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 加入爱不离
【爱不离2017年度允在文推荐总榜】

【爱不离2018年度允在文推荐总榜】

查看: 542|回复: 4

[原创连载] 斑竹泪[甜/虐/HE] BY:恋豆爱花

[复制链接] |关注本帖

白衣。

积分
13
帖子
19
0 点
不离值
2
281 粒
1 颗
0 滴
在线时间
30 小时
发表于 2020-2-12 21:13:0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开坑一个两个小神仙的爱情~欢迎到水楼留言

【恋豆爱花】碎碎念收容所

评分

参与人数 1不离值 +1 +20 收起 理由
Camellia + 1 + 20 开坑奖励

查看全部评分

我粉的不是cp,是正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白衣。

积分
13
帖子
19
0 点
不离值
2
281 粒
1 颗
0 滴
在线时间
30 小时
 楼主| 发表于 2020-2-12 21:17:54 | 显示全部楼层
序章 斑竹枝,斑竹枝,泪泪点点寄相思。
  “就当是他还了我的情罢..."
  “你当真如此想?”
  “当真”
  “好,果然是斩了七情的...”
  星君说罢转过了身,身后的白衣神君只作了一揖,便散了去。星君看着躺在手心里的一段小竹节,暗叹一声。
  过情劫断六欲斩七情,神君本该成佛,却留在了仙界,随手点化了两朵花精留作了坐下童子。兰花化作男童伴于左,手托锦盒,荷花便化作了女童伴于右,提一盏花灯。
  玉帝老儿如今是急得团团转,按说成佛之人归于佛界,可却偏偏留在了此处,无疑是给他立了个难题,便换了星君前来问上一问。星君只是摇头道不知,不知,不知。三不知堵在老儿心里,发慌。一个祖宗立在这里难不成要替我管了这六界?不成,玉帝心底打了个颤,猜不准神君心思又召来几位老君商议,还未出结果,神君便差了童子传了话,道,了却心事便化佛而去。
  心事,也不见神君有何心事,每日不过游历于六界醉乎于山水,或点化了仙童叫他们在东边砌了座房子。
  神君原身为竹,得道升仙,世称竹仙,做了五百年的逍遥散仙,却在前几日顿悟,入了佛门,原本一身绿衣的神君也换成了白衣,飘飘然立于世间。  
  东边的房子不大,却全为竹所建,玉帝老儿只想着供好这一尊佛便遣了仙子前去照料,谁知却被尽数退了回来,他不放心又叫星君前去问个话。
  星君领了命,站在门口暗叹一口。头顶上的牌匾单刻有一个“竹”字,两侧是向四周沿去低矮的栅栏。兰花男童兰子领了他进去,神君正躺在塌上,吃着荷花女童荷女剥好的葡萄,眼睛盯着书,见他前来便将视线移在了他身上。
    “坐。”兰子为他搬来了座椅,倒了杯茶,星君接过抿了一口,真苦。
    “不坐了,让我前来问问神君可有缺,只管开口,尽数补齐。”
    “不缺”
    “那可有什么心愿未了?”
    “未有”
  他皱了皱眉头,望着杯中的茶叶打着旋沉了下去,心中激出一团火来“未有心愿又为何逗留于仙界!成佛之人应当入了佛门点化苍生,我与元帅助你成佛,可不是为了...”
  “助我成佛?为了什么?”神君打断他,面若冷霜,冷冽的视线从头扫到尾,伸手一挥,将星君手中的茶杯打碎在地,道:“送客!”
  星君看着眼前紧闭的门,转头望向了被云雾遮住只探了半个头出来的太阳,温暖的阳光擦满了小半边天,打在身上却让他感受不到半点暖意。
  元帅,我们真的走对了吗?
  第一章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
星君还记得,第一次见得神君是刚刚飞升的时候,笔挺的竹化作人型却是圆圆滚滚的小男童。起初花神见他可爱,便教化了一番,这才成了神仙,时刻跟在花神的两侧,提一盏不灭花灯。
  元帅与他领了命,到花神处求得吉日出战,临走时,小男童追了上来,给了一支缠有红丝的小竹节,说是可保得元帅平安,凯旋而归。
元帅伸手接过,作了一揖,垂眸打量这跑得气喘嘘嘘的男童,白皙的皮肤上飘着一丝红意,好不可爱,望向他们的眸底,透出的是未经世事的纯净,这样一双未染尘世的眼睛,便狠狠的烙在了元帅的心里。
  男童急急道了别,转身跑回了殿内。元帅看着小小滚滚的身影,勾起嘴角。星君见罢问:“怎的?”他收回了视线“还是第一次有人,送我这福节。”星君悄悄撇了他一眼,心中嘟囔,送你的不少,不过命我尽数挡下罢了,你倒忘了。
  天兵天将随着元帅一路,过关斩将,屠杀妖魔,逼得妖族认了罪,投于玉帝的麾下。玉帝老儿自是高兴,下旨重重的册封了元帅,此时的元帅才是真正的,成为了统领万马兵卒的元帅。
  星君带了一壶酒,约了元帅在桃林相庆,两杯下肚,他便瞟见了藏在树后的男童,见罢唤他过来。“元帅...”男童唯唯诺诺的叫了一声,偷偷抬眼看着他的脸色,又急急低下头去,快要把脸埋进了自己的胸里。
  “你怎知我在此处?"
  “花神告诉我的。"
  “你问的花神?可有事要问?”
  “我...”男童看着他,两只手来回搓着衣角,半响下定决心似的,问道“元帅真身是一只蛟龙吗?”
  “是。”
  “可会行水化风雨。”
  星君看着他,笑了起来“如果蛟龙不会行水,这全天下便没人会了,小不点!”
他听后,眼睛里蹦出一片光彩,激动的神色浮于颜表,两只小手上前握住了元帅的手,道“元帅可否帮帮我?”元帅饮下一杯酒,示意他说下去“我有一粒种子,花神告诉我,浇灌蛟龙化出的水方可发芽开花...我...”他说着掏出了怀中的种子,摊在手心拿给他看。
元帅凑近了些,是一粒金兰,要的不是蛟龙幻化的水,是些许龙气。元帅抬眼看着他充满希望的眼神,突然问道“我为什么要帮你?”
  男童被问的一愣,希冀的神色滞于小脸上,张张口却不知该说什么好,双眸也逐渐的泛起了水汽。元帅看着他湿漉漉的双眼,心里一动,忍不住抬手抹去了泪珠,缓声“你找一片沃土,三日后你再找我如何?”他一听,给元帅行了跪拜礼,高呼了三声多谢,便转身一蹦一跳的往东方跑去。星君在一旁看得呆滞,壶里的酒将一身华衣浸湿也不知,小心翼翼的瞟了瞟元帅此刻变得温婉的神色,内心不由啧啧两声,这是要变天了啊!
  三日时光转瞬即逝,男童早早的便立在元帅府前候着,待到仙子传了话,才见元帅从内款款走出。今日的元帅改了以往所穿的玄衣,换成了身飘然潇洒的白色,微风抚过他落肩的青丝勾起他的衣袖,逆光前来的身影,如此的令人动容。
  他双眼看得发愣,心想,元帅真不愧是六界顶顶出名的美男子。
  男童行了礼,领着元帅向着约定好的方向,大约走了几步,元帅上前一把抱起了眼前圆滚之物,他惊呼一声,连忙挣扎着要下去口中喊着不合规矩,元帅道:“你太慢了,给我指个方向,我驾云而去。”他将嘴边的话咽了下去,抬起小手指着东边:“东边有一片竹林,劳烦元帅。”
  元帅将男童放下,四周都是挺拔的竹,竹面斑斑点点好似仙子娇人的泪水,苦苦诉说着被负心汉糟蹋的一片柔情。男童拿出怀中的种子交于了元帅,指了指不远处的空地,土地肥沃,有精心打理过的痕迹,元帅将种子种下,在指尖化出一滴水来,吐了口龙气,浇灌在种子上不过几息便发了芽。男童欢喜的跑上前去凑近去看,嘴里说着“甘兰哥哥,你快点长起来吧,竹竹好想你。”元帅坐于一旁的石头上,看着他小小的身影,问道:“你叫竹竹?”
  “不是,原本的名字是金在中,花神见我真身为竹,便时常唤我我竹竹,也算是我的名字罢。”
  “那我唤你在中可好?”
  “好啊!”金在中转过身来,一脸欣喜“许久没有人叫我真名了!今日之事多谢元帅!”元帅撑着头看着他,一丝玩味的情趣浮现于心间“在中可知,既已求得我办事,那又该如何报答我呢?”
金在中一愣,想了想,连我最宝贵的福节也送了去,我可什么也不剩了啊!他随及低头看了看自己四周,皱着小眉头“不知…”
  “将你自己送于我如何?”
  “我?”男童指着自己的鼻子,道“不可不可,花神待我有点化入仙界之恩。”
  “我只要你时常来我府上,服侍我笔墨。”
  “只用笔墨?”
  “其他的…待我想好再说罢…”元帅把玩着腰间的玉佩,抬眼扫过稚嫩还泛着水汽的面颊,把你吃了也说不定。
不亏不亏,金在中这般想着便答应了。此刻的他不知道,这一答应,便是一生。
虽说金在中答应了元帅时刻到府上服侍,但却一次都没有去过。元帅等了几日,等不到小不点来便亲自到了花神处寻人。不过才刚刚跨入门内,便瞧见蹲在一棵树后偷偷摸摸的身影,他定眼一看,可不就是自己苦苦等了几日也等不来的小祖宗。他走进用扇头拍了拍他的肩膀问道“你在作甚?”
金在中小小的身板一僵,许久才换上一副虚假的笑容回道“元帅怎的得空来找花神?”
“我是来寻你。答应前来却不见你,如此只得我亲自来请你这尊佛。”金在中一听急忙辩解:“不是我不来…是…花神不叫我去!”元帅听罢挑了挑眉头,看着他真挚的眼神不像撒谎,没有说话,转身往花神殿里走去。
殿内趴在门口偷听的花神被突然推开的门吓了一跳,立马换上了一副不容商量的脸色,快步离开坐上了主坐,元帅作了揖,道“今日前来…”“我知道,元帅请回吧。”花神打断他,抬手便示意送客。“花神可问过在中的意见?”“我…”花神语噎,一时不知该如何回他,她了解金在中的性子,必定会前往,可如若这般阻拦便是她的过错,她咬咬银牙,错就错吧,心一横道,“不容商量!我是不会放人的!苦荷,送客!”
  天界将花神赶走元帅一事传的沸沸扬扬,但凡遇见一两个神仙,眼神里看她无不充满的敬佩,就连玉帝老儿也摸着寥寥的几根胡须对她赞赏有加,称她是不畏地狱修罗的在世菩萨,她连忙谢了恩逃回了殿内,菩萨这般高等的称呼,她是担不得的,玉帝老儿也是真够胆,不怕传到佛界去!
  元帅领了命去妖界,小不点除了随时去竹林看看那一株金兰,便是趴在窗边望着妖界的方向,偶尔叹上一口气。花神一入殿内便看见了此番模样的男童,上前用手敲了敲他的脑袋:“这般唉声叹气作甚,过来。”金在中应了声,给花神倒了茶水,眼神时不时瞟了瞟她今日的脸色,扭扭捏捏的,花神见此,问道“可有事要说?”
  “我…花神你说,扯谎的神仙还算好神仙吗?”她抬眼看了看他闪烁躲避的眼神,原来是拐着弯的请命呢!“想去元帅哪?”金在中白皙的脸上瞬间浮现了两团绯红,连耳尖也被羞红了去,打心底想去得紧,口里却还是回着“我答应了!不能…反悔…花神时刻教导我…”“行了行了。”花神打断他“等元帅回了天界,我便差人送你过去”她放下手中的茶水,捶胸顿足“留不住的竹竹啊!白眼狼啊!不要我这苦命的娘啊…不是!姐啊!”苦荷在一旁忍不住笑出了声来,在中立马上前握住了花神的手“我只去几日!还有,你到底偷看了多少人间话本子!”
  花神收回了已是要怆然泪下的脸色,坐了回去,哼了一声,抱着身前的小不点,半晌幽幽叹了口气,语重心长“竹竹,要是不愿意待了,便回来,即便是抢我也要从元帅手里抢回来!”男童回抱着她,有些不解:“元帅会欺负我吗?”她摇摇头“元帅不会…只怕有心人…我可爱的竹竹哟…”
  元帅带着妖界的使者和贡品,浩浩荡荡的回了天界,玉帝老儿虽说奉赐了奖赏却被元帅尽数退了回去,只说是臣下的本分。花神今日要去见使者,便是元帅遣了星君前来接的在中,一步三回头甚是不舍,星君等他看够了,才驾了朵云,往元帅府飞去。“要去几日?”
  “不知。”
  “待你到了元帅眼前,可帮我多美言几句,你看我放下公职接你一趟实数不易。”
  “好,我答应你。不过星君也想得元帅提拔?”
  星君低头扫了一眼他,道:“算是吧…”小祖宗,我是想喝元帅手里的神仙醉。
   金在中自从去了元帅府,便安置在了内殿服侍,同吃同住就差同榻而眠,虽说同为仙子,但他的饮食一手由元帅负责,简单的说便是元帅吃什么他就吃什么。本就鲜少有仙子服侍的元帅,如今更是遣送了去,内殿也只剩了他一人在内,起初还有仙子处处刁难,到了元帅耳里,便将其送去了下界仙山,作了守鼎的小厮。此事在仙界传了许久,称元帅是修罗开了窍,传到玉帝老儿面前,他只是笑着,心底里不知道打着什么算盘。
  仙子们私底下都换他竹小公子,起初还会羞红着脸躲在元帅宽大的袍子后,支支吾吾反驳不了两句。如今长成少年的他,蜕去了孩童的稚气,更是落落出尘,面若桃瓣,眉如墨画,一双眼睛如同是水镜一般,波光流转澄清如镜。袭一身淡绿的衣衫,站在云海间,便似出水的芙蓉,惹人垂目。更有仙家的小姐,待到元帅出征,偷偷塞了情书给他,只道是“公子只应见画,此中我独知津。”
  元帅回了府,尽数拦下了门庭处的小姐们,送了回去。刚刚进屋就看见小公子独自摆弄着笔墨,画着不知道是哪位美貌的仙子。元帅面色一凝,快步上前夺去,调侃的问道:“谁家的小姐入了在中的心,可否方便让我见见?”他面色一红遂将齐抢来,三两下揉成了纸团,投进了一旁的暖炉里,道:“没有谁家的小姐,不过无趣画着玩罢!”说罢跑上前去抱住元帅,将脸埋在他的衣襟间,元帅回抱着少年纤细的腰肢,问“想我了没?”
  少年哼了一声,没有回答他,只是将手收得更紧了,元帅看着怀里小人红了耳尖,心里一喜,更是开心的不得了。望着他衣领处雪白如瓷的脖颈,恨不得将他从怀里捞出,狠狠亲上两口。
  两人闲谈了一会,金在中便服侍着元帅睡下,为他关了窗,点了一盏夜烛,小心翼翼的退出殿内,内殿外便是他的住处,两者之间不过隔了一展屏风而已。他悄悄的将头探出,借着微弱的烛光细细的看着躺在榻上的男人,几年的光景,男人越发的俊美,斜眉入鬓,面若刀削。他看得入神了,直到夜烛爆了灯芯,才将他惊醒,他悄悄的下了床,用剪子挑了挑灯芯,随即便蹲在了榻前,琢磨起男人精致的五官,真好看,他想着,微微眯起了眼。
  元帅本名郑允浩,相传是东海龙宫的三太子,一身呼风唤雨之术用的出神入化,便被玉帝老儿调上天庭作了率军的小将,如今更是统领三军的大元帅。原本元帅之名在六界已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但是跟令人惊叹的不是率军打仗的计谋,而是他俊美的脸庞。
  人界有言,貌比潘安,在中看着他,心想,潘安也比不过元帅吧。
  夜里有些冷了,他站起身来准备离开,床榻上的男人却突然伸手拉住了他,用力一拽将他拽入了怀里,抱上了床,他双手撑着男人胸膛,脸上发烫。怎么办!被发现了!元帅早在他接近床榻便醒了,见他痴痴盯着自己,心里也是发紧,实在忍不住才伸手将这可口的人儿拽入了怀中,第一次同榻让他不免有些紧张,安抚了心中乱跳的小鹿,才开口问道“睡不着?”
  人儿支吾的辩解道“我...我...我来挑灯芯!”他睁开眼睛,盯着他的躲闪的双眸,微微勾起嘴角,不忍打乱他的小算盘,将他抱得更紧了,沉默了一阵才回“夜里凉,以后就别挑了,睡吧。”人儿愣了一下,半晌才问“睡这里吗?”回答他的是郑允浩平稳的呼吸。他小心的挪了挪位子,刚要逃出男人的怀抱,又被一只大手捞了回来,他心底叹了口气,认命的闭上了眼睛。
  窗外月色正美,而他一夜无梦。

字数 5332
我粉的不是cp,是正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白衣。

积分
13
帖子
19
0 点
不离值
2
281 粒
1 颗
0 滴
在线时间
30 小时
 楼主| 发表于 2020-2-16 18:24:22 | 显示全部楼层
字数不多,但我也码了好久qwq,元帅什么时候才才能把小孩吃到嘴哟~欢迎留言提意见!!
第一章 青青子衿 悠悠我心(二)
  夜晚收了最后一点尾色,天边翻着肚皮,窗外的阳光透过层层树荫,打在白瓷般的小脸上,一双杏眸睁开还弥漫着一层雾气,俨然一副刚睡醒的样子。他抬手揉揉眼睛,不知男人是何时离开的,身旁的床榻已然冰凉。他起身转头望向半掩着的窗棂,早已是过了起床的时辰,窗外的两只雀立在枝丫处,歪着脑袋回看着屋内可口的美人。
  郑允浩端了一碗小食,跨入殿内,转过屏风,映入眼帘便是一幅美色。绸丝翠绿的衣衫慵懒的搭在人儿身上,松松垮垮的露出半个香肩,还未绾起的青丝垂落胸前,两朵红蕊悄然绽放。美人儿微张着红唇歪着头与窗外的雀鸟相望,全然不知躲在屏风后偷看得如痴如醉的男人。郑允浩鼻头一热,急忙掏出手巾捂住鼻孔,却也抵不住鲜红股股涌出。
  郑允浩待平复了心情,一脸正色的走上前去,为他拉起衣衫遮住诱人的美色。金在中抬眼呆呆的看着眼前为他穿衣的男人,软金色的阳光勾勒出他的棱角,落在男人血色的唇峰上,他忍不住的抬手,用指腹来回摩擦着唇线。郑允浩手上一顿,抬起头充斥着爱恋的双眸“怎么了?”金在中没有回答他,只是用手指浅浅的磨砂着,视线一点点的从他的眉间扫到他的嘴唇,最后停顿在他的眼睛里,半晌缓缓开口道“元帅,你真好看。”
  轻飘飘的话语却如同千斤的重锤敲打在他的心房上,敲得心脏直跳。
  金在中被他变得灼热的视线烫了一下,猛然惊醒,天际的云勾在窗橼和叶梢,在他的脸颊上投下薄红的阴影,他收回手,轻轻推了一下郑允浩的胸膛,声音有些窘迫“我饿了。”他无奈的揉揉小孩的头,为他拢好外衣,柔声问道“新的小食可要尝尝?”
  金在中端起雕花白玉小碗嗅了嗅,淡淡的乳香充斥鼻尖,明明是乳白色的胶冻物,却是入口即化,顺着脖颈滑入腹中。郑允浩看着他惊奇的模样,不免有些好奇的问道“怎样?可合口味?”他点点头“真是仙界美味,第一次食这般神奇之物,可是今日膳房的新品?”他说着用勺喂了郑允浩一口,果真是唇齿留香“下界刚提上来的仙官送的一点心意,若是喜欢便叫他再寻些来。”在中听罢,眼神一亮随即又暗了下去,闷闷道“可不好烦劳仙君,食过一次便是够了。”
  郑允浩看着他小口吃食,不忍食完的模样,心中的柔情化作了一摊春水,忍不住上前抱住人儿,口中呢喃“我的在中哟...”
  元帅时常在军营练兵,金在中便时常到花神处去,听花神给他聊谁家仙子又看上了哪位神仙,哪家神仙又苦苦跪在仙子门前不愿离去,他听的津津有味,心道神仙也是苦命呀!
  苦荷喜爱做些小食,他便踱着步子跟在她身后转,倒也学了不少去,如今最拿手的便是酿得一手好酒,馋得星君三天两头往花神处跑,就为讨得一点酒喝。
  星君又名司命,管了人间事世的缘尘,从牵红线到送上孟婆桥,白头偕老亦或是凄凄惨惨的结局,都是出于他手,每日便是带着一杆笔,无事便在命簿上面添上两笔,兼职写点话本子,送到各路仙家小姐的府上,靠着这些苦情的故事,名气在天界倒是响亮。
  今日,星君写下最后一笔,拿起书卷不由的啧啧两声“真是令人惋惜啊!”说罢抬头看了看时辰,刚过午时,又摇了摇一旁的酒坛子,只剩下小半坛,暗道一身,这酒真不够喝,得去找在中一趟。他在书房内翻出几本话本,嘴角抑制不住的浮现出狡黠的笑容,一旁服侍笔墨的小厮看着他笑的诡异,担心的唤了声“星君?”他一惊急忙关上了话本,将其藏在身后,正色道:“本君去花神府一趟,若无事便不要来寻我,若是有人来找,全都打发了,今日本君我不见客”他说着便出了门。
  在中这般大了,也该见识见识了,他想,但愿元帅明白我的苦心啊!
  花神刚刚领了差事,苦荷也随了去,如今偌大的花神殿便只留了金在中一人在,他趴在桌上甚是无趣,实在找不到乐事,恹恹的准备睡上一觉,就听见门外仙子禀报:“小公子,星君求见。”他一喜,急忙吩咐 “快快,快请进来!”
  屏退了两侧的仙子,房内只留了他俩。星君神神秘秘的掏出怀中的宝贝,一脸郑重的交于他手,问道“可有新酿的竹叶青?”“有!我这就为你盛!”星君一把把他拉回来“诶,不急不急,你先看看这些。”
  不同于以往,这次拿的是画本子,随手翻开就是两位小人纠缠在一起的模样,金在中啊的叫了一声,急忙关上,脸色绯红。星君看着他忍不住笑了出来,问道“怎样?”
  他结结巴巴的回道“为何,要做这般羞人的动作?”翻开到刚刚的画面,指着被压在身下留着泪的小人,说“为何这般欺负他?”
  “这哪是欺负!这是世间情爱,最舒适的事!”
  “可为何他都哭了?”
  星君被问的有些窘迫,一时间不知该如何解释,他当了几百年的神仙,收藏了满满藏书阁的话本子,可却从未体会过所谓的翻云覆雨之感,只是回答,以后你会明白的。
   他又翻了翻,问“这是两位男仙?”
  “对。”
  “只有男仙才能做这种事情吗?”
  星君摇了摇手指“只要是世间有情人。”
  他伸手又翻了一页,纸上的两位小人此刻相拥而吻,神色陶醉,喃喃道“他们这般,好似很开心。”
  星君随手端起,抿了一口茶茗,点着头,真是孺子可教也!
  “那我如此对你,你也会开心吗?”
  他一口茶呛住,“咳咳咳......不不不......”顺了半晌才说“这般事,你只得同元帅做。”小祖宗,差点害死我!
  他有些不解,只见星君抬手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道“他们会元神俱灭的!懂了吗?”他震惊的张大了嘴巴拼命的点着头,想不到元帅如此可怕!
  第二章 心似双丝网,中有千千结。
  金在中捧着星君带来的画本子,坐在软塌上看得入迷,自从那日星君来过之后,时隔两三日便会给他带来新淘来的,顺便指点一二。
他转头看了看窗外已是夕阳漫天的景色,伸了个懒腰,收了画本子藏在枕头下,唤来仙子问了时辰。元帅已是有一月未归,连花神也只是匆匆回来两日,只在南天门见了一面,神色忧郁,也不知是发生了什么事。
  金在中如同往常一样,食过晚食,便到东边的竹林去。
  那日种下的金兰长得茁壮,他蹲在面前,手指轻轻拂过绿叶上金丝,口里嘟囔了一句“甘兰哥哥…”便再也没有下文,金兰抖动着叶子,缓缓缠上了他细小的手指,仿佛在安抚着在中。
  小孩心里泛酸,从来没有与元帅分离过这般久的时日,一股叫做思念的情绪笼罩着他。
  元帅,可是在边疆出了事?为何一月有余都不曾给个回音。
  他越想越难受,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掉,他抬手抹了一把湿润的脸,将自己缩成一个团,脸颊埋进臂弯,细细哭出声来;“呜…在中…想你啊…”
  大约哭了一阵,耳边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他连忙摸了摸还挂在脸上泪珠,回头望去。星君看见蹲在金兰前的小小身躯,长长的呼出一口气,连忙跑上去拉他起来:“元帅回来了,快跟我回去。”金在中被他焦急的神色吓了一跳,耳边听到元帅两个字跳起来连忙与金兰道了别,随星君架了朵云回去。
  元帅府门前此刻立着两位身着盔甲的战士,见星君前来行了礼,抬眼便看见他身后的在中,疑惑的问道“他?”星君拉着在中往里走“就他!”两位将信将疑的对看了一眼,堵住了去路“星君,兹事体大,尚未调查清楚之前…”“没时间解释了,让开!”星君一把推开,带着他往里面奔。
  四周立了不少的将士,却都还未卸甲,身上的银甲此刻还泛着血光,金在中心中一惊,问道“元帅出事了?”“来不及解释那么多,一会你进去,试着唤他,若他不认得你,就退出来,别伤着自己…”星君看着他的眼睛“靠你了在中。”
  此刻跪伏在殿内四肢被拴住铁链的明明是自己最熟悉的人,看向自己的双眸,腾起的却是看向猎物的光芒。
  金在中心中一颤,快步跑上前去,“元…!”原本跪伏在地上的郑允浩,突然腾身朝他扑过来,拴住四肢的铁链被扯得笔直,郑允浩原本腾空的身躯被狠狠的砸在地面上,吐出一口猩红的血。
  金在中第一次见到如此模样的郑允浩,破碎的盔甲染满了淤红的血色,头发因为挣扎而散开,挡住了他英俊的脸庞,被吓得呆愣站在原地,手脚俶的变得冰凉,仿佛自己掉入了一个冰窟窿。门外的星君还在焦急的唤他,他强迫自己清醒过来,跑上去抱住因疼痛而蜷缩在一起的身躯,他惊讶的发现,郑允浩的指甲已经狠狠嵌入双臂的皮肤,痛苦的低吼穿透他的耳膜敲打在他的心房上,如此令他痛心。他抱起允浩的身躯,让他依靠在他的肩膀上,轻轻唤他“元帅…元帅…”
  郑允浩只觉得原本深处黑暗的自己,头顶的云层突然破开了一道光,连自己冰冷的身躯也照得温暖,他抬眼望去,眼前的人是如此的熟悉,鼻尖萦绕的清香让他身心在此刻安静了下来,他艰难的张口“在…中?”
  “是,我是在中啊!”他立马回应着,连忙捧着郑允浩被满是血迹的脸颊,问道“元帅,你是怎么了元帅?”郑允浩紧绷的神经此刻在金在中的怀抱里终于放松了下来,还未等回答在中的问题便转头晕了过去。
  星君推开门,看见抱在一起的身影,重重舒了口气,唤来仙子把郑允浩弄到了床上。金在中坐在榻前,亲手为郑允浩擦去了脸上的血迹,“我已经叫人请老君了,莫要担心。”他抬头问“元帅,这是怎么了?”星君回道“之前收复的妖族动荡,前一月屡次在边界挑衅,元帅令了命前去……”
  一月前,郑允浩急急令了命去了边界,妖族竟是闭门不开,找了个荒唐的理由说是老妖王此刻在外未归不便见客。身边的将士们一听,愤怒的直拍桌子“哪是他不便,分明是不想见我们!缩头乌龟!”
  “可是反了他们了!”
  “难不成还想再打一站不成?”
  “不成器的妖族有何可惧!待我去捉那老不死的!”
  “……”
  见他们越吵越凶,郑允浩冷冷笑了一声,抬手示意他们安静,说“先不急,待本帅明日进城去一趟再做决定。”遣了众人回营,郑允浩为自己倒了一杯清酒,骨节分明的手指捏着杯沿,手腕轻轻的晃动着,他低头看着倒影在杯中的自己,因为荡漾的酒水而变得模糊。明明该思虑妖族的事情,心底却翻起那娇人的身影。
  不知,他是否睡下了。
  不知,他是否有想我。
  不知,他是否如同我一般的想他。
  郑允浩想到此处有些惆怅,仰头饮下酒杯中迷茫的自己。
  不知,小孩要什么时候才能明白我的心意……

我粉的不是cp,是正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白衣。

积分
13
帖子
19
0 点
不离值
2
281 粒
1 颗
0 滴
在线时间
30 小时
 楼主| 发表于 2020-2-21 02:39:14 | 显示全部楼层
半夜睡不着,就来更一点点,马上我就要开始忙起来了,后面我尽力保持更新速度!(现在才明白抠字眼的痛苦,呜呜
第二章 心似双丝网,中有千千结 (二)
  妖魔本为两族,千万年前天魔大战,魔君陨落便合为了一族,准确来讲,魔族差点被灭,依附着妖族苟延残喘的活着,一直定居于边界,在城池内一般是看不见魔族的。
  郑允浩带着副将常岺,化作了妖族的模样潜入了城内。这里是紧挨着妖都且是离边界最近的一处城池,位处边界且交通便利,所以其繁华程度丝毫不亚于妖都,平日里随处可见各族的商人来来往往,大街小巷各色商铺常年都是开着的。可如今,虽说商铺未关,却无人来往,原本万人空巷的街头也只有寥寥数人走动,甚至可见魔族大摇大摆的在街道上晃荡。  
  常岺心里一惊,急忙说道“元帅,这也太古怪了,即便是再惨淡的月份,也不至于是这副模样啊。”郑允浩回道“是有古怪,先不急,到醉梦楼去一趟。”
  醉梦楼乃妖族最为出名的一处花楼,楼中各色美人皆有一技之长,其中最为出名的便是名为白芷的仙子,不仅美若天仙还能文能舞,多少失意的神仙妖精都渴望在她的温柔乡里睡上一觉。
  郑允浩与常岺刚刚跨入大堂,便有人上前询问“两位客官可有预约?”郑允浩摇着扇子,遮住了半边脸,道“劳烦你去告诉白芷仙子一声,就说,圆月残缺时,依稀故人来。”那人上下打量了他一番,说“您请稍等。”
  不过一会儿,便有一位貌美的小厮请了他们上楼,郑允浩吩咐常岺在外候着,一个人推门进去。坐在榻上的女子见元帅进来,神色激动的起身行了礼“三太子。”郑允浩收了扇“我早已不是三太子了,以后不必如此叫我。”“是……”白芷为郑允浩煮了一壶茶,沏茶的动作行云流水,茶斟七分满,轻轻放于允浩眼前。刚刚煮出的茶水泛着缕缕幽香,抿上一口,茶的微涩在唇齿间流淌,随及便是一股清甜的口感,沁人心脾。
  “妖族与天界的事你也应该知道了,今日我进城来,见着城中之景大不一样,街头巷尾竟可见魔族之人,可是这妖王出了什么事?”
  “元帅您猜的正是,以往即便是街上出现几位魔族也不奇怪,几日前还算平静,就在昨日,街上的魔族骤然变多,行劫暴虐伤及民众,官府却是闭门不出不管不问,大家怕殃及自我,关了门,城内便也空了,随及我收到妖都的密报,老妖王根本没有去游山玩水,他被软禁在了王都。”
  “软禁?!”郑允浩心下一惊,问道“谁?”
  “妖族长公主—暮云公主”
  公主?!郑允浩愁着眉头,没权没势的公主哪来的胆子软禁一个帝皇。
  之前妖族的几个族系一直不满于归顺天界,次次在边界骚扰,没有兵权的族系不过就是派人制造了一点混乱,小打小闹而已,这都不成事。可就在前几日,竟是率了兵,驻扎在了边界,扬言要打上天界,玉帝老儿这才将自己派了过来。
  暮云公主他是知道的,老妖王唯一的妹妹,之前见过一面,先不说身份,唯唯诺诺的不像是能成气候的,更别说做出软禁这等事。郑允浩站起来摇着扇子走到了窗边,往下望去是原本最为繁华的街道,如今却是人去楼空的景象。他问道,
  “其他皇子呢?”
  “太子救驾已经仙逝,消息被王都压了下来,二皇子被困在边关,三皇子一向胆小如今更是足不出户,四皇子年幼,和老妖王一起困于王都内。”
  能做出这般动静,需要不少兵力,暮云公主没有兵权那就一定有人在背后助她,郑允浩想到此处,扫了一眼正在大肆掠夺的魔族,关上了窗,吩咐白芷道“你帮我寻个身份,我要到妖都去。”
  白芷想了想,回道“元帅在妖界埋下的人手,这两日我派出去了,等他们回了消息我们再入都也不迟。”她说着,唤了门口的小厮进来,“你帮我到蛇族去找小妖王,就说我答应他了,不过地点时间我来选。”小厮领了命便退了出去,她又为郑允浩沏了杯茶,道“这几日烦劳元帅暂住此处,届时我会以与小妖王相会的由头入都,到时候元帅与常副将便随马车与我一并入城”
  “好,一切由你安排。”
  小妖王早已爱慕白芷姑娘许久,一听姑娘答应了,更是喜上眉梢,急急遣了人到姑娘面前大肆诉说了一番自己的爱意,什么在天愿做比翼鸟,在地愿做连理枝都被他说烂了,白芷听了头疼,只问了是否任由她选择时间位置便将人送了回去。
  手里的情报网收束的差不多了,与郑允浩所想不差,长公主不过就是个傀儡,她身后自然是藏了一位操纵者,是谁?元帅是怎么也想不出来。
  白芷选定了三日后,郑允浩也让常岺回去下了命令,让他们在边界继续请见老妖王,作出一副不见不罢休,誓死也要闯进去的阵势。
  小妖王—云伯黎—名字倒是取得文文弱弱,但人却是出了名的纨绔,早年间蛇族竟只有这一位独苗,就算有一百个不愿意,这位子也只得传到他的手上,终日游山玩水,族内一切大小事务便也扔给了一众老臣,兴趣除了收集稀奇灵物便是收藏美人,若说府内三千佳丽那是一点也不为过。
  今日,云伯黎早早的就站在城门前候着了,妖族地偏湿寒,常年飘雪见不着一点暖阳。他听闻白芷幼年生长在天界,那是个随时挂着太阳的地界,仙者们便时常着一袭轻衫。为了今日,他特地选了一件薄薄的衫衣,寒风吹过,竟有一丝傲然于世间仙者的气派。
  “王,您还是穿上吧。”
  “不穿。”
  “王,就算您有灵气相护,也抵不住这般阴寒的气息啊!”
  伯黎拢了拢衣袖,缩着脖子哈出一口白气“不穿,只要能让我的娇娇儿看上一眼,再冷我也扛着。”小厮在一旁拿着裘衣急的团团转,正打算劝上一劝,远远的便看见了白芷姑娘的马车,伯黎转身踢了他一脚,吩咐道“快去,把我准备的狐裘拿来。”小厮连忙应了声,刚刚捧着狐裘准备递上去,便看见自家的王,满脸笑容的迎了上去。
  “娇娇儿,路途辛苦,我已命人备好马车,到雪月台去。”妖都城内只可有王亲贵族的马车行驶,白芷便扶着仙厮的手下了车,头带斗笠面纱,一袭靛色衣衫,曼妙的身姿站在雪地里如同含苞待放的花骨朵,她伸手用手巾捂住嘴,细细咳了两声“有劳黎王。”站在马车旁的常岺不着痕迹的瘪了瘪嘴,谁能想到法力不压于自己的女子,竟可装的好似风中欲垂的花蕾般,娇贵柔弱。
  伯黎一听,急急给她披上了狐裘,冰冷的指尖触碰到她的脖颈,冰得她一颤,她侧身躲开了,道“王,风雪寒冷,还请把裘衣穿上吧。”“诶诶,好好。”他面上的笑容一僵,搓了搓自己冰凉的手指,看着她上了马车,转头又踢了小厮一脚“有你这么照顾主子的。”小厮委屈的将裘衣给他披上,不是您不穿的嘛。
  郑允浩和常岺,扮作了小厮的模样跟在马车后面,他略微抬头扫过都城内,与之前的城池一般无二,商门紧闭,街上倒是有做工的妖族,还有平日里在妖都内完全不可见的魔族,郑允浩心下有了定论,与常岺对视了一眼。常岺也读懂了元帅心里所想,按照如今的局势,妖族动荡必定与魔族有关。
  翻过了一座小仙山,雪月台便是到了,四周种满了梅花,清冽的香味萦绕着亭台楼阁,久久不散。云伯黎遣人摆了小食在湖心亭内,亭周更是施了法术,刚刚摆船到了湖心,原本冷冽之感便被一股暖意取代了,白芷脱下了狐裘,登上了亭中,头顶了斗笠面纱置于一旁,伯黎坐在船上,看着天空上的云层倒映在了湖面,澄净的湖面又映在了她的眸子里,那一方小小的白巾,投在他的心上,荡起了涟漪。只可惜,他的视线凝固在了白芷的嘴角,虽说时常是笑着的,但那股笑意却从未达到眸底,心下一叹。
  天逐渐暗了,雪月台之所以名唤雪月台,除了观雪景便是赏月了,妖界的月亮带着淡淡的紫光,慢慢的从山尖爬上了天际,清冷的月光投下,刚刚好落在了湖心亭上,四周泛起微光,如同给湖面拢上了一层薄纱,清风拂过仿佛翻腾起层层云雾。
  伯黎一脸骄傲的看着沉醉于美景的美人,翻手变了个玉钗,悄悄踱步在白芷的身后为她插上,她抬手想要拔去却被他阻止了,他说“你戴着真好看。”白芷看着他沉迷的模样,面色微红“我受不起。”“美物配美人,若是你不戴着,那就没人收得起了!”是吗?白芷心下一动,余光瞟过岸边的人影,行了礼便算是收下了。伯黎见她收下,问道“明日长公主宴请各族,你可否随我一同前往?”
  暮云公主?宴请?白芷一愣,若说郑允浩更够借此机会进入王都,那便省去了多半的功夫,但是自己怕是会挂上黎王女人的名号,黎王的女人数不胜数,而她的名声也会因此败坏,不过,她咬了咬银牙,暗下决心,随及挂上了一副受宠若惊的表情,回道“我也很想去王都看看,那便听黎王安排了。”为了元帅,她做什么都可以。
  “好,明日我便遣人来接你。”

我粉的不是cp,是正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白衣。

积分
13
帖子
19
0 点
不离值
2
281 粒
1 颗
0 滴
在线时间
30 小时
 楼主| 发表于 2020-3-7 09:52:59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回来啦!其实早就写到这个部分,刚好遇见闭站就迟迟没有更,跪求评论!!
第二章 心似双丝网,中有千千结(二)
  翌日,伯黎早早的便随了马车一同来白芷,郑允浩和常岺跟在了侍奉的队伍里。宴会到了一半,白芷道不胜酒力便带着他们退出到殿外,借着无人换了两位小厮顶替了郑允浩和常岺的位置,她看着元帅远去的背影,担忧的抿着嘴,手不自主的把住了木栏。伯黎隐了身形藏在远处,望着白芷在眸底的翻腾的感情,原本兴奋的脸色蓦地沉了下去,连瞳孔也竖了起来,心里不是滋味,他自嘲的笑了笑,施了跟踪的法术召唤了一条小蛇,吩咐道“你帮我盯着他们,有什么随时向我禀报。”小蛇摇动着尾巴,不过一瞬便没了气息。蛇族善于隐匿,就算是大罗神仙也不一定能发现他们的踪影。
  伯黎踱步走了上去,轻轻握住白芷的手,问道“可是有点冷?手为何这般凉?”白芷微微一怔,抽出了手,白巾掩着嘴角,回道“是有些冷了”她顿了顿,抬眼了看了看伯黎,仍是平日一副笑盈盈的模样,没看出什么异样“我们回去吧。”
  郑允浩按着暗探绘的地图,施了个法与常岺潜在了长公主的殿内,小蛇被结界挡在了门外,闷闷待了一阵便回去复命了。
暮云公主散了宴会,便直接回了寝殿,遣了服侍沐浴的小厮回去,大约坐了半个时辰,待到四周寂静,连门口守夜的小厮打起了瞌睡,她才换了服装,转身到书房去打开了暗道。郑允浩与常岺隐了身形气息悄悄的跟在了长公主身后,他抬头环顾了一周,暗道四壁还很湿润,可见是新凿的,头顶放置了明月石,发着微弱的光,勉强能够照亮四周。
  转过了几个分叉口,暮云公主放下了面纱,对着一道暗门拜了下去,道“魔君。”暗门四周泛起血光,波动了一阵缓缓散去,门也随之开启,暮云起身,向四周望了望,才跨入门内。
  郑允浩刚刚进门就看见了背对着他们站在主位前的男人,一身玄衣沉浸在黑暗中,隐隐约约有一种磅礴之感。他缓缓转过身来,面貌竟是异常的俊美,双眉浓如刷漆,赤眸光射寒星,高挺的鼻梁下薄唇微微勾起,明明是笑着的,但却让人心底寒意四起。
  暮云再次对着他拜了下去,他挥手幻化出桌椅,示意她坐下说话。魔君坐在高位,唤来人为公主端来了瓷盅,见她喝了下去才开口“一切可还妥当?”郑允浩听罢,皱着眉头,俊秀的脸庞,声音却是十分粗粝,不免让人觉得突兀。她将瓷盅递于一旁的小厮,回道“魔君放心,我已备好。”
  “三日后子时,你带着老妖王在殿外等着本君。”
  “是。”暮云顿了顿,抬眼看了看坐上的魔君,有些犹豫的开口“魔君,不知解药……”“解药?”魔君站了起来,微微眯起了狭长的眼睛,磅礴的气势瞬间汹涌的朝她袭来,沉浸在她的四周,连空气都变得粘稠,压得她有些喘不过气,暮云见罢战战兢兢的跪了下去,身体伏在地面上,嘴里哆嗦的说不明白“是…...解……解药…….”
  魔君迈着步子,一步一步朝她走来,他站在身前仔细端详了一会儿,突然猛的伸手钳住她的双颊,强迫她抬头和自己对视,赤色的双眸浮起了血光,他轻轻的笑了一声,粗粝的声音从胸腔传来,摩擦着她的耳膜“事情办妥之前别和本君谈条件!” 他见身前的女人被吓得瘫软,松开了手,暮云颤抖的双手撑在地上大口喘着气,张着嘴却发现自己根本惊恐的连半句也说不出来。魔君复而抬手,抚摸着她的脸庞,指尖缓慢的划过她的眉眼,微笑的薄唇,吐出的却是冰冷无情的话语“如此貌美的脸庞,你说做成画皮如何?”
  他轻轻拍了拍她的面颊,随后站起来用巾帕擦拭着手指,说道“只要你听话,妖族什么不是你的?回去吧。”暮云急忙站起身来,行了礼,刚要退去却被一股暗劲重新拍在了地面上,魔君突然转过身,脸色蓦然冰冷“你身上有天界的味道!”暮云惊慌的回答“我从未与天界有来往!”
  躲在暗处的允浩心底也是一惊,给一旁的常岺使了眼神,右手抚上了腰间的佩剑,蓄势待发。
  “是……蛇族小君带来的女子!她原先是天界之人,今日宴会我是沾染了她的气息!”
  胆小如鼠的公主可不敢作出密通天界的事,魔君听罢挑了挑眉,将巾帕仍在了地上,吩咐道“把它仍了,退下吧。”
  郑允浩也是吁出一口气,随着暮云出了暗道,径直出了宫门,去了白芷安置好的客栈。
  ……
  客栈内阁,常岺为郑允浩倒了茶水,垂手置于一旁,见他喝完茶水才问道“元帅,我们应当如何?”允浩抬手倒了杯水,递给了站在身后的常岺,回道“今晚听他们所言,三日后老妖王必然会被带走,那时王都内就会完全脱离妖族的掌控,这四海八荒,免不了一场劫难,目前我有两计。”
  “第一,我们回到军营,随便寻个理由冲入妖都救出老妖王,虽说起兵理由不足,届时救出之后妖王即便顾忌颜面不肯承认自己被囚,也自然会给我们寻个正当理由,不过……”手指轻轻扣了扣桌面“时日太长,魔君修为不在我之下,损兵折将我也不能保证将其安全救出。”
  常岺点点头,问“那第二计呢?”
  “第二,我们带上五六名修为尚好的将士,潜入王都,待到长公主带妖王去的路上,打她个措手不及,将其劫走。王都的暗探我已下了令,进出不是问题。”
  “此计太过凶险!会置元帅与危难之中!”
  郑允浩笑了笑,站起来拍拍常岺的肩膀“本帅不想牺牲太多无辜的生命,而你们的职责本就是保护本帅的安危,难道从一个小小的公主手下劫走,你也不敢吗?”
  常岺神色一怔,躬身抱了一拳“属下誓死保护元帅!”
  ……
  白芷得了令,借着拿药物的由头,遣了仆役回了醉梦楼,伯黎自然是心疼的不得了,更是派了快马护送,五六个将士便随着队伍入了王都。
  天边泼上了一层墨,夜幕逐渐席卷了整座城市,家家户户亮起了明灯,在温柔橘黄的灯光的映照下,一切显得是如此的和睦。
一轮紫月,缓缓的爬上天际,清风揉碎的清冷的月光,洒在伏在宫殿上的人影身上。刚刚过了子时,长公主的身影远远地投在了夜幕之下,身后跟着几个仆役,仆役围着中间的黑袍人,被推着跌跌撞撞的往前走。想来,中间之人便是今日的目标——老妖王。
  郑允浩对着身边打了个手势,逼音成线“顺利劫走立马撤退,不要恋战!”
  暮云转过转角,心尖不由的悸动了几分,她吐出一口气,抬眼扫过四周,转身亲自扶着黑袍人,往宫殿的方向走,黑袍人愤怒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暮云,我待你不薄,为何要作出,出卖妖族投靠魔族这等荒唐事!”暮云勾了勾嘴角,嘲讽的呵了一声,没有回答他。
  即便是被封了修为,与生俱来的皇族血统,妖王自然也不简单,越接近宫殿,便越感到一丝不寻常的气息,那是不同于魔族,清冷高贵的气势让他的情绪不由的激动起来。
  “你也感觉到了吧。”暮云突然说道,“想救你走,真是不自量力。”
  妖王对上了她冷冷的目光,片刻之后见她她换上了一副唯唯诺诺的神色,手脚蓦地变得冰凉,原来,平日里的胆小的模样竟是伪装出来的。
  他们的身影,在宫殿前变得缓慢起来,郑允浩皱了皱眉头,但还是下令冲了出去。右手拂过佩剑,噌的一声,利剑出鞘,笔直的冲着暮云脖颈而去,强大的气势瞬间破空而出。暮云脸色一变,拉着妖王闪身而退,仆役从两侧跳出,顶了上去,虽说顶住了,冲在最前面的两人却是张口喷出一口血,身体一软倒在了地上,连半点生息也没有了。
  暮云心下一惊,即便是早有准备,也没想到对方的修为竟是如此之高,她娇喝一声“将他拿下!”左手祭出锁神环扣住妖王,右手一翻,拿着佩剑抵在胸前,狭长的眸子冷冷的盯着屋顶上的身影。
  一身玄衣的郑允浩,召回了利剑,左手负于身后,右手剑尖指地,一轮圆月正好落于身后,清冷的紫光笼罩在他的身躯上,神韵独超。
元帅见,五六个仆役齐喝一声,对着他冲了过来,他右手往前一划,利剑发出嗡嗡的剑鸣,剑气瞬间朝着他们飞去,竟凭一人之力将其全部压制住,郑允浩双指指天,喝道“劫走!”
  四周再起五道冲天强悍的气息,暮云身上一紧,她知道自己绝对抵不住一击,咬了咬银牙,狠狠的喊道“再不出来,我可就要死在这里了!”
  耳边突然落下了一声轻笑,常岺等人只觉得前冲的身躯一滞,面门之处瞬间紫光一现,不得不收势,翻手抵住这一击,锵的一声,常岺被打得道飞出几丈的距离,勉强稳住了身躯,抬眼一看,五人只剩三人。
  那日所见的魔君,站在了暮云身前,双手负立,脸上挂着一丝玩味的笑容看着房梁上郑允浩。常岺心下一凉,竟是没想到被对方骗了过去,来了个将计就计,瓮中捉鳖。
  郑允浩此刻击退了仆役,与魔君对视着。魔君道“是你!”
  “你认得我?”
  “天界能有如此修为的,没有几人,更何况这充盈着水气的龙息,除了鼎鼎出名的东海三太子,我可想不到有其他人。没想到昔日的小毛孩,竟是长得如此神丰俊朗。”
  小毛孩?他蹙着眉“我早已不是三太子。”
  “本君知道,应该叫你兵马大元帅。”魔君指尖摩擦着手里的玉石,“本君杀不了你,你也带不走你想带走的人。”
  他说的没错。
  “本君放你和你的随从走,如何?”
  “本君杀不了你,杀他们可是随手的事。”
  郑允浩沉默了,他用力握住剑柄,指节发白。
  魔君的话语同样也落在了常岺耳里,自己离长公主最近,若能一气冲过去,带妖王走,那么一切就解决了。即便是受伤,他想。
翻手在身后结了印,趁着魔君与郑允浩对峙着,脚下发力蓦地冲了过去,不过一息,两人距离便只剩了不足五米。暮云一惊,急忙举剑挡下一掌,左手快速拉过妖王,朝魔君跑去,魔君也被突然发起攻击的常岺吓了一跳,刚要朝常岺出手便被一旁蓄势待发的副将挡住,一左一右副将配合的极为默契,既不主动发起攻击,也逼得他不可靠近暮云半步。
  常岺当下脚尖点地,仙气萦绕四周,闪身躲过暮云刺来的长剑,暮云只觉得眼前身影一晃,下一秒就出现在了她的身后,常岺不愧为常年带兵打仗之人,不过几个回合便突破了长公主的阵势,伸手抓住妖王的肩膀,急速带着他朝着宫门的方向奔去。
  魔君被逼得冒火,大喝一身,魔气砰然冲天,四周突然静了下来,下一秒只听见一声刺耳的嗡鸣,两位副将,瞬间身首异处,血溅三尺,他冷冷喝道“哪里走!”抬手便要朝向宫门逃窜的两人抓去,虚空一握,常岺只觉得周身顿然迟钝了下来,骇人的气势紧逼脑后,就在千钧一发之时,元帅到了。
  庞大的剑气瞬间斩断魔君的攻击,仙气冲天,连空气也变得湿润起来,暮云看见郑允浩翻出一朵蓝色的剑花,四肢僵硬,脚下无法移动半分,下一刻自己便被魔君扯到了身边,他抬手挡住了一击,但也喷出一口血来。
  暮云出了一身冷汗,她知道,若不是魔君出手及时,自己便如此刻摊到在地上的仆役,半点生息也是没有了。
  郑允浩凭一人之力挡住了魔君,见他气势不盛,更是攻击伶俐了起来,魔君心里不屑的笑了笑,就算你修为不错,毛头小子也想今日将我斩杀于此吗?他突然持剑冲了过去,魔君双手结印打出强悍的一击,大有将其斩杀于此的气势。只见他前冲的身躯一顿,利剑莞尔收回挡在胸前,原本前冲的身影瞬间被打的向后爆射,郑允浩在空中的身躯喷出一口血雾,脸色煞白,却不忘转头对着魔君咧嘴一笑“多谢相送。”
  被骗了!魔君定眼一看,他退后的位置正是宫门口,而此刻,被这一击打出去的元帅,已经快要到了。魔君赤色瞳孔竖立起来,脸色暴怒的吼到“给我派人追!”
  郑允浩与常岺带着妖王逃出了宫门,与白芷汇合,逃出妖界的路上更是遭到了数十次截杀,常岺失了右臂,而允浩帮着白芷仙子挡下了最后魔君赶到的重重一击,四人十分狼狈的逃回了兵营,一路下来,倒只有妖王这个老头子完好无损,连脸色都变得红润起来。
魔君毕竟修为不低,最后一下更是用了全力,暗劲侵入郑允浩体内,魔气时刻蚕食着他的理智,一边逃出截杀,一边抵住魔气的侵蚀,即便是元帅,勉强撑到了边界,理智便是完全丧失了。
  原本在边界叫嚣的妖族,也是退回了城内,当起了缩头乌龟,军队没了元帅做主心骨,便也鸣金收了兵,一帮人绞碎了脑汁也唤不醒郑允浩,凡是接近他的人更是死的死,伤的伤,没有办法只得将其用锁链锁了送回了天界。
  妖王寄人篱下,乖的不得了,每日立在元帅帐前兢兢业业的问上两句,大有元帅不醒我便不会之感,只是问他为何被囚却是支吾的不愿说,他身上大有秘密,于是将他,白芷仙子和常岺一同,送了回去。
  郑允浩未到,消息倒先到了星君的耳里,星君吩咐了将士将其安顿在元帅府,只说“我知道一人。”便没了身影。
  “于是…….”星君顿了顿“我便寻了你来。”
  金在中握着郑允浩的手,听了他的话,缓缓抬眼看了看垂手立在一侧的貌美仙子,起身行了一礼,道“多谢仙子相救。”白芷回过神来,早就听说元帅府上有一位小公子,元帅宠爱的不得了,如今活生生的立在了眼前,真是一位明眸皓齿的美人,她扯了扯嘴角,道“这是属下应当做的。”
  星君带着众将退了出去,殿内只剩了郑允浩与金在中两人。
  在中抬手,指腹缓缓的拂过床上男人皲裂的口唇,细嫩的脸颊紧紧贴着允浩的手,被娇养在金屋里的人儿,何时见过男人有如此狼狈的模样,心里仿佛被千刀万剐,疼的不得了。殿内静静的,悲伤的气氛笼罩在人儿的身上,他靠着允浩的手,任由泪水流满脸颊,口中呢喃着“元帅……元帅……”
  门外的将士们仍是一脸震惊的看着刚才那一幕,谁能想到,最能触动元帅内心之人尽是着小小的一个。星君唤了得力的两人守在了门口,便带着妖王到玉帝老儿面前复命去了。白芷暂且被安置在了元帅府,常岺也被送到了药仙人处。
  老君不一会儿骑着仙鹤到了府上,看着脸色煞白的郑允浩,神色凝重,只说魔气他可祛除,不过不可完全祛尽,体内所剩只得留着元帅自己炼化了。
我粉的不是cp,是正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 加入爱不离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IBelieveYoonjae

GMT+8, 2020-5-30 22:36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