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 加入爱不离
【爱不离2017年度允在文推荐总榜】

【爱不离2018年度允在文推荐总榜】

查看: 377|回复: 4

[原创连载] 比巴卜的日常脑洞[现实向/不定期更新/脑洞]BY:比巴卜0610

[复制链接] |关注本帖

白衣。

积分
26
帖子
44
0 点
不离值
4
394 粒
2 颗
0 滴
在线时间
35 小时
发表于 2020-4-2 13:59: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津津津津威呀 于 2020-4-16 11:37 编辑

更文全靠自己的脑洞,
有啥写啥没有文稿,
都是小短篇。

评分

参与人数 1不离值 +1 +20 收起 理由
Camellia + 1 + 20 开坑奖励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白衣。

积分
26
帖子
44
0 点
不离值
4
394 粒
2 颗
0 滴
在线时间
35 小时
 楼主| 发表于 2020-4-2 13:59:3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津津津津威呀 于 2020-4-2 14:08 编辑

关于愚人节的故事
“嘟~嘟~”郑允浩用手轻敲着桌子,边看着工作手机上的话题榜,关于那个人的话题蹭蹭蹭往上涨。
而电话那头的人,看着手机里不断跳出来的“允呐❤”也不敢接,反而用他的另一把手机打电话,“喂~昌珉呐~你哥…还好吗?”“在中哥,你这次真的闹太严重了,允浩哥很生气!”“啊!我就知道,我现在都不敢接他电话了。“
“哥,你还是接他电话吧,以后做这种事情和允浩哥商量一下。要不然看到别人说你不好;他会生气,你也知道他这个人。”沈昌珉捂着话题轻声说,一边瞟着那个一看就是很焦虑的背影。“哥,我不跟你说啦,允浩哥的背影太可怕了,我怕他折断我的脊梁骨!”
“我知道了。”
金在中探完了不算前线的卧底的口舌,默默地接起来了郑允浩给他的电话。
“喂~允呐~有什么事吗?”他轻轻地对着电话那头的人说
“金在中!你怎么又搞这种愚人节的玩笑了!你知不知道你现在会变成全网黑啊!”沈昌珉看郑允浩腾地一下站起来,他吓了一大跳,但他也知道肯定是金在中接电话了。
金在中靠着墙壁滑落坐在地毯上,沿着落地窗,看着外面人来人往且没有戴口罩的人流,“因为我看樱花节大家还是都去看,都在晒图,都没戴口罩,我很担心大家会被传染。”他低垂的双眸,左手轻轻地摸着neko。
“哎,但是你要先跟我说一下,你知道我多害怕吗?”
“我知道,我也知道我做错事了,但是…但是允呐,我不喜欢娱乐圈,我想离开这里了。”
“怎么又说这种傻话了?”
“我不知道怎么样做才能既不让我的粉丝难过,又可以离开这个娱乐圈。我以为我这样做,他们就会明白我一点都不好,但是他们还是有70%的人不舍得离开我。”
“傻子,你怎么又开始胡思乱想了!”
“你知道我没有,我想和你快快乐乐开开心心大大方方地站在众人的面前,告诉他们!允在是真的!“
“那你就可以这样乱来了吗?”
“没有,谁让你的朋友老是约你出去玩,你还不乖乖戴口罩的。”
“好~那你以后不要这样了好不好?我会害怕的。”郑允浩对着电话里的人轻轻地说着,隔壁的沈昌珉抖了抖了肩膀,还好我谈恋爱了,要不然我又是夹心饼。
“嗯,但是允呐,我旁边的ABCDEFG都确诊了,我真的好难受。”金在中放开了neko,站了起来,头倚在玻璃上,跟郑允浩说着自己身边人被确诊的故事。
郑允浩认真地听着,偶尔回答他几句。他知道两个月了,自己的爱人应该是想自己想得很紧了,毕竟自己每一日也是如同他思念自己一样,思念着他。
“在中啊,再过一段时间我们就可以见面了,我们好好宣传,让大家重视起来一定可以的,不要再采取这么激进的手法了好吗?“郑允浩一把捋起自己额前的头发。
“好。”
“还有在中啊,最近不要看网上那些人的评论,有什么事情了随时打电话给我好不好?”
“好。”
“是不是想我了?”
“嗯“
“有多想?”
“像你喜欢吃草莓一样想。”金在中做思考状说到。
“哎,在中啊,我想你了,比你想吃韩牛还想。”
“那没办法噢,现在也见不了面。”
“但我想陪着你,我知道你啊,现在撑着,等下又要偷偷哭了。”
“才不会呢!我很勇敢的!”金在中低头轻笑了一下。“现在疫情很严重,我们都要努力呢!”
“那之后疫情结束了我请假陪你好不好~”
“不行呢,我可能又要被封杀了,最近商场我都没开,都在亏损,要靠你养呢。”金在中站起身来,边说边向冰箱走去。
“没事,我存款不都在你那里吗,我们拿着那笔钱,开个小店也可以。”郑允浩将手机夹在耳朵和脖子中间,打算拿出一根烟。
“才不要,我们有很多粉丝呢,我们走了,他们会难过的。”金在中打开冰箱,拿出一瓶郑允浩上次去奥地利旅游的时候带回来的红酒,红酒敲击到旁边的酒瓶、发出了叮当的声音和郑允浩打火机“嚓”的一声叠在了一起。两个人同时笑了一下。
“我不抽烟,你也别喝酒,乖~好不好?”郑允浩手里夹着烟,看着烟雾飘着,小声地跟金在中说。
“可是我真的好想你。”他把酒放进酒柜,用手挡住眼睛,眼泪湿润了指尖,流向了下颌。郑允浩边听着金在中隐忍着地哭声,边轻轻地唱着brava的副歌部分给他听。等哭声停下来,伴随的是“郑允浩,你唱歌变难听了。”
沈昌珉示意郑允浩得拍摄了,却被郑允浩喊过来给金在中喊声加油,由于没有金在中在的时候郑允浩真的很可怕,他只能屈服地说“在中哥~加油哦~”然后再离开。
“你去拍摄吧。”金在中又抱起来neko,坐在了沙发上。
“好~你最近不用出门,我给你买了猪排饭,还叫城田桑来陪你了,山p哥最近在忙,没办法陪你,但他忙完就会来和你玩了。”
“你怎么这样麻烦人家啦!”虽然他这样说着,但脸上却是幸福的笑容。“而且我不喜欢吃猪排饭,喜欢吃猪排饭的是你!”
“好啦,是我喜欢吃猪排饭!反正你最近别出门噢,你电视我给你充钱了,你好好看,不用怕没钱。”
“你去忙啦,真啰嗦。”金在中刚哭完,声音里还带着微微地沙哑,又带着鼻音,郑允浩听得很心疼,“好~你挂电话吧,爱你~mua”
郑允浩拿出手机,发了条ins就去工作了。
金在中正打开冰箱准备做饭,就听到叮当一声的提醒消息。
“您的特别关注0610jyhkjj发了一条ins。”
嘴上嘟囔着“这家伙发的是什么鬼东西啊!”脸上的笑容却是眼睛像承载着月光的月牙湖,唇红齿白,十分动人。他打完字回复了这条ins,便在家里的音乐室开始写起了歌。
手机上显示的还是那一个ins界面。
“我永远支持你。
我爱被这个黑暗的世界伤害的遍体鳞伤,
却用善良来回报这些伤痛的善良的你。
@jj_1986_jj
from0610jyhkjj”
下面最后一条评论
“如果没有你,我就失去了善良的勇气。
from0610kjjjyh”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白衣。

积分
26
帖子
44
0 点
不离值
4
394 粒
2 颗
0 滴
在线时间
35 小时
 楼主| 发表于 2020-4-3 13:44:54 | 显示全部楼层
关于愚人节的故事(二)
随着时间的流逝,网民对金在中愚人节事件开始不再讨论了。一并抹去地包括他在这次疫情之中所做出的贡献。但这件事情也让R国开始重视起来了疫情防护,时间仿佛很快一下子一个月就过去了,R国疫情已经14天无人确诊,全球的疫情也开始归于平静,R国终于解除了封国政策。
这一切对旁人来说也许很快,但对于金在中来说,每一天都是难熬的,自从那件事情过去以后,他的ins下面难听的话从多到很多又变得很少最后留下的是固定会说自己不好的anti饭。他害怕有一天,自己ins下面的人也会这样,留下越来越少的,爱自己的人。这个月郑允浩都不在他身边,他也没有大量的工作可以用来麻痹自己。
郑允浩担心他喝酒,每天都要求和他视频,他也没办法约在日本的朋友喝酒,毕竟虽然郑允浩表现得像是不怎么与他的朋友来往,但是自己的朋友莫名其妙就总是告诫自己要听郑允浩的话。也不知道自己的朋友到底是和谁更加亲近。
他就这样坐在窗台上,今天jiji、yoyo、neko都在家里,他看着它们在自己给它们搭着小别墅里面窜来窜去的,而自己一个人却只能喝着那个人最喜欢的而自己最不喜欢的可乐,来假装有人陪伴着自己。他打开手机,连接自己的蓝牙音箱,点开自己最新专辑里的《love support》。
整个空旷无比的家里,音响的声音和金在中的歌声和在了一起,
“一掠而过的风和穿过脑海的记忆,
我全都感受不到,
活在这世界上和死去,
在于我没有任何意义的宇宙里,如泛滥的尘埃。
Oh~无法消失...”
音乐声戛然而止,手机上显示的是“Matt桑”,金在中失去了歌词提示,也只能先接电话了。他调整了一下自己的状态,确保自己不会让别人听出来自己依然低落的情绪。
“喂~Matt桑,怎么了呀~”金在中竟然让自己的声音保持高亢的情绪。
“在酱,开个门~我按你家门铃你怎么都没开啊。”
“纳尼?我都没听到呀,你再按一下。”金在中边说边走到自己门口的门禁视频看,发现门禁视频依然是没有动静。
“我按了呀`~”
“啊啊啊怎么突然用不了了呢,Matt桑你别动,我下来给你开门。”金在中急忙套上鞋子,准备出门。
“在酱,你现在还不方便出门,你把钥匙从东北边的窗户扔下来就好了。”
金在中虽然一脸疑问,毕竟他现在出去开门也没什么了,但他还是很开心一个月没见的matt这么替他着想,好心情的他哼着小曲儿走到窗户旁,Matt在下面冲着他招手。他把钥匙扔了下去,然后就去冰箱里拿出Matt最喜欢的曲奇饼干和焦芝士蛋糕。然后又走到咖啡机旁边,打算给他做杯冰美式。
“叮”“啪”门打开又关上了,金在中这次是真的心情愉悦了,“Matt桑,你先坐着,我给你冲杯咖啡哦~”但他没有听到Matt的脚步声,也没有听到他的回复,他突然害怕起来,毕竟出道17年,什么样可怕的私生他都见过,现在时机这么特殊,还有可能是个anti私生。他说着就把咖啡机声音开大,然后打电话给郑允浩的私人手机,他想如果自己要死在这个时间里,他最想听郑允浩喊自己一声“在中啊”。
在他打出去的那一秒,他听到的不是话筒里传来的熟悉的“在中啊~”而是客厅里传来的他熟悉的手机铃声。他把电话按掉,铃声也就停止了。他又打了过去,铃声又响起来了。电话那头的人挂掉了,然后走到金在中身后,轻轻地说“在中啊,我回来了~”
“你来干嘛?”金在中的肩膀一颤一颤,声音却平静得像一潭死水。
“我想你了。”郑允浩边说边走过去,用双手环绕着金在中的腰,下颌靠在他的肩膀上。
“你把头转过去。”金在中语调升高,语速极快,郑允浩乖乖地把头转到一边,他感受到自己抱着的人,转了过来面对着他,然后趴在他的肩膀,颤动地幅度越来越大。
“宝贝~乖乖,别哭了~再哭就变小花猫了~”
“变成小…小花猫…你就不喜欢了吗?”金在中把郑允浩的衣领竖起来,把衣服扒开,把眼睛埋在郑允浩的锁骨三角区,他的泪水,随着裸露的皮肤,湿润了衣服的边缘,灼热了郑允浩的心。郑允浩轻轻地拍着他的头,“没有,你怎么样我都喜欢的,要不要拿纸擤个鼻涕?”
“才不要呢,太丑了,我们都好久没见了,不能让你看到我那样!”金在中鼻子堵住了,眼泪稍微出不来,说话利索了点,但是鼻音却十分浓重、也十分勾人。郑允浩腾一只手从口袋里掏出手帕纸,把纸塞到金在中的手里,“我不看,你擦吧。”“那你也听得到!”“那我捂住耳朵?”“不要,你抱紧我,我想你了。”
郑允浩听金在中这么一说,用手将金在中的下巴勾起,看着那双迷人的眼里都是泪水,睫毛刷一下眼睛,仿佛就会让这汪湖泊溢出来,脸上有点微湿,鼻头稍红,嘴唇因为隐忍哭声被咬得微微发红,“宝贝,怎么你越看总是越好看呢?”说着便低头轻吻了一下金在中。
把他抱了起来,坐在操作台上,“宝贝,你瘦了,你又不好好吃饭了是吗?”郑允浩的声音低沉而严肃,“我有好好吃!”金在中咬了下唇,抬头看着郑允浩。“那我就尽情享用了。”
金在中用双手环绕着他的脖子,咧开嘴笑着,眼里都是星光。郑允浩轻轻地亲着,双手抱着金在中,托着他的臀部,金在中的双腿勾着他,金在中开始躲闪不让郑允浩亲了,“我不要了,”他把头埋在郑允浩的胸口。发丝似有似无的勾引着郑允浩的下巴。郑允浩停住脚步,低头在金在中的耳边说,“今天不让你自己动了,要是知道你上次一离开我就要离开三个多月,我肯定好好伺候你,怎么舍得让你动。”
温热的气息,让本就浓烈的情欲,绽放得更加的五光十色。羞红了金在中的脸蛋,他又将头往郑允浩怀里蹭了蹭,郑允浩感受到胸口的那块区域越来越烫,抱着金在中走到了浴室里。把他放在洗手台上。如果金在中知道那个洗手台的平台,郑允浩的初心就是要这样做的话,他可能就不会说要安了。
郑允浩一边轻轻地啃咬着金在中,一边双手从衣服的下摆伸进去,想脱掉他的上衣。结果金在中轻拍他的手,“郑允浩!你上周打电话的时候跟我说!你愿意跳脱衣舞给我看的!”“啊!金在中!你看不出来我很难受吗!”“我也很难受,你赶紧跳!”
郑允浩又往前倾,打算要继续亲金在中。“你赶紧跳!我没说要录下来就不错了!”郑允浩看着金在中说这件事兴致勃勃的样子,也不敢拒绝。“那…老板,我可以留一条内裤吗?”“行行行!快点开始。”金在中给他放了《an’t you love me 》
金在中看着全世界自己最喜欢的舞者,用尽自己的力量,做着谄媚的动作,既觉得好玩,又觉得难受,郑允浩跳着跳着,就看到金在中的眼泪默默的淌满了双脸,金在中胡乱地抹去,没让郑允浩停下来,郑允浩就只能自己加快动作,把自己扒拉得剩一条内裤。奔向金在中,抱着他,“是不是我跳不好吓到你了?”金在中轻笑了一下,抬头对着郑允浩的唇亲了上去。
游客,本帖隐藏的内容需要积分高于 10 才可浏览,您当前积分为 0
 
结束了以后,他抱着金在中去整理了一下,然后就到主卧休息,金在中枕着郑允浩的手臂,盯着他圆圆的眼睛。郑允浩抬手轻刮了一下他的鼻子,“怎么?没把你喂饱?还要来一次?”金在中用手掐了郑允浩的腰,“你怎么天天开车呢!”“那是怎么了?”
“你不是明天就要回去了?我想多看你几眼”
“没有,我请了一个礼拜的假来陪你呢!”
“怎么可能!你这个月的行程表不是早就给我看过了,这几天你都有满档的行程呢。”金在中边说边想起身拿手机,来证明自己说的话没错,还没起身手就被郑允浩拉住了。
“骗你的,昌珉那小子说,如果让你知道有假期的话,你也不会让我来;但是你还会很难过,所以他就帮我弄了个假的工作表发给你。”
金在中的头轻轻地在郑允浩胸口蹭了蹭,郑允浩低头轻吻了一下他的头发,然后关掉了灯,作势抱着他,轻轻地拍着他的背,唱着摇篮曲。
“睡吧~睡吧~我最亲爱的宝贝~”
等怀里的人不再动来动去,发出了规律的呼吸声时,他想抽出自己的手,给沈昌珉打个电话。结果手才轻轻一动,那个人嘴里就嘟囔着“允呐~”他只能掏出手机,发了一条短信给沈昌珉。
“昌珉啊,在中的状态不是很好,我想发一个我们之前的合照,激一下水花,明年我想和他公开了。”
沈昌珉很快就回复了,“哥,这件事情我来做,你不要露面。毕竟你也知道,不是每一个你的粉丝都支持允在的。”
“是我不够冷静了,最近这几天你也好好陪陪女朋友。我不和你说了,等下吵醒了又生气了。”
“我知道,你去忙吧。”沈昌珉看着自己大哥发的短信,站到窗边,看着那栋他大哥和二哥和住的房子,露出了当年小鹿斑比的笑容。
“好久没吃到在中哥做的饭啦!
from changmin88”
附图是金在中发了张自己做饭的照片到他们五个人的群里。
妈妈:“孩子们,你们今天有没有吃饭啊!”
儿子:“哥,我还没吃饭!!!”“下次给我做牛肉杂菜好不好!”
妈妈:“kkkkk,什么都给你做呢!”
女儿:“在中哥!你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啊!我饿了!”
女婿:“秀啊,你下周是不是要去中国有工作!到时候给我带个火锅底料回来!”
妈妈:“什么!!!我也要!”
聊天记录只有到这里,但其实后面是这样的
爸爸:“那我们要不要腾个时间一起去中国旅游?”
儿子:“可以!允浩哥你终于说对事情了!那我们就去成都吃火锅吧!”
妈妈:“允浩不能吃辣。”
女儿/女婿:“好!去成都!”
儿子:“3票取胜!今年旅行去成都吃火锅!”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白衣。

积分
26
帖子
44
0 点
不离值
4
394 粒
2 颗
0 滴
在线时间
35 小时
 楼主| 发表于 2020-4-5 18:09:26 | 显示全部楼层
乌云五载
脑洞由来是看到超话有人问这么个问题:
“你们是因为喜欢他们所以才粉他们,
还是因为他俩真才粉他们的。
From:炸酱面没有炸酱”
名字来源:无允无在,如果他们没有彼此,那就没有允在,就出现了乌云五载这个词语。因为对于我而言2015年前的允在的五年,都充满了悲伤。因为他们的感情看着太不稳定了。现在就是甜甜甜!
金在中漫步在涩谷的街道,想找到一家咖啡店,走进去里面坐下来,点一杯冰美式顺带听听别人的故事。但他找了一家又一家的咖啡店,都不是他想要的那种,他走向他记忆中的那一家,点了一杯最简单的冰美式,坐在他最喜欢的位置,看着店门口的人流,听着身边的陌生人说着他们发生的故事。
他总觉得一切明明就是自己想要的状态,但又觉得缺少点什么,然后他喝了一口手中的冰美式,觉得缺少的更加多了。他想到也许是因为之前来这个咖啡店,那个人总是让自己要喝热美式,说什么喝冰美式对胃不好。他又起身叫服务员给他做了杯热美式,然后把它捧在手上,坐在原来的位置,喝了一口,觉得好像就是这样了。
他慢慢地享受着自己手中热热的咖啡,在嘈杂的环境里面,他却听到了他在日本东京巨蛋演唱会上唱的《为了你》,他手中的咖啡颤了一下,突然知道自己缺少的或许是身边的那一个人。不论他身处在多么热闹的环境,身边围绕了再多的人,他只需要有那个人的陪伴就够了。
他找服务员借了只笔,要了张纸,“谢谢你喜欢我——金在中”放在那个听他歌的女生桌上,只留下了一杯还在冒着雾气的热美式,离开了咖啡店。
他掏出口袋里的手机,打电话给金希澈,
“在中啊,怎么突然联系我了?你不是在写新歌,让我别找你玩吗?”
“希澈哥,他最近过得好吗?”金在中和金希澈讲话从来都不需要拐弯抹角,这也许就是他们SM两金可以成为好朋友的原因吧。
“在中啊,放下吧,这对你们来说都好。”金希澈想到前两天刚遇到郑允浩,他的状态让人完全想象不到这是好胜心强的他,他明白对于允在二人这段感情都很重要,但金在中追求的和郑允浩想要的实在是差太多了。
“那他应该过得很好吧......?”金在中站在天桥上,灯光亮丽,车来车往。
“哎,都会好的。”金希澈沉默了一会儿,点燃一根烟,叹了口气,这样回答他。
“我知道了,哥,我挂电话啦,要不然电话费怪贵的。”
“臭小子你知道就好,回国一起喝酒啊。”
“内~挂咯~”金在中挂完电话以后,拿出打火机,想点燃手中的烟,突然想到那个人知道自己背着他抽烟,可能又要生气了,低头轻笑了一下,用黑色的兜帽拢住自己的脸,路过了一个奶奶,拍了拍他的肩膀说:“孩子,怎么了?怎么哭得伤心?”金在中听到有陌生的奶奶关心他,他突然想起来自己卖口香糖的时候,遇到的那个陌生人,莫名地哭得更难过了。
老奶奶递给他一张纸,“小伙子,没关系的,人生没有什么过不去的坎。”
金在中戴上眼镜,接过纸,双手顺势托着奶奶的手臂说“奶奶,谢谢你,我送您回家吧。”
(这个部分的感想来源,是有一次我去看Mayday的演唱会,旁边坐着一个女生,Mayday唱着《我不愿让你一个人》然后她安安静静地哭,我就递给她一张纸,跟她说“我陪你一起看演唱会呀,你不要太难过。”然后我就真的这样陪一个陌生人high了演唱会。当然我好像常常做这种事情,所以我觉得这个事情是成立的,我渴望在他哭得很难过又没办法找谁哭得时候,有一个陌生人可以给他几句微不足道但却是他真的最需要的关心的话。文中奶奶的原型是我的外婆,她就是一个看到陌生人难过就一头栽上去的老奶奶。)
“不用送我回去,我家就在天桥的另一头呢!”
“真巧,我也要走去那边坐公交车回去呢!”奶奶看拒绝不了,就任凭这个年轻人和他走这段路了。
“孩子,是不是不习惯我们日本,想家了?”
“不是的,我来日本很多年了呢~”
“难怪你日语说得那么好,我还以为你是修日语的学生呢~”
“我来日本已经5年了呢~”
“那你很辛苦吧,那么年轻就自己来这里了。”
“没有,那个时候我和我4个好兄弟一起来的。”
“那现在他们去哪里呢?”
“有两个在忙,还有两个被我弄丢了......”奶奶听出来他语气里突然涌进的悲伤,
用手轻拍他的手臂。
“这么在意的话,为什么弄丢他们呢?”
“因为我想追求自由......”他说的每一个字都在轻轻地颤着。
“每个人都可以追求自由,这不是你的错,去找他们,就好了。”
“那如果我害他们失去了最宝贵的东西呢?”
“你没去问他们,怎么知道他们最宝贵的是什么呢?”
金在中突然明白,当郑允浩知道自己唱了《为了你》以后,他打电话问自己“金在中,对于你来说最重要的到底是什么!”而自己回答他的却是沉默。
“谢谢奶奶,我明白了。”到送到奶奶家为止,奶奶还跟他说了很多,比如“爱一个人要让他知道”,比如“如果真的爱一个人,就一定不要失去他”。
他买了一箱烧酒,抱着回家。他打开一瓶,对着瓶口喝。跌坐在沙发旁。
打电话给他最熟悉的那一串数字。
“嘟......”
“在中哥,你别打电话给我哥了好不好......”
“智慧啊,怎么是你接电话,允...允浩呢?”
“我哥说不想接你电话,又不敢自己告诉你,怕你难过...”
“他都不接我电话了,还怕什么我难过呢”金在中轻笑地自嘲
“在中哥,你别......”“郑智慧,你怎么在我房间里接电话。”
金在中没能听到更多他日思夜想的声音,因为郑智慧已经挂了电话,留下一阵忙音给他。
过了一会儿,突然他们专属联系的手机响起来,他掏出一根烟,深吸了一口。
“金在中?有事吗?”金在中听到对面那头的人,对他难得的冰冷。却不知道对面的人也是抽着烟让自己保持镇静。
“允呐~”
“哎,你又喝酒了吗?”郑允浩听到金在中喝酒后独有地语调,就没办法像打电话过去的时候那样告诉自己保持冷静了。
“内~”
“有人陪你喝吗?”
“没有呢~”郑允浩就知道这个人又任性乱来了。
“那你打电话给我有什么事呢?”他只能像哄小孩子一样哄着他,因为这个人最近的Twitter太让他担心了。
“我今天啊~”金在中就这样跟郑允浩说了他咖啡店还有遇到老奶奶的事情......郑允浩还是和以前一样边笑着边应和着他。直到金在中说到弄丢了两个人的时候,郑允浩指尖的烟的烟灰抖落在了地上,他急忙的抽了张纸,想像擦拭掉自己的悲伤一样擦掉地上的烟灰。但他不知道怎么的,烟灰怎么会有和越来越多的水混合在一起呢。
然后他听到了耳边的人带着颤声,问他“允呐,对于你你来说最宝贵的东西是什么呢?”
金在中只听到郑允浩说了两个字“傻子”他就知道那个时候自己跟郑允浩说“我知道我毁了你视为最宝贵的宝贝,你一定不会原谅我。”郑允浩回答自己“金在中,你就是这样想我的吗?”他眼里的悲伤一望无际,是因为什么了。
金在中哭着跟郑允浩说“我想你了。”
郑允浩终于擦掉了地上的烟灰,跟金在中说“在中啊,给我一段时间吧,我现在没办法那么轻易地和你在一起。我想等我可以守护你的时候,再和你继续在一起,你可不可以等我一段时间?”
“内~那你不能让我等太久哦~”
“内~那你先去睡觉,我最近事情有点多,等我都处理好了,我就会去找你。”
金在中挂了电话以后,并没有入睡,而是写下了
《对你来说是离别,对我来说是等待》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白衣。

积分
26
帖子
44
0 点
不离值
4
394 粒
2 颗
0 滴
在线时间
35 小时
 楼主| 发表于 2020-5-3 01:14:12 | 显示全部楼层
关于kjj直播短信猜想
(纯脑洞)

本来是很认真的想要了解一下前因后果,然后认认真真扒个有可能真实存在的脑洞,但是由于各种原因,最近的生活很忙碌,充斥着各种各样的麻烦,没有时间去关注那段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就直接靠着自己的脑洞,这样写了一篇,希望大家享受就好,不要较真。最近烦心事有点多,写出来的糖可能甜度不会很高,希望大家看着开心~有啥希望我写的题材都可以评论在下方。希望大家都幸福快乐。
以上。                                                          ——比巴卜0610
“叮铃铃~叮铃铃~”郑允浩的古董私人机默默地呼喊着他接电话,此时他正在和朋友们聚餐,还是瞒着现在这个打电话的主子偷偷跑出来的,被抓到了肯定又得挨批。他赶紧溜到厕所里面,不顾朋友笑着说自己是个妻管严,一路往厕所跑。
“喂~宝贝~”郑允浩拿出手帕纸把自己嘴巴擦干净,好像金在中在对面看着自己有没有偷吃一样。
金在中拿着遥控器看着韩国的购物电视节目,“你怎么过这么久才接人家电话!”
“我刚才在泡速食饭,听到手机响就跑过来接了呢~”郑允浩在心里祈祷着一定不要有朋友故意进来喊自己,这样的话自己的主子一定会闹很久。
“你怎么又吃速食饭,我不是跟你说不要吃那些吗?我在冰箱里给你留了很多东西,你要吃的时候微波炉热一下就好了~吃那个都没什么营养,对你身体不好!”金在中冷着脸对电话说道,郑允浩则在电话另一头乖巧的“内内内。”生怕自己的主子不开心。
“那宝贝打电话给我什么事呢?你不是说等下有直播?今天不跟我视频,让我看你直播就好?”郑允浩昨天在和金在中视频的时候不小心说自己要直播,还要和金在中视频,这样有点像一直在工作,有点累,金在中就闹脾气说“阿拉搜,那以后我直播也不和你视频了。”
郑允浩这句话果然让金在中傲娇地“哼”了一下,“我看到芒果购物有个床单在做活动,我韩国卡账号都忘了,打电话叫你买一下,家里的床单上次被你洗破了,少了一套。”
“内~那你把购物电话给我一下,我现在去订购~”
“发给你了,在WeChat上,你刚才没回我,我才打电话给你的。”金在中嘟着嘴说。
“我知道错了,我现在就去订购,订购完了发WeChat给你确认~”郑允浩正打算捂着电话说,“那等下我们在WeChat上聊天哦~mua”的时候,没眼见的友人果然,“允浩啊,你打完电话了嘛?”郑允浩觉得这个时候自己身上应该有一个晴天霹雳的特效,而他就是那个跪在聚光灯下的小人,看着地面,一脸的无助。
“郑允浩,你骗我?”
“我没有,宝贝你听我说~”
“我是不是跟你说过不要老是和他们出去,你钱不是就剩没多少了?你哪来的钱跟他们出去?”
“我上个月没有用完~留在这个月用了~”
“你以后赚钱了就都自己留着吧,不用给我了。”
果不其然,自己的主子果然爆炸,生气了。郑允浩像个石雕,立在马桶旁。
他赶紧结束这场聚会,打电话给自己的主子,但是很简单就能想到,自己的主子是不可能接自己的电话的。
他赶紧打电话给沈昌珉,“昌珉啊!你要救哥!你在中哥最疼你了对不对!”
沈昌珉刚好结束训练可以接一会儿电话,“哥,你还是找有天哥吧,我现在在就剩下一分钟电话可以打了。”
郑允浩觉得自己命不该绝,他打开金在中的直播界面,赶紧开车回家。一到家他就给自己录了个到家的视频,“在中sama,这件事情都是我的错,我这次出去是因为上个月我就没跟他们出去了,这个月不去不大好,我不该对你撒谎,我以后肯定都不会这样了!”
然后疯狂发短信,祈求自己大人的原谅。
可是自己的大人在直播间里,却是一脸的悲伤,还哭了。郑允浩看着自己大人哭了,整颗心都化掉了。
他发了条短信给自己的大人,“我保证,如果再有这样的事情,金在中就不喜欢我了。”
然后又发了条ins,配图是一张去找自己大人的机票。
“希望我的爱人可以原谅我,
明天我给你带你最爱的韩国早餐去找你,
不管这个世界多了多少人,
你都是最美好,万中无一的那一个。”
金在中结束直播,看到了郑允浩给自己做的这一切,笑得像个傻子,他回了电话给郑允浩,“允呐~你怎么买机票来找我了。”
“因为我犯错了,我想当面告诉你,我的歉意。”
“傻子~”
“是呀,我就是你的傻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 加入爱不离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IBelieveYoonjae

GMT+8, 2020-5-26 10:38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