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 加入爱不离
【爱不离2017年度允在文推荐总榜】

【爱不离2018年度允在文推荐总榜】

查看: 629|回复: 3

[原创完结] 纸心脏[甜/短小/HE]BY:S_YonHj

 关闭 [复制链接] |关注本帖

白衣。

积分
40
帖子
64
0 点
不离值
4
813 粒
4 颗
1 滴
在线时间
115 小时
发表于 2020-1-17 14:32: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S_YonHj 于 2020-1-20 18:17 编辑

我又开坑啦~这次是篇小甜文,请多多指教哦~
寂寞楼主佛系求撩(吐槽、建议、唠嗑什么都可以啊)→https://www.ibelieveyj.com/thread-6234-1-1.html

全文共计:8117字

评分

参与人数 2不离值 +1 +40 +1 收起 理由
mm.爱入心 + 20 + 1 完结奖励
Camellia + 1 + 20 开坑奖励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白衣。

积分
40
帖子
64
0 点
不离值
4
813 粒
4 颗
1 滴
在线时间
115 小时
 楼主| 发表于 2020-1-17 14:33:41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白色折纸的心,要展现给你看吗?我心上写下的你的名字,要展现给你看吗?”——《纸心脏》
   金在中,男,一普通中学初二年级学生。此时正在书本的掩护之下安稳沉睡。
  明明只是初夏天气就已经热得令人烦躁。火热的阳光从窗户大方的洒进来,洒在金在中身上。
  他的校服衬衫已被汗水打湿了一片。不像其他男生肤色黝黑,他白皙的皮肤,在阳光下似乎要变得透明,即使出了汗也给人一种干净的感觉。自习课时的教室静得出奇,郑允浩坐在金在中斜后方的八点钟方向。望着那顺毛的黑色脑袋沉沉埋在书本后面,他鬼使神差地撕下一张草稿纸揉成一团朝自己的两点钟方向扔去。
  纸团准确无误的砸在金在中头上,就快要醒来的金在中一下子被惊醒。金在中回头,郑允浩对他笑了笑,白白的小虎牙恰好出现在擦嘴角上扬处金在中看得有些发愣。
  郑允浩是他的室友平常虽然没有好到可以推心置腹的程度,但也还可以偶尔谈谈心,金在中几乎是个朋友遍天下的人,但与其他朋友总称他“大头”不同,郑允浩一直称他“在中”有时甚至是“我们在中”。
  我们在中,这世上恐怕除了他的家人之外,只有郑允浩会这么叫他了,不知从何时开始金在中对郑允浩产生了一种别样的情愫,他深知这就是喜欢。产生这个念头时,连他自己也被吓了一跳。
  意识到这个之后,金在中与郑允浩的相处单方面变得微妙起来,金在中开始逃避与郑允浩的独处室友们的共浴他也不再参与。
  有些室友察觉到他的异样,笑着调侃他。
“大头,是不是最近‘那里’不太好啊?没有自信和我们一起洗澡呢。”
  “什么鬼啊,真不知道你哪来的勇气说这话,小爷我长成‘杏鲍菇’的时候你那家伙还是‘金针菇’呢。”虽然平常在寝室里讲到这方面的时候,很多金在中也已经习惯了,但每每在感受到郑允浩向自己投来的目光时金在中都感到莫名的别扭。
  同在一个寝室的男生,总免不了一起看AV的经历,在意识到自己喜欢郑允浩之后,这样的事情让金在中变得很奇怪。
  当一屋子的青春期男生围着一个电脑屏幕时金在中正好坐在郑允浩旁边。
  视频里的男you和女you正做着qian xi,金在中小心翼翼地将目光转移到郑允浩脸上。
  只见郑允浩眼里已经染上了qing yu,那双平日里对自己微笑时会眯起来的丹凤眼此刻充斥着别样的风情。
  金在中开始想象到一些shao er bu yi的画面......突然一股燥热直冲下身,金在中匆匆站起来,夺门而出。
  他知道郑允浩喜欢女生,而且是全智贤那样的黑长直女神。一想到郑允浩在描述自己理想型时一脸真挚的样子,随着牛奶pen bo 在自己手中,金在中慢慢平复自己的呼吸,心中却溢满苦涩。
  纯粹的不能再纯粹的喜欢,金在中心理的情绪波动早已在想象中不断膨胀,似乎度过了祈愿共度余生般的永永远远。

  向所有学生都会经历的那样,现实中的轨迹运行的按部就班,本应听从家里人的安排回到公州读高中的金在中,固执地留在了首尔。
  不为别的,只为了郑允浩。早就听说了郑允浩想要去的高中,于是金在中也毫不犹豫的填了同一所。
  郑允浩在金在中的隔壁班,但两人几乎没有什么见面的机会。原因是金在中所在的班级有着比其他班级更严的班规,作息时间与其他班完全不同,因此金在中总会比郑允浩早到校、晚放学。
  他们不在过着内宿的生活,每当金在中所在的班级放学时,地铁公交都已经是最后一班了。
  明明郑允浩比金在中早40分钟放学,但几乎每天晚上都金在中都能看到郑允浩走在自己前面不远处。
  明明金在中完全可以上前打招呼,然后与他同行,可大概是因为金在中的心虚,他迟迟不敢靠近郑允浩。
  无论社会观念已经开放到何种程度,同性恋,总是不会被大众完全接受的吧,尤其是郑允浩这种钢铁直男。要是知道了自己对他的心意他一定会和他断绝来往吧。
  可金在中终究是按耐不住内心的单相思,他时常在晨读时靠在窗边时不时将头探出窗外望望郑允浩班级的方向。
  有一次,郑允浩难得地迟了到,他远远看见金在中将脑袋探出来,便忍住笑意,轻声走到金在中身边故意重重的咳了一声。
  由于郑允浩从金在中身后的方向走来,所以金在中当然没有看到他,着实的被他吓了一跳,由于缩回脑袋的速度过快,他的大头结结实实的在窗上撞了一下。
  这一切被金在中的同桌沈昌珉看在眼里。沈昌珉哈哈大笑起来,一双鹿一般的眼睛成了大小眼。
  金在中也是这时候才发现自己平常高冷的同桌,这个成天都在算数学的孩子居然也会笑,而且笑声还如此的魔性。
  发现沈昌珉这样的一面后,金在中便慢慢地与他熟识起来。
  一天早上就在中异常的早到了学校,他独自穿过空无一人的走廊,一下子钻进还黑着灯的郑允浩的教室。
  第五组第三桌......第五组第三桌......
  金在中急促地穿过教室里的过道,从包里翻出一盒牛奶,一下子塞进郑允浩的抽屉。今天是郑允浩的生日。
  牛奶盒上还贴着张字条,上面用金色的马克笔点了三个点。
  才从郑允浩的班级出来,金在中就开始为自己的幼稚行为感到后悔,一想象到郑允浩看到牛奶时一脸迷惑的样子,金在中已经快要疯了。
  但是折回去已经不可能——郑允浩的班里已经来人了。金在中只能庆幸刚才的举动没有被人发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白衣。

积分
40
帖子
64
0 点
不离值
4
813 粒
4 颗
1 滴
在线时间
115 小时
 楼主| 发表于 2020-1-18 15:16:2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S_YonHj 于 2020-1-18 15:18 编辑

  做贼心虚般地跑回教室,只见教室里灯火通明,沈昌珉赫然在焉。
  “今天好早啊。”金在中故作镇定地将背包放在座位上对沈昌珉打招呼道。
  “我一直很早。”沈昌珉不看他一眼,在草稿纸上画着什么。
  “咦?给我的?”金在中拿起自己桌上的草莓牛奶问道。
  牛奶还是温热的,在这冬天里,这样的温暖可以通过指尖直达全身。
  根据金色中对沈昌珉的了解,金在中知道沈昌珉这小子虽然平常毒舌,但人还是很好的。而且尽管沈昌珉小金在中两岁,在很多方面,他还也是看得很透彻的。
  所以金在中对他十分信赖,也就把自己喜欢郑允浩的事告诉了他。完全出乎金在中意料的是沈昌珉对这些事情一点也不意外,自从那天之后金在中每天都有草莓牛奶喝。
  “我说你这人也太闷骚了吧,平常一副拒人千里的宇宙直男样,居然会买这么少女口味的牛奶?”金在中终有一天终于忍不住问道。
  沈昌珉难得在学习的时候抬起头看他,“在便利店买的纯牛奶赠品罢了,喝吧,反正没下毒。”
  大概是金在中刻意路过隔壁班偷瞄郑允浩时过于明显的缘故,隔壁班的开始传起了绯闻,不过绯闻的另一位主角并不是郑允浩,而是郑允浩的后桌朴琳。
  “听说了吗?隔壁班都在传你喜欢朴琳的事。”沈昌珉似笑非笑地对金在中说。
  “朴琳是谁?”
  “郑允浩的后桌,一个长相清纯的妹子,还是有着黑长直秀发的女神级那种。听说她喜欢郑允浩,俩人在没在一起不清楚。”沈昌珉说着打开Ins,给金在中看朴琳的主页。在一大堆的照片和动态中有一张照片尤其显眼。
  照片里是郑允浩,他坐在椅子上低头看着手机。根据周围的环境似乎是金在中常去的一家明洞的咖啡店。
  而郑允浩穿着的衣服,金在中再眼熟不过了,那些卫衣他自己也有,是某韩国本土潮牌的限定款。
  “这件衣服......”金在中拿着沈昌珉的手机,手有些颤抖。
  “啊,这件衣服朴琳也有一件,据说是他俩的情侣装。”沈昌珉补充道,他双手环胸,然后饶有趣味的观察着金在中的反应。
  金在中很难过,在这个每天都要穿校服的学校里,他只能默默注视郑允浩每天如一的穿着制服的身影,而却有另外一个人,可以光明正大地表达着自己对他的喜欢,还见过自己不曾见过的他的样子。
  虽然金在中知道,明恋、暗恋郑允浩的人很多,但和他穿情侣装的,就是真的在一起了吧。对方正符合他的理想型,不抓住的话就是傻子吧?
  他记性不是特别好,但关于郑允浩的所有事情他都记得。他真的害怕有一天自己不再喜欢郑允浩时,这些回忆便没有意义了。打开衣柜默默将那件和郑允浩一样的卫衣塞到衣柜的最底层,金在中一下子红了眼眶。
  时间过得很快,在数不清的练习和试卷的淹没下,转眼就到了又一个冬天。
  金在中回到家,把从学校带回来的东西往地上一扔,准备要被送到废品回收站的书堆轰然倒塌,一本金在中没翻过几次的小说再次进入了他的视线。
  金在中将它从书堆里解救出来,拭去上面薄薄的尘埃,小心地翻开。
  才翻开第一页,就看到上面红红的印章标识:钟路区xx图书出租屋。
  金在中想起来了,这是从前和郑允浩一起去租的书。
  他记得那时候郑允浩抱着一堆漫画,笑着说:“我们在中,还喜欢看这种深奥的小说啊?”
  金在中扬了扬下巴,撅起嘴,学着电视里的某大叔角色的语气说:“这本来就是我的取向。”觉得自己学得很好,金在中还满意地点了点头。
  人在喜欢的人面前总想展现自己厉害的一面。
  想起自己当时幼稚的想法,金在中忍不住嘴角上扬。
  看来明天要去还这本书了呢。也不知道这些年过去,欠款已经积累到多少了。那他呢?他还是像从前那样喜欢租漫画吗?
  突然手机传出的短信提示音唤回了金在中的思绪。打开一看,是沈昌珉的短信,上面写着聚会的邀请,地点在明洞一家有名的烤肉店。
  当金在中搓着通红的双手走进店里时,沈昌珉已经在那里等候多时了。
  “你小子,说是有重要的事情就让我在这么冷的天还要出门,在电话或KKT里说不可以吗。”金在中一边理着被风吹乱了头发,一边坐到沈昌珉对面的位置上。
  “哥,其实叫你出来是想向你坦白一件事。”沈昌珉神情异常严肃。
  “什么事?”金在中一边翻着烤肉,一边问道。
  “其实允浩哥喜欢你很久了。”
  金在中翻动着烤肉的手顿了一下,但还是继续着动作。他久久没有说话,沈昌珉紧张地观察着他的反应。
  两人之间的烤肉炉上发出滋滋的声响,在这寂静中独自热闹。
  一年前......,
  
  一个平安夜的夜晚,金在中收拾好东西准备回家。
  金在中是班里最后一个出教室的人。其他人早就走了,可能大部分人还会到校外继续玩。
  反正明天难得放一天的假,担心什么呢?
考试过后确实是令人情绪起伏的时候,而在这种时候又总会出一些身体上的毛病。金在中叹了一口气,揉了揉隐隐作痛的腹部。
  站在门边,金在中望着十几分钟前刚刚结束了喧闹的教室出神。
  就在这个刚刚举行过圣诞party的教室里摆着一棵不大但是却被各种彩灯和挂饰打扮得花里胡哨的圣诞树。热闹过后冷寂的感触,像是冬夜里突然走出温床。
  原本放在电灯开关上的手默默放下,金在中放下背包,坐到圣诞树旁。
  “允浩啊,我真的很喜欢你,可是......”金在中抱紧了自己。
  桌上还散乱地放着几瓶开启过但没被喝掉多少的烧酒,金在中一把握住瓶颈,不顾腹痛加剧的后果,开始猛灌。
  其实单相思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为着一件事,一个人莫名难过。因为离他太远太远,已经没法全身而退了。
  梦想是什么?金在中不知道,在这个竞争残酷的世界里,他就像是一粒永远被人遗忘的尘埃,淹没在茫茫人海。他真的可以拥有和郑允浩的未来吗?
  从教学楼出来,金在中摇摇晃晃地走在教学楼前长长的阶梯上。
  风夹着雪扑面而来,呼地一下将金在中额前的刘海全部掀起。
  金在中扑哧一下笑出来。真傻,真狼狈啊。
  他放慢脚步,虽然全身瘫软无力,但眼睛确紧紧盯着两个被一级级台阶切割得不成形的影子。
  他停下脚步,两个影子也都同时停下脚步,他忽而加快脚步,影子也加快了脚步。
“真好玩啊,呵呵。”金在中无力地回头,对身后的男人傻傻地笑着。
“在中......”男人被雪打湿的头发有些狼狈的在风中凌乱,他扶住他就要倒下的肩,进而紧紧抱住他。
  被台阶切割得不成形的两个影子融为一体。逆着暖黄的路灯,眼前是风和雪花,怀里却是整个世界。
  “郑允浩......”金在中像是想要说些什么,但就在他一开口,差一步就要说出那句话时,胃里突然一阵翻滚,他身体激灵一下,吐了。
  郑允浩的衣服“光荣牺牲”,但他无暇顾及自己的衣服,而是轻柔地拍着金在中的背。
  第二天金在中在自己的床上醒来,头痛欲裂。
  他恍惚记得郑允浩在他耳边说:“还有一年时间,我相信你。梦想,未来,我们都可以一起掌握手中。”
  回到学校后的生活还是按部就班的学习,日复一日,充实而枯燥。而那天晚上的郑允浩似乎是梦一般,现实中他们还是心照不宣的如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般,没有任何交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白衣。

积分
40
帖子
64
0 点
不离值
4
813 粒
4 颗
1 滴
在线时间
115 小时
 楼主| 发表于 2020-1-20 18:13:5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S_YonHj 于 2020-1-20 18:14 编辑

  
  金在中将烤肉全部夹到沈昌珉碗里,自己的筷子动都没动一下。看着沈昌珉埋头苦吃的样子,他过了半天才开口道:“我还以为一直是我自作多情了......”
  是啊,每次路过郑允浩的班级,他与他巧合般地四目相对;还有他偶然回头时,撞见的郑允浩匆匆移开目光的样子......这样的剧情在他们高中时代的每一天都在上演。
  “允浩哥迟迟不敢表白只是因为他不知道你也喜欢他。”沈昌珉给金在中倒了一杯烧酒,“我可是遵守了与你的约定,一直守着这个秘密呢。其实,作为一个旁观者,我倒是想看看你们的感情能否经得起时间的考验。毕竟你自己也清楚,同性恋总免不了世俗的目光。但好在你们都还算理性。我想,你们两个一起变成优秀的人之后,就不会再怕这些了吧。”
  金在中想起了那些几乎是充斥着整个高中阶段的灰暗心情,只有郑允浩的存在,让他至少还有坚持下去的盼头。一次次的平庸的成绩,宣示着他与郑允浩的距离。
  还记得某一个下着暴雨的夜晚,沈昌珉敲了敲他的头:“你要变得强大,才能配得上你的喜欢。”

  金在中突然鼻子一酸,泪水在眼眶里打转,他匆匆地将杯中的烧酒一饮而尽,这才止住了就要流出的泪水。
  现在一切所谓的奋斗青春已经结束了,而郑允浩会如他所希望的那样来到他身边吗?
  “其实我和允浩哥是邻居。你高中三年以来每天早上喝的草莓牛奶都是允浩哥托我带的。冬天时还特地嘱咐我要把热过的牛奶捂在衣服里,免得你喝到的时候凉了。他爱你不比你爱他少,只是你们都怕自己的喜欢伤害了对方。所以啊,抓住这个机会吧,错过的话很痛苦的。”沈昌珉又补了一句,“不过,是不是你早就知道是允浩哥送的草莓牛奶?我看你天天喝也像不会腻似的,换作是我我早就腻了。”
  金在中不置可否,嘴角扬起笑意。
  郑傻瓜啊,你知不知道我是得知你喜欢草莓之后,我才喜欢草莓的啊。
  出了烤肉店,一失去暖气的庇护,金在中被迎面而来的寒风吹得微微颤抖。看来,一件连帽卫衣再加上一件棉服在这样的深冬里还是单薄了些。
  想想自己很久没有来明洞这边了,金在中倒是不着急离开。看到对面是自己常去的咖啡店,金在中便毫不犹豫地走了进去。
  “欢迎光临......在中sama!好久没来了呢。”店员是个年轻的日本女人,她先是用带着日本腔的韩语说了那句“欢迎光临”,看清来人后,便激动地说了日语。女人名叫田中植美,她员工服上的胸牌是这么写的。
  “好久不见,呐,最近过得好吗?”习惯了对方叫他“在中sama”,金在中用日语说道。与平常说韩语时的腔调不同,金在中说日语时的声音软软的,温柔中带着可爱。
  “依旧是老样子。一边在这打工一边上学。你呢?高考还顺利吗?”
  “考个庆熙大学应该不成问题。你明年也该高考了,要加油哦。”
  “嗯......”田中植美还想说什么时,看到了进来的客人,便又热情地朝金在中身后说:“欢迎光临!”
  “在中,你要喝点什么呢?还是老样子吗?”
  “嗯。”
  店内没有几个人,不算大的空间也略显空旷。金在中选了个靠窗的位子坐下。
  戴上耳机播放起音乐,金在中望着窗外的车水马龙,没有什么心思地沉浸在耳边舒缓的音乐里。
  咖啡很快被端上来,是没有添加任何奶和糖的美式咖啡。咖啡很烫,白色的热气急急地从杯口闯出来,像是牵引着金在中心底某种呼之欲出的情绪般,却又消散在干燥的暖气中。金在中双手紧紧围住杯子,手心一下子变得通红。
  店里只有寥寥几位客人,金在中身后那位女客人一直在哭,在略显空旷的店里犹为显眼。
  金在中在一曲播放终了的间隙听到了哭声,回头一看,竟是朴琳。
  她哭的眼睛红肿,脸上的妆也花了。
  回想起方才沈昌珉的话,金在中很想找郑允浩问个清楚。
  不知过了多久,金在中手中的咖啡杯渐渐失去了温度,他匆匆饮一口咖啡,站起身。
  “在中,差点忘记告诉你了,有个男客人给你留了一封信。”金在中行至门前,田中植美叫住了他。
  “男客人?信?”金在中接过一个纯白的信封,疑惑地将它翻来覆去地看。
  “嗯......是个长得很帅的男人,比你高一点,脸只有这么小......”田中植美一边努力回忆,一边用手比划着。
  郑允浩。金在中在心里默念这个名字。
  他又回头看了看朴琳,她已经停止了哭泣,正呆呆地用红肿的眼睛望着窗外的世界。他突然感到有些抱歉。
  “谢谢你啦,有时间的话我会再来的。”金在中嘴角扬起了笑意。
  金在中走后,田中植美将回忆里的两个男客人联系起来。要是那位小脸男客人和在中sama在一起,那画面该有多美好啊......田中植美只稍微联想便已是腐女之心沸腾。
  金在中走在路上,小心地拆开信封。
  信封里只有一张字条:在中啊,说日语时的你很可爱哦。到学校旁的公园来吧,有要告白的事。没有时间,没有署名,有些莫名其妙。
  可爱吗?金在中挠挠头。这个形容比田中植美喊他“在中sama”还要令人害羞。郑允浩有些中二的仪式感也同样让他害羞。
  高中三年,每天上学放学都是行色匆匆,金在中从来没有去过学校旁边的公园。
  金在中打开手机通讯录,找到那个一次通话记录也没有的号码,备注却是很亲昵:“我们允浩呀”,后边还有个红色的新型符号。
  深吸一口气,金在中却没有触到屏幕上绿色的通话键。
  再深吸一口气,手指就不自觉地触到了通话键。
  金在中一下子蒙了,还没有反应过来,对方就接通了电话。
  但金在中已经后悔了,他只好挂断电话。
  就要将手机放回口袋里时,对方又打了过来。
  金在中只好接起:“对不起,您拨打的用户暂时无法接通,请稍后再拨。Sorry!The subscriber you dialed cannot be connected for the moment, please redial later.”
  对方总算是挂断了电话,金在中长舒一口气。
  匆匆赶到公园时,金在中才意识到自己根本不知道要到公园的哪个角落去找郑允浩。四下无人,只有一盏灯罩内部蒙了污垢的路灯在默默注视着他。
  寒风直直钻入金在中的衣服里,使他不仅打了个寒战。
  金在中坐到一旁的长椅上,一边往冻僵的手上哈气,一边掏出手机要打电话。
  在他触到通话键没一会,他面前便出现了一个身影,随之而来的是他脸颊上突然触到的一片温热。
  温柔的嗓音从面前,又经过机器的稍微变音,清晰地在他耳边出现:“对不起,您拨打的用户暂时无法接通,请稍后再拨。Sorry!The subscriber you dialed cannot be connected for the moment, please redial later.”
  金在中抬头,面前的男人握着手机放在耳边,头发已经被雪打湿,像个孩子一般淘气地笑着。
  有些不自然地接过郑允浩按在自己脸上的草莓牛奶,金在中往右边挪了挪。
  郑允浩坐到他身边,两人挨的很近,大腿与大腿之间几乎是紧贴在一起。金在中别扭地又往右挪了挪,郑允浩也随之挪了挪。几次下来,金在中已是处在长椅的最边缘了。
  “在中,难道你不想知道我和朴琳的事吗?”郑允浩突然冒出这样一句话。
  金在中望向郑允浩点了点头,随即又摇摇头,低头盯着自己手上的草莓牛奶。
  “朴琳喜欢了我三年,我一直都知道的。也有想过要阻止,但是对一个人的喜欢,是怎么也无法阻止的吧。就像所谓的‘情侣装事件’,你也无法阻止我和你穿同样的衣服啊。我同样无法阻止别人像我喜欢你一样喜欢我。”郑允浩突然靠近金在中,“我刚刚已经明确地告诉了她我喜欢的人是你。”
  金在中听了这番解释,表情开朗了不少,他看着郑允浩的眼睛:“解释完了,告白的呢?”
  郑允浩深吸一口气,面前金在中映出自己面影的眸子格外引人犯罪。
  “在中啊,你愿意和我在一起吗?”
  金在中扑哧一笑,郑允浩给他的居然是这样情理之中,但也是意料之外的纯情小男生式告白。明明同是男人,可凭什么你占主导啊,就让小爷我告诉你什么叫霸道总裁式告白吧。
  金在中心里这样想着,行动也很迅速,他一下子搂住郑允浩的脖子,迎着落下在自己脸上的温热呼吸,吻了上去。
  似乎是很强势的开始,郑允浩反应了两秒钟,在“唇枪舌战”中夺回主导权。
  “我记得从前看片的时候你每次都有参与啊,”郑允浩捏了捏金在中的脸,“怎么吻技还是这么生疏?”
  平日里黄段子张口就来的金在中瞬间红了脸。
  两人并肩走在公园的小路上,金在中将凉凉的双手伸进郑允浩的大衣口袋里,感受到郑允浩覆在自己双手上的温度,他抬起头:“允浩,你从什么时候开始就喜欢我了呢?”
  风来的有些急,将金在中的刘海撇到一侧,遮住了他的左眼。他眨眨眼,微微皱起眉,眯起眼睛,手就是不知怎么地舍不得从那温暖里伸出来理一理头发。
  郑允浩伸出另一只手拨开他的刘海,笑而不语。
  郑允浩当然不会告诉他,多年前的某个午后,天空刚放了晴,那个趴在桌子小憩的白衬衫少年一瞬间入了他的眼。后来的某一个冬日,初雪来的早了一些,在便利店门口,一个穿红色毛衣的少年蹲在地上抚摸着流浪猫。那双白皙的手一点也不嫌弃猫毛上的脏污,一头乌黑的头发稍微有些长了,刘海微微遮住了他的眼睛。
  郑允浩很想走上前去揉一揉他的黑发。
  他曾见过他的无数种样子,只是他尚未明白,有一些时刻只是他郑允浩的专属。
  这世上单相思的人很多,在刚强的外表之下,都藏着一颗如折纸般的心脏。心上写了一个人的名字,便只对他展开折纸心的棱角。
  时光将纯白的喜欢折了又折,你的名字藏在了回忆的深处......但是管它呢,只要最后到我身边的,是你就好。
  (全文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 加入爱不离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IBelieveYoonjae

GMT+8, 2020-8-14 08:56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