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 鍔犲叆鐖变笉绂
【爱不离2017年度允在文推荐总榜】

【爱不离2018年度允在文推荐总榜】

查看: 477|回复: 1

[原创完结] 买房吗亲[短甜/相亲/破镜重圆] BY:卿铉

 关闭 [复制链接] |关注本帖

赤莲。

Rank: 1

积分
156
帖子
176
0 点
不离值
18
4738 粒
29 颗
2 滴
在线时间
686 小时

妙笔生花

发表于 2021-4-12 21:16: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卿铉 于 2021-4-13 12:59 编辑

??突然发现我好久没码字了
一发完的小甜饼
灵感来得非常突然:前几天我朋友跟我吐槽对相亲对象不满意,她不知道如何转移话题+化解尴尬,于是灵机一动掏出了二维码,让对方帮她扫码下载app完成任务,然后成功和相亲对象没了下文并拿到了业绩kkkkkk
于是第二天晚上就有了这篇文的构思

人设用的是(伪)凤凰男郑 (伪)孔雀男金 (请一定要看下面的注释!)
注:
凤凰男:出身贫寒,通过读书和努力拼搏留在城市生活的男性。特征:刻苦、勤奋、节俭/吝啬、自大同时内心自卑、非常向着自己家里人(大多不包括老婆和老婆家人)。
孔雀男:文里说的孔雀男并非网上泛指的孔雀男,而是孔雀女的男性版本……原谅我找不到合适的形容词所以干脆用孔雀男了。
孔雀女:指在大城市里长大,没经历过大风大浪,从小受父母溺爱,没有受过什么苦,内心单纯,生活顺风顺水的富家女。个别孔雀女爱慕虚荣、物欲强烈,喜欢“开屏”和“显摆”。

当然这篇这么短,对上述人设的描写也只是大致提到,并不会太细致
加上我用了“伪”字!!
!!!最后土味情话预警,怕的快跑!!!

差点忘了放水楼
https://www.ibelieveyj.com/thread-6368-1-1.html


字数:6394

评分

参与人数 1不离值 +1 +40 +1 收起 理由
Camellia + 1 + 40 + 1 完结奖励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赤莲。

Rank: 1

积分
156
帖子
176
0 点
不离值
18
4738 粒
29 颗
2 滴
在线时间
686 小时

妙笔生花

 楼主| 发表于 2021-4-12 21:19:46 | 显示全部楼层
1.
        “那个……我觉得我俩挺合适的,你觉得呢?”
        市中心某五星酒店的高层观景餐厅内,一名戴着黑框眼镜的男人有些忐忑地问道。
        他穿着一套完全不合身的宽大西装,还皱巴巴的,坐姿和动作都有点拘束。而他对面却坐着一位穿着妥帖的Gucci衬衫、正动作自然且温柔地切着面前的牛排的精致男人。
        精致男人听到对方抛出的话茬也没做出任何反应,似乎在秉持着“食不言”的良好礼节,只是低垂着眉眼专心致志地品尝着牛排,每根头发丝都透露着认真。
        这两人虽面对面坐在同一张餐桌上,神态和气场却完全无法让人看到一丝关联,难免引起了周围不少人的侧目和耳语。
        眼镜男人看着对方不紧不慢的动作,等了两分钟却也没等到对方的答复,不由得有些着急。他略提高了些音量:“那个,在中,我说我们……”
        话音在精致男人放下手里刀叉的动作中戛然而止。
        刀叉被并列地摆在仅剩几片绿叶的餐盘上,发出了不大不小的响声,不突兀,却莫名让眼镜男人打了个寒颤。
        精致男人视若无睹一般。他继续维持着堪称完美的西餐礼仪,拿起腿上的餐布在嘴周围轻轻印了几下,又将餐布折好放在了餐盘的左边。
        直到完成这一系列动作,他才终于抬起头看向对面的人。
        “我们并没有很熟,请叫我金先生。”名叫金在中的精致男人脸上挂着礼节性的微笑,嘴里说出的话却不带任何感情:“而且我认为我们并不合适。”
        眼镜男人顿时着急了起来。他有点无措晃动着手里的刀叉,在餐盘上碰撞着发出“哐哐哐”的声音,似乎在竭尽全力寻找合适的语言来挽留金在中。
        “不、不然,我们先加个微、微信?我、我觉得我们可以……”
        他的话又一次被金在中打断——不过上次是金在中无心,这次却是有意。
        金在中没忍住发出了一声嗤笑,紧接着又单手捂着自己的眉眼低下了头,懊恼着自己这没忍下来的无礼行为——装了一个多小时的绅士形象,全被这一声给毁了。
        其实金在中这担心有些多余,毕竟他先前的优雅早就给餐厅内的其他人留下了极好的印象;加上他面前有个如此鲜明的对比,外人恐怕还想向维持了那么久良好礼仪的他致敬。
        但这些金在中都不会知道,眼下的他只觉得之前努力配合对方演戏的自己傻逼极了。
        “加微信?哈,可以啊,来。”
        不知道眼镜男人是不是真的看不懂金在中脸上的嘲讽,见金在中拿出手机,他还以为有希望,赶紧也跟着掏出自己的手机打开了微信,二话不说扫了金在中递给他的二维码。
        然而扫出来的却不是意料之中的添加好友界面,而是一个网页,还因为图片太大太多转了好久的圈才完全显示出来。
        【处凌云之位,览浮世之繁华】
        这抢眼的广告词让眼镜男人愣了愣。他慢慢把网页往下滑,表情逐渐震惊:“这、这是……?”
        “东江滨那儿新建的江景公寓呀。”金在中看到对方的反应满意地笑眯了眼:“买房吗亲?”
       
2.
        “‘处凌云之位,览浮世之繁华。东方滨江顶级公寓现已开盘,三百平方米一层一户!开阔视野独享绝美江景,停车入户感受爱车为伴!赶紧下手,首付仅需四百五十万起!’”
        沙发上,女人模仿着广告宣传的语气读完了手机网页里最大的这几个字构成的广告词,气得瞪大了眼睛,连脸上的面膜浮了起来她也无心去管,直接发出了一声怒吼:“金在中!!!你又在给老娘搞什么幺蛾子?!!!!!”
        正在旁边沙发敷着面膜翘着二郎腿玩手机的金在中一脸淡定,大概早就对这河东狮吼习以为常,为了不扯坏面膜还紧紧绷着脸懒洋洋地开口:“妈,这人连首付四百五十万的房子都买不起,拿什么来给我幸福?”
        金妈妈一时语塞,想想竟然觉得金在中说的也有道理,靠回沙发把脸上面膜重新敷好时才终于反应过来:“你这熊孩子自己也付不出这四百五十万的首付,凭什么对人那么高要求?!”
        金在中更理直气壮了:“我自己要是买得起还找对象干嘛?”
        金妈妈气得发抖。
        金妈妈无力反驳。
        但婚介的人都找上门来要个解释了,她也不能没个交代呀。
        “婚介都说了人是潜力股,这不是还请你去五星级观景餐厅吃午饭了吗?看起来人也肯为你花钱啊,只是暂时没这么多存……”
        金妈妈的话音在看清金在中突然举到她面前的手机界面后消失不见。
        “八十八元的团购双人餐……确实很肯为我花钱呢。”金在中收回手机,切回微信继续刷着朋友圈,“这观景餐厅在酒店的四十四楼,楼层不好风水也不好,从酒店开业起就没什么生意,才搞起了这零点五折的优惠,结果连我朋友圈的小资女孩们都不屑去了。”
        “……我看你根本就没想着好好相亲。”金妈妈终于翻出了忍耐已久的白眼:“到底对对象有什么要求你干脆直说吧,我们精准介绍,也省得折腾我和婚介公司了。”
        金在中刚想反驳,金妈妈却有预感似的紧接着开口:“别说你还不急着找!你都三十五岁的老男人一个了,必须给老娘赶紧嫁出去!!!!!”
        “……行啊。”金在中想了想,狡黠地笑了:“我要求也不高,给我买一套东方滨江二十层以上的就行。”

3.
        金在中还以为提出了这样无理要求的自己可以终于安静一段时间,远离相亲烦恼,没想到魔终究还是高了他百尺千丈……
        这才过去没几天,金妈妈的好闺蜜的姐妹的邻居的哥哥家的女佣就给推荐来了一个。
        隔着这一层层的关系网,这男人几乎就要被吹上了天。什么年仅三十五岁就是一家上市公司CEO,典型的钻石王老五,私生活干净检点不说,为人还特别谦虚低调有礼貌;关键是对方手头可用资产至少有个小几千万,买一套首付四百多万的房子根本轻而易举!
        金妈妈光是听前面这一大串介绍就满意得想直接把金在中捆起来送到对方床上去了,再一听对方父母早就双亡也没有其他亲戚,几乎等同于孤儿一个……
        这简直是太踏马完美了吧!!!
        于是接着到来的这个美好的周六夜晚,满脸不情愿的金在中就被满脸兴奋的金妈妈和她准备的五名身材高大结实的保镖给押去了相亲现场。
        对方选的晚餐地点同样在五星酒店,却是金在中最喜欢的日式料理。而且不知道是不是巧合,这家店是今年新开的、全国唯一一家米其林三星日料,也是金在中想吃了很久却总没能预约上的。对对方选点的满意让金在中烦躁的心情在进门的那一瞬间舒坦了不少。
        不管接下来的情况怎么样,能吃到自己心仪的食物,至少不至于白费一餐饭的时间。
        金在中站在包厢门口重重舒了口气,理了理自己西装外套的下摆,挺直了腰背,向为自己带路的服务员露出了个感谢的微笑。
        穿着正统和服的服务员妹子害羞得红了脸,却还是维持着严谨的待客礼仪,微微欠着身帮金在中拉开了包间的障子门。
        纯正的日式矮桌和榻榻米的装修,让金在中在心里给这家餐厅又加了十分,顺便还勉强地给这位未知的相亲对象的品味加上了一分。
        结果等到金在中不动声色的打量了一圈包间环境,才终于看见正坐在餐桌一端的男人。
        他穿着一身儒雅却不老气的深灰色格纹西装,配着白衬衫和棕色领带,严谨又完美展示出自己挺拔的肩颈线条;但外套胸前的口袋里那看起来随意折叠着露出了四个边角却又不显凌乱的黑底白边方巾打破了高定西装过于沉稳和正式的气场,使整个搭配更加贴合了金在中的品味,也让虽然穿着黑色西装套装,内里却穿着乳白色高领毛衣的金在中显得不会太过随意。
        但这些都不是重点。
        金在中在看清对方的脸时差点怔在了原地。
        倒不是因为对方长得有多丑,相反,他五官精巧却不失成熟和霸气,全身上下都散发着上位者的自信和风范。
        这样一个就差在额头贴上“霸道总裁”标签的人,在见到金在中的那瞬间脸上却只剩下乖巧又可爱的笑。
        “晚上好呀在中,又见面了。”
        金在中觉得自己亲妈的关系网简直强大到无敌了,因为兜兜转转,她的这位“精准介绍”,居然刚好是他的高中同学,还踏马刚好就是他唯一一位前男友,郑允浩。

4.
        金在中和郑允浩的孽缘,说长也不长,和狗血言情小说比起来那可谓是非常简单明了了。
        金在中家境优渥,从小就过着富养又骄纵的生活。初三到了叛逆期巅峰,怎么也不听父母“书随便读读就好,别给自己太大压力”的劝,中考凭自己努力考出了个市前十的好成绩,明明可以凭钞票,却硬是凭实力上了市里最好的重点高中。
        不过有竞争的地方一向都是只有第一名才会成为大家关注的焦点,除此之外,只有八卦。
        所以长相还从小就特别精致的金在中在大家眼里并不是个学霸,而是个标准的“孔雀男”。
        那个学校里从上到下都关注的第一名便是来自邻省某个乡村城市的郑允浩。后来他还考上了名牌大学,前途无量,不仅给高中母校增了光,也成了同学们毕业后常常私下议论起的“凤凰男”。
        不过金在中这人一向就很自主,别人怎么议论郑允浩都与他无关,和郑允浩在一起也只是单纯的因为喜欢。
        可也是这份自主让金在中从小就很现实,在发现自己和郑允浩因为成长环境和家境造成金钱观差距过大时,他就毅然选择了分手。
        金在中依稀还记得当时郑允浩难过却无法做出挽留的神情,他几乎没有在郑允浩脸上见过那样的表情。
        他更常看到的,是眼前这样对他毫无保留地笑着的郑允浩,就像高二那年他在只有他们两个人的教室里向郑允浩表白的时候,郑允浩先是一怔,然后低下头笑得露出了两颗虎牙。
        金在中现在细想一下才恍然明白,郑允浩一定很喜欢他。
        也不知道要有多喜欢,才会十七年后还记得他的喜好,餐桌上从温开水到每道料理都是他从小的偏爱。
        也不知道要多有喜欢,才会十七年来有名有钱却还保持单身,来和他相亲。

5.
        这是金在中这几年来在有“别人”的场合吃得最舒心的一顿饭了。
        郑允浩并没有问金在中这几年过得如何,也没有刻意找什么话题,金在中不想说话,他就也跟着保持沉默;金在中专心吃东西,他就专心看着他,还会特别细心地把金在中面前吃空了的盘子拿开,换成远处金在中不喜欢伸长手拿的东西。
        他把金在中的每一个小习惯都记在了心里。
        有人说,爱一个人是藏不住的,即使嘴上不说,爱意也会从眼神和每一个小细节里流露出来。
        金在中觉得,也是会从钱包里流露出来的。
        这顿他不用顾忌形象、吃到撑得一点也不想动的日料,吃了郑允浩一万八。
        而老同学们口中的这位“凤凰男”本男,明明自己没吃上多少东西,刷卡付钱时候脸上居然是一副满足的神情,与传闻中“凤凰男”应有的吝啬本质相差甚远。
        金在中在心里又把那群八卦得一点也不靠谱的老同学唾弃了一百遍……
        直到他看到郑允浩的车。
        开的是宝马没错……却是宝马最便宜的1系。
        “怎么不买辆高级点的车?”金在中围着那辆宝马转了一圈,车身上虽然大伤痕没有,但小划痕还是不少,可见被使用得频繁。“你们这种当老板的最差不也得开辆三四十万的嘛。”
        郑允浩有些紧张地跟在一边虚扶着他,愣是把只是撑得走不太稳的金在中当成了孕妇级别的重点人物一样照顾着,随口回道:“车只要安全好开就行,要那么贵的干嘛?”
        金在中一顿,突然觉得好些年没这么轻松的情绪又煎熬了起来。
        他虽然对豪车没追求;但家里他单纯因为喜欢而买下的车也有四辆,总价加起来至少也有个三四百万。
        郑允浩会不会又觉得他在乱花钱?
        高中时他和郑允浩分手就是因为两人的价值观和金钱观不符,这么多年后既然再次相遇了,难道还是一点转机也没有吗?

6.
        回家路上金在中都一直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不管郑允浩说了什么都只是轻轻“嗯”了一声当做回应,其实根本没听清对方讲了什么。
        虽然是一辆仅仅十三四万的宝马1系,但座位确实还是比其他同等价位的舒服。郑允浩在他面前讲话的语调一贯就是轻柔又宠溺,让金在中毫无形象地窝在座位里不知不觉就睡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金在中发现自己身上正盖着郑允浩的外套,而郑允浩把车停在了他家公寓大门口,人正站在车外压低了声音打着电话,听起来像在处理公事。金在中把郑允浩的外套抖了抖,在椅背上靠好,下了车。
        郑允浩听到了车门开关的声音回头一看,眼里露出几分笑意,迅速跟电话那头交代了几句,大概也没等对方回复就直接挂了电话。
        “在中,醒啦?刚刚我……”
        金在中睡前浑浑噩噩地想了太多,断断续续做的几个梦也不太美好,醒来突然觉得有些烦躁,直接摇摇头打断了郑允浩的话:“等等,我好困,有什么下次再说吧。”
        说完他也没去看郑允浩欲言又止的表情,直接转身进了公寓大门。
        但他洗了澡躺在床上,却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
        他在车上醒来时候已经接近凌晨一点了,他就这样走了,连个晚安也没和郑允浩说……
        真是过分。
        但他想的不止这些。
        金在中突然抓起枕边的手机,给郑允浩曾经那个他至今还能倒背如流的手机号发了条短信。
        “郑允浩,买房吗?”
        短信不像微信有撤回功能,所以哪怕金在中按完“发送”马上就后悔了,也没机会挽回了。
        只能忐忑地一边骂自己傻逼,一边祈祷郑允浩这样当老板的人根本不会看短信,或者更可能的是郑允浩早就不用这个手机号了。
        没想到郑允浩没半分钟就回复了。
        但对于金在中来说还不如不回。
        郑允浩只回了一个问号。
        完了。那一瞬间金在中想,他可能这辈子都没法把自己交代出去了。

7.
        金在中又开始了躲避家人躲避相亲的生活。
        金妈妈似乎对郑允浩也是各种满意,不停询问着相亲情况和结果,金在中都拒绝回答。
        金妈妈没办法,又张罗起了下一个相亲对象,但金在中干脆理都不理。
        郑允浩也给金在中打过不少次电话,金在中都没有接。
        金在中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逃避什么,但就像极了当年他和郑允浩分手之后的那会儿,把自己关进自己的世界里,不靠近任何人。
        直到一个星期后的某天傍晚,他下班回家时,在家楼下看到了等了不知道多久的郑允浩。
        郑允浩二话没说,像怕金在中拒绝一样,直接把他塞进了副驾驶座,还给他系好了安全带。
        金在中有那么一瞬间想逃走,但又觉得确实应该和郑允浩把话说清楚。结果酝酿了一路,话都还没想好怎么说,就稀里糊涂地被郑允浩带到了一个陌生又熟悉的地方——
        东方滨江。
        郑允浩轻车熟路地驶进了汽车电梯,带着金在中下了车,登上了住户专用的载客电梯。
        东方滨江采用的是国内乃至整个亚洲都非常少见的停车入户设计。住户只需要核对指纹和楼层后把车停入指定位置,电梯便会把住户的车送到住户家中,等住户乘坐载客电梯到家后便会看到自己的爱车隔着玻璃墙,已经好好地停在了客厅旁的室内停车位里。
        这是让金在中非常惊艳的一个设计,但他还没来得及感叹太久,电梯就停在了26楼。
        是金在中最喜欢的一个数字,也是郑允浩的生日。
        金在中的心跳快得就要蹦出了胸口。
        郑允浩用指纹开了锁,一进门就拉着金在中的手,在指纹锁的主控面板上不太熟练地按来按去,直到操作成功的提示音响起时,金在中才惊得突然挣了一下手。
        郑允浩没让他挣开。
        “在中,我觉得你那天好像没听清楚我说了什么。”
        “我说‘车只要安全好开就行,买那么贵没用’的后面还有一句话——‘但在中喜欢的除外’。”
        “其实我还是不懂什么米其林料理,但我知道那是你会喜欢的,贵还吃不饱又怎样,你吃得开心就行。”
        “房子也是,对我来说只是个住的地方,但只要是你喜欢的,我给你买多少套都行。”
        金在中突然懵了。
        “以前的我没资本说这些,所以我只能放你走……”
        “现在的我可以给你想要的生活了,你能不能,再给我个机会?”

8.
        金在中觉得郑允浩大概是疯了。
        金钱品行样样上乘的一个人,居然抱着不确定能不能和他复合的心,一边为了他去拼搏,一边等了他十七年。
        但他觉得感动得哭得稀里哗啦还头脑一热跟郑允浩在客厅吻着吻着就开始互扒衣服,结果被郑允浩压在客厅那面巨大的落地观景玻璃上做了两次不仅没反抗还觉得特别满足的自己也疯了。
        他其实并不是真想要这么昂贵的房子。
        但他知道郑允浩一定很爱他,才会想把他喜欢的、想要的,全部拱手奉上。
        金在中窝在郑允浩怀里,身下是主卧里那价值四十多万的极其舒适的双人大床,视线触及的地方是卧室落地观景玻璃外繁华绚丽的城市夜景。
        郑允浩一边轻吻他的肩窝,一边按摩着他的后腰。
        金在中心里突然一动。
        “郑允浩,把这房子卖了吧。”
        这突如其来的退聘礼可把郑允浩吓惨了。
        金在中翻了个身趴到了郑允浩胸口,懒懒地说:“早时候我说要买只是为了找个借口拒绝那些相亲对象罢了,也就你傻傻的真买了……太奢侈了吧。”
        郑允浩刚想解释就被金在中打断了。
        “你那个公寓九十几平?两个人住刚好啊,找天帮我把行李搬过去吧。”
        金在中听着耳边郑允浩的心跳声从不安乱跳到慢慢平稳,满意地在他胸前蹭了蹭。
        “好。”郑允浩的声音很低,从胸腔传出的磁性让金在中耳膜都痒了起来。“明天就搬。”
        “行。”
        “那……这次搬进来了,可不许再搬走了。”
        “这不行,你那公寓都住十几年了,以后不打算换房子了吗?”
        “嗯,那让我先在你心里买一套房,永久产权的那种。”
        “早就有了……等等,土味情话以后不许再说了!”
        “喔……好吧T^T。”

-END-
我在的世界是无垠的黑暗,但我想为你描绘我心里的那片乌托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IBelieveYoonjae

GMT+8, 2021-5-8 09:55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