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 加入爱不离
【爱不离2017年度允在文推荐总榜】

【爱不离2018年度允在文推荐总榜】

查看: 191|回复: 1

[原创完结] 布拉格三明治[短/HE]BY:搬笔

 关闭 [复制链接] |关注本帖

赤莲。

Rank: 1

积分
55
帖子
62
0 点
不离值
5
1568 粒
14 颗
3 滴
在线时间
111 小时
发表于 2020-7-30 20:12:0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搬笔 于 2020-7-30 20:19 编辑

 

   我来证明我还活着(不是
   短篇Fin. 史密斯夫妇paro
 ooc有 藏梗有
 接近6K产物
   我照样取名困难(担忧


   lft、微博:豆花家搬笔


  水楼走这里:【搬笔】搬笔的松饼屋
  不要吝啬你们的评论(羞

评分

参与人数 1不离值 +1 +40 +1 收起 理由
Camellia + 1 + 40 + 1 完结奖励

查看全部评分

Always keep the faith and hope to the end.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赤莲。

Rank: 1

积分
55
帖子
62
0 点
不离值
5
1568 粒
14 颗
3 滴
在线时间
111 小时
 楼主| 发表于 2020-7-30 20:13:40 | 显示全部楼层

  金在中谨慎地穿过后院的草丛从后门观看路边的情况时,恰好碰见趁着傍晚夕阳出来遛狗的邻居,黄色的大金毛看见他正要兴奋地叫,金在中立即向他们比了个嘘的手势,邻居家的狗一向听话,和感到莫名其妙的主人一起走开了。金在中喘了口气,反复确认卧室灯光没开,客厅灯光没开,连通往二楼的走道灯光都没亮过一次,终于放下了吊着的心,打算从杂货间的后门穿过去,顺便悄悄直接上楼进卧室换衣服,杂货间就在楼梯旁,两个门一个通屋内一个通后院,通常情况下基本没人会从这个后门过。
  
  而现在的时间是下午六点三十,金在中看了看手表,郑允浩从来没在七点半之前到过家,所以这个时间百分之99的概率家里空无一人,而至于金在中这么紧张的原因,恐怕得问问他大衣里沾上血迹的白衬衣,金在中,表面上是一名广告公司的设计师,实际上是一名业龄七年的杀手,而天地良心他保证今天绝对是要认真地当个头秃的设计师的,绝没有任何任务,但就在他准备开车回家取份资料时,他发现自己被跟踪了,混道上的嘛,仇家总是有那么——一堆,金在中眉毛一挑,只觉得有趣,于是绕了两个弯子解决了那人,不巧的是,没带枪,随手抓的玻璃碎片好用是好用,就是那人的血喷得也是猝不及防。一个没躲开,金在中的白衬衣就这样阵亡了,当时金设计师第一个想法就是,完了,这郑允浩送的,哪家干洗店能洗的一点痕迹都没有......
  
  总而言之,金在中叹了口气,悄悄打开了杂货间的后门,铁锈和灰尘混合的味道刺得金在中差点打了个喷嚏,刚关上门还未转身金在中就感受到了一股杀气袭来,下意识地迅速脱下风衣甩开攻击物,下一秒金在中就抓住了对方的右手,好巧不巧的是那人左手也正好抓住了金在中的右手,两人迅速拉近,进而都愣了一下。
  
  金在中眼里看见的是一张再熟悉不过的脸,他已婚同居五年的爱人。
  
  两人迅速放开对方,不约而同地沉默了起来,实则都在迅速地偷偷打量对方,金在中由于丢掉了风衣,白衬衣上的血迹显得尤其明显,郑允浩身上倒是是干干净净,不过身后地上满是血迹的外套似乎还没来得及藏匿。
  
  这实在是太糟糕了,金在中想,就在两个小时前他还在电话里问郑允浩今晚晚餐吃什么,而应在金融公司工作的男友回了他今晚吃昨天超市看好没买的那条青花鱼吧。这本该是一个不错的晚上,或许今晚还可以适时地来点小情趣,毕竟明天周六两人都不上班。而现在,金在中看着似乎与自己应该是差不多原因从而这时候回家的爱人,陷入了震惊之中。
  
  而郑允浩,则在思考如果说是在办公室打翻了番茄酱的可信度会有多大,思考了两秒他决定放弃,并且也认识到金在中大概也不可能是在那个广告公司被什么红色油漆泼到这么简单。  
  
  夕阳光线穿过小窗照进狭小的杂货间通过灰尘形成一道光束横跨在两人之间,两人终于望向对方眼睛,不知是刚才的打斗动摇了好几年没动过的杂货间的稳定还是什么,放在柜子里多年不用的茶杯摇摇晃晃许久,最终以近似抛物线的轨迹落在地板砖上。
  
  砰!
  
  “亲爱的我车门好像忘锁了”
  “宝贝我去拿扫帚。”
  
  
  
  “所以你是说和你同居了五年的允浩哥是一名杀手?”金俊秀正在煎牛排,肉与油触碰之间刺啦刺啦地响,惹得金在中更心烦了,“那你也不应该开车撞人啊!”
  
  “我没有撞他!”金在中大声辩驳,“我俩分别冲出杂货间后我就打算开车离开,但是他也没去拿什么该死的扫帚啊,我发誓在他来堵我车时我看到了他手里的手枪。”
  
  “于是?”
  
  “于是我就想逼他让开,才一脚冲了过去。”
  
  “他开枪了吗?”
  
  “没,但他也身手敏捷地躲开了。”金在中表情变得捉摸不透起来,金俊秀这才换了一口气,摇着头说到,“你这么多年怎么就没发现点什么呢......”
  
  是啊,怎么就没发现呢...
  
  “我怎么就没发现呢!”郑允浩此时正在朴有天的酒吧忿忿不平,一声怒吼吓得朴有天将薄荷糖全倒进了鸡尾酒中,“靠,不是吧郑哥,你说你这么多年就没起疑心过?”朴有天听完这一系列迷幻故事感到无比地震惊,原来这嫂子也是咱这一行的啊......
  
  “那现在你俩咋办,你还回你家那大别墅吗?”
  
  “还回什么回,估计我俩暂时都不会回去了。 ”郑允浩把玩了一下手里的高脚杯,对着朴有天准确地露出八颗牙齿,“有天啊,听说你最近搬家了哈?新房子是不是有点空虚寂寞冷?”
  
  朴有天面露警惕:“你确定在中哥不会冲过来炸了我家?我可只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情报员,跟你们这些大神可不一样。”郑允浩拍着胸脯:“我保证你在中哥绝对不知道你新家地址。”朴有天这才舒了口气,进而又忽然想到什么事似的大喊:“哇靠,你说那个经常跟着在中哥那个屁屁特别翘的什么俊秀不会也是这一行的吧!”郑允浩使劲想了想才从某个接金在中下班的下午拉出这么一个人:“十有八九。”“完蛋了我前天还说约他喝酒来着,看来得吹。”
  
  郑允浩:???
  
  话是这么说,可要是真耗着不回家,也不是什么好法子,金在中还在思考怎么把厨房冰箱暗格里一堆手枪和匕首给带出来,天知道他有多喜欢那把银刻匕首;而郑允浩也在琢磨着车库旁地下室的的冲锋枪怎么才能偷运出来。道上擅长暗杀和Hero和用枪高手Uknow居然是一对,这个爆炸性的消息很快传遍了整个圈子,金在中在金俊秀家躺生躺死了三天三夜,第四天早上八刻钟金在中收到了组织的暗杀任务,点开图片时金在中差点没从床上跌下去,图上赫赫三个字——“郑允浩”。与此同时,一边的郑允浩也同样接到了自己组织的刺杀任务,点开消息时郑允浩不负众望地喷了对面人一脸果汁,‘任务目标:金在中’
  
  郑允浩下午当机立断回了组织武器库,捞了把德P229和一把AK47,顺便拉了个包准备晚上回去拿回装备,管理的沈昌珉好奇地问了一句允浩哥你们是准备要离婚了吗,结果郑允浩一听到这句话似乎突然浑身都冒着黑气一样,转过头给手枪上了膛:“不是哦,可能最坏也就殉情这样。”......沈昌珉突然后悔问出这个问题了。
  
  谨慎地移动到车库,郑允浩首先冲到地下室,意料之中的空空荡荡,好嘛,看来是被亲爱的在中提前一扫而空了,天色渐晚看着依旧昏暗的屋内,郑允浩决定先从后门突破,没猜错的话,郑允浩轻声往厨房走去,估计人在那,刚走到楼梯拐角郑允浩就感受到一阵杀气,敏捷地躲开,回头便看见一把小刀直直地插中了墙上的挂画。
  
  这幅挂画啊,郑允浩愣了愣,这幅画可以说算不上好看,只是简单的人物速写,画上的侧脸虽然潦草但也能看出正是郑允浩,简单的勾画似乎表明作者当时时间紧迫,当然,当时的金在中的确时间很紧,那是他们初次见面——
  
  在布拉格老城广场,金在中架起了画架,随意地乱画些东西等待目标的出现,而突然间闯入的郑允浩不得不说十分的亮眼,恰恰好拦在金在中与金在中作画目标——一只肥胖的鸽子中间,然后金在中看见郑允浩半蹲下来开始喂那只小鸽子,正午的阳光很好,金在中突然鬼使神差地开始画那人的侧脸,坚挺的鼻梁和温柔的笑眼差点让金在中晃了神,镇定下来又暗骂自己清醒一点,于是故意潦草勾勒,刷刷几笔抬起头来才发现那人朝自己走过来了。
  
  “请问是在画我吗?”郑允浩凑了过来倒是直接了当,英文低沉又磁性,金在中脸一红,突然有点后悔画的这么不走心,闷闷应了一声。
  
  “我很喜欢,这幅画可以卖给我吗”
  
  金在中抬头刚想拒绝便看见了不远处走来的目标,和他身边熟悉的自己的情报员,靠,叛徒,于是他匆匆收起画架,对上郑允浩的眼睛:“想要的话我们换个地方交易。”金在中没想到的是说完这句话先跑起来的居然是郑允浩,还顺便牵起了自己的手,当然金在中更没想到的是,这一跑就跑到了某个不知名的酒店。“是韩国人吗?”耳边是清晰的韩语,金在中迷迷糊糊地只知道点头,再次意识清醒的时候是第二天的清晨,是闻着咖啡浓郁的香气醒过来的,浑身的酸痛提醒着他居然跟一个连名字都不知道的男人419了......
  
  金在中强撑着安慰自己都是成年人了有什么可矫情的就当做了一场春梦,准备马上离开时,郑允浩穿着浴袍端着装有三明治的盘子走了进来,面露笑意,示意金在中坐下来吃早餐,两人不明意味地对视了一眼,又会心笑开,“郑允浩”“金在中”
  
  这就算是这五年的开端了。
  
  从回忆里扯出来,郑允浩沉下了脸,看着命中画上人心脏位置的小刀,转身朝攻击位置开了一枪,这让发了一刀就按兵不动的金在中吓了一跳,那一枪不偏不倚地打中了金在中旁边看起来有些年份的青花瓷,金在中眯起了眼睛,很好,这青花瓷是他们蜜月旅行时去中国景德镇买回来的,还是自己亲自挑的;金在中抽出那把银刻匕首,装了两把手枪在身上,要分手是吧,金在中滑向客厅沙发,看谁先把谁干掉。
  
  很显然郑允浩也装备满满,金在中刚滑到沙发后,液晶电视屏就被打得稀碎,金在中反手几枪打爆了酒架上好几瓶红酒,合着郑允浩是故意躲在那的?金在中终于忍不住了,一边闪躲一边大喊道:“郑允浩你tm打碎了我们的蜜月礼物。”不知名的某处也传来似乎一样生气的声音,“亲爱的你也正好破坏了我们初见那副画啊,顺便你刚刚还打碎了你最爱的那瓶柏图斯。”
  
  什么?金在中迅速探出头看了看酒架,该死,是真的;刚想捕捉郑允浩位置就听见上楼的脚步声,好啊郑允浩,故意引我看红酒是吧,双手举枪缓慢上楼,金在中仔细分辨各种声音,突然感觉背后一阵风刚想回头却被人给抱住了,“在中这么生气可不好,二楼到处都是我们精挑细选的东西哦,再破坏可就糟啦。”金在中又气又怒,手肘往后击,却正好被郑允浩趁机抓住手腕迅速卸下枪支,用脚踢到了楼下,金在中终于炸毛了,转过身正对着郑允浩,看到郑允浩空荡荡的双手又愣住了,
  
  接着郑允浩慢慢从自己身上掏出一把小刀一卷绳,全数往楼下丢去,“来好好对决一场?”,金在中了然地笑了笑,挑衅式地将所有武器也都丢往楼下。
  
  两人打着打着打进了房间,厮扯到窗台,金在中狠狠地扯下窗帘拦住郑允浩借力朝他腹部踢了一腿,气愤地大喊:“我早就想吐槽你了,你选的这窗帘的颜色真的糟糕透了!”郑允浩撑着站起来越过窗帘,压着金在中撞上全身镜,同样语气不善:“我也正想说我实在是搞不懂你为什么要在床头立一个这么大的全身镜。”刺啦——是碎裂的声音,郑允浩喘息着笑了笑:“现在好了,没了,正合我意。”金在中觉得他简直要气炸了,他用力推开郑允浩,翻身到衣柜旁,隔着半个屋子开始往郑允浩砸相框,“这张两年前你迟到的纪念日照,那天你干什么去了?”,稳稳地接住,郑允浩有点无奈:“刺杀那个罪犯‘07’去了。”“靠,原来是你抢了我的单。”金在中从衣柜皮带中抽出隐藏的小针刺向对方,被郑允浩敏捷地躲过,郑允浩随之朝金在中逼近,随手将所有柜子翻到挡住出口,实实在在地把还在丢东西的金在中逼在了死角,郑允浩先开了口,
  
  “三个月前的家庭聚会?”
  “釜山那次行动......上个情人节?”
  “那次我在日本。”
  “那我今年的生日?你不会!”
  郑允浩轻笑着把食指放在金在中的唇上,“那次我是真的公司加班,童叟无欺。”
  
  接着是一阵沉默,想问的说实话实在是太多,而眼下这个情景,似乎并不适合一件件地扒扯,领居家的大金毛不合时宜的在窗外叫了两声,两人迅速有了动作,又同时感受到自己腹部被枪支抵住,“靠!”这回是两人同时的咒骂,惊讶中又带着那么一点“果然是这样”的意味。两人这才认真对视起来,瞳孔映入瞳孔,金在中和郑允浩不由得同时笑起来。
  
  不知道是谁先眨的眼睛,下一秒两人飞速地拥吻起来,或者说,比起亲吻,更像是撕咬,两人谁也不肯让谁地用力亲吻,带着点愤怒又带着点爱意,四周都是破碎的物件,撕碎的枕头柳絮飘扬令人鼻头痒痒的,郑允浩强横地将金在中压在了床上,
  
  “The last question.”
  “I love you.”
  
  太阳快要升起的时候,郑允浩扯了床床单盖在了两人身上,坐在地板上开始吃从被打得稀巴烂的冰箱里找出来的早餐三明治,上面是被喷得到处都是的不知名的酱,酸酸甜甜地很奇怪。
  
  “说真的,所以这么多年来你没再让我去过你家的原因是什么?”郑允浩咬了一口三明治。
  
  “啊...”金在中有点心虚,“因为那不是我家...我爸妈在我七岁时就死了,我没有家。”
  
  郑允浩被噎得差点喘不过气,随手抓了瓶牛奶喝下才顺下去,“所以来参加我们英国婚礼的那两位是谁?”金在中讨好地凑过去用舌头舔了舔郑允浩嘴唇周围的牛奶,才奶声奶气地哼哼:“自然是纯正的大韩民国的——街边演员了......”
  
  郑允浩又气又好笑,“我就说我总觉得我在哪个地方见过你爸妈,宝贝你这可不道义,我可是让我真的爸妈去参加婚礼了。”金在中才撇了撇嘴自认理亏地往郑允浩怀里缩。
  
  叮咚~  两人顿时警惕起来,随意围了两块浴巾在身下,郑允浩捡起了地上的手枪,慢慢将门开了一个缝,是邻居和他的金毛,还有他身后的小区保安,郑允浩不动声色地将手枪卡在身后,揽着金在中开了门。
  
  “hi,咳咳,我昨晚听见你们这好像有点动静,emmm类似于枪声什么的,还有玻璃破碎的声音,你们没事吧。”邻居看见满身都是某种不可告人痕迹的金在中尴尬地眼睛不知道往哪看,小区保安一副怀疑地眼神往屋内看,却被适时移动位置的两人挡得严严实实,两人同时笑得令人毛骨悚然,保安也不禁咳了两声:“两位需要什么帮助吗?”
  
  金在中笑得更开了:“不,不需要,我们昨晚只是在看电影,声音开得有点大了。”
  
  “电影?”
  
  “对,《史密斯夫妇》”“对,《惊天营救》”两人声音同时响起,笑容也同时尬住,金在中狠狠地掐了一下郑允浩的后背,又重新笑起来:“我们看了两部。”
  
  “确定没事?”保安一脸不相信。
  
  郑允浩这才一把把金在中压向自己,低头来了个典型的法式热吻,完毕抬起头来:“两位还有什么事吗?”
  
  两人脸色顿时涨红了起来,磕磕绊绊地说打扰了。
  
  关上门,金在中才狠狠踹了郑允浩一脚,郑允浩不怒反笑,踏着玻璃碎片,拿起吃到一半的三明治,对着金在中笑得毫无防备:“加点豆蔻?”
  
  
  
  “哈?”朴有天看着道上论坛炸开的消息差点又把薄荷糖全倒进酒杯,大名鼎鼎的UKnow和Hero同时从原组织脱离自立门户准备单干?靠,他俩真够胆啊,朴有天飞速敲了郑允浩的号码结果却是显示对方已关机,震惊的朴有天被前来通报消息的金俊秀摇回了现实,金俊秀无奈地拿起手机里金在中发的最后一条消息给朴有天看
  
  “和你郑哥旅游去了,电话不接,邮件不回,你找那个姓朴的和你一起在我们回来之前把我家给恢复原样,回来请你们吃饭,over。”

  两人对视一眼,“难兄难弟啊!”

  
  通往布拉格的马路上,金在中一边开着车抱怨着这车租金太贵,一边开始一件一件理旧账,郑允浩听得不耐烦了便塞颗葡萄到金在中嘴里,金在中才哼哼地放下那些破事,接受着免费的水果零食。隔得远远地能看见广场上的塔楼和飞舞的白鸽,金在中似乎又想起那个阳光充沛的下午,他目视前方,装作不经意地问道:“喂,你第一次见我时,心里在想什么?”
  
  郑允浩正在撕开番茄味薯片的袋子,他想了想,冷不防地凑过去亲了口金在中的侧脸,惹得车子突然七歪八扭起来,等金在中羞愤地想骂他时,才慢慢说到,“我在想,这是我这一生遇到的最美丽的目标。”

  ......

  “信你才有鬼。”金在中红了脸,嘴角却轻轻扬了起来。
  



  END
  顺便布吉岛有人在追我的那个古风长篇吗 对 我又咕咕咕了 而且咕咕咕很久了
  总之
  对不起!!!呜呜呜!!!
  我大概马上就更qwq
  
    
  
  
  
  
  
Always keep the faith and hope to the end.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 加入爱不离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IBelieveYoonjae

GMT+8, 2020-8-14 08:44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