书生,却也没有看轻他,语气和蔼说:“贵客从人间来?”
那书生朝在中行了一礼道:“在下柳毅,想求见钱塘龙君。”
“钱塘君有客人招待,我是钱塘水神,你把事情告诉我也是一样的。”金在中引柳毅坐下道。
柳毅点点头开门见山:“我前些日子在泾河岸边碰见钱塘君的侄女在荒野牧羊,承受风吹雨打,容颜憔悴。我见了不忍心,就问她原由。她说自从出嫁后,经常被丈夫打骂,公婆也不肯给她主持公道。她托我捎一封家书给钱塘君,又告诉我去龙宫的方法,我才能到这里来。”
金在中记得允浩提起过他有个侄女嫁给了泾河龙王的小儿子,看来就是书生说的这一个了。在中接过家书又赶紧吩咐左右不能把消息透露给龙王。郑允浩护短,平时连所辖水域当中的水族被人捕捉都会不高兴,若是让他得知侄女被人欺负,那还得了。
“不好了!”允浩身边小侍卫脸色煞白慌慌张张冲到在中面前道,“龙君他...”
话音未落,忽然一声巨响如惊雷划过,天崩地裂,龙宫被震得东摇西摆。顷刻有一条巨龙冲出,目光似电,血红的舌头,浑身赤红像被火焰包围。赤龙腾云驾雾,伴着无数的霹雳和闪电直飞去了,所到之处净是冰雪雨雹。柳毅吓得跌掉在地,在中把他扶起安慰。现在去追赶允浩肯定来不及,只能等他回来。也不知道龙王会闯下什么祸事,金在中默默在心中估算允浩造成的损失,这种时候只能挺身而承担责任,为龙王出善后。
柳毅脸色渐渐平复,又过了一会钱塘君带着侄女归来。金在中赶忙上前问:“到底如何?”
允浩只摆摆手,吩咐左右带侄女进屋,他自己也到里间换了一身衣服。
郑允浩重新整顿一番,他身穿华服,神采奕奕,见金在中神情忧虑,便握住对方的手说:“不过略微惩罚那些无理的家伙。”
在中见他淡定更加紧张问:“你可是伤了人?”又追问,“伤了多少?”
“六十万。”龙王轻描淡写道。
水神脸色发青问:“淹了多少地?”
“方圆八百里。”
“你侄女的丈夫呢?”
龙王指着自己的肚子不屑道:“被我吞了。”
金在中被气得半晌说不出话来,允浩面色镇定自若,一副压根不认错的模样。若不是有外人在,水神大人怕是要动手教训这条孽龙。
中午郑允浩设席招待柳毅,金在中不给龙王好脸色看,话也不说。等那书生离去,金在中抬手往允浩身上就是一拳。
龙王任由他出气,心平气和问:“气消了?”
水神冷冷道:“我有没有气不重要,关键你酿下大祸,天庭那边该怎样交代!”
郑允浩忽然笑了,他看着在中又慌又急的样子,笑得更厉害。龙王把脸贴近水神,两人的呼吸互相交织,在中莫名心跳加速,似乎在等对方宣布很重要的结果。允浩缓缓说:“在中啊,我骗你的。”
“嗯?”水神一下子懵了。
“我并没有伤人。”他话没说完,金在中反应过来又给他一拳,允浩连忙躲闪道:“其实我原本也很气的,但是脑子里突然冒出你平时对我说的大道理来。我想…不该莽撞。可是心里有气不发泄出来很难受,最后只淹了八百里的荒地。”
“那个小子怎样了?”金在中稍微松了一口气,又想到被允浩吞进肚子的泾河小龙。
“哪个小子?”
“明知故问。”
“你是说泾河那个无情无义的负心汉。我吃了他,当时就向天庭禀报。天庭念在对方先犯错,恕我无罪。”龙王洋洋得意补充道:“只是我没想到你这么关心我。”
“水神是龙王的上司,你犯错会连累我,我是为自己着想。”金在中极力辩解。
龙王哪里肯听,他早认定水神对自己有意。在痴心人眼里爱人无动于衷便是含情脉脉,沉默寡言被看作羞涩腼腆,吵架反唇相讥那更是在意对方的体现。人遇上爱情就会犯傻,连郑允浩这条龙也不能例外。金在中不过是不肯承认罢了,总有办法让他亲口答应的。
很快机会就来了。金在中每到月圆之夜都要外出吸收月亮的灵气辅助修行,他修炼的方式很独特,需要脱光衣服泡在水里运功。以前龙王曾经偷偷跟踪在中,看到对方宽衣解带竟然落荒而逃不敢多看。现在想来当初真纯情,应该多看几眼的。不过允浩已经拿定主意,等到这次圆月之夜把水神的衣服拿走,他答应了求爱才把衣服归还。龙王大人单身几百年,看不上庸脂俗粉,当然也没有追求人的经验,光他靠自己摸索出来的办法就是要没脸没皮。据说牛郎便是偷了织女的衣服才成功讨到老婆的,那么,同样的办法用在水神身上,哼哼,肯定能成功。
好不容易熬到月圆之夜,郑允浩早早熄灯躺在床上等待金在中出动。允浩沐浴更衣换上了常服当中最好看的一件,做这种重要的事情必须打扮得英俊潇洒才好。他等了一会,果然隔壁房间的水神像往常一样外出修炼。允浩隐身紧跟着在中,生怕错过难得的机会。
金在中纵身飞跃,翻过几座山,最后到了一座矮山山脚处的小溪。郑允浩迅速找了个隐蔽的地方藏起来,在中背对着他,轻捋发丝之后开始解衣服。允浩不由自主转过身去,没有确定关系就偷看在中的身体,总有些说不过去,也不符合龙王的格调。不如等把人追到手,届时还不是想怎么看就怎么看。
郑允浩极有耐心,他伏在角落里一动不动,等到在中差不多开始运功,才隐身窜到岸边拿了衣裳又毫不迟疑躲回原地。山间万籁俱寂,只能听到溪水潺潺的流淌声。灵动的水流渐渐勾起龙王无限旖旎遐想。第一眼见到金在中,那人光裸着雪白的脚踏波踩浪,与水共舞,仪态万方。在中是水神,身子也应该是和水一样绵柔,大概连触碰他都要小心翼翼的。没有关系,只要他愿意,我会好好呵护他,不让他受到任何伤害,龙王陷入美梦当中,全然忘了水神大人没有他想得好对付。
正想着美事,金在中那边修炼结束,水神走到放置衣衫的青石块旁,用手不断摸索,却是什么也没有。在中皱眉自言自语道:“奇怪,明明放在此处。”
金在中还以为深山老林只有他独自一人,只当赤裸着身子起来寻衣服也无妨。他缓缓站起身,忽然间,一个白色身影跃出来朗声道:“你要找的东西在这里。”
水神被吓了一大跳,他还没看清对方是谁,先往水深处退去,避免被人看光了身子。
电光火石之间,郑允浩瞧见在中晶莹的肌肤,嫩得能掐出水来,允浩心想,水神就是水做的罢。
“你什么时候来的?还拿走我的衣服。”金在中声音略有些发颤。
“想要衣服就答应我一个条件。”郑允浩不回答对方的话,反客为主道。
金在中思考着自己并没有得罪这家伙,平白无故遭此戏弄语气不善问:“你到底要干什么?”
“做我的夫人,衣服就还你。”允浩瞧着在中出神,水神连生气的样子都很好看。
金在中气得半晌说不出话来。郑允浩没有眼色,只自顾自表白说:“我一见了你就欢喜,你既然也爱我,我们在一起天经地义。”
“别胡说!我何时爱你的?”
“哎?你不爱我,还总围着我转。”
“我是为了工作。”
“别的水神没有像你这样对龙王好。”
“别人是别人,我是我。把衣服还来。”金在中被戳中心事,又羞又恼。允浩从没见过水神这般失态,更认定了自己在金在中心里占据了特别的位置。
“没关系,你不承认不要紧,我心里明白就好。”龙王心平气和安抚。
金在中觉得鸡同鸭讲,狠狠道:“你先把衣服还我。”
“你先答应做我夫人。”龙王就是寸步不让。他站在岸边的一块大石头上,居高临下盯着在中看,那模样既神气又骄傲,信心满满把金在中吃得死死的。
金在中垂头不语,似乎放弃了抵抗,过了片刻,他轻撩发丝笑道:“你过来。”
郑允浩定定站着,见在中巧笑倩兮,忍不住目不转睛凝视着对方。
“怕我有诈?”金在中勾了勾唇。
龙王正打算解释,忽然一招凌厉狠辣的攻击朝他袭来,他还没来得及出招还击,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往他的面门落下,郑允浩下意识闭上眼睛躲避,却还是有一些落在身上。允浩伸手一摸,原来是水。待到他睁开眼睛,手上的衣物不翼而飞,金在中已经穿戴整齐,掩面轻笑望着他。
好快的速度,不愧是我看上的人,允浩心里颇为自豪,并没有因为计划失败而不悦。
情势瞬间逆转,金在中面上露出讥诮道:“看你如何....”
他话没说完,忽然感觉脚底一滑,一个柔软冰凉的东西缠上了下身。在中奋力挣扎,那东西却是越缠越紧,允浩笑盈盈望着在中:“你跑不掉的。”在中仔细查看,裹住自己的东西布满血红色的鳞片,随着允浩指挥轻轻摆动,把自己往对方身边拉近,水神意识到这玩意竟然是龙王的尾巴。龙的鳞片坚硬,看来想脱离禁锢难办。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赤莲。

Rank: 1

积分
98
帖子
158
0 点
不离值
13
1029 粒
17 颗
0 滴
在线时间
61 小时
 楼主| 发表于 2019-6-17 21:19:44 | 显示全部楼层
金在中眼看着自己的处境越来越糟糕,郑允浩却是喜上眉梢,就算龙王长得再好看,往常对自己再好,这势在必得的模样也够讨厌,绝对不能让他得逞。
水神被拉至龙王面前,对方却迟迟没有动作,在中努力平静下来问:“你又想做什么?”
“我就是想好好瞧瞧你。”允浩看在中不高兴,这次绝口不提让对方当夫人的事。
“怎么,平日里没有看够?”在中没好气道。
“看你怎会够。跟你在一起总有说不出的快乐,我就是想更进一步,每天早起睁开眼也能看到你。”龙王说得极为诚恳,想必这番话是他的肺腑之言。
“你想看我那就靠近些。”金在中嘴角一扬,似在蛊惑允浩。
龙王倾身向前,又忽然懊恼地往后退,他拍拍胸口说:“你还没答应我,我不能趁人之危。”
水神心道,把人绑住了还故作姿态,这家伙真是难懂。金在中立刻定下计策,干脆一不做二不休伸手搂住郑允浩的脖子往自己面前拉,“我说了让你过来。”
在中原本声调高,他这句话带着情绪说得极大,声音在山谷中回响,把他自己都吓了一跳。郑允浩一瞬间被心上人主动抱住,心跳加速,觉得自己好像在做美梦。龙王的美梦还没醒,只见金在中闭上眼睛,鲜艳欲滴的红唇向自己的嘴贴过来,允浩感觉心都要被融化了,浑身被酥倒,此刻绝对是他龙生中最快活的时刻。
龙王沉浸在柔情蜜意当中,他逐渐失去了防备,金在中见时机成熟,右手在龙王背后轻轻抬起,然后猛得朝龙王头顶一拍。龙鳞是世上最坚硬的东西,龙化为人身,身体也刀枪不入。只有龙角柔软,是龙的弱点所在。允浩人身时尽管将龙角收缩,但头顶长角处的肌肤柔软,在中方才攻击的就是要害。
郑允浩被击中最脆弱的地方顿时头晕目眩,他抬眼见水神目光清明,原来刚刚金在中意迷情乱的神色竟是装的。龙王心里难受还想询问水神两句,没料到头顶的软肉遭遇第二计重击,水神乘胜追击根本不给他思考的余地。郑允浩连受两招,身子直往下沉,尾巴再也捆不住在中,眼睁睁得看着心上人脱离掌控。
他对金在中满腔热情,仅仅难过了片刻心态又恢复过来,身体不适不想动弹,就大声对着水神离开的方向喊道:“在中,我喜欢你!等着我!”
金在中脚下生风,听到郑允浩的表白更是心慌意乱,丢盔卸甲。他本以为被郑允浩绑住,那条孽龙会趁机对自己欲行不轨,没想到允浩倒也规规矩矩。
那个冤家该不会是故意弄这一出羞辱自己?这个念头在水神脑子里一闪而过,金在中立刻打消了奇怪的想法。晾他也不会这样欺负人,何况他若是如此岂不是自取其辱。但是郑允浩求爱的方式也太别具一格,还好今天的闹剧没有外人看到,否则水神的脸要丢尽了。金在中想到郑允浩那种执拗的脸和可恶的举止,脸腾得一红,连忙甩甩头似乎这样做就能忘掉今晚发生的一切。
但是,到明天还要面对这个冤家,金在中犯了难。对他好一点,怕郑允浩得寸进尺,对他差一点,一起共事难免尴尬。说来说去,都怪孽龙捅破了窗户纸。这晚,水神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次日,金在中早早到了龙宫,他不想跟郑允浩打照面,孽龙没羞没躁,水神可是要面子的人,经过昨天晚上的事,哪里好意思再跟对方亲近。金在中蹑手蹑脚往书房走,他打开房门,龙王郑允浩居然已经坐在那里办公了。这厮平日里绝对不会起早的,今天是太阳打西边出来。
金在中撇过身低着头假装没有看见龙王,郑允浩却是热情地打招呼:“在在,早啊。”
以往龙王称呼金在中“水神大人”、“在中大人”,最多喝酒的时候叫声“在中”,忽然变了腔调,金在中措手不及。他只好点点头,这才发现龙王头上缠着绷带,估计郑允浩昨晚的伤势没好。瞧龙王这副模样,想必是自己下手太重,金在中不由得有些愧疚。
郑允浩不见愠色,他语气遗憾道:“在在,你怎么不说话。你平时不是最爱对我滔滔不绝?”
金在中被他这样一问竟也答不上来,郑允浩续道:“你讲的话我都能听懂,你说话的声音也好听,就像在唱歌一样。我想听你说话,千万别不理我。”
水神明白自己说的话很多时候并不好听,那些大道理也极为枯燥,自己以前教导学生都说得对方面如土灰,只有龙王甘之若饴,难道他真对自己用情至深?想到此处,金在中不由地脸上一缓道:“你以后不许对我无礼。”
“我是情不自禁!”龙王见被水神误解,连忙抬高语气。“你平日不是嫌我常常不听你的劝告?你若是做了我夫人,你说什么我都听你的。”
又提到这一出,金在中瞪了郑允浩一眼说:“看来这话没办法谈下去。”
郑允浩不疾不徐问:“你说说为何不能做我夫人?”
金在中愣住了,想了一会无言以对。
“你根本找不出理由。在在,你也喜欢我,就是不肯承认。”龙王心知对付金在中这种人不能跟他讲理,先扣个大帽子再说。
见金在中果然面露犹豫之色,郑允浩立刻从后面轻轻抱住水神的细腰说:“你现在不答应就算作考验我,我会对你好的,日久见人心。”龙王语气轻柔,头上缠着绷带看起来有些滑稽,可神情分外认真还附带几分孩子气,打也打过,训也训过,他依然如此一往情深,金在中心软了,手顿时停在那里,再也没有推开他。
至此之后,龙王对金在中更加上心,彼此亲密无间,龙王手上的动作开始不成规矩。但凡跟金在中坐在一起,他总要摸一摸金在中的腿,或者伸到后面摸摸在中的腰和背,不管是快速略过还是缓缓触碰,不会放过一次机会。越到后来他越发肆无忌惮,捏脸袭胸都是家常便饭。水神从接受到习惯这样的相处方式只用了很短的时间,除了偶尔有外人在允浩还动手动脚的他略有不满,别的举止倒也坦然无碍,只有答应做龙王夫人一事水神没有松口。
龙王天天占水神便宜,小日子过得美滋滋,许多以前不愿意做的事情在水神的建议之下肯做了。龙宫里的虾兵蟹将都说,大王脾气其实不差,就是爱板着脸,不过自从水神大人来之后变得爱笑了。
金在中对现状也很满意,只除了一条,龙王爱结交形形色色鸡鸣狗盗之徒。人间的道士,山野的妖魔,天界的神仙,龙王不管对方来历出身,只要谈得来,他一律以礼相待。这可让金在中头疼,允浩对朋友太好,也不知道他们是否可靠。尤其有一位白蛇精常常来龙宫拜访,那白蛇正是水神和龙王有次出游遇到的,龙王曾帮她撮合姻缘,待到白蛇和人类丈夫修成正果,特意来龙宫感谢龙王,从此牵上了线。
龙王护短,对蛇族同类很是照料,白蛇时不时向龙王求取一些名贵草药带到人间行医治病,允浩都有求必应。金在中知道他们做善事原本也没放在心上,但有一天白蛇神色慌张来找龙王,他们交谈了一会,允浩连招呼都不打,便行色匆匆出门了。金在中隐约听白蛇提到,“救人”、“金山寺”等字眼,心中忐忑,越想越觉得大事不妙。
水神惴惴不安离开龙宫,往金山寺的方向,还没到目的地,一路上就见到洪水滔天,倾盆大雨还在不停得下,再靠近些喊杀声震天,想必是有人缠斗。金在中连忙按下云头,见龙王布雨帮白蛇助阵救人,在中一把按住允浩怒道:“快住手!你今日把天庭规定一年的雨量都下了,肯定难逃惩罚。”
“我是为了救人。”龙王尽管被水神劝住但并不觉得自己有错。
金在中不跟允浩辩论,只拽着对方离开是非之地。“先跟我去天庭请罪,或许可以从轻发落。”
“白蛇为救夫君甘冒大险,有情有义,我帮她是不忍心看到他们夫妻分离。换做你被抓,我怎能不救?”
金在中不理允浩,只带着对方往南天门去。水神如何不知龙王的心意,龙王救人却也害无辜百姓失去家园,天庭定会重责。只有先去谢罪,方能挽回。若是天庭执意惩罚,那么便帮龙王分担一些。
两人刚到天庭,就听见大殿之上众人正为此事争论不休。有建议处死龙王的,有提议将龙王贬为凡人的,就是没有什么人为龙王说话。水神叹道,龙王平日结交的朋友一个都派不上用场,关键时刻还得靠自己出马。
金在中深知玉帝独断专行,把事情的经过简单说了,并不辩解,任由玉帝指责训斥。期间,允浩有几次欲跳出来争辩,都被金在中按下去了。果然如水神所料,玉帝看他们态度端正知错就改,从轻发落。钱塘龙君郑允浩被贬去所有职位,削成了白板,不过总算保住了脑袋。钱塘水神金在中监管不严,被贬为西湖水神。
金在中生怕夜长梦多,赶紧拉着郑允浩谢恩匆匆离去。允浩在殿上憋了一肚子气,这会终于忍不住发起牢骚来。“一人做事一人当,是我不好,为何罚你?”
“无碍,我在钱塘待腻了,换个地方也好。”水神语气轻松,在他看来这个结果已经很好了。
郑允浩知道钱塘水神统管浙江一省水域,身负重任,哪里是小小一个西湖水神可比的。他见金在中为了自己前途灰暗,心里难受至极。
金在中看他这副模样柔声道:“人间有句俗话叫夫妻一体,你犯了错我应当跟着分担。”
允浩听到安慰的话,顿时龙心大悦,他激动地一把抱住在中道:“你终于答应做我夫人啦?”
金在中脸一红低下头去,轻轻哼了一声。
郑允浩抱着金在中在空中转了三个圈大声说;“我真高兴!”
金在中冲他甜甜笑道:“你以后可不能任性妄为,凡事要和我商量。”
郑允浩喜得直点头说:“你做了我夫人,我全都听你的。”他猛得往金在中的脸上一亲,故意夸张发出好大声。金在中刮了刮允浩的鼻子说:“放我下来。”
郑允浩应允,但手没一会又附上金在中的腰,怎么也不肯放下来。
数日后,金在中赴西湖上任,西湖地方小,远远不及钱塘江,因此天庭没有安排龙王管辖,郑允浩便心安理得跟着金在中一起住下。他二人自此琴瑟和谐,所治之处也一派祥和。
据说当地人看到西湖里常有赤龙畅游,纷纷引以为奇,后来百姓富绅兴建庙宇供奉水神与龙王,杭州城从此风调雨顺。
END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 加入爱不离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IBelieveYoonjae ❤

GMT+8, 2019-8-26 18:00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