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 加入爱不离
【爱不离2017年度允在文推荐总榜】

【爱不离2018年度允在文推荐总榜】

查看: 763|回复: 3

[独家连载] 当假骗子遇上真大师[神棍骗子搞笑攻x遗世独立大师受] BY:熊兔的shero

[复制链接] |关注本帖

赤莲。

Rank: 1

积分
237
帖子
509
0 点
不离值
19
3002 粒
8 颗
3 滴
在线时间
363 小时
发表于 2019-8-17 11:39: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爱是天时地利的迷信,姐妹篇:神棍骗子搞笑攻x遗世独立大师受

假大师真神棍郑允浩是落第的书生,搞点算命的副业养活自己。
金在中是金家第十八代传人,精通易经八卦,占卜预测。世代为王室占卜。

水楼:https://www.ibelieveyj.com/thread-6336-1-1.html

字数:待定
依然不会写长,
铺平所有板块,一步之遥了。
历经摧残,就要璀璨。

段子手水楼:文笔渣,依然求勾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赤莲。

Rank: 1

积分
237
帖子
509
0 点
不离值
19
3002 粒
8 颗
3 滴
在线时间
363 小时
 楼主| 发表于 2019-8-17 11:43:02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章

“擦,打人不打脸啊!”郑允浩趴在地上抱着头,保护自己俊俏的小脸蛋。后背和侧腿,被踢了左一脚,右一脚。
“呸,我说那只鬼已经被我收服了你们不信,我当时说有鬼,你们为什么信了!”噗,郑允浩嘴角出了鲜血,他自己用手背擦了一下,又继续鬼哭狼嚎地假哭。“疼死我了!嗷嗷嗷啊嗷嗷!”虽然郑允浩知道,并没有人会救他,毕竟这个村子里的民众都很想打他。
他就不明白了,他就白吃了一顿饭而已,还没有商量报酬呢。这是自己出道行走江湖以来,最吃亏的一次挨揍了。
他记得自己最辉煌的一次,骗走了腐败官员的黄金二百两,然后差点被追杀。
但是看到自己施舍出去的不义之财,真的救了很多难民的性命,他就觉得挨打挨的很值得。

“住手。天子脚下,竟有如此蛮野的民众聚众闹事?”
金在中正在从总舵赶回京都的路上,作为金家的第十八代传人,金在中奉御命去替太子和本朝祈福。金在中和随从在路上,途径城边一个小山村。在村子里的集市上,金在中居然看到一群人在围殴一个青年,他看不过眼,便下马上前阻拦。

“你是谁啊你!”一个拿着扫把的村民,调转扫把头,向金在中怒吼。
“你和这个谁废什么话!接着打这个骗子啊!”另一个中年妇女,叉着腰,懒得理过路人。
“打,往死里打!”村长打红了眼睛。
村民们你一言我一语,显然,谁都不想放过郑允浩。

“住手!”金在中从怀中取出了一把折扇,他仅仅用一把扇子,把村民们的棍子和扫把全都扫飞了。
“武林高手吗?劝你别管这个闲事!”妇女继续叉腰蔑视金在中。
“小白脸,你不会和这个骗子是一伙的吧?”扫把头村民开始打量着金在中。
“骗子的朋友也是骗子!打!”村长继续号召群众。
金在中惊讶于村民们的荒蛮无知,他们并不了解清楚事情真相,也不想确认自己与青年的关系,竟然就只想想先动手。
想来这位被称为骗子的青年,也极有可能被误解了。

随后,金在中吩咐自己的随从兼保镖,剑爵,出手。剑爵以一挡十,很快拦下了群情激愤的村民们。
村民们欺善怕恶,见到真正的高手接连出现,气焰也就不打自消了。
金在中这才有机会,俯下身,去看看青年的伤势如何了。“这位公子,你还好吗?伤势如何?”
郑允浩把手从头上放下来,感觉到了暴民们离自己远了不少,这才放心的转身,准备卖惨。
他想,来了个多管闲事,刚刚好,先求他把自己给救了再说。这人,要是只大肥羊的话,也可以宰一宰。
郑允浩勉强支撑着自己起身,便看到了一袭白衣的公子,腰上别着萧,扶着他的后背,让他可以更舒适的起身。
勉强坐稳之后,郑允浩开始打量起,穿着白衣的公子。这个爱管闲事的人,长得可太好看了吧?
唇红齿白,剑眉星目,活脱脱江湖画册里的主人公。“咳咳。”卖惨的话一时之间忘词了。

“这位公子,你伤势如何?还能动吗?”金在中关心的询问着郑允浩。
动倒是能动,郑允浩想着,自己和师傅学艺,学骗人,偶尔还小偷小摸一把富人的钱袋子,从小混到大,可没少挨打。这身体可皮实呢,挨一顿揍根本小菜一盘。但是,郑允浩突然被这么一关心,顿时就觉得腰酸背痛腿抽筋了呢。“不能动,不能动。咳咳,我可能要死了。”
“那…”你背我?白衣公子的小身板,腰这么细,啧啧啧,肯定背不动我的。
剑爵吓退了暴民们之后,回到主人身边复命。
“剑爵,你背一下这位受伤的公子去药铺治疗一下吧。”
“主人请稍后,我去处理一下不愿离去的暴民。”
“速去速回,我看这位公子伤势颇重,且我们还要赶路。”
“是的主人。”

郑允浩多么精明一个人啊,看看白衣公子随从的身手和宝石的佩剑,随即判断出,这是只大肥羊呀。
“这位公子,我看你印堂发黑,恐怕…”
“不出三日必有血光之灾,是吗?”金在中本来还想让随从去打听一下,暴民们缘何要为难此人。现在看来,倒是不必多费心思了。
金在中向来讨厌,一个个学艺不精,只知道欺骗大众的神棍们。
那些骗子,共用同一番说辞,学会一番话语,便对几十个人讲,能骗到一个算一个,有时还会害了愚昧无知民众的性命,委实令人生气。可,这位黑衣少年,毕竟已经得到了应有的教训,并且他年纪尚小,误入歧途也许情有可原。只要,以后再不骗人,便好了。

“咦,莫非公子也是同道中人?那我们就是朋友了,化解之道相信你也学过,我就不多费口舌了。这位公子,你是怎么做到混的这么好的?还买得起身手这么好的小厮?”
“着实令人羡慕?”金在中替他补充道。
“兄台,莫非你还精进过读心之术?”郑允浩感叹道自己师傅,果然是一瓶子未满,传到自己这来,就一碗水都不剩了。

郑允浩回忆起前尘往事,想到自己从小孤苦无依,辗转被假大师收养,只能依靠着师傅活命。有时候,也不是他想骗人的。
托师傅的福,郑允浩也是从小读圣贤之书的人,但是不幸落第,
只好跟随师傅做法事,填饱肚子。
前几年,郑允浩曾经一度以为自己真的是算命大师的传人呢。谁曾想,自己原来只是个神棍,自己的师傅亦然。
渐渐地,郑允浩也就想开了,既然不能为人答疑解惑,起码也要填饱肚皮吧。
再说了,自己也不骗什么穷人,有些大户人家也是自己心虚,才经常被他钻了空子。
历经摧残,就要璀璨。

段子手水楼:文笔渣,依然求勾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赤莲。

Rank: 1

积分
237
帖子
509
0 点
不离值
19
3002 粒
8 颗
3 滴
在线时间
363 小时
 楼主| 发表于 2019-8-28 21:34:29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章

“是你羡慕的神情过于明显了,这位公子,你既然颇懂相面,出门之前为何没相相你自己,否则,何至于此,竟落魄至此?”
金在中觉得眼前之人很有趣,竟然难得开起了玩笑话。
“兄台,你可别嘲讽我了。说真的,我就是赶路赶到这里,有些饿了。打尖吃白食的时候,我还想着怎么脱身。刚好听到客人们闲聊,谁怀疑这村子里有鬼。我这么一听,巧了,这刚好是我擅长的啊!这不,我就一时没忍住,打算出人出力,权当还人家一顿饭钱了。你瞧瞧,我这个大活人,也不会什么法术,要是真有鬼,我也是要承担风险后果的好吗?结果我没糊弄住他们,就被打了!嘿,要我说,世界上根本没什么鬼,就是他们心里有鬼。”
“有因便有果,若心怀坦荡,确实不必担心。”金在中目视前方,眼神坦坦荡荡。

“是这个道理了,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吗!事情是这样的,村民他们要抓的鬼,其实是一个精神疯癫的小伙子。可能因为平日里比较痴傻,所以村民们都很厌恶他。从来也没人帮忙照拂一下那个小伙子。有一次,集体打水的时候,前一秒还笑呵呵的小伙子,后一秒就跳井了。有的村民们亲眼目睹,吓得不行。就觉得人家冤魂不散,前来索命。要我说呀,这就是平日里指不定怎么谩骂侮辱人家小伙了,才担心人家的鬼魂来索命。”郑允浩越想越生气,真的后悔没多骗走点这些恶人的钱财,特别是那个伪善的村长。口口声声说,要替跳井的小伙子超渡,原来是害怕被报复而已,不要脸。
“既是如此,并没有直接杀人凶手。大家也只是良心上过不去而已,求个心安罢了。”金在中觉得自己不了解全部事实,不能轻易评价,但是被称为村长的那个人,从面相来看,绝对不是什么良善之人。
“不就是咯,他们求个心安,给我点钱,给他们跳一场大神,这事不就平了吗?偏偏他们觉得我是江湖术士,不值得信。喊我大师的是他们,喊我骗子的还是他们。”郑允浩咧着出血的嘴角,愤慨地向金在中抱怨。

金在中听到这,不自觉的笑了,“那你是怎么被发现的啊?”
太,太太太好看了,这位白衣公子。肤白胜雪,白衣反倒是显得失色了。
郑允浩不由得看痴了,还是金在中用手在他面前晃了晃,才把他丢掉的魂儿给叫了回来。
“可能是因为,他们带我到茅草屋之后,我猜错了死亡方式。香炉,黄纸均已备好,我不争气的给猜错了。关键是,这也太难猜中了吧。你说房梁上,悬挂着草绳,我猜上吊而亡本来很有道理吧?谁知道,那是用来晒干菜的啊?听说原来有一排草绳,没清理干净才剩下一个,这便误导了我。如若不然,答案若是隐晦,我便可以顾左右而言他,绝不会被这么早发现,我其实不会抓鬼。”
“你的业务范围还真的是广,从面相,到跳大神,写符,还管抓鬼?”
金在中听着眼前的少年郎讲着故事,虽然还没力气起身,上半身倒是肢体动作很丰富,表情也很丰富,绘声绘色地讲得十分有趣。

“其实我还会看手相,算卦,祖宅祖坟的风水,这些活我都可以接。但我不会卖什么丹药,那可是害人性命的东西。”
郑允浩,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想和眼前的公子解释一下。
“你还挺有原则的。”金在中对眼前的人又加深了一些好感。
“那是,忽悠归忽悠,就是卖个故事让客人们心安呗。治病救人这事,没有金刚钻就别揽瓷器活。治坏了,我就算谋杀了。”郑允浩一直自诩自己是个有原则的神棍。“对了,兄台你救我一命,无以为报,我干脆,给你看看手相吧!”
“不用了…”金在中拒绝,但除却扶着郑允浩的一只手,另一只手已经被郑允浩眼疾手快地抓到了。

“嗯,你这爱情运有条分叉啊,可能会有两个人喜欢你吧。健康运,你看,代表健康运的这条线挺长的,你一定会长命百岁的。”
“没想到,你还真的懂那么一点。”金在中发现郑允浩说的预测,虽然很浅显,但确实有所涉猎。
“那是啊,你别看我学艺不精。那是因为,我师傅他老人家,并没有教过我什么正经的易经八卦。不过,我自学过一点手相和面相,虽然学的不好,也算是,懂一点点相关的知识。这样,我行骗的时候,咳咳咳,是我助人的时候,底气也能足一点。”
郑允浩洋洋得意的炫耀自己的自学成果。
“嗯。”郑允浩无忧无虑的快乐,打动了金在中。

郑允浩继续观察在中的手相:“你的这条线,代表事业运…”
“事业运怎么样?”金在中为了捧场,假装关心。
“你这事业线不行啊,缺了点什么!”
“缺了什么?”金在中抽回手,低头查看了一下自己的手相。
虽说金在中,是金家第十八代传人,占卜,趋吉避凶,开运,运势面相手相,风水,星象,无一不学,无一不精。
但是,他确实没给自己算过命。被郑允浩这么一说,金在中竟有一点好奇自己的运势。
“缺了我。”郑允浩再一次抓住了金在中的手,“兄台,你就收了我,让我和你一起闯江湖吧!我会努力帮你赚更多的钱的!”
抱土豪大腿,丢人但有用,郑允浩打算,学学这位白衣公子的行骗套路,然后为自己所用。
等到合适的时机,再自立门户,说不定也能雇一个武林高手保护自己,这样就不怕被打了!
但是,这白衣公子长得这般好看,自己会不会舍不得偷师离开了呢?如果拜师了,悄悄离开是不道德的吧?
要不,我就不走了?感觉上跟着他,一定有肉吃。郑允浩在心里默默盘算。

“你是让我收你为徒?”金在中很惊讶。
“是的。师父好!未请教您的姓名是?”
“金家,在中。排行第九。”
“我叫郑允浩,九师父在上,请受徒儿一拜!嘿,我还起不来呢,没办法下跪,我这也拜不了你,要不我抱你一下吧?”
金在中灵活的躲开了拥抱,郑允浩扑空,脸颊差点和地面亲密接触。“
我只是排行第九,我可不是九师父。我前面那个都是姐姐,所以我是唯一的继承人。”
唯一继承人,那确实是有钱的师父啊!“师父抱抱。”郑允浩说着话就伸长了胳膊,重新搂住了在中的腰,把他给拥入怀中。
身手敏捷的金在中,一时惊讶地忘记了要避开。

水楼:https://www.ibelieveyj.com/thread-6336-53-1.html
字数:2258
历经摧残,就要璀璨。

段子手水楼:文笔渣,依然求勾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赤莲。

Rank: 1

积分
237
帖子
509
0 点
不离值
19
3002 粒
8 颗
3 滴
在线时间
363 小时
 楼主| 发表于 2019-9-8 22:54:23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章唯一入室弟子

“师父师父师父…”郑允浩带着近乎撒娇的口气,让金在中无法拒绝。
“我…”金在中正在考虑如何婉言拒绝,毕竟金门很少收外姓徒弟。
金门一直被沈朝人民,特别是京城的权贵们,视为半仙般的存在,拥有绝对的权威。
每朝每代,金门都能成功的预测各国的军事形势,从而提前准备,独善其身,以护沈朝百姓远离纷飞的战火。
正是因为金门的名气在外,单单是庞大的金氏家族的旁枝们,都十分想要拜入金门之下,名额有限,更是甚少收异姓之徒。
金门的总人数稀少,也是怕有狡诈之徒,偷学占卜秘术,旨在敛财和蛊惑人心。

金门除了掌门之外的,大先生仅有五人,每人每三年,又只收了两名徒弟。
每三年,为了这十个拜师名额,金氏子弟们都快挤破了脑袋。
更何况是拜掌门人为师,大家更是想都不敢想。
其实,金在中对徒弟,并没有多高的要求,就是因为大家一传十,把这收徒弟的标准给抬高了。
金在中自十六岁继承掌门人以来,十年有余,竟无人敢拜师。

“师父,你就收了我吧,我可以给你端茶倒洗脚水,我不挑食还抗打。我虚岁才二十四,光棍一个,一人吃饱全家不饿。”
郑允浩一想起来自己还没钱回乡盖房,也还没娶上媳妇呢,就很难过。
毕竟自己每天饥一顿,饱一顿的,可不能让未来娘子,陪着我过苦日子。
金在中还想拒绝,郑允浩往地下一躺,“如果你不答应我,我就躺在这不起来了,也不必带我去什么医馆药铺了。你就让我自生自灭吧,反正早晚不是被饿死,就是被打死。”金在中看着这比自己小不了几岁的青年,像孩童般耍起了无赖,竟觉得很稀奇,也很好玩。
金在中甚至有些羡慕,可以如此自由,且直率地表达出自己内心想法的人。
“好吧,”金在中为显端重,清了清嗓子,说:“等一下,为师带你去看郎中。”
金在中想,‘左右我还没有闭门弟子,也许这就是我和他的缘分吧。’

也许有人会问,无所不知的金在中,为什么不能给自己占卜一下,应不应该收徒弟呢?
这就和是金门的几大禁令有关了,不止是掌门人,金门所有大先生都必须遵守。
其一便是,门下弟子,皆切忌替自己推算命理,亦不可透露给委托人,全部的占卜信息,以防泄漏天机,遭受天谴。
但这条禁令,也没那么苛刻,比如弟子们,偶尔给自己看看手相或者面相,趋吉避凶也未尝不可。

待剑爵回来之后,剑爵背着郑允浩去看了郎中,扎了针灸。郑允浩体力也逐渐恢复了一些,已经可以慢悠悠地自己走路了。
治疗之后,又给郑允浩抓了几副药,金在中便带着郑允浩,去客栈投宿。
金在中想着,毕竟带着病人,而且自己日常饮食也很清淡,便吩咐小二,上几个清淡的菜。
可偏偏郑允浩是个无肉不欢的人,直接给自己点了一个酱肘子。店小二很有眼色,知道谁说了算,便望向金在中。
金在中想着,素菜过多,剑爵可能也吃不饱,便又加了一条清蒸鱼,一碗香菇炖鸡。郑允浩高高兴兴的,啃着大肘子和鸡腿,吃得不亦乐乎。

郑允浩心里想着,拜师抱大腿,真的是自己这二十四年以来,最正确的决定,他已经很久没吃过这么丰盛的一餐了。
金在中看自己的新徒弟吃的高兴,很有食欲的样子,自己也不自觉多吃了几块肉。
郑允浩和剑爵被金在中安排到了双人间,毕竟郑允浩伤势未愈,在中希望剑爵能照顾一下病人。
剑爵熬好药,郑允浩喝下之后,便躺下了。躺下之后的郑允浩,身在床上,心在远方。
要不是他现在腿脚还不灵活,他真的完全躺不住,恨不得插一双翅膀飞向师父的身旁,听他讲讲那些年发家致富的故事。

此刻的郑允浩,还不知道金在中是金门的人。毕竟这世上,姓金的人可是太多了,叫一声金朝都不为过。
郑允浩还是觉得,金在中及其随从,十有八九是骗术比较高明的人士。仙风道骨的形象,可能更容易赚到钱吧?
郑允浩琢磨着,应该让师父给自己提供一套统一的着装,看起来也比较专业。郑允浩对自己的漂亮师父,还是比较好奇的。
“嘿,兄弟,你和我师父平时是怎么营收的啊?考什么业务赚银子呢?你是领月钱的吗?收入怎么样啊?”郑允浩抻出脖子,问对面床的剑爵。剑爵把配剑,重重地摔在了床上,以示警告。
他心里还在想,小主人十年从未收徒,如此来之不易的珍贵机会,居然给了一个路过救起来的小混混?好像还是个小骗子?
好像还以为主人和自己都是骗子。哎,剑爵叹气。
毕竟小主人从年少起,便独自撑起了金门,从未有过任何失误,自己不应该质疑小主人的决定。
可是,这个上一秒打探虚实,下一秒呼呼大睡的人,真的要成为掌门人唯一的入室弟子吗?

清晨,剑爵早起练剑,又去喊店家准备早餐。不多时,作息规律的金在中也起床了。
“主人,需要我去喊昨天那个混混骗子起床吗?”
金在中注意到,昨晚吃饭的时候,剑爵就对郑允浩十分地不客气,郑允浩喜欢吃什么,剑爵就抢着吃什么。
“昨晚,允浩他可曾感到不适?”金在中关心病人。
“主人,他睡得可香了,还打呼噜,完全没有病人的模样。”
金在中笑了,“多睡一会,对身体有有益,先别喊他起来了吧。我们先用膳,然后你送一份到房间里给允浩。”

剑爵戳着碗里的饭,十分地不开心。“主人,你也喊那个混混喊得太亲热了吧!”
“不得无礼,剑爵,你以后便称允浩为公子吧。毕竟郑允浩是我第一个入室弟子,你随意呼喊他,成何体统。剑爵,我知道你觉得我收徒的这件事,有些草率了。但请你相信我的眼光,郑允浩是个良善之人。”
“主人,比他善良的人多得很,你怎么选来选去,选了这个人呢?”
“不是我选的,是上天送来的。我们金门靠命理吃饭,我们的客人也都是信命之人。所以,我想这就是我和允浩的缘分吧。剑爵,以后,请你像保护我一样,保护允浩。你和允浩,都是我在意的人。”


水楼:https://www.ibelieveyj.com/forum ... mp;page=57#lastpost
字数:2192
ps:这章起,可能都开始拥有小标题了,主要是提醒我自己,这章要编什么。
以前经常来鼓励我的小天使们也好久不来了,话痨没什么留言可以回复,我自闭了,886.
虽然这章写的在中比较宠允浩,但他不是一见钟情了哦,暂时就只是很羡慕允浩活的很自由吧。
历经摧残,就要璀璨。

段子手水楼:文笔渣,依然求勾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 加入爱不离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IBelieveYoonjae ❤

GMT+8, 2019-9-19 08:42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