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 我也爱不离
【爱不离2017年度允在文推荐总榜】

【爱不离2018年度允在文推荐总榜】

查看: 924|回复: 1

[转载完结] 雨,夜 BY:keiwin蕊儿

 关闭 [复制链接] |关注本帖

溢彩。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积分
36
帖子
60
0 点
不离值
0
1726 粒
0 颗
0 滴
在线时间
390 小时
发表于 2021-7-29 10:13: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为作者文包活动补档

水楼


字数:5563

评分

参与人数 1+20 收起 理由
Camellia + 20 转载奖励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溢彩。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积分
36
帖子
60
0 点
不离值
0
1726 粒
0 颗
0 滴
在线时间
390 小时
 楼主| 发表于 2021-7-29 10:14:10 | 显示全部楼层

时间是凌晨两点,明天不是假日,大概不会有人像他一样,到现在还戴着耳机,呆在电脑前。外面下着雨,雨点嘀嘀嗒嗒地打在玻璃窗上,耳机播放着那首Rainy Night,自己最熟悉的团员的声音。

顺势往嘴里灌了口啤酒,再抿紧唇,过了半晌,呢喃着曲中的歌词,“ねぇ…すべて梦ならいいのに……”

没有比现在更能深刻体会词意的时候了,电脑的网页上,显示着都是Fans往日收集的图片,从前最不在意的照片,现在倒是惹眼了。因为随时都呆在一起,所以从来不觉得需要合照,一直都是这么想的,可是现在有些后悔了。

金在中掏出手机,盯着屏幕好一阵子,这里面,他们的照片是少之又少啊,特别是自己跟郑允浩的。视线移向窗外,最近的天似乎很爱下雨,那人在美国不知道怎样了。算起来也差不多一个月了,一个月没见面,一个月没通电话,就因为那天吵得差点动手了,心情不佳的时候,任何一点小事也能吵得天翻地覆。

摘下耳机,随手拿起啤酒,钥匙放进口袋,手机里调出一串号码,出了公寓的门,踏着上楼的楼梯,然后才按了拨通键。耳边是一遍又一遍的忙音,于是一次又一次地重拨,脚步却一直没有停下,不知道已经踏了多少级楼梯,按下多少次回拨,电话终于通了。

“喂?”疑惑的语气,只因这通来电的诡异时间。

听到熟悉的声音,金在中嘴角带着笑意,从手机里,明显听见那边强烈的音乐背景,“Hi,东团郑大队长,很忙?”

背景音乐渐渐远去,应该是拿着手机的人,走到了比较安静的位置,然后才接着说,“哦,没有。你在日本吧,都几点了,怎么还不睡?”

即便是最关切的话语,也听出不自然的调调,没想到他们也有这么尴尬的时候,“今晚玩太疯了,睡不着,今天跟Keita去喝酒庆祝了,知道3月14是什么日子吗?”

“3月14……白色情人节?”

金在中干笑了两声,“嘿嘿,还是w-inds.出道9周年纪念,真羡慕啊……郑允浩,你有没有想我?”后面这句话,来的有点莫名其妙,没等郑允浩回答,他却又笑了,“我好像有点想你哦,可是你都不给我来电话,行啊,翅膀长硬嘛?”

“庆祝归庆祝,你别喝太多。”

“嗯,知道的。”口头上应着,可另一只手却正往嘴里送啤酒。金在中的脚步放慢了些,竟然不知不觉来到公寓楼顶了,一手推开那扇门,滴答的雨声立即清晰了不少,站在门边都能感觉到雨粉向自己飘来。

手机那头的人又沉默了,金在中心里不是滋味,看着下个不停的雨,跨步走向天台中央,三月夜里的雨,打在身上还是那么冰冷,“呐,郑允浩…其实你也怨我们三个吧。”

不是疑问,而是把自己这么久以来的感觉说出,如果没有那场官司,现在的他们应该依旧过着,忙碌到连睡眠时间都没有的日子,但辛苦归辛苦,起码不会像现在这样。他明白身为队长的郑允浩,绝对会有情绪的,而如今换来的反应只是沉默,依旧还是沉默。

“在中,你喝多了。”

扯了个对方不可能看见的笑容,也不知道笑给谁看,自己吗?“啤酒也能算酒吗,其实想醉的话……喝什么都一样,你说对吧?”

“要我怎么说你,不是刚接了新剧?赶快给我去睡觉!”

郑允浩的语气严肃了,金在中咯咯地笑着,抬头却被雨水模糊了视线,“我接剧你也知道?你在看着我吗?可是天空好黑哦,我看不见你,什么都看不见。”

“下雨了吧。”因为听见雨声了。

“是啊,好冷。”连金在中自己也分不清,现在到底是酒精麻醉了自己,还是他根本不想要太清醒,有点像孩子一样抱怨道,“呜……啤酒不能喝了,雨水怎么都往里面滴啊?”

“你把酒放窗台吗?别喝了,扔掉吧。”

不打算告诉郑允浩自己正在雨中,于是含糊地应了一下之后,缓缓地蹲下身来,啤酒罐放在地上,闭上眼睛说,“……对不起啊。”

郑允浩淡淡地回道,“对不起什么?”

“嗯——”金在中试着想了一下,“因为我的臭脾气对不起,因为你的忍让对不起,因为我的任性对不起……嗷,头好痛,你干嘛逼我想这么多啊?”

郑允浩忽然轻笑出声,却没说什么。

金在中又含糊地说着,“喂……我都跟你道歉了,你能不能多想想我?”

“为什么?”

尽管眼睛正闭合着,他的眉头依旧皱了起来,“这样才公平啊!”

“好,我会想你的。”

“OK,你说话要算话。”

没等郑允浩反应过来,金在中已经终止了通话,来的毫无预兆,去也毫无预兆,就像有些人的行事作风,总是无法预料。

……………………………………………………

郑允浩继续着连日来的任务,进行舞蹈排练,当有人告诉他,‘你朋友来了’的时候,他确实没想到那个‘朋友’竟然就是二十几个小时前,才跟自己通过电话的金在中。

瞪着双眼,惊讶得说不出话。

本想上前来个拥抱,手却在搭上郑允浩的肩膀之前僵住,最后改变了轨道,只是很怪异地拍了下他的手,“Hey!”

“怎么来了?”郑允浩好不容易挤出这几个字。

“想见见你,就来了。”

金在中说得自然,就像压根不觉得自己这次的行动有多荒唐,其实在他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的时候,已经身在LA的机场了,谁都没有通知一声就跑来这里,确实欠缺考虑。

“他们都知道你过来?”郑允浩问着。

金在中却拐个弯,笑着说,“我明天就回去。”

“明天?那你为什么来?”不知道怎么的,同样意思的话,郑允浩问了两遍,其实想说的是,既然都来了,为什么那么快回去。

“不是说了吗?”想见你啊,想看见可以碰到的郑允浩,他已经开始厌恶只能在电脑上看见他的情况了。只是真的见面了,又能怎样?会比较好吗?没有吧……

很奇怪,他们之间谁也没有说过两个人要在一起这种话,却总是把对方都放在了那特别的位置上,多少年都这样过了,然而到今天却让金在中觉得无所适从,无论是‘分手吧’,或是‘和好吧’,自己都是先反问一句,‘我们在一起过吗?’

这么想着,难免有点沮丧,郑允浩已经重新接着排练,金在中静静地坐在一边。一群舞者里面,郑允浩那张帅气的东方面孔显得尤为突出,这种认真跳舞的表情,感觉好久没看见过了。

该死的郑允浩,你凭什么总是让我自愧不如啊?

习惯性地走神,多少跟时差脱不了关系,头真的开始痛了,直到郑允浩已经来到他跟前许久,手掌在他眼前晃了好几下之后,金在中才回过神来,“可以走了?”

“嗯,今天比较顺利!走吧,你找到酒店了?”一边收拾东西,一边问。

看着郑允浩胡乱的把东西乱塞进包,金在中上前拿了一条毛巾,就像从前一样套在郑允浩脖子上,顺便擦了下他颈侧的汗,示意他站到一边去,径自开始帮他重新把东西逐一放好,嘴上边说着,“什么啊,就一个晚上都不肯收留我?先说好了,我可没带多余的钱。”

收拾好东西,整个背包直接甩到郑允浩胸前,那人却只是笑着看他,金在中来劲了,“干嘛,真想看我露宿街头?”

伸手使劲揉着金在中的头发,“没关系,就算被劫色了,哥哥我也不会嫌弃你的。”

郑允浩也不知道是那根神经错乱了,竟然开起这种不三不四的玩笑,“哥你个魂啊!还走不走了?”

金在中一手提起自己那轻便得过分的行李,一边推着郑允浩走出舞蹈室,被推着走的人说道,“你确定你是来见我的?”

见郑允浩还特意转过头看着他,金在中翻了下白眼,“不是,哥哥来泡洋妞的,所以赶快带我去高兴高兴啊!”

最后他们到的地方,自然不是专门让人‘高兴高兴’的场所,而是郑允浩这段时间暂住的宿舍,虽说是宿舍,地方不大,但该有的设备都有了。可是让金在中很无奈的是,郑允浩的宿舍,竟然连一样能称得上是食物的东西也没有。

“没有也很正常吧,我每天就在那边排练,都是顺便在路上吃了东西才回来的,回家倒头就睡,哪有时间在这磨叽?”

金在中看着陈恳地解释中的郑允浩,其实他说的也是事实,于是附和地点着头,郑允浩就问,“想吃什么,我去买。”

“随便。”

郑允浩撇了撇嘴,“那我出去一下,很快回来。”

“嗯。”

郑允浩出门了,金在中那挺的笔直的腰一下子放软了下来,走到自己的行李袋前,掏出了感冒的特效药,仰头就把药吃了下去,都是因为昨天淋了场雨,还好有药在身上,要是感冒传给郑允浩就糟了。

等郑允浩回来,食物放了一桌,金在中瞥他一眼,“你钱多啊?两个人买这么多东西?”

“让你挑着吃啊。”

听郑允浩这么回道,金在中低头不作声了。

深夜,躺在床上的郑允浩翻了个身,朦胧中却发现本应睡在旁边的人没了踪影,霎时间就清醒了,起床一看,那人竟是躲到浴室抽烟去了。

金在中一看他站在门外,自觉地拿着烟灰缸打算走出去,却被郑允浩拦住了,金在中问,“不是上厕所?”

那声音不知道是因为夜深,还是抽了烟的关系,有点哑哑的。

瞄了眼那堆可观的烟头,郑允浩有点不悦,无视了金在中的话,直接道,“抽这么凶?”

“热得睡不着。”

这话一说出口,郑允浩的手掌已经覆上了他的额头,对比了下温度,“有点低烧,今天看你来的时候就不太好。”

“别靠我这么近。”这可能也是他心里最想说的一句,别再靠近了,真的。

金在中忽然正色的一句,郑允浩愣了一下,而后那人才又像是补充似的开口,“会传染的。”

指间的烟依旧燃着,金在中的手指点了点烟灰,很自然地又想把烟放在嘴边,但最后那烟还是被郑允浩拿走,掐灭了。

浴室被弄得烟雾弥漫,罪魁祸首金在中还不以为然的只是笑了笑,就撇下郑允浩,自己回到了床上,“睡觉,晚安。”

不是说怕传染吗?算了,反正他也不在乎,但是……“金在中!吃了药再睡!”

………………………………………………

翌日,郑允浩送金在中到机场,两人一前一后地走着,脚步异常缓慢。相距大概有一百米的距离,但两人都同时拿着手机在通话,通话的对象不是别人,而是彼此。

郑允浩说,“到了之后给我打电话知道吗?”

金在中说,“怎么还是我?”

郑允浩,“要不然?现在回去的不是我啊。”

金在中,“嗯,好吧。”

之后就是长时间的唠叨,很少有这种情况,就是郑允浩竟然反过来叮嘱他要注意如何如何,金在中已经连续‘嗯’了几十遍,郑允浩就像还是怕他会忘了一样,反复地问‘你有在听吗?’

“行了,还真忘记以前都谁照顾谁啊?”

“呵呵!那……你在这边等飞机吧,我先回去了。”

“嗯。”其实不想说再见,但最终还是说了,“Bye……”

金在中转过身,看着一百米外站着的郑允浩,而他没在看他。

“……拜。”

…………………………………………

金在中在一次觉得,候机是很折磨人的事,特别当你只有自己一个的时候,没办法,飞机误点,就算要你等一整天那也得等,但你要想飞机等你,哪怕是一秒钟都不可能。

才坐下几分钟,脑子里面就已经开始想着某个人了,啊……还是忘了拍张合照呢。

耳边传来噼啪的声音,金在中抬头一看,是个二十岁上下的年轻女孩,行李七零八落地掉在了地上,刚好在自己脚边不远,于是顺便捡起来,递给了对方。

“Thank……”you字还没出,当对方看清金在中的脸时,已经愣住了。

金在中的眼睛很快就留意到,女孩的背包上,还挂着他们的饰卡,原来是Fans。利落地重新把墨镜戴上,抓住女孩的手让她自己拿住行李,走之前说了句,“小心点。”

呆在这边果然不行,于是金在中选择往洗手间走去。

金在中离开后,女孩依旧看着他走的方向,眼中有点不可思议,这时她的朋友跑过来嚷着,“小雨!你愣着干嘛?走吧走吧,要上飞机了!”

“镜儿!我好像出现幻觉了!”哭腔。

被喊做镜儿的女生帮她拿了些行李,“你见鬼了?”

“我看见金在中了……”继续哭腔。

“什么?!”她确实已经尽量压制住声音,但这下音量依旧不小,吼完之后才瞄着四周捂了下嘴巴。

这时,第三个女孩神出鬼没地,从镜儿身后闪出来,“他男人不是在这边吗,有什么好奇怪的?”

女孩的笑容必然是有些狡黠的。

镜儿一手捂到她的脸上,“小清清,注意表情管理。”

………………………………………………

于是就这样,金在中到了洗手间,呆了近乎半个小时之后,灯光显得脸色更难看了,洗了下手,又拿出药丸吃下。过了一会有人走进来,金在中自然地看了过去,没想到是郑允浩,那表情焦急的。

“不是走了吗?”金在中问。

“我就想……等你上机再走。”

笑了,“所以你一直在一边看着我?”

瞧他笑得轻松,郑允浩压下了眉头,“笑什么!我还以为你昏在厕所了呢。”

金在中明了地拍着他的肩膀,语气有点痞,“担心就直说吧。”

郑允浩抓住了他的手,有点严肃地说,“装开朗你很在行吗?”

有那么一秒,金在中想笑着带过去,但最后莫名的,扯不出一个笑来。进洗手间的人,都好奇地看了看两人,见状,郑允浩直接把他扯进离他们最近的厕所单间,关上门。

狭窄的空间,两人就面对面站着,过了片刻,郑允浩忍不住说,“你以为我没看出来?来找我却半句正经话都不说,我是配合你才跟你绕圈子,谁要求你这么压抑了?”

“你怎么又生气了?我又没惹你。”金在中的语气很无奈。

“没惹我?病成这样你敢说没惹我?”

看着郑允浩的脸,过了好久才挤出几个字,“我们和好吧?”

郑允浩给的答案,却是很认真的反问,“我们分开过?”

搞了半天,还是被郑允浩这技巧的回答逗乐了,“我喜欢你的回答。”

“只喜欢我的回答?”

自然明白郑允浩隐藏的下面一句是,‘那我的人呢?’。金在中再次抿着嘴,故意摆出很为难的表情,“让我好好考虑一下。”

嘴角微微上扬,低头就想要吻住金在中的唇,却被那人躲开了,“再躲试试看,信不信我不让你上飞机?”

金在中为难了,最后被某人的手禁锢住后脑,接着就被吻住了,舌尖一下子滑进腔内,吻得异常用力,金在中有点吃不消,舌头开始发麻了,郑允浩的任性程度绝不比他低啊……

幸好及时停住,不然就真的不单止是一个吻的程度了,郑允浩却有点煞风景地说了句,“好苦……都是药味,你吃药用嚼的?”

金在中轻轻地点点头,想笑又忍住了,就是因为知道嘴里都是苦味,所以才不给他亲下来的,现在抱怨什么啊?

…………………………………………

回到日本,头痛得快要炸开一样,金在中倒下就睡过去了,第二天被一通电话吵醒,接听的语气自然也不好,“谁啊?”

“哥,你们行啊!”是沈昌珉的声音。

“行什么?”无精打采地回答。

“还装?YJP的照片都有了,你敢说没去美国?敢说没见到允浩哥?”

金在中一个激灵坐了起来,“谁说的?”

“放心放心,这是内幕消息,不是高级会员都不可能知道。”

“啧啧,你小子混得如鱼得水呢?”东团的老小,兴趣怎么会这么独特,混哥哥们的Couple站?

“必须的啊,老大我还得拍戏,不说了,拜!”

果真收线了,金在中怨念地盯着手机,既然都醒了,想着顺便吃点药,从昨晚还没来得及整理的行李中翻出药来,上面却贴着一张纸条。

[好好照顾自己,你也是我的命啊,金在中。]

是郑允浩的字,他看着纸条就开始傻笑,完了,心情跟收到情书似的。

于是,很快的,在3月17号,郑允浩也回韩国了,那么跟日本之间的距离,有多远呢?



(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 我也爱不离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IBelieveYoonjae

GMT+8, 2021-9-27 06:24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