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 加入爱不离
【爱不离2017年度允在文推荐总榜】

【爱不离2018年度允在文推荐总榜】

查看: 488|回复: 6

[原创连载] 桃花扇[春日/人妖/甜/短篇]BY:咩小喵

[复制链接] |关注本帖

白衣。

积分
38
帖子
38
0 点
不离值
7
1650 粒
8 颗
1 滴
在线时间
29 小时
发表于 2020-4-19 20:23: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咩小喵 于 2020-4-19 20:30 编辑

水楼链接:https://www.ibelieveyj.com/thread-6530-3-1.html
已完结:《师兄的剑》https://www.ibelieveyj.com/forum ... mp;extra=#pid180459
            《亲密战友》https://www.ibelieveyj.com/thread-6529-1-1.html
连载中:《sex日记》https://www.ibelieveyj.com/thread-6534-1-1.html
            《玫瑰城堡》https://www.ibelieveyj.com/thread-6572-1-1.html

评分

参与人数 1不离值 +1 +20 收起 理由
Camellia + 1 + 20 开坑奖励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白衣。

积分
38
帖子
38
0 点
不离值
7
1650 粒
8 颗
1 滴
在线时间
29 小时
 楼主| 发表于 2020-4-19 20:46: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阳春三月,云漳镇里刚下了一场雨,把青石板都冲刷得干干净净的,几颗嫩绿的草叶从砖缝里钻出来,挂着透亮的露珠在春风里摇曳着。
      镇东头的一户小院院门大敞着,一个穿着青布衫的老爷子坐在门口,周围围了一群小孩子,叽叽喳喳:“爷爷,今天说什么故事呀?”
      “我要听《西游记》,孙悟空三打白骨精多威风!”
      “《西游记》那个茶馆里的评书先生也能讲,要讲就讲个别处没有的,爷爷,讲个新故事吧!”
      “新故事?”老爷子眯着眼睛,不急不慢地端起茶杯润了润嗓子,引得那群孩子都两眼发光地盯着他,“那今天就讲一个,书生和桃花扇的故事吧。”
      “这个故事,就说来话长了…”

      “郑少爷,您来了!快请进请进,掌柜等您多时了!”
      郑允浩“嗯”了一声,并不搭理过分殷勤的伙计,踏进这间铺子里,目光在墙上挂着的书画作品上转了一圈,眉毛便微微蹙起,叫那小心翼翼觑着他脸色的伙计心里也一紧,忙引着他往楼上雅间去,一边低声说着:“东家刚送了一批货过来,掌柜说都是难得的好东西,特意没摆出去等您先过目,您见了保准满意。”
      郑允浩依然不吭声,进了雅间,见了那位候在这里的李掌柜,才露出一点笑影,微微颔首打了个招呼:“李掌柜,麻烦你久等了。”
      “郑少爷跟我客气什么,您可是我们店的老主顾了,您请坐,”李掌柜笑眯眯地请郑允浩坐下,亲自为他沏了一杯热茶,又捧来一个樟木箱子,打开放到郑允浩眼前,“这次的货都是货真价实的古物,东家家的几位老供奉都看过了,作者虽未署名,但笔画飘逸生动,绝对是前朝大师手笔,且保存品相极佳,您瞧瞧。”
      李掌柜从箱子里拿了一把折扇出来,甫一展开,郑允浩呼吸便是一窒,眼前仿佛出现了一张巧笑倩兮的桃花面,定睛一看,却分明只有扇面上一枝开得绚烂的桃花而已。
      “画得确实不错,”郑允浩接过扇子仔细打量,纸一看就是前朝风靡的洒金纸,却像是崭新的一般,花枝上簇着粉白繁花,几笔就勾勒出侬丽春色来,不由满意地点了点头,“就这个吧。”
      挑中了爱物,其他的便都不入他眼,郑允浩把折扇拿在手上出了铺子,心里一边想着该配个什么样的扇坠。
      郑家是这座城里数一数二的大户人家,城里半条街的铺面都是他家的,郑允浩父母早逝,年纪轻轻就成了一家之主,平日里自然是忙碌的很,扇子拿了回去便收在匣子里没管过了,这日清闲下来郑允浩突然想起,又把扇子拿出来赏玩,却见那繁花全从枝头落下,枝头却长出绿叶来,若不是确定绝没有人动过,郑允浩肯定要以为是有人捉弄他了。
      不,可能只是捉弄他的不是人。
      “这么快就发现了,你这书生还不算愚笨嘛。”一道清亮嗓音从头顶响起,郑允浩抬头望去,只见一红衣男子坐在房梁上,仔细一瞧,形容与他那日恍惚中所见的那张脸一模一样。
      “敢问阁下是…”
      “叫我在中就行了,”男子从房梁上一跃而下,像一朵红云轻飘飘地落在了地面上,十分熟稔地往郑允浩的书桌上一坐,“你既得了这桃花扇,便是我的有缘人了。”
      郑允浩把他的话在心里咀嚼了一遍,又忍不住打量他,白皙的肤色清冷得如同月色下的新雪,偏又有一双灵动的猫儿眼和樱红的唇色,让人心生几分亲近,暗道,这位定是修成了人形的妖精,这般美貌,哪是凡俗可有。
      他也觉得自己有些可笑,明明遇着妖邪之事,不但不怕,反而还有些高兴,目光掠过在中打着晃的小腿,从善如流地换上新称呼笑问:“那么,在中想要我这有缘人做什么?”
      “做什么?”在中似乎没想过这个问题,眼珠子转来转去不知打着什么主意,忽而抚掌大笑,“我看你也无妻妾,便如那话本里所说,以身相许吧!”
      郑允浩被他的话呛得一口茶水喷了出来,见在中一副想出了好主意的得意样子,更是半天找不回言语,在中歪着头瞧他,见他不应,面露疑惑之色,嘟哝着:“奇怪,莫非是我年岁长了,这呆子嫌我丑了么?”
      这话叫任何一个见过在中的人怕都要笑掉大牙,郑允浩本在犹豫,听他这么说心中却突然生起一股柔情,朝在中作了一揖,道:“佳人有倾城之貌,小生不才,恐唐突了你。”
      “我不喜欢你这样文绉绉地讲话,你有才有貌,又有家财万贯,我看中你很奇怪么?你只说是应还是不应,若是不应,我便换个人家。”在中这么说着,眼睛紧紧盯着郑允浩,分明是一副生怕被拒绝的样子。
      这妖精如此娇憨,若不是遇着自己,怕要被哄骗欺辱了罢?郑允浩无声叹了口气,伸手摸了摸在中用红绸束在脑后的头发,道:“我答应你。”
      他也不知怎么轻易就把终身许了出去,或许这就是一见钟情?郑允浩心想。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白衣。

积分
38
帖子
38
0 点
不离值
7
1650 粒
8 颗
1 滴
在线时间
29 小时
 楼主| 发表于 2020-4-24 21:54:04 | 显示全部楼层
       郑少爷要娶亲了,这个消息一出,整个丹华城的人都被惊动了,不知多少姑娘哭湿了帕子,又好奇新娘的身份。
       “听说是外乡人,与郑少爷是长辈自小定下的婚约,瞧瞧,郑家隔壁的那座大宅子就是这位金小姐家里买下用作陪嫁的,又是位阔绰的主儿。”
       “就是不知长得如何,郑少爷那般品貌,可不是一般人配得上的。”
       “嗨,什么配不配得上,人家自己乐意就行。”
      三书六礼走过五礼,六月初十这日,郑允浩穿上新郎的红袍去隔壁迎他的桃花娘子,即使已见过许多次金在中使术法,郑允浩瞧见金家宅子里那些满面笑容的僮仆还是觉得神奇,谁能想到这些人都是金在中剪纸幻化出来的呢?
      新娘同样一身红衣,面容被一顶绣着鸳鸯的红盖头遮住了,郑允浩牵起他细软的手,闻到他身上浅淡的花香,才敢确认这确实就是金在中。
      “呆子,等会儿叫你瞧个够,还不快些走,别误了吉时。”见郑允浩怔住,新娘开口催道,清亮亮的,又带着几分羞恼,分明是少年的声音。
      “娘子放心。”郑允浩脸上的笑容加深,他伸手揽住金在中的腰轻松就把人拦腰抱了起来,金在中被他吓得惊呼一声,伸手锤了他的胸口一下,便乖顺地偎在了郑允浩怀里,让他抱着上了花轿。
      虽金在中买下的宅子就在郑家隔壁,但迎亲的队伍还是绕着城里的大路转了一圈,边走边用箩筐抛下大把的铜钱,路人的贺喜声听起来也格外情真意切些。
      郑允浩骑在高头大马上,只觉得今日比他继承家业的那天都要高兴,人逢喜事精神爽,他那张俊朗的脸在阳光下越发显得英气逼人,直叫城里未嫁的女孩儿个个打翻了心里的醋瓶子。
      这位被羡慕嫉妒恨的新娘子完全不知道外面的各种议论,待拜过天地,独自一人坐在床上时,金在中还在想等会儿要不要继续维持女儿身的幻术。他原身乃是一棵桃树,雌雄同体,修成的人身是男人不过是为了方便在这凡俗世间行走,眼下却纠结了起来。
      “万一他如今更爱女子怎么办?”金在中躲在盖头里自言自语,一会儿皱眉一会儿勾起嘴角,想了半天,突然两眼发光,“不如装个双儿,男女的妙处便都兼得了。”
      他修得人身已有几百年,虽一直寻着他那位有缘人的踪迹,红尘中的种种喜怒哀乐已是见得多了,打定主意便掐了一个法诀,身形微变,他偷偷掀起盖头照了照镜子,满意地坐了回去,心想等会儿定要吓那呆子一跳。
      这厢郑允浩应酬完客人,装作酒力不胜的样子回了新房,按理说得有喜娘主持合卺礼,但因着金在中身份特殊,郑允浩便打算自己来。他推开房门,昏黄的烛光映照下,一身红衣的新娘端坐在床沿,只露出一双纤细白嫩的手。
      “在中,让你久等了。”郑允浩柔声说道,他深吸了口气,拿准备好的玉如意挑起了盖头,露出那张让他神魂倾倒的脸,金在中笑意盈盈地望着他,叫郑允浩心跳如擂鼓,不知为何,他觉得今日在中更美了,一颦一笑,都叫他心底一片酥麻,情不自禁握住了在中的手,道:“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其室家。”
      金在中蓦地眼圈便红了,他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什么,又忍住了,羽扇般浓密的睫毛不住颤动着,吐出一句话:“我不会什么诗词,只记得一句,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郑允浩感受到他话语中的深厚情意,自是喜不自胜,便没注意到金在中眼中一闪而过的伤感,他起身斟了两杯酒,递了一杯给金在中,金在中酒量极好,可今日这杯酒,竟让他生出三分醉意来,把金酒杯往地上一抛,就拉着郑允浩的衣襟把他按在了床上,俯身亲了上去。
      红唇柔软,带着花朵的芬芳,一下就点燃了柴禾,郑允浩喘了一声,掐着金在中的腰换了上下,伸手去解金在中的腰带。金在中也不羞,配合着脱光了两人的衣裳,大方地展示着自己无一处不美的身体,郑允浩瞧见他的私处,吃了一惊,又瞧见金在中脸上的促狭,不由笑骂道:“你个妖精!”
      “我本来就是妖精,”金在中眨了眨眼,雪白的胳膊搂着郑允浩的脖子把他往下拉,“夫君,良宵苦短,我们抓紧了。”
      “都听夫人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白衣。

积分
38
帖子
38
0 点
不离值
7
1650 粒
8 颗
1 滴
在线时间
29 小时
 楼主| 发表于 2020-5-2 19:27:24 | 显示全部楼层
       郑允浩的生活一直过得很有规律,但新婚第二天也难免醒晚了些,睁开眼睛望着大红的帐子发了会儿呆,伸手去摸放在枕边的怀表,已经辰初了。
       “什么时候了?你要起了吗?”抱着他另一只手臂睡得香甜的金在中被他弄醒了,捂着嘴巴打了个哈欠,昨晚两人胡天胡地到三更,虽说金在中不是凡人,此刻也觉得倦怠得很。
       “无事,想睡就再睡会儿吧。”郑允浩瞧见金在中肩头的齿痕和颈侧的红痕,抿了抿唇试图压下身体涌起的热意,把锦被往上拉了拉,谁知一只手却在锦被之下直捣黄龙,握住了郑允浩从醒来开始就格外兴奋的阳具。
       “在中,你…”郑允浩转过头一看,金在中脸上哪里还有丝毫倦意,满是戏谑和兴奋。
       “想要就不要忍着,”金在中的手伸进亵裤不紧不慢地上下套弄着郑允浩的阳具,另一只手撑着头,好整以暇地看着郑允浩慢慢变红的脸色,嘴里还调侃着,“都说早晨是阳气最旺的时候,我晓得一套顶厉害的双修功法,不如这会儿试试?”
      郑允浩闷哼一声,终于还是忍不住把金在中压在了身下,擒住了那只作乱的手按在头顶,道:“不管什么顶好的双修功法,我一介凡人,只求今世得数十年欢愉就心满意足了。”
      金在中闻言怔了一下,眼底泛起了泪光,却装作不在意地眨了眨眼睛,道:“你果然这样想的,这也不错。”他脚趾不安分的在郑允浩的小腿上轻轻蹭着,勾得郑允浩心痒,先是捉住金在中的小舌好生戏弄了一番,又把他翻过去脱了他的裤子,那私处与他初见时一般无二,若不是臀瓣上留下的浅红印子,郑允浩真要以为自己昨夜嵌进金在中身体里大肆鞭挞的快感都是幻觉。
       郑允浩轻笑一声,指节叩开湿软的穴口,按得金在中发出有些低哑的呻吟,嘴角翘起,又按了两下却抽出了手指,仿佛无事般穿衣下床。金在中呆呆地看着他,染上了情欲的眉目间流露出迷茫,看得郑允浩憋笑憋得极辛苦,等金在中反应过来,一脚就踹了过去,愤愤地坐起来,道:“你有本事今晚就别上床!”
       “好了,时候不早了,昨日不是答应了带你出去转转吗?再不起身,就要留在家里用午膳了。”郑允浩捉住他的脚踝,给他套上下人准备好的雪白罗袜,指腹在细嫩的皮肤上摩挲了两下,才恋恋不舍地松开。
       金在中安份地坐在床边伸手伸脚让郑允浩伺候着他穿衣,好像是什么做惯了的事情一样,只是他低头看了一眼身上大红的裙子,挑了挑眉:“你是要我扮作女子和你出门?”
       “不然呢,”郑允浩有些无奈,“毕竟昨日迎进来的是金小姐,总不能今日出门就成金少爷了吧?”
       “倒也是,就是你们凡人对女子的规矩太多,这里不能去那个不能做的,叫我装几日可以,我可不耐烦装一辈子。”金在中抱怨道。
       郑允浩心里有些认同,金在中身上那股潇洒肆意劲,是他羡慕又羡慕不来的,便只道:“随你开心好了,你不愿扮作女子的时候,便说你是金小姐的弟弟就是,只是今日得委屈你一下了。”
       金在中想了想,觉得郑允浩说得不错,点了点头,站起来在等人高的西洋穿衣镜前转了一圈,红色的罗裙像花瓣一样散开,漂亮极了,嘴角翘了翘,说:“偶尔做做女子也不错,这裙子很漂亮。”
       “给你做了十二身衣裳,你要是觉得喜欢,我再叫裁缝到家里来,坐好了,我给你梳头发。”郑允浩拿桃木梳敲了敲金在中的头,金在中吐了吐舌头,在梳妆台前乖乖坐好。
       金在中有一头又长又黑像缎子一样的头发,郑允浩一边给他梳头,他嘴里一边小声念着:“一梳梳到尾,二梳梳到白发齐眉,三梳梳到儿孙满地,四梳梳到四条银笋尽标齐。”
       “你在哪里听到这个的?”
      房里没有其他人,金在中眼珠子转了转,道:“我从前还是棵树的时候,就长在一个小姑娘的闺房窗外,她出嫁的时候我听给她梳头的婆婆念的。”
      “很久了吗?”郑允浩又敲了敲他,叫他脑袋别乱动。
      “也没有很久吧,”金在中掰着手指头皱眉思索,“差不多,五百个春秋?”
      “咳咳咳…”郑允浩呛了一下,差点扯下几根头发来,他放下梳子,小心地把金在中拥进怀里,镜子里的两个人亲密地依偎着,和这世上的其他有情人看起来没有什么两样。
       郑允浩亲了亲金在中的鬓角,温柔低语:“你走过这么长的岁月才和我相遇,让你久等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白衣。

积分
38
帖子
38
0 点
不离值
7
1650 粒
8 颗
1 滴
在线时间
29 小时
 楼主| 发表于 2020-5-3 22:46:05 | 显示全部楼层
       转眼又是一年春日,丹华城中春意盎然,郑家和金家的宅子已并成了一处,丹华城里人人都知晓郑夫人爱花,郑老爷为了讨夫人欢心建了一座种满了各类珍稀花草的园子,这园子从未有外人进去过,路人也只能从墙头冒出的几支开得正热闹的春杏窥见几分园子里的风光。
      “郑婶子,这就是那座园子了?”一位穿着浅绿衫子的少女跟在一位妇人后头从巷子里张望着郑家宅子,那妇人却不答话,有些紧张地张望了一会儿,见没有人,才领着少女和另外一个穿桃红衫子的少女鬼鬼祟祟地从偏门进了郑家,才松了口气,道:“我只负责带你们进来,不管那几位老太爷老太太怎么跟你们说的,你们都小心着点。”
      浅绿衫子的少女撇了撇嘴,不以为然,桃红衫子的少女拉了拉她的袖子,客客气气地向妇人行了一礼:“多谢婶子提点。”
      “你比你妹妹倒懂事些,说不定真能成事呢,”妇人脸色稍缓,领着她们往园子里走,见一个丫鬟站在廊下浇花,便问:“夫人没回来吧?老爷在书房?”
      “夫人去城外庄子上处理事情了,一时半会儿不得回转呢,老爷在书房画画呢,”丫鬟一一答了,只是见这妇人面露不安,身后又跟着两位陌生女子,不免有些起疑,“郑妈妈,你怎的忽然打探起主子的行踪,还有这两位姐姐是?”
      “哎呀,好春梅,你可别声张,夫人不让府里随便进外人呢,这是你妈妈的两个不争气的侄女,我带着来府里看能不能找份差事做。”郑妈妈拉着春梅走过一边压低了声音道,一边使眼色一边往春梅手里塞了个荷包。
       春梅不动声色地掂了掂,得有好几钱银角子,郑妈妈这是下血本了呢,她瞥了一眼被郑妈妈挡在身后的两个年轻女子,虽是布衣银钗,但姿容秀美,与郑妈妈更是半点不像,不由暗中冷笑,脸上却露出满意之情,把那荷包笼在了袖中,道:“既是妈妈的侄女,自然不是外人,可要我为两位姐姐引路?”
       “不用不用不用!”郑妈妈迭声拒绝,又跟春梅寒暄了几句,便带着“侄女们”急匆匆地走了,离去的方向正是书房。
       “啧,以为夫人不在府里就敢搞事,又一个赶着送死的。”春梅撇了撇嘴,等郑妈妈走远了,从袖子里摸了一只小巧的纸鹤出来,对着纸鹤低语几句,一松手,那纸鹤便振翅飞走了。
       郑允浩和金在中都不喜欢有太多下人随侍在身边,郑妈妈带着两名女子顺顺利利地就到了书房外,又摸进一边的茶房,叮嘱了那两名女子几句,便看着她们一人端着热茶一人端着鲜果敲响了书房门。
       “谁?”
       “奴婢来给老爷送茶点。”
       正提笔作画的郑允浩眉头蹙起,刚放下笔,就见两名陌生女子径自闯了进来,正要呵斥两句,却感到一阵头晕,扶额撑在书桌上眼见着她们靠近来,鼻间还嗅到一股熏人的香风。
       “老爷,您可是头晕?奴婢给您揉揉。”娇杏转到郑允浩身后,看着他俊朗的面容越发脸红心跳,一双手就抚上了郑允浩的脸。
       “老爷,奴婢伺候您更衣。”穿浅绿衫子的娇柳更是大胆,欺身上来手摸到郑允浩的腰带就要解开,可看似简单的腰带扣却怎么也取不下来,恨恨地跺了一下地,蹲下去去扯郑允浩的鞋,奇也怪也,这鞋竟也脱不下来。
       “妹妹,怎么了?”娇杏惊讶道。
       “这衣服脱不下来!”
       “呵呵,脱不下来才对嘛。”窗外一道声音响起,娇杏娇柳吓得一抖,顾不得看来人是谁就要夺门而逃,却见一少年着红衫持剑拦在门前,笑眯眯地望着她们。
       娇柳一哆嗦,回头一看,那被她们迷晕的郑老爷好端端地站在窗下,虽未拿着凶器,却让她心底一寒。
       娇杏要伶俐些,见势不妙,连忙拉着娇柳跪下来哭求:“老爷,少爷,都是我们姐妹俩鬼迷心窍,收了别人的钱财做下这丑事,奴婢们再也不敢了,饶了我们吧!”
       “倒是个能屈能伸的,”金在中看了一眼郑允浩,后者脸色有些发黑,一看就是气急了,逗得他扑哧一声笑了,拿剑鞘挑起娇杏的下巴,“可你们碰了我男人,我为何要饶了你们?不如这样,你哪只手碰了他,就把哪只手剁下来给我当花肥如何?”
       “你男人?你就是桃花夫人?桃花夫人是个男子!”娇柳吃惊地喊出声,正想着知道了眼前这人的把柄,可看金在中一派从容闲适的样子,便知晓他根本不怕被揭穿这个秘密,只能梗着脖子道,“我和姐姐久久不归,定有人会来寻,你不敢做什么。”
       “哦?”金在中挑了挑眉,和郑允浩对视了一眼,道,“你们不是府上的丫鬟么,签了卖身契的,便是有人寻来你们也得留下啊。”
       娇杏也沉不住气了,满目惊慌:“什么卖身契?我从未签过!”
       金在中施施然从怀里掏出两张纸,在娇杏面前展开,娇杏看到契书上自己和娇柳的姓名还有官府的印章,如遭雷击,看着金在中就像看着一只恶鬼,牙关战战:“你……你不是人!你是妖怪!”
      金在中抚了抚衣袖,笑得眉眼弯弯,道:“噢,总算聪明了一回。”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白衣。

积分
38
帖子
38
0 点
不离值
7
1650 粒
8 颗
1 滴
在线时间
29 小时
 楼主| 发表于 2020-5-11 12:28:39 | 显示全部楼层
       “在中!”郑允浩猝然从梦中惊醒,睡在他身边的人也不见了踪影,他披了件外衫出门,正着急着,抬眼一看,金在中坐在屋顶上喝酒呢。
       “醒了?”金在中冲他晃了晃酒壶,“上来陪我喝一杯吗?”
       郑允浩无奈地抬头估量了一下他到屋顶的距离,凭他自己是怎么都上不去的,他又不是那身轻如燕飞檐走壁的江湖侠客。
       “啊,都怪我,忘记了。”金在中一拍脑袋,袖中飞出一根红绸落在郑允浩身前,郑允浩会意地拉住红绸,只见金在中轻轻一拽,他就腾跃而起落在了屋顶上,一片瓦也没有踩落。
       “怎么,睡不着吗?”郑允浩和金在中并肩坐着,夜里的微风把两人披散的发丝缠绕在一起,金在中歪头靠在郑允浩的肩上,伸手指着天上闪亮的星子,道:“今夜夜色很美。”
       “今宵绝胜无人共,卧看星河尽意明。”郑允浩搂着金在中,一手拿着酒壶仰头喝了一口,酒是金在中自己酿的春日醉,才酿了三年,金在中就迫不及待地起了一坛出来,郑允浩虽不爱饮酒,也觉得春日醉味道甘洌,香气芬芳,是难得的好酒。
       他的在中好像落下凡尘的仙子,貌美不说,还什么都能做得很好,会术法,会酿酒,会做菜,会种树,会做生意,在中总能明白他在想什么,他却有时读不懂藏在在中那双星子般的眼睛里的情绪。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求之不得,辗转反侧。
       郑允浩把金在中搂得更紧了一些,心里叹了口气。
       “你想要孩子吗?”金在中突然问。
       “怎么说起这个?谁和你说什么了吗?”郑允浩皱了皱眉。
       “的确有些人来暗示过我,说你我成婚三年还未有子嗣,让我选些身家清白的女子来服侍你。”金在中的语气很平淡,还带着一丝好奇,就像在谈论别人的事情一样。
      郑允浩深吸了口气,摸了摸金在中的鬓发,让他和自己对视,第一次用这样严肃的语气和金在中说话:“在中,娶妻生子,是大多数世俗之人的想法没错,但在遇见你之前我从未考虑过成家,生子更不用说,和你在一起后,我最大的愿望就是我们能平平安安执手偕老,除此之外,别无所求。”
       金在中感受到他话语中的深浓情意,脸色微红,小声说:“你如果不介意的话,我可以用我本体的枝条和你的血液头发捏一个孩子出来,就像哪吒用莲藕身重生一样。”
       “不用了,”郑允浩捏了捏金在中的脸,戏谑道,“我是个小气之人,只想你眼里都是我,可不想有个孩儿来分走你的爱。”
       “那你可别后悔,”金在中斜了郑允浩一眼,心里美滋滋的,想着郑家这偌大的家产又有些发愁,道,“若是没有亲生的孩儿,你那些族人肯定又要讲过继的事了,人人都盯着你的钱袋子哩。”
       “我的钱袋子不也是你的钱袋子嘛,”郑允浩并不太在意这些所谓的宗族亲人,他这一支三代单传,那些族人和他的亲缘关系都很远了,不过维持着和他父母生前一样的面子情罢了,他一点也不想金在中为这些人烦恼,于是脑袋里那个构思了很久的想法便脱口而出,“在中,我们离开丹华城吧?”
       “离开?去哪里?”金在中两眼发亮。
       “想去哪里就去哪里,”郑允浩捏了捏金在中的手,“哪里风景好,我们就去那里住一段时间,下个月惠阳城要办春日宴,全国的名厨都聚集到那里,我也带你去凑个热闹。”
       “惠阳城,啊,我知道那里,”金在中从脑海深处拽出了一段记忆,舌尖上仿佛尝到一丝鲜甜,“有人请我在那里吃过鱼,我想起来了,也是春天的时候,从穆春江里捞上来的鲜鱼,就在渔船上煮成鱼汤,一百年过去了我还记得那个味道。”
       郑允浩刮了刮他的鼻子,宠溺地笑:“那到了惠阳城就先带你这只馋猫去吃鱼。”
       “还要买酒,”金在中砸吧了下嘴,似在回味,“惠阳城的名酒香九落不比我的春日醉差,也不知道我七十年前去过的那酒家还有没有在卖酒。”
       “就算还在卖酒,店家也不是你当初认识的那些人了吧,”郑允浩对这些倒是看得洒脱,“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望相似,你要是喜欢,我们在惠阳城可以多住一段时间,空闲的时候自己开家酒家也不错,你若是穿了女装往店里一站,定是客似云来。”
       金在中瞥了他一眼,道:“当垆卖酒这种美事,还是换成我们出门掷果盈车的郑老爷吧。”
       “夫妻店也不错嘛,”郑允浩还真的认真想起来,“你盘账,我揽客,再叫一两个纸人充当小二,有了,名字就叫五脏六腑。”
       金在中翻了个白眼:“你当开卤菜铺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白衣。

积分
38
帖子
38
0 点
不离值
7
1650 粒
8 颗
1 滴
在线时间
29 小时
 楼主|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惠阳城江边的五尺巷里新开了一家酒铺,这巷子里原本住的都是卖花的人家,一年四季被桃花杏花茉莉栀子这些时令鲜花装点着,连空气都染上了花香,这酒铺一开,花香伴着酒香,直引得路人往里张望。
       “难道真的是他回来了?”一个穿着雪白长衫的少年一边嘀咕着一边往巷子里走,走了几步,吸了吸鼻子,脸上露出几分喜色,“哎呀,就是这个味道。”
      他脚下不知怎么一动,几步就寻着酒香到了藏在巷子深处的酒铺门口,抬头一看,一块匾额上写着“郑氏酒铺”,柜台后边坐着两个人,一个拨拉着算盘一个靠着前者打着盹儿,拨拉算盘的人见有人来了,抬头微微一笑:“打酒吗?”
       “怎么又是你,”少年皱着鼻子小声嘟哝着,一边觑着趴下去睡的金在中一边说,“我要十斤春日醉,喏,用这个酒壶装。”
      郑允浩拿起那个酒壶瞧了瞧,玉白的色泽,却只有巴掌大小,怎么也不可能装十斤,又见少年不像开玩笑的样子,便知道这位也不是普通人了。
      果然,一坛的酒液注进玉壶,就如泥牛入海,再拿起来,除了玉壶重了些,什么变化也没有。
       “唔,有客人来了?”金在中揉着眼睛撑起了身子,仔细看了两眼少年,眼睛都瞪圆了,“诶?沈王爷?你怎么来了?”
      少年脸臭臭的,抱臂斜睨着金在中:“哦哟,原来你还记得本王,我还以为你找到旧情人就把朋友都忘了呢。”
       “以我们俩的交情怎么会忘记你呢?”金在中拼命朝少年挤眼睛使眼色,一边拉了拉若有所思的郑允浩,“允浩,这位是我上次来惠阳城认识的朋友沈昌珉,他是穆春江的江神,真身嘛,你别看他穿着一身白色,其实是一条黑龙。”
       “喂,不要随随便便地把我的根底都告诉别人,”沈昌珉不满地瞪了金在中一眼,视线上下扫视了郑允浩一遍,冷哼一声,“啧,凡人。”
      郑允浩神色不变,微笑着朝沈昌珉拱了拱手,道:“原来是沈神君,我是在中的夫君郑允浩,在中提过一些惠阳城的事,多谢你照顾他了。”
      听到“夫君”两个字,沈昌珉的神色变得有些复杂,又像是恨铁不成钢又像是无奈认命,他摆了摆手,道:“谈不上什么照顾,我也不过是一个馋小桃花酿的酒的老主顾罢了。”
      小桃花?郑允浩长眉微挑,道:“那也是相识多年的朋友了,正巧我定了一艘船准备带在中去江上玩,神君若无事,今夜我们一起喝一杯。”
      沈昌珉神色更加古怪,见金在中没有出言阻拦,才道:“我倒是无事,你们到了江上我自会知晓,不过什么鱼虾你们就不用自己准备了。”
      金在中在一边解释:“沈王爷座下的夜叉最会挑拣这些鱼鲜,江里有什么好吃的没有他们不知道的。”
       “原来如此,”郑允浩微微颔首,虽然跟金在中在一起后他也没有见过多少妖魔鬼怪,但听到也没有觉得很惊异,“那就多谢神君了。”
       “不过一句话的事,我可不耐烦听你在这里谢来谢去的,你跟小桃花一样叫我沈王爷就行了,”沈昌珉摆了摆手,又忍不住低声嘀咕了一句,“也不知道小桃花是看上了你什么爱得死去活来的。”
      郑允浩没听清,金在中听到翻了个白眼,伸手推着他往外走:“小店简陋,就不招待沈王爷您久留了,您啊拎着酒快走吧,省得龟丞相他老人家着急上火要爬上岸咯。”
       “见色忘友,哼。”沈昌珉拍了拍被金在中抓皱的衣服,袖子一甩,走了。
      看过不过一眨眼的功夫就没了人的巷子,郑允浩挑了挑眉,从身后揽住金在中的腰,下巴亲昵地蹭了蹭他的肩膀,温柔笑道:“我都不知道你还有个小名叫小桃花呢。”
       “这种醋也要吃,嗯?”金在中挠了挠郑允浩的下巴,“我们还有一辈子的时间去了解对方,不知道的总有一天会都知道的。”
      郑允浩亲了亲金在中的侧脸,埋在他的颈侧着迷地嗅着那股浅淡的花香,像孩子一样撒娇:“一辈子时间好短,你有那么多秘密,能全部告诉我吗?”
       “秘密是不能说的事情,我跟你之间没有秘密,”金在中被他蹭得发痒,转过身微微仰头吻住郑允浩的唇,“我会慢慢告诉你的,不要着急,嗯?”
       “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 加入爱不离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IBelieveYoonjae

GMT+8, 2020-5-26 10:35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