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 加入爱不离
【爱不离2017年度允在文推荐总榜】

【爱不离2018年度允在文推荐总榜】

查看: 426|回复: 3

[原创连载] 相亲相爱番外[育儿篇]BY:静允花

[复制链接] |关注本帖

澄夕。

Rank: 2Rank: 2

积分
413
帖子
527
1 点
不离值
56
8491 粒
91 颗
2 滴
在线时间
658 小时
发表于 2020-2-8 21:58:3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时隔三年的番外,果然再次写起来不是忘这就是忘那!

评分

参与人数 1不离值 +1 +20 收起 理由
Camellia + 1 + 20 开坑奖励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澄夕。

Rank: 2Rank: 2

积分
413
帖子
527
1 点
不离值
56
8491 粒
91 颗
2 滴
在线时间
658 小时
 楼主| 发表于 2020-2-8 21:59:3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Camellia 于 2020-2-11 21:14 编辑

第一章    生儿难养儿更难



    
  金在中身体虽然养好,但也如御医所说那般并没有那么容易受孕,以至于几年无所出。
  索性后来他们也都想开了,金在中也有心里准备,并没有太大失落,只是看着别人儿女双全,便忍不住的羡慕。
  郑允浩把这一切看在眼里,但受孕的事也不是说想有就有,所以更多的时候他只能陪着金在中,宽慰他。
  而最近因为科举的临近,郑允浩也忙了起来,所以并没有多少时间陪金在中。
  每次他回来时金在中已经睡了,金在中醒来时,郑允浩已经不在了。为此金在中心里不免有些失落。
  这日,金在中起床,本以为郑允浩又会不在,不料他才起身,便被郑允浩拉了下来:“现在还早,我们再睡会儿。”
  “你今天没事吗?”金在中侧身,看着面前的郑允浩问道。
  “今天陪你一天。”郑允浩把金在中抱在怀里,“最近因为科举的事,都冷落你了。”
  “没有的事。”金在中推却着郑允浩。
  “真没有?”郑允浩问。
  “没有。”金在中脸红道。一副扭捏的样子,干嘛说出来,怪不好意思的。
  “可是为夫觉得冷落了。”说着郑允浩就一个翻身压在金在中身上,“最近回来的晚,每次你都睡了。”说着便凑近金在中耳边,吹着气说道:“在儿有没有想为夫?”
  金在中脸色爆红,点头但随即又想到这样怪不好意思的,便又摇头:“没有。”
  “真没有?”郑允浩脸带受伤的表情,看着金在中,“娘子这是嫌弃为夫了吗?”
  见郑允浩的神情,金在中忙摇头,“没有,我……想……你!”金在中结结巴巴的说着,脸色及脖子都红了,看着眼前的尤物,郑允浩更是心痒难耐。
  最近因为忙的缘故,两人很久都没有在一起,现在也是怪想念的。
  “有多想?”郑允浩问。
  “郑允浩……”金在中怒瞪着郑允浩,虽然两人已经成亲几年,但在这方面,金在中还一直是很羞涩每每都被郑允浩说的面红耳赤,娇羞不已。
  而此时,金在中俨然感觉到有什么东西盯着自己的大腿,他微微挪了挪身子,离那东西远一点,但郑允浩却又凑过来,甚至还抓住金在中的手,覆上那火热滚烫的东西,只让金在中觉得手掌都要被这炙热给融化。
  金在中想缩手,郑允浩确是不让,紧抓着金在中的手:“在儿你看他多想你。”
  “现在是白天。”金在中挣扎着说道。
  “白天又如何,我们是夫夫,做这档子事很正常。”郑允浩认真道:“在儿你真的不想为夫吗?”
  金在中简直羞的抬不起头来,那有人天天把这挂嘴边的,但见郑允浩一副自己不说出想就不罢休的模样,就算再羞耻,金在中也只能说想。
  听了金在中的话,郑允浩瞬间来了笑了起来,而后便开始扒金在中的衣服,继而是自己的。
  一大早便坦诚相见,金在中还是怪难为情的,扯过被子便把自己给埋了进去。
游客,本帖隐藏的内容需要积分高于 10 才可浏览,您当前积分为 0
水楼链接:        戳❤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澄夕。

Rank: 2Rank: 2

积分
413
帖子
527
1 点
不离值
56
8491 粒
91 颗
2 滴
在线时间
658 小时
 楼主| 发表于 2020-2-8 22:31:01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章   生儿难养儿更难


    
  近来金在中被郑允浩折腾的够呛,弄的他都有点怕上床睡觉了。
  本想把人赶走吧,他却总是有办法进来,所以今天也不例外。
  金在中睡的好好的,突然感觉被子被掀了起来,然后就有人钻了进来,金在中迷迷糊糊的睁开眼,见是郑允浩便又睡下了。
  郑允浩看着迷糊的金在中,低笑出声,还说把自己赶书房睡,现在还不照样进来了吗?
  郑允浩正想着,金在中便向着郑允浩这边挪过来,整个人钻进郑允浩怀里。
  郑允浩把金在中搂在怀里,手一下下的抚摸着金在中的脊背,示意他安睡。
  但不料郑允浩才摸了两下,金在中便醒了过来,他抬起头看着郑允浩,眼里满是不解:“你怎么进来的?”
  “就这么进来的。”郑允浩道。
  “把你手拿开。”感觉到后背的手,金在中以为郑允浩又想要,便咬牙切齿道,最近几天自己完全是在床上度过的。
  想到这金在中就窝火,但更窝火的确是每次不管自己怎么拒绝,被郑允浩挑拨两下便上赶着去求。
  真真是太无耻了!
  金在中想到这就羞的满脸通红。
  “今晚我不闹你。”郑允浩拍着金在中的背,安抚着:“你便安心睡吧!”
  金在中半信半疑的盯着郑允浩看了半晌,见他没有动作,便安心了不少,躺下后又睡不着,紧盯着郑允浩看:“不是马上要科举了吗?”言外之意就是你怎么不睡书房?
  郑允浩好笑的捏着金在中的鼻子:“有你这么赶为夫走的吗?”
  “我才没有赶你走。”金在中撇嘴,怎么总是被他看穿呢?金在中为此很是苦恼。
  “口不对心的家伙。”郑允浩说着便把还想再说什么的金在中搂进怀里:“睡吧!”
  “真是霸道……”金在中埋头在郑允浩胸口,闷闷道。
  少了郑允浩的折腾,金在中一夜好梦到天亮,坐起身伸了个懒腰,金在中深深感觉好久没有睡得这么舒服了,每次都是睡醒来腰酸背疼的,真真是要不得。
  许是听到房间里的动静,守在门口的青橙便道:“少爷,你可醒了?”
  “嗯,你进来吧!”金在中道。
  随即青橙便推开门,手端着洗漱用水进来。
  “允浩呢!”金在中一起来没看见郑允浩便问道。
  “在书房。”青橙道。
  “嗯。”金在中从青橙手中接过手帕,擦了擦手便又递给青橙。“我去看看。”
  “少爷你还没用早膳……”青橙见金在中一心往书房去,在身后叫道。
  “送书房来吧!”金在中头也不回道。
  金在中推开书房的门,果见郑允浩坐在书案前,手里拿着一本书翻看着。
  认真起来的人,格外的好看,而此时的金在中看郑允浩也是如此,成亲这么久,这还是金在中第一次如此安静的看着郑允浩看书,那认真忘我的模样,让被称之为公子的自己也难以找到合适的形容词。
  郑允浩的外表是很好看的,要不然也不会让金在中一眼就看中,而现如今,只怕郑允浩在金在中心里,怕是无人能及了。
  “帮我倒杯茶。”郑允浩听到推门声,却久久没见人过来,以为是下人,便说道,谁知他等了许久却不见有所动静,便抬起头看向门口,只见金在中愣愣的站在那里,一副神游天外的模样。
  “在儿,你怎么来了?”郑允浩放下手中的书,走过去拉金在中打手,把他带到书桌旁。
  “来看看你。”金在中回过神来道。“这马上就要科举了,你准备的怎么样了?”
  “娘子放心,虽然前三甲有点悬,但进士确是没问题的。”郑允浩自信满满道。
  “那就好,等你好消息。”金在中也笑着,回应道。
  我不能入仕,你也是一样的。
  
  科举之时,一因事物都要检查,为的就是怕有人作弊。而科举之时,要考三天三夜,若不是为功名利禄,实在是让人无法坚持下去,往往三天前进去时,你还好好的,而三天后出来,你可能臭气熏天,胡子拉碴的。
  为怕郑允浩在那艰苦的环境里受委屈,金在中收拾了许多东西,他觉得能用上的都给收拾了。
  郑允浩看着金在中收拾出来的一堆东西,颇有些苦笑不得:“娘子,我只是考三天试,并不是出远门,收拾这么多作甚?”
  “我还不是怕你受委屈,这三天怪难熬的,多准备点总是好的。”金在中抬头看向郑允浩,从暖城回来后,他们两人还从没分开过,现在郑允浩要去科举,想到三天三夜不能见面,这人还没有走,心里又开始想念了。
  现在这样的自己,金在中都觉得有些陌生,如此依附他人,可他就是控制不住,不去想念,不去担忧。
  金在中上前两步,一把抱住郑允浩的腰:“你都还没有走,我怎么就开始想念你了呢!”
  “郑允浩,你给我下了什么迷魂药,让我变得如此不像自己。”
  郑允浩回抱着金在中,“不止你如此,我又何尝不是呢!”
  “那你要快些回来,我在家等你。”金在中把头在郑允浩胸口蹭了蹭,声音嗡嗡道。
  “好,你就安心在家等为夫高中吧!”郑允浩伸手摸了摸金在中的背,安抚道:“在儿,你该放手了,我要出发了。”
  “再抱一下。”金在中用力抱了一下,然后才放手,趁郑允浩还没出去之前,他就先进了内室,随后传来他的声音,“你去吧!我在家里等你回来。”
  郑允浩看了看内室,金在中并不是去拿东西,许久都没有出来。
  于是郑允浩只好拿上金在中准备的许多东西去考场,虽然许多都可能用不上,但郑允浩也没有再拿出来,而是一路带到考场。
  进考场时被检查人员一件件给拿出来验证,郑允浩也不觉得丢人,因为这是金在中对于自己的满满的担心。
  检查就用了许久,还好安排的人多,不然还真怕错过进场呢。
  郑允浩进了考场后便安心的开始作答,他并没有日夜不停的写,到了晚上他该睡还是睡,该吃还是吃。所以三天后出来的他,跟进去时并没有多少差别,而反观别人,真真是惨不忍睹。
  而这三天对于金在中来说,可谓是难熬,简直可以用茶饭不思来形容。
  而且没有郑允浩在身边,就连睡觉,也让金在中觉得不安心了。这也让金在中深深的感觉到,他越发的离不开郑允浩了。
  熬了两天后,好不容易金在中在第三天的晚上睡着了,而这一睡就是一夜加一上午。
  金在中醒来时,看着还有些黑的屋子,有些茫然,心里不禁暗自嘀咕:“怎么天还没有亮呢!我怎么感觉我睡了好久。”
  说着他便揉了揉有些昏涨的脑袋:“青橙,什么时辰了?怎么天还没亮?”
  “少爷,现在已经快午时了。”青橙在门外回道。
  “这么晚了。那允浩回来了吗?”金在中急切的问道。
  “回来了,见少爷你睡得香便没有叫你,此时正在书房。少爷,你怎的就这样跑出来了……”青橙看着就穿着中衣就跑出来的金在中,惊讶道。
  “我去书房,不要跟着我了。”金在中对身后一直跟着的青橙道。
  “可是少爷你还没有用早膳。”青橙不死心道。
  “不吃了,午膳一起吃,别再跟着我了。”金在中回过头对着青橙勒令道。
  青橙只能停下来,看着自家少爷穿着中衣就这样跑了出去,没想到自家少爷也有如此着急的时候。
  金在中“砰”的一声直接推开书房的门,而此时正在书房沐浴的郑允浩吓了一跳,回头见是金在中,而且还穿着中衣,郑允浩却把惊吓变成了惊喜。
  手一伸把金在中给拉了过来,隔着木桶抱着金在中,嘴凑到金在中耳边说道:“娘子这是来勾引为夫吗?”
  金在中摇头,略微挣扎道:“你怎么在书房沐浴。”
  郑允浩点着金在中的鼻子,笑着道:“谁让某人再睡觉呢,还不是怕吵醒你,娘子来陪为夫一起写。”
  “不要。”金在中拒绝道。
  “娘子就不想为夫吗?我可是很想你的。”郑允浩拉着金在中的手,让他去摸自己滚烫的地方,“你感觉到了吗?”
  “无赖。”金在中被烫的缩回手,然后整个脸都红了,匆匆忙忙挣扎出郑允浩的钳制,给跑了出去。
  
  等待的日子总是漫长的,金在中这个不考科举的比郑允浩这个考科举的还要紧张,而且越是临近就越是慌乱。
  郑允浩不时的握着他的手开导:“在儿不要这么紧张,大不了这次没考好下次再考。”
  可金在中确是不听,短短几日,硬是瘦了,直让郑允浩心疼死。
  “今天放榜吧!对吧!”金在中紧张的搓着手问道。
  “对。”郑允浩一派淡定道。
  “派人去看了皇榜了吗?准备好了礼物答谢送信人了吗?弄了……”金在中整个人都急得不停的转圈,一边还不忘喃喃自语。
  郑允浩一把拉过人,把人抱进怀里,用自己的嘴把金在中一直喋喋不休的小嘴给堵上,然后辗转碾压,许久之后才把憋的一脸通红的人放开。
  
  而被派去看皇榜的人已经回来,一路兴奋的跑进来,也顾不得行礼与否,一进来就兴奋的囔囔道:“大少爷,中了,中了状元。”
  “状元?”金在中以为自己听错了,便又重复道。
  “是的夫人,状元。”那人又道。
  “赏,重重……”还不等金在中说完,便突然觉得有些恍惚,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摔倒,还好郑允浩扶的及时。
  “来人,叫大夫来。”郑允浩扶着金在中到椅子上坐好,便吩咐一旁的下人道。
  青橙在一旁伺候着,见金在中一有不好,便马上去叫了大夫,不一会儿便拉着大夫匆匆而来。“大夫,快看看我家少爷。”
  那大夫给金在中请脉,脸上像是确定又像是不确定,直急的一干人要死。
  “大夫,在儿到底怎么了?”郑允浩觉得自己不再说点什么,觉得会被大夫的神情整崩溃的。
  “哦!没什么事,你夫人有喜了近两个月了,只是胎像不显,所以老夫才把了许久。”那大夫说道。
  “真的?我有了?”郑允浩还一副没反应过来的样子,而金在中已然乐开了花。
  “根据老夫行医多年的经验,夫人这绝对是喜脉。”那大夫一首捏着胡子道。
  “赏,重重的赏,青橙,你去办这事,务必把一切都弄妥帖,花钱没关系,去吧。”
  青橙得了令便匆匆退下,只余下郑允浩跟金在中两人。
  “在儿,谢谢你。”
水楼链接:        戳❤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澄夕。

Rank: 2Rank: 2

积分
413
帖子
527
1 点
不离值
56
8491 粒
91 颗
2 滴
在线时间
658 小时
 楼主| 发表于 2020-2-8 22:31:40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章   生儿难养儿更难


  也不知是不是金在中身体早先受损,所以这胎怀的格外艰难,当时没发现还好,那天放榜晕到后,那之后,金在中身体就没消停过,总恶心吃不下东西不说,整个人都因为怀孕焉了。

  郑允浩真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恨不得把全世界最好的都给金在中,只是让他好过点。

  而相府也不例外,知道金在中有孕后,丞相夫人忙赶了过来看金在中,见金在中瘦不少,一口一个我儿啊!可是心疼坏了。

  期间好东西也是送了不少,都紧着金在中,想让他好受一点。

  但是金在中他哥,在金在中不知道的情况下,把郑允浩打了一顿,郑允浩对大舅哥又不敢还手,只能生生受着,本来金在中不知道的,还是一天金在中起的急眼见着要摔了,郑允浩忙去跑过去一把抱住金在中,然后自己成功垫到金在中身下,免得他摔了。

  金在中见此,担心的不已,忙起身拉郑允浩起来,想看看他摔着没有。

  虽然郑允浩疼的龇牙咧嘴,但只能说没摔着没摔着,主要还是他不敢让今天看啊!这金在中一看,他那一身青紫怎么接受啊!

  难道说大舅哥不爽我让你这么辛苦怀孕吗?

  他觉得他要是跟说,下次肯定打的比这还惨。

  不过就算郑允浩瞒着,可金在中也还有办法,他见郑允浩不说,于是自己也没再问,但他心里已经有了注意,他打算到晚上睡觉时等郑允浩睡熟了,他再解开他看看有没有受伤。

  不过当他在郑允浩睡了后,解开他衣服发现他一身青紫,金在中便怒了,他知道这绝对不可能是摔的,推醒郑允浩后,便指着他身上的青紫道:“你是不是跟人打架了?”

  刚醒的郑允浩还有些懵,不知道金在中好好的怎么说这个,可当他坐起身想抱抱金在中安抚一下时,发现自己衣服竟然被拖了,当即明白他为什么这么问了,郑允浩脑子飞快的转了转,然后道:“没打没打,这不今天摔的吗?”

  “郑允浩,你当我傻子呢,摔不是应该摔背吗?怎么前胸也青紫了?”金在中道。

  “那个……那个,”郑允浩佯装为难道,见金在中一直怒瞪着自己,大有不说出原因不罢休的样子,最后小声道:“前面是被你压的。”

  虽然声音小,但金在中还是听到,他有些疑惑道:“我有那么重吗?”

  “你现在是两个人了,当时比以前重了。”郑允浩简直满口谎话道,但金在中竟然还真听了进去,然后心疼的摸着郑允浩前胸的青紫,道:“我以后一定会加倍小心的。再也不摔着了。你转过去了,让我看看后面摔怎样。”

  “别看了,没什么可看的,”郑允浩按抚着金在中,前胸这点都心疼成这样,要是看到后背,那不得哭起来啊!

  “过两天就好了,再说为你受这么点伤,我心甘情愿。”

  “辛苦你了。”金在中听了郑允浩的话。心里甜的不行,一双手紧紧抱着郑允浩的腰,依偎在他怀里。

  而郑允浩也抱着金在中,心里则道,还好金在中信了,没再问那么多,不然铁定要穿帮。

  孕期到五个月后,金在中孕吐才好了些,也能吃些东西了,所以郑允浩为了金在中,都没有去上任,丞相本来有心想说点什么男儿应该事业为重什么,但是丞相夫人眼一撇,他到口的话愣是没有说出来,然后捏着胡须道:“在儿以前身子亏的厉害,现在正紧要时期,陪陪他也好。”

  丞相夫人这才满意了,道:“你就安心在家陪着我儿就好,一切等在儿生产过后再说。”

  “是,允浩谨记。”
  
  郑夫人自从知道自己做错后,也是改了,当初在佛堂天天祈求老天,后来金在中真的有孕后,她高兴的不得了,整个人都精神了不少,院里丫鬟仆人她是赏了又赏来表示自己的高兴。
  虽然她很想去看看金在中,但是怕他还是不喜自己,便深深忍住了,于是每天趁着他们吃过晚饭后,郑允浩扶着已经出怀的金在中在院子里散步,她才小心的在门口看两眼。
  开始时,金在中是不知道的,后来还是见郑允浩多看了门口几眼,才看到郑夫人,虽然他又回到郑家,但对郑夫人,他心里还是有气的,所以当初她在她院里过,自己跟郑允浩在自己院里过,他也就没什么说的,可现在这样,他其实不是很想让她进他们院的,但总让她在外面看也不像话。
  金在中用手推了推郑允浩,“你去跟她说吧!她无非就是想知道孩子的情况,说了后让她别每日过来了,到时别人还不知怎么说我虐待她呢!”
  郑允浩也知道他们的结没有那么容易过,便道:“那我先扶你进去,然后再去跟娘说说。”
  “嗯。”
  郑允浩扶金在中进屋里休息后,又转身去了他娘的院子,把话跟她说了,郑夫人也明白,便道:“我只要知道他们都好好的就行了,那我就算死了对的起郑家的列祖列宗了。”
  “娘,你别这么说。”郑允浩眉头微皱,语气不悦道。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你快回去吧!以后有你天天来报,我那还有去门口眼巴巴看着,再说我小孙孙还没出生,为娘那舍得就去了,怎么着也要多看小孙孙几眼才行。”
  郑允浩见此,也没什么说的,那边又担心金在中一个人,便道:“那我先回去了,你有什么事叫丫鬟来跟我说。”
  “好的,去吧!”
  
  郑允浩回去后,金在中已经睡了,但还是留了盏蜡烛等他,郑允浩看了看金在中睡熟的脸庞,心里满是满足。
  他跟金在中这一路过来,曲折不少,能在一起实属不易,他以后会更加珍惜的。
  郑允浩吹了蜡烛上床,轻轻的把金在中抱在怀里睡,而金在中在他怀里转了转,调整成一个舒服的姿势就再次睡熟了过去,期间郑允浩一直不敢动,就怕把人吵醒。
  
  一觉睡到天亮,郑允浩醒来时,金在中还在睡,脸就埋在他脖子那里,郑允浩天天一低头,就能吻到金在中的额头,在他额头上留下一个吻,郑允浩忙起身起床。
  在门外侯着的青橙听到声音忙道:“大少爷,可是醒了?”
  “嗯,进来吧!声音小些。”郑允浩小声说道。
  青橙应了声,端着洗漱用品进来服侍郑允浩穿衣洗漱,等弄完后又叮嘱了一下青橙注意金在中醒来情况,便去了书房。
  虽然他现在没有正式任职,但朝廷的一些事,他还是知道的,所以每天也会去看看,没事就在书房看看书,等金在中醒来后再一起用早饭。
  青橙过来叫的时候,郑允浩正看着大舅哥给他的信,里面写到一位大官最近将告老还乡,让他准备准备。
  毕竟上头走了,下面要顶上去,这样一层一层上去,刚好他能去补空缺。
  但郑允浩在现在这个关头,还是不怎么想去,于是便回信拒了。
  “在中醒了?”郑允浩问一旁候着的青橙,青橙点头,道:“醒了有会儿了。”
  “那好,你先过去,我就来。”郑允浩说完把信装进了信封,然后叫下人送去了相府。
  金在俊拿到信已经是晚上了,他白天在衙门办公并没有回家,下午又因为处理事情没有走开,所以晚上才看信。
  看到信后,他很是满意。今天写这信本就是为了试探他对官场动不动心,对在中的心坚定不坚定,既然得到准确答复,他想他以后应该对郑允浩好一点,不管怎么说,郑允浩也是他宝贝弟弟的夫君不是,像上次那样打他的情况,以后是绝不能发生了。
  虽然他不知道郑允浩怎么瞒过在中的,但事后他想了想,在中不知比知好啊!他可不想自己的宝贝弟弟对自己有偏见,尤其还是为了别的男人。
  
  
  金在中现在日子过得别提多悠哉,本来每天就不用想啥事,现在更是过犹不及,连最后的管家权交出去后,金在中就开始了吃了睡,睡了吃的养猪生涯,不应该说是养儿生涯。
  有时无聊起来,他甚至都跟郑允浩发火了,可是郑允浩一律笑脸相迎,然后道:“在儿别气,我这也是为你好。你看你现在肚子都真的大了,要是有什么我不得心疼死啊!你要是无聊的话,我读说给你听。”
  说着郑允浩拿了本正史开始读,可还没读两句,金在中就不耐烦了,“我不想听。”
  “那你想听什么?”郑允浩问。
  “传奇故事。”金在中道。
  于是郑允浩只好去书房找了些传奇本子来读给金在中听,躺在贵妃塌上的金在中听得津津有味,不时的还点评几句。
  “这儿写的不错不错。”
  “这作者看来也是个疼媳妇的,允浩,你有劲敌了。”
  “瞎说,这世上那还有比我更疼媳妇的。”郑允浩道。
  “有啊,你刚刚书里念的不就是吗?”金在中道。
  “书里的那能当真。”
  “我说能就能。”
  “好好,听你的听你的,别动气。”
  
水楼链接:        戳❤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 加入爱不离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IBelieveYoonjae ❤

GMT+8, 2020-2-27 11:48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