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 加入爱不离
【爱不离2017年度允在文推荐总榜】

【爱不离2018年度允在文推荐总榜】

查看: 563|回复: 1

[原创连载] Pure Imagination [偏执/甜/虐/中短] BY:恋豆爱花

[复制链接] |关注本帖

白衣。

积分
15
帖子
21
0 点
不离值
3
330 粒
1 颗
0 滴
在线时间
33 小时
发表于 2020-7-25 20:54: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一人称~~甜虐交加~~爱到死去活来?容我大喊一句偏执是真爱!!
欢迎给我留言啊!!留言便是动力!![url=【恋豆爱花】碎碎念收容所 https://www.ibelieveyj.com/thread-6582-1-1.html (出处: https://www.ibelieveyj.com/)]水楼水楼![/url]
微博ID 豆豆豆豆花酱

(一)
“他们都说我有病
  郑允浩说我没病
  我信他,所以我没病”
  当我在日记本上写下这段话的时候,太阳穴终于安静了下来,于是我将本子藏在了抽屉最深处,它是我的灵丹妙药。
  窗外冬末没有太阳,阴沉的天透过玻璃罩在了我的脸上,我不愿在这时候醒来,灰蒙蒙的光线弥漫着孤独。
  他出去小半天了,我板着手指算了一下,五个小时四十八分钟,于是我用手机编辑了短信发送给他,告诉我想他了。然后转身将自己再次裹进被子里,半睁着眼睛盯着窗帘遮住了的小半天空。
  思维开始了漫无边际的游荡。
  树枝掉光了树叶,几根残枝交织成一张网,网住了厚重的云层。
  下午大抵刚下过雪,空气里满是湿冷。
  没有阳光,没有飞鸟,雪静悄悄的化着,连云也停滞不前。
  我便躺在这死寂一般的世界里,熬着最后几分钟。
  浑身的伤口又开始疼痛。
  他回来的时候,我靠在床脚睡着了,迷糊的睁开眼睛看着他将我滚烫的身子抱了起来,吻了我的鬓角。
  “小在,”他唤我,“我们去医院。”
  我把头靠在他的脖颈处,冰冷的皮肤让我清醒了许多,于是我点了点头,让他抱我去了车里。
  其实我很是厌恶去医院,那是个吃人的地方。
  人走着进去,免不了会裹着白布出来,蒙上眼睛看不了最后一刻的天际。
  我的父亲是个混蛋,逃过了无数的追债却逃不了盖上白布的命运,我亲手帮他阖上了眼睛,接着我的母亲扬起皮包打在了我的额头,尖锐的棱角擦破了皮肤,血蜿蜒流进了嘴里,很腥。
  不是我杀了他,他是出车祸死的,如果我没有插上那一刀,我想他应该躲得过去。
  母亲把我遗弃在了医院里,最后是郑允浩带我离开了那一方世界。
  那日的太阳烧的绚烂,阳光很耀眼,他的身影很模糊,而泪水很咸。
  “小在,”他唤我,我便扭头去看他。
  指尖穿过了发梢,然后握住了我的手,我竟没发现我在颤抖。
  “别怕。”
  我不怕,我爱他爱极了,只要他一直在我身边,即便是下地狱我也有勇气闹得天翻地覆。
  医生骂我不知早来处理,沾了酒精的棉签抵在伤口上,疼的我咧嘴。他皱着眉头一脸心疼的看着我,我叫得更起劲了,巴不得医生再用力一点,他再心疼我一点。
  医生问我伤怎么来的,我扯了嘴角笑了笑没有说,然后对着他挤眉弄眼,他知道我想说什么。
  上了药我伏在他耳边悄悄问他“如果我说是你打伤的,医生会不会报警将你抓起来。”
  他抬手摸了摸我的头,笑的很狡猾,
  “把我抓起来,你怎么办?”
  嚯,真是个好问题。
  我皱了皱鼻子,想不出答案,大抵原本就没有答案,没有他我一天也活不下去。
  我被噎了话,便抬手指了指嘴角和下颌被染成紫红色的伤口,又问他
  “我破相了,你可会不喜欢我了?”
  他准备扭点火钥匙的手一顿,转头来看我,我便露出了一副可怜的表情,泛了点泪光对上了他沉而温柔的眼神,然后唤了他,亲爱的。
  我清楚的明白他承受不住我这副模样,我照过镜子,娇怜的把自己恶心出一身鸡皮疙瘩,可是他喜欢,我便乐此不疲的做给他看。果然下一秒他伸手摁住了我的脑袋,湿热的呼吸落在我的双唇上。
  这便是我的目的,一遍遍确认他也爱我。
(二)
  天际泼上了浓烈的暮色,路边的积雪反射出刺眼的银光,我撑着脑袋望着路边逐渐亮起的霓虹出了神。
  郑允浩还没有来接我,店家却已是要打烊,我只得给了钱,双手插兜沿着路边往家的方向走。
  路过贴着打折标语的花店,我便进去选了一朵开的艳丽的玫瑰,老板娘打趣我说,买给女朋友咯?我默认,让她给我了一张卡纸,写上,送给亲爱的。扯了一朵拉花绑在花杆上,卡片我揣在了兜里,临走时,老板娘说我浪漫。
  我的女朋友很是小气,如果没有这张卡片他一定会胡思乱想,疑心我在外面交了小女生,然后对我生气,我再把这张卡片亮给他看,顺便凑上去亲亲他耷拉的嘴角,告诉他我只爱他一个人。
  拿着玫瑰太傻了,我便把它插进了我的衣兜,衣角盛开着我的爱意。
  脚下的积雪被我踩的咯吱咯吱响,我数着我走过的步伐,如果走了七百步他还不来接我,我就决心不给他玫瑰。
  一...
  二...
  三...
  ......
  六百九十九...
  七百...
  怎么办?我转头看着路边寥寥的行人,唯独没有他的身影,我沉默的捏了一下娇嫩的花瓣,然后转身退回到六百的位子,再往前走。
  我怎么可能不给他我的玫瑰,我如此爱他,希望把全世界的玫瑰都送给他,把塞满心脏的爱全都倾倒在他的身上,让他溺死在爱情里。
  于是我重复的走着六百到七百的路。
   六百九十八...
   六百九十九...
  ......
  “小在!”
  你看,他在七百步以内来接我了,所以我把我的玫瑰给他。
  他接过绑着拉花的玫瑰,顿了一下,然后问我,
  “谁给你的?”
  你看,我就说我的女朋友很小气,于是我伸手把他衣帽套在了他的头上,遮住了我的羞红面颊,然后仰头去亲了他的嘴角,把兜里的卡片塞在他的手里,用唇瓣摩挲着他的下唇,
  “你,猜猜?”
  他把我拉进了车里,反手将我扣在副驾驶上,然后压下来含住了我的嘴唇,我先伸了舌头,随即我俩的舌尖勾在了一起,车里回荡着色情的喘息。
  我睁眼看见他眼睛里盛开着一朵玫瑰,而那朵玫瑰是我。
  胸腔里的氧气被他吸食的干净,他才放开我红肿的嘴唇,亲了亲我的鬓角,我转头再次吻上了他唇边的小痣,寻找他丰满的唇瓣,
  他低声问我,怎么这么喜欢接吻?
  烟嗓微哑,带着一种慵懒黏连的尾调。
  我忍不住,他给我的亲吻总是让我拒绝不了。
  我用牙尖咬了一口他的脖颈,仿佛滚烫的血液顺着口腔流进了我的心脏,和我的血液混在一起,在我身体激起名为爱情的战争然后宣告和平,我们本就是一体。
  我们回家吧,我说,回家,做爱。
  驱车到家的时候,已经很晚了,做饭的阿姨留了饭菜在桌上,可惜今晚注定吃不了,我有些兴奋。
  刚刚进门他便把我摁在了门上,肆意的亲吻我,我努力张开嘴回应他,伸手去扒他的衣服。我用舌尖舔舐他的锁骨,然后在左锁骨中线第五肋间隙种下了三颗草莓,那是离心尖最近的位子。
  他粗糙的手掌拂过我的小腹,细微的电流瞬间窜到头顶,我发出了一声诱人的喘息,哑着嗓子唤他,亲爱的,去床上。
  他单手穿过腋下将我抱了起来,一只手托着我的屁股,走进了卧室,然后我们俩沦陷在了情欲里。
  他顾着我的伤,只要了我一次,抱我去浴室清洗的时候,我嘱咐他收拾屋子。
  如果阿姨看着满屋的狼藉,我一定会羞愧到无地自容。
  我裹着被子窝在床里装睡,眯着眼睛看他裹着浴巾趿拉着拖鞋坐到书桌面前,他见我睡着了,便调小了台灯的灯光,然后从衣兜里摸出了我送给他的卡片,对着灯光细细的看,他看了很久,最后吻了一下我送给他的卡片,大约吻在了“亲爱的”的位子上。
  我的灵魂开满了玫瑰。
  他关了灯,换了衣服,蹑手蹑脚的躺在了我的身边,替我掖好被角,看了我好一阵。
  我翻了个身,将头靠近他,他便伸手抱住了我,这是我最习惯的姿势,他的怀抱总能让我舒心。

评分

参与人数 1不离值 +1 +20 收起 理由
mm.爱入心 + 1 + 20 开坑奖励

查看全部评分

我粉的不是cp,是正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白衣。

积分
15
帖子
21
0 点
不离值
3
330 粒
1 颗
0 滴
在线时间
33 小时
 楼主| 发表于 2020-7-25 21:15:58 | 显示全部楼层
(三)
  闹钟把我叫醒的时候,郑允浩已经走了,门外传来阿姨收拾打扫的声音。
  我起床进了浴室,对着镜子撩开衣服看了看,腹部的挫伤已经开始结痂,下颌和嘴角也好的差不多了。
  其实身上的伤不是郑允浩打的,扯开了算,嘴角算他的。
  那一拳可真够狠。
  我这人一向运气不好,大抵是将我一辈子的运气都输在了郑允浩身上。
  出生遇见个混账爹,又摊上个混蛋娘。我娘每天忙着与情夫约会,骗了好几个零的钱,最后挑了一个跟别人跑了,我爹脸上没光,喝醉了打我,酒瓶子直往脑袋上砸,得亏我命硬,没落下个残疾。
  我出门溜达了一圈,转过巷角看见一个戴着荷边帽挎着皮包倚在墙边的女人,她看见我便冲过来抓住我的手腕,喊我小在,我侧身定眼一瞧,
  可不就是我那失踪几年的混蛋娘么!
  她紧紧的抓住我,抬眼打量了我一番,眼光扫过我脖颈上的项链时,脸上浮现了一丝欣喜。
  “小在过得不错吧!你看这项链,还镶着钻呐!”
  我知道她想干什么,开口打断了她的虚情假意。
  “找我干什么?”
  “妈最近手头有点紧,儿子,你看……”
  儿子,真恶心。
  我对着她翻了个白眼。
  “我没钱,还不上就等着坐牢吧。”
  “妈看允浩开的车得有好几百万吧……”
  她又开始和我谈家长里短,和我打感情牌,给我扯她养我不容易,家里条件不好,她想着方赚钱供我,我听的反胃,挣开她的手扭头往回走。
  她追上我,又添了几句,于是我伸手掏了掏兜,最后塞给她几十块钱,叫她走,她神色一怔,脸上仅剩的笑容也消失的干净,拿出手机翻出几张我和郑允浩牵手和我们靠在一起接吻的照片,然后开口威胁我,说要撒我公司门口去。
  我心里嗤笑了一声,照片把他照的一点也不好看,模糊的看不清郑允浩精致的五官,于是用我手机翻出几张美照亮给她看。
  第一张便是郑允浩一手扣着我的腰,一手扳过我的头和我接吻,镜子里的我,屁股里埋着他的大家伙。
  我看着她气的浑身发抖,收回了照片,笑着调侃了一句,你这也太不劲爆了吧!
  她尖叫一声朝我扑过来,皮包砸在了我的身上,有些疼,但我不准备还手,毕竟她也算我妈。
  她破口大骂,说我坏透了。
  没错,我坏透了,靠着纤弱的身躯遮掩着我腐烂的灵魂。
  也许人老了就会选择性遗忘,她忘了将酒瓶摔在我腿上骨裂的声音,忘了把烟头摁灭在我身上滋滋的响声,忘了将我遗弃在医院里我隔门喊她妈妈的呼唤,但她准确的记得我是她唯一的儿子,给不了母爱的母亲却理所当然的想享受儿子带来的荣光。
  可我却忘不了,腐烂的灵魂时刻提醒着我,是谁将我代入深渊。
  我同情的眼神激怒了她,她伸手抓住了我的领子,对我可悲的怒吼,
  “不给钱是吧?早知道你有病,我就不应该把你生下来!”
  “我看郑允浩也有病,是个疯子,尽然看上了你!”
  “不过是长得标准了点,早晚他也会不要你,换个年轻的小孩!”
  “毕竟谁想和神经病过一辈子!”
  不,我没病!郑允浩也不是疯子!
  宛如一枚导弹精准的轰在了我的神经上,激起的风浪拍打在耳膜,四周嗡嗡作响。
  我扯开她的手,一拳将她打到在地,冲上去拽着她的头发狠狠的揍她,我听不清她在说什么,蠕动的嘴唇仿佛在我耳边一遍遍的重复,郑允浩是个疯子。
  我想杀了她。
  殷红的鲜血染满了我的拳头,我嘶吼着不知疲倦的挥舞拳头,接着有人扑过来把我紧紧的抱在了怀里。
  我听不见耳边的声音,心底的小人还在告诉我,杀了她。
  我咬在了那人的手臂上,下一秒我被揍了一拳,打的我头晕目眩,疼痛迫使我聚焦去寻找源头,我对上了一双充血的眼睛。
  是郑允浩。
  他赶来的时候,人已经被我打的半死不活了。
  不过我不在乎。
  他抱着唤我名字,我将头埋进他的怀里,然后颤抖着开口说,
  “我没病……你也不是疯子……”
  他手上一怔,随即捧着我的脸,细细的吻去了眼角的泪水。
  “你没病,我不是疯子,我们都是普通人。”
  上帝是公平的,创造了天使来拯救陷在深渊的灵魂,天使带了炙热的太阳,撒上了阳光和种子,在天使的守护下,我贫瘠的灵魂上开满了玫瑰。
  他将我抱进了车里,然后关了门点了支烟靠在车窗外打电话。
  “是,又发病了…”
  “人没打死,小在我先带走了。”
  “出什么事,给我说,我扛着。”
  他挂了电话,叼着烟低头不知道在想什么,黑暗里跳跃着火光,在他瞳孔里闪烁。他静默了一阵,将烟掐灭,用皮鞋狠狠的在地上撵了撵,回头正好对上我的目光。
  我见他慌张的扭过头,抬手摸了一把眼角,再回过头看我时,嘴角努力的扯上了一抹笑容。
  他开门,摸了摸我的头,对我说,
  “我们回家。”
(四)
  冬末的太阳没有温度,惨白的阳光裹杂着化雪的寒意,投在我身上,冰的我缩了缩脖子。
  我关上窗对着玻璃哈了口热气,雾气升腾凝在玻璃上,白茫茫蒙住了眼前的街景,我抬手用指尖在雾气里写了个“郑允浩”,然后在一旁画上了一颗爱心,看了一阵又在心尖上添上了三个点,表示我们爱未完待续。
  我盯着玻璃,忍不住咧嘴笑,却又觉得羞怯,随后用手指一点点抹掉了,把他藏在了我的心里。
  我真是,那他一点办法也没有。
  兜里的手机急促的震动了两下,我打开屏幕,弹出两条短信--是同事小沈发的,一条写着“在中哥,我在荔枝园饭店看见郑允浩了。”,另一条补上了一句“和一个女的。”
  荔枝园,我挑了挑眉,是个专门约会的饭店,问了他详细地址后道了谢,拿了车钥匙匆匆出了门。
  等我驱车道门口的时候,远远的就看见小沈举着手机,站在饭店门前一堆玫瑰花里面朝我招手,见我下车对我作口型--在最里的房间。
  我急步走到门口喘了口气,心脏跳的厉害,郑允浩从来没有介绍过我俩的关系,而我又要以什么样的身份冲进去捉奸呢?也许该捉的其实是我自己,我有些沮丧。
  但我不允许玫瑰开在其它的地方,所以我鼓足了一颗心打开了门。
  只有一位身着艳丽的女士正对着镜子补着她的唇妆,桌上插着玫瑰的花瓶旁边放着一款男士皮包,那是郑允浩的。
  她惊异的看了我一眼,收了口红问我“请问你是?”
  我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几步走过去坐了她对面,翻了一下郑允浩的皮包,里面只放了钱包。
  “郑允浩呢?”
  “啊!你找允浩......”
  允浩?我眯了眯眼,扭头盯着她纤细的脖颈上戴着的一条丝带,细白的皮肤仿佛在引诱我伸手掐上红痕,用手掌感受她血管细速的搏动,待到她缺氧,脸色憋成绛紫色,我再用桌上的餐刀割破她的喉咙,用鲜血重新为她抹好红唇,然后在她耳边悄声告诉她,她的死因。
  郑允浩只能是我的。
  门开的时候,我右手正摸着餐刀的刀刃,侧头看见他没事一般的坐在了我旁边,拿走了我手里的刀,放在了离我最远的桌布上,问我,
  “你怎么来的?”
  “小沈告诉我,开车来的。”
  他嗯了一声,转头看向了对面的女士,目光中流露出一丝歉意。
  “抱歉,第一次见面忘了介绍,他是--我的爱人。”
  沉而温柔的声音落在耳畔,我的心脏漏跳一拍,随后又像是打了兴奋剂一般,嘣嘣的快要跳出嗓子眼了!我忍不住抬眼看他,眼神里的溢满的温柔快要把我溺死了。
  女人踩着她的小高跟愤愤的摔门走了,临走时留下了一句恶心。
  恶心就恶心吧!我现在快要幸福的溺亡了!
  我望着他,一瞬间突然明白了,即便是我杀了她,用餐刀割下了她的脑袋,这个男人一定会帮我藏尸,在法庭的聚光灯下毫不犹豫的承担我的罪证。
  他竟是如此的爱我。
  我唤他了一句亲爱的,忍不住凑过去狠狠的亲吻我的犯罪同伙。
  我搂着他的脖子,被他抱在了腿上,我的嘴唇擦过他的眼角,滑过鼻尖最终落在了唇边的性感小痣上,他仰头追逐着我的唇瓣,含住了我的下唇,用牙尖轻轻咬了咬,示意我伸出舌头,舌尖钻进唇齿与我的舌头缠绕吸吮在一块,他舔我的舌下和边缘,搅的我浑身湿软,我被吻的喘不过气,缺氧的时候爱情会被无限放大。
  我趴着他身上喘着气,他靠在脖颈处吻着我的锁骨,我问他,怎么办,搞砸了你的约会。
  他没有回答我,我又问他,你以后会不会结婚,找个你妈满意的女人,就不要我了。
  其实我知道,这次相亲是他妈安排他去的,但我打算原谅她,一是因为,她是郑允浩他妈,二是因为,她还不知道她的儿子有了一个磨人的宝贝。
  但这还要持续多久,一直扮演着她乖巧听话的儿子,把我锁在深渊里,我很害怕,害怕印证了我妈那句话。
  “早晚他也会不要你,换个年轻的小孩!”
  我紧紧的搂住他,在耳边悄声问,郑允浩,你什么时候才能放我出去?
  他一顿,扳过我的身子,手掌粗糙的沧桑感贴着我的脖子,一错不错的盯着我的眼眸,
  “快了,宝贝。”
  他给我点了一桌子我爱吃的菜,我没胃口,只寥寥吃了几口,我不喜欢他哄情人一般的哄我。
  他驱车说带我去玩,然后把我带到了咖啡馆,里面只有一位年轻的男子靠在咖啡机旁边煮着咖啡,他见我们进来朝我们招手,亲切的喊了一声允浩。
  “我朋友,”他说“咖啡煮的不错,带你来尝尝。”
  我有些疑惑的看了他一眼,伸手接过了他递过来的咖啡,微微抿了一口,很香。
  他朋友自来熟,拉着我的手就把我往吧台里带,说要教我怎么煮咖啡,我扭头看了郑允浩一眼,他端着杯子坐在了馆里的最角落,软金色的阳光透过窗棂在他的脚下燃烧,阴影投在脸颊上,我看不清他的表情。
“我叫汪赫。”
  他把手靠在我的肩上,然后帮我打开了机器,我动手照着他教的样子做了一杯,他尝了一口夸赞我有天赋。
  他有一句没一句和我聊着日常,问我吃了什么,睡觉怎么样,又做什么梦,然后他问我在和郑允浩谈恋爱吗,我的神经敏感的嗅出点不一样的味道,他在试探我。
  他说很喜欢我,搭着我的肩膀问我要不要和他住两天,我抬眼对上了他笑眯眯的眼睛,然后扭头去看郑允浩。
  郑允浩被我审视的眼神烫了一下,心虚站起来的掩嘴咳嗽,然后撇开的眼睛,走到门外点了支烟,盯着过往的人群。
  不知道是问了他,亦或是问了汪赫还是问了我自己,我说,
  “真的要我走吗?”
  静默了半晌,汪赫等着郑允浩的回答,他抽完手里的烟,然后转身向来的方向走去,臂弯挂着外套。
  我抬眼看了汪赫一眼,然后走到玻璃门前对着他的背影喊了一声,
  “郑允浩。”
  他脚下顿了一下,没回头。于是我又喊了一声,带了点悲切的嗓音,
  “亲爱的。”
  他立即折回来,开门将我抱在了怀里。
  “算了,回家吧。”
  汪赫端着咖啡看了郑允浩一眼,低声说了一句,可以不吃药,最近别刺激他,然后转头又对我说,随时欢迎来找我。
  路上他一直和我说话,我脑袋突突疼的厉害,靠在座位上望着窗外流趟着霓虹的街道,仿佛一根绳子勒在了我的脖颈,喘不过气。
  他打电话叫阿姨早早回去了,亲自到厨房为我熬粥,我躺在床上,被子蒙过头顶,眼前一幕幕的闪过下午的场景。
  他今天竟然想把我扔给汪赫。
  我的耳边杂乱的响起汪赫的声音,遥远的喊我的名字,小在,小在,和我回家吧!
  不,我不要,我只能和郑允浩在一起,没了他,我会死的。
  我翻身将自己缩在角落里,使劲用手堵住耳朵,汪赫的声音逐渐朝我靠近,一遍一遍说着带我走,突然停顿了一下,低沉带有嘲讽的声音狠狠擦过我的耳膜,在我脑袋里无限放大,
  “他不要你了。”
  我不知道他在哪,奋力的挥舞手臂想把他赶走,蓦地我扭头看见他出现在门口,手里仿佛还端着下午我做的咖啡,我翻身起来冲过去朝着他怒吼——
  ——汪赫!我要杀了你!
  我扯着他的衣领,一拳打在鼻梁,他闷哼一声跌倒在地,被子里的咖啡撒在他的手上,烫红了一片,逐渐翻起水泡。
  我走过去骑坐他身上,拳头还没落下去就被压在了地上,我听到了一声濒临绝望的嘶吼--
  “金!在!中!”
  耳边突然安静了下来,眼前仿佛破开了一束光,照在了我腐烂的身躯上。
  我被光芒刺的眯了眯眼睛,随即看清楚压在我身上的男人是郑允浩,蜿蜒的鲜血滴在我的脸颊上,他撑着地的左手在颤抖。
心底委屈害怕的情绪翻涌起来将我淹没,我张了张嘴,缓慢的一字一字的开口问他,
  “汪赫是医生,对不对?你一直觉得我有病,对不对?”
  他怔怔的盯着我的眼眸,我从瞳孔里望见了可悲的自己毫无尊严的淌着眼泪,他凑过来舔去了我眼角的泪水,然后转头吻我,在我耳边郑重而深情的对我说,
  “没有人觉得你有病,小在,你是独一无二的。”
我粉的不是cp,是正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 加入爱不离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IBelieveYoonjae

GMT+8, 2020-11-25 13:34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