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 我也爱不离
【爱不离2017年度允在文推荐总榜】

【爱不离2018年度允在文推荐总榜】

查看: 648|回复: 1

[转载完结] 左耳说爱我 By:噬夜儿

 关闭 [复制链接] |关注本帖

溢彩。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积分
36
帖子
60
0 点
不离值
0
1726 粒
0 颗
0 滴
在线时间
390 小时
发表于 2021-8-13 21:38: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为作者文包活动补档

水楼

字数:3604

评分

参与人数 1+10 收起 理由
Camellia + 10 转载奖励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溢彩。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积分
36
帖子
60
0 点
不离值
0
1726 粒
0 颗
0 滴
在线时间
390 小时
 楼主| 发表于 2021-8-13 21:40:31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叫金在中,在一家书店工作,工作清闲,当然与此相对,工资也不高。但是没关系,舒服就好。至于钱嘛,反正是一个人生活,也花不了几个钱的。

故事平淡开始。

我说过,我的工作很清闲,是真的很清闲。每天只要坐在藤椅上看自己的书就好,店里没有监视器,其实安那玩意儿也没用,因为这小书店根本没什么人光顾的。为数不多的那几位客人也都不是来买书的,而是捧着书靠着书架看,老板不管,我当然也不去管那闲事儿。每天大家都这么安安静静地看书,让我一度认为这不是个书店,而是个公共图书馆。

店里也有难得吵闹的时候,这吵闹声得益于那一排的漫画书架。那边的漫画书可以外借,因此是时不时有些中小学生来光顾,而我唯一的工作就是给他们办理借阅的手续。


“你好,我要这几本。”

我斜睨了一眼摊在桌上的几本书,没有抬头,“对不起,这几本书不外借的。”

“借?不是借,我要买。”

买书?

我抬头,想见识一下这位稀罕的客人——

英挺的个子,清爽的短发,见我看他,忽然咧开嘴笑了,露出满口小白牙。

不知道为什么,我脸上竟有些烫烫的,慌忙地站起身,扫那几本书的条形码,“先生,一共是117克朗。”我从桌下抽出我们店别致的小袋子,把几本书放了进去。这些小袋子一直无用武之地,在桌下都生了灰,如今终于有重见天日的机会了。

他递过钱来,夕阳的金色余晖照进小小的店面,而他一伸手,恰好把好看的手暴露在了阳光下,左手无名指反射出耀眼的光,“给。”

我看了那枚戒指后总是觉得怪怪的,要说是对这位初次见面的客人有什么非分之想那肯定是胡说八道,我觉得怪,主要是觉得那枚戒指怪,真的很怪,怪的让我觉得那枚戒指好像应该是我的⋯⋯

但我当然什么都没说,默默把找回的零钱递了过去。

那男子接过钱,又对着我和气地笑了笑,拎起袋子转身走了。


当晚我做了个奇怪的梦,梦中的我撒娇似的撅起嘴道,“我不要钻戒,我就要最普通的银戒指!”

一个宠溺的声音响起,“在中,不要任性了!结婚当然要戴钻戒,哪有人戴银戒指结婚的啊?”

“不要不要!就要银戒指!不要钻石,银色代表纯洁,而毫无点缀的圆形戒指才代表婚姻圆满,干吗非要直愣愣地多出一块石头啊?!不要不要!”

“好好好!”有人从身后圈住我,趴在我左耳边用温柔的声音说,“好,在中,你说什么都答应你,就要最简单的银戒指好不好?”

我在那人的臂弯中甜甜地笑。

猛然惊醒,一身冷汗。

梦中自己那模样竟是从来没有见过的,而更奇怪的是梦中那百般宠爱自己的人——竟然是个男子!虽然我看不清他的模样,但他的声音却是我听过的——分明与下午买书的那个男子声音一样!

奇怪的事还不止于此,我刚才说那男子可是趴在我左耳边说话的是不是?而且我居然还句句听得一清二楚?

那怎么可能?!我左耳失聪,别人若是对着我的左耳说悄悄话我断然是听不见的啊!那么他的声音怎么可能那么清晰地从我的左耳传进来?

卧室的墙壁上一阵时钟的滴答声,我颤颤巍巍地伸出手捂住了右耳——世界一片宁静。

呵呵!这才对嘛!怎么可能会听到声音⋯⋯

心里,却是酸酸的。


第二日下午,几乎是昨天的同一时刻,那个声音又响了起来,“你好,我要这几本书。”

我猛然抬头,果然又是他。我搞不懂他,买这么多书回去,他看得完吗?但这当然不在我管辖的范围内,我仍然重复着单调的工作,扫过条形码,把书装到袋子里,收钱,再找零钱。

今天他仍然对我温和地笑,接过钱后转身向外走,只是走到门口,他忽然转过身,“这件米色的毛衣,很适合你。”

我愣在原地,他却没有再做多余的表情,转回身走了。


那天晚上我又做梦了,梦中的男子又是温柔地伏在我的左耳边,“在中啊,我最喜欢看你穿浅色的衣服,这件米色的毛衣,你穿起来很好看⋯⋯”

我惊醒,额头聚集了一层密汗,我试着再次伸出手捂住了右耳——世界仍是一片宁静。

一分钟后,我在空荡荡的房子里放声笑了起来,自己就是喜欢做这种蠢事,明明知道是不可能的,却非要去尝试。

起床喝了杯水,接着缓缓走到窗边,独自等着天亮。


今天我几乎是确定的,他一定还会来。

果然,在与前两天的同一时分,他来了,手上捧着两本书。

我不想再抬头看他,我不知道他是谁,但我讨厌他,因为不管怎样,他搅乱了我的生活。

不过今天他的表现倒是差强人意,没有说多余的话,其实前两天他也是没有说过多余的话的,所有的一切全部源自于我自己的梦不是吗?想到这儿,我觉得有些内疚,于是抬起头冲这个无缘无故被讨厌了的人笑了笑。

可他却没有笑,反而将手伸向我的左耳,他、他要干什么?!

我不知所措地愣住,眼睁睁地看着他把我脸颊边挡住左耳的碎发掖到耳后,“干吗要在耳朵上戴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这样并不好看。”

我气愤地甩开他的手,“不要碰我!”

我是真的生气了。

我的左耳,是我的秘密,也是我的伤疤,任何人都不可以触碰我的伤疤,更何况是个陌生人!

那个男子眼中闪过一阵神伤,但下一秒他却郑重地低下头,“十分抱歉。”然后转过身阔步走开,甚至忘记去拿自己刚刚买下的书。

我冷静了下来,我想对一个毫不知情的人发这么大的脾气的确是我的不对,再说他还是我的客人。于是我拎起装好的书袋追了出去。

“先、先生!请等一下!”

前面的身影停了下来,转过来略有些讶异地望着我。

“你的书。”我躲闪着眼睛不看他,只是递过手中的书袋。

“哦。”他接过,我正准备离开,可他却开口,“对、对不起在中,对不起⋯⋯”

我吃惊地抬起头,“你认识我?”

他看起来很不安,不知说什么好。

“哦⋯⋯”我恍然大悟,低头看了眼自己胸前的名签,上面清清楚楚地写着自己的名字,老板说为了显得亲切,只写了名,并没有加上姓。难怪他叫我“在中”。

“刚才的事情是我反应太大了,对不起。”我诚恳地道歉,并耐心地解释,“我左耳失聪,所以很不喜欢被别人碰到,你什么都不知道,我却对你发脾气,真的十分抱歉。”

“我知道的⋯⋯”

“恩?”我不明白他在说什么。

他的情绪忽然变得激动起来,“在中,我是允浩啊!你不记得了吗?”他捧起我的脸,“你看看清楚!我是允浩!郑允浩!你最爱的郑允浩啊!”

允、允浩⋯⋯

似乎是很久远的名字啊⋯⋯

糟了,我慌乱地跪倒在地,捂住仿佛要爆炸了的头,试图去安抚大脑里跳跃着的神经。

紧接着,世界苍白,一切远去,只有左耳残留了一串声音,“在中,我在这儿,不要怕⋯⋯在中不要怕,允浩就在你的左耳边⋯⋯”


接下来的日子,我一直在睡梦中度过。

梦到了允浩,梦到了自己,梦境再简单不过。

一个男子爱上了另一个男子,两个人准备在满是童话的王国丹麦结婚,写下属于自己的童话故事。然而事与愿违,在海上游玩时,意外发生,船翻了,两个男子同时坠入海中。等到救援人员救起两人时,两人都已昏迷不醒。数日后,其中一个男子醒了过来,可是记忆全无,左耳失聪。在一个深夜,他离开了医院,独身去往了一个偏远的丹麦小镇。又过了数日,另一个男子也醒了,可此时爱人的身影却消失无踪。一年间,谁也不知道他经历了怎样的颠沛流离,但结果是好的,他终于辗转得到了爱人的消息,也终于看到了失去了左耳、失去了回忆的、自己那朝思暮想的爱人。可是此时的爱人已经完全没有了关于他的记忆,但他没有放弃,而是选择了用自己的方式来唤醒他的爱人。


终于,我醒了,在病房里。

病房里没有别人,我望了眼窗外,仍是深秋,还好,我没有睡太久。

梦醒了,有句话却留在了我的左耳边,那是我跟允浩溺在水下时他反复在我左耳边说的话——

“在中,我在这儿,不要怕⋯⋯在中不要怕,允浩就在你的左耳边⋯⋯”

我想起来了。

郑允浩——金在中的爱人。

我金在中全身上上下下那么多部位,他却唯独钟爱我的左耳。我喜欢跟他对着干,他喜欢的我偏要去毁掉。于是我在左耳上打了许多小洞,又戴上乱七八糟的饰物。果然惹得他发火了。那可真是他发脾气最大的一次,但末了他还是妥协,懒懒地伏在我的左耳边说,“在中啊,我的情话只愿对着你的左耳说⋯⋯”

虽然我不清楚他这样的偏执是为了什么,但第二天我还是乖乖把左耳上沉重的饰品们卸了下来。


回忆到此,我微微笑了笑,伸出手摸向自己的左耳,却赫然发现自己左手无名指上的银戒,我反复摩挲着这枚戒指,内心有种失而复得的珍惜感。

片刻后,我再次将手伸向左耳——很光洁,没有多余的东西。

我暗笑允浩的执拗,他终于还是趁我熟睡的时候取下了我左耳上的东西。


门外传来一阵嘈杂,是允浩的声音,“头部的淤血散开了?你的意思是说⋯⋯”

“不错,恭喜你,他恢复记忆了!”

允浩的声音中有难以隐藏的兴奋,“那么他的耳朵呢?”

“抱歉,他的耳朵还没有恢复,但是你不要灰心,他只是暂时性的失聪,也许下一秒钟,也许明天,也许下个星期,也许不知道哪天他就会忽然好了!”

允浩没有再说话,有脚步离开的声音,我想应该是医生走了。

门被小心地转开,我忙闭上眼睛,忍住嘴角的笑意。

对了,忘记说明,刚才的那些话是我捂住右耳听到的。

我感觉到允浩向我靠近,俯在了我的左耳边,悄声说道,“在中,我在这儿,不要怕⋯⋯在中不要怕,允浩就在你的左耳边⋯⋯”

我终于忍不住,“咯咯”笑了起来。

允浩显然惊呆了,他不敢相信地望着我。

我不再笑,认真地与他对视,“允浩啊,我的左耳别的声音都听不到,只听得到你说的情话。所以,请你,在我的左耳边,说爱我。”



-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 我也爱不离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IBelieveYoonjae

GMT+8, 2021-9-27 05:09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